「啊…不行啦……他等一下就要回來了……喔……被他看到就不好了!……呀……不要舔那裡啦……那裡……好汙濁啊!好癢呀!不……不呀……!」

  在這個不足四十尺的房間裡,轉來一男一女急速的呻吟聲。

  只見一個三十多歲的婦人跪在沙發前,雙眼緊閉神經顯得痛苦難堪不安,就像正忍受著什似的,她一手扶著沙發支撐著身體,另一隻手不斷的想推開那個已慾火高漲而粘著她下身不放的青年。

  「……麗……麗嫂……不用……不用怕喔!……小……小傑他……他不會……那早……回來的……我們爽一爽吧!很……很過癮呀!譁!沒摸過這白,這滑的啊!」

  「呀!……不……明仔!咪咁啦!……不好喔!我……我已年紀大了!身體不好看喔!放開我啦!喔!」

  「麗嫂……我正好喜歡像你那樣成熟的女人啊!來吧!都咁大個人囉!怕什醜呀!我會好好的服侍你啊!唔!又大又白,真的忍死人呀!」

  麗嫂是一個單親母親,丈夫在幾年前因心臟病突然去世,只遺下當時只有幾歲的子阿傑和小許金錢,當然這小許的金錢是不能足夠兩口子的生活,是以他們只好租住在一個殘舊而細小的單位。而麗嫂只好在家裡找些手作來做。

  今年小傑已十五歲了,每天上午上學,下午一時便回來。阿明十八歲是運輸工人,他每天都需到麗嫂家處交收手作。因此阿明便和她兩母子熟唸起來。

  麗嫂是一個成熟的三十多歲女人,雖然已過花樣年華,但樣貌還有幾分姿悉,一頭長發至肩膀,更添女人味,而她更擁有一個成熟而豐滿的誘人身段。雪白的皮膚,豐盛的胸部,纖細的腰肢再加上圓渾的臀部,都突顯了她的成熟韻味。你可想像她穿上窄身背心走路時,胸前那對雪白的奶子一晃一晃的情境,就像兩棵成熟的果實快要掉下來了,你說這樣的尤物只要是雄性的動物都有著一種衝動,一種想立克與她幹過痛快的衝動。

  她需守寡多年,但沒有做出對不起傑仔爸爸的事情來,在另人眼中她絕對是一個賢良淑德的婦人。但由今天起麗嫂會切底的改變,就連她也想不到今天發生的事會把自己從寂寞中解放出來,切切底底的解放出來。

  這天,小傑上學去,麗嫂如常獨自在家裡做手作,阿明也如常到麗嫂處交收,但今天他與麗嫂竟做出……

  這一天下午十二時許阿明如常到麗嫂家去交收手作。他一入到屋時便看到麗嫂一身誘人的打扮,她今天穿的是黃色背心,白色的窄身短裙,黑色的絲襪把她雙腿襯的毫無瑕疵,踏著一雙白色繫帶式高跟鞋,把她修長的腳趾,一覽無遺的展現出來。她的雙肩扭轉時,使她胸前之雙乳為之顫抖不已。雪白雙峰從她的松胯的上衣隱約可見,一個輕輕的聳肩,雙乳又抖動一下,看得阿明的心也想跳出來。

  當麗嫂轉身彎下腰整理交給阿明的貨物時,阿明從後看著麗嫂那圓大的美股對著他面前翹起,那雙美股只有那窄身短裙遮掩著,隨著麗嫂的動作而扭動,看得阿明目瞪口呆,心裡只想掀起麗嫂的短裙拉下內褲一下插入。

  但他膽子還小,還是從後繼續欣賞麗嫂裸裸多恣的體態。當完成交收工作,阿明沒有即時離開,麗嫂熱情地請他坐下喝汽水。

  她搬過椅子,讓阿明坐下,而自己則坐在阿明正前方的沙發上與他聊天,但阿明並沒留意麗嫂的說話,雙眼只緊釘著麗嫂交疊的兩腿。窄身短裙更是縮上,大腿此時更是顯露無遺,看官阿明根本更沒心情喝汽水,麗嫂跟他說話也聽不入耳,眼睛只一直盯著麗嫂性感的身軀,只盼她換腿時可看見她裙底春光。

  麗嫂當然沒有留意阿明那淫穢的目光。不竟她只當阿明是弟弟,沒想到一個十八歲的青年會對她那三十多歲的婦人有淫念的衝動,因此她對阿明沒有任何界心。

  但,她錯了。

  皇天不複苦心人,她終於換腿了,姿勢是那的美妙,那的緩慢而又成熟,使他有充裕的時間可以看清她兩腿之間。

  那黑色絲襪包裹著白色內褲,是那的神秘那的誘惑。跟著她雙腿平排而坐沒有留意阿明正在窺看她,雙腿還微微張開,使阿明心跳更是加快,突然阿明一不小心張手上的汽水罐弄返,以至地上全是汽水,阿明立刻起來連聲道歉,而麗嫂報以微笑才拿毛巾連忙彎腰俯身抹幹地板的汽水。

  此時她那雙雪白而深深的乳溝從松胯背心胸口出現,雙腿更是張得更開,體態是那誘人。深深的乳溝可正明麗嫂擁有的是一對豪乳一對大大的豪乳。

  阿明此時正好從高空俯視麗嫂的胸口,更可看到窄窄的黑色吊帶胸圍跟本不能張麗嫂的乳房完全掩蓋,由於麗嫂所穿的胸圍是那緊迫的,使她胸前的一雙大肉更是呼之慾出,除著她抹地時的動作,她胸前的肉球便跟著晃動。看得阿明的一雙眼睛像要掉下來似的。

  此刻他已接近崩潰了,但他心裡不斷爭紮和自摘,麗嫂對他那好我不能做出對她不敬的事,但另一方面他心裡想,麗嫂是一名寡婦,是需要男人來慰藉,今日便由他來幹她一個痛快吧!我這樣做只是幫她解脫生理所需吧了。

  在阿明心內已找到侵犯麗嫂的藉口。就在此時麗嫂抹完地板站起來,由於阿明偷看麗嫂時是站得那近,以至當麗嫂站起來時使她的豐胸與阿明的胸膛撞過正著。阿明就像全身觸電一樣,此時他以按耐不住了,雙手一伸。便向麗嫂的胸部抓去。他強擁著麗嫂。把她推擁到梳花上……

  突如其來的侵犯,使得麗嫂不知所措,只懂不停地掙紮著,然而她的背心上衣已被捲上心口,黑色的吊帶胸圍吊帶也被扯下至手臂,成熟婦人特有豐滿的乳房徹底暴露出來。

  她不竟已近中年,使得鬥大的乳房已有點鬆弛而下墜,但被胸圍成托著還是高聳的、乳頭更程黑啡、體香四溢。胸前那對成熟的乳房被未脫下的胸圍擠壓得無處容身,這樣更使得她那對美麗的豪乳不停地動彈,須然已是三十多歲的婦人了,但她那雙誘人的肉球還是充滿了彈性,鬥大的乳頭須已有點灰黑但還是那幼嫩,一眼便看她已為人母了。

  麗嫂的身體反抗擺動時,胸前的香乳也隨著彈跳起來,晃來晃去,看得阿明更是慾火上升,此時阿明一手從後面穿過她的腋下,用力的握住麗嫂的一邊乳房。

  阿明的手掌根本無法完全覆蓋她的豪乳,雪白而光滑細緻的乳房從阿明的指間凸出,嫩大的乳頭被阿明的手指擠壓得像快要彈出來的提子似的。

  阿明的手指還不時玩弄擠壓麗嫂那已變硬的乳頭,至使麗嫂痛苦難堪。至於她的白色窄身短裙早已經被掀至腰部,黑色絲襪也被褪到了成熟而白晢的大腿上,阿明另一手並沒有空出來,將麗嫂的內褲向上拉緊使內褲接入麗嫂的股罅間,變得像T-Back內褲一樣,雪白而圓大的臀部,看得阿明不停在麗嫂的雙股撫摸,還用舌尖來剌激麗嫂的下陰,而麗嫂此時像水蛇般的細腰則是不安的蠕動著,企圖擺脫阿明的舌頭攻擊。他的舌尖不斷在她兩股間的罅隙舔來舔去。令得她死去活來。

  麗嫂久未被男人碰過的身體,此刻被阿明肆意蹂躪,使她全身像被電擊一樣,很想推開阿明,但心裡感到有一種從未賞過的快感湧上心頭。

  「不要呀……不要這樣……明仔……我已生過孩子……身體不好看……快放開我啦!……呀……好癢呀……不要這樣呀……求求你……!」

  「麗,麗嫂,你的屁股好靚,又大,又白,又圓,又滑,你放心啦!我會令你快活過神仙啊!」面對著麗嫂誘人的股間,阿明看得頭葷眼花,他的腦袋也被沖薰了。

  「不要口不對心了,你老公死了多年,你也很久沒給男人碰過啊,那你也不會在我面前穿得那性感來勾引我啊!你也是有需要的女人啊!何必還扮矜持啊!來吧!今天便給我這個猛男同你這個賤婦幹過痛快吧!哈!哈!」

  「不要呀……不要這樣……我不是勾引你……放開我啦!……求求你……呀……給子看到便不好了,呀……好癢呀……不要這樣呀……求求你……呀……!」

  「哈!給他看到也好,使他知道自己的母親原來是那淫蕩,任何一個男人也可撫摸你的一雙大奶啊!哈!哈!哈!他回來看見我兩在做愛,他或也忍不註來加入戰團,他也是人啊!看到一個身材那豐滿的女人在他面前赤裸著,他會不動心嗎?對了來個母子亂倫兩皇一後也很剌激呀!你說對不對呀?你喜歡被子幹還是給我幹呀!哈!哈!哈!還是給我幹個舒舒服服吧!你說好不好,哈!哈!哈!」

  「你這畜獸,快放手啊!呀!不要……不要呀!」

  阿明就像瘋了一樣,說出一些淫穢的說話來激起麗嫂的性慾。的確麗嫂已不知不覺間興奮起來了。

  麗嫂這時後悔在阿明面前穿得那小,她從來沒想到明仔是這樣的人。會對她說出那淫穢的說話來。但在她心中又生出莫明的興奮出來,子看著自己和別的男人做愛,和自己的子做愛這些話使她不由自主地興奮起來。

  自她丈夫去世後,壓抑了多年的性慾由燃而生,下體不知早已流出淫水來很久沒這樣興奮了。她不竟也是女人,也是一個需要慰藉的女人啊。

  阿明的肉棒早已經是腫漲不堪,他的兩眼也怖滿了血絲,不斷的用手按住麗嫂肥嫩白皙的臀肉,然後用舌頭舔著麗嫂那早已濕粘不堪的神秘森林。

  雖然是隔著黑色縷空的蕾絲小內褲,但是阿明的舌頭仍然能感受到麗嫂濃密的陰毛下,那充血的陰阜不斷的流出鹹腥而暖暖的的淫液,但是對他來說,這淫水卻似瓊漿玉液一般甘美,而那淫蕩的液體也被他邊舔邊吸的喝了下去。

  「……阿明……我好熱……好難受……喔……嗯……不行……」麗嫂呻吟著,她想著阿明剛才的說話,小傑回來看見我與阿明那荒謬淫穢的行為那怎好。

  阿明知道麗嫂此時也已經是慾火難耐了,但他卻還是不想把自己的大雞巴餵給那賤婦享受。於是他用手把那濕透的蕾絲內褲撥到一邊,用牙齒輕咬麗嫂的陰唇,再用舌頭伸進灼熱粘稠的陰道中,企圖找尋陰核的敏感點,同時也用力的吸吮,他要使麗嫂難受到極點。

  「呀!明……明仔,你……你在做什呀!呀!……我好痕……好辛苦呀!喔!」

  阿明只管用舌頭擠入她的屁眼後,玩弄著麗嫂的最敏感的地方,麗嫂感到一陣刺癢從直腸壁上傳遍全身,渾身的肌肉都不由的微微地哆嗦。陰道里似乎也受到了刺激,一股愛液從陰門流了來……

  麗嫂高高地撅著屁股,就像一隻母狗般,讓阿明也讓自己享受著快樂。肛門裡的刺激一陣陣的傳來。

  而麗嫂則已經陷入崩潰的狀態,生理上很久未賞得到慰藉的她一把扯下已被脫掉一半的胸圍,將手按在胸部,不斷的搓揉自己乳房,她不但將赤裸的身體暴露在明仔面前,還做出淫穢而挑逗的動作來刺激明仔。

  看得阿明口水直流,突然阿明雙手張麗嫂用力一扳一推,麗嫂背向梳花直倒下去,阿明直撲上前,張麗嫂的內褲扯向大腿溝,雙手捉著麗嫂的雙腿,擡至高高並分得開開,以致麗嫂只得用上身支撐身體,此刻麗嫂最神秘最迷人的地方顯現在阿明的眼前,看得他口水不自覺地流了出來。

  「不…明仔不要看啊!……我已生過孩子……那裡沒什好看啊……不要……很汙濁的不要……求求你……!」麗羞恥地哀求阿明。

  但阿明並沒有理會她的哀求,他雙手張麗嫂因興奮而奮漲的兩片陰唇擘開,女性最神秘最感恥辱的秘洞完全不設防地一覽無為顯現阿明的眼前,紅紅的肉洞還是那鮮紅,漆漆的分泌物如泉水般不斷湧出來,他立刻低頭伸出舌頭向麗嫂的仙人洞進攻,只見他的舌頭不斷在洞口上下吸吮,這使麗嫂不停地呻吟,令她半推半就欲拒還迎死去活來。

  她的雙手還不由自主地搓揉自己的雙乳,口裡喃喃地呻吟著彷彿她已默許明仔對她口交的做法,她也享受著明仔的舌頭為她帶來一浪接一浪的快慰,之前的羞辱也拋諸腦後,她心裡只想到明仔他的舌頭功夫真行。每一吸一啜都能獨及麗嫂的癢處。想不到年紀輕輕的他會有那豐富的性經驗,內心也其待著明仔進一步的攻勢。

  她的陰道內也不斷分泌一些潻液來,這使得阿明的口水、潻液和已濕亂的陰毛渾作一團,還發出因吸啜而發出的吱吱聲響。

  房間內只有他們兩人在不停的晃動,燈光映在墻上的兩個影子也忽明忽暗的閃動著。整個房間充滿了詭異淫蘼的氣息……而房裡卻春意盎然,水乳交融。他倆沈迷於男女身體的慰藉之中,身外的事物彷彿都已毫不重要,什道德、倫理、廉恥統統拋諸腦後,天地間只剩下赤裸裸的性愛。

  然而這一切已被傑仔全看在眼內,由一開始他已窺看到一切,他看到母親被阿明強擁著時心感到害怕,他未曾想到阿明會對他母親侵犯起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母親被阿明上下其手地蹂躪著,而什都不能做。

  他想衝入房推開阿明,但看到母親裸露的身體和反抗而無助的誘人體態時,內心裡突然興奮起來,因此他只是站在門外窺看著。

  「「不!不能,不能這樣!我們這樣已經太過分。千萬千萬不能插進去!」你要是想發洩,我給你手淫吧?或者…或者…用我的嘴給你吸出來。好嗎?「」

  阿明仍然不依不饒地糾纏。

  這時,阿明把舌頭由麗嫂的陰道內伸出來,但並沒有離開麗嫂的身軀,只是頭部向上繼續移動直到麗嫂的雙乳才停下,阿明一手抓緊麗嫂一邊乳房,使得鬥大的乳頭更加突出,就像一顆熟透的提子等待別人來採摘品嚐,阿明一口便咬下,張整顆乳頭含在嘴裡吸吮,像嬰般吸吮母親的奶乳般。

  阿明的另一隻手並沒有空閒出來,已伸向麗嫂的下體再把食指和中指插入麗嫂的陰道,麗嫂陰部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雙腿分開任由阿明的手指在她的下陰搜挖,自己也用手揉捏自己的另一邊乳房。男痴女蕩這情景極盡香艷淫穢。

  兩根手指塞滿了麗嫂的陰道,一起任意摳摸,麗嫂只覺得陰戶內漲痛難忍,渾身無力,一動也不能動,右手仍然機械地揉搓著鬥大的乳房。

  「啊!好孩子!好舒服啊!不要停下來!很久未賞到啊!麗嫂是你的啊!明仔!啊!呀!」麗嫂喃喃地道。

  突然,麗嫂呼吸越來越急促,阿明兩根手指在陰道內猛然向恥骨處一摳,這是女性陰內最敏感的地方。

  「來了!來了!……」一股電流從陰道直上子宮,麗嫂多年未賞到的高潮來了。她全身抽搐痙臠地大喊:「啊!洩了!洩了!……」

  「啊……啊……動啊!不!不要……不要碰這裡…我會受不了……受不了……我求求你!快停呀!快停呀!呀……呀……呀!」

  阿明不但沒有停下反之動作還加快,雙指在麗嫂陰道內不停地抓摳,這使麗嫂全身一陣痙攣,雙腿猛的併攏,把阿明的手指被緊緊箍在她陰道內,感覺到陰道內壁連續十多下有節奏的收縮。

  麗嫂此時已達到人生的性高潮了。陰道內的分泌更是不斷湧出,使阿明整隻手掌都沾滿黏液,梳花也濕了一大片。

  「是不是好爽呀!麗嫂!」阿明得意地說。

  「來吧!不要忍啊!男人忍得多會傷身的,現在輪到麗嫂幫你了,明仔我用口幫你吸吧!」麗嫂滿足地說。

  阿明躺下梳花麗嫂轉身過來蹲著面對阿明的下體,她拉起裙子,擡起屁股,就像母狗般蹲跪著,將內褲和絲襪全部脫下,將它丟在地上。她將兩腿張開,將她的濕淋淋的陰部暴露在阿明面前。這便仍成九六式了。

  麗嫂做了一個深呼吸,她的手伸向阿明的下體,拉下他牛仔褲上的拉鏈,將手伸了進去。麗嫂張大了眼睛吃了一驚,他的家夥真是巨大呀!她將他的陽具拉出來,麗嫂忍不住凝視著它,阿明的陽具不止硬梆梆的,而且幾乎有一隻腳掌長,幾乎像自己的手腕一樣粗。

  她開始靠近那根早已硬透而佈滿血管的陽具。她可以感受到根肉棒驚人的重量。血脈賁張的肉棒在她的手中跳動。麗嫂開始,將他的巨棒吞入口中品嚐。

  她嘴中含著粗大的陽具仍然忍不住發出了呻吟,下體傳來的快感讓她無法克制自己。阿明此時將舌頭深入麗嫂的屄中,嘗著她流出的淫液。同時,他的雙手也伸向麗嫂的雙乳,搓柔起來。

  麗嫂心中的一部份知道這樣是不對的,要是小傑回來,被他看到那怎辦呢!但另一部份卻十分的興奮。性慾高漲的她已不理會那多了。只想到明仔帶給她久未感到的快感。

  小傑看著,對母親這努力的用嘴去取悅阿明感到很可怕。他無法瞭解媽媽為什會做出這的事來。在他心目中母親是那賢淑,但眼前的母親卻是放蕩淫蕩的。

  他只知道媽媽讓阿明將他的東西放進她的嘴裡……不……不只是如此,母親不是『讓』它放進去,她是主動的在吸吮,好像十分美味似的。

  他發現自己忍不住在看著媽媽豐滿的胸部。他心裡產生了罪惡感,但他從沒有看過這大、這美的乳房。瞬間,他沒想到那是他媽媽,而是一個美麗的波霸。

  他沒有辦法克制自己的慾望,只有在四級片中才看到的情景現在都在眼前出現,是那真實,那香艷淫穢,何況女主角竟是自己的母親。這使他的下體開始勃起,他雖然不是對性全然不知,但卻是第一次真正的看到。而且竟然是他的媽媽和別的男人在他的面前口交。

  他的心裡雖然感到十分的害怕,身體卻也不由自主的開始發熱起來。這一切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強烈的刺激了。看著看著也不由自主眼睜睜地看著母親那對像海綿般蕩漾的豪乳手淫起來了。

  他心裡還幻想自己是阿明,雙手不停搓揉母親豐滿的雙乳,窺看母親的陰穴,母親欣然地為他口交。這一切一切都在小傑腦海裡浮現出來。

  她吸吮他的肉棒,真正的吸吮,將他的巨棒深入自己的喉嚨,就像她為已死去的丈丈作過那樣。她的喉嚨上下套弄著,當肉棒全根深入時,她用喉嚨的根部壓它的龜頭,當肉棒退出時,她用舌頭舔著它的馬眼。一手還不時撫弄著明仔的陰囊。

  「啊……啊……啊!」阿明說:「好爽!好爽啊!你那賤婦真利害!你真是會吹男人的雞巴啊!」

  麗嫂的嘴離開阿明的陽具時,口水從龜頭上還牽了一條絲。她不發一語的立刻擁抱著阿明。

  她要需要享受著新一輪的刺激,輕輕地發出滿意的呻吟!此時的她已被從肉體深處所湧出來的官能火焰支配著。

  突然,她一聲」哎約「身子往前一沖,只覺得身子中騷癢已久的部位被阿明硬硬的陽具從後狠狠的衝擊填滿。早已濕透的陰道內每一寸空間已被蕩熱的陰莖充實,阿明的陰莖在她的陰道內來回抽動。

  「啊……啊……明仔……明仔呀!……」頓時,陣陣的爽快從下身傳來,她還挺動著下體來迎合著阿明的陽具。麗嫂真正的開始享受和阿明的做愛了。他開始加快抽動的速度……

  「用力……明仔……用力幹我。」麗嫂對著阿明淫叫著。「啊……啊……喔……快些……快些……快些插入來……啊!」

  麗嫂興奮的擡頭看著阿明的雞巴在自己的淫屄中進進出出,禁忌的快感,讓她無法自拔。

  「大力一點!插入些呀!入些呀!好舒服呀!明仔你好勁呀!幹得我好舒呀!快些!再快些!明仔麗嫂是你的!麗嫂錫曬你!啊!啊!啊!」扭動熟透裸體的麗嫂似乎在高潮的邊緣了!阿明每一下的衝擊,都為麗嫂帶來無限快感。

  他兩已失控般,一個是血氣方剛十來歲的青年,一個正值狼虎之年極需慰藉的寡婦。

  兩人赤裸裸的軀體不斷接觸,不停地摩擦,沒有一刻是分間的,麗嫂雙腿分得開開,並命地迎合阿明每一下為她帶來的快感,阿明腰部更是機械般狠狠地前後抽動,享受著陰莖與陰道因摩擦的衝擊,每一下的抽插都發出潺潺聲響,就像有電流吸著他兩的身軀一樣,就像兩隻沒有理性的野獸一樣,不理會有沒有人會看到或聽到他們的淫聲浪語。只瘋狂地做愛。

  陰核及陰道又痛又刺激的陣陣快感,使她達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像一隻發瘋的母獸狂亂的吼叫:「洩……洩……明仔我不得啦!我受不了!受不了!」

  上下左右不住亂晃的兩隻豐乳,仿似在哀求明仔不要停下來,繼續滿足那淫賤婦人,繼續給她給插過痛快。

  麗嫂知道這是緊要關頭,她直起上身,合起自己的雙腿,兩腳並的攏攏的,將阿明堅硬的年輕陰莖緊緊地夾住。使得阿明也達到高潮了。

  麗嫂的雙腿猛然攏住阿明的下身,兩臂緊緊摟他的背部,指甲掐入皮肉,全身痙攣著發出一陣悲鳴。阿明大吼一聲,一股熱流噴射到麗嫂陰道深處,兩人同時達到性高潮。

  「啊……天啊……」阿明呻吟道:「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啊……射進來……明仔……射進來……好孩子!」麗嫂淫叫道:「把你的精液全都射進來呀。」

  小傑在門外看著兩人在激烈做愛,自己也達到難以忍受的地步,褲內已濕了一大片了。

  阿明緊繃的屁股瞬間抽搐起來,向上在麗嫂體內噴灑熱熱的精液!麗嫂感到一股暖流湧上自己的體內。」啊!……「的一聲尖叫,麗嫂達到了她有生以來所享受到的一個最大的高潮!

  射完了精,阿明軟軟的伏在她白皙的身上,由於剛才的刺激太大,兩人都大聲地喘息。

  射精後的阿明癱軟下來,翻到一旁,軟縮的陰莖粘滿了麗嫂內分泌的粘液。

  而麗嫂的下體像是一個重災區穢物、陰毛亂成一團,她的雙腿仍然分開像還沒有滿足似的,是的多年沒有與男人做愛的她,腦海裡只希望有男人來繼續幹她,不管是什人。她躺了下來,雙眼緊閉著剛才的剌激,用自己的手指插入下體自慰著。

  一會阿明突然趕快地穿上衣服。

  小傑立即走入廁所避開和換掉褲子,不久便聽到開門及關門聲,這時小傑才走出廳外。

  他推開虛掩的門,只見母親躺了下來,雙腿張開,還用手指插入自己的下體自慰著。嘴巴微微張開嘴唇旁還有白白的痕跡。

  由於經歷了剛才那樣的事情,衣服似乎已經是多餘的東西了。裸露著成熟的身體。一會母親像若無其事地穿上衣服,小傑也扮作剛剛回來的樣子。

  自此,阿明每天便趁著麗嫂早上獨自在家的時候便上來與她交歡,而麗嫂也欣然每天等候明仔來與她性交,不竟她也需要男人來慰藉的。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