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到站…經過兩個街口,我就到家了

我家在4樓,從家裡看出去的風景挺不錯的,有空請你們來(要帶美眉…)

回到家,我老媽又吵個不停…..

「法文課上完嗎?今天是最後一課吧?以後還學不學?有空教老媽兩句。」

「va te faire foutre…」

「這是甚麼意思?」老媽繼續說:「哎呀,別玩了,你都忘了正經事了…」

我媽的,誰跟你玩?

「你舅舅和舅母明天就從香港來啦,他們要在這裡長住一年。」

「所以呢?」

「我們要照顧他們。還有你的哲哲妹妹也會來,你很開心吧。」

我媽的!那個東西都會來?

不知道的朋友可以能認為有一個可愛的小表妹小妹妹很好呀

可是,如果她是這個樣子呢……..?她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醜妞!

「看你興奮的樣子…」媽媽在笑,道:「你們小時候是一對很好的玩伴,對吧?」

我媽的!誰在興奮?小時候的我肯定沒長眼睛!

不要來我們這裡可以嗎?

第二天,她們終於來了。

「叮噹!」門鈴響起。

我馬上躲在房間,掛上耳機,把房門鎖起了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

突然有人,拍我。

我脫下耳機,就聽到媽媒在吵:「思齊,怎麼又整天躲在房間,招呼都不打,沒有禮貌!」

我轉個身,閉上眼睛,沒精打采地說了一句:「舅舅好,舅母好!」

以下的廣東話將用{_______}表示

然後,我就聽到一把很溫柔很悅耳的聲音:{思齊哥哥你好!}

我張開眼睛,就看到一位天使站在我身前。

「你…你好,你是誰?」

她微笑:{我係霜哲呀,你唔記得我啦?}

糟糕,我不太懂粵語……我轉身看看舅舅和舅母。

舅舅和舅母都笑了,舅舅說:「她是霜哲,你忘了嗎?」她是霜哲!?哈?不可能吧?

舅舅:「香港人常常說女大十八變,你看不出來吧,哈哈哈。」

我的春天~~我的春天~~~

霜哲輕輕皺起,臉蛋添上一份苦惱可是特別可愛!她說:{我要轉黎台灣讀書,好多野都唔識,唔該哂你}

不過,入鄉隨俗嘛,她開始用國語跟我溝通。

霜哲,她父親姓李(我媽姓李)。小時候,她明明很醜,不知道這幾年她都食了些甚麼,變到現在般的漂亮。轉過來後,她會在台灣讀初二。

第二天,舅舅舅母和媽媽都出去了。

換了一身校服的她,十分可愛。
「哥哥,這是甚麼?」她指著我的小雞雞。

我開玩笑說:「這是大肉捧?」

她一臉疑惑:「甚麼叫做大肉捧?」

我開始有點懷疑,難道香港都沒有性教育課,一個十多歲都不知道這些東西嗎?

「小霜,你爸媽難道都沒有教過你嗎?」

她搖搖頭。

很可愛

她抱著小枕頭,特別可愛的。

「霜哲,我們上一課體育課好嗎?」

她點點頭。

「小哲,你只要放鬆下來就可以,哥哥會教你動作。」

我的雙手這時攀上了她豐滿的少女雙峰,輕輕的揉捏著,霜哲第一次被男人摸胸,緊張的扭動身體,頭輕輕的甩著,漂亮的長髮一左一右的晃動,很是好看∼正是這扭動,卻讓她的小腹不聽摩擦著我已經完全勃起準備大戰一場的肉棒。

我的舌頭深深的在她的口中攪動。兩人的舌頭纏繞在一起……

「嗯、啊……思、齊哥哥……啊~霜哲……不舒服……」

我的舌尖在她舌底和上顎間四處遊移舔舐。從嘴唇上傳來的熾熱感、令霜哲的全身不停的顫抖。 

這甜蜜的味道……真美味呢…

我感覺到霜哲身體漸漸失去力氣了。「啊……哥……哥哥……啊……啊啊……」深深的親吻之後、我把嘴唇移開了。

櫻色的唇瓣之間、唾液拉出了長長的透明絲線。 激烈的喘息、以及胸中熾熱、全身脫力的感覺……

霜哲就這樣無力的依偎在我的懷裡。「霜哲……真可愛~」「哥……哥……」

我呆呆的擡起頭,浮現在眼前的是霜哲平素和善的笑容……

「你幫我口交可以嗎?」

她擺一擺頭,問:「甚麼叫口交?」

「很簡單,讓哥哥教你好嗎?」

她點點頭。

我脫下褲子,躺在床上。大雞巴現了出來。

「首先,妳想像一下妳在吃冰其琳,用舌頭舔冰其琳的方式先舔著龜頭。」

霜哲走上床,伏在我的跨下,伸出舌頭,一下接著一下,很不熟練地來回舔著。此時我的包皮已包不住龜頭,龜頭腫脹的程度比起以往更大,該是因為「學生服」的刺激吧。

「你幫我口交可以嗎?」

她擺一擺頭,問:「甚麼叫口交?」

「很簡單,讓哥哥教你好嗎?」

她點點頭。

我脫下褲子,躺在床上。大雞巴現了出來。

「首先,妳想像一下妳在吃冰其琳,用舌頭舔冰其琳的方式先舔著龜頭。」

霜哲走上床,伏在我的跨下,伸出舌頭,一下接著一下,很不熟練地來回舔著。此時我的包皮已包不住龜頭,龜頭腫脹的程度比起以往更大,該是因為「學生服」的刺激吧。

「好,現在慢慢把嘴打開,像含住冰捧一樣的含住它。」

霜哲把嘴打開,含住我的龜頭,那一瞬間我只能用爽翻天來形容了。接著霜哲只是含著,我抓著霜哲的頭開始前後動著,我的雞巴也開始抽插著霜哲的嘴。

「舌頭也要舔著,不要停……啊~爽!妳天分不錯喔霜哲。」

霜哲張開眼睛看著我,由上往下看學生妹幫你口交,這樣子的畫面相信有過這經驗的人們肯定瞭解我的HIGH了。一會兒霜哲把我的雞巴吐出。

「這是哥哥你教的好呀~不過,這個有點苦…….」

「苦口良藥呀,乖…」

霜哲接著又把我的雞把含住併吞吐著,雖然動作不熟練,但她努力的樣子卻也很贊。而且還時不時張開眼睛看我的表情,好像很怕我不舒服似的。

此時霜哲似乎掌握到要領,因為聽到我的喘氣聲愈來愈大聲,她更賣力吞吐著,舌頭不斷的蛇吻我的龜頭。

而就在這個時候,霜哲的電話響起,來電大頭貼是舅母的照片。

霜哲的舅母來了。霜哲不管電話,仍繼續含我的雞巴,等到電話響完也不理舅母,接著舅母又打第二通來。

我說:「妳再不接,你媽只會一直打,妳就接吧。」

接下來要請各位看倌發揮自己的想像力想像這些畫面。

霜哲一邊含著我的雞巴,一邊按下通話鍵和擴音鍵。

霜哲說:「喂,媽媽。」〔喂完馬上又開始含〕

舅母說:「小霜,怎麼不接電話?」

霜哲吐出雞巴說:「我跟思齊哥哥在學習……」

舅母說:「你們都在學習甚麼?」

我馬上慌了,怕霜哲會亂說話,就緊接口:「舅母,我們在上體育課呢。」

霜哲再吐出雞巴說:「媽媽甚麼事情?」〔舌頭伸出舔龜頭〕

舅母說:「本來我有要事跟你說的…….」

霜哲說:「是大事情嗎?」〔我捏了捏霜哲的臉,她吐了一下舌頭裝可愛〕

舅母說:「是的。」

霜哲說:「好了,既然是大事情,我就等你回家再聽好嗎?」〔有點生氣,接著馬上含住雞巴繼續前後動著〕

舅母說:「…那好吧,你要乖,要聽思齊哥哥的話哦!」

舅母放心,你女兒真的很乖,也聽我的話。爽~~~~

霜哲說:「嗯。」〔應該是在回答舅母的話,但是嘴巴含著我的雞巴回答,聽得出來她男友一直在講〕

舅母說:「那麼,拜拜。」

霜哲說:「嗯」〔嗯完然後掛上電話,又開始舔〕

我說:「妳好壞喔,放你媽媽不管,然後在這裡含我的雞巴。」

霜哲:「紆紆都說我要聽你的話的啦〔說完更賣力含〕」

「霜哲,這是妳這輩子第一次幫男人舔嗎?」

霜哲沒有回答我,只緊閉著嘴用力吸著,臉頰都凹陷了。

我說:「霜哲,我有感覺了,想射了」

如果現在射精,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享受這個美麗的身軀。所以我現在絕對不能射精,趕緊把雞巴拔出來。霜哲才張開眼,嘴還牽絲,她把嘴擦了擦問我舒不舒服?超爽的不用說,她笑了笑抱著我。

我卸下她的胸罩,一雙完美的乳房展現在我的眼前。此時的雙乳柔和的燈光下散發著無比青春性感的光芒,粉紅色的乳頭顫顫巍巍的上翹,整個胸性好像兩個梨子∼煞是香艷好看,就好像一朵盛開的鮮花,等著我這只蜜蜂去為她服務。

美麗的雙目微微閉著,長卷的睫毛輕輕的顫抖,美麗的身體在我懷里散發出少女特有的清香∼我低頭輕咬住一顆可愛的粉色乳頭,輕輕的吸吮起來,一陣乳香瞬間在我嘴里回蕩,霜哲不禁「啊∼」的叫了出來,但是突然有用手背捂住自己的嘴巴,臉上的紅暈又更濃了一層,應該是越發的害羞了吧。

她那修長美麗的雙腿微微的打開,在我的大腿上輕輕的摩擦,大概是因為還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動作很小,很生疏∼但是帶給我別樣的快感。

我用空暇的那只左手順著胸部慢慢向下撫摸過去,慢慢擡起她的右腿,手順著大腿繼續向下,那絲綢般細膩的手感讓我魂不守舍,我輕輕的摸到她那可愛的腳丫,洗洗的撫摸著她的足弓。

她的腳踝部分也同樣美麗,腳筋和腿部連接的地方有著很優美的曲線,據說這是高貴血統的象征∼她此時不知所措,只是在我的懷里發出小貓一般的呻吟:「啊……恩……那個……恩…不可以……呀呀……好奇怪……啊……很舒服呢∼……啊……哥……哥哥……呀……這是怎麼回事……啊……啊……」我的右手此時離開了她那美麗的右腿,摸向她那聖潔的神秘地帶,她緊張的加緊了修長的雙腿。

我微微加力輕咬了一下乳頭,她好像很舒服的「呀」了一聲∼雙腿也痙攣了一下,我趁那一瞬間摸到了她的內褲,隔著內褲摸著∼此時內褲已經變得潮濕,是藥力的作用,這小丫頭已經動情了∼我輕輕一笑說到:霜哲,你下面很濕哦∼霜哲喘著嬌氣,想狡辯:恩……不是啦……呀呀……哪里有呢?啊……那里……好奇怪……嗚……

說著我又吻上了她的香唇,手輕輕的順著大腿把內褲拉了下來,可能是因為發情的原因,霜哲竟然很順從的太高自己的屁股,讓我順利的脫下,我並沒有完全脫下她的內褲,而是讓內褲掛在她的左腿上∼而後我的手直接摸到了她那幾乎已經泛濫的陰戶,右手手指輕輕的撥弄著她那宛如一道縫隙的陰縫,她身體更加緊張起來。

輕輕打開她修長的雙腿,直接直面她那聖潔的私處∼「果然是看不到陰唇的啊!」在我看到那「一線天」後心想,她的陰戶非常的美麗,沒有什麼很多的毛毛,潔白有些粉紅的私處皮膚柔軟而光滑。

此時因為愛液的流出使陰戶在柔和的燈光下泛出一層非常漂亮的光澤,她此時感到了我正在很近的地方觀察她的神秘地帶,輕輕的的咬著下唇,並不時的呻吟:「不要……好羞呢……那里……不要看∼恩……啊!」

此時我輕輕的用鼻尖處碰了一下她的陰部,沒有什麼味道∼於是我伸出舌頭舔弄了起來∼

「啊……啊……啊……不……不要……那里……不行……啊……好……好舒服……恩……呀……呀……不要舔……啊……」我的嘴巴也吸附了上去,西吮著這少女初夜的體液,真是美味∼霜哲被我舔的失了魂,嘴里「哼哼呀呀」的叫著,美麗的雙腿不由的加緊我的頭,突然一陣熱熱的愛液從她漂亮的陰戶中微量的噴發出來……這小丫頭被我舔的小高潮了∼呵呵∼

剛剛高潮過的她癱軟在沙發里,我輕輕的抱起她,真是太美了,我感到有些暈眩,腦子里一片空白,站在那里傻傻的看著她,她緩緩的睜開眼睛,看到我傻傻的看著她,她又羞羞的捂住雙眼,說:「看什麼呀∼人家不好意思呢∼」

我癡癡的說:「霜哲,你真的好美。」說著輕輕的趴到她的身上,她也感到我那完全充血勃起的肉棒頂在她的小腹上。

我看時候差不多了,便用肉棒頂住了她那聖潔的陰戶∼她忽然便的很緊張,抓住我的手臂說:「哥哥……你慢慢的好嗎?人家……人家怕∼啊……啊……啊……」

話到此時,我小心的將肉棒一點一點的推了進去,霜哲果然未經人事,」啊……呀……好……那樣……那樣的感覺……呀呀……好……」

我的肉棒感到她的小穴前所未有的一陣陣收緊,嫩滑的小穴緊抱著我的肉棒,給我無上的快感,差點逼我射了出來,我深呼吸了一下,固緊精關,調整了一下心情,繼續慢慢的推進,直到感到有一個阻隔頂在我的龜頭上,我輕輕的趴在霜哲的身上,捏著她美麗的雙乳,說:「好妹妹,你看,我們現在連成一體了,放松哦!」
她微微正開緊閉的雙眼,看著我們剛剛結合的下體,嬌嬌的說:「好害羞……小穴……滿滿的呢……有點酸酸的∼哥哥……我……很……很舒服」說著不好意思的把頭扭到一旁,又閉起了雙眼。

真是嫵媚的尤物∼我一陣心跳,不由的下身一提,又猛的一沈!肉棒瞬間貫穿了16歲少女那純潔的薄膜,少女猛的睜開眼睛,擡起頭,雙眼流出淚水「啊!痛∼好痛啊∼」

我趕忙吻住了她的嘴唇,輕輕的吻著,她淚汪汪的看著我,說:「哥哥,好痛呢……霜哲不要了……霜哲好疼」

我溫柔的拭幹她的淚水,並且吻著她美麗的臉龐,輕輕的哄著她:「好妹妹,不要怕,放松一下咯∼每個女孩變成女人都要經歷這麼一刻,而後便是前所未有的快樂,真的,哥哥沒有騙你,哥哥很愛你!」

當霜哲聽完我的一番話後一下抱住了我,在我耳邊說:「哥哥真的愛我麼?我也是∼太好了∼其實霜哲在第一次看到哥哥的時候就有點喜歡哥哥……嗚……恩」

我又吻上她的嘴唇,以回敬霜哲對我的表白,和她香香的舌頭互相交遊,雙手同時也輕輕地撫摸她那粉嫩的乳頭。

「恩……恩……啊……那里……小……小穴……又開始癢了呢……哥哥……霜哲……那里……那……好癢」

我覺得霜哲的小穴里慢慢的又分泌出了愛汁,便試著重新啟動肉棒在她的小穴里輕輕地抽動了起來,「啊……哥哥……有點……有點舒服……舒服……但是人家還是有點怕疼呢∼」

「好的,好妹妹,我會輕輕的,好嗎?」

「恩,哥哥來吧,霜哲是哥哥的了呢∼」我很高興的抽插著在她的小穴里肉棒,輕輕的,越來越向里,霜哲那美麗修長的雙腿也被我擡了起來,同時用咀輪流吸吮著她的兩只還剛發育起我一下比一下用力,她終於開始感受性愛帶給她前所未有的快感

「啊……好舒服……啊……哥哥……的……哥哥的那個在霜哲的身體里……好舒服……啊啊啊……呀……要去了啊……」

說著她的足美麗的弓突然繃緊,小穴一陣熱流襲來,小丫頭今天最厲害的一次高潮了∼高潮後的霜哲無力的躺在床上喘息著,嘴角甚至流出了滿足的口水,我看到這樣香淫的霜哲肉棒不禁變的更粗更長∼霜哲也感到了我肉棒的變化,不禁睜大美麗的眼睛吃驚的看著我「哥哥∼你的……那個……怎麼……還……」

說著我又一頂「啊!」再一頂「呀」然後慢慢的拔出,又猛力的一插「啊……恩……恩……呀!舒服呀∼」

我俯下身體,吻著霜哲隨著我抽插而晃動著的美麗乳頭,問她:「好妹妹,我的霜哲,哥哥的肉棒插你插的舒服麼?」

霜哲嘩的一下,本來因為剛剛高潮而平靜下來的臉蛋又紅了起來,啐到:「壞哥哥,還說這麼惡心的話,人家很舒服呢∼」聽到小美人這麼誇贊,我不由的把她抱起,兩具裸體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嘴唇緊密的吻著。我的手慢慢的從她光滑的後背摸到渾圓的屁股上,輕輕的揉捏著,慢慢的擡起她的屁股,再放下,再擡起,再放下,讓我們在床上坐著也能慢慢的享受性愛的快感。

霜哲緊緊的抱著我,修長的雙腿也環繞到我的背後,任我抽插著她初經人事的陰道,親吻中更是模糊的呻吟「嗚……舒服……嗚……恩……哥哥……肉棒……好……進到……嗚嗚……小穴最里面了……嗚……又來了……嗚嗚……」

我拉開她的修長的美腿,讓她跨坐在我的身上,我慢慢的躺下,讓她主導人生中自己第一次上面的感覺,她很害羞,不知如何是好,我把住她美麗的大腿根部,輕輕的向上推,看著我的肉棒從她的小穴中慢慢的拔出,快到龜頭的地方松手,她隨著體重猛的把肉棒插進了她的小穴深處,直搗花心。「啊∼好舒服……」

隨著我幫助的幾次抽插,她慢慢領悟了,漂亮的頭髮隨著頭的擺動劃出美麗的弧線,豐滿堅挺的乳房也一上一下的跳動著,自己一縱一縱的扭動著纖細的蠻腰,擡著性感的屁股和我的肉棒交合著,交合處發出「啪啪」的皮膚一次次緊貼的拍打聲。

我的雙手一遍又一遍的撫摸著這個被我徹底征服的天使般純潔的女孩那光潔如絲般的身體,仔細的吻著她身上的每一處。

「啊……好舒服……霜哲好舒服」

「要飛了……霜哲……要飛了」

說著趴到我的身上,看來小丫頭又高潮了,無力再來美妙的悸動。我拔出肉棒,輕輕的把她推倒,然後翻過來,讓她的屁股對著我跪下,我的肉棒從後面慢慢的重新推進到她緊緊的小穴內,繼續和春情激昂的陰道進行活塞式的摩擦。她美麗纖細和腰和豐滿的屁股形成一個完美的桃子形狀,看的我血脈噴張,俯下身,從後面抱住她那豐滿的乳房,揉捏著可愛的乳頭,並吻著她光潔無暇的後背,一下下的頂著她的花心。

「這個姿勢好奇怪……恩……啊……好……也……也好舒服……好像……好像小狗狗……嘿……嘿咻呢……啊……啊……不要……不要再捏霜哲……霜哲的乳頭……好刺激呢……啊……啊……」

我感到我快到了,但是我不想這樣就完了,於是又定了一下神,停止了抽動,只是親吻著她美麗的身體。

「好哥哥……恩……怎麼……怎麼停了呢……還動呀……小……霜哲被哥哥弄的好舒服呢……」

說著我把霜哲重新放倒在床上,拉起一條修長的美腿,然後側插進她的身體,這樣的姿勢能讓我的肉棒最大限度的進入她陰道深處,於是我開始慢慢的活塞式抽動,一下,一下,每次都把肉棒退到只剩下龜頭在里面,然後再慢慢的推進去,看著她剛才還是「一線天」樣子的小穴現在已經被我開發成女人標準的外露式的陰唇,並且隨著每次的抽插,我的肉棒都從她的小穴帶出很多白色類似精液一般的愛液。

「啊……好深……呀……好舒服……啊……霜哲……霜哲……好愛啊……」

我抱著她那美麗修長的腿,一遍插著她的小穴,一邊嘴慢慢的吻著美腿,慢慢的吻到可愛的腳丫,舔著她漂亮的腳趾∼霜哲被我這麼一舔,又癢又舒服,更大聲的叫床起來「呀呀∼哥哥……不要……霜哲酥了……好舒服……恩……好舒服呀……」

抽插了一會,我覺得她又要高潮了,於是放下她的腿,俯下身抱住她,親吻她,她那完美的乳房緊貼在我的胸口,隨著我的抽插一震一震,和我的胸膛摩擦,讓我無比的舒服,她修長美麗的腿也緊緊的圈住我的屁股,讓肉棒更加的深入,我開始用力加速,她感到我的變化,也動情的擡動她的蠻腰和屁股迎合我的抽插,

我猛地把頭埋在她的肩頭,對她的耳朵吹氣說:「霜哲……好妹妹……啊……啊……哥……哥哥……要射了……啊……啊……」

霜哲的陰道此時發出破身以來最大的一次緊縮:「啊……啊……哥哥……射吧……射到霜哲的小穴里……霜哲好喜歡……小……霜哲……霜哲也……啊……也來了……」

說著,從子宮一陣熱浪沖刷過來,打在我火熱的龜頭上,被這潮水一擊,我猛的抱緊身體下這完美的裸體,換一侸體位肉棒死命的進行最後的沖刺,最後頂進了花心「啊!!射了!!射……啊……」她此時也用力的抱著我的屁股使勁的捏著。

我的肉棒一陣痙攣,卻不敢在霜哲的子宮里撒入愛的種子,一波又一波,她的陰道有是一陣收縮,居然連續了兩次高潮!!

我馬上抽出肉棒射在她的小臉上。

「啊!好燙呢……啊……啊……呀……」

她十分滿足的神情對我說:

「哥哥,以後我是你的人了,你要負責呢,要對霜哲好哦∼」說著沈沈睡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夜色中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