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火車時,已經是夜裡1點來鍾了。大街上的人已經很稀少,只是偶爾會有一輛出租車駛過。我給董事長打了電話,她告訴我說,由小江來接我的,並把她的手機號碼給了我。我打通了小江的手機,她急忙忙的說,「不好意思!你稍微等一下!馬上就到!」

我站在車站外抽著煙,欣賞著深夜時分的重慶街景。沒多一會功夫,小江急急忙忙的跑來了,上氣不接下氣地說,「真對不起!讓你久等了!」「沒事!我們去哪啊?」「已經訂好房間了,跟我來吧!」她叫了一輛出租車,七拐八拐的就到了一座商務酒店的門前。她幫我拿了行李,帶我去了訂好的房間,並對我說,「這麼晚了!你還沒吃飯吧?我帶你去吃一點兒!」「我不想吃了,只想睡覺!」

「沒事!去吧!很方便的!董事長也囑咐了我,必須要去的!」

她的年齡看著不大,也就20出頭,白白淨淨的,個子瘦小,卻依舊透著幾分靈氣。「那小馬怎麼沒來啊?」「她啊!去上海了!本來她是等你來著,可你老沒來,她就走了!」「我說嘛!」那個小馬比小江豐滿些,只是模樣沒有小江好看,皮膚也沒有小江的白。

那次她們來跟我洽談的時候,小馬可是挺能裝的,一口一個「嗯哼」,這一點雖然讓我厭惡,可她的那種風騷還是很對我的心路的。

沒成想,迎接我的卻不是她。我的心裡有些悻悻然,跟著她走進了一家還在照常營業的快餐店,要了兩杯豆奶和一些點心,我就和她邊吃邊聊。

卻原來這個助理居然是董事長的侄女,而所謂的助理,也不過是對外的一種稱呼而已。她師範畢業後,就一直在家族企業裡做事,似乎過得也蠻滋潤的。她的特點,都可以用一個「小」字來形容,臉蛋小,個頭小,手小,胸小,腳小,再端詳端詳她的臉蛋,那臉上的各種物件也都很小,小鼻子,小眼睛,小薄嘴唇,看著確實有些可愛。

她說起話來也蠻可愛的,不說不笑,這倒也使我解除了一些旅途上的疲憊。她跟我聊得很投機,有說有笑的,就彷彿我們已經認識很久了。

不知不覺中,時間居然到了凌晨三點多鐘了。她跟我說,要回去了,祝我有個好夢。我哪裡肯放她走?好說歹說的,還是把她留下來了。

到了那家酒店,我沒急於去洗漱,還是跟她聊著天,東拉西扯的,真是無所不談。她也很興奮,時不時地還捅我一下,然後就哈哈的大笑。要說睏倦,我確實有一些,可這麼一聊,反倒覺得沒那麼困了。除了我和她的說話聲,屋裡就是空調機的聲響了。不知又過去了多久,她忽然說,「把空調關了吧!有點冷了!」

我只好把空調關了,轉臉試探性的對她說,「要不要我抱抱,給你暖暖?」「不用了!」她有點羞怯,可並沒有抗拒我的走近。我輕擁著她,她的火力確實很差,那滑膩膩的肌膚都是冰涼的。

「現在暖和了嗎?」「嗯!你身上真熱!」我笑了笑,我也感到這種僅僅是擁抱的擁抱很愜意,很舒適。「我都有點睏了!」「也確實不早了!要不睡吧?」

「好!」「還洗洗嗎?」「當然得洗了!不洗多髒啊!」「那誰先洗?」「誰都行?」「你先洗吧!」「好!」我放開了她,她轉身背對著我默默地脫去了衣褲,隻身著內衣內褲走進了衛生間,關門時,她還俏皮地說了句,「不許偷看啊?!」

這哪是不讓偷看,分明是要告訴我去偷看嘛!我隨口答應著,她也就關了門,隨後那嘩啦啦的水聲就出來了空調關了,屋裡又開始了那種悶悶的氣氛,濕熱的空氣似乎是在擠壓著我。

我脫了上身的襯衣,光著膀子,把鞋和襪子也脫了,又脫了長褲,只留下一條三角褲。我想去偷看,可我實在懶得動彈了,仰躺在床上,側耳傾聽著那嘩啦啦的水聲。

她出來時,只圍了一條浴巾,觸電般的從我的眼前掠過,一下就到了另一張床上,飛快的用被子蓋住了她的全部。「不許到我的床上來啊!」她邊說邊笑,還很無辜很膽怯的用被角遮擋著自己的臉面。我沒有理她,也去沖洗了一個澡。

擦乾了身子,我想再把內褲穿上,可一遲疑,就沒有再穿,精赤條條地直接走到屋內。她一見我的裸體,「呀」的一聲,立刻就用被子蒙蓋起了頭,同時她也在被子裡哧哧的笑個不停。我也來了精神,一把扯開她的被子,從腳底處鑽進去。她想躲藏,可無處可藏。她的裸體,早就告訴了我,是她在等待著我的前來。

她鬧騰了一陣,就不再動了。

我把床頭的燈光調亮,想要好好看看她的身子。

「太晃眼了!能關上嗎?」「不要!那樣就看不到你了!」「看我幹什麼?」

「不是看,是欣賞!這叫燈下看美人!」「我可不美!」「你可不醜!」「真的?」

「真的!」燈光之下,她的身子確實是白玉無瑕,嬌小得十分可愛。「就讓我好好看看你吧!仔仔細細的看!看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來你還會唱歌啊!」

「唱不好!瞎唱!」「唱歌準保不錯!」「有機會你聽聽!」我掀開了蓋在她身上的被子,一甩手,就把它扔在了另一張床上。她蜷縮著,似乎很害怕。我一點一點的把她蜷縮的肢體伸展開,我的視線從她的頭到腳一處不落的看了好幾遍。

那是不能用誘人這個字眼來形容她的身體的,是好看,是一種嬌小的美,而絕不像豐滿膨脹給人的那種性感。她的乳房不大,卻也是圓鼓鼓的,小孩子似的可愛。她的乳頭也很小,像粒豆豆。我沒有去觸碰她的肉體,卻用嘴吹著氣,吹得她有點癢。她的腳,確實很小,每一個腳趾都弱不禁風似的,一個挨著一個的排列在一起。

我湊近聞了聞,她的腳沒有異味,是很自然的一種味道。她兩腿之間的毛髮,很順溜,不多不少,附著其上,也跟她的頭髮一樣烏黑發亮,所不同的就是她的頭髮是直的,而她的陰毛是捲曲的。那兩片小陰唇,隱藏於那道肉縫裡,似乎不肯見人似的。我示意她翻過身來,她趴在床上,我跪在一邊繼續欣賞著。她的後背,光滑平坦,一直延伸到那隆起的兩半屁股上面。她的屁股,小而圓。從屁股溝裡看過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那道縫隙和黑乎乎的陰毛。

「看夠了嗎?」「沒有!太好看了!簡直就是精美的藝術品!很精緻啊!」

「我哪有那麼好看啊!」「你沒看過自己的身子嗎?」「看過!可我長不大了!」

「還要怎麼長大?」「我知道男人都喜歡胸脯大的女人,可我的很小!」「這也是一種美!跟那不一樣!」「我的屁股也不大!」「小馬的確實比你的大。」

「你也這樣看過她嗎?」「沒有!」「騙人?!」「真沒有!沒機會!」「有機會你就敢嗎?」「有機會誰不敢啊!」「男人都這樣吧!」「誰知道?」我示意她跪起來,撅著屁股。

她跪好了,我就後面仔仔細細的觀察她的陰部和肛門。她的那地方,長得一點也不張揚,甚至說是很委婉的。看到此,我不由得感歎人體基因的神奇,是它在控制著人體各部分的身體比例,以及各部位的形狀,哪怕很小的地方都很符合其自身的邏輯,在她的身上絕不會出現不協調的所在。

我用我的鼻尖,觸碰著她的陰部和陰蒂,她輕聲叫喚了一聲,就在我的觸碰下有些發抖。我改換了我的舌頭,那靈巧的舌尖在攪動著她的陰唇和大腿的根部,白白的皮肉確實能夠給我帶來無盡的享受。我不知道是否還有別的男人也這樣玩過她,我只覺得眼前的小江就是我的所愛,就是我可以無所顧忌的去接觸的女孩,她身體的每一部位都是我想探尋的地方。

「你真會搞人!搞得我都想要了!」「還沒到時候呢!好東西得要慢慢享受才對!」她坐好了身子,我在床下跟她親吻著,兩條舌頭在攪動,在糾纏,那種淡淡的甜甜的味道是我很喜歡的。「我想看看你的下面!你都看我半天了!」我一笑,站起身來,我身下的那根肉棒早已高昂著頭在等待著檢閱似的。「哇!真大啊!我都有點害怕了!會不會很疼啊?」「你沒做過嗎?」「很久以前有過一次。」「跟誰?」「男朋友唄!」「現在呢?」「早吹了!」「我跟他比,誰的大?」「你的!粗細差不多,你的比他長。」「喜歡嗎?」「喜歡!」她的手在把玩著,嘴唇在輕輕觸碰著它。「舔舔它!會很棒!」她伸出舌尖,小心翼翼的舔。她很願意舔我的龜頭,也許那上面的滑嫩也是她的所愛。

她舔了一會龜頭,又開始順著莖身舔下去,舔得我很是受用。在她舔的時候,我還在用我的雞巴磨蹭她的臉蛋,時不時還直拍打她。「我感覺很突兀!太刺激了!」「是嗎?」「是!你的真的很大!」又那麼玩了一會,我就把她整個抱了起來,跟抱個孩子似的,在屋子裡走了幾圈。忽然她說,「我想尿尿了!」「好!

我把著你尿!」她執意要下來,我不讓,就那麼一直端著她走進衛生間,對準了便桶,她遲遲尿不出來,等了好半天,她才哧哧的泚出去。尿完了,她的下面還滴滴答答的。

她伸手抓了衛生紙,胡亂的在陰部擦了幾把。「我真想看看你是怎麼拉屎的!」「不要!太臭了!」「拉一回,我看看!」「現在沒有啊!」我騰出一隻手來,去扣弄她的屁眼。「別弄了!真的沒有!」我把她放在衛生間的盥洗台上,鏡子裡的我們赤裸裸的很是惹眼,她身體的白,更是極其耀眼,在鏡子裡面的她害羞了,臉通紅,似乎還沒有這樣玩過。我又挪動了一下她的身子,使她能夠很清晰地看到自己,我就站在她的身後,逗弄著她的乳房和她的陰部,並且我還扒開她的陰唇,讓她看。「不好看!沒你的好看!」「挺好看的!」我又讓她後仰一些身子,好讓她的肛門露出來。

我一邊摸弄她的肛門,一邊跟她說,「看看!這就是你拉屎的地方!」她的一雙大腿伸展開去,腳踩著鏡面,直讓陰部在鏡面裡暴露無遺。「這樣不好玩!我屁股都涼了!」我伸手摸一摸,果然有點冰涼,我就把她抱下來,放到床上去。

此時的她,不知道是羞怯,還是興奮,總之她的臉還是紅彤彤的。我騎跨在她的身上,用我的襠部磨蹭她的乳頭,她的手握著我的雞巴,好一陣撫弄。我來了興頭,漸漸靠近她的臉部,我的蛋蛋在她的臉上滑來滑去,我的肛門部位已經全壓在她的嘴上,鼻子上,她的舌頭小心翼翼地舔了又舔,這越加使得我的雞巴斗志昂揚。

我掉轉頭去,跟她玩69式。我的雞巴在她的嘴裡抽插著,而我的舌頭也伸進了她的陰道裡。她的陰部,水津津的,滑膩無限,我每舔一下,她都要抽動一下,叫喚一聲。那樣的玩了好一會,我重又正面對著她,伸出我的舌頭,在她的小臉上一個勁的舔啊舔,直舔得她滿臉的滑膩。她的呼吸開始急促了,越來越沉浸在我的撫弄裡。

在我的身下,她的手也不如自主的開始引導我的雞巴去探尋她的陰道口。「我沒有套!」「我那很乾淨的!」誰知道她乾淨不乾淨呢?

我也管不得那麼多了,在她的引導下,我一挺身子,就插了進去。插進去以後,我沒有抽動,繼續上上下下的撫弄,而她卻迫不及待的想要交合,在往上聳動身子妄圖與我交歡。

我慢慢抽動,插得很淺,彷彿只是在她的陰道口裡邊運動著。

她的身子在貼近著我,期望著我趕快進入,可我並不著急。「快!快!我要!我要!」我不管她,依然故我。她一個不注意,我就一下子深深的插入進去了。

「啊!我操!」就在她喘息的當口,我又連續幾個深深地插入,然後又不動了。

她的雙臂緊緊地抱著我,兩條大腿也在使勁勾住我的身子。我又是一陣抽送,猛烈的抽送,她啊啊的叫喚著,抱住我的雙臂也放開了,勾住我身子的大腿也放開了,她只是在閉著眼睛不斷呻吟。那種神情,就好像我是在操一個死人,一個有著體溫的死人,一個會哼哼的死人。我的雙臂勾起她的雙腿,使得她的屁股和陰部都抬高了,又是連續不斷的猛烈抽插。她的頭,在左右搖晃,嘴裡不斷在叫出她最為享受到叫聲。

那種姿勢操夠了,我又換了另一個姿勢。她平趴在床面上,大腿分開,我的雞巴從後面插進去,那種感覺棒極了!又是一番抽送後,我的雙臂有點酸痛,我一下子趴到了她的身上,整個壓在她的上面,雞巴卻還沒有抽出來。她在我的下面,那屁股還一弓一弓的,期望我的雞巴在與之交合。我故意躲著她,而她的屁股就在追著我,順勢,我一攔她的腰肢,就坐了起來,她跪著了,胳膊和頭胡亂的埋在床上。我很喜歡這種姿勢,因為它更有利於我的插入。她叫著叫著,似乎不是在叫,而是有點哭的意思。

「沒事吧?」「沒事!你弄死我了!」她的一條胳膊在找尋著我,我就順勢抓住了她,也把她的另一條胳膊抓起來,使她像要飛似的,我聳動腰身,不斷在抽送,她叫得更厲害了,動人心魄。一具從頭到腳都潔白的似乎沒有血色的女人體就是這樣在被我搞著。我的雞巴和她的陰道的交接處,是她分泌出來的黏糊糊的白漿。「你插得太深了!都到底了!」「爽嗎?」「太爽了!再來幾下!」我又狠命的抽插了一番,一鬆手,她就跌到在床,起伏著腰身,不斷在喘著粗氣。

她的屁股可真叫白,看起來不大,卻也是一團豐滿的肉。在那時我又想到了小馬,小馬的屁股比她的大多了,是不是玩起來更棒?我雙手抓著她的屁股,伏在她的身上,問她是不是看過小馬的屁股。她說,「看過!我們一起洗過澡。」

「白嗎?」「也很白的!她的毛也比我多多了!」「是嗎?我很想一起操你們!」

「我不知道!」「不知道什麼?」「這事怎麼說啊!?她身上沒我光滑!」「你摸過?」「鬧的時候摸過。」「她要是能回來就好了!」「我告訴她你來了!能不能趕回來,說不定的。」「不回來也好,能有你在,我也很歡喜。董事長知道這事嗎?」「你說什麼啊?跟那沒關係!我是看你很不錯才跟你這樣的!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是我的不對!是我的不對!」「董事長安排的是小馬,沒準是那樣,可我不是這樣!」「明白了!」「明白就好!」她翻身起來,那氣息也喘均勻了,光著屁股下床,連拖鞋也不穿,光著腳走進衛生間去尿尿。

我站在門口看著她。「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尿尿嗎?」她白了我幾眼。我抽著煙,笑笑,並不理她。「你的怎麼還翹著?」「意猶未盡嘛!再來一次!」

「不來了!你太強了!我受不了了!小馬沒準能應付得了你!」「怎麼?」「她屁股大!」我呵呵的笑了,暗自在想,屁股大的女人就是性慾強的女人嗎?誰知道啊?

又回到床上時,我們相擁著,互相撫摸,順便也問到了明天的行程安排。上午參觀工廠,下午遊玩,晚上卡拉OK。小江忽然又說,「你剛才沒射吧?」

「這剛到哪啊!」「那會不會不舒服?」「我挺舒服的。」「可我看你的還硬著呢!真可愛!」「喜歡的話,就用嘴給我弄出來!」「我不喜歡!」「有什麼不喜歡的?你不是也舔過?」「那不一樣!」「你是本地人吧?」「是啊!」「那我也體驗了重慶妹子的味道了!」「重慶妹子好吧?」「好!就是不願意口交 !」

「去你的!」我越說越困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直到窗外起來晨練的人的音樂聲把我吵醒。

我恍如隔世一般的看著身邊的小江,甚至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跟她真的性交過了?她睡得很沉,窗外的嘈雜並未吵醒她。在霧氣濛濛的光線裡,小江的身體確實很白,也如同那霧氣一樣的,白茫茫的一片。我睜著眼,信馬由韁的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她的手,摸到我的身上來,當她觸碰到我的那根寶物時,一下子睜開眼,大驚道,「你又想了?!」「不是!我一般都會早上翹起來的!」

「這就是晨舉嗎?」「呵呵!倒是有這麼說的。要不再插進去玩會?」「別!求你了!我的現在還有點疼呢!你都給我操腫了!」「我看看!」「別看了!就是邊上疼。」「昨天不是很潤滑的嗎?」「誰知道!」她又閉起了眼睛,彷彿那昨夜的事情還沒有完結,還在她的體內和內心裡繼續著。

一切都在按行程安排走。董事長為了拿到我們的訂單,不遺餘力的討我的好,還大模大樣的問小馬那邊事情怎麼樣了。我不知道小馬是怎麼和她說的,總之是看她很高興。中午吃飯時,她讓小江塞給我兩條上好的捲煙,還對我說沒什麼好招待的。

同時還跟我說,她下午不能陪我,讓小江開車帶我去遊玩。我不用客氣,客氣也沒用,照單全收。因為我知道,我的老總也明示我了,只要她願意,合同就跟她簽。合同雖然還沒簽,但我估計也是板上釘釘的事,而我就只有盡情盡興的去玩嘍。

我跟小江說,這市容市貌我就不看了,有好玩的地方去玩玩吧。她也來了精神,說,「那我們去泡溫泉!還能美容呢!」「是不是你經常洗溫泉,皮膚才這麼好?」「也不是!天生的!」泡溫泉的人不多,甚至說有點蕭條,冷冷清清的,可那水確實熱乎乎的令人極為受用。小江出來時,不知怎麼搞的,居然穿了一件淡黃色的泳衣,薄薄的,她下面的陰毛隱隱約約的吸引著我的注意。她說她不會游泳,我也不知道真假,就教了她。肢體的接觸,又是另一種感受,似乎比做愛 更能激發人的情慾。

在水裡,我擁抱著她,有了礦物質的浸潤,她和我的身體都變得異常光滑,那種相互撫慰的觸摸真是爽到我的心裡去了。我剛想在水裡扒開她的泳衣插進去,可有兩個女人進到我們的池子裡,我只好作罷。那兩個女人靠著水邊,把身體沒在水裡。

小江想要游出去,我拉住了她,還是很執著的在水下扒開她兩腿之間的泳衣,把我的雞巴慢慢頂進去。她輕叫了一聲,沒有阻止我。那兩個女人,與我們相聚大約近十米的距離,一邊說笑著,彷彿並不知道我的雞巴正在操一個她們眼前的小女人。也許越是不能做的地方,就越能提高做愛 的興奮度。

小江的胸口處跳得

很厲害,還直對我說,「可別讓人發現了!太難為情了!我可從來沒這麼大膽過!」

「感覺怎麼樣?」「緊張,興奮!你真會搞女人啊!」「你說那兩個女人怎麼樣?」

「歲數太大了吧!」「比你大!」「我要是也有那一身肉,真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女人歲數大了都會發福的!」我邊說,邊在下面用我的雞巴研磨她的陰道內壁。

「醜死了!」「可你不知道,那樣的女人都是做過很多次的了!」「咱們換個地方吧!」「不行!你讓我怎麼出去?我的還硬著呢!」她笑了,「你轉過身,她們看不見的!」說的倒是也有道理,我背身走出水面,走到另一邊的一個僻靜處,那裡也有溫泉水在嘩嘩的流淌著。

小江到了那裡就躺下了,她兩腿之間的那叢毛髮越加鮮明的要從織物裡面奪身而出。我的雞巴依舊硬朗朗的,窄窄的泳褲也包不住它,我就把它從褲腿裡抽出來,大大方方的呈現在大自然的面前。「給我口交 吧!」她沒推辭,伸著脖子,探出舌頭,在我黝黑黝黑的雞巴上舔來舔去。她很認真,很專注,舔了好一會,就把我的雞巴吞入口中。

我的雞巴,對於她的小嘴來說,確實顯得太大了。她的腮幫子鼓囊囊的,看著很吃力,可她還是堅持伸縮著脖子來來套弄我的雞巴,不時的退出口來喘口氣,或者咳嗽幾聲。我好想射在她的嘴裡,射在她的臉上,身子上。「就這樣!就這樣!我想這樣射出來!」她叼著我的雞巴,點著頭,繼續為我口交 。那絲絲滑滑的感覺,一陣一陣向我襲來,想要噴射的感覺也越來越強了。

「快!加快!快!」她的頭動得更厲害了,我一弓身子,一股熱浪就從我的內裡升騰而起,離弦之箭似的急速而出,有一些射在她的嘴裡,有一些射在了她的臉上,那臉上的精液在順著她的臉頰往下流。她伸出舌尖,舔了舔嘴邊的精液,喘著粗氣說,「我的脖子都酸了!臉也木了!」「好寶貝兒!好寶貝兒!你真的為我口交 了!你也能做到!」看著她的那一臉的狼狽樣,我的心裡倍覺滿足。

出來時,我和她在車子裡躺了很久,很久,那時天都快黑了。

她跟我說,重慶的夜景還是很漂亮的,不過由於能源電力緊張,好多燈現在很少在平時打開了。嘉陵江畔,是多美妙的字眼!我真是愛這片土地,更愛眼前的這個小巧玲瓏的女人。萊茵河,塞納河,也不過如此!我真是想要對著天空吶喊,喊出我的心聲,可我只不過默默地在感受著這一切。

晚上的卡拉OK,我沒怎麼玩,甚至想睡了,也就個把鐘頭的時間,我就回酒店休息了。可沒睡了多一會,小馬打過電話來,說她半小時內就到。我實在睏倦,胡亂的應和著,就掛斷了電話。

小馬果然來了,還是最初見到她時的打扮,緊身的職業套裝勾落著她略顯豐滿的身材,那臀部向外張揚的格外明顯。她比小江要成熟得多,也會來事,迎來送往的倒是做助手的好材料。也許是她出國的經歷造成的,時不時的總要流露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優越感來,照樣還要時不時的吐出一些「嗯哼」的腔調。

「還以為見不著你了呢!」「我不是忙嗎?要不早回來了!」她坐在另一張床的床邊,我蓋著被子斜靠在床頭,手裡拿著煙。「小江還不錯吧?」她這麼一問,簡直出乎我的意料,莫非是要問她的床上功夫嗎?不可能!「還行!人不錯!」

「只是人不錯嗎?」我笑了,並不回答什麼。

「還有什麼不錯?」「那麼白的人,放得過嗎?」我真是笑了,想挑逗我,算是她找對人了。「她再怎麼好,也沒有你好!」「我有什麼好?」「這還用問嗎?明擺著的!」我只在說她的屁股很迷人。她挺了挺,站起來說,「好了!你也見到了,我該回去了!」「這麼快就走?」

「你這都要睡覺了,我還留在這幹嘛?」「我可以不睡!」「別!出差這麼勞頓,還是好好休息吧!」她真的要走了,這使得我有點失落,在我的想像裡,她應該留下。她開始往門口走,我一骨碌爬起來,拉住了她的胳膊,而我竟然忘記了自己還赤裸著身子。

「你也喜歡裸睡?」她對我的赤裸並不以為然。「那麼說,你也喜歡了?」

「當然喜歡!那多自在!」「行!我們有共同興趣,應該得聊聊!」

小馬不是本地人,是湖南常德的。出國留過學,也不知道混的怎麼樣就又回國了,在跟著董事長打理著一些事。關於待遇,我沒有問,我也不關心,我只關心此時此刻必須得要跟她耍一耍。

小馬的身子,確實比小江豐實多了,抱在懷裡,都覺得沉甸甸的。她的胸也很大,鼓囊囊的。隔著她的衣服,我摸索著她肥碩的雙臀。她也在迎和著我,那手也漸漸到了我的雞巴上來。我親吻著她,用我的舌頭大舔特舔的,極盡貪婪之事。她說要去洗個澡,我沒讓,撩起裙子,扯下內褲,就插進去了。她的屁股,又大又白,看著它,我就不斷在湧起性交合的慾望。啪啪的撞擊她屁股的響聲,就是我的最好的語言。

而就在我如醉如癡的渾然忘我的操她時,房門居然被敲響了。我嚇了一跳,雞巴還插在她的身體裡,停住了動作,側耳細聽。「誰啊?」「我!」小江怎麼來了?!偏偏在這時候來。「等一下!是小江!」她慌忙提上了裙子和內褲,而我卻光著身子走到門口,打開了房門。

小江一步就竄了進來,沒好氣地說,「壞了你們的好事了吧?」

我確實有點尷尬,小馬坐在床邊沒有言語,見不得人似的,頭也低下了。

「我一猜你就得來!果不其然!真的來了!」小江衝著小馬說。「怎麼了?」小馬也不甘示弱。

「有你好看的!爛貨!」「你說誰?」「說你!你是個爛貨!」

小馬站起身要走,我攔住了她。「都怪我不好!怪我不好!」「少來了!」小江還是不依不饒的樣子。「怎麼回事啊?」「怎麼回事?誰知道你們怎麼回事?」

「別這樣!有什麼話直說嘛!」「你還看不出來嗎?」「看出什麼?」「我不許你跟別的女人搞!」「可你也不是@@」我的話說到一半,又嚥了回去,只點著了煙吸著,我真的不願意跟她爭吵。「就是你這個爛貨!」小江氣急敗壞地衝過去打了小馬一個嘴巴。

小馬沒有還手,似乎是受雇於人促使她止住了。「爛貨!騷貨!」「你還有完沒完了?!」我拉扯著她,不讓她再去動手打人,可她還要往上竄。我也來了氣,咚的一聲,搗了她一拳。「你他媽的有完沒完!」小江哭了,可得很傷心的樣子,一邊哭還一邊說,「我就是不許你去跟別的女人好!」「這哪跟哪啊?!」到得此時,屋裡除了小江的哭泣聲,還是她的哭泣聲。

「你確實壞了我跟她的好事!莫非你愛上我了嗎?」「我不知道!就是覺得你不應該跟別的女人搞!」「可這我的自由啊!你怎麼能這麼說呢?」「反正我不管!」「你管也管不了!」小江的前來和鬧騰,使得我全然沒有了性致,可我不甘心,還要繼續做。

我就示意小馬先別走,她點點頭同意了。我抱著小江,又是勸慰,又是撫摸,她居然漸漸緩和了很多,那大小姐的脾氣也收斂了很多。她死死地抱著我,親吻著,還故意給小馬看。那小馬撇撇嘴角,冷笑了一下,沒說什麼,拿了我的煙,點了一支。

看到小江這個樣子,我也顧不得許多了,脫吧!

我一件件的把小江扒光了,按在床上,虐待她似的,上上下下的抓弄。她哼哼唧唧的叫了出來。小馬要走,我衝她擺擺手,示意她別走,又指指床上的小江。小馬似乎明白了什麼,自顧自的走進衛生間去洗了她很想洗的身體。

我的一根手指,在小江的屁眼裡抽插著,她很敏感的搖動著屁股,任由我去玩耍。我玩了好大一會,就對小江說,「我想尿尿了!」「那你去尿!」「你也來!」「我來幹什麼?」「我要尿在你臉上!」「那不行!」「試試看!很刺激的!」「你淨會玩花樣!服了你了!」「你早要是服了,早就安穩了!」「什麼話?」我沒再理她,拉著她一起去了衛生間。

衛生間裡的小馬還在沖洗著身子,戴著頭罩,在浴缸裡洗著淋浴。我要小江也進去了,小馬似理非理,只顧清洗著自己。小江蜷曲著身子,把她的那張臉高高揚起。我的重又勃起的雞巴,在小江的臉上來回磨蹭了好幾下,就對準她的臉把我的尿液噴射到她的臉上去。

她躲閃著,而我的尿液也在跟隨著她,劈頭蓋臉的衝擊著她白白的那張臉。我尿了小江,又尿了小馬,我的尿液噴射到她肥美的大白屁股上,四處飛濺。「你真壞!我還沒洗完呢!」那一泡尿,終於尿完了。

而小江,立刻跑過來叼住了我的雞巴,好一個勁的含吮。

小馬看看小江,暗暗的瞥了撇嘴,似乎是在說,「真不知道誰才是爛貨!誰是騷貨!」

小馬摘了頭罩,繼續在鏡子前梳理她的頭髮,一臉的素淨和不以為然。小江還在浴缸裡,雙手把著浴缸,低著頭,就彷彿剛才已經大幹了一場,還沒有緩過神來呢。我拍著小馬的屁股,說,「這屁股可真大!又大又白啊!還得干!」我就站在她的後面,朝她的屁股溝裡吐了一口吐沫,順手潤滑了又潤滑,不由分說,立刻把我的大雞巴插了進去。

小江呆呆的看著,也不再鬧了,那眼神裡充滿了絕望。我手把著小馬的腰際,啪啪作響的一味的抽插。鏡子裡的小馬,抽著眉頭,忍受著我的撞擊,同時也妄圖扭過身來跟我接吻。「今天你們兩個都是我的!我要玩個夠!」我一邊操,一邊發狠地說。就在小馬啊啊的大叫時,我一下子抽了出來,拉起了小江,並排跟小馬站在一起,騰出手來,我又朝小江的屁股上打了兩巴掌,她一扭身子,就趴在了鏡子跟前的盥洗台上。

我的另一隻手,在小馬的屁股上摸來抹去,又猛的把一根手指插進了她的陰道,可我的雞巴卻在小江的陰道裡活動著。操了一會小江,我又去操小馬,同樣的,我也照例用手指插入小江的陰道。大屁股的小馬,跟小江確實不是一個味道,操她時,我覺得更來勁,僅僅她的一個大白屁股就把我征服了。但當我精神越來越集中時,我還是丟開了小江,只顧去操小馬,最後我把自己的精液射在了小馬的陰道裡。我抱著她,感受著我的雞巴在她身體裡面的跳動,一下一下的,越來越緩慢,越來越安靜。

那一晚,小江和小馬躺在我的兩邊睡下,那真叫一個美啊!我不能不覺得,人生能有幾回如此的幸事啊!

合同簽了,我的任務完成了。老總還有別的事,要我趕回去,那我就只好坐飛機了。去機場,是小江送的我。一路上,我們誰也沒說話,直到了候機樓門前,她才說了一句,「但願我們能後會有期!」我衝她笑笑,擺擺手,直接走進候機樓的大廳,我跟她們曾經有過的那些情景似乎也在樓外煙消雲散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