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六歲生日那天,我終於有了一部屬於自己的電腦,雖然媽媽說是爲我買的,並要我好好學習,不要總往網吧里跑,可我總懷疑這並不是唯一的理由,畢竟她的工作也是需要電腦的……我媽媽今年38歲,博士學位,是一個生物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至於怎麼一個高級法?

研究什麼?這我就不大清楚了,她告訴我我也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想知道。學生嘛,無非就是上學,放學,上學,放學,吃得飽,穿得暖,玩得開心就行了,當然,前提是學習必須跟上,對於博士兒子的我來說,這並不難。

我爸爸,他也是個博士,和媽媽是同學,他們在讀研究生時就結婚了,也就有了我。爸爸是我十分敬仰的人,可惜天忌英才,在我剛上小學那年,爸爸在野外作業時,爲了采一棵極其罕見的草藥時,掉下了數十米的山崖,爲科學事業做出了徹底的犧牲………雖然爸爸就這麼走了,可這些年了,我一直覺得他就在我的身邊,特別是他那對工作熱誠和對媽媽關愛的精神,長大后象爸爸一樣投身科學事業和孝敬媽媽成了我不算理想的理想。

其實這方面我也有點受媽媽的影響,因爲她總是經常在我面前提起爸爸,說爸爸這樣那樣的好,要我認真讀書,象爸爸一樣做個有出息的男人,我想媽媽這樣做除了是爲教育和鼓勵我之外,也是她對爸爸懷念的一種方式吧。

最近幾年媽媽更是這樣,幾乎一有空就問我這個那個的,並且以爸爸爲標準對我進行「批判」,就連相貌也不例外,她說我越來越象爸爸了,鄰居和媽媽的同事也這樣認爲,可同學們都說我象《流星花園》里的道明寺,對此我沒有什麼異議。媽媽很關心我,這個外人看不出,那是因爲媽媽工作的關系。

爲了工作媽媽常常不在家,我的三餐除了早餐外其它的基本是不定時的,這個我早就習慣了,也可以理解,畢竟我現在安逸的生活是媽媽一個人給予的,就因爲這樣,我在同齡人中顯得特別的獨立,也特別的自由。

星期六,又是一個無聊的周末,我吃完了兩碗方便面后媽媽還是沒有回來,幸好!

一個向我挑戰CS的電話讓我得到了解脫。夏日的網吧里,悶熱無比,汗味和煙味充斥著每一個人的鼻腔,電腦屏幕前的我,面對一個個虛構的敵人左閃右躲,上串下跳,躲閉了一次次的危險,也消滅了一個個敵人,可英雄也是血肉之軀,瘋狂了數小時后,我的眼花了,手也僵了,不得已以,我只好光榮的退出了戰斗。可我的那幾個朋友卻還在埋頭苦干,我也不好意思先回去,於是,我只好的網上亂逛,東聊聊,西看看。

突然,一個名稱叫《母子情狂》的聊天室跳入了我的眼睛,處於青春騷動期的我又怎能逃得過好奇心的驅使呢?我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各忙各的,於是我懷著激動而緊張的心情進入了聊天室,不進則已,一進去我就被嚇了一跳,一大堆讓人惡心去又讓人心跳的字眼在屏幕里閃爍,什麼「好兒子,快來操媽媽啊」「媽媽想要你的大雞巴」「媽媽好爽啊」……我一時愣住了,當清醒后的第一反應就是馬上退出。我長長的舒了口氣,可心里卻無法平靜。「你怎麼了?」旁邊的朋友突然問我,顯然他好像發覺了什麼?把我嚇了一跳。「沒……沒什麼,有點累。」

我趕緊伸了個懶腰。「你怎麼不玩?」朋友又問。「不玩了,我眼都花了。」

「靠,還什麼CS一哥,看來這位置你該讓給我了,媽的,誰捅了我一刀…我靠……「朋友又投入到槍林彈雨之中,我的一顆心才放了下了。我繼續在網上遊蕩,可剛才那些刺激的字眼總在我的腦海里旋轉,怎麼揮也揮不去,終於,我忍不住又進入了那個聊天室,爲了能發言,我還注冊了一個叫「好孩子CS」的名字。

由於我還是初哥,而且剛來,所以我並沒有馬上發言,而是靜觀其變。這聊天室里大概有一百來號人,女的只有男的一半,而公開發言的只有那麼二三十個,不過這也足以讓淫蕩刺激的文字在屏幕上翻滾。

過了一會,我鼓了勇氣發了三個字「大家好」,可是三分鍾過去了也沒有人理我,於是,我決定主動出擊,當然這可需要很大的勇氣,可有勇氣沒運氣顯然是不夠的。我主動的和十來個名字特好聽特淫蕩的MM打了招呼,可她們都不理我,最有禮貌的兩個也只是在回話里說「我很忙。」

剛才沸騰的熱血現在平靜了許多,我本來想就這樣離開,可我舍不得,就算我不得參與,在旁邊看也是蠻刺激的,至少很新鮮。突然一個名叫「親子鑒定」的MM主動的和我打招呼,我的血液頓時又沸騰了起。「你忙嗎?」她開門見山的說。「不忙。」

我馬上回答。「想和我在網絡里做愛?」看來今天我在網上是走桃花運了,竟然碰上這麼豪爽的MM。「當然,我很厲害的哦。」

雖然我還是初哥,可我不能讓她看出來。「那你可要老實回答我的問題,而你不可以問我,可以告訴你的我會主動的告訴你,可以嗎?」「當然可以。」

雖然覺得這MM的要求有點無理,可爲了能更深入的了解他們的內心,我還是答應了,其實是自己決的好玩。「那好,我們私了。」

私了?什麼是私了?這可把我難住了,可我也不好意思問她。這不是自毀形象嗎?就在我正考慮要不要向朋友討教時屏幕上突然跳出了一個提示框,上面寫著「」親子鑒定「希望和您建立私聊頻道」。哦!原來是私聊,怪不得這里人怎麼多,發言的這麼少,幸好,我的無知沒被發現,我馬上選擇了同意。「你多大了?」「親子鑒定」馬上象查戶口一樣問道。「17。」

雖然我只有16歲,可太老實了不好。「那好,和我兒子差不多,你是那里人?」這話嚇了我一跳,真不知今天這是桃花運還是桃花劫,不過既然來了,再看看吧。「銀海。」

我老實的回答。「這麼巧,我也是,你還讀書嗎?」「是的。」

「有女朋友了嗎?」「沒有。」

話一出口,我馬上就后悔了,這不是告訴別人我的初哥嗎?「很好,愛你媽媽嗎?」「當然愛了。」

我毫不猶豫的回答,可一回想,這不對啊,她所指的愛未必就是我的愛啊,不過不理她了,看她怎麼理解吧。「好,真是好孩子,我最喜歡了,那我們開始吧。」

激動的時刻終於要到來了。「等等,我還是想問你幾個問題?」我可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的任人差遣,冒著就此結束的危險我還是忍不住提問了。對方馬上靜止了,我也在想她是不是走了。「那好吧,可以回答的我一定回答,不可以回答希望你也不要勉強。」

看來她也考慮了一會。「你漂亮?」這問題顯然是很多余的,一個老媽媽能漂亮到那去,可爲了我的幻想,我還是要欺騙一下自己。「知道關芝林嗎?我不比她差。」

好大的口氣,真要這樣,你還來這干嘛?我心里這麼想,可嘴巴還是要奉承的。「哇,太好了,你高嗎?」「一米六以上。」

「好吧,我們開始吧。」

我雖然這麼說,我卻不知道怎麼開始。「叫我媽媽。」

她說得還真平靜。「媽媽。」

雖說是簡簡單單兩個字,可我的手卻有點顫抖,心髒更是如戰鼓般狂跳。「好兒子,肚子餓嗎?」她的問題好奇怪啊。「不餓。」

我想都沒想就回答了。「呵呵,我還想喂你吃奶,既然你不餓那就算了。」

我他媽的怎麼這麼蠢,竟然不明白。「餓,我餓……」我趕緊回話過去。「那你應該怎麼說?」這女人怎麼這麼多花招。「我餓,我想喝奶。」

我說。「就這樣?」「哦。」

「你好像忘記了最重要的沒說。」

我想了想,實在想不出除了這我還能說什麼?「是媽媽,你還沒叫我媽媽。」

「親子鑒定」等不及的回過話來。哦,對了,我們是在扮演母子亂倫,她們好的就是這口,我頓時明白了其中的奧妙。「媽媽,我餓了,我要喝奶。」

我馬上回話過去。「好孩子,到媽媽懷里來,媽媽喂你。」

「親子鑒定」還真灑脫。「等等,你奶子大嗎?」我突然不知說什麼好,因爲我無法想象她的奶子是什麼樣的。「大,而且不比你屁股小,你就不會自己想象嗎?」「我想象不出你的樣子。」

我也坦白的說。「你想我肯定想不出了,你又沒見過我,你可以想你媽媽啊。」

「親子鑒定」好象不耐煩了。我猶豫了一會,然后堅決的回答:「這個,我做不到。」

那是因爲我深愛著自己的媽媽,她是我心中的女神,不是蕩婦。「親子鑒定」那邊沈默了,好像她也在想什麼?或許她已經不想和我聊了。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親子鑒定」又來話了:「孩子,你的想法我可以理解,我想你還是回去吧,因爲你是正在愛自己媽媽的人,我在這聊天室混了半年了,和無數的人聊過,可還沒見過你這樣的,我是說你和他們不一樣,你愛自己的媽媽,不願意去褻瀆她,而他們只是爲了刺激,你自己考慮考慮,這個雖然好玩,可不適合你。」

「親子鑒定」的話就象一把利劍一樣直插我的要害,的確我是應該考慮清楚,不是什麼好玩的東西都可以玩,特別是這些禁忌的遊戲。「那我走了。」

終於我下了決定,還是離開的好。「好,孩子,能理解阿姨的話就好,以后有什麼阿姨可以幫忙的,就到這來找我,如果我們有緣的話,我們會再見面的,知道嗎?」「親子鑒定」的話怎麼這麼暖人心,就好像真的是我媽媽一樣。「再見阿姨。」

「再見孩子。」

事情雖然就這樣結束了,我是的心情卻難以平靜。回到家時,媽媽也已經回來,不過看她一臉疲憊的樣子和一身還沒有換下的制服,我可以斷定,她也是剛到家。「去哪了?」媽媽有氣無力的問道。「到阿華家去玩了,今天他妹妹生日。」

我隨便找了個借口,只要不要讓媽媽知道我去網吧就可以了。我坐到媽媽身邊,若無其事的看著電視,可心里總覺得怪怪的,好像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突然,媽媽拿下頭上的發夾,甩了甩頭,那烏黑的頭發在我的臉上輕輕的滑過,一陣淡淡清香撲鼻而來,我又不由的想起剛才。「你喝酒了?」媽媽突然發問。「沒有啊。」

「沒有?沒有喝你的臉怎麼那麼紅?」這時我才發現自己已經被自己出賣了,於是我馬上順水推舟的說:「喝了兩杯。」

「喝就喝了,還不承認,你看你的臉,紅得象猴子屁股一樣,喝不得就別喝那麼多,以后注意點。」

說著,媽媽走回了房間,我趕緊也躲回了自己的房間。回到房間,我舒了口氣,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劇烈的心跳也在慢慢地恢複平靜,奇怪!我這是怎麼了?我什麼也沒做啊?我怕什麼?我努力地尋找著答案,可心里越想越糊塗,越想越郁悶,最后只好沈沈睡去了。第二天,我起來時已經快到中午,可媽媽卻已經做好了午飯,看樣子,她還把房子收拾了一遍。吃完了飯,我正想回房間學習,媽媽卻說:「走,我們去遊泳。」

這句話嚇了我一跳,我疑惑地看著媽媽。媽媽看了看我,又說:「小區不是剛建了個遊泳池嗎?我還沒去過,而且我也好幾年沒有遊泳了。」

「那不是下午才開的嗎?」我遺憾的問媽媽。「今天我去買菜時看到通知了,以后周末,中午也開兩個小時,下午人太多了。」

說著媽媽走回了自己的房間,我也回去換衣服。

火辣辣的太陽在天上炫耀著,這天氣真不是人過的,幸好小區的遊泳池是室內的,要不非脫皮不可。媽媽算得還真準,兩個籃球場大的遊泳池只有那麼十來個人,要是下午來,遊十米非得撞上三五個人不可,現在自由多了。

買了門票,媽媽順便租了個救生圈,她不是會遊泳嗎?要這東西干嘛?我和媽媽來到淺水區,她一脫外套就嚇了我一跳,媽媽的這件泳衣我沒見過啊?那是一套兩件式的深藍色泳衣,更奇怪的是那泳衣的前胸部分竟然還有一張F4的照片,這也太沒品位了。

媽媽似乎發現了我在皺眉頭的不自在的表情,問道:「怎麼?不好看嗎?」我搖了搖頭,沒有做出明確的表態,媽媽接著說:「這可是張阿姨的妹妹打貨時特地幫買的。」

便宜沒好貨,好貨不便宜,這就是最鮮明的體現,說不定這是人家賣不出去拿來做人情的。這泳衣顯然小了點,不過好像彈性還不錯,穿在媽媽身上沒有一絲的縫隙,緊緊的包裹著媽媽的身體,把她那性感的身體曲線展現得淋漓盡致,再加上那張F4的畫像,乍一看上去,媽媽好像年輕了十歲,誰也不會認爲她是一個高中生的母親,甚至我自己都開始懷疑自己了……下了水,我先遊去了兩個來回,可媽媽一直自己在淺水轉來轉去,我遊了過去,「媽,你怎麼不遊啊?」「我這不是在遊嗎?」媽媽理直氣壯的說。

「這也叫遊泳啊?媽我記得你以前不是挺厲害的嗎?」「那是以前,現在不行了,媽老了。」

言語間,媽媽好像帶著一絲的憂郁,讓我聽起來心里酸酸的,我可不希望這樣。我突然心生一計,說:「媽,我們這樣吧,我在前面遊,你在后面跟著,你要是真不行了我就把救生圈給你。」

媽媽搖了搖頭說:「不行不行,我還是這樣舒服點。」

「媽,你要是能遊兩個來回,今天的衣服我洗。」

我本以爲這樣總可以打動媽媽了,可她卻斜了我一眼,說:「衣服都已經洗了。」

「那今天我洗碗。」

「那太便宜你了。」

媽媽輕蔑的說。我想了想,好像沒有什麼可以打動媽媽的了,於是我豁了出去,說:「那你想要我干什麼?」媽媽的嘴角翹了翹,說:「如果我完成了你就得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看來我是又中媽媽的圈套了,真后悔不該那麼沖動。「快期末考了,我要你答應我,你的平均分必須在九十分以上,要不然你暑假就包完所有的家務。」

看來我是真的中圈套了,而且還是個陰毒無比的大圈套,可是我不怕,上星期的模擬考我的平均分就已經有九十三了,幸好我沒有向媽媽邀功,要不然這次就虧大了。我假裝考慮了一下,然后點了點頭,於是我和媽媽的遊戲開始了。我坐在救生圈上,悠然自得的劃著水,媽媽用不是十分標準的蛙泳在后面慢慢的跟著,我一看媽媽快要靠近就用力的劃幾下,逗得媽媽直瞪眼。

就在我嘻嘻哈哈的時候,一道美麗的風景線鎮住了我,那就是媽媽的乳溝,一條雪白迷人的乳溝,在蕩漾的水浪里時起時落,若隱若現,我不自覺的注視著,腦子也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昨晚上的那個聊天室。

我的目光盡量的躲避開了,可余光卻忍不住的在媽媽的胸前掃蕩,好像在渴望什麼卻又不敢面對一樣。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時候,救生圈失去了平衡翻向了一邊,我掉到了水里,突然兩只光滑的手臂從后面緊緊的抱住了我,一對軟綿綿的東西緊貼著我的腰,我本能的掙紮出水面,左右看了看,沒有發現媽媽,隨后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在我的身后傳來,我回頭一看,是媽媽,媽媽的臉上正綻放著天真可愛的笑容,雖然這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媽媽的臉上……頓時,我明白了剛才,那柔軟的東西就是媽媽驕傲的胸脯,時間雖然是這麼的短暫,可對我的沖擊卻是那麼的強烈,這到底是怎麼了?「看來這家務活你是干定,除非你把成績拿出來。」

媽媽邊笑邊說。這圈套也太明顯了,要是平時我肯定抗議,可現在我卻沒有說話,這並不是我心服口服,而是我的心很亂。不知該說什麼?「別發愣了,你可別想找什麼理由來開脫,沒門。」

說著,媽媽遊回了淺水區。我沒有跟回去,只是在遠處時不時的注視著媽媽,我好害怕如果在她身邊被她發現什麼?媽媽也懶得理我,自顧自的玩著,看她那高興的樣子,就好像一個快樂無憂的少女,我從沒發現媽媽有這樣的一面,難道是我太不了解她了?下午我躲在房間里,根本沒法複習功課,腦袋里亂七八糟的,不是昨晚的聊天,就是剛才的媽媽,我想我需要找個人傾訴,這樣我才能平靜。於是,我又找到了昨晚的那個聊天室,想不到那里白天也有那麼多人,可是我等了兩個小時還是沒有盼到「親子鑒定」的出現,晚上也是如此。

第二天上課,我根本沒辦法讓自己專心,也突然的覺得上課的時間是那麼的漫長,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學,朋友又拉我去玩CS,可我還是找了幾個借口拒絕了。我箭步如飛的趕回了家,不出我所料,媽媽還沒有回來,如果她今晚還加班就更好了。

我馬上打開電腦,並熟練的進入了那個聊天室,可惜還是沒有看到「親子鑒定」的身影,真有點失望,可我不會放棄的,我可以等……突然電話鈴響了,是媽媽打來的,它說今晚單位有活動,要晚一點才回來,這消息無疑是我的一支強心劑,我馬上沖了碗泡面,象個等待著獵物的獵人一樣守候在電腦前。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在黃昏即將結束時,我期待著的「親子鑒定」出現了,我抑制不住興奮的剛想要發信息給她,可又一想,這樣是不是太唐突了,也許人家根本就不記得我了。就在我猶豫的時候,反到是她給我發來了信息:「哦,你什麼來了?」「我沒事做,過來看看。」

明明在期待著人家,可我卻不敢承認。「沒事做?那就複習功課啊,是不是想我了。」

「親子鑒定」的直白真有點讓人受不了。「不是,我只是有點事想和你說。」

我還是不敢面對自己醜陋的思想。「什麼事?說吧。」

這又叫我怎麼說出口啊?上次還煞有道理的說自己尊敬媽媽,可今天卻想要在精神上褻瀆她,這不是兩面派嗎?在我猶豫的時候,「親子鑒定」不知爲什麼總能理解我在想什麼,並準確無誤的發來信息:「你想要繼續上次沒有成功的事情嗎?」雖然沒有必要,可我還是感覺到自己的臉在發燙,「是的。」

我下定決心的回答。「能給我個理由嗎?」這倒難著了我,這也需要理由嗎?我考慮了一下,可怎麼也找不出一個能說服自己和她的理由,於是我回答:「對不起,我沒有理由。」

「這不要緊,至少你是誠實的,不象別人,花言巧語一大堆,沒一句話是真的,我們私了吧。」

真是萬幸啊,幸好我沒有說那些連小學生都懷疑的理由,要不然我的光輝形象就這麼毀了。不一會,在一個小聊天室里就只有我和她,我的心情好激動,也好迷茫啊,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始,我強壓著自己的熱情,讓一切顯得平靜一些,自然一些。「孩子,來,媽媽抱抱。」

「親子鑒定」首先發起了進攻。「媽媽,我要吃奶。」

現在我可不會犯上次的低級錯誤了。「來吧,含住媽媽的奶頭,媽媽的奶好吃嗎?」「好,媽媽的奶好香,好甜。」

這麼無聊的對話,連我自己看了都想笑,我在懷疑我們不是在網交,而是像小孩一樣在玩過家家。「不要只是吃啊,快揉揉媽媽的奶子,這樣媽媽才會舒服點啊。」

「媽媽,我在揉,你的奶子好大,好白,好柔軟啊。」

「喜歡嗎?」「喜歡。」

原來這麼簡單,我還以爲有什麼難度。「你那里有反應了嗎?」她突然發來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什麼反應?」「男人的反應啊。」

原來是這個,可我什麼感覺都沒有啊,「沒有。」

「你是不是處男。」

「是的。」

要是前幾天我肯定說不是,可現在我想沒有這必要,而且「親子鑒定」也不喜歡。「那你總該有點想象力吧?」「我不知道啊。」

「那好,從現在開始,你就把我想象成你的媽媽,你現在是和你媽媽做,可以嗎?」其實我也想這樣,我也很矛盾,一想到和媽媽做我就覺得有點不自在,可我的確想知道那是什麼滋味。「你做不到嗎?」我還沒回話,「親子鑒定」就迫不及待的說,我想她是不是欲火難耐,已經等不及了。「我試試吧?」我還是沒有多大的把握。「我是誰?」「親子鑒定」說。「媽媽。」

「喜歡媽媽嗎?」「喜歡。」

「媽媽漂亮嗎?」「漂亮。」

「想要媽媽嗎?」「想。」

「孩子,來脫媽媽的衣服。」

「好的。」

順著「親子鑒定」的誘導,我慢慢的進入了狀態。「媽媽現在抱著你,希望你能吻我。」

「媽媽,我在吻你,我的手緊緊的抓著你的大屁股,好柔軟啊。」

「孩子,你下面好壞,硬硬的頂著媽媽。」

突然我感到我的褲襠的確頂起了一座小帳篷,沸騰的熱血我的身體里澎湃的奔流著。「孩子,媽媽幫你解決好嗎?」「親子鑒定」又發話了。「好。」

「孩子,媽媽現在跪在你的面前,正用嘴吸吮著你的雞巴,哦,你的雞巴好大,好硬啊。(注意幻想)」「親子鑒定」想得還真周到。「謝謝媽媽,你的嘴好溫暖美好舒服啊。」

我將自己的幻想發揮到極致,一只手情不自禁的套弄著那興奮的下體。「孩子,抱媽媽到床上去好嗎?」「好,我現在就抱你去。」

「好孩子,媽媽現在下面濕了。」

「我摸摸看,真的好濕啊。」

我慢慢的進入了狀態,很多話就好像本能反應一樣想都不想就說了出來,我也覺得奇怪,我哪來這樣的經驗?「孩子,媽媽好想要,快進入媽媽的身體吧。」

「親子鑒定」的話,象火一樣,燒得我無法自拔。「媽媽,我來了,我打開你的雙腿,我對準你的肉洞,我進去了。」

「哦……,好舒服了,孩子,媽媽的玉腿緊緊箍在你的腰上,你動啊。」

「好,媽媽,我動了,你里面好溫暖,好舒服,流了好多水啊。」

「是的,哦……孩子,你頂到媽媽的花心了。」

啊,有沒有這麼誇張啊,不管了,快樂要緊。「媽媽,現在我又抓住了你的大奶子,正揉搓著。」

「對,用力,媽媽就喜歡你這樣,啊………」現在的我仿佛來到了另一個世界,一個沒有任何負擔的世界,在這里只有欲望和禁忌的快樂。「孩子,你好厲害,媽媽現在已經高潮了。」

「親子鑒定」突然說。「媽媽,我也要射了。」

「好,射在媽媽里面。」

我瘋狂的套弄著自己的肉棒,腦袋里幻想著媽媽的身體,不一會我結束了我第一次網交,一種莫名其妙的快樂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舒坦。「你剛才手淫了嗎?」「親子鑒定」說。「是的,你呢?」我好奇的問。「我也是,想不到你這麼老練。」

「我沒有啊,我還是第一次。」

「哦,真的嗎,那你的領悟能力蠻強的。」

「也許吧。」

「現在感覺怎麼樣?」「舒服,你呢?」「我也是,坦白的告訴你吧,我在這混了這麼久,最舒服還是這次。」

「那我們以后還可以嗎?」「當然可以,這是我QQ,*123456*,以后我們在QQ上聊,這樣比較方便,我還有事,我先走了,再見,孩子。」

「再見,媽媽。」

在QQ上加了「親子鑒定」后,我趕緊把「戰場」打掃了一下,還在房間里噴了點空間清新劑。媽媽還沒有回來,我就先複習功課,可我怎麼也看不下書,回想起剛才,我又有那麼一點的不自在,我總覺得對不起媽媽,我怎麼可以把媽媽當作發泄的對象?可我剛才爲什麼會這麼瘋狂?想著想著,這種矛盾在我的心里始終找不到平衡。媽媽回來時已經是深夜了,要是平常我肯定會去和她聊幾句,可今天我只是打了聲招呼就躲回了房間了,我不敢面對媽媽太長的時間,我怕會發生尷尬的事情。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