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場舞會回來之後,阿賓和鈺慧因為各自有秘密瞞著對方,當然就都避免去談起那一天的事情。倆人依然甜蜜的天天約會,又過了幾週,便開始了期中考。

鈺慧擔心課業,又不願見不到阿賓,索性便把約會的場所改到圖書館,期中考的整個星期當中,他們每天都一起泡在圖書館裡面K書。

這一天晚上,阿賓已經都考完了,鈺慧卻還有兩科要考,所以他陪著筱雲在館裡看書。過了一會兒,阿賓覺得無聊,於是他讓筱雲留在閱覽室繼續準備功課,自己走進藏書間,想找點小說來看。

他沿著書架,漫無目的隨便亂翻,不知不覺走到藏書間的最深處,這裡有個轉角,阿賓心不在焉,走過轉角,「碰!」的一下,和人撞個正著,那人正好捧著一大疊書,自然也散落一地。

阿賓一看,原來是圖書館的女職員,大家都叫她「吳姐」。這吳姐圓圓潤潤的,有點兒福態,削蓄著短髮,臉蛋白淨,淡施脂粉,衣著十分保守,平時對人和藹可親,總是笑容可掬的。

阿賓連聲道歉,蹲下來幫她檢拾書本,吳姐還是很客氣的道謝。

吳姐今天穿著圓領白襯衫,一件女西裝外套,到膝的淑女裙,文員的打扮。

那厚薄大小不一的書本,散滿在地面,阿賓和她不停的挪動身體去搆拾,有時雙腳蹲姿變換,阿賓忽然窺見她肥白的兩條大腿,和深處陰暗的神秘地帶,肥突突脹卜卜的,白色內褲有一點蕾絲的

邊,褲子上顯現出黑黑的一大片影子,當然是陰毛。

阿賓心想,吳姐日常服裝算是保守,內褲反而卻穿得時髦。於是故意蹲到她的前方,手上假意收拾,眼睛藉機盯著她的裙底世界。像吳姐這樣熟透了的女人,雪白的腿肉配合飽滿的陰阜,雖然有那三角褲來包裹阻擋著,卻反而更增誘惑與吸引力,阿賓感到雞巴在蠢蠢欲動。

吳姐渾然不知底下春光外洩,繼續撿拾著圖書,沒有注意到阿賓這大色狼貪婪的眼光。不一會兒,都收疊完成了,阿賓假裝好意說:「吳姐,妳怎麼一個人搬這麼多書,要到哪裡去呢?我幫妳搬一些好了。」

學校裡頭那麼多學生,其實吳姐也不認識阿賓,不過那堆書是真的不少,便說:「我要搬到三樓去的,麻煩你幫我捧一半好了,謝謝你。」阿賓和吳姐各抱起一份書堆,他跟在吳姐後面,慢慢爬著階梯。他看見吳姐搖曳的臀部,忽然發覺,這位長相平凡的少婦,其實還頗有風韻。

首先他注意到的是,她因上樓梯而蹶起的屁股,圓圓滾滾的,看起來相當有彈性,尤其被淑女裙窄窄的緊裹住,走動時還左右的晃動著,三角褲的痕跡因此清晰可見。小腿肚所露出來的部份,雖然肥肥的比較有肉,但是白白細細的皮膚,卻還頗富有線條感,一看就知道是尊養處優的婦人。阿賓剛才在樓下偷窺到她三角褲的時候,就發現吳姐並沒有穿褲襪,所以現在看見吳姐白嫩光滑的小腿,他突然有一種想要握一握的衝動。

上到三樓,進入一間藏書室,不曉得是不是沒有空調的關係,裡面非常悶熱。阿賓將書放在工作桌上,看見除了搬來的部份之外,還有其他的一大堆,不禁好奇的問:「吳姐,這麼多書作什麼啊?」

「都是今天的還書,要歸架的啊!」

「這麼多啊!」

「是啊,」吳姐一邊脫下外套掛在旁邊的椅背上,一邊已經動起手來:「我得先把它麼分回原類,才好歸架。」

阿賓看見吳姐除下外套後,飽滿的胸脯頂得白襯衫像要脹裂了一般,尤其前胸的襟扣更似要繃掉了的樣子,扣縫中看見內襯和胸罩所包裹不完的白肉,雞巴不自主的又舉了起來,在褲檔中一跳一跳的。

這時他不想走了,連忙說:「吳姐,反正我現在沒事,妳教我怎麼分類,我來幫妳罷。」

吳姐很是高興,就走過來他身邊告訴她分類的原則,和怎麼去認書皮上的貼籤。阿賓聞到她身上的味道,不是香水味,而真的是肉的香味。他一邊聽著,室內實在太悶,倆人額上都出現了汗珠。

阿賓明白了分類的原則之後,也動手開始收拾,但是實在太熱了,他便脫下了外衣,只賸一件無袖背心。吳姐當然不能脫掉襯衫,但是汗珠逐漸濕透布料,白襯衫有一點透明的感覺。阿賓故意在她身邊挨挨蹭蹭的,其實她也歡迎年輕男孩在身旁陪伴,倆個人一邊收書一邊談話,除了悶熱之外,還滿愉快的。

又作了一會兒,大概已經分好了一半,吳姐說:「好熱啊!休息一下,我倒杯水給你喝。」

她端來了兩杯水,遞過一杯給阿賓喝。阿賓這次看見吳姐的前面,全部被汗所濕透,衣服緊貼在兩團肉球上,與透明沒有兩樣。

阿賓貪心的盯著,吳姐好像發現了,不好意思的連忙背轉過身。阿賓知到這層樓除了他們之外都沒有其他人,忽然色膽包天,上前一把從背後抱住吳姐,雙手捧住她的胸部,就揉起來。

吳姐大吃一驚,一時慌亂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就低聲喝罵他:

「你..你幹什麼?快住手!」

阿賓怎麼可能住手,將吳姐身體翻轉過來,緊緊的抱住,還吻上了她的厚唇。吳姐掙他不脫,又被他吻著,他的舌頭又伸過來試圖撬開她的牙齒,她一個不透氣,嘴兒張開,舌頭就被她擄獲了。阿賓又吸又吮,吻得吳姐意亂情迷。

吳姐因為長相普通,年輕時也沒有多少男孩子追,第一個男朋友就是現在的老公,她結婚以後雖然還沒曾生育,身材卻略為發福,連老公都對她顯得興趣缺缺。而現卻被別的年輕男孩子又抱又吻的,不由得失去了抵抗的力氣,身體軟癱下來。

阿賓將她放倒在工作桌上,嘴巴仍然吻著她的嘴,手上又去揉她的乳房,吳姐這對豐滿的乳房,是他目前為止摸過最大的一雙。

對吳姐而言,自從少女時代起,因為外表不搶眼,這兩顆肉球就成為她唯一感到驕傲的地方,自己平時也會去疼愛它們,因此非常敏感。最近工作忙,老公又不常和自己親近,現在突然被阿賓摸索著,也產生了微妙的感覺。

阿賓雙手在柔軟的肥奶上揉動著,並且逐漸解開了吳姐襯衫的鈕扣,吳姐正被他吻得媚眼含醉,管不了他的雙手,阿賓往襯衫裡伸進去,只摸著一半肉,吳姐除了胸罩之外,還穿著襯裙,他受到了阻礙,也不再去脫它們,直接將胸罩和襯裙都向下扯偏開來,兩顆大乳就突然彈跳出來了。阿賓連忙用雙手接住,在軟肉上輕輕的、有節奏的揉著,還以掌心將乳頭不停的劃圓,那乳頭很快的就脹硬起來,突出在肉球的頂端。

阿賓低下頭來,看見吳姐的乳頭像話梅一樣大小,圓圓深褐色的乳暈,於是張嘴含住了一顆,輕啜起來。他還不停的用齒尖和舌尖對乳頭又咬又逗,過一會兒,他又換過另外一顆如法泡製,吃得吳姐有氣無力,躺在桌上直喘個不停。

一邊吃著,阿賓空出一隻手來,往吳姐的腰間摸索著。吳姐因為過於豐滿,腰和小腹也都頗有餘肉,阿賓未曾摸過這麼肥的腰身,覺得新鮮,有趣的到處探著。吳姐被她摸的發癢,忍不住輕抖起來。後來,阿賓的手找到了吳姐裙頭的拉鍊,便輕輕拉下,很容易就將裙子褪下來了。

裙子脫下之後,阿賓不再去吃乳頭,站起身來,仔細的看著吳姐的身體。她現在上身半裸,下身只賸下三角褲,阿賓方才在樓下就窺見了這條褲子,現在更看得真切。隱約而現的旺盛毛髮,肥美的陰戶高高脹起,阿賓伸指一摸,果然溢滿淫水。

吳姐被他看的渾身發熱,又不願掙扎,只得摀住臉龐,任他擺佈。阿賓先是在她陰戶外又嗅又吻的,可是覺得三角褲礙事,便將它脫了下來,然後蹲身躦到吳姐兩腿之間,吳姐的陰戶就一覽無遺了。

吳姐的陰毛又多又長,整個陰阜週遭都長滿了毛,大陰唇又肥又厚,小陰唇特別發達,薄薄兩塊粉紅色肉片連大陰唇都包裹不住,伸長到外面來了。肉縫中淫水糢糊,陰核微微的露出頂端出來,阿賓用食指輕輕的在上面觸摸,吳姐震了一下,水流得更多了。阿賓將指頭在肉縫上下來回溫柔的劃動,吳姐雪白的大腿便不停的顫抖,肉縫不自主的張開來。

阿賓的指頭趁機侵入,感覺到吳姐陰道里面的皺紋,他勾動指尖,吳姐忍不住哼出聲來:「嗯..嗯..輕..啊..」

他見吳姐有反應,知道找到了要害,於是加重指上的動作,而且還用手指抽插起來。吳姐被指頭插的美在心頭,媚眼緊閉,櫻唇微張,臉上帶著呆滯的笑意,泛得通紅。阿賓除了食指之外,中指也加入戰局,吳姐承受不了,「啊..」的一聲長嘆,阿賓覺的掌心一陣溫濕,原來是洩出的浪水噴滿他的手掌。

阿賓乘勝追擊,抽出手指,蹲低身來,舔上了陰戶。吳姐感受到一股溫暖柔滑的美妙感觸從下體傳來,以往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感覺,不禁好奇的張開眼睛,一看原來是阿賓用舌頭在舔她。吳姐只和老公作過愛,而老公從來不曾這樣子對她,這實在太美了,她重新閉上眼睛,鼻息沉重,臉上笑得更騷媚了。

阿賓的舌頭靈活的在陰唇上舔動,還不時對敏感的陰蒂施加壓力,吳姐第一次被男人這樣溫柔疼愛,美得直哼:「嗯..唔..」

阿賓用舌頭不夠,手指頭又回來了。食指再次挖開陰戶口,蠕蠕地逐漸鑽進肉縫當中,吳姐浪水直流,臀部不自覺擺動起來,阿賓突然發狠,指頭快速抽動,舌尖只繞著陰蒂磨動,吳姐哪裡受得住這樣玩弄,一邊噴著淫水,一邊放聲叫起來:

「啊..啊..輕一點..啊..哦..好舒服哦..天啊..唉喲..真好..啊呀..輕..哦..好好..我..又..啊..來了..來了..」

她淫水不斷的噴出,陰道陣陣緊縮,渾身大顫不停,又高潮了。阿賓放開她,站起身來,吳姐軟仰在工作桌上直喘氣。他從容的解開自己的衣物,再將吳姐賸下的襯裙與胸罩都脫掉,兩個人都赤裸裸的,他俯下身正面摟住吳姐,吳姐依然閉著眼不敢看他。他也不多說,嘴上輕吻她的嘴唇、雙頰和耳垂,大雞巴抵住陰道口,不住的磨動。

吳姐仰躺的姿勢本來就門戶大開,現在下體又滿是淫水,大雞巴在門口挑逗著讓她頗不是滋味,不免扭動屁股,暗示對雞巴的歡迎。阿賓卻視若無睹,繼續只讓龜頭在陰唇上點著,吳姐只好由搖動變成迎挺,希望能將雞巴吃進去,阿賓卻偏偏在她上挺時跟著退後,吳姐忍耐不了,就在他耳邊輕聲求道:「插我..」

「甚麼..」

「插我嘛..」

阿賓聽她求得淫蕩,屁股一挺,大龜頭就進去了。吳姐覺的無比的充實,喉頭「啊..」的發出滿足的聲音。阿賓繼續深入,抵到了花心,吳姐更是美得四肢緊緊纏抱住他,哭泣似的囈語不斷。等阿賓把雞巴全插進穴裡,吳姐這才吃驚起來,張開眼睛看著他說:「哇..你..好長啊!」

阿賓已經開始抽動,問:「喜歡嗎?」

吳姐又再摟緊他,高興的說:「喜歡,喜歡死了!」

吳姐聲音本來就柔細,浪哼起來更嚶嚀悅耳,阿賓深入淺出,按節奏抽動雞巴,吳姐就叫的更浪了。

「唔..好深..啊..啊..好棒..再深一點..對..插我..插我..啊..啊..」

阿賓捧住她肥嫩的屁股,逐漸發狠起來,每一下都直落花心,吳姐浪肉不停得顫動,真是美翻了。

「哥啊..我好美啊..」

阿賓突然拔出雞巴,將吳姐翻過身來,上身俯臥在桌上,兩腿垂下地面,大雞巴從屁股抵住小穴,一滑就又插進肉裡。大雞巴來回不停的抽動,吳姐的淫水特別會噴,桌上地上都濕了一大片,她滿臉浪蕩的笑意,回頭雙眼直勾阿賓。阿賓見這少婦平日無甚特別,端莊賢淑,現下卻浪得可愛,不免加重挺動,讓吳姐更美得喚聲連連。

「好深..好深..插死人了..好..啊..啊..」

她越來越聲音越高,迴盪在沒人的工作間當中,也不理是不是會傳音到外面,只管舒服的浪叫。

「啊..親哥..親老公..插妹妹..妹妹好..舒服..好..爽..啊..啊..我又..完了..啊..啊..」

她不曉得是洩了第幾次,「噗!噗!」的浪水又衝出穴來,阿賓下身也被她噴得一片狼籍,雞巴插在穴裡頭,覺得越包越緊,雞巴深插的時候,下腹被肥白的屁股反彈得非常舒服,於是更努力的插進抽出,兩手按住肥臀,腰桿直送,刺得吳姐又是「老公、親哥」的滿口胡亂叫春。

忽然阿賓發覺龜頭暴脹,每一抽插穴肉滑過龜頭的感覺都十分受用,知道來到射精的關頭,急忙撥翻開吳姐的屁股,讓雞巴插的更深,又送了幾十下之後,終於忍受不住,趕快抵緊花心,叫道:「姐..要射了..射了..」

他和鈺慧這幾天都沒曾作愛,存量不少,一下子全噴進吳姐子宮之中,吳姐承受了年輕男孩熱燙的陽精,美得直哆嗦,「啊..!」的一聲長叫,忍不住跟著又洩了一次。

他無力的趴到吳姐背上,兩人滿身大汗,酣暢無比,都不住的喘氣。過了好一會兒,才坐起身來。吳姐捧住阿賓的臉,仔細的端詳著。

「好弟弟,你弄得姐姐好舒服,你叫甚麼名字啊?」

「阿賓,姐姐呢?」

「吳幸如。」

「幸如姐,妳真的好浪呢!」

幸如白了他一眼,啐道:「是誰弄的啊?你竟敢笑我!」

阿賓溫柔的拭去她額前的汗珠,並且端起她的下巴,親吻著她,幸如主動的伸出舌頭回應著,互相摟在一起。

幸如開始穿回衣服,說:「唉!事情還沒作完,都是你..」

阿賓馬上回覆整理工作,赤條條的在桌旁來回收拾,吳幸如穿好衣服,也開始動作起來。她一邊收著,一邊看阿賓光溜溜的樣子,覺的滑稽,不禁「噗嗤!」的笑起來,阿賓還故意扭動屁股,讓大雞巴晃來晃去,吳姐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一會兒都分類好了,吳姐一看錶,已經沒有時間上架,就說:「剩下的明天我再作就好了,我們下去吧!」

他們又親了親嘴,阿賓擦乾了汗,穿回衣服,才一起下樓。阿賓回到座位,鈺慧正懷疑他到哪裡去了,他便胡亂扯了一番,並說時間晚了,圖書館快要關門,鈺慧回心想也是,就一起離開了圖書館。

吳姐回到了樓下辦公室,裡面剩下一個五十多歲的校工老邱,正在清掃。她若無其事的坐回座位,打算收拾一下私人事物,也要下班了。老邱忽然開口說:「吳小姐,爽不爽啊?」

吳姐心頭一怔,心想是不是方才的荒唐事給這老傢伙知道了。事實上,老邱的確是知道了。

老邱在她最高潮,浪叫得最大聲的時候,剛好經過三樓,聽到動人的浪吟,想開門看看那門又從裡面反鎖,就搬來短梯從氣窗往裡頭瞧,正好阿賓抽插得厲害,吳姐也哼得正兇。他想不到平時端莊的吳小姐,竟然和年輕的學生在偷情,那白白淨淨的一身浪肉,看得他老雞巴都硬梆梆起來。他們完事之後,老邱就來到辦公室,等著吳小姐回來。

吳姐這時故作鎮靜,喬裝不解說:「你在說甚麼?我聽不懂!」

說著拿起背包,就要離開。老邱哪裡肯這樣放過機會,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拉近聲來,低聲說:「我在三樓可都看見了..」

吳姐大為慌張,嚅嚅的問:「你想怎麼樣..?」

老邱也不回答,放開她的手臂,毫不客氣的反手摸向吳姐的肥乳,吳姐不敢反抗,靜靜的站在那裡,任他搓揉。

老邱自從死了老婆之後,除了偶而嫖嫖老妓,不曾再有女人,吳小姐雖然是已婚的婦人,對他而言卻是年輕的幼齒。而且這對飽實的肉球,等閒也難得遇上,索性一把摟過吳姐,胸貼胸貼得死緊,雙手對屁股掐揉起來。摸著還不夠,又將吳姐的裙子撩提上來,直接著肉的撫弄。

吳姐被他抓住把柄,雖然心理老不願意,但是她本來就不是個性堅強的女人,只得由他輕薄。老邱得寸進尺,手掌伸進三角褲,沿著屁股縫,向前摸到陰戶來了。吳姐和阿賓快樂過的痕跡還在,所以仍然潮濕潤滑,一下子被老邱輕易的侵入,不禁款款的搖動起來,老邱見她不敢反抗,知道今天這塊嫩肉必然到口,便將手掌伸出,剝起吳姐的衣服。

吳姐的心情亂七八糟極了。剛剛才和阿賓作完愛,現在又來了老邱,一身衣服被脫了又穿,穿了又要被脫,平時沒有男人注意,今天卻一下子來了兩個,心慌意亂,茫然無策,就傻在那裡。

老邱順利的脫下她的外衣和襯衫,剛才因為只是從氣窗遠窺,雖然知道她一身細皮白肉,畢竟沒有近看來得真實。吳姐肥滿的乳房被胸罩高高托起,鼓得圓圓飽飽,乳頭被包在罩杯裡有些尖尖凸凸的,像要掙脫出來一樣。他更解開胸罩,看見她深色的乳頭已經脹硬起來,圓圓大大的像顆葡萄,就伸手用拇指和食指捻動它,乳頭一下子硬得更厲害了。

他將她抱到懷裡欣賞著。她肥乳豐臀,雖然無有腰身,小腹也圓突,但仍不失女性的魅力。他又放開她,這次脫起自己的褲子,外褲內褲全部脫除,露出乾瘦的臀腿,和一條皺皺的老雞巴。

吳姐見他那條雞巴,竟然比阿賓粗大,著實嚇了一大跳,阿賓已經非常雄偉了,這老傢伙外表乾扁惹厭,沒想到卻有一根特大號雞巴,又粗又長,龜頭黑亮,只是不夠硬挺,不像年輕人會向上翹舉,倒像一根釣桿般的有點彎垂。她不好意思看他,偏過頭去。老邱卻將她按蹲下來,將雞巴伸到她面前,故意搖晃了幾下,並且示意要她舔舐雞巴。

吳姐不肯,老邱則硬塞,吳姐只好張開嘴巴,將龜頭吞了進去,幸好她的嘴唇也不小,可以整個含進去。老邱低頭看見吳姐豐厚的紅唇吞吐著自己暗紅的龜頭,不禁大為滿意,龜頭上傳來陣陣快感,脹得更大,吳姐幾乎要含不下了。

他抓起吳姐的手掌,要她套弄雞巴桿子,吳姐只好也跟著照作。套著套著,雞巴雖然老,還是堅硬起來了,又黑又長的雞巴一抖一抖的,虎虎生風。

老邱將吳姐拉到旁邊的長椅上,讓她躺下來,抬起她的雙腳,不及脫下她的裙子,直接就去撥三角褲,也沒空欣賞小穴的美景,雙腳跪在長椅,雞巴頭翻開穴肉,「咕唧!」一聲,就將龜頭塞進去了。

吳姐雙眼一翻,頭向後仰,叫了一聲:「啊..」雖然不喜歡老邱,雞巴插進穴裡卻還蠻受用的。

老邱看她只一插就騷模騷樣的,就不再猶豫,搖起屁股,使力的將賸於在外面的雞巴繼續插入。吳姐漸漸又被插出水來,臉上浮出浪笑,喘息沉重,嘴巴忍不住叫出聲音:「啊呀..啊..哼呦..」

老邱終於將雞巴整根插盡穴裡,還在花心上磨動,磨得吳姐更是花枝亂顫,哀求起來:「別磨..了..你..插動嘛..動一動嘛..」

他開始插起來,那雞巴實在太大了,小穴雖然已經潮濕,他仍然只是輕輕慢慢的抽動。這可讓吳姐難過極了,又不好意思直催他,便自己擺動肥臀,努力迎湊。老邱知到她已經浪透了,於是加快動作,大起大落,雞巴不停的在穴中快速的出沒,插得吳姐的淫水又像忘了關的水龍頭一樣,洩個不停。老邱發現原來是她個騷底女人,插得更狠了。

「唉呦..啊..啊..好深哪..啊..好棒啊..哦..哦..美死我了..啊呀..完蛋了..啊..」

吳姐一美起來,嘴上就不自主的亂喊亂叫,雙臂雙腿向老邱一勾,牢牢的將他抱緊鎖住。

「啊..這下..又頂到..心眼上了..親哥啊..再插..再插..要美死小妹了..啊呀..不好了..又來了..啊..啊..」

老邱雖然雞巴粗長壯大,但是畢竟上了年紀,又有好一段時間沒曾插穴,聽到吳姐叫得親熱,心魂飄盪,一個不小心,差點兒就要洩出來,急忙閉氣凝神,將雞巴提到穴口,喘息一下。吳姐見她停下了動作,她正在美意上,哪裡肯依,不停的挺動陰戶,想要再將雞巴吞回去,老邱卻遲遲不肯插入,她恨得牙癢癢的。

「哥啊..你怎麼停下來了?..再插妹妹嘛..我要嘛..」

老邱故意整她,說:「叫聲老公才肯再插妳。」

吳姐也不猶豫,馬上說:「親親老公,大雞巴老公,快插嘛..」

老邱滿意的打起精神,挺直上身,運棍如神,招招到底,大龜頭不斷的從穴中刮出淫水,將長椅沾得到處黏答答的。吳姐美得快飛上天了,身上的白肉波浪般的搖晃不停,乳房的兩團肉球更是大幅的動盪。她張開媚眼看著其貌不揚的老吳,沒想到他能帶給自己這麼大的快樂。她又低頭看著雞巴在自己小穴進出,每當大雞巴插進抽出,總是會噴出一大堆浪水,大雞巴因此顯得光滑黑亮,有時老邱退得全根都拔出,再狠狠的插入,點在花心上面,兩人就都會同時顫抖。吳姐的快意逐漸累積爬昇,又忍不住的浪叫起來:

「好美啊..浪死妹妹了..好舒服..好美..啊..啊..我又要..洩了..洩了..啊..」

一說完,立刻又是陰精猛洩,滿臉騷浪的笑容,紅唇半開,白眼直翻,當真是爽到極點了。

老邱突然又促狹她起來,拔出雞巴,將他腰間僅剩的裙子和自己的上身衣服都脫掉,兩人赤條條的,他拉著她的手,打開辦公室房門,拖著吳姐來到大堂的櫃檯。這時大堂已經沒有燈光,空盪盪的。吳姐大為緊張,罵道:

「你要死了啊,會被人看到啦。」

「放心好了,整個圖書館只有我們兩個人,誰會看到?」

他又將吳姐放倒在櫃檯上,重新跨鞍上馬,空曠的大堂中兩條肉蟲不斷的相互扭挺蠕動,浪聲造成迴音也特別動人。

「啊..親哥..親老公..插我..哦..我怎麼..會..這麼浪..插我..啊..好..好爽啊..」

「好妹妹..老公厲不厲害呀..」

「厲害..厲害..老公最..好了..親老公啊..啊..我又..來了..別停..插我..對..啊..啊...」

她又是一陣狂洩,水流不停。老邱這時翻下身來,將她扶坐到雞巴上,變成女上男下,要她自己挺動。吳姐坐正位置,搖擺屁股,將大雞巴套動起來,這樣的姿勢正好插的最深,每一坐沉下來,大龜頭就重重的頂著花心,爽得她臉兒後仰,嘴兒噘成O形,浪囈不斷。

老邱雙手有了空閒,便專心的揉起她的那對大乳房,還不時的用力捏著葡萄般的乳頭,吳姐上下都舒服透了,一時挺受不住,陰道強烈的收縮,全身抽慉,眼看就要糟糕。但是老邱也好不到哪裡去,現在的動作操控在吳姐的肥臀上,他無法再停下來喘息,吳姐的穴兒又收縮得厲害,終於龜頭猛脹,白漿「噗!」的一聲噴射出來,全射進吳姐子宮深處。

他叫道:「啊..好妹妹..好老婆..我洩了..」

吳姐感到陽精的溫暖,又聽到老邱的叫嚷,連忙再作幾下最後的掙扎,然後深深坐實,抱緊老邱,也跟著洩了。

「我..也完了..好舒服..啊..」

兩人累癱在櫃檯上,動也不動的互相摟抱著,半晌才回過神來。吳姐不停的在老邱的臉上到處亂吻著,她感謝老邱帶給她這麼暢美的發洩,老邱也愛死了吳姐的騷浪,兩人又親熱了一陣,才收拾好穢漬各自回家。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全家樂
嫂子偷情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局長與老婆
舞廳艷遇
妻子穿著絲襪被別的男人搞
公司制服
蕩婦美如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給我捉住把柄的嬸嬸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