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片的落地窗透著溫暖的陽光,將窗框的形狀投影在地毯上,名貴得几乎要讓人舍不得踩上的精致手工織造,那是上流人士才能獨有的享受,而坪數已經比一般人家客廳還要大的主臥室里,放著一張也大得多的臥床,床上有人影在蠕動。

    絲質的天然蠶絲棉被,軟軟地好像云一樣的‘蓋’在使用者的身上,几乎讓睡著的人感覺不到它的重量,但又有著十分的保暖效果,觸感也如同云一般的輕柔,既使是在市售的蠶絲被里,也是相當昂貴的高級品。

    環目望去,在所有可見的范圍里,所使用的每一樣物品,都在說明著這家主人高級的身份非同小可,絕不可與一般平民相提並論。

    嗯……

    棉被蠕動,一只腴白的手臂伸了出來,緩緩地將棉被往下推,嬌軟的鼻嚀輕聲,最先顯露出來的是一頭散亂的深棕色長發,和那艷麗的側臉。

    嗯啊啊……

    如玉雕琢一般美麗的素柔,未上妝的唇淡紅,微張地從貝齒間吐息,眉間因為一絲淡淡的愉悅痛楚而皺著;她的左手拉開了輕若無物的棉被,雙目注視著那痛楚的來源。

    陽光所帶來的明亮,讓她清楚的看見了棉被中的情況,溫暖的被窩里,一名清秀的少年雙手摟抱著她的腰,就像是在摟抱著珍貴的寶物一樣,既使是在睡夢中也不肯放手,少年的臉貼在她碩大的豐乳上,張口吮著一邊的乳頭,吮著她源源不絕的乳汁。

    啊啊……連睡著了也要偷吸媽媽的奶……

    又是一陣無意識的吸吮,那母乳被抽出時的流動,讓她懷孕的子宮也跟著抽動,昨天才被灌滿的蜜肉,似乎又滲出了淫蜜,女人輕撫著少年的頭,語氣里充滿了寵溺。

    年齡相差甚距的愛侶,赤裸的相擁著,純白的床單上布滿干掉的濕漬,那是她們昨夜交歡的痕跡,和正在發育中的少年相比,素柔懷孕中的身子豐滿而圓潤,兩人的大腿交疊,雙腿間盡是未清理的污漬,相貼的肌膚,既使有著第三人在子宮里阻隔,依然是親密得會羨煞旁人。

    哎呀!小建早上總是那麼有精神!

    姿意的讓少年吮去乳汁,她享受著那種略帶痛楚的甜蜜,而在視線被腹部所阻礙的更下方,少年年輕的昂揚正頂著她脹大的肚皮,仿佛是某種暗示。

    嗚嗯……嗯哈啊……

    探著手向下,纖手正想要去安撫那堅挺的時候,在床邊突然傳來了几聲女聲和哈欠聲。一聽就知道是女儿醒了,素柔就不敢再沉溺在有小建的被窩里,她迅速輕柔地解開小建的睡姿,趕在女儿哭鬧以前,將她抱在懷里;小女嬰無牙的口唇,本能的吸著她哥哥還沒搶先的另一邊乳頭,心滿意足地飲用那香甜的乳汁。

    懷著第三胎的肉体豐盈,象牙白的肌膚光滑地反射著日光,挺著懷孕五個多月的大肚子坐在床邊,陷在床上的是一個女人最幸福的曲線,素柔抱著還沒滿周歲的女儿,背后親生儿子翻身,雙腿又貼到了素柔的臀上,宛若名畫一般的和諧美麗,而畫中的主角都在微笑著。

    我到底有什麼不好,讓你每晚都要去找外面的野女人!!

    無法控制的怒氣,像是火焰一般的覆蓋全身,素柔身為選美比賽第一名的氣質全被蒸發,只剩下被丈夫遺棄的怨婦在咆嘯。

    只是一些男人間的應酬,女人不懂生意的事就不要多嘴!!

    剛剛才從溫柔鄉里回家,年輕女星身上的濃郁香水味毫不掩飾的散發出來,本來心情極好的城恩板起臉孔,名牌西裝外套隨手往地上一丟,斥責著他已經厭倦的新婚妻子。

    應酬?!你領子上的口紅印是應酬,那你胸口上的呢?說啊!說啊!

    素柔揪著那印有明顯紅唇的襯衫,用力地一把撕開,紐扣繃開的襯衫里露出了精壯的胸膛,胸膛上散落著淤紅,任誰都一看便知那是什麼痕跡。

    放開!我懶的跟你說!!

    兩手用力的把近乎歇斯底里的素柔推開,無法解釋的城恩也不管衣衫不整,氣憤的轉頭就走,頭也不回地丟下了啜泣的妻子,大步的離開了房間。

    嗚……嗚嗚……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不是說會愛我一輩子的嗎……

    攤坐在地上的素柔,內心的哀痛遠大過了跌傷的痛楚,曾為選美冠軍的纖弱軀体在地毯上顫抖,在手邊丈夫遺留下的外套,香味濃郁,仿佛在取笑著她,才結婚三年就人老珠黃。

    馬……麻……不……哭哭……

    從隔壁的小房間被兩夫妻的大聲喧嘩吵醒,才一歲多的小建,搖搖晃晃地走到母親的身邊,沒有被嚇哭的他,用著沾滿口水的粘稠小手,撫摸著素柔散亂的頭發,他學著素柔平時安慰他的語氣,從牙還不齊的稚口里,給了她莫大的安慰。

    嗯……小建說的對,媽媽不應該哭,媽媽還有你,嗯!媽媽最愛的小建!

    素柔很快了撫平了情緒,坐起身子,緊抱著懵懂無知,只知道愛著自己的親生骨肉,她在心里暗暗的下了決定,要讓自己和儿子脫離這種生活。

    最大的新聞!是一樁最美好的笑話,前選美冠軍,在某知名企業小開歷經了兩年不斷的的追求之下,終于答應了求婚,那場豪華盛大的婚禮喜宴,新郎新娘郎才女貌,親密擁吻的甜蜜樣子,不知讓多少人羨慕,各大新聞媒体爭相報導,席中政商名流道賀得絡繹不絕,堪稱是一場世紀婚禮。

    而在婚禮過后,短短的蜜月期一過,新郎就不斷的傳出緋聞,尤其是在新娘懷孕之后,各種傳言不止,從身邊的女秘書到演藝界的新面孔,風聲繪聲繪影的,此起彼落……

    我真的……再也受不了了……嗚……他趁著我懷孕的時候花心……嗚嗚……到處風流……我還能忍……但是他最近變本加厲……不但喝了酒就打我出氣……連我們剛滿一歲多的儿子也想下手啊……

    素柔戴著墨鏡,抽抽噎噎地用手帕拭著眼淚,下巴和額頭上有著掩飾不了的淤青,她昨天刻意在城恩酒后找他吵架的辛勞沒有白費,讓她輕易的就在記者會上演出了這場好戲。

    鎂光燈不停閃動,素柔偕同几名女性立委,婦女團体代表一同招開了記者會,要對城恩背叛婚姻,施行家暴的罪行提出告訴,在短短几個月內,素柔聘請私家偵探所調查的丈夫風流史,大剌剌地攤在民眾的面前,讓一般市民在茶余飯后多了個八卦的話題,讓一半的市民痛罵這無情無義的畜生。

    有著强大的與論和許多婦女團体的支持,就連一些搶風頭的男性立委也出來譴責城恩的行為,這樁告訴,在提出之前就似乎已經定案,既使城恩的律師團再怎麼强大,也是輸了這一次訴訟,不僅僅是輸了他四分之一的家產,每個月的贍養費,還輸了小建的監護權。

    輕拍女儿的背,直到她舒服得打了飽嗝,素柔才又將她放回嬰儿床上,坐回床頭,輕撫著小建的頭發,看著那遺傳自丈夫和自己的俊秀臉龐,素柔欣慰的笑著。

    任何新聞,總是熱的快,消退的也快,在素柔贏得儿子和應得的財產之后,沒有多久,就消失在眾人的眼前,有心要逃離過去一切的她,到了沒人認識她的國外去生活,只有她和只屬于她的儿子,兩人痛快的開銷著丈夫的贍養費,一樁轟動一時的豪門丑聞,漸漸的也從人們的心中淡忘至消失。

    而對婚姻已經絕望,但對愛情還沒失望的她,將全部的愛轉移到儿子的身上,日子久了,母親的眼中只有儿子,而儿子的眼中也只剩下了母親。

    嗯……媽媽……小棒棒好暖……好舒服喔……嗯……

    男孩櫻紅的舌頭滴垂著素柔的唾液,在接吻的空隙里,含糊不清地述說著自己失去處男時的感受,小建矮小的身子趴在比他高大許多的素柔身上,生澀的扭擺著腰。

    嗯……乖小建……媽媽愛你……對……啊啊……腰就像這樣子動……喔……

    素柔軟語引導著未經人事的男孩,讓他稚嫩的肉莖在身体里抽動,雖然年幼的他沒有成人的粗大,但是那血管里年輕的脈動,依然讓她濕得一塌糊涂。

    嗯……媽媽!媽媽!有東西要出來了!啊!啊!

    相擁的兩人,熱情得滿身淋漓,初次接觸到女体的美妙,年紀還小的他,才不過抽動十几下,就將首次量產的精漿,全都灌進了母親的子宮里,他瘦弱的身子僵直,腰肢顫動,本能的奮力將腰推前,肉莖深入,就像是要將小建本人一同擠進蜜肉里一般,將蘊含的精液噴發,填滿了曾經孕育過他的子宮。

    嗯!啊啊……哈啊!好孩子……你好棒喔,真是媽媽的乖小建……

    滾燙的脈動,滾燙的填滿了素柔曾經受傷過的心,雖然男孩第一次的表現總是不能讓人滿意,但卻有著相當可期待的未來,素柔抱著趴在她雙乳間的少年喘氣,小建的手寬大得具有大人的樣子,而且還無師自通地知道要撫慰她胸前的美肉。

    不知輕重的力道,讓乳肉里傳遞著如波浪般的快感,身心一同酥麻著,素柔用著身体教導小建男女之間分別的那天,她們也超越了母子的關系。

    睡夢中被母親愛撫著頭,渾然不覺的小建,因燥熱而踢開了被子,睡姿翻成了大字型,裸睡的身体兩腿間,充滿了年輕的朝氣,比同齡孩子要大上許多的肉莖,白皙的硬挺著。

    看著他稚氣的不良睡姿,卻有著大人般的硬直肉棒,素柔不知該是好氣還是好笑,她慢慢的從床頭移到了小建的腰間,臉上的神情也漸漸從母親轉變成為一個女人。

    雙唇含入了儿子的肉棒,素柔細心又溫柔的吮著棒身,滑溜的舌頭沿著尖端而下,泌著唾液卷過棒身,然后再將它深入喉中,少年的口感是堅硬里帶著軟嫩的肉感,發育中的長度恰好只頂在喉頭,讓素柔既使全含入口中,也不覺辛苦。

    輕柔地吮入,輕柔地吐出,刻意不想弄醒小建的她,小心翼翼的服侍著儿子早晨的生理需求,紅唇每一次吞吐之間,都在棒身上留下了厚厚的一層唾液,閃耀著水光。

    嗯……哈……

    雖然是在夢中,但是比腦袋還要早醒來的身体,已誠實的吐露了感受,少年的臉上不由自主地浮現了紅暈,身体火熱了起來,連素柔都可以從口腔里感受到他炙熱的体溫,正宣告著少年的臨界。

    嗯……啊啊……媽媽……早安……

    身体几次的劇顫,男孩的身体冒出了汗珠,新陳代謝中的肉棒里,釋出了最嶄新的精液,在抖震之間,全進了素柔的口中,而在同時醒來的小建,毫不扭捏的看著含著他肉莖的母親,乖巧地打著昭呼。

    嗯……小懶蟲醒來啦!

    閉緊的雙唇離開了肉棒前端,口中含著新鮮精液,濃稠的白濁在舌間攪拌,和唾液溶在一起,腥澀的甘甜滋味讓素柔一陣發燙,在仔細品味之后,才不舍的吞下,親吻著小建的臉頰。

    媽媽!我想喝奶……

    睡眼惺忪的少年,在完全清醒之前就急著尋求母愛,素柔渾圓碩大的雙乳,一向都是他最依戀的地方,他臉貼著彈性十足,卻又蘊滿乳汁的柔軟乳肉,聞著素柔身上的清香,並急迫地含住了素柔的乳尖,吸吮出滿口的清甜,再貪婪地不停咽下。

    陶醉在臉頰所接觸到的軟嫩里,讓肚子填滿母親為自己制造的美味,小建和一旁睡著的妹妹唯一的不同,就是在滿足食欲之后,更加堅挺的性欲,少年用來發育的精力,正在迅速的新陳代謝,將剛剛才軟下的海綿体,又注入了滿滿的血液。

    喔……啊……媽媽的手好軟……我好喜歡……

    小建蓬勃的怒張,讓素柔漾起難耐的笑,身高已經快追上母親的少年,腰部的位置剛好傾斜在素柔的手邊,于是母親的手撫上了儿子的陰莖,在他的欲火里添入柴薪。

    嗯……啊……媽媽……

    熟練的撫弄,溫軟的手掌握著棒身,由頭,至尾,上下來回的摩擦著細嫩的肌膚,青澀的少年雖然不是第一次接受母親的侍奉,但不成熟的他還不懂得男人的自尊,只是隨著素柔的給予,含糊的像個女孩般呻吟。

    媽媽……媽媽……那個好漲……我想插進去了……

    纖手控制著男孩,讓他停留在距離高潮的几步之前,發紅的肉棒滴垂著粘液,正渴望著和母親的最親密接觸,著急的小建手指陷入了乳肉里,用任性的疼痛,在催促著母親。

    乖小建……別心急啊……啊啊!!

    靠在床頭,枕頭墊著自己的腰,大開的雙腿中間,濕潤的花瓣正在綻放,少年順著引導,對著刮除了一切毛發的蜜穴,火熱的貫入了濕熱的淫肉。

    嗯……啊啊……好孩子……別心急……嗯……

    熱情的肉棒深入,在蜜肉的緊含里穿梭,每一出一進,都帶出了大量的淫蜜,少年忍受著不斷高升的快感,跪伏在素柔的身上,奮力的挺動腰肢,他赤裸的身子和懷孕的肚子不時相觸,交流著泌出的汗水。

    肉擊的擺蕩,不僅制造出了淫靡的聲響,還制造了乳波蕩漾,肉感十足的雙乳,隨著小建每一次的撞擊,顫抖的搖晃,飽滿的乳肉像是填滿乳汁的乳火山,仿佛在搖晃之間就會爆發出滿溢的乳汁。

    嗯……媽媽……媽媽的身体里面好舒服……奶也好好喝喔……

    瀕臨極限的肉棒,在濕軟里享受著母親身体的美好,無法掌握的雙乳也在小建指縫間被用力擠壓,當那細長指尖陷入肉里時,漲大的乳尖被迫地泌出了乳汁,非常浪費地在素柔的身上流淌,白色的蜿蜒在細致的肌膚上奔流時,散發出了清純的乳香。

    啊啊……好孩子……好小建……再用力一點……嗯……乖……快……

    素柔沒有責備小建在雙乳上制造的疼痛,既使陷入的乳肉上有著指紋的淤紅,被擠壓的乳肉讓乳汁在雙乳上飛濺,疼痛的灼燙在小建的舔吮之下,轉化成更强烈的快感流竄,循著乳汁的流動,循著小建在雙乳上的舔食,已懷孕的子宮不停抽慉,只有大量的白濁才能止息。

    媽媽!媽媽!!!

    嘴唇,舌頭上沾滿乳汁的小建猛然地挺起身來,濕熱的絞緊終于擊潰了少年,還是纖細的腰肢在母親的雙腿間不停顫動,短促,而又激烈的將肉棒擠進最深處,一下又一下,在那最深入的瞬間,男孩呼喚著母親,用力掐進乳肉里的手掌,擠出了兩道高射的白色噴泉。

    嗯啊啊……啊啊!!

    扶著親生儿子的臀部,承受了他背德,但是全部的愛,雙乳上的痛楚,補足了少年的不持久,錯亂的感覺夾雜在熱液注入的快感里,全都成為了令人恍惚的高潮;雖然只有几秒,但是那乳尖上的噴發卻是十分壯觀,白色的如同煙火一般,灑在兩人身上,其中些許被体溫蒸發,滿室里,彌漫著奇特又淫靡的乳香。

    癱軟的少年不敢趴在母親的肚子上,只是体貼的靠在素柔身旁,他意猶未盡地揉著母親豐盈的乳房,將乳汁涂抹著,回味著乳肉的柔嫩,回復力極佳的少年,瞳孔里的欲火還沒熄滅,誠實的身体立刻又有了反應,淫液淋漓的肉棒又抬起了頭,頂著素柔的腳。

    嗯……哇……哇啊啊……但是小建的妹妹,卻在這時候不識相地醒了過來,細細的哭聲清脆,硬是從哥哥的身邊,將母親給搶走。

    懷孕的身子上,淋漓的汗水和乳汁還沒干,因而沾濕了素柔懷抱里的嬰儿服,哭鬧的嬰儿,在母親的懷中立刻開心的笑了,而噘著嘴的小建報復地戳弄著妹妹的臉頰,又去親吻著素柔,她則是空出了一只手將小建擁近,緊緊的,兩手系著她最珍愛的家人。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飛機上的小妹妹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心中的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