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Katie),從我的名字上看來你們定知道我是女性。

我現年十五歲半,在念中學九年級(注︰相當於國中初三)。

我自十二歲時開始發育,也逐漸開始了手淫自慰,多是在浴室淋浴時撫弄陰核,覺得很舒服。

有時一星期做一次或兩次,有時則一、兩星期都沒有做。

自半年前進入十五歲後,我逐漸開始有些想男人。

我並沒有想要找男人,只是在自慰時一面撫弄陰戶肉芽,一面想像如果是男人在擁抱撫摸我,不知那會是怎樣的感覺?在生理衛生選修課中,我已懂得男女性事的基本常識,並且在好幾本參考書上看到過男性生殖器的圖解和真實照片,並看到幾張男性生殖器平時下垂時充血漲大的比較照片。

自好幾位女同學處,也聽來了許多很詳細、很露骨的男女性交的描述。

這令我相當神往,但也相當害怕︰校中好幾個女生懷了孕,有的休學回家生小孩,不再出現;有的做了墮胎手術,聽說是因亂倫或是被強姦而懷孕的。

我知道性交會可能產生怎樣的後果。

我的朋友中也有男孩子,但那只是普通的朋友,我至今並沒有「男朋友」。

我的爸爸,現年卅七,十分英俊、強壯。

在我記憶裡,爸爸從來都沒有向我生過氣,他對我總是那麼溫柔愛護,我們一直都十分親近。

近來我在自慰時,不知怎的老是幻想著爸爸;但那只是幻想,我並沒有真的想過要和爸爸性愛。

爸爸臨睡前,常會到我的臥房門口檢視張望,看我是否已安睡,有沒有蓋好毛毯。

我房中有小夜燈,他可以看得清楚。

有時我並未睡著,當他開門向內張望時,我便闔眼靜止,假裝已睡著。

有一天晚上我裸體躺在床上自慰時,突然生出一個主意。

又快到爸爸來例行檢視的時候了,我在想如果爸爸看到我裸體睡著,不知會怎樣反應?就在這時房門的球狀把手開始轉動,爸爸來了!我立即把正在捫弄陰核的手縮回放在身旁,將眼閉上,假裝已睡著。

我聽到房門開了,我眼微睜一線偷看動靜。

爸爸沒有像平時一樣,立時離去;他站在門口,向我凝視。

片刻後他便走進來,站在房中央。

我靜臥著不敢移動,我的腿原是分開的,在小夜燈的光影裡他應可清晰的看到我的整個陰戶。

在我的記憶裡我想不起他曾看過我的裸體,自我懂事以來我從沒有讓爸爸看到我的乳房或陰戶。

他移近至我床邊,這時我可看到他的褲襠前襟已如帳篷似的頂起。

「啊!上帝!你真美!」他的聲音極其輕微,只有在很近距離裡的我才能聽到。

他就這樣站在床邊,向我凝視了幾分鐘。

我的秀髮過肩,棕褐色帶有閃燦的金光;乳房雖不太大但卻是圓鼓鼓的,仍在發育中;陰阜上有幾絲稀疏淺褐色的性毛,陰戶其他部份則仍是光溜溜的。

這時不知怎的,我的奶頭竟已自動發硬,站立了起來,陰戶中也已滲出一些淫水。

我希望爸爸不會察覺到我的肉戶已這樣的潮濕。

他慢慢的退後,轉身走出房門,然後把門輕輕關上。

我緊張的心情放鬆了下來,但卻又有仿然若失的感覺。

我內心希望他會有所動作,不僅只是站著呆看不動。

待門一關上,我的手便立刻回到穴縫裡,迅快的撥弄。

想起爸爸看到我的裸體,他那胯間的陽具竟會馬上勃起,我內心十分興奮,瞬間我便達到了前所從未有過的高潮!我幾乎要大叫出聲,但終於極力忍住。

高潮慢慢過去,我躺在床上靜想,不知爸爸的陽具是什麼模樣?從他褲襠被撐起得那麼高的樣子,他的陽具一定很強大,我不禁將右手中指插進陰道中。

我的處女膜在我去年用月經棉柱(tampons)時已受損破裂,當時曾少許出血,有點兒痛,但隨後就好了。

我用手指進出抽插了幾次,幻想著那是爸爸的陽具,但手指細短,有些乏味,便停了下來。

我想要的是一根較粗大的東西,或是真的男人陽具。

但我並不想要別的男人的陽具,我心中想要的是爸爸的陽具。

早上起來,爸爸像平時一樣替我做了豐美的早餐。

初看到他時我覺得有點羞澀,但過了一會兒就好了,恢復正常。

早餐後,和平時一樣,爸爸先行離去上班公室,然後我就出門搭乘校車上學。

晚上我原想仍舊裸睡著等爸爸來,但不巧的是月經下午竟先來了,上床入睡時我用了衛生棉,穿了內褲和睡衣,也蓋上被單。

正要睡著,爸爸輕輕開門進來了。

他和以前不同,今夜只穿著一條貼身內褲,上身赤裸,褲襠中明顯的鼓起好大一包。

他凝視著我,猶豫了好一會兒,便又關門退出。

他的離去令我有些倀然若失。

這樣過了好幾天,我的月訊終告過去。

這夜我不穿睡衣內褲,裸體仰臥,雙腿大大的張開,腳踝伸出我的單人床外兩側,我要爸爸可以無礙的看到我的陰戶。

爸爸來了!他扭開門,向內張望,然後就走了進來,反身把門關上,並按下門鎖。

爸爸上體赤裸,只穿了短內褲,他走到床沿,向我我裸體上下察視,他的內褲褲襠迅速膨漲,又頂起了篷帳!我仍裝已熟睡,一動也不動。

我只覺小腹下微微發熱,陰道中已泌出些淫水。

爸爸在床邊審視了幾分鐘後,便脫下了他的內褲。

「呀!好大的雞巴!」我心中暗自驚呼。

那像是一根八、九寸長的手電筒,尖端頂著紫紅發亮的頭盔,下面是圓球形的結實囊袋,可以清楚地看到囊中的兩顆小肉球,漲鼓鼓的左右突出。

我十分激動,但又有些害怕。

爸爸伸出右手輕輕的放在我的上,中拍伸入穴縫中撫弄。

我感到很性感,不由自主的立時又滲出些淫水,我知道他的手指已全滋了,而我的淫水仍在不斷的潺潺泌出。

他把左手蓋在我右面的乳房上,輕輕的揉捏。

我不知我是否應在這時假裝甦醒過來,但我不希望他會因此而終止撫摸,所以我仍舊繼續裝睡。

我眯著眼偷看,爸爸的雞巴頭上冒出了些半透明的濃沾液體,緩慢的流滴下來,下垂的細絲沾綿不斷。

爸的右手仍在撫摸我已濕透的小穴,左手輪流搓揉我的一雙乳球。

我的小穴好想他的雞巴插入,但又有些害怕。

我知道女兒讓爸爸這樣摸弄是不對的,但我就是想要爸爸撫摸我!爸爸的粗大中指插進了我的陰道,輕輕的進出轉動。

啊!好舒服!幾分鐘後,他抽出了手指。

他很小心的爬上床,置身在我左右大大張開的玉腿當中,然後便俯身輕貼在我的身上。

他用手肘和膝蓋支撐著體重,是「貼」住我,而不是「壓」住我。

這樣我倆便成了上下重疊在「I」字和「Y」字。

他是「I」,在上;我是個倒過來的「Y」,在下。

我覺得有硬硬的東西在碰觸我的肉戶,我知道那是爸爸的雞巴頭。

我既興奮又害怕。

我沒有作任何避孕措施,爸爸也沒有戴安全套,但我不願阻止爸爸的行動。

爸爸用龜頭在我的濕淋淋的穴縫中上下來回磨擦,有時特地挑撥陰蒂。

這樣弄了兩分鐘,他便將龜頭頂住我的小穴入口。

我閉著眼,我想爸爸不會真的插進來、不會真的他自己的女兒吧!我保持靜止不動,在想他到底會怎麼做。

他停留了一會,我覺得他在微微用力,他的雞巴頭已頂進了我的陰道!我沒有出聲,他又再向裡頂,我覺得好脹,他繼續聳頂,雞巴似又進來了許多,我覺得有些痛,我知道我應及時叫他停上這亂倫的行徑,但不知怎的我就是做不到。

我可聽到他的呼吸變得很重濁,他暫停一會後,又再度向我穴裡面頂進,雞巴越頂越深,我覺得十分脹,但並不太痛。

他呼吸粗重的又繼續聳、頂了二、三分鐘,然後便緊頂著我,不再能前進,他已全盡入。

他的腎囊緊貼著我的臀溝,我的陰道已被脹至飽和,我從不曾有過這樣的感覺。

爸爸停了一會,便開始聳動,他將雞巴輕輕拔出兩、三寸,又再緩緩插入。

我有點痛,但並不太厲害,我可以忍受。

他重複的做著抽出又插進的動作,抽插了一、兩百次後,抽插的幅度逐漸增大,最後可能有五、六寸吧。

他每次插入都會插至盡根,令腎囊撞碰在我的臀股上。

他不停的抽插著,喉中發出愉悅的哼聲。

我不知爸爸會要抽插多久,我不禁想起,有次看到一條雄狗和母狗交合,那雄狗爬在母狗背後挺聳了才十來下,便退了下來,但陽具被鎖牢,不能脫出,兩隻狗屁屁相對的被鏈在一起,過了近十五分鐘才脫離開來,圍觀的我們都看到,雄狗的陽具仍然梃硬,沾沾濕濕的,紛紅油亮。

爸爸的雞巴有節奏的在我的陰戶中進出,痛的感覺已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種說不出的快感。

我偷眼看時,爸爸英俊的面龐就懸在我的面前,距我才四、五寸,他兩眼閉著,胸部微微壓住我的乳房,腰臀規律的上下聳動,他臉上表情顯示出他正沉醉在極度的歡娛裡。

幾分鐘後,他的雞巴加快的抽送起來,越來越快,喉嚨中竟發出野獸般的低吼,腎囊以極快的速度不停衝撞著我的臀溝。

我被他弄得又酸又有些癢……但突然他停止了抽插,雞巴深插我的穴中,下體緊緊壓住我的陰戶,他全身緊繃,我可感覺到他在顫抖。

「啊!上帝!」爸爸大聲哼出。

我覺得我的穴裡有異感,他的龜頭漲得好大,一突、兩突、三突……是他在我穴裡射精!沒想到他竟就這樣毫不顧後果的在自己女兒的穴裡射精,灑下他的種子!而他還在不停的一突一突的吐出精液,我不知他要射多久才會停止。

爸爸的龜頭終於停止跳動,雞巴卻並沒有縮小。

又過了兩分鐘,他才把仍是硬硬雞巴自我穴中拔出,起身下床。

他穿上內褲,輕吻我的櫻唇,便離開我的臥室,將門輕輕關上。

我一時不能動彈,心中十分驚恐。

我深感這都是我自己的錯,我本來可以叫他停止,中止這不倫的淫媾,但我沒有,一任爸爸偷香洩慾。

我伸手去摸陰戶,裡面仍覺得有些酸,穴縫、大腿跟和臀縫都一片黏濕。

我想起身去浴室清洗,但混身疲憊,大腿乏力,同時又擔心去浴室途中碰見爸爸,那會很尷尬。

我勉力找到枕下的內褲,將之塞住眼,收攏雙腿夾牢,以免精糊流滴弄髒床單。

我想起衛理書上曾說,受孕多在月經結束和再次開始的當中兩週,我現在月經剛過,也許不會就此受孕吧!當然我也知道這也並非絕對保證。

看看收音機上的時鐘,己是11︰55PM。

我在床上躺著休息了很久,腦中一直回想著爸爸的大雞巴在我穴中進出的奇妙快感。

我坐起來,穿上睡袍,用手將內褲緊掩穴口,輕步走進浴室,關上門,坐在馬桶上,讓爸爸射在我穴中的精液流出來。

我忍不住低頭仔細觀察,那是些很濃的乳白沾液。

我回到臥室,換上另條乾淨內褲,蓋上被單睡覺。

我今夜尚不曾有高潮,但此刻我並不在乎。

只是我心中有些莫名其妙的慌亂,良久終於在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爸爸一如往常,像夜來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我也就假裝作若無其事,但我腦海中一直在想著他的雞巴,及他曾在我穴中射精的這件事。

接下來的兩夜,我不知為何,性感不高。

每夜我都是穿著內褲,蓋上被單睡覺,爸爸也沒有來到我臥房來。

這是被爸爸偷奸過後的第三夜。

我心中又有了強烈的性需求感。

沒穿睡衣,脫去內褲,全裸躺下,用被單將腰以下的半身蓋去,伸手在穴縫中慢慢撫弄,陣陣快感傳來。

突然我聽到門把手轉動聲,我趕緊把手拿開,閉目裝睡。

爸爸輕輕推門入內,又輕輕關門下鎖,走到床邊。

我眯眼偷窺,爸爸只穿一條內褲,褲襠似小丘隆起。

他凝視我片刻,我知他在觀看我的乳峰,他的褲襠立即又撐高了起來。

跟著他便揭去我蓋住下半身的被單。

一看到我的裸體,他的呼吸立刻加快,變得粗重。

「啊!真美呀!真美!」他輕聲喃喃的說。

他飛快褪下他的內褲,八寸多長的粗壯大雞巴立即「彈」出來,雄糾糾的似一尊小鋼炮,向上方六十度的方向翹起。

想到前夜它曾在我穴中肆虐,采了我的處女花心,我不禁心旌蕩漾,小穴中不自主的泌出水來。

我的雙腿雖是分開的,但分張得不大。

爸爸右手伸入我的腿間,摸弄我的肉穴,我的穴縫就更潮濕了,他在穴縫中揉弄了一會,他的手指已是濕漉漉的。

他抽回手,輕緩的將我的雙腿大大分開,便很小心的爬上床,把下身放置在我八字分張的大腿間,輕壓在我身上。

我倆又成了「I」和倒「Y」相疊的形式。

爸爸將我的腿迫開後,又將我的膝蓋抬高,這樣我的陰戶就更形向外突出。

我的良知告訴我,我應該馬上制止他,不要再繼續這違反倫常的淫行,可是不知怎的,我只是乖乖的躺著佯睡,一任爸爸擺佈。

爸爸將龜頭塞入我的陰道,便輕輕的挺動屁股,將鐵硬粗壯的大雞巴一分一寸的插入我的穴裡,每向內頂入一次爸爸喉中便會發出低聲的愉快呻吟,似是感到很大的快樂。

我雖未感到似前夜初次被插入時那樣的痛,但陰道壁被他的雞巴頭一分一分的撐開,脹得好緊好難受。

還好陰道中已充滿了淫水,大大減低了我的緊脹的痛苦。

我覺得爸爸越插越深,八寸多長漲硬的男性生殖器已完全進入我的小腹,結實鼓漲的腎囊緊貼我的股溝。

陰戶被爸爸的強勁的生殖器充實,令我十分興奮,但仍有些害怕。

雞巴全部進入後,爸爸靜止了片刻,便開始抽送動作。

爸爸將大雞巴幾乎完全抽出,只留下龜頭在內,立即又再度盡根插入,他發出愉快的呻吟,很有節奏的聳動屁股,重複的做著這樣的進出動作,一遍又一遍的、溫柔的幹著我的淫水潺潺的、尚未完全發育成熟的小穴。

我被他這樣幹了很久,我覺得十分舒暢,我盡力忍住不讓自己呻吟出聲,但我的身體卻不聽控制,穴裡滲出淫水,有時還忍不住要微抬臀部,迎湊爸爸的插入。

他增快了抽送的速度,雞巴在我的陰道中頻頻出入,我感到不可言喻的性感舒暢,這美好的感覺愈來愈濃。

自爸爸的哼吟中,我知道他也正享受著極大的快樂。

突然生殖器深深插在我的穴裡不動,爸爸停了下來。

他在調勻呼吸,似在盡力抑止他的激動的情緒。

停止了幾近一分鐘,他才又繼續開始抽送。

這次他只將雞巴拔出一半左右,便又即行插入,抽插得比剛才快了許多,也加重了抽插的力道,不再是溫柔的緩緩的抽送,而是密鑼緊鼓的狂搗我的陰戶。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