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下午,由於課外活動隻限上午舉行,大部分回來參加活動的同學都已經離開,學校內隻剩下忙著的老師和校工。

  即使我回校是為了出席風紀隊的聚會,此刻亦沒有理由再留在校園裏,所以我絕不應該大刺刺的在走廊出現。我帶著身後的少女,悄悄步上三樓。我們小心的越過走廊,心裏希望不要碰到校工在清潔課室。我們走到角落,來到一個雜物房麵前。房間位置有點偏僻,所以隻要我們安靜一點,應該可以安心不被人發現。房間隻有二百多平方尺左右,隻擺了一張桌子,我相信房間本身並不是作為課室用途,所以是長期鎖上的。

  我是在風紀聚會後乘機留在學校。而我身後的女學生則是球隊隊員,也是趁練習完畢之後溜回來學校。風紀隊員與球員悄悄的躲進一個空置的雜物房,真是一個奇怪的情境。我們會相聚在這裏,是因為四天前我發現了她在網站上的留言。網上化名為「阿餘」的她聲稱需要急錢而欲當一次「私鍾」;收到她靠電郵寄來的相片之後,我一眼就認得出她是我同學。

  既然也隻不過要五百元,我爽快的答應了這個交易。所以其實我們也隻不過是嫖客與妓女的關係,這樣的話就沒什麼奇怪了。聯絡上阿餘之後,我很快便承認了自己跟她是在同一所學校裏讀書,而且也見過了她好幾次;她起初有點猶疑,不過當我提議付她雙倍價錢,好讓大家也得到好處的時候,她還是答應了。選擇這個地方亦是我的提議,既刺激又方便。

  我們走進了雜物房,裏麵並沒有想象一般的肮髒;桌麵不帶一點灰塵,就像有人打掃過一樣。房間唯一的一個小窗正被窗簾遮住,不必擔心會被人看到。我轉身關上房間,並從內鎖上;阿餘有點擔心地看著我鎖門。

  「不用擔心,就連平時也很少人會來到這邊。我們小聲一點就可以。你叫什麼名字﹖」我帶點安慰的語氣問道。

  「不關你事。」她問道。

  「不回答也好,反正事後我們也會裝作互不相識。」這家夥的態度不太好,不過對我來說她就隻是一個賣家而已。

  「你可不可以先付錢﹖」她老實地問道。

  「至於錢,當然不能預先付給你,因為你也沒有給我『貨品』啊。不過,要是你不放心,」我邊說邊從袋裏掏出三百元,說:「我倒是可以先付一點『訂金』。」

  阿餘果然把錢收下了,這對我來說就是暗示她答應了交易;於是我伸手想替她拿開袋子放到一旁,卻被她阻止了。

  「你收了我的訂金!」我說道。

  「行了,我自己來就行了。」她將錢塞進袋裏,然後把袋子和手裏的紙袋都放到一旁的地上。

  「順便脫掉你的毛衣吧。」我說,阿餘畢竟收了我的錢,不做不行,於是轉身背向著我,慢慢將毛衣拉起脫下。我一邊解開自己校服的鈕扣,一邊欣賞著阿餘的背影。阿餘比我小三年,但外表看起來絕不像一個小女孩。她的一頭長直發紮成了馬尾辮,露出她的頸背,短過膝蓋的校裙下亦露出了她穿著白襪的一雙小腿;白晰的皮膚看得我一陣心動。阿餘剛把毛衣脫出來,折好放在桌麵。我繼續欣賞著她的身體,薄紙般的校裙遮蔽不了內裏的白色底裙,讓我隱約看見她身下穿著一條黑色的短褲。

  「我想我們還是不要在這……」阿餘才轉身開口說話,卻立即被我封住了嘴巴。我右手繞到她身後將我們的身體緊貼在一起,左手托著她頭,讓我大力的吻著她的嘴唇。

  她起初想要大力推開我。「你不是想要騙錢吧﹖你已經收了我三百元!」我邊吻邊說,她聽罷才停止反抗。我感覺到她急促呼吸,雙手輕輕的放在我肩上,顯得僵硬緊張。我的左手改為抱住她的腰,像跳舞一樣帶著她慢慢轉圈。我伸出舌頭舔她的嘴唇,伸進她的嘴巴裏;她有點反抗這種接吻,想用舌頭將我的舌頭頂出來,卻被我乘機把她的舌頭吸到自己嘴裏。我感覺到兩條舌頭在二人之間打轉,一點唾液緩緩從她嘴角流下。

  我開始進攻,雙手從她的腰際往下移動,往她的屁股摸了一把。我撩起了她的裙罷,手指感覺到她大腿的嫩滑質感,手指滑進她的大腿內側,很快摸到她的運動短褲。我們暫時分開了嘴巴,蹲下去想把她的運動褲拉下來。她不期然將雙腿夾緊,於是我雙手抓緊她的褲頭,大力往下扯。「嗯!」阿餘本來低頭看著我,此刻卻忽然把頭別過去。我提起她的小腿讓我將褲子脫出來,卻發現除了黑色的運動褲,還有一條粉紅色的內褲,原來是我剛才把她兩條褲子都扯掉了。我把兩條褲子也放到一旁,再次站起來擁著她。

  「可不可以別那麼快﹖」阿餘問,顯然她還很緊張。

  「這是你第一次嗎﹖」我問。

  「嗯﹖」她顯然不想回答我的問題,於是我再次吻著她,雙手繼續剛才的行動。我再次觸上她大腿的皮膚,緩緩上移,這次不再被運動褲阻礙;我繼續進攻,終於摸到了一點稀疏的毛發。我的手指微微撩動了一下,指頭感覺到一種柔軟的肉感。懷內的阿餘震了一下,而我並沒有停下來,右手開始撫摸著她的屁股。左手手指停駐在阿餘的私處上,開始重複著撩動擠按的動作。

  我麵前的阿餘已經閉上了眼,不曉得是害羞還是享受。她的身體緩緩扭動,似是想避開我手指的攻擊,但動作往往令我的進攻更加強勁。我左手一邊托著她的屁股,右手食指指頭已經隨著她一下擺動而突入她的肉縫裏麵。此舉顯然讓她不太舒服,她張開了眼,道:「痛……」

  「很快就會不痛。」我說,雙手都暫時離開了她的裙下。我倚著桌子站著,並讓阿餘跪在我麵前。她帶點不願意的看著我將褲子和內褲褪到小腿,看見我勃起的陰莖更羞得低下頭來。我托著她下巴讓她麵對著我的陰莖,道:「給我含下去。」

  「那很髒!」她說,毫不願意替我口交。於是我答道:「不含也罷,那就直接進入戲玉吧。」

  「……嗯。」阿餘挺爽快的回答了我,倒是有點出乎意外。於是我將桌上的毛衣充當墊子鋪住了桌麵,吩咐阿餘坐上桌上。我扶著她讓她慢慢躺在桌麵,她有點緊張合住雙腿,我抓住她的膝蓋讓她雙腿分開。裙子隨住她雙腿拉開而扯高,幼嫩的少女私處便暴露在我眼前。下身一涼,羞得初次賣肉的阿餘閉上了眼,我讓她右腳放下來,右手繼續抓起她的左腿,讓她雙腿盡量分開。我看她似乎未想到那件事,左手立即扶好硬漲的陰莖,將龜頭抵在肉縫麵前。

  「慢住……呀!」阿餘忽然開口想說話,卻被我的入侵截住了話。我以陰莖開發著阿餘緊緊的陰道,每一下用力都讓阿餘痛得高聲叫著。

  「不……不要!你沒有戴套……不……」阿餘緊張得哭了起來,不斷想要用雙腿踢開我。我將她的左腿擱在肩上,才三兩下功夫已經抓住她雙手,然後把身體壓在她身上。這樣一來,她完全反抗不了我。我將她雙手按在桌上,身體的重量讓我的陰莖幾乎完全進入了她的體內。我緩緩抽出了陰莖,發現她已經不是處女。

  「你已經不是處女了,是你男友幹的好事吧。」我揶揄說。

  「快放開我!我把錢還給你好嗎﹖不要這樣!會懷孕!」阿餘高聲說,這種聲量很容易讓走廊的人聽見。

  「我不要。」我說。還好我手掌寬,我單手挾住阿餘的雙手,接著將自己的皮帶脫下來,將她雙手綁住。這樣我就可以空出雙手來好好在她身體遊玩一番。

  「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懷孕的啊。」我溫柔的說,再次將陰莖抽進去阿餘微微濕潤的肉縫裏。阿餘傷心的躺著哭泣,讓我任意將她的腰帶脫下來,蒙住她雙眼。我緩緩擺動腰子讓陰莖在肉縫出入,感覺到肉縫裏愈來愈濕。我雙手撫摸著阿餘的雙腿,發覺阿餘的一隻皮鞋在剛才反抗的時候已經掉了,於是我幹脆替她把剩下的一隻鞋子也脫掉。

  我雙手感受著阿餘被白襪包住的小巧的腳掌,還有她充實線條感的小腿。我慢慢撫上她柔滑的大腿,然後往下移動,落在她的肚皮上。阿餘的呼吸急促,一半是因為她緊張,一半是因為她正在哭泣。

阿餘的肉縫依然窄狹,我每次把陰莖抽出,都感覺到她的肉縫快速合上。我發覺活塞動作愈來愈順暢,陰莖上沾著一些透明的液體。阿餘的哭泣聲減少了,隨之而來是一種受壓製的呻吟。

  我雙手沿阿餘的肚皮向上潛進校裙裏麵,很快就找到了一種期待的質感。我純熟地將阿餘背後的扣子解開,將她的胸罩脫下來,然後掉到一旁;雙手再次回到校裙裏麵,享受著阿餘的小乳房。我無法看到校裙下的乳頭是什麼顏色,但我捏著兩顆乳頭,感覺到它們的彈性,以及它們在我指頭緩緩發漲變硬。我再次將身體壓在阿餘身上,隔住校裙用嘴親吻著阿餘的胸口。

  我的唾液將校裙和裏麵的底裙沾濕,變得半透明的校裙暴露出小巧的粉紅色乳頭,害我不禁要對其親吻一番,我用舌頭舔著小巧的乳頭,不時又改為像嬰兒一樣吸啜著它,就像想把乳液啜出來一樣。我感覺到身下的阿餘不停扭動著,臉上滿是淚水,嘴裏卻是低聲的呻吟。

  我雙手繼續搓揉阿餘的乳房,親吻著阿餘的脖子及耳珠,身下的活塞運動從未停過,交合處已經流出一滴滴的透明液體,滴在桌麵的毛衣上。我暫時放開身下的阿餘,讓大家暫時休息一下。阿餘喘著氣,臉蛋都紅了。

  我不去想走廊外會否已經有人發現了我們,此刻他或者正躲在門外,透過某個隱閉的小洞窺視著我們。我稍微回氣,便將阿餘抱起,讓她翻轉身趴在桌上。阿餘的小肚剛好抵在桌子邊緣。我用手往她濕潤的肉縫摸了一把,指間盡是沾著稠糊的淫水。

  我將手指的淫水抹在她臉上,讓阿餘發紅的臉蛋更加添上一種性感。我戴上了預備好的安全套,這款安全套表麵布滿突起的小膠粒,還附上一個震震環,不曉得是否真的增加刺激,令我有點好奇。我扶著自己的陰莖,用龜頭往她肉縫上下磨擦。濕滑的龜頭讓肉縫裏麵滲出更多的潤滑劑,於是我用力一頂,便將半截的陰莖頂入了阿餘溫暖的陰道裏。

  「嗯!」阿餘不禁發出一陣高呼,讓我心中泛起了一種征服的快感。我重複著活塞運動,每一下都插得深拔得狠,我的肚子不斷擊打著阿餘的屁股,讓房間裏充滿著肉體碰撞的聲音。安全套的膠粒磨擦著阿餘的陰道肉壁,似乎每一下抽插都讓她幾乎承受不了,每次我都將陰莖整枝插入,讓安全套根部的震震環抵住阿餘的陰道口。雙重的刺激讓阿餘難以忍住自己的呻吟聲:「啊……嗯……嗯……」

  阿餘用力抓住身下的毛衣掩住了嘴巴,似是害怕自己的叫聲會讓別人聽見。我當然懶得去理,恐怕即使現在有人開門進來,我甚至會邀請他一起參與。我望住自己的陰莖在阿餘下體進出,晶瑩的液體逐漸變得稠糊奶白。

  我雙手伸出去搓揉著阿餘的乳房,同時把她拉起來,讓她站在我的懷裏。她的身體被我撞得搖來搖去,身上的校裙磨擦著我的胸膛,別是有一番滋味。我伸手將她右腿提起來,讓她雙腿作最大程度的分開,配合著更激烈的活塞運動。

  我沒有刻意計算著自己陰莖進出阿餘身體的次數,不過根據大家身上的汗,以及阿餘下體的稠糊液體來看,我看我們都已經幹了十多分鍾。我感到即將要發射,於是將阿餘放下,再隨即走到趴在桌上喘氣的阿餘麵前,她似乎知道我的舉動想推開我,但還是被我抓住頭發固定著頭。我脫掉安全套,連續幾陣精液雨灑在阿餘臉上。足足射了幾十秒,我才將抖動著的陰莖往阿餘的臉上抹,將剩餘的精液都抹在她臉上。

  「嗯……嗄……」阿餘雖然對於臉上的精液感到惡心,不過也沒有氣力去管,隻能躺著喘氣。我解開了她雙手的皮帶和綁住她眼的腰帶,坐在一旁,欣賞著阿餘的裸體。才待了一會,阿餘坐了起來,稍微用麵紙抹掉了臉上的精液,也穿回了自己的褲子(盡管她下身還是濕淋淋一遍)和鞋子。

  「快付錢。不要跟人說今天的事……」阿餘說,臉上還是紅紅的,氣也有點喘著。

  「你不用那麼趕吧。」我說,一邊穿回褲子一邊拿出七百元。她接過七百元,急忙將袋子和毛衣拿起,就匆匆的往房門走去。此時我想起了一個問題。

  「慢著,」阿餘轉身望住我,於是我繼續問道:「我們還會有機會再做一次嗎﹖」阿餘沒有回答我,轉身就打開了房門。如果我不是肯定她將會回來房間,我也許會繼續追問她。

  房門外站著的男人的確嚇到了阿餘,但他沒有給機會阿餘大叫,因為他已經純熟地掩住了阿餘嘴巴,還把她整個人拖進了房間。

  「你看得夠爽了吧﹖」我問男人。

  「小子快來幫手吧!別在那邊看戲!」男人喊道,於是我幫忙抓住了阿餘踢來踢去的雙腿。男人一腳將房門關上,我將阿餘的毛衣放在地上,讓男人將阿餘放在毛衣上。我改為抓住阿餘的雙手,而男人隨即分開了阿餘雙腳,跪到雙腳中間,再脫掉自己的皮帶。

  「給你,綁住她雙手。」男人吩咐說。

  「你們想怎樣﹖不!不要!我把錢還給你好嗎﹖不要傷害我……嗚……」阿餘嚇得哭起來,卻無阻我將她雙手綁起。「要把她嘴巴也封住嗎﹖」

  「好,」男人答道,卻走到去我的身旁,抓起了阿餘的下巴。原來男人已經將褲子褪到了大腿,露出了比我成熟得多的男人陰莖。男人暴力的將陰莖插進阿餘的嘴裏,一時間我還以為阿餘含不下這龐然大物。男人用力的把陰莖抽插著阿餘的嘴巴,讓阿餘完全出不了聲。我發現即使男人已經極為粗暴的把陰莖塞進阿餘嘴巴裏,阿餘還是隻能含著陰莖的大半。男人不時把陰莖拔出來,阿餘的唾液滿布著像雞蛋大的龜頭上。

  「嗯……唔……唔……」阿餘辛苦地叫著,任由男人將陰莖頂著自己的喉嚨。男人看起來毫無表情,直至他拔出了自己的陰莖,望住阿餘臉孔時,才隱約露出了一點微笑。男人再次回到阿餘的雙腳中間,準備進入戲肉。男人一手就像阿餘雙腿提起,姿勢活像替嬰兒替換尿布一樣。

  男人先將粉紅色的內褲(我留意到底褲已經被沾濕了)脫掉,再將阿餘雙腿往她胸口壓下去。男人用毛衣的衣袖包住了食指和中指,然後就插進了阿餘的肉縫裏,此時更像照顧嬰兒的情境了。我想男人是想要抹掉阿餘陰道裏的液體。男人將手指拔出來,毛衣上布滿了阿餘的淫水。本來已經粗大的手指再包住毛衣,讓阿餘哭不出聲來。

  此時男人將阿餘雙腿都擱在肩上,龜頭已經抵住了阿餘肉縫。

  「嗚……放過我好嗎……」阿餘傷心地說,「我把錢還給你們好嗎﹖我不要懷孕……嗚……」

  「你不用安全套﹖」我問道,「要是她真的懷孕,我們麻煩就大了。」

  「小子真怕事。」男人說,將陰莖插入阿餘幼嫩的陰道裏麵。從阿餘的臉部表情來看,那真是一件痛得很的事。黑色的粗壯陰莖緩緩沒入肉縫裏麵,男人用了幾次力才讓陰莖插到底。我開始幻想陰莖已經插進了子宮(似乎也真的有這種可能)。

  阿餘已經哭不出聲。而男人用力拔出了自己的陰莖,然後又用力頂入去她的陰道。抽插極其緩慢,但看得出每次男人都很用力,而阿餘亦痛得要死。「小女孩真是小女孩!」男人說到,吐了一把口水在自己的陰莖上,稍微潤滑了這個辛苦的活塞運動。男人抱起了阿餘,讓阿餘扶好了自己肩膊,男人雙手揭起阿餘的校裙,托著她的屁股,便開始以直立式的姿態幹著她。我看見阿餘的兩塊陰唇被灰黑的肉棒撐開,流出來的液體不知是口水還是淫水。

  「嗚……嗚……嗚……」男人加速了身下的運動,肚子撞擊著阿餘的身體,每一下都將阿餘拋起來,阿餘活像一個任由男人擺布的洋娃娃。

  這樣幹著已經過了十多分鍾,看來男人技術高超。男人依然抱住阿餘,臉上不見一絲累態;頭發淩亂的阿餘隻能緊抓住男人的背,緊咬著唇忍耐著每一下的抽插。陰莖不停在陰道進出,交合處總算開始濕潤,但看樣子還是幫不了什麼忙。

  「嗯……唔!」阿餘忽然發出一陣叫聲,原來男人忽然將陰莖用力插至陰道最深處,然後停住不動——正當我以為男人已經在阿餘體內射出精液的時候,男人卻是將阿餘放在桌麵。

  「別在那一旁看著,你應該也恢複了吧。」男人說。他把阿餘的身體翻轉,方便阿餘替我口交。看來他是個喜歡分享的人啊,於是我也脫下了褲子,將陰莖插進阿餘嘴巴。

  「現在還覺得很髒吧﹖結果還是要給我舔它!」我說,補回剛才阿餘不肯的口交。這次是我第一次參與多人性交,我幹著阿餘的嘴巴,讓她把我整根陰莖都含下去,而對麵的男人則繼續幹著阿餘的下身。我們一時各自幹著兩邊,一時配合著各人動作,例如每當男人用力插進阿餘陰道的時候,我就讓阿餘深深的含住我的陰莖。男人不斷加快抽插的速度,讓阿餘的身體整個都被搖動著。我命令阿餘用舌頭好好舔著我的陰莖,不時又要她含住。

這個三人連體的情境維持了十多分鍾,我先告棄權,在阿餘嘴裏發射出第二發精液。我命令阿餘將一半精液吐在自己手上,然後抹上自己臉上,另一半精液則讓她自行吞掉。阿餘被我羞辱著,眼裏滿是淚水。

  「你這家夥真是變態!不過我喜歡。」男人笑道,身下的動作依舊用力,讓我不得不佩服他。用力的動作讓阿餘自痛楚中開始感到了快感,嘴裏不知是慘叫還是呻吟。

  「啊……嗯……呀呀……」阿餘趴在桌上被男人狠狠幹著,嘴裏不停發出呻吟聲。正當我開始擔心一件事的時候,男人終於大喝一聲,然後用手環抱著阿餘的肚子,緩緩擺動著屁股。而阿餘則是不停扭動想要擺脫男人。

  「嗯……」阿餘被體內的溫暖液體弄得一陣舒適,卻又想到了自己可能因此成孕,臉上露出了一種羞恥絕望的神色。男人發射良久,陰莖久未拔出。一直維持了兩分鍾,才看到男人將依然硬挺的陰莖從阿餘的肉縫中抽出。被撐開的陰唇一時間未完全合上,露出的小黑洞緩緩流出一些透明的液體……難道那些不是精液﹖

  這次阿餘真的沒有氣力了,一直躺在桌上喘氣,也許因為以為自己肉縫流出的是精液而絕望。我悄悄從窗簾後拿出了一部正在運作的攝錄機(還好電池還未用盡),對桌上的阿餘拍了幾個用作結尾的大特寫。阿餘發現自己的行為原來一直被拍下來,再一次被打擊,傷心地哭起來。

  「你們到底想怎樣……嗚……」阿餘問道,男人走到阿餘身旁,脫掉她雙手的皮帶。他替阿餘穿回了內褲,任由依然倒流出來的透明精液將內褲沾濕。

  「小女孩怎麼那麼怕﹖我不會讓你懷孕,要是被發現的話我的罪名可是不輕。我才不會冒那種險。給我把這粒藥丸吞下去。」男人將一粒藥丸放到阿餘嘴裏。

  「千萬別要想揭發我們的事,別忘了剛才的事都拍攝下來了。」我說。

  男人帶著我們悄悄的走到校園門前,我不禁再望阿餘一眼,她不但滿頭淩亂,而且一些透明液體還沿住她的小腿流下來。我跟男人吩咐阿餘快回家,並站在校門目送她離開。

  「小子你也回家吧。今天的事記得保密,也不要忘記弄一隻光盤給我——那些片段。」男人說,手指一指我手中的攝錄機。

  「是的。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我問。

  「她吃的那種藥丸真的有用﹖還是……」我問,暗想這問題會否讓他不高興。

  「當然有用,不過那粒丸是為了你安全著想的。我那話兒早就不行了,所以才不怕讓她懷孕。」男人答道,轉身就回到校園。此時我才第一次留意他身上穿著的是校工的襯衣。一個風紀、球員跟一個校工身處一間幹淨得很的雜物房,又是一個奇怪的畫麵。

  我望一望男人的背影,然後轉身離開校園。心想要是有機會再遇到這種事的話,也要找他幫忙。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