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日,兩個閨中密友葉百合和李婕相約在葉家喝下午茶,兩人閒聊了一陣後開始說起閨中密事。

「百合呀,你最近跟你老公的房事怎麼樣?」李婕神神秘秘地問道。

「能怎麼樣,都老夫老妻了,不就是那樣嘛!」

「你們一個星期做幾次呀?」

「做幾次嘛……這個我還真沒認真想過,」葉百合沉思了一會:「有時候就一兩次,有時候就沒有……老公上班回家總說累……你呢?」

「我也差不多吧!那你有沒有感覺缺少點什麼?」

「哎……女人嘛,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多少會有那麼些需求……可是老公已經四十歲了。不如以前了,能怎麼辦……總不能給老公戴綠帽子吧!」

「我真想出去找個年輕的小伙子……」

「婕,你可別亂來呀!這要是讓你老公知道了,還不完蛋……兒子都那麼大了,離婚了對兒子不好。」

「我也就是說說嘛……對了,你家書文最近怎麼樣,上高中了,有沒有找小女朋友呀?」

「女朋友倒是沒有,只是……我發現他最近……不太對……我幾次在他房間裡發現了A片,而且晚上還一個人在房間裡手淫。」

「有你這麼漂亮的媽媽,能不有幻想嗎!十八歲嘛,是血氣方剛,正常。我家浩浩也是這樣。」

「我知道……我怕他老想著這些東西分了心,影響成績。」

「你應該給他點指導。」

「指導……我可是當媽的呀,給兒子說這些,不好吧,羞死人了!」

「你要是就這麼放任他是不行的,很多國外的高中都開性教育課呢!」

「可是……我還是覺得我開不了口呀!」

「不如這樣吧……」李婕湊到葉百合耳邊說道:「我們兩個換一下,讓我家浩浩到你家住一個星期,讓你家書文到我家住一個星期。」

「嗯,這個主意不錯,我晚上跟老公商量一下。」

兩人當晚便把打算告訴了老公,當然不會將原本的意圖說出來,只是說讓兩個孩子交換體驗一下各自家庭氛圍,兩個人的老公都覺得這主意不錯,也就同意了。第二日正好是週末,兩人就各自將對方的兒子帶回了家中。

「書文呀,在阿姨家裡就跟在自己的家裡一樣,別客氣。」李婕對林書文說道。

「是啊,有什麼需要只管跟你阿姨說。」李婕的老公坐在飯桌前,要吃晚飯了,正看著報紙。

林書文只是拘謹地點點頭,李婕見他這麼認生,就有一句沒一句地詢問些什麼,有沒有談戀愛,上高中感覺如何,學習壓力大不大,都喜歡吃些什麼東西之類的。林書文也漸漸開朗了起來,跟李婕兩人開心地聊了起來。

表面上很平靜的林書文,其實心裡正在翻騰著:『李婕阿姨這一身紅衣加上短裙真是太美了,比媽媽要苗條多了,領口這麼低,要是能看到什麼就好了……以前只是偶爾在家裡能看到李阿姨,沒想到今天卻能住到她家裡,說不定有機會能偷看她洗澡呢!還可以趁她不注意地時候拿條內褲爽爽……』

李婕看著坐在對面正看著報紙的老公,又看看眼前正是青春年少的林書文,突然心裡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想法,嘴上仍舊繼續跟林書文聊著,手放在了他的大腿上。林書文打了個顫,不過很快又恢復了平常,只是臉上泛起了紅暈。

李婕見此心中暗暗高興:『小伙子居然還害羞了,看來平時沒怎麼跟異性有身體上的接觸……以前都沒怎麼注意,百合這兒子生得挺文靜的,真是個可愛的小男生。』李婕愈發來了性趣,一邊仍舊裝作沒事一樣地說著話,一邊用手開始在林書文的大腿上撫摸起來,漸漸向大腿內側摸過去。

林書文低著頭,一邊心不在焉地回答著李婕的詢問,一邊用眼睛瞟著李婕撫摸自己大腿的手:『她這是在勾引我嗎?以前就覺得她挺風騷了……聽說女人三十如狼,她老公一定滿足不了她……不,還是小心點好,萬一她不是這個意思,那我可就完了……哎呀,下面好脹……』

在李婕的撫摸下,林書文豎起了小帳篷,林書文頓時覺得尷尬萬分,他看到李婕仍舊一臉平常,這才放下了心。但是實際上,李婕看到豎起的小帳篷,嘴邊卻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更用撫摸著的手裝作不經意地去碰那小帳篷:『居然有反應了,不知道十八歲的肉棒是什麼樣?感覺有點尺寸……百合呀百合,不如把你兒子的肉棒借我用一用吧,我們兩姐妹這麼多年了,應該不會怪我吧?』

李婕突然停下了手:「好了,書文,你該回房做功課了,阿姨也要洗碗了,等會阿姨給你送點心。」林書文來自這個暫時屬於自己的房間裡,拿出自己的課本,做了一會作業,腦子裡想起李婕的身影,下體又膨脹了起來,情不自禁地將手放進了褲子。這時外面有傳來淋浴的聲音,林書文再也無心看眼前的書了。

林書文悄悄地走出臥室,四處張看了一番,果然是李婕在浴室裡洗澡,她的老公正在書房裡。林書文像著魔了一般,也顧不得許多後果,便向浴室走去。沒想到浴室的門竟然沒有關,林書文透過門縫看過去,看到了李婕的裸體,雖然只是背面,但可以看出那跟他媽媽裸體是截然不同的。李婕的身上沒有一點多餘的贅肉,腿又細又長。林書文的下體愈發脹得厲害,精蟲上腦,他就站在浴室門口手淫了起來。

這道門縫當然是李婕故意留的,門前林書文的動作也都被她他看到了,故意誇張的扭動著身體,撫摸著自己來挑逗林書文:『這孩子,看來挺色……讓我先逗逗他……』李婕突然轉身喊道:「老公,是你嗎?」林書文嚇得趕緊跑開了,大概是因為受了一時的驚嚇,所以射了出來,精液全留在了褲子,林書文不知該如何面對李婕了。

第二日一早,林書文剛起床就聽到李婕在門前叫喚的聲音:「書文,起來吃早餐了,遲到了可不好呀!」這聲音仍舊如以前一樣的親切,林書文心裡想著:『看來李阿姨並沒有發現昨天那個偷看的人是我,真以為是她老公了……』抱著這種僥倖的心理,林書文開開心心地吃完早飯上學去了。

這天李婕在洗衣服的時候刻意挑出了林書文換下來的褲子,雖然昨天林書文用紙巾將精液擦拭掉了,但上面還留有污漬。李婕把鼻子湊上去聞了一聞:「小男生的味道……真是不錯呢!」

葉百合將陳浩帶到家裡也已經一天了,在過去一天裡,葉百合仍舊是無動於衷,雖然面對的是李婕的兒子,但她仍舊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倒是陳浩已經打起了葉百合的心思。

陳浩是一名體育特長生,憑藉著自己的籃球特長才進入了一所不錯的學校。這樣的體育生在中學時代通常都比較受歡迎,陳浩更是迷死萬千少女的高個兒帥哥。有這麼個優勢,陳浩也早就偷嘗了禁果,對於異性的身體並不陌生,但是葉百合還是吸引了他,雪白的肌膚、豐腴的身材、少婦的成熟,尤其是胸前高聳的一對奶,這是他所嘗過的那些女生所不具備的。

這日下午,葉百合打理完了家務,就泡在浴缸裡,想著昨夜老公又沒有搭理自己,不禁有些鬱悶。突然陳浩吹著口哨全身裸體地進來了,浴缸裡的葉百合嚇了一跳,趕忙一手摀住胸,一手遮住下體:「浩浩……你怎麼回來了……」

陳浩裝作若無其事地樣子:「今天下午有場籃球賽,打完了就回來了……都汗濕了,身上黏得很,洗個澡。不好意啊,阿姨。」說著便拿起噴頭開始沖洗自己的身體,時不時就對著自己的下體沖沖,似乎是在向葉百合炫耀自己的資本。

葉百合既尷尬又慌張,只得口不擇言說道:「你……你洗吧,阿姨已經洗好了,馬上就出去……」

陳浩繼續裝作若無其事地和葉百合搭話起來:「阿姨,你有沒有準備好吃的給我呀?」葉百合結結巴巴地說道:「好……好吃的呀?有……有的。」

「我常聽我媽說,葉阿姨做的才特別好吃。」

「啊……是嗎?」

「我想也是,葉阿姨人長得這麼漂亮,菜一定做得也漂亮。」

「呵呵……是吧……」葉百合被陳浩這麼誇獎,更加害羞了。

陳浩欣賞著葉百合微妙的表情,趕忙趁機道:「阿姨你繼續泡澡吧,我沖一下就好了。」說完便拿著浴巾擦了擦身上的水,走了出去。

留下在浴缸裡的葉百合,忽然有些恍惚了,眼前浮現出陳浩矯健的身材和粗壯的下體:『怎麼回事……剛才都發生了……陳浩他看到了我裸體……可我……居然產生興奮地感覺……是自己好朋友的兒子呀……這是怎麼了……』

與此同時陳浩想著剛才浴缸中的少婦,一身雪白,高聳的奶子挺在胸前,乳頭還是那麼的粉嫩,那可是自己夢寐以求的:『遲早要得到你……葉阿姨。』

這日李婕家中,臨時的一家三口吃完了晚飯,李婕的老公關心地詢問起了林書文的學業,李婕趕忙說道:「哎呀,老公,不要問這些事了,在他自己家裡爹媽問得就夠多了,我們讓他放鬆一下好嗎?」

李婕的老公笑著對林書文道:「有道理,有道理,來我們家就得放鬆點。書文一看就是會讀書的孩子。」

李婕又拍了拍林書文的大腿:「不過呢,在阿姨家也不是那麼輕鬆的,今天你要跟阿姨一起把碗洗了。」說著,李婕讓林書文將桌子上的盤子端到廚房,放進了水池了:「書文,會洗碗嗎?」林書文點了點,就動手開始洗了起來,李婕拿著一條抹布走到客廳裡去擦餐桌了。

李婕家是開放式的廚房,和客廳是連在一起的,所以林書文站在水池前就可以看到撅起屁股擦餐桌的李婕。李婕穿著一條短裙,內褲似乎若隱若現,看得林書文出了神,這當然是李婕有意為之的。李婕突然一轉身,讓林書文嚇了一條,故作鎮定地又刷起了碗,不過臉上泛起的紅暈出賣了他,這都被李婕看在眼裡。

李婕暗喜地走到林書文身邊:「怎麼這麼半天才洗了幾個?還說會洗碗,撒謊可不要喲!沒關係,阿姨來教你就是了。」李婕手把手地開始教林書文怎麼洗碗,將身體緊貼著林書文,時不時故意地晃動幾下身體,用自己胸部去蹭林書文的手臂。

這讓林書文產生了一系列心理和生理的反應,『啊……李婕阿姨的體味好香呀……她的胸碰到我的手了……要是能摸一下就好了……』不知不覺中林書文的下面撐起了小帳篷。

林書文意識到了,立馬停止了腦子的想像,但完全控制不住,心不在焉的手忙腳亂了起來,連盤子也握不緊了。一不小心,一個盤子脫手落入了水池裡,林書文看了看身旁的李婕,沒想到李婕臉上帶著他只有在A片女主角臉上才看到過的淫蕩笑容,一時間林書文尷尬萬分,臉脹得通紅。

更讓林書文沒想到的是,李婕的身體靠得更近了,一對隆起的乳房緊緊地貼在他的身上,並在他的耳邊說道:「不要緊張,這是正常的,男孩子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都會這樣,讓阿姨來幫你解決吧!」

李婕說完伸手解開了林書文的褲帶,林書文驚訝地看了看李婕,又看了看正在客廳裡看電視的李婕的老公,「你別發呆呀,你可是要洗完的。」李婕已經脫下了林書文的長褲,用手隔著內褲撫摸著林書文的屁股和大腿內側。

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快感向林書文湧來,『真舒服……死了都值了……』林書文也鼓起了勇氣,不再顧慮什麼,一邊享受著李婕的服務,一邊洗著碗,僅僅時不時用餘光瞟一下正在看電視的李婕的老公。

李婕也注意到了林書文的改變,已經開始接受自己的服務了,就將手伸進了林書文的內褲裡,上下擼動了起來。不一會,林書文的肉棒變得更挺更大了,李婕拉下林書文的內褲,看著自己手上這個可愛的東西,也勾起了她的幻想:『真可愛呀,白白淨淨的……雖然算不上特別大,但這個年紀能有這個尺寸也不錯,比我那個已經提不起勁的死老公要好……真不知道插進去會是個什麼感覺呢?一定很爽。』

李婕一邊玩弄著林書文的肉棒,一邊詢問著:「書文,有自己手淫過嗎?」林書文搖搖頭。

「又撒謊,你再撒謊,阿姨可要生氣了。不要以為昨天阿姨沒看到。」

林書文驚了一下,忙說:「阿姨,對不起,我錯了。」

李婕看著林書文慌張的表情,「噗哧」一笑道:「阿姨不怪你,但你不能騙阿姨,知道嗎?」林書文點了點頭。

「自己弄舒服還是阿姨幫你弄舒服?」

「阿……阿姨……舒服。」

「知道什麼叫做愛嗎?」

「知……知道……」

「有女朋嗎?」

「沒……沒有……」

「那也沒有跟女生做過咯?」

「嗯……」

李婕邊問邊加快了手上擼動的頻率,一陣一陣的刺激感覺向林書文襲來,林書文腦子裡的血在往下湧,意識變得越來越模糊。

「那想知道做愛是什麼感覺嗎?」

「啊……想……啊……」隨著一陣痙攣,林書文射在了李婕的手上。

林書文的聲音驚動了李婕的老公,忙問道:「怎麼了?」李婕笑著說:「沒事,書文的手滑了一下,差點把盤子摔了。」李婕的老公說道:「盤子摔了是小事,別把手劃傷了。」說完便又轉過頭去看電視了。

這整個過程中林書文都低著頭,並且赤裸著下半身站在水池前。等到李婕的老公轉回頭去看電視,他趕忙拉起自己的褲子,一旁的李婕仍面帶著微笑。

等到林書文把褲子穿好後,李婕彎下腰,從裙子裡拉下自己的內褲,走到林書文身邊,將內褲塞進了他的荷包裡,並在他耳邊說道:「以後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找阿姨喲!」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