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6號,星期天,我跟媽媽出去玩了一整天,玩得極開心。看得出來,媽媽已經開始對我比較放鬆了。我抓她的手搓揉撫弄的時候,她也不再堅持掙脫了。

我負責開車,媽媽負責看地圖指路。我開車喜歡憑直覺,很感性。媽媽是學電腦的,擅長邏輯,善於規劃。我喜歡摟抱媽媽,親吻媽媽的全身,嗅媽媽的味道。媽媽則總是思前想後,用密不透風的邏輯來告訴我,我對她的愛是徒勞的,無益的。

我們家只有我跟媽媽。媽媽跟爸爸離婚之後,一直沒有再婚。半年前,我鼓足勇氣問她為什麼,媽媽說,她寧肯今後獨身終生,也不願意再進入一場缺乏愛情的婚姻。我趁機對媽媽表白說,「我同意媽媽的意見。我愛媽媽,我願意做媽媽的愛人。」

媽媽聽到我的話,明顯地受到極大的震動。但她立刻鎮定下來,告訴我說,她不想責備我,但是,我和她是母子,不應當是愛人,我今後肯定會找到自己真正的愛人。我當場跟媽媽說,她就我是真正的愛人。

這確實一直是我真實的感覺。

在鄉間蜿蜒的單行道上,我們開車開了兩個多小時。天時陰時晴,道路兩旁的樹林,牧場,玉米地不斷閃過。我們在一起總是很興奮,愉快。無論是說話還是沉默,我和媽媽總是在不停地交流。

樹葉依然是一片綠,但綠色之中已經露出些微黃色。小群的牛、馬在低頭吃草。不斷可以看到,草場上有一捆捆的捆成大卷的乾草。有的草捲上還包上了白色的塑料布。玉米已經一人多高,都秀穗了。開闊的田野令人心曠神怡。

我和媽媽在平時的談話中盡力迴避我們的母子關係問題,但我和媽媽都知道,我們在一起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使我們的關係越來越緊密。突破母子關係在我們來說,不是是否的問題,而是何時的問題。我們順路看了一個葡萄園和釀酒廠,在路邊的一家麥當勞吃了午飯,然後,我們去我們這裡一所最著名的州立大學觀光。

新的學期即將開始。校園裡到處都可以看到一群群十八九歲的新生在TOUR校園。還有單個單個的男女學生,提著塑膠袋,裡面裝滿了沉重的書。顯然是為新學期購買的教科書。媽媽說,她喜歡到大學校園轉悠,喜歡看青春勃發的看年輕人。我則不斷指著前後左右的漂亮豐滿的女孩讓媽媽看。我從不對媽媽隱瞞我對女子,對豐滿女子的喜愛。

現在已經該算是進入秋季了。早上出來的時候,天氣非常涼爽。但到了下午,天又熱起來,而且相當潮濕。大學校園裡的女孩,一個個身穿各種短衣,充份顯示出張力十足的曲線,好看極了。

聽我不斷誇讚過路的女孩,媽媽說,「是呀,你再過兩年就要上大學了。這麼多漂亮女孩,你可以盡情地喜歡。」

我說,「媽媽不要把握我得太花,太能。媽媽知道,我只喜歡媽媽。」

媽媽說,「跟她們相比,媽媽已經老了。難道不是嗎?」

我停下腳步,握著媽媽的雙手,直視著媽媽的雙眼,對媽媽說,「媽媽不能說老,只能說更成熟了。成熟有成熟的迷人韻味。」

媽媽從我手中掙脫開,笑著對我說,「呸,你年紀不大,倒挺會奉承人。媽媽不需要你的奉承。」

但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我的話打動了媽媽。她接下來就沒再怎麼說話了,一個勁兒出神。我假裝沒有注意到媽媽的心緒,依然是看到一個漂亮豐滿的女孩,就拉媽媽的手,讓她看。

我說,「這麼豐滿的女孩,能抱在懷裡該多舒服。」媽媽對我的話,只是報以若有若無的微笑,她的手依然停留在我的掌握中。媽媽雖然今年37歲了,但一雙小手依然非常柔軟,鮮嫩。一握住她的手,甚至只要看著她的小手,就能讓我勃起。

黃昏的時候,我們開車返回。媽媽的指路,失去了來時的熱情和嚴謹。我說,「媽媽大概有點太累了,不用指路了。我自己會找到路的,放心吧。」

媽媽順水推舟,卸去了指路的責任,頭倚在座椅上陷入沉思。

開了還不到一半的路,天就完全黑下來了。但回家的路格外順利,只用了一個半小時。回到家裡,媽媽準備了簡單的晚飯,我則趕緊洗了澡。等我洗完了,媽媽已經把飯端上了桌子。

我們都心不在焉地吃了飯。我收拾飯桌,媽媽去浴室洗澡。

一邊刷碗,一邊聽到媽媽洗澡的嘩嘩流水聲,我再也按捺不住跟媽媽性交的慾望了。聽到媽媽關上了水龍頭,我推開浴室的門,拉開浴盆的玻璃門,對媽媽說,「媽媽,我來給你擦吧。」

媽媽羞澀地對我一笑,「去你的。」但我搶奪她手中的浴巾,她堅持了幾下就放手了。我給媽媽擦了頭髮,前胸後背。媽媽的乳房一直是堅挺豐滿的。另外,媽媽上身顯得略胖,後背和小腹隆起的脂肪,使她看上去有一種混沌肥滿的美,一點也不亞於線條分明的美。

媽媽的陰毛長得相當茂盛。黑黑的捲曲陰毛,密密地遮蓋住了陰戶。我要動手給媽媽擦下身的時候,媽媽從我手中奪下F浴巾。

我靜靜地看著媽媽擦完了後臀,陰戶,大腿小腿。然後,我對媽媽說,「我想要媽媽。」

媽媽要穿內褲戴胸罩,我阻止了她。

「媽媽不要穿,」我說。我拉著媽媽的手,把媽媽領出了浴室,領進了我的臥室。
媽媽夢遊似地聽憑我的牽引,站到我浴室中的大鏡子面前。

我跟媽媽注視著鏡子中的媽媽的裸體。媽媽看著鏡子,看著我撫摸她的乳房,小腹,陰戶。我和媽媽在鏡中鏡外彼此對<視。

我脫光了自己,開始緩緩地親吻媽媽。媽媽張開了嘴,讓我的舌頭探入她的口腔。

我停歇的時候,媽媽也反過來親吻了我。

我把媽媽領到我的床邊,背對著床。我輕輕把媽媽推倒在床上。媽媽順從地躺了下來,上身在床上,下身在床下。

我抓過床頭的兩個大枕頭墊在媽媽的頭下,再抓起媽媽耷拉在床外的雙腿搭在我雙肩上。我把紅得發紫、漲得發亮的陰莖貼緊了媽媽的陰戶。媽媽伸出溫柔的小手,抓住我的陰莖,把我導入她的陰道。

我腰向前挺,陰莖一下子順暢地沒入媽媽的陰道。媽媽的陰道早就非常潤滑了。
我抽出陰莖的時候,看到整個陰莖沾滿了媽媽的陰道分泌液。在床頭檯燈照射下,媽媽的愛液使整個陰莖閃閃發亮。

今天媽媽看來是徹底放鬆了自己,因此我也感到了難以言喻的舒暢和放鬆。

以前我跟媽媽性交的時候,媽媽總是顯得緊張,可以看得出來她內心非常矛盾。她肯定有性要求,但是,道德感造成的不安,使她不斷推阻我。但是,看到我渴望跟性交的樣子,看到我因為多日不能跟她交媾而心灰氣懶的樣子,媽媽又非常為我擔憂。

因此,媽媽對我推阻到一定程度,也就半推半就地讓我跟她交合了。跟媽媽交媾,一直是用男上女下的體位,因為只有在這樣的體位下,我才能爭取到媽媽不太情願的配合。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等到我插入媽媽的時候,我基本上就處於高潮狀態了。可是媽媽對我的推阻,對我來說等於是相當刺激的前戲。真的,我明顯地感覺到,媽媽的推阻,只是使我的性慾更強,使我更想得到媽媽。

我通常在媽媽的陰道中只要抽插幾次就要射精了。即使我努力克制射精的衝動,停止在媽媽陰道中抽送陰莖,我也總是處於一觸即發的狀態。每當我停止不動的時候,媽媽就要親吻我,使我無法再壓抑射精的慾望。我只好用力推進,使勁把精液射進媽媽的陰道盡頭。

從插入媽媽身體到射精,一般是一兩分鐘。我射精之後,便一下子感到性慾徹底釋放了。儘管我努力在射精之後繼續撫摸媽媽,親吻媽媽,但媽媽顯然是感到我在射精後慾望消失,撫摸和親吻失去了先前火熱的熱情。媽媽這時候便推開我,起身收拾自己,擦拭開始從陰道中往外流的精液。

我知道我在媽媽身體中堅持的時間不夠長,讓媽媽感到失望。但我看過有關的科學文獻,知道我不能算早洩。我在讀書方面,可以說是很用功。不單為學校的功課讀書,男女之事的書我也讀得很多,因為這些書不用費很多的事就可以找到。

書上說,延長男女交媾的時間,讓男女雙方充份享受性快感,有很多的方法。隨著彼此瞭解和默契的建立,每對男女可以選用自己喜歡的方法。

比如,性交的時候,可以讓女方在感覺男方即將射精的時候,用麼指和食指使勁捏住陰莖,強行阻止射精,把男方射精的欲望壓抑下去,然後再讓男方重新抽送陰莖。另外,男女雙方也可以在感覺到射精在即的時候,停止動作,想別的事情,談別的話題,使男方的高潮不在繼續升高,甚至可以降低一些,從而推遲射精。

我把這些書也給媽媽看了。不知道媽媽是因為不好意思,還是因為什麼別的原因,在我們交媾的時候,媽媽除了偶爾洩漏出快感的呻吟之外,總是不肯主動參與交合。

我可以看出媽媽的心理很矛盾。一方面女性的本能使她也渴望性交,而且要時間充份,精神放鬆,心情優裕。但是,另一方面,媽媽又礙於我們的母子關係和社會道德習俗,不願意跟我性交。可是,看到我性飢渴的樣子,媽媽又為我擔憂,半推半就地讓我跟她交合。我們交媾的時候,她總是不能放松,好像是希望盡早結束。

媽媽可能是怕我看出她喜歡性交,我會覺得她預設或鼓勵我們的母子性關係。媽媽或許也確實覺得跟我性交是不得已而為之,因此無心跟我享受性。無論如何,媽媽的緊張,也不可避免地感染了我,造成了我的緊張,使我總是在插入一兩分鐘之間就射精,很少例外。

但是,今天的出遊,不知道為什麼使媽媽徹底放鬆下來。我雙手抓住媽媽的兩腳,把媽媽的腳放在我的胯骨兩側,前後運動腰部,看著光潤的陰莖在媽媽的陰道口進進出出。

我就這樣站著跟媽媽性交,可以把媽媽的陰道口和我的陰莖進出陰道的全過程看得清清楚楚。

媽媽閉著眼睛,任由我進進出出。可以看出媽媽是十分享受。

媽媽肥大的乳房,隨著我進出的動作而不斷動盪。每次抽送,我都可以看見龜頭露出四分之三,只有龜頭的尖端跟媽媽的陰道口保持接觸。這時候我就挺腰,一會緩慢,一會迅疾地把整根陰莖頂入媽媽的膣內。

媽媽在我徐疾有致的抽插下開始輕微呻吟起來。

我跟媽媽說,「我喜歡聽媽媽發出的呻吟聲,聽上去特別刺激。媽媽如果覺得特別舒服,就大聲呻吟吧,別壓抑,別不好意思。我喜歡聽。」

媽媽睜開眼睛反問我說,「是嗎?」

「我是喜歡聽,」我說。「聽到媽媽的呻吟,我就知道怎麼弄媽媽,媽媽會感到舒服。」

媽媽又閉上了眼睛,呻吟聲大起來。可以感到,媽媽的陰道更<滑了。

一開始的時候,我稍微抽送過量,陰莖就會從陰道中脫出。媽媽不動聲色地伸手握住陰莖,對正陰道口,讓我重新插入。

看來是媽媽的高潮來了,陰道口明顯地張開了。或許是因為媽媽的陰道口張開的緣故,或許是媽媽的愛液大量流出的緣故,也可能是我已經習慣了這樣跟媽媽性交的姿勢,總之,媽媽大聲呻吟之後,陰莖再脫出陰道的時候,我只要向前挺身,陰莖就能自然而然地插入陰道。媽媽的陰道口,好像成了一個漏斗的形狀,能自動把陰莖導入陰道。

我於是故意加大抽插的幅度,每次都讓龜頭離開媽媽大約10公分的樣子,然後快速插入,一插到底。這樣插了沒有幾次,媽
媽夢臆似地大聲呻吟道,「啊,啊,真舒服。」

「是嗎?」我覺得更刺激了。

「舒服,舒服,啊」媽媽呻吟著說。「你怎麼弄的。你真會弄。好舒服。」

我站著跟媽媽性交,讓媽媽大腿朝外躺在床上,臀部稍微伸出床邊一點,我拿著媽媽的雙腳,看著媽媽大腿張開,把陰戶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這樣跟媽媽性交,我覺得也十分舒服,十分刺激,但射精的沖動我一直能夠控制的很好。只有在連續四五次大幅度抽插的時候,我才感覺到有射精的衝動上湧,但只要我稍微停止幾秒鐘,就可以讓射精的衝動回落下去,但又保持我的高潮快感。跟媽媽一氣性交了大約半個小時了,我還沒有射精。其間,媽媽上來五六次高潮。我們從來沒有性交過這麼長時間。

媽媽不斷地呻吟。呻吟停歇的時候,可以清楚的聽到陰莖進出陰道的聲音。是陰莖抽出時,潤滑液充足的陰道壁發出的噗嗤噗嗤的聲音。

看著媽媽的閉著眼睛、像是非常痛苦又非常舒適的表情,看著媽媽的來回晃蕩的乳房,媽媽開口的陰道,聽著媽媽在我每次插入時候發出的呻吟,我覺得媽媽好淫蕩,好可愛。

媽媽突然像驚醒過來似地睜開眼睛問我,「你沒射精吧?」

我告訴媽媽沒射精,要媽媽放心。但媽媽不放心地追問,「你現在不會射精吧?」

我說不會。媽媽又叮囑我說,「千萬別射在裡面。」

看媽媽跟我說話的樣子,有些可憐巴巴的。我覺得媽媽跟我一下子平等了。我不再是媽媽的兒子,而是媽媽的性伴侶,是媽媽必須平等對待的伴侶。這種事情在我和媽媽之間是前所未有的。

先前我纏著媽媽,央求媽媽要跟她交媾的時候,媽媽大多時候是責備我(「你怎麼整天想這些事?多想想別的事,幹點別的事不好嗎?」),偶爾不責備我的時候,媽媽就嘲笑我(「你的性慾真這麼強烈嗎?自己動手解決不好嗎?你說跟媽媽性交,你舒服,媽媽可不舒服啊。你看不出來嗎?」)。

現在媽媽已經完全沒有那種居高臨下的樣子了。她不再把我當作孩子,一點也沒有責備我嘲笑我的意思了。

「答應我,不在媽媽裡面射,好嗎?」

「媽媽放心吧,我不會射的,」我一面緩慢地在媽媽陰道中抽插,一面安慰媽媽。「有要射精的感覺的時候,我一定告訴媽媽,放心吧。」

媽媽又放心地閉上了眼睛,專心地享受起交媾的快感來了。

媽媽雙腿蜷起,向兩邊分開,形成一個M。媽媽的雙腳就M的兩腳,分別搭在我的雙手中。M字當中的V字尖端,就是媽媽<的性器。隨著我不斷進出媽媽的陰道,媽媽的膝蓋,也就是M的兩峰不斷收攏、放開。

可以看出,媽媽是相當徹底地放開了。這時的媽媽,完全成了我的女人,是享受我提供的性快感的女人。我不再覺得媽媽是我的長輩,反倒像是我的後輩,需要我的照顧,我的撫慰。

一絲不掛的媽媽躺在我的眼前,媽媽的雙腳搭在我的腰間。隨著我的陰莖頂入媽媽的陰道,媽媽脂肪豐滿的乳房和小腹不斷晃蕩,像是凍粉。無論從體位上說,還是從心理上說,居高臨下的不再是媽媽,而是我了。想到這一點,我覺得心情無比激動。

我把媽媽的雙腳搭在我的胯骨兩邊,騰出雙手撫弄著媽媽的乳房,腰,大腿內側和小腿,腳丫。

通過大量閱讀性教育的書,我早就知道,女人的性感帶遍佈身體的各個部位。以前我也盡量撫摸媽媽,想刺激媽媽的性慾,但是媽媽總是躲閃我。今天媽媽不再躲閃,而是安心接受我的撫弄撩撥了。

我可以看出,我的撫弄和抽插,讓媽媽感到非常舒服。看到媽媽舒服,也讓我感到舒服極了。

我加大了抽插的幅度。每次我把陰莖頂入媽媽陰道,媽媽都隨著陰莖的逐漸深入,發出輕微的呻吟。

「媽媽別不好意思,我喜歡聽媽媽的聲音,特別刺激,」我撫摸著媽媽的大腿內側,再次鼓勵媽媽徹底放鬆。

媽媽沒有睜開眼睛,也沒有回答我。但媽媽的呻吟由先前的壓抑的斷續悶喘,變成連續不斷的類似哭泣的聲音,聽上去好刺激。

我把陰莖徹底抽出媽媽的陰道,然後再挺身衝刺,突入媽媽的身體中。我的龜頭一接觸到陰道口,媽媽就開始發出含混的「嗚」聲。隨著我們交合的加深,媽媽發出的「嗚」聲,轉變為明顯的「啊」聲,而且聲音越來越大,直到我的陰莖頂到媽媽陰道的盡頭,媽媽的聲音才停下來。

我緩慢推進,媽媽的嗚啊聲也緩慢,「嗚」聲相對綿長,「啊」聲相對短促。我快速推進,媽媽的「嗚」聲就短促多了,有時候基本上聽不到,全是響亮的「啊」聲了。

我時快時慢地來回抽插,享受著媽媽豐滿的肉體,享受著媽媽時而緩慢、時而急促的呻吟聲。陰莖進出媽媽、跟媽媽的陰道發出的噗嗤噗嗤的聲音,為媽媽的呻吟提供了絕妙的伴奏。

站著跟媽媽性交,可以把陰莖在媽媽的陰道進出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媽媽的陰戶陰毛濃密,大陰唇陰毛不太濃密,但好像特別粗長。

媽媽的陰道口兩邊,兩片粉紅色的小陰唇非常明顯。媽媽的小陰唇在女人當中應當算是比較小的,不像很多色情圖片中的女子那樣是明顯的兩片,像是半塊厚雲吞皮。

媽媽的陰道口有交錯折疊的陰道壁阻擋著,發白的陰道分泌物,大致顯示了陰道口的所在,但實際上看不到陰道的開口。只有陰莖插入的時候,才能確實地感到陰道。

我讓媽媽把雙腳左右抵住我貼床邊立著的大腿上,一隻手扒開媽媽陰蒂上的包皮,一隻手輕輕地在陰蒂上滑動。

「啊,啊,」媽媽叫起來。「你動什麼了?動得我好舒服。」

我沒有回答媽媽,繼續刺激媽媽的陰蒂。

我常看到一些色情圖片,有些女子的陰蒂特別大,有的勃起時象小麼指指肚。但媽媽的陰蒂非常小。媽媽在我的反覆央求下,多次讓我仔細看了她的性器,所以我早就知道。

扒開媽媽陰蒂的包皮,可以看到媽媽的陰蒂比大米粒大不了多少。

平時,我跟媽媽用男上女下的體位性交的時候,我也一直努力試圖通過陰蒂來刺激媽媽。但是,我沒動幾次,媽媽就要把握的手拉開,好像是不願意讓我刺激她的陰蒂。大概是刺激的角度不對,媽媽覺得不舒服。

今天站著跟媽媽性交,使我頭一次得以在直視媽媽性器的同時,刺激媽媽的陰蒂。顯然,今天的刺激效果非常好。

「啊,啊,」媽媽不斷地叫喚。「真刺激。你動我哪兒了?」

「我在刺激媽媽的陰蒂。媽媽舒服嗎?」

「噢,舒服極了。」媽媽睜開眼睛,欠起上身,看我如何刺激她的陰蒂。

「為什麼動這裡,就這麼舒服?」媽媽邊看邊問,樣子好天真可愛。

「因為這裡神經特別集中,所以媽媽會特別敏感,」我告訴媽媽說。

「這些事,你怎麼知道的?」

「我讀書用功啊,」我笑著說。「講這些事的書我,也都給媽媽看過。媽媽不是不肯看嗎?」

媽媽重新躺在枕頭上。聽到我說這些,媽媽明顯有些不好意思了,沒再繼續問。

我跟媽媽連續交媾了一個多小時了,我還沒有射精。媽媽至少來了七八次高潮。我自己則基本上始終處於射精前的高原期。只要我願意,可以在一分鐘之內射精。但站立的位置,使我能夠得心應手地控制媽媽,也能控制我自己。

我把陰莖插在媽媽的陰道中,稍微下蹲,使陰莖上傾,刺激媽媽陰道的前壁。然後,我腳尖稍微翹起,再用手下按陰莖,刺激陰道的後壁。在我的前後刺激下,媽媽發出劇烈的呻吟聲。

我再稍微左右搖擺腰部,刺激媽媽陰道的左右壁。

左右前後的刺激,再次把媽媽推上連續的高潮。

高潮稍微平息的時候,媽媽睜開眼睛,張開雙臂對我說,「媽媽想親你。」

我俯下身來,跟媽媽親吻,陰莖依然插在媽媽的陰道中。

媽媽摟抱住我不斷親吻,不肯放開我。

媽媽跟我的舌頭交纏,相抵,追逐,深入對方的口腔中探索。

媽媽對我的口舌挑逗,把我的射精慾望催動起來。我想推開媽媽。媽媽不肯放開我。

我感覺到就要射精了。我跟媽媽說:「媽媽,這樣太刺激,我怕會射精的。」

媽媽立刻放開了我。

我從媽媽陰道中抽出陰莖,讓射精的衝動落下來一些,然後再插入媽媽的陰道。

我一邊抽插,一邊撫弄媽媽的乳房。

媽媽的陰道明顯地不如剛才滑潤了。來回抽插時,媽媽陰道壁摩擦陰莖的感覺非常明顯。我覺得很刺激,舒服。

我抽插了大約兩分鐘,媽媽說,「現在不滑了,有點疼。出來吧。我來用手動你,讓你射精,好嗎?」

這媽媽頭一次主動提出刺激我射精。我當然非常高興。

我跟媽媽不斷地交媾,前後大約有兩個多小時了。媽媽大概是有些累了,但她顯然很快活,也想讓我快活。媽媽知道,我只有射精之後,性慾才會徹底平息下來。

媽媽從床上下來,安置我上床躺下。媽媽給我調整好枕頭的位置,讓我躺得舒舒服服。然後,媽媽頭側躺在我的胸脯上,一隻胳膊撐著她自己的上身,一隻手上下擼我陰莖的包皮。

我長時間處在射精前的高原期,一直沒有射精。等到媽媽在床上把我擺弄好、然後躺在我的胸脯上、開始給我手淫的時候,我的陰莖已經半軟縮下來。

但媽媽的手技非常好。媽媽用大麼指和小指、無名指握住我的陰莖上下擼動,同時用食指和中指不斷來回摩擦龜頭和尿道口。在媽媽的巧妙的刺激下,陰莖又很快重振雄風了。

通常媽媽給我手淫,我幾分鐘就會射精。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射精的慾望沒有象通常那樣很快竄升起來。

我抬起頭來,看媽媽頭枕著我的胸脯,眼緊盯著我的陰莖。我感到非常刺激。

媽媽知道,我特別喜歡讓媽媽看著我射精。往常我讓媽媽為我手淫,讓媽媽看我射精,媽媽總是不大肯看。大部份時候為了應付我,在我反覆要求下,媽媽會看幾眼,但很快就把視線轉移到別處。

今天媽媽顯然是為了讓我高興,一直是注視著我的陰莖給我手淫。

媽媽耐心地上下刺激著我。我開始感覺到射精的慾望逐漸湧起。

「滑了,」媽媽說。一面說,一面繼續上下擼動刺激我的陰莖,食指和中指用力地摩擦龜頭。

媽媽說我滑了,是指在媽媽的持續刺激下,陰莖潤滑液源源不絕地流出來。媽媽的食指來回撫弄龜頭和尿道口,讓我感到特別刺激。

在龜頭潤滑液的潤滑下,我只是感到媽媽的食指和中指讓我非常舒服地在龜頭上滑動。我可以感到來自媽媽手指明顯的壓力,是非常特別的。

再持續的滑動射精的衝動湧上來了。我跟媽媽說,「要射精了。」

媽媽說,「我知道你要射了。」媽媽經常為我手淫,早就會根據我的陰莖潤滑液和龜頭的顏色來判斷我是否要射精了。「媽媽,我不想現在射,」我央求媽媽說。

媽媽回過頭來,溫柔地對我輕輕說,「現在別射,媽媽讓你多舒服一會。」

媽媽對我的微細感覺相當瞭解。媽媽知道,現在這種要射不射的感覺讓我覺得最舒服。

媽媽鬆開了手,俯身跟我親了一會嘴。

「媽媽再動我,」我說。「別讓我的射精感覺下去得太多。」

媽媽跟我親吻了不到一分鐘的樣子,我的陰莖就軟縮了一半多。

媽媽的妙手很快就重新把陰莖調理得生氣虎虎,讓它剛硬挺直起來。

重新挺直的陰莖包皮上,覆蓋著一層鱗屑樣的東西。

是剛才我跟媽媽交媾時,媽媽沾在我陰莖上的陰道分泌物乾燥了,結成了薄殼。媽媽的手來回動,加上陰莖的時漲時縮,使結殼的陰道分泌物揭起來了。

「又滑起來了,」媽媽輕輕地說。

我也感到射精的慾望開始升起。我這次想射出來了,不想再把射精的慾望壓回去了。

但是,我還是不想立即射精。我左手抱住媽媽的後背,右手抓住媽媽的一隻大乳房。

「媽媽,別讓我立刻射精,」我說。「我要媽媽慢慢讓我射精,讓我盡量達到最高的高潮。」

媽媽又對我像哄小孩那樣說話了:「行呀,媽媽讓你達到最高的高潮,好不好?」

「媽媽,你現在要聽我的,」我說。

「你要媽媽怎麼樣,媽媽就怎麼樣,」媽媽這次的語氣是認真的。「你要媽媽怎樣呢?」

「我這樣撫摸媽媽的乳房。我撫摸的幅度大,媽媽動我的幅度就大些。我的幅度小些,媽媽的幅度就小些。我停止不動,媽媽也千萬不要動。」

我對媽媽說著,媽媽嗯嗯答應著。

媽媽用雙腿,僅僅夾住了我的左腿。我把右腿盡量向外撇開。

剛才是我全部控制了媽媽,現在是媽媽全部控制了我了。媽媽雙腿的挾持著我,媽媽的手把握著我,媽媽的頭壓著我。但我反而覺得無比地自由,覺得自己像是失去了重量,在空氣中飄蕩。

我繼續跟媽媽說,「我停止不動的時候,媽媽多動一下,我帕精液就會射出來。媽媽要是動得不夠,射精的衝動就會降低太多。我要媽媽讓我盡量接近射精的臨界點,但又不能過。」

接著,我跟媽媽調試了我們之間的反饋默契動作。

媽媽非常理解我,努力照著我說的去做。我通過撫摸媽媽的乳房來調節媽媽對我的刺激,但媽媽畢竟不是我本人,她動作起來總是有些稍微的過量或不及。我停止動作了,她總是慢半拍才能停下來。

但是,對媽媽這些不完全符合我意圖的微妙動作,我不但不感到有什麼不舒服,反而覺得格外刺激。有時候媽媽明顯地動作過量,要把我推過射精的臨界點的時候,我就出聲大叫,媽媽就立刻停下來。靜止幾秒鐘之後,媽媽再小心翼翼地開始刺激我。

隨著最後高潮的臨近,我大叫得越來越頻繁了。

「要射了嗎?」媽媽問。

「媽媽怎麼知道?」

「你這裡都發紫了,而且很滑,」媽媽說。她說的是我陰莖龜頭。

在感覺到精液衝出來的時候,我抓住媽媽的乳房,不再出聲。

媽媽顯然不知道我的射精過程開始了,繼續撫弄陰莖。

精液噴射出來。先頭的幾團精液飛射到媽媽的肩膀上,大部份濺落到我的胸膛和肚子上。

肩頭給精液射中的時候,媽媽「啊呀」驚叫了一聲。接著,媽媽繼續擼我的陰莖,把我最後的幾滴精液擠到我的小腹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白毛女老婦版
我老婆的趣事
女白領遊戲日記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六年級女生浴室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嫂子偷情
樓下小百貨店的極品少婦 (勁爆刺激)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