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姑子共同侍候一人

清川江在群山連綿的魯西地區繞了一個半圓后注入黃河,清川公社就坐落在這三面環江的半圓內,這是一個不足千人的小鎮,公社革委會主任雷重天便是這里的天,雷重天,40多歲,原是公社下屬一生產大隊的書記,家庭几代貧農,雖然家境貧寒,但生的牛高馬大,皮膚黝黑,顯得十分健壯,他靠著階級斗爭,發動街痞流氓很斗走資派,登上了公社革委會主任的寶座,后把親信安排到公社及下屬七站八所,豢養了一批忠實親信。鞏固了其在清川公社呼風喚雨的地位。

雷重天雖然在清川呼風喚雨,但也有憾事,老婆在結婚不久生下一女儿后便撒手西去,女儿靠著眾多親戚撫養,如今已遠嫁縣城,后几經周折,吃上了商品糧,多年來,孤家寡人的雷重天只做好兩件事,一是精心奮斗,苦心專營,經營自己的勢力范圍,二就是玩女人了,雖然小鎮面積不大,人口不多,但被他搞上床的女人可不少,下鄉知青、回鄉青年、中年婦女不下于數十人

雷重天居住在公社后院的一個單獨的院落里,帶著孤儿的侄子大亮居住五間大瓦房里,前几年,雷重天到下面生產大隊巡查時,看中了一美麗的女孩——娟秀,后便想方設法,以幫安排到供銷社工作為誘餌,最終搞上了床,為了達到長期占有的目的,雷重天便讓娟秀嫁給了自己患有生理缺陷的侄子大亮,婚后,東面兩間由雷重天居住,西面兩間由大亮和娟秀居住。不久,雷重天便把大亮安排到偏遠的一拖拉機站,每月最多回來一次。

如此,同一屋檐下得孤男寡女便夜夜笙歌,既有雷重天得吼叫,也有娟秀的浪叫……。時隔不久,娟秀的肚子漸漸隆起,雷重天,、大亮、娟秀三人都明白,這是雷重天的種,對于叔叔和自己媳婦間的事,大亮是心知肚明的,叔叔的養育之恩讓大亮甘願戴上這頂綠毛,每月回來一次,在媳婦的肉体上蹂躪一番,仍難勃起,后便呼呼大睡……。

數月后,娟秀便生下了一男嬰,這下可樂壞了雷重天,終于有儿子了……我雷家有后了……,但也只能把喜悅埋在心底……。

在一個烈日炎炎的晌午,趕集的農民早已散去,在通往公社的路上走來一位30多歲,土不土、洋不洋的中年女人,此女微胖、潔白,梳著當時流行的運動頭,穿著頗為時髦的的確良半截袖襯衫,下穿藏藍色百皺裙,碩大、高聳的乳房隨著步伐而上下跳動著,寬大、肥厚的臀部也隨之擺動……。在封閉、落后的小鎮,此女在人們眼里無疑感到稀奇。

此女名叫翠蘭,娟秀的姑媽,十八歲時遠嫁他鄉,文革開始,小夫妻倆參加造反派,在一次武斗中,丈夫死亡,妻子受傷,一雙儿女一溺水身亡,一遭火災歸西,也算是十分凄慘.后再嫁一公社副主任,為留下一儿半女,該副主任便被造反派揪斗、關進牛棚,后杳無音訊,好在給翠蘭保住了公社婦女主任的位置。

翠蘭去年便聽說侄女娟秀結婚,但路途不便,未能參加婚宴,如今聽說娟秀又喜得貴子,無論如何也得來看望了……。

娟秀見到自己多年未見的姑媽,真是高興的像孩子似的活蹦亂跳,二人好一番親熱后便打了一盆涼水讓姑媽擦洗,又拿起芭蕉扇給姑媽扇涼

翠蘭則抱起孩子親吻著、逗笑著……見整個家里就娟秀一人,便問道:女婿呢?

娟秀把家里的大致情況向姑媽介紹了一番,但隱瞞了自己和雷重天得關系。

翠蘭聽后,說:你呀,上輩子積德了,你真幸福喲……。

娟秀見時間不早了,便說:姑媽餓了吧,我先去食堂打點飯菜來,等會我叔回來后,我們就吃飯……。

不餓的,翠蘭應道。

娟秀剛走不久,翠蘭便聽到大門響聲,接著便由遠至近的傳來重重的腳步聲,翠蘭忙抱著孩子迎了出去。

今天雷重天心情很好,便提早回家看儿子,進大門后,看叫眼前的女人,眼里頓時冒出色狼般的眼神……,雖談不上美如天仙,但也是美麗動人,特別是白白的皮膚鄉下女人少有的,加上聳立的乳房,肉感的身材,盡管已30多歲,任豐韻誘人……。

還是翠蘭打斷了瞬間的寂靜,說:是娟秀她叔吧?我是娟秀她姑媽……

哦!哦!知道!知道,早就聽娟秀念叨你,快別站著,進屋坐吧,今天真熱。雷重天說道。同時不拘小節的脫下老頭衫,露出黝黑且長滿胸毛的上身,而下身的大褲衩掛在肚臍下,露出不知是陰毛還是胸毛的黑絲。這時,娟秀大包小包的打來較平常豐盛些的飯菜,再次介紹后,三人就吃了晌午飯……。

炎熱的白天終于迎來日落,夜晚令人十分舒爽,晚飯后三人在院內納涼,開心的聊了一會后便都回房間睡覺,翠蘭和娟秀睡在堂屋的西側,雷重天睡東側,姑媽、侄女敘了一會后,可能是翠蘭過于疲勞,就漸漸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翠蘭醒來,感覺身邊空空,且聽到外屋有響聲,便起身掀開蚊帳,來到堂屋,這時,便聽到從雷重天得房間里傳來女人的呻吟聲和男人粗粗的喘氣聲,見門未關嚴,翠蘭便稍推開一點,一看,自己驚嚇的渾身一陣顫動:只見暗暗的煤油燈下,雷重天和娟秀赤身裸体的絞在一起,雷重天把娟秀的大腿架在肩上,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扇動著臀部,在娟秀的肉体上運動著……,而娟秀在雷重天的重壓下淫叫著哦…………哦…………孩他爹……快……使勁……日我……受不了…………。

見此景,翠蘭不禁一陣臉紅,同時也挑起她無名的興奮,便悄悄回到自己的床上,但許久未能入眠,特別是沒有山牆的隔牆傳來陣陣肉体的撞擊和男女淫蕩的嚎叫聲……。翠蘭也不由的一只手撫摸著自己的乳頭,另一只手伸向雙腿間……。

第二天清晨,翠蘭起床后,見娟秀在晾曬衣物,雷重天已去公社上班。娟秀見姑媽起床,便毫無羞澀的說:姑媽這麼早就起來了呀?怎麼不多睡一會?

不睡了,我習慣早起翠蘭應道,隨后又貼近娟秀問道:你……怎麼……和他……?這時亂倫喲,讓大亮知道了,你怎麼…………

娟秀把姑媽拉進房里,說:姑媽,我嫁給大亮本來就是幌子,其實就是和他……大亮他那方面根本不行的……再說,他真的對我很好哎……

那……這孩子……?再者,大亮知道這些嗎?翠蘭問道。

娟秀說:孩子當然是老雷的,這些也都是大亮默許的想了一下,娟秀稍有靦腆的說:哎,姑媽,老雷那方面很厲害的,把我搞得半死,象上天駕云似的舒服……

翠蘭嬉笑地捏了一下侄女的鼻子說:你呀……當心點喲。

娟秀狡黠地看了姑媽一眼,說:哎……姑媽,他……他說他一見到你,就被你迷倒了…………很想和你…………

啪的一聲,翠蘭一巴掌打在娟秀的屁股上,並帶有羞澀、的表情說:死妮子……羞死姑媽了……那怎麼可以?其實,翠蘭話雖如此,但久未飽嘗男人的滋潤,特別是昨晚銷魂的一幕,更是讓翠蘭期盼男人的侵入……。

哎,姑媽,他今天去縣城了,明天回來,如果你願意,他說他回來就……。見姑媽笑而不答,接著說:你不說話,可就算你同意了喲!

說完,二人就挎起籃子里的衣服到清川江邊洗衣了,剛把衣服浸泡上水,只見娟秀神秘地對翠蘭說:哎,姑媽,你看那邊洗衣服的那個俊俏的婆娘了嗎?她是公社的婦女主任,別看她現在一本正經的,當初為了求老雷讓她當婦女主任,可被老雷日的不省人事了,直喊老公……嘻嘻……。

翠蘭看了一眼那漂亮女人后說:死妮子,你可學壞了喲,想了一下說:哎,他有那麼厲害的嗎?

娟秀壞笑的說嗯,等明天你就知道了,看他不把你日的大喊大叫……二人嬉笑、打鬧著洗完了衣服……。

第二天,老雷因惦記著昨天和娟秀說的事,乘早班車就往回趕,天空下起了大雨,大對號客車在崎嶇的山路緩緩行駛,老雷閉目養神,想象著把翠蘭那白花花的肉体壓在身下的情景,頓時興奮……,恨不得早點到家,但因大雨衝刷著本不平坦的路面,直到晌午才回到家,在公社大院遇到娟秀去食堂打飯菜並告訴他事情說定了,他更是三步並做二步趕到家里,見翠蘭坐在堂屋搖晃著搖籃里的孩子,便坐在翠蘭旁邊問道:她姑媽,娟秀和你說了?
翠蘭害羞地低下頭,后又點了一下頭說:嗯!

老雷興奮的一手摟著翠蘭,親吻著翠蘭的香唇,另一只手從翠蘭的汗衫下伸向翠蘭的乳房,翠蘭本能地躲閃了一下說:老色狼,這麼猴急的呀同時看了一下搖籃里的孩子,調侃地說:嘻……,全亂了喲,孩子的媽媽是我侄女,那孩子的爸是我什麼呀?

老雷一邊搓揉著翠蘭的乳房,一邊說:現在可以是你侄女婿,可要不了一會,就成了你老公了喲

這時,娟秀端著飯菜回來了,一看二人已扭在一起相互搓揉、啃咬著,嬉笑著說:嘻……到干上了呀?那麼迫不及待的呀,先吃飯,吃了飯才有勁的呀!

三人嬉鬧著吃完了晌午飯,老雷在門口衝洗了一下身子對翠蘭說:你可快點喲,我會讓你舒服的同時又對娟秀說:孩他媽,你等會送點水進來!不然又把席子弄髒了說完便進了自己的房間。

翠蘭對娟秀說:我幫你把碗筷洗了吧!

不用了,你快洗一下身子,進去享受男人的滋潤吧娟秀調侃的,一臉壞笑的對姑媽說到。

當翠蘭進到老雷的房間,看到老雷早已在地下鋪上了涼席,自己赤裸裸的躺在上面,巨大、粗壯的陽具暴凸著經脈聳天而立,還在間歇的跳動著,大蘑菇似得龜頭漲的通紅而發亮,見此情景,翠蘭也就放下平常的矜持,快速脫下汗衫,兩只碩大、雪白的大乳房像兩只活蹦亂跳的大兔子似的蹦了出來,繼而脫下大褲衩,又把雪白的大屁股和濃密的黑森林展現了出來,然后扑向老雷早已張開的懷抱……,一黑一白的兩條肉体迅速地扭絞在一起,相互擠壓……並急促地相互接吻……

老雷一邊搓揉著翠蘭的乳房,一邊說:我的心肝寶貝,前天一見到你,我就被你傾倒了,這兩天一想到你,我的雞巴就充血發脹……

老色狼,不要臉,玩了侄女還要玩她姑媽!翠蘭笑道。

老雷把手伸向翠蘭的雙腿間,刺激著翠蘭的陰唇、陰蒂,說:我可是老少通吃喲。

翠蘭只從二任丈夫蹲牛棚后,再也沒了男人的愛撫,此時在老雷的撫摸、搓揉的刺激下,翠蘭漸漸的興奮起來,乳頭漸漸脹硬、凸起,蝴蝶狀的陰唇也漸漸張開,陰道內滲出淫水,雪白的大腿也不由得叉開,手也緊握老雷的大雞吧搓揉著,並一邊呻吟著,一邊喃喃地說:嗷…………嗷…………舒服…………雷大哥,上來搞我…………。

老雷無不自豪道:呵呵!騷貨,發情了?,叫老公,老公一定把你日舒服。

哦…………哦…………老公,快……我受不了了…………快上來日我…………翠蘭一邊淫叫著,一邊握住老雷的大雞吧拉向自己的陰部。

這時,老雷翻身上馬,撥開翠蘭的大腿,挺起雄赳赳、氣昂昂的大雞吧,對准翠蘭的陰道口慢慢挺入,剛把大龜頭插進,只見翠蘭啊…………的一聲嚎叫,肉体一陣顫動,老雷很有經驗地慢慢挺入大雞吧,直到連根沒入,兩個雞蛋似得睪丸貼緊翠蘭的陰唇,才開始慢慢衝擊……。

這時,翠蘭忘情的把雙腿盤繞在老雷的腰間,雙臂摟抱著老雷,胯部向上挺著,殺豬似得嚎叫道:啊…………啊………………老公……親老公……你日死我了…………真受不了…………我要死了………………啊…………啊………………。

老雷看到身下的女人在自己的猛烈抽插下,動情的嚎叫著……雪白的肉体像波浪似得翻滾著……碩大的乳房隨著自己的抽插而前后擺動,頓時有種征服感,更加瘋狂的加速抽插,一白一黑的兩堆肉融合在一起,相互纏繞、擠壓、撞擊,肉與肉的撞擊發出啪磯……啪磯的撞擊聲,兩個睪丸也晃蕩著撞擊翠蘭的陰部。

忽然,只見翠蘭的身体一陣僵硬,雙手抱緊老雷的背部,老雷知道,翠蘭來了第一次高潮…………隨著翠蘭粗粗的喘了一口氣,身体松懈下來,老雷親吻著翠蘭問道:她姑媽,舒服嗎?

翠蘭也親吻著老雷說:嗯,舒服死了,到后來,我什麼都不知道了!接著又說:老公,你怎麼那麼厲害的呀?搞死人了,難怪娟秀願意……。

老雷拔出大雞吧,翻身下馬,拍打著翠蘭的屁股說:起來,趴下,再讓你嘗嘗老公的厲害……。

又怎麼搞我呀?說著,也就溫順地翻身趴下,撅起肥白、寬厚的大屁股,老雷一手扶著翠蘭的肥臀,一手端起大雞吧,用龜頭摩擦著翠蘭的陰蒂,只把翠蘭刺激的淫聲再起並扭動著屁股,再將大雞吧深深地插進翠蘭早已淫水泛濫的陰道……繼而,老雷雙手抱著翠蘭的大屁股,瘋狂的抽插著……。

這時,娟秀刷洗完后,關緊大門,脫光衣服,赤身裸体的端水進來了,看到姑媽在老雷的騎跨下嚎叫著,肥臀翻滾著,乳房擺動著,笑著說:哎!孩他爸,你可得憐香惜玉喲,姑媽可受不了你呀……

老雷一邊撞擊著翠蘭的屁股,一邊說:呵呵,你懂什麼,你姑媽的承受力可强了,她主要是太飢餓了……說完便瘋狂的蹂躪著胯下的白肉。

翠蘭這時拉下娟秀,趴在娟秀身上,喃喃地說道:娟……秀……,姑媽舒服死了…………啊………………受不了……繼而又扭頭對老雷嚎叫道:啊…………啊…………老公,要死…………快…………求你……狠狠地……日我…………我是你的女人…………。

老雷此時也到了極點,在連續瘋狂的抽插后,發出一聲吼叫,身体抖動,濃濃炙熱的精液射進翠蘭幽深的陰道。翠蘭也感到肉体一陣顫抖,一陣眩暈……一股熱流衝擊著子宮,繼而大雞吧連續跳動几次,身后的老雷便像泄了氣似的趴在翠蘭豐滿的肉体上……當老雷拔出尚未疲軟的大雞吧后,娟秀拿出換下的大褲衩塞進姑媽的雙腿間,同時用毛巾擦拭著老雷的大雞吧。

狂風暴雨息寧后,老雷一邊摟著翠蘭,一邊摟著娟秀,對翠蘭說:哎,還讓我稱你叫姑媽嗎?

翠蘭依偎在老雷長滿胸毛的懷里,撒嬌地說:不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喲,我現在可是你的女人,你是我老公呀。

娟秀像忽然想起似得說:哎,姑媽,反正你就一人,干脆你嫁給老雷吧?你當妻,我做妾,我們再生几個孩子,一家人在一起享受天倫之樂,好嗎?

老雷說:那我可求之不得喲,我會把你們娘倆奉為娘娘似的貢著……只要你願意,工作的事我負責調動,到我們公社當個副主任應該沒什麼大問題的……。

翠蘭猶豫了一會,心想:自己的丈夫也不知是死是活,自己一人無依無靠,再嫁也難,便說:那讓我再想想,至少讓我回去把許多事處理一下,到時你再找關系……

翠蘭在娟秀家居住的10天里,三人每晚同床,輪番大戰,男人發泄了獸欲,女人享受到了男人的滋潤……,10天后,翠蘭的体內帶著老雷的精液離開了清川,半年后,當翠蘭證實丈夫確已死在牛鵬后,便讓老雷托人找關系,一年后,調任清川公社任婦女主任,后便和老雷結了婚,過著一夫、一妻、一妾的生活,姑媽相繼生下了一男一女,侄女也相繼生下了兩男一女……。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媽媽的穴真緊
擔任空服員的舅媽
公媳一家春
淫蕩學院
小學老師的媽媽
失控的母愛
超辣的姐姐
那些年的戀母日誌
家庭大亂倫
岳母身上的精液

熱門小說:
夜市中的暴露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