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單發生在兩年前的事件,相信大家都在新聞中聽過,但當中的細節我倆也一直沒有公開,現在就由我借這個小說網親身告訴大家吧。

我叫張炳文,洋名米高,二十五歲,是位舞蹈員,一直也在TVB裡工作。我雖然樣貌不差,但卻算不上出眾,所以雖然我覺得自己舞藝很好,也一直沒有機會上位,在云云舞蹈員中往往都是站在後排的那位。大家也可能見過我,我對上次表演便是在『星光熠熠耀保良』當中替容祖兒伴舞,後排最左的那位便是我了。

但大家先不要搜尋那段錄像,還是先看完這個短故事後再找也不遲呢。

話說兩年前的八月二十一日,公司裡的化妝師『蓮達』姐從朋友那裡借了隻小遊艇,打算和化妝部的同事一起出海。但那部門多數是女生,所以便找了我們幾個舞蹈組的男男女女一同去,大約也有十三四人,所有都是認識的,就算不稔熟也在工作時認識過那種。
這天是星期天,我們大清早便來到避風塘碼頭上船,我和好友『馬強』還未上船便四處看看有沒有哪位美女出現,果然舞蹈組的幾位美女也來了,她們的身材必定是出眾的,見她們穿著的便服下都露出鮮艷的泳衣吊帶,看來等一會便有無敵的三點式泳裝表現了。

作為表現者的她們一向也不吝惜,平常表演時不都給全香港所有觀眾看自己的身材嗎,練得這麼好的完美少女身材又怎會藏起來呢?!

但雖如此,我和馬強都知道這只是眼睛吃的冰淇淋而已,因為她們不是已經有公子哥兒男友便是某某監製的小三,和我們玩玩是可以,對我們這些窮舞者是不會看得上眼呢。

我們都算是同事,很多也做過舞伴,這刻便寒暄數句,繼續等待眾人的來臨。

接著來的便是我們舞蹈組之花『安妮』,她因為樣子甜美,除了跳舞外也偶然會客串些電視劇角色,看見她你們必定會認出,但卻不知道她的名字呢。陪同安妮來的是化妝部的森美,森美是位女生,亦是安妮的『男友』。

對了,我們這行業,男男女女,同性戀實在是很平常,倒沒有那些八卦雜誌般說得那麼大不了的事,當然吧,這裡多數的都是身材端好的俊男美女,要喜歡哪個哪個,無論是男是女也不出奇吧!!!

這其實亦是安妮雖然樣貌舞藝都很好但沒機會上位的原因呢,往往監製、編導找她吃飯,她總是推辭,沒有好後台,當然沒有機會了!

安妮卻不多介意,只是安守本份,和森美談戀愛,更從不介意讓人知道自己是同性戀者呢。

這天安妮穿了件白色綿質運動風褸,下面穿了條短短的粉紅色網球裙,露出又長又白的美腿,雖然此刻是星期日早上,所有雄性途人司機也忍不住多望兩眼。上身的外套半開,裡面是露出粉紅色吊帶背心,應該是件泳衣吧,但卻同時露出又白又滑的34C乳溝。天呀,這麼好的貨色怎麼會是攣的呢!!!造物弄人呀!!!

至於森美,我也不多說了,是那種最傳統的男仔頭吧,從遠看來便是普通男生,不過是皮膚很白的那種,短髮幼眼占鼻,男生來說也算英俊,如果你們認識女同的話,你便知道當男生的那位很少很少可以算得上英俊了。他算是個例外吧,怪不得安妮會喜歡『他』吧。

他個子不高,比安妮的五呎八吋還要矮三吋,穿得很土。這天明明是來遊船河,卻穿著黑衫黑長褲,像喪禮般。

其實正正是因為她倆的關係,所以才會連合了化妝部和舞蹈組的活動,她們拖著手來,跟我們談起天來。又過了一會,另外幾名男舞蹈員和蓮達也來了,我們便登船了。

開船沒多久,我們便各自活動,有的在拍照,有的開始脫下外套,展示自己的三點式,男生當然像螞蟻遇蜜糖般圍著,女生很興高采烈地享受被欣賞。

我和馬強沒參與,坐到船後談天,話說我剛失戀,拍拖四年的女友當了她公司的上司的情婦,還坦然說她們原來已經有染一年多了。分手沒甚麼了不起,但想起那段時候和她很好時,原來她在背後和別的男人鬼混,想起她的虛偽的笑容也反胃呢!

言歸正傳,轉眼間已經是中午,蓮達和安妮建議開船到南丫島吃海鮮。來到碼頭安排好泊船事宜後眾人便到碼頭旁的餐廳點菜,馬強家裡是在三聖灣當漁檔的所以主動帶安妮選擇海鮮,沒想到平常很害羞的馬強這刻變得很健談。

馬強身高六呎,樣貌其實頗俊朗,只是自少輟學又非常害羞,就算女同事找她,他也通常很迴避,所以現在還是單身。這刻除了安妮以外,舞蹈組的幾名少女也抓住他的手東問西問,奇怪的是貌美的安妮慣了成眾男生焦點,這刻馬強卻無分彼此的和各女生講解魚裡品種和釣魚的方法。女生天生醋意強,這刻她竟然主動的向馬強獻媚。我坐在遠遠,從各人的姿體動作,是看得很清楚的。

馬強受寵若驚,更是無暇理會我,我突然想起安妮這樣做,哪...森美會怎樣呢?

原來女生的醋意不只是男女關係上,森美這刻很不悅地從安妮身邊來到我的對面坐下,見她面黑黑的,雖然裝作看著手機,但不時偷望向安妮那邊。我看著先先覺得很好笑,但想到和這大美人拍拖必定不好受,情人這麼受歡迎,心中總會很擔心吧,尤其是同性戀吧?任何男女都要提防,不會很累嗎?

於是我便主動和森美說話:「森美,妳來過南丫島嗎?」

他這刻點起香煙,抽了後,望著我,搖搖頭,但沒答。

我再問:「你在公司當化妝前是做甚麼工作的呢?!」

他又是沒回答,好像沒聽到我說話般,我這便氣了起來。我其實早已聽聞過他對男生的態度很差,沒想到大家朋友出來遊玩也會如此。我自找沒趣,別再沒作聲了。

他又望過去安妮那邊,這刻見安妮更是變本加厲的,拉著馬強的手臂,刻意離開各女生,到魚缸那邊,我見森美開始真的怒了,大力的把香煙弄熄,我忍不住說:

「她只是好奇罷了,也沒甚麼呢~」

他被我說中心事,老羞成怒地說:「這關你甚麼事呢!!你這個人真多事,別煩著我,走開吧!」

我心想是我先在這裡坐下的,你憑甚麼叫我走開,便說:「哈哈哈,你不喜歡便上前罵她,不要找我出氣,但看來,你也沒這膽量吧,她這麼美,你不怕她拋棄你嗎?」

她聽了更是火上加油,便開始罵起來:「我和她的事,你這條追不到女生的可憐蟲怎懂得,我們每天晚上都做愛,你呢??!!滾開吧賤男!!!」

她罵得很大聲,各人這時都望過來,我便立即裝出無辜的表情,可憐地說:「對不起,我見你在吃醋,只想安慰你,你不要怒,我滾開好了,對不起啊。」說著我便起來垂頭行開,我偷偷看到各人也肅靜了,連蓮達也輕輕搖頭,我心中暗笑,但裝作可憐友善的表情,各人見我平常沒多發聲的更是深信森美是發脾氣亂罵人了。

我行開時,看見安妮從遠處看過來面上通紅,怒氣沖沖的走到森美面前,拉著他到別處『談話』。我坐回眾人當中,馬強拍拍我的肩膊,蓮達亦關心我地說:

「米高,別放上心,森美這人便是這樣,持著自己媽媽是公司高層便作威作福,又是個大醋埕,我真的不知道安妮喜歡他甚麼。他對所有人都是呼呼喝喝的,好像是全世界都欠他般,尤其是男生,他也和我說過,所有男人都是賤種,我聽了也以為是電視劇橋段呢?!」

各人也笑了起來,我鬆鬆肩膊便說:「沒事呢~我只覺他可憐呢,自己喜歡的人對別人好也難免有些不愉快呢,是我自己多事,在不合適時候安慰他吧。其實他這份人也沒怎麼呢,我覺得他是個好人來的。」

我這招『以德報怨』倒換來不少讚賞,舞蹈組的『小巨乳-慧芸』,立即搭著我手臂說:「米高...你心地真好呢!!!」

蓮達也點頭說:「便是吧,你外表又不錯,怎會沒女友的呢,來來來,包在蓮達姐身上,我必替你找個好女子!!」

慧芸這刻便瞇起眼,甜絲絲地望著我。我也禮貌地點頭微笑呢。

接下來的午餐時間,我和馬強也過得很愉快了,安妮不在,別的女生圍著馬強喋喋不休,我和慧芸也談得很開心,她越坐越近,有些時候她短裙下的美白大腿還會貼著我呢!

結帳前,安妮終於回來了,見她眼紅紅的,說她不會跟我們回船了,自己沒心情玩,直接搭渡輪回港算了。我心中覺得不安,畢竟是因為自己的報復行為導致她們吵架,但想到早前蓮達的話,冰封三呎非一夕之寒,她們的問題是很久遠的事吧!

我們沒見森美,但南丫島交通也很方便,他自己懂得回家吧,在這情況下要他回船上又真的很尷尬吧。

回到船上,我們自動各自分組了,馬強和兩位女生躲在遊艇下層『聊天』,我和慧芸便在船尾享受陽光和海風。自午餐後,她總是會跟著我,我倆都意會大家,這刻我倆基本上是身貼身的坐著,又會借故互相觸摸對方的手和背,是戀愛的最初期吧。

船來到南丫島東面的石排灣東北面附近時,我和慧芸正打算偷吻時,突然船頭的蓮達叫了出來:

「你們看~~那是不是森美??!!」

這嚇了我一跳,我拖著慧芸的手來到船頭,看見在海中心,有隻小艇拋錨了,上面是個黑衣男子,看清楚些果然是森美。

這刻馬強也上到來,見他在整理衣物,後面的兩個女生還在拉好裙子,我回頭對他單眼,他露出尷尬表情。

蓮達把船開近些,和森美交談,原來他和安妮吵架後,租了隻小艇到處散心,怎料來到這裡引擎卻停了不動。

我們打算報水警求助,但森美極力反對說之小艇上有船杖,他可以慢慢划回碼頭,但這刻水流逆向,根本是白費氣力。我們知道他愛面子,母親又是名人不想見報,便由他吧。

我讀書時是修讀機械工程,所以便叫他按我指示嘗試啟動引擎,但他卻甚麼都不懂。各人正在擔心,我見慧芸望著我說如何維修引擎時傾慕的眼神,心想這又是以德報怨的時候了,便拯英到他船上救他。

慧芸聽我這樣說更是露出溫柔的眼神說:「米高,你真好...但要小心些...人家擔心你呢~」她這種身材又白又豐滿的女生,溫柔起來真的很難抗拒呢,我看看她躲在泳衣下漲漲的乳房,便想,做完這樁好事後,今天晚上要有好好享受了!

我把錢包手機交給慧芸,便脫剩泳褲跳下水中遊到小艇旁,爬進,可惡的是森美竟然完全沒有扶我上船,他媽的,我是來救你的啊!!

很不容易從水中爬進艇內,幸好這天很熱,我也沒著涼,便開始看看引擎,原來只是氣門蓋被雜物堵住了,引擎沒有空氣,過了一會便停了。我弄了數下,小艇引擎便啟動了,各人在遊艇上也鼓掌,慧芸更是捉緊我的衣物在胸前,展露著安慰的笑容。

我接著便開著小艇,對著遊艇上的蓮達說:

「妳們先回港島那邊吧,我開船回南丫島陪森美還船吧!!」

說著開到遊艇旁邊,示意慧芸拋下我的衣物,我說:「妳先回去,我晚點找妳?」慧芸報以甜笑,面紅紅的不斷點頭。

離開她們,我把船開往附近的圓洲小島旁,見身旁的森美默不作聲,我也懶得跟她交談,停了船,先穿回衣服,突然『嗊嚨、嗊嚨、嗊嚨』數聲,引擎又停了。森美這便慌張起來,說:

「又壞了!!你到底懂不懂的!!!唉!!早知我先回遊艇吧!!!」

我沒有理會他,細心研究引擎問題,看了好一會,才發現原來他早前一直不停嘗試啟動引擎,電油格鬆了,早已流光了。

這刻遊艇早以遠去,森美卻在艇上大叫:「喂!!!!!回來呀!!!喂蓮達!!!!回來呀!!!!」但她們卻又怎聽到呢,我見她又叫又跳,便喝止她說:

「你瘋夠了嗎??!!她們聽不到的,現在浪開始大,不要再搖了,這會翻艇的!!!」

「你別管我啦~廢柴!!!」

我沒有理會她,便拿出手機來,這裡訊號很弱,但也嘗試致電給剛拿了她號碼的慧芸,但卻沒有聲音,突然『嗶氹』一大聲,我見跳著的森美失了足,整個人跌進海裡,我忍不住大笑起來,說著:「活該!!!」

我望過去,見她在水中恐懼的模樣,心中大悅,說著:「哈哈哈哈,我說過你不聽,看你現在多狼狽~~我不會扶你的,自己上來吧!」

說著便解續嘗試打電話,但還是沒訊號,便拿起船杖,打算划船到別處再試。但過了一會也沒見森美上來,我立即爬過那邊,彎身看,見他不斷在水中亂撥掙扎,我說:「你別再裝了,我不會信的,你要我也下水來?!!別發夢!!」

我望著他繼續裝,見她逐漸沉了下去,我又恥笑變得恐懼了,大聲說:「喂!!!別再玩了~~喂!!!!!!!」

我心想,寧可被騙也不可弄出人命呢,便二話不說跳進海裡找他。但我不斷找也找不著,上水面再看也找不到,心正在慌,便潛到水底張眼看,終於找到他了,他已經往下沉了,我出力捉緊他的手往上拉,但他很重,我只好瘋狂地往上游,很不容易上到水面,把他拉到我胸前時,他已經沒反應了。

我心中突然很冷靜,知道這情況是沒法回艇上,望望最近的陸地便是圓洲那邊,便用手托著他的臂下,飛快的往圓洲游去。

幸好距離不遠,我在沙灘邊著陸後立即拉他到地上。我雖然學過心肺復甦,但人亂起來也不知怎好。我先把他平平躺好,接著扯破了她的恤衫,用雙手按在她胸前大力按,速度逐漸加快,但他還是沒反應,我停下來把他的頭向後拉,讓他的口張開,想著這樣能令氣管張開。

我又回到他胸前按,按了半分鐘也沒反應,心中真的開始驚慌了,我只記得自己不停說著:「不要死呀!不要死呀!不要死呀!」

沒辦法下,我又來到他面前,把頭拉口,吸了口氣在口中,對準他口裡大力吹去兩次,重覆了數下也沒反應,我感覺到眼睛紅起來,知道他失救了。拿出褲袋裡的手機,早已經濕透壞了,便是求救也沒辦法。

但我不甘心就這樣放棄.便又爬到他身上,不斷快速地按她的胸膛,奇蹟出現了,他身體突然抽搐了一下,口中噴出一大口海水,還恢復知覺了。

我狂喜,立即把他微微扶起,把他的頭往後些,讓多點空氣進入肺部,接著他自動轉了身,口中又吐出一大口海水,這下子真的回魂了,我才鬆了口氣。看見他不斷喘氣,我知道他沒事了,才放開他,自己站起來到旁邊。

我望向他,見他衣服被我扯破,露出裡面的背心和胸圍,整個人濕透,差點死去,他必定會破口大罵,都是我沒早點救他,我心中內疚,想著只要他沒事,便由他罵吧。

這樣才又回到他身邊說:「怎樣?好些了嗎?!!」

他又喘氣一會後,說:「你....你...」

我說:「唉~~對不起了...你要罵便盡管罵好了,罵完沒事我要想辦法離開這裡呢...」

他緩緩坐起來,立即拉緊上衣和掃掃頭髮後,說:「為什麼...為什麼要罵你呢~你雖然是廢人,但也救了我...所以...要多謝你才對。」

我倒完全沒想過他會這樣反應,聽他說到最後竟然有點溫柔,我渾身不自然,立即起來說:「哎呀~你別說這些,我寧可你罵我好了~你這樣...都是怪我不好呢~~」

森美見我這反應,反而覺得有趣,說:「你這廢...不,你這人真好笑,人家多謝你,你不喜歡,喜歡人罵你的??!再說,是我不小心跌進水裡,你是勸阻過我的。況且我不懂又游泳,又怎會是你的錯呢~」

我總不能說他和安妮吵架是因為我導致的,和我沒有早點下水救他吧,便由他這樣說好了。我扶起他,讓他掃光身上的沙石,自己也整理好衣服,便說:

「雖然現在沒事了,但還要想辦法求救,因為小艇已經漂走了,你看。」

他四處看看,也找不到小艇,便問:「那我們現在在哪呢?我們可以步行離開嗎?!」

「這裡應該是圓洲島,不連接港島的,你看那邊有光的便是舂坎角,後面那方才是南丫島。這個小島很細小的,沒人居住的...」

他說:「但是...看起來,往港島也很近呢~」

我說:「對呀~這裡游過對面岸大約要游半小時左右,但可惜你不懂游泳...況且這裡也頗大浪的,我自己也未必游得過去。」

森美說:「那怎麼辦??!」

我說:「我的手機浸壞了,相信你的也是吧?!拿出來看看?」

果然他的手機也是黑屏,沒反應。

我見他面上一沉,早前的硬朗已不見了,這刻只是強裝鎮定。雖然他是個『湯包』(Tomboy),但這刻還帶著幾分女兒氣。

我便說:「那~你又不用太擔心,她們回到香港後見沒我們消息會找我們的,再說,小艇在海上漂也會給水警發現呢,這帶水域沒多個小島,很快便會找到我們了。」當然,那刻我又怎會知道小艇早已漂了過赤柱灘那邊著陸了呢。

我見他還是很不安,便說:「既然來了這裡,他們又不會這麼快來找我們,倒不如在這島上逛逛,碰碰運氣,可能找到人幫助吧?!」

可能他也知道我是想逗他,便苦笑點頭說:「好吧,總好過在這裡呆等。」

我們開始行才發現,原來這個小島唯一的小灘便是這裡,四周都是石灘,小島真的很細小,直經還不過五百米左右,比起馬場還要細呢。我們往島中行去,這裡是個小山丘,當中都是樹林,無有道路,我們只好沿著些小徑行但果然找不到任何人在島上。

期間我們談東談西,原來森美的媽媽自少已經很多男人,但卻從來沒說過誰是自己父親。他說自幼便知道自己喜歡女生,覺得男人很污穢。我也笑笑地讚成,但污穢也有污穢的好吧~~

轉眼間便來到島上的最高點,怎料這裡原來有座小亭,我們便坐下來。我四周看看說:

「其實這裡假日也不少遊客的,可能我們能找到人幫助呢?!」

不幸的是這天小島上沒遊客,一隻小船也找不到。幸運的是,這天太陽很猛,我們在島上行了個多小時,衣服都半乾了。

這刻森美說:「米高,這裡雖好,但船隻來了也不會知我們在這裡吧?!還是回到沙灘好些,對嗎?!」

我想了一會,再看看天色,說:「你看,太陽快下山了,今天應該不會再有遊客來這了,如果是水警來了,他們不會立即離開的,我們看到他們來再下山不遲呢。」

他也點頭稱是,再想到這刻在這小亭內總算有瓦遮頭,下雨也不怕呢。我突然聽到他傳來的『咕嚕咕嚕』聲,才想起他應該還未吃過午餐,說:

「森美,肚子餓了?!你剛才吵架沒吃午飯對嗎?!」

他睜大眼睛,點頭苦笑。

我說:「這裡甚麼也沒有,看來要你要捱餓了...」他點點頭,見他眼睛紅起來但還是逞強忍著。

我從風褸袋中伸出手,說:「除非你不介意濕透了的巧克力吧??」他突然呆了,還以為我是戲弄他。

「這是今早上船前買的,我是巧克力迷,任何時候也要吃,幸好我是跳舞的,否則這個小肚腩早早變成大肚腩了!!嘻嘻~」

他立即拿過去,其實巧克力還未開封,沒被弄濕,他立即撕破包裝,但突然停了下來,說:

「但是...我們不知待在這裡多久...我吃了,你肚餓怎麼辦?!」

我說:「別傻了,我吃過午餐,反正不餓,說不定水警正在途中呢~你快吃吧!!」

他低頭望著巧克力,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越哭越大,我不知所措,說:「哎呀,別這樣啦...不要怕,很快有人來找我們的。」

他哭著說:「不...不是,只是我這樣對你,你卻對我這樣好,你又不認識我~~~」

我說:「以前不認識,現在便認識了,不對嗎?!我們經歷了這事,往後便是好兄弟,對嗎?!」

「好兄弟?!嗯...米高,我們以後是好兄弟!!」說著便開開心心地吃巧克力,還不斷說:

「嗯!!好吃~~真的很好吃!!!!」

這刻,太陽終於下山了,我倆並肩而坐,望著對面岸的燈光,雖遠又近,其實心情也不太壞。我們談起他和安妮的事來:

「沒了~真的。她說得很清楚了,她說她其實是喜歡男生的,這個原因,我這種人是永遠要投降的呢。」森美說。

「聽你這樣說,你不是第一次為此原因分手了,對嗎?!」

「當然啦,男同性戀的,不是真正喜歡同性是不會那樣的,因為社會都很歧視嘛。但女同,卻不一樣,有些女生只是喜歡和女生一起共處,或是還未懂得喜歡男生,便試試看。當然還有很多是被男生欺負後便以為自己可以喜歡女生吧。」他說。

我說:「那怪不得你這麼討厭男生了,他們除了總是搶走你的女友外,更是污穢呢!!」

我倆大笑起來,他說:「哈哈哈哈,那也不是全部都討厭,今天後,還有一個男生我不討厭的。」

我用手指指著自己的鼻尖,他笑笑地點頭。這刻,我真的不覺得他和別的女生有甚麼不同呢,舉手投足都很有女人味呢,是他這刻不需要強裝吧。

我問:「那你呢?你試過和男生一起過嗎?!」

他想了一會,搖頭說:「那你呢?你試過和男生一起過嗎?!」我倆大笑後,我答:

「怎會呢?!我很清楚自己是喜歡女生的呢~但你不同嘛~你未試過又怎知道自己不會更喜歡男生呢?!」

他伸手搭著我肩膊,笑說:「那你呢?你未試過又怎知道自己不會更喜歡男生呢?!」

我想想,點頭說「那也是...哈哈哈哈」

便是這樣,我們在這個荒島上甚麼也談,我也和他說了前任女友如何瞞著我和上司鬼混,他聽後也說,其實壞人有男有女,也沒有必然那個性別較討厭呢。森美還笑說我們離開後,他會替我報復,把我前女友追到手,再狠狠的丟了她,我說很好呢!!

我又問:「好了~談了這麼久,是中文名的時候了,好我先說,其實我的名字很土...是...張炳文!!!」

森美捧著肚在大笑,說:「哈哈哈哈~~~譚炳文!!!!炳文哥!!!」

「好了好了!!到你了~~」

他說:「我為什麼要說呢~~~是你自己說了,我又沒有應承...哈哈哈哈~~」

我說:「啊!!!這不是詐騙嗎??!!」

他說:「不說~不說呢...說來幹嗎?!」

我見他不想說,便算了,輕輕說:「沒所謂...我只是想知道兄弟的名字吧,連姓名都不知道,說什麼兄弟呢?」

他見我這樣,便扁起嘴,很快地說:「何淑美!」

快得我沒聽見,我說:「甚麼??!何美??!」

他再說:「:何...淑...美...」

我『呬』了一聲,說:「我還以為是甚麼怪名,何淑美很好聽呢!!!」

我唸唸地說:「何淑美...何淑美,很女性化啊~~哦...怪不得...」

他沒發怒,微笑地說:「我本來很不喜歡這個名字,所以從沒人知道這個名,我把身份證也改了成『何森美』呢!但不知為何,你說出來,我並不介意呢。」

轉眼間,看看我的手錶(幸好是防水錶)已經十時多,我倆雖然剛剛認識,但傾談了大半天,已經變得很稔熟了。我見他開始不多說話了,便問:

「淑美,怎麼?是否累了?!」

我示意讓他可以倚著我的肩膊睡覺,他起初還覺不好意思,但我微笑點頭數次後,他便把頭倚靠過來。雖然這天仍然是夏天,但沒想到在郊外,沒有市區的溫室效應,到了夜深還是會有點涼呢。我倆輕輕倚著倒覺得溫暖些。

過了一會,風再吹猛了些,我便脫下風褸給他蓋著,他睡得恬了,便索性躺在我的大腿上,我也由他隨意吧。這刻其實我也有點睏了,也垂頭閉目睡去了。

這樣便睡了很久,但被突然來的聲音弄醒了,張開眼睛發現亭外正下著大雨,我望向躺在我下面的淑美,他還是安好睡著,我沒事忙便細心地望著他。

白哲的皮膚這刻被月光照起來,我望著他的臉龐,這明明是個小美人的容貌,自己怎麼一直把他看成男生呢?!看看手錶已經凌晨兩時半,我倆孤男寡女在無人的荒島上,只可惜他是個『男』的呢?!

他若然喜歡男生多好呢!我又想起他的說話,自己也沒試過男生,又怎知我不喜歡這個『男生』呢?!

從這個角度看下去還可以看到他黑色上衣內的乳溝,我便想起今天替他做復甦時按著他的乳房,我記得那刻也詫異他那裡原來也不小的呢,以我的經驗來說也是C杯呢。微風不經意吹起了他的體味,我鼻中的明明是女生的氣味呢,閉上眼睛地吸,心中還是甜絲絲的呢。

這卻糟糕了,我幻想中看著他的女身胴體,自己竟然開始有反應,下面漲硬起來,竟然頂向了他的頭部。

我微微地移開,但卻弄醒了他,他的身體動了起來,張開眼睛和我四目交投了,他輕輕擦眼,說:

「哎呀~我壓著你的腳這麼久,是否麻痺了?!」

我沒說話,他卻坐起來了,還說:「對不起了~~你肯定是累透了~好,輪到你了,你睡在我的大腿上吧!」

我還在嘗試掩飾自己下身的反應,幸好他沒發覺,我便說:「噢~不需要了,我反正也不累,真的啊~」

他輕輕拍著自己的大腿說:「哎呀,不要害羞了,這又不是甚麼!你不用小看我呢,這樣才公平嗎!!」

我只好勉為其難地照辦了。我把頭放在他的大腿時,卻發現那裡很軟綿綿,畢竟是個女生,身體的結構是改不了的。但這卻又真的很舒服呢,我躺下來,不其然望著他,目不轉睛地欣賞眼前這個人,無論是男是女,我也蠻喜歡呢。

可能是夜深了,人的意識薄弱了,沒想到自己竟然說出心底話來:「嗯~我很喜歡你呢!」

說話說了出來,感覺卻和我心中所想不同,他反應很大,但還是強裝沒事,說:「你...吓??」

「不...我的意思是...很多謝你,喜歡你對我好...不,我...哎呀...沒事了。」我語無倫次地說。

尷尬的沉默過了一會,最怪的是我還繼續把頭放在他腿上。他想了很久,笑了出來:「不用擔心,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也對我很好,我也喜歡的呢。」

這樣便沒事了。我繼續嘗試睡覺,但心中卻還是亂亂的。閉上眼睛,鼻中卻聞到淡淡的女性體味,味道很好,不一會我便睡著了。夢中不停都是些性愛影像,奇怪的是女生的體味逐漸變成女性的下體味道,這更燃燒著我心中的慾望。

好夢正甜,夢中是發情的呻吟聲,那人的面目是模糊的,不斷扭動著蛇腰,呻吟聲越來越大,竟把我弄醒了,我張開眼睛,看到的竟然是他的小腹,原來我睡夢中轉了側,由背向他變成面向他那裡,怪不得氣味不同了。

我抬頭望上去,發現他面紅紅的,竟在輕輕呻吟,原來並非夢中,他望向我說:「你這是攪甚麼呢,你不是睡覺的嗎?!」

我不知道他的意思,但想必是我在睡夢時把頭壓向他的私處,呼吸的熱氣噴向他那裡,令他有了反應吧?!

我立即坐起來,連忙道歉,說:「啊!!對不起...我剛才真的睡著了...我沒有做了甚麼吧?!」

我望著這刻的他,雙頰泛紅,是因為月光反射,還是夜深迷亂,他靦腆的表情真的很美呢,這個『她』是個活生生的美人啊!

她把腳蹺了起來,刻意遮掩著下身,用手微微壓著,我知道她應該是有了反應。

她說:「沒事~沒事了,你剛才...嗯...我們還是坐著好些。」

我明她用意,看看手錶是三時多,不一會天光了便會好了。

她不直視我,我猜他是發怒了,便靠近些,說:「淑美,對不起,我沒惡意的...可能是自然反應吧,不要惱我好嗎?!」

她卻坐開了些,說:「不要...不要叫我淑美好嗎...唉~~~你坐開點啦~」

我只好聽命,心中幻想著自己剛才究竟做了些甚麼呢。我再嘗試逗她說話,她也不發一言。過了好一會沉默,我便起來說:「無論我做了甚麼都好,是我錯了,我給妳些空間吧。」

說著,我便步出涼亭,但外面還是下著很大的雨,我很行了數步,已經濕透了。她卻立即起來,罵說:「你瘋了嗎?!!這麼大雨,你先回來吧!!」

她緊張的表情很女性化,我很愛看,所以還是站在雨中,望著。她繼續手舞足蹈的說:「你快點回來吧,著涼了這裡沒法求救的!!哎呀~~人家...不是惱你呢!!!」

我說:「那是甚麼呢?!」

她說:「我...你...你先回來再說好嗎?!」我望著她的表情,又急又羞,忍不住笑了。我瞪著眼望著她的雙眼,彷彿明白她的意思,便步回小亭內。

她一直目不轉睛地望著我,直至我入了亭內,我不明白為何單單是我們鎖定的目光,卻能令我心跳得很厲害,我差她也是一樣?!

她沒說話,用手替我撥乾頭髮,喃喃地說:「你笑甚麼?!傻瓜!!」

便單單『傻瓜』這兩個字,出自她的口中,有了無比的變化,她的聲音變得嬌嗲,和平常的她完全不同,大大的觸動了我的心弦,我忍不住把她摟住,用嘴壓向她,也不理她會否推開或發怒了。

她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嘴巴是合上的,不懂得反應,還立即把我推開。

我後退兩步,見她用手蓋著自己嘴唇,接著說:「我是喜歡女生的...請不要...」

我知道是自己誤會了,垂下頭,再也沒勇氣說對不起,轉身又離開小亭,這次她沒再叫住我了。

正當絕望時,我聽到後面傳來急速的腳步聲,我轉身時她已經整個人飛撲到我身上,用嘴唇和我濕吻,我把她抱起來,兩個人瘋狂在雨中亂吻。

她的嘴很嫩很甜,但接吻時卻像很飢渴般,還說著:「這...感覺原來...是這樣的。」我們都像喝不厭對方的唾液般,同時又緊緊的相擁著,她又燙又軟的乳房壓在我胸前,我用手抱著她的臀部把她抱起來。

我見她短短的頭髮都濕透了,不忍她在雨中,便抱她回亭內,期間她更是閉目地享受著濕吻,舌頭不斷地和我捲動著,像隱藏了很多很多年的慾望要在一刻中爆發般。

在亭中,我放她下來,替她脫去濕透了的黑色上衣,她再不害羞,也替我脫去風褸,接著我們都自己脫下濕透的衣服,直至她只剩下白色的胸圍和內褲,我也只脫剩內褲。

她這是第一次給男生看自己這模樣,自然地用手擋著豐滿的乳房,大腿也微微夾著,右腳跟輕輕離地。她倒不知道自己的站姿變得很誘人,這刻月光射在她半濕的身體上, 雪白的肌膚變得像水晶般晶瑩剔透,白裡透紅。她平實的白色綿質胸圍內褲濕透了,這刻都變得像絲般半透明了。

我傻傻的坐在石椅上,目瞪口呆,她見我的神情也瞇眼甜笑了,我說:「真的很美...很美...是我見過的女人中最美的!!」

她叉起腰,裝惱地說:「胡說!!怎麼可能~~我們在電視台工作呢,我這個男人頭怎會是最美呢~~」說話時又嬌又嗲,天呀!!怎麼她轉變起來比起任何女生都更溫柔呢!!!

我認真的說:「真的...她們那些都是堆砌出來的,妳...妳才是真正女人的美!!」這句說話雖然很矛盾,她明明是個湯包,怎會是真女人呢,但你只要看到那刻的她,無論是外表、姿勢、語氣、神情,都是個大美人的模樣。她聽後也明白我的意思,點頭甜笑呢。

接著她便張腿坐在我大腿上,她全身都燙著,真是又暖又軟,她輕聲在我耳邊說:「和男生...我不懂呢...你要溫柔些啊~~」

這句說話出自她的口中真的是最強的興奮劑,我把她擁抱著,和她接吻起來,用手在她背後愛撫,她輕輕地呻吟,我便緩緩地解開她的胸圍脫下,我把她輕輕推後,好讓我可以欣賞她的乳房。

那裡又圓又挺,她任由我觀賞,她的乳頭早已筆挺,原來她的乳暈也不小,是淺啡色,很有母性,誰會想到這個常以男生打扮的人內裡有這麼成熟的女體呢。

我忍不住往那裡啜起來,這對她來說並不陌生,她很快便投入了,用手掃著我的濕髮,由我任意玩弄她的軟肉。

我兩乳輪流吸啜又用舌尖挑逗她的乳頭,聽她說她從來都是當主動的,這刻可以被動地享受,原來是很舒服的。

不一會她開始心癢了,不其然扭起蛇腰來,其實淑美最性感的是她的腰部,因為她乳房和盤骨都大,但腰部卻很纖幼,曲線很美。

我邊吃她乳頭,邊用手搓揉她的臀肉,她不斷地呻吟:「噢~~嗯!!噢~~嗯!!噢~~嗯!!」

我原本也以為今天晚上會有性愛,但卻沒想到竟然會是她呢!這刻經過一輪起伏和挑逗後,下體又再硬透了,這刻還頂著她的屁股,她感覺到,便說:「啊~我壓著你那裡...不會痛嗎??!很硬呢~~」

我裝傻地說:「痛啊~~妳原來這麼重的!呀~~」

她立即起來,蹲在我前面,隔著我內褲輕輕摸著我的肉棒,我順勢拉下內褲,肉朋立即彈了出來,把她嚇了一跳。

陽具在她面前搖晃,她面立即紅透了,但還細心地視察損傷,更說:「哪...哪裡痛呢?!」

我指著龜頭說:「這裡~很不舒服呢...」

她說:「對嗎?!對不起呢...那怎辦?!!」我見她緊張的神情不忍再喜弄她,便笑說:

「妳試試用舌頭舔舔.應該會好些~」

她這才放鬆些,還輕輕打了我大腿一下,說:「你這壞東西!!」我倒不知道她自己有沒有發覺,她的說話方式完全變了另一個人般,這個才是真正內在的她吧,平常裝作男生說話必定不好受呢。

她雖然這樣說,但眼睛卻還是望著我那裡,我見她輕輕舔自己嘴唇,我便說:「我倒不是說笑的,那裡...弊著很久了...」

她望著我瞪著眼說:「為什麼呢?!為什麼會弊著呢?!」

我見她不懂男生,便說:「淑美,妳很性感呢...妳這般實在太誘人了,我心中很癢...當然想洩呢~~」

她很喜歡這種讚美,便甜絲絲地說:「真的嗎?!那...我幫你吧...」說著她便用手輕輕拿住肉棒,很小心用舌頭在我龜頭邊開始舔起,第一接觸,我像觸電般跳了,事實我失戀後也很久沒自慰了,這刻看著短髮美人服侍自己,真的很爽呢。

她見我反應,卻立即停下來說:「痛嗎?!是我太大力了對嗎?!」

「不是...是太舒服呢...別停呢~~」

她這才繼續舔著,她肉棒四周舔著,像吃冰淇淋般,漸漸由害怕變得自在,再變成享用,她把那裡舔得很乾淨,我更是早早把頭向後,閉目享受了:「啊~~啊~~噢~~嗯!!!」

她果然是慣了主動,舔著舔著,她的手也伸往自己的下體,隔著內褲磨擦起來。

我那裡雖然舒服,但還是期待著被包含的溫暖,便說:「淑美...可否...含...」

她才剛剛懂得舔吃,突然聽我的要求,有點不至所措,但見她其實早已發情,便張開口把我的肉棒含進口中,我立時爽得叫了出來:「噢~~~~~~~!!!!!」

淑美雖然未經人道,但色情片總是看過不少的,她見我的反應,心中滿足,便放膽地上吞下吐起來,『卜唧』『卜唧』『卜唧』『卜唧』『卜唧』『卜唧』濕溼的口交聲音不絕,我輕輕用手掃著她的短髮,帶動著她的吞吐節奏。

過了一會,我感到下面開始收緊,但心中還有無限慾念,便示意她停下來,剛好她也開始累了。我把所有衣服疊在一起放在石椅上,讓她舒服地躺在上面後,我先和她濕吻,感謝她剛帶給我的歡愉,再說:「噢...噢...現在到妳舒服了...我要帶給妳從未有過的快感...」

人總是享樂的動物吧,她聽到我這樣說,也難掩興奮心情,輕輕咬唇,但說:「不需要喇...你開心便可以了...」

我來到她大腿間,把頭放在中間,先是享受她的味道,我出力地嗅,便說:「對了!!!便是這味道了,我在夢中就是被這味道吸引著...嗯....很香呀妳~~~」

她卻說:「你還說~剛才不知真睡還是假睡,在人家那裡鑽著,又嗅又吐熱氣,弄得人家那裡濕透了...」

我邊享受邊說:「不是這樣...怎把妳弄到手...」說著便一手脫下她的內褲,她下意識用心擋著,但給我拿開後,終於看到她的私處了,那裡毛髮很濃密,味道很強,我把她的大腿張開,她的肉唇早已佈滿濃濃的白液,真的很多,看來她的性慾是很強的。

我說:「妳流了很多呢...」

她說:「嗯~~那讓我先抹乾些...」但我不待她說下去已經把頭埋進去,用舌頭舔吃所有的愛液,她肉唇被舔,忍不住叫著:「啊~~~~噢!!!!!!!!!」

我把所有都舔進口中後,起來給她看。她見我滿面淫液,口中很多白漿,便說:「啊~~啊~~吐掉吧...從來沒人會這樣呢...」我卻在她面前把所有都吃進肚中,她輕咬嘴唇,又是害羞又是滿足的神情。

我又躲回那又暖又濕的秘洞,這下子認真地舔弄著兩張肉唇,又舔又挑又啜,她早已是是呻吟過不停了:「啊~~啊~~啊~~啊~~米高~~啊~~啊~~啊~~啊~~噢!!!!!!」

我開始用三隻手指溫柔地插入,這對她來說都是習慣,微微翹起下身配合著:「嗯!!嗯!!嗯!!嗯!!嗯!!嗯!!噢!!噢!!噢!!噢!!噢!!噢!!」

我的手指抽插速度開始加速,不時往她的G點推按,她更是浪叫起來:「啊!!!啊呀!!!對了,是那裡了!!啊呀!啊呀!!你很厲害呀...對...對....唔!!!!!!」

她閉氣地享受,我知道她過往的女伴又怎會像我般主動令進攻,和懂得位置呢,於是不斷加速還需要力氣呢!!

她下身不斷搖動,我知她要高潮了,便突然停下來,問:「呵...呵...妳要嗎?!!!」

她咬著自己的手指不斷點頭,我再問:「淑美,妳要男人嗎??!!要我把妳變成真正的女人嗎??!!」

她點頭得更狠了,我邊說邊脫下內褲:「要便說出來吧!!!」

「要啊!!!我要男人呀~~~米高!!!來把我變成真女人吧!!!快喇~~~~」

我的肉棒早已硬得不能再硬,我托起她的雙腿,她張開眼望著我,滿面慾火,我向前一頂,二人徹徹底底的結合了。

「啊啊啊啊!!!!!!!!!!!!!!!!!!!!」我倆大聲地叫出來,因為深知這個島上只有我倆,可以盡情地叫。

插入至沒後,我停下片刻,享受完整的溫暖,她面上的笑容沒法形容,彷似是失而復得又像久旱逢甘的滿足,我開始抽插起來,起初是緩慢但深入,每下都頂到她的子宮,她的叫聲開始沙了:

「噢!!!噢!!!噢!!!啊呀~~~~~好舒服啊呀!!!!!!!!!!!!」

接著開始加速起來,不再溫柔,換來的是大力的衝擊,她又發出另一種呻吟聲:「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這個姿勢做了數分鐘,我倆都開始回魂時,我把她扶起,要她站到小亭的柱邊用心按著,翹起屁股,月光射在美人全裸的身上真美。我從後插入,沒下都碰撞她的肉臀,肉臀很冰涼但陰戶卻很熱燙,感覺很好。

她偶然會回頭望著我,我用手抓緊她的腰部不斷地插,她的表情又像痛苦又像求憐。我只要想到眼前這個短髮裸女是今早的那個惡相的假男生,心中便有征服的滿足感,腰間有無盡的力氣抽插她。

她被我攻陷了,呻吟中但哀求地叫:「啊呀!!啊呀!!啊呀!!啊呀!!啊呀!!很大力呀!!!啊呀!!不行了!!!!!」

我憐香惜玉的心神令我停了下來,她卻說:「啊~~~但不要停啊呀!!!!」

她的性起了,便得主動地,把我推到石椅上躺下,她坐了上來,女上男下的,她主動地搖晃,每下都用下體的陰骨磨向我的肉棒底部,這把我迷了,沒有了自主權,任由她不斷磨擦,我興奮得快了不行了,我叫著:「哇~~~啊呀!!啊!!!啊!!!啊!!!不行...這樣會洩的...」

但她卻同樣被陰蒂磨擦的快感控制著,閉起雙目,不斷搖,呻吟聲變成悶吟聲,呼吸變得很急速:「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我嘗試分心,想著別的東西,但我見她放浪的表情根本沒法冷靜。

我沒辦法了,便抱著她起來轉身,把她趟下,自己在上面繼續抽插,她早已沉醉在高潮邊緣,她的陰唇變得很緊,彷彿有吸力般,我知道自己要洩了,便說:「噢啊!!噢啊!!噢啊!!噢啊!!噢啊!!噢啊!!不行了!!!要拔...拔...」

我正打算拔出來時,怎料她用小腿把我緊緊夾著,還在急速的呼吸中說:「唔!!!唔!!!唔!!!不...要來..了...不要停啊!!!!都射進來吧!!!!!我要啊!!!」

沒想到她的氣力這麼大,但我聽到她說可以時,我便甚麼也不想,放心瘋狂地抽插,她又享樂地叫了:「唔!!!唔!!!啊!!!啊!!!啊!!!啊!!!射吧!!!射吧!!!讓我懷孕吧!!!!!!!!」

最後的說話是原始性的暗語,聽到後把我推下懸崖了,我不由自主地衝:「啊!啊!啊!啊!!!啊!!!啊呀!!!!!!!!!!!」

我忍不住向前一頂,最後衝刺時淑美已不作聲,面部表情繃緊,大腿緊夾,陰唇突然收縮,令我把熱騰騰的精液源源不絕地射進她體內。

燙熱的精液接觸子宮,她的身體強烈地抽搐起來,陰唇乍鬆乍緊,令我又射多數次。這還是我第一次有這感受。

一切停下來,我把她摟住躺在椅上,她說:

「這是我首次躺在人家懷中,我慣了你的位置呢~~」

我輕輕吻著她,擁著又白又滑的軟肉,說:「那...妳喜歡嗎?」

「以往沒想到...原來自己很喜歡呢~」

我這時伸手放進她的大腿間,說:「妳那裡還在流出我的東西,真的不怕嗎?」

她把頭躲到我的懷內,說:「原本體內有別人的東西...感覺很好呢...不用怕...我才剛剛來過。」

我這才稍稍放心,說:「那妳剛才為什麼說要我令妳懷孕呢?」

她說:「我也不知道,那刻自己說了出來自己才聽到,可能是母性吧~」

我心中一直想著的問題終於還是問了:「哪...妳喜歡男生還...」

她沒待我說完,便說:「我不答你~~呸」又是個少女的神情,我想這個問題是沒必要問吧,那刻我想。

便這樣,我們以衣服作被單,赤裸裸地擁著睡覺了。那覺我們都睡得很甜,是被水警輪的響號吵醒的。幸好,我們在小山丘上,他們還未及來到,我們已經穿好衣服了。

我還記得下山是,我倆是十指緊扣的,起初水警從遠方看過來還報以奇怪的目光,但當淑美來到他們面前,他們才點頭笑笑。這都看在她的眼中吧,因為登船後,她再也沒拖著我的手了。我們回程雖然還有說有笑,但她的反應和語氣都大大不同了。

你們大概也只聽說到這裡吧,TVB員工流落荒島,對那報導起初還誤報是兩名男子,對嗎?其實並非如此,是我和森美|淑美的故事。

當然,故事並沒在此完結。

回港後,淑美的媽媽來到警署把她接走,我們作別時,她還很熱情的,但卻帶著稱兄道弟的說話。而我,先是找慧芸拿回手機,她擔心極了,重逢時她還把我緊緊的摟住,但我心中還是想著那人,所有對慧芸說要一切還是放慢些.她也明白。

回家後,我不斷嘗試找淑美,但她也沒接聽,我心中有數,也只好隨緣吧。

奇幻的週末過後,我還是繼續上班,同事間也沒起疑心,當然嘛,兩個男生在島上一晚有甚麼值得談呢。但他們問及細節,我也把墮海、拯救和復甦等事如實報導,還換來不少掌聲,尤其是慧芸吧。

後來蓮達對我說,森美致電來辭職了,她們還想是他和安妮分手了又發生了這件墮海醜事,辭職是合理的。我心中卻知道實情未必如此。

這樣便過了半年,期間我和慧芸拍了一個月拖,但來到性事關頭,我總是不依,女人對這些很敏感,便說我心中其實不多喜歡她,這可能是事實吧。

直至那天,我還記得是情人節,我和馬強下班後,他堅持要我和他及他女友吃飯,說他女友有女生介紹。馬強女友不就是舞蹈組的同事吧,便是遊船河時一起的,我和慧芸剛分開了,真的不想再和舞蹈員一起了。但是盛情難卻,我也勉強出席吧。

我還記得那天晚上他們訂了尖沙咀某酒店的餐廳吃情人節飯,我來到才發現是六位,男生是到了,女生卻只有馬強女友,另外的男生是為銀行家。另外兩名女角未到,我們便閒聊,還未開始喝酒,兩女終於來了。

前面的竟然是安妮,她穿得十分漂亮是條紅色吊帶短裙和高跟,我想我心中是喜歡的。但和她拖手前來的也不遜色。長長直髮到頸邊,雪白的膚色,幼眼長睫毛,鼻尖唇紅,化了過粉綠色妝,跟穿著的露肩翠綠色窄身短裙,黑色絲襪和綠色超高跟,上身還穿了件白色針織小背心,真的是莊重中帶性感。

我不知為什麼對這人很有好感,她們還未來到桌前,我已經感激身旁的馬強。我回頭望他,他還報以滿意的笑容。

我不想色迷迷瞪著失禮,便回頭望著餐牌,那銀行家起來接過安妮在她面上輕吻。我心中反而放鬆了,幸好他們不是撮合我和安妮。我們是男對女的坐位安排,這刻女生也坐下來在我對面,我才禮貌地望向她自我介紹。

這卻嚇了我一跳,在我面前的竟然是淑美,除了五官外,她根本是另外一個人。她望著我扁起嘴微笑,我卻還是目瞪口呆。

馬強說:「讓我來介紹,這位是何淑美,他是張米高~」

我真的是又驚又喜,望著她說:「怎麼會這樣的??妳...他們怎會知道...」

淑美溫柔地說:「我是來親身答你,我是喜歡男生多點...嘻嘻嘻」

坐在身旁的安妮,輕輕倚著淑美親暱地說:「我們現在是好姊妹,她的心事,我怎會不知?」

我說:「那...妳怎麼不聽我電話呢?我一直找不到妳呢!」

淑美只是望著我笑,沒回答。但安妮卻代答:「你不知用甚麼方法把我好姊妹弄直了,她媽媽說她總是躲在家中發呆,便以高層壓力要我幫忙。我勸她只要自己喜歡,男女有甚麼分別。原本我叫她早點找你,但這傻瓜說要自己外貌也變回女生後再找你,因為她怕你介意。」

我聽後,便轉頭對馬強說:「多謝兄弟的安排,感激你,但這餐飯我不吃了。」說罷,我便起來,眾人都驚訝。

我伸手拖著淑美的手,也拉她起來,再說:「我相信你們不介意我們先走吧~」

這樣,各人才鬆了口氣,安妮笑著說:「不用那麼早回家,我致電給你媽媽吧!!」說罷還向淑美單眼,淑美也回報燦爛的笑容,手中做出OK的手勢。

我拖著淑美跳上計程車,立即回家,車上我倆早已忍不住互相愛撫,又濕吻。我想司機也料到情人節晚上這是意料之內,但總沒想到還未到八時便開始這些吧!!

我們回到我家中,還未關門已經激吻起來,我很喜歡她這晚的裝扮,尤其是她穿的黑絲襪和高跟,她把美腿刮得乾乾淨淨,看得我慾火焚身。便單單是她穿著絲襪和我幹,也幹了三次!!

當然,在自己家中床上舒服多了,我倆接著兩天也沒離開過家,吃的全是外賣!

聽人說過,同性戀的,是很難會徹底變成異性戀,但我倒相信性愛是愛情中很重要的一環。當然二人相處也要協調,但性愛得到滿足卻真正能令雙方願意付出和包容吧。

直至今天,我的好淑美每天都越來越有女人味,她說當女人很好,當給男人痛惜的女人更好,自己要追回那些錯失了的日子呢。我們下個月結婚了,淑美還剛剛懷了我的小孩,將來是怎樣沒人知道,但我知道我能發現了這個女人中的極品,真的是無上的福氣。

對了,我寫這個故事的目的便是為慶祝我們結婚,好讓我們永遠記得相識的日子。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