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遼寧省的一個小村莊,今年22歲了,我父親弟兄二人,大伯膝下一子二女,都已結婚,堂哥吳剛今年29,前幾年就在市內開了個門市鋪,手頭比較富有,因此在他26那年討了個千裡挑一的媳婦,嫂嫂窈窕玲珑的曲線,似蛇般的纖腰,高翹的玉臀,使我如癡如醉,在一個院住偶或碰到她那彈性十足的粉乳,就更欲火高升,我常常打手槍以解對嫂嫂的心頭之欲。

雖然嫂嫂如《孔雀東南飛》中的劉蘭芝那樣聰明賢惠,可大娘對她的不滿之聲漸漸的不絕於耳,是母雞還下個蛋呢,沒用的東西,大娘正罵新買的貓不逮老鼠,嫂嫂剛還在院裡做針線,轉眼間不見了,過了好大一會才從屋出來,眼圈紅紅的。

晚上我到大伯家玩,嫂嫂趁大娘不在,向我訴起了苦,這日子何時才到盡頭啊!我來了6年,一個孩子都沒生,村上的人都罵我是不會下蛋的雞,你大哥說今年我再不懷孕年底要把我休了,我咋這麼命苦哪!一邊說一邊流著淚,你咋不去醫院查一下啊,沒准不願你,我說。

查有個啥用?難到生不出孩子不願女人還願男人不成!嫂嫂詫異的說,我於是給她講了初中學的生理衛生知識,第二天,嫂嫂背著大娘帶著迷茫的表情去了醫院,下午太陽落山時,我去地給牛打草,路上遇見嫂嫂從縣城回來,見到我一臉的羞澀,可以嫂嫂嬌柔的說,我正不知該說什麼,嫂嫂發話了小鋒,你能不能幫嫂子個忙那聲音幾乎是哭腔,我問什麼忙,你先答應我我再告訴你,嫂嫂的淚流了下來,好,就是讓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再所不辭,我想讓你幫我生個孩子,說完嫂嫂滿臉通紅。我心裡想太好了,正中下懷,可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這個……好吧我歎了口氣,好像很不情願但又不得不願的樣子,嫂嫂見我答應了,小跑似的回家了晚上2點我給你開門,看著遠去嫂嫂一聳一聳的胸腹,我的陰莖又忍不住直了起來。

晚上我匆匆吃過飯就躺進了被窩,時钟當,當,敲了兩下我小心翼翼的來到嫂嫂窗下,門開著,過來吧,屋了傳來嫂嫂嬌滴滴的,低低的聲音,甜美而有蠱惑性。嫂嫂鬓發蓬松地開了房門,我一看,哈!嫂嫂只披上一件淡藍色的睡衣,雙乳和陰阜竟隱約可見,臉上暈紅未退,嫣紅艷麗,嬌媚無比。

我撲通一聲跪倒在嫂嫂面前,嫂嫂,小叔我今晚冒犯了,嫂嫂伸手輕撫著我的頭發,柔聲道:小叔快請起來。我深深的吸著嫂嫂身上的香氣,撒著嬌道:不,不,小叔我就喜歡這樣膩著嫂嫂。此時間,嫂嫂芳心可可,久久說不出話來,只任我親熱。

我膩夠了,也不站起,就跪在嫂嫂兩腿間,伸手解開了嫂嫂衣服。嫂嫂也不再故作姿態,反而順著我的手勢,不消幾下,身上衣服全部脫落。一具迷人的玉體便展現在我的眼前。只見那一身肌膚白如雪,滑如脂;胸前一對椒乳豐滿挺拔,大小恰如其分,盈盈一握,乳暈不大,色澤暗紅,鮮紅的兩顆乳頭就如兩顆紅寶石般,誘人之至;小腹處平坦而美,有如和阗美玉,中嵌一顆玲珑小香臍;腰肢纖細輕柔,更顯得臀部豐滿無比;兩腿微張,稀疏的毛發下,玉門隱約可見,曲徑通幽處,陰戶屄毛深;如此美景,我豈能不陰莖直翹,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嫂嫂見我呆呆的注視著她的身體,也不知我接下來要干什麼,只覺得全身發燙,嬌軀軟弱無力;一股火熱的騷癢突地從下體升起,嬌軀不由得一陣哆嗦,顫抖著伸手輕撫我的臉龐。我稍稍回過神來,兩手在嫂嫂豐腴雪白的腿間來回滑動,口中夢呓般的道:嫂嫂實在太美了……太美了……

嫂嫂此刻也是情意蕩漾,柔聲道:陰道不曾緣客騷,處女膜今始為君開。我為你寬衣吧。我站了起來,道:不,不,嫂嫂你且歇著,我自己來。說話間已把身上衣物盡去,一根粗大的陰莖張牙舞爪的屹立在嫂嫂面前。嫂嫂不禁吃了一驚,沒想到小叔子竟擁有如許偉物,自己夫婿雖然外貌雄壯,但跨間陽物卻並不英偉,暗想自己的小穴如何能容得下侄兒的龐然大物。我大呼一聲我尻把嫂嫂按倒在床,從背後環抱著嫂嫂,令兩人的身體貼得緊緊的,嘴臉湊上去,在粉項處摩挲著,還不停地伸出舌頭去舔弄嫂嫂耳根耳珠,呢喃著道:嫂嫂你是我的,只有我才配擁有你……嫂嫂被我口中呼出的熱氣弄得全身又酸又麻,又覺一根火熱的肉棒緊貼著自己後腰,蠢蠢欲動,情不自禁地反過手去,摟抱我。我見嫂嫂已然動了情,欲念更是熾熱,一手按住一只玉乳,只覺入手凝滑無比,柔軟而富有彈性。嫂嫂一陣嬌喘,側過臉來,正好和我相對。我趁機深深吻住她的櫻唇,舌頭如靈蛇般探進去,在她小嘴內翻滾著,探索著,品嘗著。兩手自然也沒有閒著,揉揉捏捏間,也不時地去撩動那兩顆如紅寶石般的乳頭。

嫂嫂一陣意亂情迷,只感身子就要融化了一般,一生之中何曾嘗過這種滋味。那阿偉非但不解溫柔,而且粗魯,平日夫妻間的房事都是草草了事,從不理會嬌妻的感受。嫂嫂亦為此常常暗自垂淚,此刻被我逗弄起來竟是如此的細膩,如此的柔情,恍如置身於雲端,說不盡的受用。

我在嫂嫂身上大耍風流手段,卻並不知道嫂嫂內心的微妙變化,一只手及時地從乳房滑下,掠過平坦的小腹,直奔向那桃源水洞。嫂嫂要塞遭到突然襲擊,全身蓦地膨緊,兩腿夾住了我的魔手。我此時也不心急,口在盡情地吸吮嫂嫂的香舌,一只手則在那一對椒乳上肆意撩撥,另一只手在下面慢慢地揉動。如此上中下三路進攻,嫂嫂完全失去了招架之力,就恍如一只驚濤邂浪中小孤舟,身子劇烈地顫抖著,兩腿也漸漸地松開了,一股熱流突地從深處湧出,頃刻間,已然水漫玉門關。

我好不得意,三路大軍時而急行挺進,時而匍匐慢行,不失時機地又突然發動一輪攻擊,直把嫂嫂折騰得死去活來。一陣陣的酥麻令嫂嫂幾近迷失了方向,拼力的扭動身體,似是逃避,又似是迎合。她是如此熱切地渴望小叔子馬上填充她,占有她。就在此時,我突然停止了所有動作,三路大軍全數撤退。一種無法忍受的空虛令嫂嫂全然放下了矜持,媚聲道:小叔子……小叔子我要……我此刻也被嫂嫂的媚態引得欲焰高熾,但卻強壓著下了床,道:你也起來吧。嫂嫂對我此舉不明所以,但還是站了起來,一臉迷惑的看著我。我令嫂嫂轉過身去,雙手趴在床邊,豐臀高翹,兩腿分張,自己則挺著大肉棒,從後頂著嫂嫂桃源洞口。兩手輕輕的拍打嫂嫂兩片玉臀淫笑著道:嫂嫂,我要從後面弄。說著,腰一挺,龜頭功陷嫂嫂要塞。

嫂嫂只覺一根又粗又熱的火棒突破自己玉門,一股火辣辣的痛楚令她忍不住呻吟出來:小叔子……啊……痛死我了……原來她那小穴早已習慣了阿偉細小的肉棒,一時間竟承受不了我巨大的陰莖。我也覺得自己的大龜頭在進入玉門後旋即被緊緊包圍著,擠壓著,難以前進,又見嫂嫂身子因痛楚而痙攣,只得停了下來。

我輕輕趴下,身子緊緊的貼著嫂嫂後背,兩手從下面托住嫂嫂雙乳細細地捏弄起來,嘴臉貼著嫂嫂耳根,柔聲道:嫂嫂且放輕松。我自有主張。腰部微微用力,把肉棒抽出少許,再緩緩的往前推進一點,如此來來回回,極有耐心;待覺得所開墾之處稍微寬松,才又向前挺進,占領新的城池,然後又耐心的反復開墾,那模樣直比幸御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子還要細致萬分。嫂嫂在我的刻意愛憐之下,痛楚漸漸退卻,代之而起的是痕癢,當那根大肉棒艱難地推進到花心前,她終於領略到歡愛的滋味,忍不住又呻吟出來,與先前不同的是,這一聲呻吟是如此的消魂。

苦苦耕作著的我聽得這一聲呻吟,當即明白嫂嫂已經苦盡甘來了,不由得一聲歡呼,直起身子,兩手按住嫂嫂豐臀,把肉棒緩緩的抽出一大截,又緩緩的推進去,來回了好幾遍後,覺得進軍路線暢通無阻,便開始肆無忌憚地功城略地。嫂嫂終於嘗到了甜頭,盡量把豐臀翹高,迎合我的沖擊,只覺得那根在自己體內進進出出的火棒是如此的堅硬,每一下的插入都幾乎令她魂飛魄散,飄飄欲仙。

我的動作也越來越快,漸漸地就再也沒有憐香惜玉之心,忘情地沖奔起來。肚皮和豐臀接觸時發出的啪啪聲,嫂嫂的呻吟聲令整個房間都充滿著無比淫亂的氛圍,叔嫂兩個都沉浸在亂倫交合的肉欲當中。

在我一下快似一下的抽插中,嫂嫂只覺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慰流遍全身,淫水一股一股地從穴內流出,禁不住叫出聲來:啊……小叔子,我……不成了,我要死了。嫂嫂的求饒聲讓我充滿了征服感,哈哈大笑道:不成了嗎?我的好嫂嫂,好滋味還在後頭呢。嫂嫂扭動著屁股,嬌喘著:

小叔子,我真的不成了,求你饒了我吧。穴內淫水不停地湧出,順著玉腿,流了一地。在嫂嫂不斷的求饒聲中,我也到了強弩之末,手掌狠狠的在嫂嫂臀上打了幾下,雪白的屁股上登時現出幾道紅印,再狠狠的沖刺了幾下,便趴在嫂嫂身上洩了出來。濃熱的陽精把嫂嫂燙的幾乎昏了過去。

終於雲收雨罷,我擁著嫂嫂躺在床上,輕憐蜜愛。嫂嫂既驚訝於我年紀輕輕風流手段竟如此了得,又暗歎自己在這世上活了三十多年,直到今日方才領略男歡女愛的滋味,心中激動不已,一連幾夕,兩人你貪我愛,恩情更深。

一天,我走進了嫂嫂的房間,她正在午睡,玉體橫陳,只穿了一件短睡衣,兩條雪白的大腿露了出來,兩座挺拔的乳峰也半隱半露,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的,我不由得看呆了。

看了一會兒,我童心大起,想看嫂嫂穿內褲沒有,就把手伸進了她的大腿內側,一摸,什麼也沒穿,只摸到了一團蓬松柔軟的陰毛,我就把手退了出來。

「嗯,摸夠了?」嫂嫂忽然說話了。

「原來你沒睡著呀?」我喃喃說道,有一種做壞事被當場抓獲的感覺。

「臭小子,用那麼大的力,就是睡著也會被你揪醒的!」

「我只是想摸摸你穿內褲沒有。順便唱首自編的淫歌給你聽」我辯解著。

什麼淫歌,快唱來聽聽。嫂嫂調皮的說。於是我便唱:難以忘記如此奸你,一個美麗的大陰唇,在我腦海裡,你的呻吟揮散不去,握著我的陰莖對著你的陰戶,真想一下子插進去。嘔….嘔….,怕我插不爽你,務必次次著底,把我的精液留給你,滋潤得你更加騷屄你壞嫂嫂聽過我唱的歌後嬌羞的說,然後她把睡衣掀開,讓我看了一眼,又馬上合上了:「看到了吧?我沒穿,怎麼樣?是不是又色起來了?你這小壞蛋!」「我就是又色起來了!」嫂嫂的媚態又激起了我的欲火,我撲上去抱住了她,嘴唇一下子印上了她的櫻唇,一雙手也不老實地伸進了睡衣中撫摸起來。

經過一陣不太堅持的掙扎,嫂嫂很快她就「屈服」了,自動將香舌伸進了我的口中,任我吸吮,手也抱緊了我,在我背上輕輕來回撫動著。

經過一陣親吻、撫摸,雙方都把持不住了,我們互相為對方脫光了衣服,我抱緊嫂嫂的嬌軀,壓在嫂嫂的身上;嫂嫂也緊緊地摟著我,一對赤裸裸的肉體纏在一起,欲火熊熊地點燃了,嫂嫂用手握著我的雞巴,對准自己的洞口,我用力一挺,大雞巴已齊根到底。

嫂嫂子宮口像鯉魚嘴似地猛吸猛吮著我的龜頭,弄得大雞巴又酸又麻,舒服極了。

「嗯…你慢慢地肏,嫂嫂會讓你滿足的。」嫂嫂柔聲說道。

於是,我把陽具送進又提出,以適應嫂嫂的要求。

「哦…哦……好小叔……嫂嫂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好嫂嫂……你的屄真好……小叔好爽啊……」

「哦…好美呀…好兒…肏得嫂嫂美死了…嫂嫂的屄好舒服……」

「嫂嫂…謝謝你…我的美屄嫂嫂…小叔的雞巴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好小叔……嫂嫂的大雞巴小叔… …弄得你的嫂嫂美死了……啊…啊…哦……嫂嫂要洩了…哦~~」平日視男人如無物的嫂嫂,今天竟如此放肆地「叫床」,淫聲浪語刺激得我更加興奮,抽插更用力也更迅猛了……嫂嫂一會兒就被我弄得大洩特洩了,而我卻因天生的性欲和性能力都奇高奇強,耐力偏又異常持久,又經過嫂嫂這些天來的『悉心調教』,已經掌握了一整套真正的性愛技巧,知道如何控制,所以離射精的地步還遠著呢。

嫂嫂洩了以後,休息了一會兒,將我從她身上推了下來,親了我的大陽具一下說:「好小叔,好大雞巴,真能干,弄得嫂嫂美死了,你休息一下,讓嫂嫂來弄你。」嫂嫂讓我躺在床上,她則騎在我的胯上,雙腿打開,將我的雞巴扶正,調整好角度,慢慢地坐下來,將陽具迎進了她那迷人的花瓣中,開始有節奏地上下套弄起來,一上來必緊夾著大雞巴向上捋,直到只剩下大龜頭夾在她的陰道口內,一下去又緊夾著大雞巴向下捋,直到齊根到底,使龜頭直肏入子宮裡去,恨不得連我的卵蛋也擠進去,還要再轉上幾轉,讓我的大龜頭在她的花心深處研磨幾下。嫂嫂的功夫實在太好了,這一上一下刮著我的陽具,裡面還不停地自行吸吮、顫抖、蠕動,弄得我舒服極了。她那豐滿渾圓的玉臀,有節奏地上下亂顛、左右旋轉,而她的那一雙豪乳,隨著她的上下運動,也有節奏地上下跳躍著,望著嫂嫂這美妙的乳波臀浪,我不禁看呆了。

「好小叔,美不美?……摸我的奶……小叔啊……好爽……」

「好嫂嫂……好舒服……浪嫂嫂……我要射了…快一點……」

「別…別……小叔……等等你的嫂嫂……」嫂嫂一看我的屁股一直用力向上頂,越頂越快,知道我要射了,就加快速度起伏著,我的陽具也被夾緊了許多,一陣暢意順著精管不斷地向裡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種無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了全身,然後聚焦到我的椎骨的最下端,酸癢難耐……我再也把持不住,肉棒做著最後的沖刺,終於像火山爆發一樣,精關大開,一洩如注,乳白的精液直射入嫂嫂的子宮中,我整個人也軟了下來……嫂嫂經過這一陣子的『翻身做主』、主動攻擊,也已經到了洩身的邊緣,又經我那磅礡而出的陽精洶湧而至,對她的花心做最後的『致命打擊』,終於也再難以控制,也又一次洩身了。我們這次『大戰』,直戰了一個多小時,都達到了顛峰,我帶著倦意,翻身從嫂嫂的肉體上滑下來。她拿過紙巾,體貼地為我抹乾淨陰莖上的愛液,然後才捂住被我攪得一塌糊塗的陰戶走進洗手間。一會兒之後,嫂嫂走了出來,我也起身穿上衣服。

這種事情是最難一發而可收拾的,從此,只要能找到機會,我倆就會在一起。每次都是嫂嫂主動要,她現在正處於性欲求的高峰,總是有強烈的欲望,每次我脫下她的內褲,下體總是已經濕淋淋的。嫂嫂告訴我說,只要一想起我,就會變得很濕,從來沒有人讓她這麽興奮。

有些時候,我們像是瘋了,只要欲望一起,立刻便擇地交合。有一次,當其他人都還在家,我看見嫂嫂走進廁所,便悄悄跟上去。嫂嫂沒有鎖門,一打開門,當她看見我時還正在小便,我也不管她的抗議,迳自把嫂嫂抱起,也來不及用衛生紙擦乾,直接把她按在浴池邊上,雪白圓臀高高翹起,從後邊干她。

「小叔子,有人會進來的。」嫂嫂小聲說,可我沒理會,一直干到叔嫂倆共同達到高潮。離開時,我把嫂嫂的內褲拉上去,不讓她擦拭。雖然我們的偷情沒被發現,可是在這天接下來的時間,只要看著嫂嫂不住按著小腹,皺起眉頭的窘迫樣子,我就很亢奮,知道自己的精液正從嫂嫂的陰道流出來,淌到她的內褲裡去。

與嫂嫂在一起真是太性福了!年底嫂嫂如原以償,生了個白白胖胖的小子。一家人樂的合不上嘴。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