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高中生,由於平時的成績不佳,中考的時候並沒有考上理想的重點高中,老爸老媽唉聲嘆氣,罵我不爭氣之餘,少不得花錢又託人,才把我弄到了省裡的重點高中A市二中,但由於不在一個市,我又不習慣住校,老媽就拜託我A市的表哥照顧我,這樣平日也不用回家。

    由於老爸老媽都是生意人,平時也不怎麼管我,我也樂得他們不在我耳邊嘮叨,便滿心歡喜的搬去A市住下,說定老媽每個月寄錢給我哥當我的生活費,我的零花錢當然單算。
    哥哥剛參加工作不久,只是個小業務員,面對老媽每月給的額外預算(當然多過我吃喝住宿的開銷),再加上老哥是新婚,花錢的地方多的是,邊忙不迭的答應下來。

    走的那天,我筆記本電腦一提,再帶上我的寶貝硬盤們,老哥開車把我裝衣服的箱子放進後備箱,老媽還在旁邊嘮叨要好好學習,別闖禍之類的廢話,我不耐煩的揮揮手,讓老哥絕塵而去。自由!我已經能聞到啦!

    老哥比我大10歲,剛結婚一年出頭,由於住的較遠,一年也來不了我家幾次,我印象中只記得嫂子瘦瘦的,比我大7歲,話不多,每次一起吃飯總是依偎在表哥旁邊,由於他們還不準備要孩子,大概高中三年,我都可以無憂無慮的住在他們家了吧~

    3個小時的車程,終於到了表哥家樓下,嫂子早在樓下等著我們了,A市的天氣,夏天燥熱,我偷眼觀看,嫂子穿了一件白色的吊帶上衣,配著短短的淺藍色短裙。頗有些居家主婦清純的感覺。

    嫂子是軟件開發員,所以基本上是半居家主婦,只是公司有新項目的時候才會忙些,顯然她剛接到電話就下樓來了,腳上蹬著一雙拖鞋,鼻樑上還架著她工作時候戴的護目眼鏡,齊肩的頭髮焗成淡淡的咖啡色,很隨意的盤在頭頂,白皙的瓜子臉,五官長得頗像我最喜愛的女優之一——大橋未久。

    而她現在的打扮,再加上眼鏡,像極了大橋在某教師片中的形象,我不由得有點難爲情,再加上夕陽的餘光下依稀能看到大嫂白色胸罩的輪廓,讓我更有些想起A片中的情節,我趕緊收住心思,跟大嫂打招呼

   「小薇你幫小龍把箱子拿下來,我去把車停好。」大哥在車窗裡探頭跟大嫂說著,又回頭跟我說:「你拿好東西,先跟大嫂上去,我去停車。」

    我答應著打開車門,掀起後備箱要拿行李,大嫂在旁邊貓腰幫我,這一彎腰,我便看到了上衣裡面的風光,白色的胸罩托著兩個圓圓的肉球,好像再彎低一點就會從衣服裡面滾出來,我正想多看幾眼,又怕嫂子注意到,趕緊伸手去提箱子。

  「嫂子沒事我來吧。」我客氣道。

  「沒事兒,你這箱子裡什麼啊,還挺沉。」嫂子一邊幫我抬箱子一邊玩笑道。

  「嗨,就衣服,還有幾本書啊,本子啥的。」我當然不可能告訴她裡面有我的寶貝雜誌,小說,只能含糊其辭。

    到了房間裡,我把嫂子打發出去後,就開始收拾東西,說是收拾,只不過是把黃書等「違禁」物品藏好,剩下的就胡亂一塞,草草了事。從此就開始了和哥哥嫂嫂一起生活的日子。

    高一的生活倒也平常,沒什麼太大壓力,就是整天交朋友混日子,回家跟哥哥嫂嫂一起吃飯,然而哥哥經常有應酬,就少不了是我和嫂嫂吃飯,而且共用一個衛生間,我在洗澡的時候也經常能看到嫂子洗過或沒洗過的內衣掛在上面,經過幾次之後,我也終於按捺不住色心,會拿起來聞聞嫂子的味道,也會用嫂子的內衣褲手淫,但是我都極小心謹慎,從來沒敢在上面射出來,也就沒被發現。

    最讓我血脈噴張的一次也就是有一天我晚上水喝多了,半夜起來上廁所的時候路過哥嫂的房門前,隱約聽到嫂子的呻吟聲,當時我興奮的不得了,靠在牆根仔細的聽了一陣,只聽見裡面都是嫂子「啊……啊……」的浪叫聲和哥哥粗重的呼吸聲。

    我雖然閱片無數,但這樣的現場直播畢竟還是頭一次啊,下面的兄弟早就按捺不住了,把內褲支起的老高,因爲門是虛掩著的,我怕被他們發現,就悄悄地回屋去了,當然免不了看大橋的片子解決,只覺得那次射的特別多,那天晚上當然是想著嫂子的身體迷迷糊糊睡過去的,搞得我連著幾天看見嫂子都有點不好意思。

      總之,在哥哥家的生活就是我有色心,沒色膽。

      時光荏苒,在渾渾噩噩中我的高一就過去了……(我想這點大家都一樣吧……),轉眼就到了高一畢業的暑假,由於老爸老媽樂得找到了保姆照顧我,而我也表示懶得回家,想想在哥哥家自由自在沒人管我看不看H的東西,好得很,就繼續在哥哥家住著。

      頭幾天日子還是一樣過,哥哥上班後嫂子會自己屋子裡面做工作,而我就我在自己屋裡上黃網打遊戲,嫂子偶爾招呼我吃水果喝水什麼的,在吃過中飯,晚飯時哥哥回來,然後我們說笑一陣,有好電視節目就一起看些,然後各回各屋。

      我又隔三差五和狐朋狗友出去鬼混,日子不亦樂乎。本以爲這個假期也將荒廢度過的時候,皇天不負有心人啊!

      這天晚飯,哥哥告訴我們他要出差一個多禮拜,因爲公司要跑一項新業務,要他去外地聯繫客戶,我聽後不禁心裡一動,這可是和嫂嫂獨處的好機會啊,在偷眼瞄嫂子,她顯得戀戀不捨,嬌嗔的說道:「在外面不許拈花惹草啊,早點回來。」

      哥哥憨憨的笑著,事情便不了了之。

    然而當天晚上我卻輾轉反側睡不著,腦子裡又浮現出當初聽到的嫂子的浪叫聲,想像著能把嫂子壓在身下大干一場,不由得興奮不已,只得又坐起來去黃網上看小說,只要是有「嫂子」字樣的一個都不放過,看的口乾舌燥便開始邊看邊喝水。

    過一會兒又躺回床上,這下各種劇情充斥在腦子裡我更是睡不著了,腦子裡面構思著如何跟嫂嫂親熱,然而終究也是YY而已,昏昏沉沉中我睡過去……

    那晚夢裡都是嫂子的身影……

    第二天送走哥哥,回家還是無話,昨晚想好的種種劇情一見到嫂子的面就啞了火……完全不敢有任何動作,只好晚上回家拿出可樂來繼續去網上各種涉獵「嫂子」文,以求再在夢中相會……

    第二天早上完全是被尿憋醒,我來不及穿衣服就急急忙忙往廁所跑,推開門猛地看見嫂子竟然在裡面!

    她穿著一身淡粉色的真絲睡衣,正坐在浴室裡的塑料高凳上面,把腳蹬在浴缸上面涂腳趾甲油,由於一條腿抬著,本來就不長的睡衣更是褪到了大腿根,露出修長性感的大腿,隱約還能看見小內的影子,我一下子愣在了當場。

    嫂子看我推門進來也是嚇了一跳,不由得「啊」的驚呼了一聲,我才意識到自己沒穿衣服,而且由於晨勃和憋尿,大雞巴挺得老高,好像要從內褲裡面跳出來一樣,我趕忙捂了下體,邊說著對不起,慌慌張張的退出去,嫂子似乎也看出來我尿急,趕忙出來,邊笑邊說道:「你小子,我看你平常太陽不曬屁股都不起來,今天準是尿憋得吧,真沒出息,快去吧。」說罷就往自己屋裡走去。

    我尷尬地笑著,想是平時都上 www.avcht.com 的AV在線專區搞的起得太晚,所以嫂子以爲我還沒醒,也就沒換衣服。

    進廁所的同時我偷偷的瞄了幾眼嫂子的背影,薄薄的真絲內衣緊貼著豐滿的臀部,襯出了裡面內褲的輪廓,下面兩條勻稱筆直的大腿,一扭一扭的回房去了,我頓時覺得下面漲的難受,恨不能就撲上去將她摁倒,隨了我的心願。可惜終究只是幻想,我不捨的關上門進去了。

    午飯時再見嫂嫂我還頗有點不好意思的道歉,但嫂嫂只是一笑,朝我做了個鬼臉也就沒再提,下午我呆在屋子裡打了一下午遊戲,也沒見嫂子來叫我吃水果,就到了晚飯的點兒了,聽到嫂嫂在屋外叫我,我連忙退出,出來看飯菜都已經擺好了,就和嫂子坐下吃飯。

    飯菜挺豐盛,還有我愛吃的紅燒肉,嫂子笑著拿出一瓶紅酒問我說:「喝不喝啊,你哥每噸晚飯可是必喝的哦,說你們家有這基因,哈哈,我看你喝不喝?」

    我怎麼說也是兄弟們中的一大喝手,號稱拚命三郎的,雖然很少喝紅酒,但肯定不甘示弱,就讓她倒了一杯,嫂子自己也倒了半杯,邊吃邊聊,聊到嫂子工作和我的學習等等。

    吃完飯後幫嫂子收拾碗筷,看她要刷碗去,我就走去客廳看電視。

    不一會兒嫂子洗完碗,過來問我:「洗澡了麼?」

    我說沒洗,她便要先洗,我當然同意,何況她先洗完就會有換下的內衣褲給我把玩,想起都挺多天沒釋放過了,我便打定主意一會兒用嫂子的小內褲出火。

    我在客廳等,只聽得洗澡間裡面嘩嘩的水聲,我不由得心馳神往,早忘了電視裡的節目,想像著嫂子現在會在幹什麼,會不會因爲哥哥不在家寂寞而自慰?

    正當我沉浸在意淫中時,忽聽得嫂子在裡面「呀」的輕呼了一聲,接著水聲漸止,就聽嫂子在裡面喊我:「小龍啊,嫂子忘拿浴巾了,能不能幫我拿一下?」

    我趕忙答應,又問在哪,之後跑進了嫂子屋裡去拿,拿到浴巾後不禁往嫂子的衣櫥裡面一瞥,之見一個抽屜開著,我上前一看,裡面全是內衣褲,各種顏色都有,想必是剛才拿換洗的內衣忘關上了,我往角落一看,竟然還有情趣內衣!似乎是粉紅色的護士裝,還有半透明的胸罩,丁字褲等等!原來嫂子還有這一面啊!

      我剛想拿出一件來好好看看,又怕嫂子等急了起疑心,就想先把浴巾送去回來看不遲。

      想到這,便三步並作兩步感到浴室門口叫嫂子,只見門微開了個小縫,嫂子把手伸了出來,接過了浴巾,又說了聲謝謝,我剛要回身,只聽嫂子支支吾吾的又開口了:「小龍啊,那個……能請你幫個忙不?」

      我疑問著說啥忙啊,嫂子吞吞吐吐的說:「進來幫嫂子擦擦背,嫂子夠不到,你哥又不在。」

      我愣了一下,這不是引狼入室麼?求之不得啊,假裝思考了一會兒就答應了,我小心的打開門,只見嫂子背對著我坐在那個塑料高凳上正面裹著浴巾,兩手護著正面,頭髮濕濕的盤著,潔白光滑的後背映入我的眼簾,還有細細的腰身和股溝的末端,好像人體藝術裡面模特的姿勢,我趕緊移開目光,怕自己失控。

      嫂子蚊子一樣的細聲說道:「麻煩你了,就……把磨砂膏在我背上涂勻了,就行了。」說罷指了指梳妝台上的磨砂膏,背過了臉。

      我趕忙上前,開始往嫂子背上涂磨砂膏,雖然用浴巾遮著,從背後還是可以看出乳房的輪廓,嫂子一隻手托著兩個乳房,另一隻手放在兩腿中間,彷彿怕我的眼睛穿透浴巾一樣,但越是這樣,我越覺得挑逗,只覺得兩腿之間的傢伙漸漸鼓起,硬的難受。

      我趕忙不去想眼前的情景,以免嫂子發現我的窘態,但對我這樣的處男來說,這又談何容易!我都不記得我是怎麼結束塗抹磨砂膏的,只記得慌慌忙忙的走出去了,腦子裡還滿是嫂子後背的裸體,和她乳房的輪廓……

      過了一會兒,嫂子裹著浴巾出來叫我進去洗。

      我答應著跑到屋子裡拿換洗的衣物和浴巾,見嫂子的門已經關上,才想起忘記去欣賞她的情趣內衣,不禁懊悔。

      在浴室沖身洗頭之後,幸而發現浴室裡面果然有嫂子換下來的內衣褲,還沒來得及洗,只是丟在她的洗衣籃裡面。

      我一邊衝著身子,一邊聞著嫂子的內褲,想像著嫂子的氣味,大雞巴不知不覺的挺立起來,彷彿在抗議近些天來對它有失照顧,我一邊聞著嫂子的味道,一邊開始套弄起來……

      突然聽到嫂子在外面叫我,嚇了我一跳,趕忙把內褲扔回洗衣籃裡面,答應著:「什麼事兒?」我驚慌道。

     「沒事兒,我尋思我幫你也擦擦背吧,就當是報答你啊!」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趕忙拒絕著,生怕嫂子進來看見我還硬著……

     「沒事兒,你害啥羞啊,我是你嫂子呢,不看你的寶貝啊,哈哈!」嫂子似乎很堅持,沒辦法,我只好答應。

      裹好浴巾後我便叫嫂子進來,只是把浴巾蓋在了下體上,又用手遮著,生怕被看破。

      嫂子只穿著睡衣,她的手溫柔的在我後背上塗抹著磨砂膏,我儘量不去瞎想,生怕自己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只是死死的盯著牆壁上一塊瓷磚,似乎要看出什麼名堂來,嫂子看見我呆呆的樣子,只是痴痴的笑。

      過了半晌,總算擦完了,我剛要鬆一口氣,以爲完事了,誰知嫂子又調皮的說:「讓我幫你往後背上涂浴液吧!」

      我慌了神,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只好含含糊糊的恩著,維持著這尷尬的姿勢不敢動,嫂子笑著,把浴液倒在在自己的手上,搓出些許泡沫,然後在我後背上塗抹著,這下感覺跟剛才完全不一樣了,剛才的磨砂膏因爲沙沙的,並不覺得如何,但這浴液可就是完全滑溜溜的撫摸了,我想起了片子裡推油的場景,再加上嫂子光滑的小手在我背上滑來滑去,剛剛抑制住的慾望不禁又抬起頭來,下面的東西漸漸發脹,我慌忙的掩飾著,臉憋得通紅。

      嫂子彷彿沒看到,繼續著塗抹,我感覺她的雙手越來越往下,已經到腰部了,我知道快要結束了,鬆了一口氣,希望她趕緊完事出去,但心底又在期待著什麼,什麼呢?我不敢再往下想……

      突然,嫂子的雙手一下子急轉直下,從後面把我摟住了,兩個手直接伸到了我的浴巾底下,抓住了我那硬的發疼的雞巴。

     「哈哈,被我抓住了!」嫂子浪笑到。

      我完全傻了,愣在那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不知道嫂子是什麼意思。

     「小壞蛋,你以爲我不知道你拿我內衣褲發洩的事兒啊?就算你不射在上面,也會沾到亮晶晶的東西的哦,傻小子,還有你偷偷躲在屋子裡面看A片?啊?還敢意淫你嫂子,該當何罪?」我一時語塞,不知道嫂子到底是什麼意思,只張開了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嫂子看到了我的傻樣,撲哧笑了出來,把我的浴巾往下一扯,整根雞巴就露在了外面,嫂子浪笑著說道:「怎麼,天天不都在想這時候麼,現在怎麼慫了?」

      我趕忙掙扎,說:「嫂子別鬧,你可是我嫂子啊!」

    「哈哈,現在你知道了?沒事兒,你我都不說,誰會知道呢,別給我裝了啊,你看都硬成這個樣子啦!憋得難受不啊?」

      其實這早就是我的夢想啊,剛才也只不過是半推半就,既然嫂子都這樣,我個做男人的還管什麼仁義道德,爽了再說啊!

      嫂子還是環抱著我,兩隻手抓住了我勃起的大雞巴,滿是泡沫的雙手來回套弄著,雖說我經常手淫,但是這竟然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感覺!

      嫂子滑溜的雙手在雞巴上前後動著,是不是撫弄著龜頭,那種癢癢的快感讓我忍不住想喊出來,邊弄嫂子邊在我耳邊吹氣,舔咬我的耳垂:「怎麼樣啊,嫂子弄得好不好啊?」

     「呃……好……」

     「舒不舒服啊?」

      從鏡子裡可以看到嫂子嘴角露出的淫笑,讓我更加瘋狂。

     「舒服,舒服死了,比我自己弄得舒服一千倍!」我支吾著。

    「別著急,更舒服的在後頭呢!」

     嫂子把我轉過來,慢慢地脫掉了身上的睡衣,兩隻乳房便好似跳出來一樣跳到我眼前,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那對雙乳啊!

      雖然不算是巨乳,但是絕對夠用,白皙的皮膚映襯著粉紅的乳頭和乳暈,下半身竟然是丁字褲!

      嫂子轉過身去,潔白的屁股肉嘟嘟的,絕對夠豐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慢慢的蹭到了我的雞巴上,我還坐在凳子上,只感覺雞巴被屁股溝夾在了裡面,我雙手抓住嫂子的雙乳,盡情的揉搓著。

     「好嫂子,讓我親親它們吧!」

      我哀求著,嫂子浪笑著轉過身,坐在了我懷裡,我急忙火急火燎的湊上去親她的雙乳,又親又舔,一隻手抓住另外一粒乳房盡情揉搓著,我聽到嫂子發出了輕輕地哼聲,便玩得更加起勁了,特別是在乳頭上狠下功夫,又是舔又是輕咬又是輕揪,恨不得把一雙乳吞下去才好……

      親了一會兒,我開始吻向了嫂嫂的雙唇,雖然親嘴不是第一次,但是嫂子確實是有經驗,比不得高中裡面的毛丫頭,嫂子甜甜的舌頭軟軟的,好像果凍一樣,我不由得把舌頭伸進去仔細品嚐,我們倆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互相擁抱著,我的手便往嫂嫂的下身遊去,扯下了她的丁字褲,嫂嫂的淫水早就氾濫了。

      我不由得動了情,掙紮著想要摁倒嫂嫂,早已經忘了這是衛生間裡,嫂嫂嚶嚀一聲:「這麼猴急啊,這是澡間啊,哈哈,我們去床上玩麼!」

      我才反應過來,連忙站起身來,和嫂嫂一起沖掉了身上的泡沫,我便攔腰抱起她,往大屋走去。

      嫂嫂浪笑著:「呀,小龍,好大力氣啊,哈哈哈!」

      我把嫂子往床上一放,把她的雙腿掰開,嫂嫂的嫩逼就在我面前顯露無疑了,嫂嫂的毛並不多,顯得很乾淨,厚厚的鼓鼓的陰唇包著裡面的花心,潺潺的流水流出,我低頭便親,嫂嫂一邊呻吟著,一邊笑著推我:「髒啦,傻瓜」

     「少少才不張!」我吐字不清的含糊著,學著A片裡面的情節,我開始上上下下的舔嫂子的嫩逼,淫水不斷的流出來,我掰開嫂子的逼,開始襲擊裡面的陰蒂,輕輕吊住,不停地舔,嫂子的腰開始扭動。

     「啊……好龍龍……親……親的嫂子好舒服啊……」

      我抬起頭,用手指撥弄著嫂嫂的陰蒂問道:「怎麼樣啊,嫂子,我哥有沒有這麼舔過你啊?」

     「乖,真是我的好寶貝,他哪懂這個……」嫂子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說道。

       我又低下頭去,手指還撥弄著陰蒂,而舌頭已經向蜜穴開拔,舌尖伸進去舔著,在這雙管齊下的作用下,嫂嫂漸漸開始喘起了粗氣。

     「厄……好……好癢……恩……小龍舔的嫂子好舒服……舔嫂子的嫩逼……啊……啊……」嫂子的呻吟開始加速,我知道嫂子是動情了。

     「乖,龍龍,快……拿大雞巴操我,我的逼好癢,快,操我……啊……癢,我要……要大雞巴……」

      正合我意!我連忙提槍上馬,雞巴一直是硬的狀態,嫂子撫摸著它說道:「寶貝兒,第一次吧?哈哈,好傢伙,比你哥的可大不少呢!來,嫂子讓你爽上 天!」

      說實話,這還真是我的第一次,只是看見片子裡演過,但自己操作起來還真不那麼簡單,我找了半天竟沒插進去,只是在嫂子的下身亂頂,急的夠嗆。

      嫂子撲哧笑了,嬌嗔道:「小馬猴,急什麼啊!」說著分開了雙腿,把住了我的雞巴,扶了進去。

      天啊,這種感覺真的是爽的沒話說,好像被什麼東西吸住一樣,嫂子的蜜穴裡面暖暖的,滑滑的,是我從未體驗過的快感,我開始抽動起來:「啊,好舒服,小龍……恩……好棒,啊……大雞巴……大雞巴插進來了……」

      嫂嫂開始大聲的叫喊著:「嗯……爽死了……來幹嫂子……嫂子……恩……被你草死了……啊……好棒啊……」

      在嫂子浪語的催動下,我開始像發了瘋似的抽動著,不停地動作著,嘴裡念叨著:「操死你,小賤貨,讓你勾引我,勾引我!」

      嫂子一邊浪笑著,一邊把雙腿盤在了我的腰上,大聲的喊著:「哦……我不 敢了,小賤逼再也不敢勾引你了……恩……干死我了……」

      隨著嫂子的淫聲浪語,我感覺下面漸漸有了感覺,聽人說第一次繳槍快,果然不假,我感覺從腰部升起一種要射精的快感,我強忍著,繼續抽動著。

    「嫂子,我要……厄……要射了……」

    「嗯……乖寶貝兒……親哥哥……射在小薇裡面吧……恩……都射給我……小薇讓你都射給我……」

    「小……小薇……」

      我早就忘記了會不會懷孕之類的瑣事,腦子裡只是想我要全射給我的小薇,射給我的嫂子,我加快了速度,開始最後的衝刺,我從網上看到,射精前越憋著,就可以射的越多,越有快感,我開始急速的抽動著,屏住了呼吸……

   「啊……啊……寶貝兒,干死我了,啊……啊啊……」嫂子開始發出了我只在A片裡見過的呻吟,腰部也開始不由自主的迎合起我的動作,雙手掛在我的脖子上。

    「啊……不行了……嫂子……嫂子要去了……」我瘋狂的抽動和亂倫的刺激感讓嫂子欲痴欲狂。

    「啊……啊啊啊……恩啊……」嫂子的呻吟開始變得越來越尖,我也更加把勁瘋狂的動作著,想把我們兩個一起推向高潮。

    終於,隨著嚶嚀一聲,嫂子的腹部開始劇烈的抖動,雙腿和雙腳鬆開了我,臉上泛起了一陣紅潮,我知道嫂子高潮了,陰道里排出熱熱的陰精,灑在了我的龜頭上,而我再也憋不住了。

    「厄……嫂子……小薇……我射了……」我使勁抓著嫂子的美乳,使勁的一頂,十幾年來的頭一次體內射精!

     我努力的把我的精子往前猛射著,感覺從沒射出過這麼大的量,我在嫂嫂身上抽動了將近五秒鐘才把東西射乾淨,於是癱在了嫂子的身上,一起享受著高潮的美妙。

      我們並排躺在床上,過了許久,我突然感覺嫂嫂的手又伸向了我的雞巴。

    「喲,變小了呢,小龍,過癮了麼?」

    「爽,爽死了,嫂嫂,我愛死你了!」

    「哈哈,嫂子也爽的很呢,來,嫂子讓你更爽些!」

     嫂子說罷,把兩個枕頭疊在了一起,讓我*在上面,我似乎已經意識到將要發生什麼,但還是興奮不已。

     嫂子讓我*好,把我的雙腿分開躺著,開始在我的身上舔起來,特別是乳頭,讓我癢得不行,慢慢的,嫂嫂的舌頭遊走到了下面,她用纖纖玉手提起疲軟的陰莖嘆道:「這麼好的東西,用完就變得這麼小了呢,別急,嫂嫂幫你!」

     說罷,嫂嫂用雙手捧住了我的雞巴,張開了嘴,讓口水流在雞巴上面,雙手則接住多餘的口水,開始在整根雞巴上面塗抹。

    「嫂子最愛吃香腸了呢,來,讓嫂子嘗嘗小龍的香腸!」嫂嫂一邊說,一邊把臉湊上去,開始用滑嫩的臉蛋去蹭我的雞巴,然後慢慢的,張開了櫻桃小嘴,把龜頭含進了嘴裡面。

    「厄……」我呻吟著,這感覺又和做愛不同,小嘴巴裡面熱熱的,又能感覺到牙齒再輕輕地碰著我的龜頭,感覺舒服極了。

     嫂子的小舌頭開始靈活的在龜頭各處遊走,特別花了功夫在馬眼上面,每一次小舌頭舔過馬眼,我都癢的打個冷戰。

    「啊……嫂子……舒服……癢。」

     嫂子由於含著我的雞巴,只是淫蕩的看著我,發出了哼哼聲,然後,嫂子開始了抽動,她把大半根雞巴放進嘴裡,開始一前一後的動起來。

     由於年輕氣盛,再加上嫂子的技術確實犀利,我很快就又勃起了,變大後的雞巴太大了,嫂嫂只能吐出一些,只專注於前面,嘴巴撐得圓圓的,口水從嘴角,順著我的雞巴流下來。

     嫂嫂又一隻手撫弄我的陰莖,另一隻手把玩我的蛋蛋,時而舔龜頭,時而舔根部,時而嘬著蛋蛋不放,漸漸地,我也有了感覺,開始自己動作起來,看著自己的雞巴在嫂嫂的嘴裡真的是有一種莫名的快感,於是我站了起來,讓嫂子跪著在床上給我口交。

     由於實在太刺激,漸漸地,我又有了射精的感覺,嫂子心領神會,開始配合我加快速度,在嫂子嘴裡又抽插了不下一百下,我猛地往前一挺,將嫂子的頭摁向我的雞巴,濃濃的精液就噴湧而出,射在了嫂嫂的嘴裡……

     嫂嫂雖然有少許抗拒,但還是拗不過我,全都吞了下去……

     嫂嫂微笑著幫我把殘餘的精液舔乾淨,就去衛生間淑了口,回來之後撒嬌的在我懷裡說:「小龍壞,小龍怎麼射在我嘴裡了啊!」

     我把嫂嫂摟近身邊笑著說:「沒辦法,嫂子你弄得太爽了啊,我沒忍住……」

     又說笑了一會兒,我們倆才相擁著睡去……

     從那以後,嫂子和我幾乎是每天都在做愛,床上,沙發上,地攤上,馬桶上,餐桌上……到處都有我們做愛的痕跡……

     背入式,騎乘式,69式……我們不斷嘗試著各種新姿勢,甚至後來哥哥回來了也不間斷,嫂子會趁哥哥洗澡或是打電話時候跑到我屋子裡來跟我纏綿,給我口交。

     在嫂子的訓練下,我的技術也越來越好,經常能讓嫂子兩次沖頂才洩身……

     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高中畢業,我考上大學不得不住校才停下來,然而我還是會偶爾跑出去和嫂子開房纏綿,即使我有了自己的女朋友,嫂子仍是我的啟蒙,我和女朋友做愛的時候就會情不自禁的想起嫂嫂,高中三年,真的是我永生難忘的回憶……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