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的第一次給了哥哥

「今天爸媽都去出差不在家呢…」

我自言自語著打開了家門。客廳的燈是亮著的,不用說也知道,那一定是我最喜歡的哥哥。「…我回來了…」

可是實在沒心情和哥哥打招呼呢…「小晞,回來了啊!吃過飯了嗎?」

哥哥微笑著回應我。「…嗯。」

「怎麼那麼沒精神?發生什麼事了嗎?」

「…」

「…」

「…」

「…可以說給哥哥聽嗎?」

哥哥用平常那樣溫柔的語氣對我說著。眼淚立馬忍不住了,我撲到了哥哥懷裡。「…嗚嗚…」

「小傻瓜,怎麼了?跟哥哥說一下吧!」

哥哥溫柔的撫摸著我的頭安慰著我。過了不久,淚水在哥哥的安慰下止住了。「…哥哥,是這樣的…」

今天硬是被我的兩個好朋友拖去電影院看了恐怖片,害我在走回家的途中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就心跳加速,基本上後來根本是用跑的跑回家。哥哥聽我說完後,輕輕的摸著我的頭,「現在不怕了喔,恐怖的東西快走開!」

這魔法般的咒語,讓我的恐懼感頓時消失。小時候哥哥也常常用這句話安撫我,久而久之我只要聽到這句話我自然而然會忘記恐懼。「好啦,現在不怕了喔!還沒洗澡吧?先去洗吧!我去幫小晞放熱水,東西先拿回房間放吧!」

「嗯!」

「哥哥…」

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無意識的叫了哥哥。「好吧!今天爸媽也不在…」

我走向衣櫥,翻開被我刻意藏在最下面的決勝內衣褲。說是決勝內衣其實也不是什麼情趣內衣,只是件黑色有斑點的布料較少的胸罩而已。自從國二買了這件之後從來沒用過,打算長大之後把第一次獻給哥哥的時候穿,而現在,就是那個時候。

對了,忘了介紹了。我的哥哥,時崎夏彥,今年19歲的普通大學生,學校離家不遠,所以還是住在家裡。父母出差去了,有遇到再介紹給你們認識。至於我呢…時崎雪晞,今年16歲。認識的人都叫我小晞。

相貌我自認算中上,有著一頭烏黑的秀髮,在學校表現的氣質出眾,老師同學們都很親近我,更不用提那一打開鞋櫃就會出現的幾封情書。三圍是…不對我為什麼要講這個///////總之,我把要換的衣服和決勝內衣褲帶了下去。

「啊,小晞我幫妳放好熱水了,沖澡完就可以直接泡進去了。」

一看到我,哥哥馬上從浴室出來,但是,我擋住了浴室的門。「嗯?小晞妳怎麼了?哥哥要出去。」

「…洗。」

「什麼…?抱歉太小聲了哥哥沒聽清楚!」

「哥哥陪我一起洗啦!!」

我低著頭大喊了出來,臉應該超紅的吧…「…嗯…哥哥剛剛好像聽…」

「我說…哥哥陪我一起洗啦…我好害怕…」

直接打斷哥哥的話,後面還補了一句真心話。「…不行。」

「為什麼不行?」

「我們是兄妹啊!」

「就因為是兄妹所以沒關係吧,小時候不是都在一起洗的嗎?」

「那是小時候,現在不一樣了…」

「哪裡不一樣了?我們還不是兄妹嗎?」

「…就…就是那個…」

「難道哥哥對我有什麼非分之想所以才不敢?」

我說著還作勢遮了一下胸部。「…什…才沒有!只是那個……嗯…長大了嘛…」

第一次看見哥哥講話結巴的樣子,我內心不禁偷笑了起來,但表面還是得裝樣子。「既然不會有什麼不良的想法那就好了吧!陪 • 我 • 一 • 起 • 洗!!」

「…」

「…?」

「…好啦…真是的,說不過妳…」

耶!!糟糕差點就表現出來了,要忍住忍住!「…不過,哥哥只能背對著小晞喔,不然就不陪小晞洗了!」

「嗯!」

當了那麼多年的兄妹,我知道不能再要求更多了…不過,一想到可以和哥哥一起洗澡我就好開心!但是…將洗髮精在手上沾勻,塗抹在頭髮上,細心的搓著每一寸髮絲,這種事…「…應該要哥哥幫我做的啊…唉。」

我嘆了一口氣,回頭望向完全背對著我而且根本就是拿個板凳坐在門前面離我好遠的哥哥,「…真是的…連衣服也不脫…真的只是背對我而已啊…」

一想到這裡我真的忍不住了,頭髮隨便搓一搓沖一沖打算去找哥哥講話的時候,沖下來洗髮精跑到了眼睛裡,「啊…好痛…」

我不禁大聲叫了出來,到底是誰買薄荷味的洗髮精的啊…「小晞趕快洗一洗別玩了喔!」

哥哥仍然背對著我說。「嗚…可是…好痛…」

「怎麼了?」

「洗髮精跑到眼睛裡了…」

「真是的,趕快用水沖一沖啊…」

「我不要!我要哥哥幫…嗚好痛…」

「真是的別任性了!」

雖然嘴上那麼說,但哥哥還是急急忙忙跑過來拿起蓮蓬頭幫我沖掉。「有沒有怎麼樣?讓哥哥看看!」

「還是好痛…」

雖然因刺痛而睜不開眼睛,但我依稀感覺到哥哥擔心的視線,還有哥哥雙手托著我的臉頰看著我……等等!!我猛然地睜開仍刺痛著的眼睛,發現哥哥…正在不到幾十公分的地方擔心的看著我。我的臉頰瞬間紅了起來,這…這不就是那個…接…接吻的準備動作嗎?我下意識的把嘴唇嘟起來,但哥哥卻在這時放開了手並退了一步。「嗯…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不過小晞妳臉好紅喔怎麼了嗎?」

「我…我…」

這時,我疼痛感剛消失的眼睛注意到哥哥的眼神不規則的漂移著。「哥哥…你真的對妹妹的身體有非分之想呢。」

「什…什麼啊!我才沒有,只是幫小晞沖掉洗髮精的時候…」

「嗯…?」

「…沒事啦!哥哥先出去了!」

哼!真是不誠實的哥哥呢!沒關係,反正今天我一定要…「…呀啊?!」

「哇啊?!」

我準備朝哥哥走進一步的時候,一個重心不穩跌到了哥哥懷裡,沒想到哥哥因為浴室濕滑使不上力,也向後倒了下去。「…痛死我了…小晞你沒受傷吧?唔?!」

可能是上天的眷顧吧,我比哥哥早一步坐起身來,而且姿勢是完美的騎乘位。看到哥哥那樣慌張的反應,我決定要趁這個時候完成我的計畫。「哥哥好色呢,看到妹妹的身體這麼快就站起來了呢!」

「…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也沒感覺到…」

哥哥閉著眼像是催眠一樣的默念著咒語,想藉此分散注意力。但是…我會這麼簡單就放過哥哥嗎?於是我稍微後退一點,猛然的把哥哥的褲子和內褲一起脫下,「哇啊?!小晞你在做什麼?!」

「喵啊?!這…這是哥哥的…?」

好久沒見過的肉棒,大概是小時候看見的四、五倍長吧,粗壯的肉棒上還有很明顯的血管輪廓跳動著。「等…等一下,小晞不要鬧了!」

「哼,明明都對妹妹的身體發情了怎麼還這麼不老實,看我怎麼教訓哥哥!」

我握住根部,用舌頭緩緩的舔舐著周圍,偶爾探入了聽說這樣會很舒服的馬眼。粗壯的肉棒隨著我的舔舐的節奏跳動著。「小晞快放開別鬧了!」

哥哥馬上起身想要把我推開,但他的肉棒可是在我手裡呢!我是不會這麼簡單就放手的!「我才…嗯啾…不要!哥哥…啾…明明都有反應了…噗啾…就在今天完成…啾…自古以來兄妹都要進行的儀式…啾…吧!」

雖然平常有拿香蕉什麼的練習過了,可是實際操作起來還是很難呢…讓整個肉棒都沾滿屬於我的唾液後,我將整根含進了嘴裡。「自古以來兄妹都不會這麼…做啦!妳是我妹我們不能這樣!」

哥哥這次用力使勁終於把我推開,把褲子穿好。我則是在一邊啜泣。「…嗚…嗚嗚…」

「小傻瓜,我們是兄妹,不可以做這種事的知道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從小就喜歡著哥哥了,想長大後當哥哥一輩子的新娘子,想讓哥哥給…給我第一次啊!嗚…」

「…哥哥和我說交了女朋友,出去玩了三天。那時候我難過到吃不下飯,餓了兩天兩夜昏倒了爸媽才強灌我吃的哥哥你知道嗎!嗚嗚…」

「…為什麼都不告訴我…」

「我跟爸媽講說不要講的…怕哥哥擔心而不能好好玩的啊…嗚…」

「…聽到哥哥分手了的消息我本來很開心的,可是看到哥哥那樣消沉我真的很痛…」

「…然後哥哥現在好不容易恢復了…卻對我還是這樣…不能把我當成異性來看待嗎?」

哥哥沉默了許久。「…對不起。」

「嗚…算了,都是小晞在做白日夢,這種事情本來就是不該在兄妹身上發生…哥哥對不起。」

我失落的起身,把浴巾披在身上,往浴室外走出。順便把衣服帶回房間,躺在床上一個人哭了。過了不久。叩叩。「小晞…」

叩叩。我想了很久,等到眼淚流乾了後打開了門。哥哥已經不在了。但地板上放了什麼東西。我撿了起來看,是一張小紙條。—————我在房間等妳。站在哥哥房門前許久,一直不知道要不要敲門。剛剛換上決勝內衣和套了一件睡衣在外面後,我就站在這裡了。

雖然哥哥房間就在隔壁,但感覺走到這裡花了好長一段時間。這時,門自己打開了。正確來說是哥哥打開了門。看到我之後對著我笑了一下。「進來吧!」

跟小時候看到的房間配置幾乎沒什麼變,我到底多久沒有進來哥哥房間了呢…「我想了一下,覺得還是要向小晞道歉…對不起…害妳這麼痛苦。」

「…沒什麼…什麼都好…無所謂了。如果只是要講這樣我就先回去了,哥哥晚安。」

「所以…哥哥決定了…」

哥哥朝我走了過來。「嗚嗯?!」

直接給了我一個很深很深的吻。腦袋一片空白。只依稀記得舌頭交纏,哥哥貪婪的吸取著我的唾液,整個主導權都被哥哥佔去了。吻到快不能呼吸後,哥哥終於輕輕推開了我。一道銀白的絲線連著我們的唇。看到這景象後,我的臉頰通紅,呼吸突然急促了起來。

直到現在,我的腦袋終於運轉了起來,理解了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哥哥他…吻了我…「…哥哥?!你…你…我…」

「嗯?剛剛好像有人很想要呢?如果不要就算了~」

「等、等一下啦!哥哥…那個…」

「嗯?」

「…要…」

「什麼呢?」

「我、我想、想要…哥哥侵犯我…啦!」

這時,我好像聽到了房門鎖上的聲音。「嗯?小晞你說什麼呢?」

哥哥用眼神暗示著我來演戲,小時候常常這樣玩,我當然駕輕就熟。於是我配合著哥哥,往床那裡靠過去。「你…你想做什麼?我們是兄妹啊!」

「呵呵…自古以來,兄妹之間都有一件事必須完成呢!」

「才…才沒有這種事,你…你再靠過來我要大叫囉!」

「叫吧,儘管叫吧!窗戶隔音效果很好的,家裡也沒有人,妳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妳的哈哈哈哈!」

我剛好在這時順著床緩緩躺了下來,哥哥也趁這時壓到了我的身上。「呀~救命啊哥哥要侵犯我了~」

我們兩人相視而笑了。哥哥溫柔的把我粉紅色的睡衣脫了下來,露出了我的決勝內衣。「剛剛看還覺得沒那麼大,現在仔細看一下…小晞的身材還真不錯呢!」

「臭哥哥,你剛剛真的看到了嘛!」

我用粉拳輕輕搥打著哥哥的胸膛。「呵呵,看到了又怎麼樣?反正…」

哥哥的雙手環到我背後,輕輕的解開扣子,我配合著哥哥讓他幫我脫掉胸罩。這時,哥哥的唇靠近著我,我那早已等不及的嘴唇也迎了上去,雙唇緊緊貼著。

我笨拙的把舌頭伸出,想要接近哥哥,沒想到哥哥的舌頭每次都輕輕碰觸到就閃了開來,我一直都沒辦法纏上哥哥,正當我退縮的時候,哥哥順勢把舌頭滑進了我的口腔,並和我交纏在一起,貪婪的交換著對方的唾液。

哥哥的手指也沒閒著,以外圈向上內圈向下的方式繞著我的乳房畫圈,偶爾輕輕的捏著周圍,讓我下腹部那裡開始有感覺了。兩個敏感的地方被猛攻,我的呼吸很快就變的急促起來,快要吸不到空氣時雙唇就突然分開,又突然合而為一,一連幾次我的意識早已模糊不清,哥哥在這時才放過了我的嘴唇。「呼…呼啊…哥哥等一下…不要再弄我的胸部了…嗯哼~不…呼哈…不對別用了…我…我快不行了…」

「反對無效喔,小晞自己說要的呢~」

哥哥這次換了個方式,整個手掌包上了我的胸部,專門進攻我那早已充滿血凸起的乳頭,時而輕捏時而繞圈,時而同時輕輕拉起,搞的我嬌喘不斷。「嗯哼…啊嗯…要…要去了啊啊啊啊啊…」

我的背部弓起,那對小兔緊緊的貼在哥哥胸前,哥哥弄的方法讓我撐不到一下子就高潮了。還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意識模糊不清時,感覺到哥哥一手玩著我的那對小兔,另一隻手卻伸到了我最敏感的部位。「小褲褲都濕掉了呢~讓哥哥幫妳換下來吧!」

現在完全沒有抵抗能力的我輕易的就被哥哥把內褲脫了下來。「嗯…上面的唇吻完了,接著是下面的唇囉~」

哥哥說完後就將我癱軟的雙腳打開,用手輕輕的把我的陰唇打開再合上,偶爾擺弄著我的小荳子,接著就把整個頭埋到我的雙腳中,用舌頭吸吮著我的唇,敏感的身體馬上又有了感覺,「不…不要…又、又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從唇中噴出的蜜液一部分噴到了哥哥臉上,其他的都被哥哥張開的嘴巴全部吸收了。「呼…呼嗯…呼哈…哥哥…」

意識朦朧不清的我輕聲的叫了哥哥。「想要了?」

剛把我的蜜液吸取完的哥哥,抬起頭笑著看著我,而我則是紅著臉回應了。「…嗯。」

「嗯什麼?」

「壞哥哥…我想要了…」

「我沒聽清楚呢~」

「我…我想要哥哥啦!!」

我那早已通紅的臉現在一定更紅了吧…頭腦好熱…又再次看到了哥哥的肉棒,剛剛調戲我也使他的肉棒更加粗壯了。我現在跨坐在哥哥的大腿上,兩個人都處於完全赤裸的狀態,胸前那對小兔緊緊貼著哥哥,一想到馬上就要給獻給哥哥,我的心情就好興奮又好緊張。「真的要嗎?」

哥哥再問了我一次。「嗯!」

我傳達給哥哥的眼神不含半點虛假。「那…」

哥哥就這樣把我推倒,把我的雙腳張開到最方便他行動的角度,然後將肉棒貼近了我的陰唇,並用肉棒磨蹭著周圍。跟按摩棒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刺激著我,又使我流出了更多的蜜液。「嗚嗯~哥哥快…快點放進來啦!」

哥哥不停磨蹭著的肉棒終於緩緩的放了進來,第一次被探索的蜜穴慢慢的被撐開,終於,碰到了我的處女膜。「小晞還是處女…嗎?」

「對…對啦…雖然有買那個…按、按摩棒,可、可是只有在外面弄而已…我、我決定我的第一次一定、一定要給哥哥…這樣啦///////」

哥哥聽著我說話,害羞的笑了。然後…「可能有點痛所以…」

「沒關係的,小晞會忍耐住的!」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我的身體卻微微抖了起來。似乎是察覺到了,哥哥又貼近吻了我,試圖緩解我的不安,被哥哥那靈活的舌頭弄的興奮起來的我終於不再顫抖了。這時,哥哥終於才往前進了一步。本來想看看自己失去處女膜的那瞬間,可是那刺痛感讓我差點暈了過去。哥哥緩緩的動作,想讓我的痛苦感減到最低,過了一下子疼痛感消失後我示意哥哥可以繼續了,不過哥哥擔心的看著我,「小晞妳出了好多汗呢…沒事嗎?」

「嗯!哥哥快點繼續吧!」

聽到了我的話語,哥哥又繼續動了起來,終於插到了最深處,灼熱感和陰唇緊緊擠壓著肉棒的舒服感同時刺激著我,「啊啊…」

我不禁叫了出來。哥哥先把肉棒完全拔了出來,處女血順著肉棒流了出來滴到了哥哥的被子上,我看著我的血,滿足的笑了。「滴到被子上了呢…沒關係嗎?」

「明天再去洗就好,現在就不要想這個了…」

「…然後哥哥真的忍不住了…我要再一次囉!」

「哥哥…快點插小晞…讓小晞爽上天吧…」

我刻意模仿的之前看過的(色情)小說,自己說出口的感覺真的好害羞呢…哥哥聽到了之後,還沒等我說完便用力的插進了我,快速的動了起來,在深處快速的前後小範圍擺動,讓我舒服到忍不住大聲嬌喘了起來。「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唔…」

我連忙按住自己的嘴巴,現在還不到10點,如果被鄰居聽到了就糟糕了!可是哥哥這樣動實在讓我興奮不已,然後很快地,「又…又要去了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緊緊的抓住身後的棉被,背部又再次弓起,而且這次陰道收縮時還有肉棒的刺激,緊緊把肉棒吸住的感覺讓我舒服到幾近暈厥。哥哥也拚命的忍耐住射出來的衝動,在我高潮完渾身無力的時候將我抱起,以火車便當的姿勢用力的抽插著我,「啊啊啊啊嗯…」

高潮後又受到這種刺激真的使我完全意識不清,「哥哥快幹我,小晞好舒服啊啊啊啊!」

現在只剩本能維持著我不至於掉下去。「哥哥快要射了…可以射在小晞裡面嗎…?」

「把全部都給小晞,小晞要幫哥哥再生一個妹妹啊啊啊啊啊嗯嗯~」

又重複了幾次猛烈的抽插之後,哥哥頂著我把他的精華全部射入了我的子宮,下腹部的突然灼熱感和再一次高潮的感覺讓我整個人暈了過去,只勉強記得哥哥大概噴射了半分鐘,和早就滿溢出來的白濁順著我的屁股滴下的感覺。意識就此中斷。當我迷迷糊糊的醒來的時候,發現哥哥在我面前擔心的看著我。「嗚嗯…哥哥?你怎麼在這裡?我睡了多久?」

「小晞你終於醒了…妳暈了大概半小時吧,真是的嚇死哥哥了。」

我這才想到,剛剛我太舒服而暈過去的畫面,臉又再次紅了起來。「嗯…我沒事了!然後哥哥那個…可以繼續嗎////////?」

哥哥顯然又嚇了一跳,但還是答應了我的要求。「那…這次去我的房間吧!」

我提議。我先回到了房間,從鎖著的抽屜最深處拿出了一罐小藥瓶,小心的把它打開,先吞了其中一顆,然後小心的收了起來。「哥哥可以進來了!」

我朝著門大喊,只穿著一件內褲的哥哥走了進來,「哥哥坐去床上吧~」

我一絲不掛的看著哥哥。「嗯…喔!」

哥哥的視線還是漂移著呢。我靠著哥哥,在床上坐了下來。開始聊了一些瑣碎的事,等到過了幾分鐘,感覺下面已經濕透,淫液不停的分泌出來,藥效發揮了作用後,「哥哥我們開☆始吧!」

「小晞怎麼感覺從剛才開始妳就怪怪的了?」

「嗯?沒有啊~哥哥快躺下去啦!」

我用力的把哥哥推到躺平,直接把哥哥的內褲脫掉,開始幫哥哥口交,有了剛才的經驗,我大概知道要怎麼樣讓哥哥舒服了,一下子就把哥哥的肉棒弄的又挺又濕。哥哥似乎覺得這樣不夠,把我倒轉了過來,讓我那早已濕潤的陰唇對著哥哥的嘴唇並吸吮了起來。「嗯啾…哈啊啊啊…啾…嗯哼嗯嗯嗯…噗啾…」

邊幫哥哥口交邊被哥哥舔著下面,讓我的蜜液愈來愈多,哥哥倒是一點不剩的把它們喝光了。接著我又嘗試幫哥哥乳交,用力的把哥哥的肉棒吞進我的乳房,哥哥的肉棒時不時就用力跳動了一下,就這樣口交和乳交交替,不到十分鐘哥哥就屈服了,雖然中間我也高潮了兩三次就是了…哥哥的舌頭真的好靈活呢。「小晞,哥哥要射了。」

「嗯啾…哥哥都給我,把全部都給小晞!」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嘴裡一股腥味傳來,但我知道這是哥哥的精華,所以把哥哥一次又一次射出的量全喝下去,但實在是太多了,有少部分順著肉棒滴了下去。解決了嘴裡全部的精華後,我又含住了哥哥的肉棒,想要把最後一絲一毫的精液都榨取出來,順便把剛剛滴出來的全都喝下去。「謝謝哥哥的果汁呢~」

我起身跨坐在哥哥身上,把連續兩次大量射精而有點軟下去的肉棒插進了我那仍然流汁的淫穴,雖然有淫液的潤滑,但初經人事的小穴仍然緊緊吸著那肉棒,然後我開始上下動了起來,「哈啊啊啊啊啊~哥哥人家好爽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次又一次撞擊哥哥腹部的聲音讓我又更興奮了!「小、小晞又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又再一次的高潮。不過相比高潮後的無力感,本能驅使著我繼續上下運動,那早已恢復雄風的肉棒繼續頂著我的最深處,收縮的陰道對肉棒絲毫不造成影響,仍是啪啪啪的抽插著我。「小晞,妳剛剛有吃藥對吧?」

「嗚嗯~才沒有呢!」

「剛剛哥哥有從房門空隙看到了喔。」

「看到就看到嘛~難道哥哥就這麼想繼續幹我嗎?呵呵~」

我對哥哥拋了個媚眼。「是啊!哥哥要好好教訓一下妳這個不聽話又淫蕩的妹妹呢!」

說完哥哥就起身把我推倒,用和剛才在他房間一樣的姿勢繼續抽插著我。「嗯哼~好舒服啊!哥哥再多插我一點再多幹我一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已經數不清我今天是第幾次高潮了,只依稀感覺到我的床單早已充滿了我的淫液,最後一次高潮後,哥哥啪啪啪啪的抽插我幾次之後,將他那應該是稀釋很多但量不變的精華完全的注入我身體裡面,然後終於累攤的我們保持著這個動作,沉入了深深的夢鄉。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家庭性福
來訪的姐姐
墮落學園
媽媽是頭大奶牛
人妻我和美少婦的故事
玉奴記
狂亂一家人
性開放的世界
溫柔的表妹難忘的調教
超極禁忌

熱門小說:
射精瞬間(一定要看到最後)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