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凌凌

下了出租車,凌凌和小云提著一個大包裹吃力地前進著。

  姐,為什麼不住學校宿舍啊?你一個女孩子家的,一個人在外邊住小心色狼哦……小云擔心道。

  不是一個人啦,凌凌甩了一下披肩的長發繼續說道,是房東和我合住。

  什麼?那不是羊入虎口……

  你亂說什麼?房東也是個女孩子。凌凌瞪了弟弟一眼,在宿舍才不安全呢,你不知道,我的上鋪竟然是一個同……總之你放心啦,我都十九歲啦,可以照顧自己……哎?不對,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個弟弟教訓我了?

  切,不就比我早生了四分鐘嘛,整天擺著架子……小云小聲嘀咕著。

  喂喂喂!四分鐘怎麼了?你老姐我可是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十一點五十七分三十秒生的唉,所以說你比我小一歲明白嗎?

  什麼邏輯嘛!小云不服地說道,就知道欺負你親弟弟,還虧人家都羨慕羨慕地說什麼龍鳳胎同時考上北京電影學院了……

  去死啦,你能有我這麼一個優秀的姐姐那是你的福分!

  優秀?你哪里優秀了?小云不服氣地上下打量著姐姐。盡管一對亮晶晶的大眼睛和白嫩的臉蛋還略帶稚氣,但是緊身T恤里挺挺玉立的兩個肉包、曼妙的腰肢和將近170cm的身高都在證明著她的絕對潛力。

  喂!小云!你在往哪里看!凌凌惡狠狠地踢了弟弟一腳。

  忽然,一陣風吹過,把凌凌的白色短裙高高掀起,細嫩纖長的大腿暴露無疑。啊!她趕忙扔下包裹雙手去壓裙子……哇!好白喲!路邊一個干癟瘦小的禿頂猥瑣男贊道。

  你找死!小云一把抓住了那男人的領子!

  兄弟別誤會,有話好說……猥瑣男毫不在意,笑呵呵地遞上一張名片。

  我叫巴多,是‘北京熱’影視公司的星探,最近我們劇組在拍一部電影,有一個很重要的角色需要一位皮膚白皙的演員,可一直都沒有合適的人選,剛才我突然看到您女朋友,因為她太合適了所以才情不自禁喊了出來……

  喂,我是她姐好不好……

  哦,抱歉。怎麼樣?小姐您有興趣嗎?巴多問道。

  凌凌把弟弟拉到身邊,小聲說道:你看他那個樣子,怎麼看都不像好人。

  哪有了?老姐你也以貌取人啊?小云嘀咕道,你沒聽到嗎?重要角色啦,又不是群眾演員,多少人搶都搶不到的……

  請問您願意嗎?巴多又問了一句。

  這……凌凌還是猶豫不決。

  姐姐,快點頭啦!北影多少人到畢業都默默無名,你一年級剛剛來就有這麼好的機會,不要浪費啦!

  恩……那我試一下吧。終于,凌凌在弟弟的慫恿下給了對方一個答復。

  太好了,那下午劇組見。

  ……告別了巴多,兩人繼續往租房前進。

  弟弟這次竟然主動扛起了包裹!大明星姐姐……小云淘氣道,以后身價百万了可千万別忘了我這個好弟弟哦。

  去死啦,八字還沒一撇。

  兩人有說有笑,很快就到了租房。

  姐,那我回學校去了。小云放下包裹,准備回到學校宿舍。

  先別急著回去,留下來吃午飯吧。

  哇,不是姐姐大人您的作風啊!突然間對你老弟這麼好,不是有求于我吧?

  你個機靈鬼,猜得沒錯凌凌說道,說實話我心里還是有點不太踏實,下午你陪我一起去劇組吧。

  好好好!您老發號施令,在下哪敢不從?小云擺出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對了姐,跟你合租的那個女孩漂不漂亮啊?

  漂亮啊。

  那她有沒有老公啊?

  沒有啊。

  那我要是追她你不會有意見吧?

  不會啊。

  咳!外面一聲咳嗽打斷了二人。不知何時一位短發女孩已經幽然站在門前,稍稍探著腦袋往里張望著。她穿著一件黑色運動外套和一條貼身牛仔褲,十五六歲的樣子,給人一種既調皮又清純的感覺。

  凌凌忙給兩人互相介紹:我弟弟,楚凌云。這是霓可,房子的主人。你們先相互認識一下吧,我去廚房做午飯嘍。

  嗯!霓可點了點頭,乖巧地說:終于可以嘗到凌凌姐的手藝了,好開心哦!

  小云怎麼也沒想到姐姐口中的那個漂亮女孩竟然是個未成年少女,這小家伙是房東?以為在拍小鬼當家啊?

  正在小云不知如何開口,霓可已經先發話了:大葛格好!

  啊,好……

  大葛格,霓可壓低了聲音,你……還是處男吧?

  楚凌云被嚇了一跳!我聽錯了吧?!

  你到底是不是嘛?

  小鬼,這種事怎麼可以亂問?楚凌云指著霓可的鼻子批評道。

  誰是小鬼啦?人家明明都已經發育好……霓可邊說邊要撩起自己的上衣。

  停停停停!楚凌云忙伸手制止。

  不說是吧?霓可瞪著楚凌云。

  你想怎樣?

  凌凌姐!霓可掉頭就往廚房跑去,剛才大葛格問我可不可以做他女朋友!

  小云,這種玩笑不可以隨便開!凌凌眼中的殺氣讓有口難辯的楚凌云只好認命。霓可躲在凌凌后邊,得意地做了個鬼臉。

  ……午飯過后凌凌姐弟倆就按著巴多給的地址出發了,霓可倚在門口哀怨凄凄的表情實在讓小云欲哭無淚……我說老姐,你怎麼會決定跟那麼一個小鬼住?真是胡鬧……

  霓可她其實挺可憐的,父母都在國外工作,就留她一人在北京,你忍心看她一個小女生無依無靠地自己住嗎?

  自己住也不錯啊,想几點回家几點回家,什麼時候餓了什麼時候叫外賣,夜里玩電腦的時候也沒人催你睡覺……

  去死啦,沒愛心的家伙!

  姐弟倆一爭一吵,不知不覺已經已經到了巴多給的地址。

  看上去不過是個很普通的四合院嘛……請問,這里是《瘋狂的披薩》攝制組嗎?小云上前詢問。

  你們怎麼才來啊!就等你們了!一個瘦猴樣子的男人迎面走來,來人正是巴多。

  凌凌連忙對不起,不好意思地道歉。

  快去換衣服,上午給你的劇本你都看了吧?巴多拽著凌凌的胳膊就往里走,把小云一人撂在原地。

  小云左等右等不見姐姐回來,閑的無事,就拿出她的劇本看了起來。

  要讓姐姐演貞子?他恍然大悟,怪不得要找長得白的女孩……

  小……云……這時換完裝的凌凌出來了,納……命……來……一身白色長衫,再加上貞子標志性的假發,真還有些嚇人。只是……貞子的衣服沒這麼短吧?小云指著只能蓋到大腿四分之一處的袍子問道。

  我們這是惡搞電影,這樣比較有喜劇效果。一個腦門很大的年輕人面帶微笑走了過來,你好,我是本片的導演寧浩。

  巴多連忙跟過去說道:寧導演,這就是我說的那個好白好白的女孩!

  凌凌聽了羞得一陣臉紅:寧導演好,我叫楚凌凌。

  ……雖然只是配角,但在影片中這個角色占了很重要的位置,所以一定不能馬虎。我聽巴多說你是北影的學生,我相信你可以勝任這個角色的。導演給她講了一下戲,然后就開始准備排練。這一幕大致劇情是一個人正在家里看電視,打電話要了一份披薩,然后貞子端著披薩從電視機里爬了出來。

  電視機道具比較小,導演讓凌凌試著爬了一下,還好她身材一流,輕松完成。這時導演拿給凌凌一個披薩餅盒子,讓她端著盒子爬。這樣凌凌只能用胳膊肘支撐著身体往前爬,應該會比較辛苦。

  姐你行嗎?小云擔心地問。

  太小看你姐姐了吧?凌凌笑了笑,一彎腰,再次輕松從電視機道具里鑽了過來。

  導演走到凌凌身邊指導她動作:你剛才爬得不錯,但是還是有一些地方需要糾正。首先你身子抬得太高了,要盡量貼近地面才有恐怖的氣氛,還有胳膊不應該是彎的,應該伸直……說著,導演抓住凌凌的兩條胳膊往前拉。這樣凌凌成了趴在地上,肚子和胸部都貼在了地面上。

  把臉揚起來,往前看,導演一邊說一邊用手拖著凌凌的下巴。

  可是這樣手臂就沒辦法使力了,導演繼續說道,所以要跪在地上用腿的力量往后蹬。這樣你就需要把胯部抬高。

  凌凌很順從地抬起身体。

  錯!導演說道,胸部還是要緊貼地面的!說著導演把手按在凌凌背上往下壓,同時讓她繼續把胯部抬得更高。

  巴多從后面拍了下小云的肩膀,小聲問道:你姐學過舞蹈吧?柔韌性那麼好。

  小云一見有人誇老姐,馬上得意道:沒錯,她從小就在學呢!

  導演又繞到凌凌身后:雙腿不要跟擦地板似的並在一起,說著把雙手放在她大腿內側,對,盡量分開,好的,再開一點。短小的衣擺根本什麼也遮不住,凌凌雪白的絲質內褲早就暴露無疑。

  劇組上下都饞得快流口水了,大家的褲襠都跟著導演一起挺了起來。

  唯獨沒有勃起的就是楚凌云,他正背對著姐姐,興致勃勃地跟巴多說著:沒錯,她從六歲開始就學芭蕾舞了,還有藝术体操呢……殊不知巴多的注意力早就不在他這儿了!

  凌凌也覺得導演那樣的舉動有些不太合適,剛要開口,導演已經把手收了回去。

  好的,照這個樣子爬一次試試。

  凌凌照著導演的要求爬了一遍,因為胸部輕貼著地面,摩擦起來又癢又麻,不知不覺中,胸前的兩粒梅子已經緩緩抬頭……停!導演喊道:不是跟你說了要貼緊地面嗎?重來。

  這次直接導演直接走到了凌凌背后兩腿之間,然后跪了下來,兩只手一起放到凌凌背上,狠狠往下壓。凌凌胸前的兩個肉丘被擠得扁扁的,貼在地上。

  好疼……凌凌抗議道。

  往前爬!導演立即打斷了她。爬到前面的攝像機就可以起來了!最后一遍練習了,一會直接拍戲。

  凌凌只好照著他的意思去做,可是每往前爬一點,乳房就被地面蹭得痛楚連連。而導演似乎還嫌她不夠快:爬快點!一邊喊,寧浩一邊用身体往前擠著。沒一會儿,兩人的下体就已經貼到一起了。

  你干什麼……凌凌扭頭怒道,但聲音卻出奇的小。

  寧浩沒有停的意思,繼續把身体緊緊抵在凌凌屁股后面:干嘛這麼小聲?怕被你弟弟看到?那就趕快爬完啊!果然,寧浩成功抓住了凌凌心理上的的弱點,她沒有再抗議,而是選擇了忍氣吞聲。

  爬!寧浩每喊一下,凌凌就被推擠著往前爬一步。大家也越看越興奮,紛紛跟上去圍成了一個圈,近距離欣賞著。

  你看你看,那個樣子像不像是在操狗?

  哇,老子還是第一次見到用奶子擦地板的……

  這樣的貞子……我也想養一個……

  被包圍在眾人貪婪的目光和猥褻的語言中,凌凌的羞恥心已經讓她完全失去了抵抗的勇氣……小云還在興趣盎然地跟巴多聊著,巴多卻聽而不聞,徑直跑了過去湊熱鬧。小云回頭一看,凌凌那邊已經被團團圍住,他的視線完全被擋住了……麻煩讓一讓!小云正想往里擠,擋在前面的巴多扭頭對小云說:你姐真有兩下子!

  那當然,她從小基本功就一級棒!小云很是自豪地答道。

  哇塞!原來那是你姐姐啊?四周人們無不稱贊。

  不僅臉蛋漂亮身材好,還會做高難度動作……

  真是羨慕你!……哪里哪里……呵呵。小云聽得不亦樂乎,都不好意思再跟別人擠了,只好站在外面往里喊:老姐加油!你是最棒的!

  加油!加油!大家跟著一起起哄道!

  笨蛋!凌凌緊咬著嘴唇往前爬著。還有一米多就爬到了!我要再快一點,千万不能讓小云看到!

  可是下体被一下又一下地撞擊著,再加上胸部受到的摩擦,凌凌發現自己的身体已經不是那麼聽使喚了。

  寧浩也覺察到了她大腿在不停顫抖,這讓他更加興奮。他抬起右手用力在凌凌大腿上拍打著。

  啪!清脆而有節奏的響聲之后是一道道紅色的印記浮現在凌凌潔白的大腿上……終于,凌凌觸摸到了那台攝像機的支架。

  噢!人群中迸發出一陣起哄般的歡呼!不知所以的小云也跟著拍手叫好。

  寧浩起身說道:這次很不錯,可以開拍了!

  凌凌打著踉蹌站了起來,憤怒地說:導演,你找其他人吧,我不拍了!

  為什麼啊?小云終于擠了過來,大家不是都說你很棒嗎?

  凌凌有口難言,急得淚珠在眼眶直打轉。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呵呵。寧導演笑道,既然楚小姐不太願意,我們也沒有辦法。這盤錄像就送給你們做個紀念吧?

  什麼錄像?凌凌吃了一驚。

  哦,就是剛才你練習爬行的錄像,我們的攝影師不小心把攝像機打開了。寧浩說著,朝凌凌微微一笑。

  太好了!小云喜出望外:剛剛擠得我什麼都沒看到,這回可以拿回去慢慢看了!姐你怎麼了?我又說錯話啦?

  凌凌小姐,巴多也湊了過來,重新挑演員的話又要耗費很多時間,如果您繼續拍的話,我和導演都會很感謝你的!

  這分明就是在威脅!沒想到這些人竟然都是這樣的可惡敗類。

  眼看導演就要把帶子交給小云了,凌凌咬著嘴唇說道:好吧,我接著拍就是了。

  那就多謝了!寧浩露出了滿意的微笑,那麼這帶子我先保管著,拍完再說吧。

  ……强忍著怒意,凌凌終于拍完了電視機那一幕。

  准備枯井那一幕!導演指揮著劇組:相關演員排練一下!

  不用排練了!凌凌堅持道:趕快拍完讓我們走!說完,她徑直爬進了枯井里。

  好吧,既然楚小姐這麼自信我們就直接拍吧。寧浩並沒有反對。

  小云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好好的,老姐怎麼忽然就不高興了呢?是自己說錯什麼了嗎?女孩子的心事還真是捉摸不透。

  所謂的枯井當然是為了拍攝而專門挖的,深度不到兩米。這一幕是要凌凌從枯井里爬上來,同樣要端著披薩,這樣她根本沒辦法自己往上爬,所以要有人從井里把她抱起來。

  和凌凌一起下井的是一個肥胖的男人。剛一下井,男人就在凌凌腰肢和臀部上不安分地來回摸索:我一會舉起你的時候怎麼抱你呢?這麼抱?還是這麼抱?要不抱這里?或者……

  你干什麼?放開我啦!凌凌掙扎著:小云你快來救我!

  小云忙跑過來:姐,又怎麼了?

  小云你下來抱我!換別人我怕……我怕摔下來。凌凌指著胖子的手指,小拇指和無名指竟然都只有不到半根。

  就會使喚我……小云見導演沒有反對的意思,于是小聲嘀咕著爬下去了。

  那個胖男人只好悻然作罷,爬上地面。這時巴多拿著一袋道具,爬了下去。

  你下來做什麼?凌凌和小云問他。

  巴多指了指手里的東西,對凌凌說道:我負責一會給你換道具。兩人往袋子里一瞧,果然里面應有盡有:披薩盒,咖啡杯,蘋果,桃子,香蕉……對了!小云撓頭問道:一會我要怎麼舉呢?

  只把她上半身舉過井口就ok了,我一說舉你就舉,我說放你就把她放下來。明白了嗎?

  哦,差不多……小云含糊地說著。

你還是先試一下吧。凌凌說道,她怕一會又出什麼差錯讓導演有機可乘。

  是這樣嗎?小云試著從凌凌背后托起她的腰,把她高高舉起。

  啊?小云突然喊了一聲,姐!你右邊大腿上怎麼有紅色的手印?

  不要看啦!凌凌急忙喊道。

  哦,對不起!小云忙把凌凌放了下來。

  你蒙上眼睛好了,巴多說著遞給小云一張披薩附贈的餐巾,一會儿我指揮你。

  謝謝啊。小云乖乖地給自己蒙得嚴嚴實實。

  好啦好啦!直接開始拍攝!寧導演指揮著劇組喊道,老徐,上場!

  一個光頭的男演員站在井邊,自言自語的喃喃道:稀缺陽光豪宅,雙衛大客廳結構,復式設計,僅余一席。這里果然是風水寶地,吃披薩的好地方啊!

  巴多把一盒披薩遞到凌凌手里,小聲對小云說道:舉。

  貞子托著一份披薩從井里幽幽地浮了上來,面色慘白……那慘白的臉色並不是化妝的效果,而是凌凌真實的神色,因為現在正有一雙手在她的大腿上來回地摩挲著……凌凌做夢也沒想到巴多竟敢這麼明目張膽地在她弟弟面前做這種事!而毫不知情小云,此時卻像一個幫凶一樣,把她的身体高高舉起!

  巴多緩緩地將凌凌兩腿分開,雙手從大腿內側慢慢向上爬行著。凌凌卻不敢做絲毫反抗,生怕小云有所覺察……貞子你在干什麼?你可不可不要站在我背后對我默哀,去衝杯咖啡好不好?老徐繼續背著台詞。

  放。巴多輕聲對小云說道,同時松開了凌凌的雙腿。落地的凌凌怒目瞪著巴多,巴多卻料定她不敢出聲,裝作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遞給凌凌一杯咖啡,說道:舉。

  小云忠實地執行著命令,再次把凌凌舉過頭頂。而巴多也再一次分開她的大腿,隔著內褲在凌凌的秘處撫摸著。

  如果讓小云看了那盤帶子……凌凌的顧慮讓她無法決定到底該怎麼辦。

  就在凌凌猶豫不決時,巴多忽然收手了。凌凌趕緊把雙腿並攏,長舒一口氣:還好他適可而止了,要不……啊!不要!巴多突然拽住凌凌內褲兩側的邊緣,向下一拉,雪白的內褲順著她光滑纖細的大腿被褪了下來!

  粉紅的小嫩丘暴露在巴多猥褻的目光之前,應該還是處女吧?巴多想到。

  小云兄弟,巴多輕聲問道,你姐姐這麼漂亮,一定已經有男朋友了吧?

  被蒙著眼睛的小云笑道:哪有啦,高中時好多男生想追她,可我們家大小姐就不把別人放眼里,說來也怪,她越是高高在上,越就有人想追求她。

  呵呵,你姐‘高高在上’的樣子的確很讓人心動。巴多看著高處的凌凌,一語雙關地說道。

  凌凌已經羞得無地自容,太過分了!竟然說出這樣……哎!一陣刺激從下体躥進大腦,巴多粗糙的手指正像條泥鰍一樣開始在凌凌光滑鮮嫩的小蚌肉上來回地游動著著,時而拉扯著稀疏的水草,時而揉捏著蚌肉里的那粒小珍珠……如果被小云看到這些……凌凌拼命克制著自己的表現,可身体還是忍不住顫抖著……枯井外面,電影的情節還在繼續著:聽說你們公司現在推出新的優惠了,買披薩,送水果,有沒有?

  而枯井里面,更刺激的故事也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放!

  當凌凌再一次被放下來的時候,巴多從她表情里捕捉到的不再是憤怒,取而代之的是膽怯與哀求。巴多笑著遞給她一盤水果,示意她繼續。

  姐,小云開口了,剛才怎麼覺得你在抖?還好吧?

  沒……沒事,只是……有點緊張。

  老姐你也會緊張?不像你的作風啊。加油!一無所知的小云說道。

  確定了凌凌不會聲張,巴多繼續他的計划,他拿出一顆粉紅色的塑料球,在凌凌面前晃了晃,得意地說道:舉。

  那是什麼東西?他又想做什麼?來不及思考,凌凌已經被再一次高高舉起。
  巴多也再次伸手到她兩腿之間,將凌凌的大腿用力分開,含苞待放的兩瓣嫩肉微微張開了一條小縫。

  小云兄弟,巴多喚道,你舉得太高了,影響拍攝效果。

  小云把姐姐放低一些,謝謝,還好有您提醒。

  巴多此時已經無暇和小云說話了,因為他的嘴巴已經可以夠到凌凌的下体了。

  時而舔動,時而吮吸,要麼舌尖在凌凌未經開發的小穴里進進出出,要麼咬住可愛的陰蒂輕輕拉扯……凌凌已經聽不清對面的演員在說什麼,只有敏感的身体卻還在做著最忠實的反饋,在起起伏伏的呼吸中雙乳越來越挺,越來越漲。下体也在積極地釀造著甘露,和不時涌進來的唾液做著不等價交換……什麼聲音?小云突然問道。他聽到的是嗞嗞的吮吸聲。

  巴多嚇了一跳,但隨即恢復冷靜:哦,忙著拍戲沒吃午飯呢,先拿個桃子解解饞。這桃子真不錯,肉又嫩,水又多。說著他又嗞嗞地用力吸了一口……不知過了多久,凌凌恍恍惚惚地聽到導演喊了一聲OK!,又感覺有什麼東西被塞進了自己身体里。當她恢復清醒時,已經回到了地面上,下体酥酥麻麻的,好像有什麼東西躲在里面不停振動著。

  怎麼回事?那是什麼?然而凌凌來不及思考,寧浩已經走到了她身邊。

  好啦,現在拍貞子從浴池里爬出來那一幕!導演得意地看著早已花容失色的凌凌,說道:最后一幕了,打起精神來嘛!

  導……導演,凌凌用哀求的語氣小聲對寧浩說道,我……我現在……這個樣子,不行的……求……求您了……

  怎麼了?身体不舒服嗎?寧浩明知故問,那就趕快拍完,好回去休息。說完他指了指浴缸,示意凌凌進去。

  凌凌只好忍著下体的麻癢,艱難地邁著步子走進了浴缸。

  老姐加油!小云這時才剛剛從井里爬出來,喊到,不要緊張,你能行!

  注水!隨著導演一聲令下,一旁等候多時的巴多馬上打開水龍頭,讓浴缸的水位緩緩上升。

  好涼……凌凌無助的聲音在眾人聽來楚楚動人。

  哎呀,用冷水才有陰森恐怖的感覺嘛。寧浩說著走到凌凌身邊,握起淋浴用的噴頭,衝洗著凌凌蜷縮著的身体,來,一會儿你就會習慣的。寧浩邊說邊把水量調到最大。

  不涼嘛!一個只穿了件泳褲的男演員試了一下水,邊說邊跨進浴缸里,你好,我叫黃渤。他向楚凌凌微笑了一下,似乎並非是個下流小人。

  上半身赤裸的黃渤躺靠在覆滿泡沫的浴缸里,凌凌坐在對邊,把身体潛在水里,等他說完台詞就從水里突然冒出來。

  應該可以很快結束了吧?凌凌暗暗想著,深吸一口氣,把臉埋進了水里。

  停!導演喊了一聲,貞子的假發道具怎麼浮上來了?什麼質量?三無產品吧?

  沒事沒事,黃渤答道,有我呢!說著,黃渤伸手把假發攏在手里,按到水里。

  凌凌的腦袋被黃渤用力按了下去,臉好像碰到了什麼硬邦邦的東西,睜眼一看,大吃一驚。不知何時黃渤已經把泳褲褪到了大腿上,粗大黝黑的肉棒正貼在凌凌臉頰上!

  啊!凌凌大叫一聲,卻忘了自己正身處水中,冰涼的自來水一下子往嘴里灌去。就在這時,黃渤用兩手拇指分別頂在凌凌兩腮,讓她疼得無法把嘴閉上。

  黃渤慢慢移動著凌凌的腦袋,把她的嘴對准自己的陽具,用力按了下去。

  陽具徑直杵到了凌凌的喉嚨,凌凌驚恐地想要把頭抬起來,黃渤卻兩手放輕,讓她可以抬頭一些,但隨即又加重力量,重新把她的頭壓到最下面。這樣一來,就像是凌凌在主動幫他口交一樣,凌凌的舌頭時左時右地想要躲開那只肉蛇,卻不知那恰恰是最好的服務……黃渤騰出一只手來,開始拍戲。

  小云對姐姐毫不擔心,因為海邊從小長大的他和姐姐都是從小泡在水里的,潛水將近可以堅持兩分鐘。

  喂?黃渤在浴缸里打著電話。是是是,吃螃蟹,嗯,沒錯!哦,哦,嗯,哦, 哦哦,哦,哦……

  怎麼聽著有點像那個?小云暗暗笑道,這樣的水平也能做主演?殊不知現在的黃渤已經爽到了極點,濃熱的液体在凌凌喉嚨口噴涌而出……高蛋白,有助恢復,快吃吧……黃渤說著最后一句台詞台詞,信號不好,就這樣,我先掛了。

  唰!凌凌從水里冒了出來,很好!導演滿意地結束了拍攝。黃渤也起身滿意地走開了。只留下凌凌一個人扶著浴缸邊緣咳嗽著。

  姐你沒事吧?小云關心道。

  沒事,不小心嗆到了……咳咳!

  小云把姐姐送回住處以后,天色不早,就趕快回學校了。而那盤錄像帶,寧浩說找不到了,也就不了了之……霓可看出凌凌有些異常,不敢多問,要的外賣凌凌也一口沒吃。

  第二天晚上,電視新聞突然出現了寧浩等人的照片!據警方透露,著名新星導演寧浩以及演員黃渤、巴多等人昨晚突然分別死在家中,死狀竟與電影《午夜凶鈴》極其相似,警方在寧浩家發現一盤神秘錄像帶,但在警方播放時突然設備起火,錄像帶被燒毀……

  電視機前的凌凌驚呆了……叮咚。門鈴響了。

  是外賣!我去!霓可跑著去開門。

  從一雙慘白的手里接過外賣,霓可遞上了一疊紙錢:辛苦你了。霓可說完笑著關上了門……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朋友的妻子不客氣,一皇二后好享受
已婚少婦性伴侶
美少婦馬太太
小英的口交
不穿內褲的女孩
曹姐的美魔女騎慾記
彎彎的別針頭
下賤的淫奴妻
一次激情的3P
我想幹表……嫂…… (完)

熱門小說:
朋友的妻子不客氣,一皇二后好享受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