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省略…】

後來,那天晚上、約齊柯姐她幾個女人一起赴宴的“大和諧”晚餐,最後是沒有吃成,記得是柯姐和小紅、蒨蒨她們三個,臨時有事不能來的緣故吧!

然後,CONNIE-或者說是本名叫康×萍的小萍,也沒去成早餐店上班;於是,無奈地給退租了房子,又關掉了按摩工作室生意的她,只見掏空了粉紅色皮夾的現金、領完了戶頭裡的存款數字後,就這樣花掉僅剩不到2000塊的最後一筆錢的她,這個淪為“一窮二白”的年輕人母和某位吳先生的前妻,終究讓自己徹底淪落為仰望著我鼻息過活的人肉玩具和性愛奴隸來…

一個不用房租、可供自己遮風避雨的住所;一個禮拜不用工作、就有2張小朋友貼紙到手的生活費;一個衣食無虞、只需要煩惱如何讓自己滿足一個男人所有慾望的新人生…對小萍來說是好?是壞?其實就像我把小萍當成搬來同居的新女友、作為家人對我催婚的“擋箭牌”,而把她介紹給家人們一樣的不置可否…

呵,誰叫真相的意義為何?平常看著小萍幫我打點整理老家這邊住處的一切,偶爾又打著我的名義、幫忙培養我和家人們之間的感情;更別說天秤颱風來襲時,她挽起袖子、認真地幫我清理老家一樓住處這裡的泥濘積水,以及打包搬運一些垃圾雜物時的汗流浹背…誰知道這一個聽話又賢淑的女友形象背後,其實只是一個年輕男人、為了用來發洩慾望,而處心積慮所“攻略”下來的一個人肉玩偶而已…

而就這樣,小萍進來我老家住處也邁進了第5個禮拜;只見快一個月下來,原本的俏麗短髮,也留成了一頭過耳及肩的長直髮;而說到身上的烏黑毛髮,也因為男主人的命令和喜好,使得無能為力於決定自己身體命運的小萍,只能保住了頭髮和眉毛的妝點容貌;而少了陰毛遮掩、幾乎光溜溜一片的恥丘肉阜,除了是小萍習慣成為人肉玩具的證明外,更是和她的B杯小奶、一起成為了被男主人淫玩施虐時的最佳道具…

戶外暴露、皮鞭抽打、蠟油滴蠟、跳蛋和按摩棒的“極樂刑罰”,或者淋上滿頭滿身的金黃尿液的腥臭味…對曾經和前夫吳先生、一些變態客人玩過類似SM遊戲的小萍來說,「甘之如飴」的說法並不過份,而這些過往經歷,也讓她往往能給我最適合的反應來…

呻吟、哀嚎、大叫、伴隨落淚的精神崩潰,又或者是全身抽搐的高潮展現…該有的抗拒、適應和馴服之後的一路反應,只見不到一個月下來,小萍竟然已經追上了柯姐她們幾個女奴的調教程度。

「奴奴…請主人老公以後…都叫人家…奴奴…可以嗎?」,最後,連「康×萍」這個作為正常女人身份的名字、也捨棄掉了的小萍,就在上個禮拜的某一個下班傍晚,全身赤裸的她,同時,脖子上繫著紫色項圈、嘴巴裡咬著尼龍狗繩套圈,用一副跪趴姿態地、在鐵門之後恭迎我回家的她,對我提出了這樣的宣誓來…

於是,自願放棄自己名字的小萍,似乎更確實把自己當成我的人形寵物來看待-就像除非有我的指令,否則真的連一步、也沒離開過我的住處大門來…

而這樣的發展、也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但懶得去研究小萍的心理變化的我,倒是給了這個聽話又溫馴的性愛奴隸、一份意料之外的禮物…

————————————————————————–

「奴奴…請問主人老公…帶奴奴來這裡要做什麼?是…要做野外暴露的調教嗎?」,不久前的某一天下午,請了半天假的我,開著跟老姊借來的車子,我載著小萍到了某個鄉的一處幼稚園外的樹林下;儘管隔了一條大馬路,但還是能遠遠地清楚看到對面幼稚園裡的一切…

「妳說呢?下了車、記得打開後車箱,我有幫妳準備了禮物…妳的小※,就在這家幼稚園上課,把握時間吧!還有兩三個小時、幼稚園就放學了…」,我想,被前夫吳先生強行抱走、也從此斷了消息的小※,應該是小萍唯一無法捨棄掉的東西吧!而我想得也沒錯-看著小萍是一臉錯愕,再轉之為驚訝和感動的表情來看,後車廂裡,那些我請一樣正在養育學齡前子女當中的小紅,所幫我準備的小孩衣服、玩具、零食和一個超大的卡通布偶而所花的這筆錢,應該也給她花得很值得吧!

而為了打探到小※在這裡上課的消息,我可是也花了一點額外的費用;還好,上次在「一個打四個」的事件中,幫了我一把的阿BEN哥,也不是個坐地起價的低級混混;而花了還算可接受的代價後,從阿BEN哥那邊、得到關於小※的消息的我,則是一個人坐在車上,遠遠看著小萍和小※母子倆、所上演的一齣久別重逢的親情戲碼…

來這之前,我有在電話中、向幼稚園老師說明過小※的情形,所以,幼稚園勉為其難地、也沒有為難不曾見面過的小萍的來做探視;過了一會兒,當早秋的涼風一吹,看了看時間的我,也才示意小萍該是回來我這上車的時機…

畢竟,人家吳先生可是刻意對小萍隱瞞了小※的消息,要是讓小萍和來接小孩的吳先生來給碰面到,而因此讓幼稚園被人怪罪,到時候對好心幫忙的人家、怎樣也說不過去吧!

於是,看著吳先生帶了一個年輕女人來接走小※時,看似連對自己的自尊和羞恥心也毫不在乎的小萍,也難得地激動得掉了眼淚。

也難怪吧!之前,就是因為吳先生向家人透露了自己、曾經開過按摩工作室,當過“賺吃查某”(台語)身份的往事,而再一次又被家人嚴辭厲色地給斷絕了來往的小萍,看到這一幕、也難免格外的激動和難過吧!

對於吳先生、這個她曾經深愛過,卻也奪走了她所深愛的其他一切人事物的男人,激動落淚的的同時,小萍的拳頭、卻也是用力握緊到幾乎手背給爆出了青筋來。

「走吧!眼淚擦一擦,我們回去了!剛剛…妳用手機拍了不少小※的照片吧!要不要利用在車上的時間整理一下呢?」,轉移注意力,相信是平撫眼下小萍心中這份激動情緒的唯一良藥;而看見手機裡的小※照片時,重新露出笑容的小萍,也才讓我放下心地開起車回家去…

而最近一個月之間,柯姐她們幾個女人的生活,也各自有著變化:柯姐終於可以從大陸那邊回來,但一起跟著回來的,還有身上傷勢不輕的“空頭丈夫”的陳先生-聽說過去幾年,在大陸各地養了不知幾房“外奶”的他,終於在上海這裡踢到了塊硬鐵板;詳細狀況不清楚,但被包養的女人的另個男友、給叫人打了一頓的陳先生,現在可得待在台灣這裡的醫院,老老實實地過上幾個月清心寡慾的療養生活吧!

而陳姐,在接了××會的餐盒生意後,也意外開啟了團體餐盒的這塊市場;而她也正打算整合鎮上的幾家小餐飲店,想一起吃下這個沒人注意過的新市場;至於王董,在陳姐有心地介紹了一個酒店紅牌出身的新朋友給他後,也慢慢地放鬆了對陳姐的疑心-或者是說有了新女人來打發時間,也就沒空去擔心自己是否戴了綠帽的問題了吧!而這一招「美人計」用得巧妙,也讓我不禁給陳姐的心計誇了幾句。

至於小紅,由於上次天秤颱風連掃屏東兩次、所造成的魚池損失問題,作為柯姐貼身特助的她、替柯姐處理得還不錯,所以給柯姐升了職,現在負責聯絡和照料縣裡幾處養殖魚池的事情,就連薪水也給多了一兩千塊;只是,她也因此變得更忙了一些。

小婷呢?在陳姐和柯姐的關心下,有了律師和地方民意代表出面的“關心”後,原本死不離婚的黃老先生,也開始有了動搖-畢竟,打一場沒把握贏的離婚官司、和可以拿個幾萬塊錢到口袋的協議離婚,兩相比較的結果,也是一場利害分明的比較和選擇遊戲吧!

而蒨蒨呢?平時還是在社區這邊上班教課,晚上則得趕回去娘家那邊陪老公的鄭先生;最近,蒨蒨還請假和娘家那邊的人、一起去了北台灣玩了一趟;而聽她牢騷滿腹的抱怨,這情況得等到鄭先生回美國去才能改變吧!

那個叫VICKY的葶呢?這個月、我還是有約了她出來兩次,不太習慣上班工作賺錢的她,除了上床以外,也對我猛吐著一肚子在工作上的苦水…

至於身邊的酒肉朋友狀況,FRANK就不多說了!唯一提到的那位MARK兄,人又回到了泰國去;臨走前,還拿了幾萬塊錢給我,要我看狀況、能多照顧一下APPLE-看來APPLE肚子裡的種,不管是哪個男人的,應該都不缺男人的關心和照顧吧!所以,我也請小紅和小婷假裝成APPLE的同事,跑去蔡先生家看望了幾次,也順便帶了一些吃的、喝的和嬰兒用品過去。

畢竟,沒驗小孩DNA的結果下,2月份的那一場多P極限內射中出之旅的過程裡,不知為何也參了一腳的我,也可能是現在APPLE肚子裡的小孩的父親,讓我不由得也能體會MARK疼愛骨肉時的心情…

只是,這樣可就苦了蔡先生-把他也算在內,每個讓APPLE叫聲老公的男人、各自佔了1/13的受精機率,卻統一由蔡先生負起當爸爸的義務,這樣不公平的盤算,或許只能交由上天去給個結果了吧!

而我,也終於找到了時間,重新約齊柯姐她們幾個女人、一起出來外面吃飯,地點則選了民×社區外不遠處的楊師傅小吃店。

說到這,讓我有些意外的、當一坐下位子,我把小萍介紹給柯姐她們幾個女人認識時,她們對於突然又多了一個叫「小萍」的 “新姐妹”、一起來伺候著同一個男人的事,似乎不太感到意外…也許是同樣的情況一再發生,也讓她們少了吃味或者忌妒的新鮮感吧!

畢竟,除了柯姐以外,陳姐、小婷、小紅,還有蒨蒨,不也都是這樣、突然一步就踩進到了我身邊的這個不為他人所知的世界的嗎?

而小萍得到的歡迎倒也不多,只是也沒有感受到多餘的敵意-至少當初在自助洗衣店中、曾經被她臭罵過的蒨蒨,就也給了她一個不計前嫌的微笑…

但話說回頭,講到這間連招牌都沒有的鐵皮屋小吃店,這樣只有兩台直立式冷氣和頭上幾台電風扇、可以吹走熱氣的小店面,裡頭卻藏了楊師傅這樣一個、有二三十年硬底子廚藝的“總鋪師”在廚房掌杓,加上再娶的大陸嬌妻、跑外場的功力一流,才幾張桌子不停翻桌接客下,居然一個月下來,聽說也有破10萬的收入,一點也不輸給鎮上幾家有名的大餐廳的盛況。

但更重要的、是他們給的一張張物美價廉的菜單吧!

那天中餐時間一到,我們幾個人一到齊,按照付了2500塊錢一桌的菜單,楊師傅他老婆陸續端上桌的是筍子沙拉、綜合生魚片的開胃菜色;接著,豆豉炒山蘇、炒雪螺、胡椒風螺、炸銀魚、鐵板蚵仔豆腐、破布子蒸鮮魚、麻油腰花等幾道口味清淡的菜色,不禁讓人食指大動;最後,端上桌的椒麻雞、蔥爆牛肉、醬燒排骨、蝦醬炒空心菜、肥腸鴨血臭豆腐煲等口味厚重的大菜,讓人飽食之餘、也讓人想舒服地品嚐著薑絲蛤蜊湯的清鹹潤口;至於招待我們的飯後水果的木瓜、芭樂、蓮霧、火龍果,全都是屏東常見的在地水果,這就不用多提了。

而14菜1湯的豐盛菜色,只需給個2500塊錢的飯菜錢(不含飲料錢),讓柯姐她們幾個女人吃飽喝足之外,倒也讓我的錢包喘了一口氣。

只是,我沒想到在這間小吃店裡,後來會成為女人妳來我往的無血戰場、讓男人坐立不安的修羅道,所上演的這一齣口舌爭鋒的戲碼,也確實讓我對女人們之間的比劃對壘,有了大開眼界的一番見識…

————————————————————————–

而她們幾個女人們之間的戰爭、何時開始的?是因為一杯飲料?或者該說是為了一個男人,一個被她們稱作主人的年輕男人和他手上的一只空玻璃杯?

上完筍子沙拉,綜合生魚片還沒端上桌前,有些口渴的我,看了放滿飲料的冷藏櫃、就不自主地說了一句開啟這場前哨戰的宣戰語句…

「想要喝什麼飲料自己拿!」,我說,「也順便幫我拿一下!」,然後,一如過去對我的話句的一慣聽從,只見這六個女人、就各自擠到了小吃店的冷藏櫃前,玻璃櫃門一開、就開始窸窸囌囌地討論起來…

而我,則留在位子上、舉著空杯子,正在等著有誰來幫忙把杯子倒滿…誰叫今天的這頓的午飯錢,可是從我的錢包裡掏出來的呢!

「小○,蒨拿了柳橙汁,來,幫你倒一杯!」,第一個先回到位子上的是蒨蒨;而「小○」的稱呼,則是我和她們約定好在外面地方、當有其他人在場時所對我的稱謂。

「等一下,芭樂汁也不錯啊!我記得主人…小○哥,很喜歡甜甜的飲料呢!」,小婷回來後,手上則多了一罐芭樂汁;「才不是呢!是烏龍茶,對吧?小○…最喜歡喝烏龍茶了吧!還是開喜的喔!」,這次換成了小紅在說話,只見我伸手平舉的空杯子杯口上,一下子卻擠著三瓶(罐)、正等著為我倒滿杯子的飲料,並且各自拿在不同的女人手上…

只是,有人可能覺得這樣的狀況似乎還不夠複雜吧!就跟著也參上了一腳:「嘖嘖…主人…小○最近說他要注意體重,哪能喝那些甜膩膩的東西呢?還是來喝點油切綠茶吧!」,從冷藏櫃那邊姍姍來遲的柯姐,手上拿了一瓶最近廣告很夯的油切綠茶;「玲玲妹說的也是啊!人家我啊!就推薦這罐白茶花茶,相信小○一定也會喜歡的呢!對吧?小○?」,跟著柯姐補腔作聲的是陳姐,只見她手裡也拿著一瓶、我從沒看過的白色包裝的紙盒飲料;「呃…」,正當我舉著空杯子的手已經夠痠、卻連半滴飲料都沒見到影子的尷尬時候,一旁已經悄悄回來位子上的小萍,突然,也插上了一句話…

「那…我想喝的是藍莓汁,因為我喜歡酸酸甜甜的果汁味道…小○哥,不知道…可不可以啊?」,可能我眉毛間展現的“三條斜線的陰影”不夠明顯吧!看著六個女人的六雙眼睛、同一時間的專注注視過來,再怎麼為難的我,也不能裝作突然眼睛瞎了的打混過去吧!

再說,我也感受到了、從鄰近幾張桌子的客人眼睛裡,正不斷對我這投射過來的好奇射線的焦熱溫度,大概都到了連紙張都可以點燃的程度吧!唉…早知道會如此,就該找間有包廂的餐廳、好好吃上一頓隱密一點的安心飯算了…

「好!好!我都喝!妳們就都拿過來…輪流幫我倒吧!」,其實…她們說的都對,因為對於選飲料,我也的確抱持著對女人一樣的來者不拒的態度;但好在就算這樣、莫名增加的飲料錢加總起來,也才300塊錢左右;所以,眼皮一個跳動後,我忍痛地選擇這樣說。

只是,花錢事小,但飯菜都還沒吃個幾口,就裝了好幾杯飲料在胃裡打滾著湯水的事,還是讓人會為之消化不良的啊!

但是,我想不到、這場「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鴻門宴”,現在…卻還只是上了一碟小菜的序幕而已!

————————————————————————–

我對美食的愛好,可不輸給對美女的誘惑;也因此,我格外喜歡專心品嚐每一道菜餚入口時的美味撲香;因此,當柯姐她們幾個女人,一邊吃著各自碗裡的飯菜,一邊卻忙著獻殷勤一般的為我夾菜、添飯、裝湯,甚至連擦嘴、挑風螺螺肉出來…等的小事,也給它一應俱全的做足了工夫時,活像少了手腳可用的殘疾人士的對待,卻讓我嘴角忍不住一再抖動起來…

啊…現在是怎樣?我是在參加「超級模王大道」、模仿只剩下呼吸和心跳而已的植物人嗎?儘管一心滿是被人打擾吃飯樂趣的不悅,但一抬頭,看到的卻是一張張向我看來的女人們臉上、所透露出對自己的在乎和討好時,我卻又本能反應地給了她們一個、像是我也樂在其中的滿足笑容來…

而這該說是咎由自取?還是說身在福中不知福呢?不管哪一個答案,我都像是燈臺上的老鼠,上得去、卻下不來啊!哈!

但沒過多久,大概會令每個男人都更加厭倦的、是又一回合的女人們之間的口舌戰爭,居然又在我眼前給上演了起來。

而這次鬥嘴的引爆點,更是讓我連想都沒想過的一件小事…

「唉呦!吃得這麼飽,害人家的小肚肚都跑出來了…」,記得是吃到椒麻雞這道菜的時候吧!伸手撫摸著緊身黑色洋裝給蓋住的微凸小腹的陳姐,半開玩笑地自嘲起自己的腰圍;「唉呦!哪有關係?誼姐姐沒這樣吃,哪能有營養來養出胸前這一對G杯杯的大胸部呢!對吧?主人…呃…小○…你說誼姐姐的大胸部…是不是你最喜歡的了,對吧?」,但還是柯姐善解人意,懂得幫自尋煩惱的陳姐搭一個下台階。

「嗯,對啊!我…」,身為一個盡職的男主人,偶爾對女奴說些適當的鼓勵和安慰性質的“白色謊言”,有時倒也不失為一種體貼;只是,沒想到卻有人利用機會、順手給點起了炸藥桶的引線。

比起批評自己工作上的無能,還是自己的男人是根廢柴,卻都比不上直接批評女人自己的臉蛋和身材、還來得一刀見骨的濃厚挑釁…

「呵!奶茶多了多餘的油膩味道,這奶茶…還能喝嗎?小○哥,蒨認為我們女生…還是C奶的胸部大小和形狀最漂亮了,你說對吧?」,罵人不帶髒字的境界,大概指的就是蒨蒨那時候的伶牙俐齒吧!

「呵!女人啊!和男人最大的差別,不就是胸前這一對軟綿綿的脂肪嗎?握在手掌裡…滿滿的觸感,可是會讓男人的大肉棒跟著直接勃起的喔!更別說…用來幫小○的肉棒打奶砲時的…銷魂滋味了!喔!對了,我忘了小蒨老師的胸部,大概沒幫小○這樣做過吧?」,但柯姐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回口、也是柔中帶刺的酸意十足…

「是啊!聽說啊!如果男人沒170的身高,算是半殘的話,那女人沒幫自己長個D-CUP以上的胸部,大概也要去看醫生了吧?」,而陳姐補上的這一刀也很要命,話一說完,只見胸部較小的小紅、小婷和小萍,也隨之連忙拉開自己穿的上衣領口,像是想確認什麼地多看了自己衣服下的胸部幾眼。

「妳…我說玲玲姐,難道…妳沒聽說飯多放了幾天、就會臭酸不能吃,更何況是放了四十幾年的奶呢?女人的奶啊!還是越年輕、越新鮮,才會讓男人越想吃在嘴裡的啊!對吧?小萍…喔!還有小紅、小婷,妳們說呢?」,但蒨蒨的反應也不慢,很快地就往柯姐和陳姐的“痛腳”上給狠狠踩了一下。

「妳、妳…主人老公,你看啦!說說話啊?你、你到底是喜歡怎樣的啦!」,被蒨蒨的這一下回擊給打痛的柯姐,也忘了平常場合要叫我小○的約定,只見直接了當地、就想把我拉出來給她說個公道話。

TMD!妳們把老子當成被架空的東漢獻帝啊?跟別人開戰了,才想到找我頒聖旨指責對方嗎?說真的,有啥鬼東西可吵的?妳們的奶子不管多大多小,不都是歸我玩的東西嗎?

不過,這時候、要是說出我的真心話,大概我真的就成了被皇位下的大小諸侯給背棄的東漢獻帝吧!

而這種情況下,居然會做出這樣的聯想,是代表我三國志系列的電玩遊戲玩太多的後遺症嗎?哈!

「這樣啊!還不簡單,妳們每個人…現在就讓我閉著眼睛、各自往妳們胸部上摸一把,看誰的胸部我摸得最舒服,那就是我的答案囉!妳們說…這樣子不就好了?」、「討厭!小○…每次對我們都很不正經呢!」、「是啊!這裡還是小吃店呢!而且…我們…還有人在看我們呢!」、「嗯!真的咧!小○就是愛亂說話,討厭!」,呵,這招就叫做轉移話題吧!看著得到的回應,雖然覺得自己還挺油腔滑調的,但對臉皮比男人就是薄上一點的女生來說,半帶玩笑的捉弄般回答,有時還滿有不錯的效果的!

只是,這方法不是每一次都管用;當女人們非常嚴肅地想跟你做溝通時,還是請耐著性子跟她們談談吧!同時,這也才比較符合愛惜自己性命的原則啊!

「對、對不起,上菜了!蔥爆牛肉和醬燒排骨…請慢用…啊!這個蒸魚的火,還要幫你們再點起來嗎?」,突然,跟著幫忙打斷這場鬥嘴鬧劇的、是端菜上桌的楊師傅的老婆-聽說她是從福建廈門那邊來的,台語還說得挺溜的;而三十幾歲的她,綁著馬尾的俐落,搭配黑色短袖上衣和紅色熱褲下的勻稱身材…實在令人看不出她是生過小孩的人母體態;只可惜在廚房和餐桌間待久了,身上難免有的油耗味和食材氣味,多少也給她這個廈門辣媽的“美味指數”打了個折扣!

然後,就像附近幾張桌子的客人們、所期待的那樣,只見投射過來的好奇眼光,沒多久、就又有了女人們再次口舌交鋒的刺激戲碼可看…

而被剛剛柯姐她們幾個女人的一陣瞎攪和、給弄差了胃口的我,所幸楊師傅煮的肥腸鴨血臭豆腐煲深得我心,再配上一口帶著薑味的蛤蜊湯潤潤口…啊!TMD的那些“鳥事”,一下子就又給忘了九霄雲外去了…

但是那些“鳥事”才剛忘了沒多久,誰知道新的“鳥事”、就又跟著招待的水果給端上了餐桌來。

而這次鬥嘴大會的主題,則換成了女人們最關心的一件事-那就是脖子上戴的東西,有沒有夠給她來得漂亮和貴重?

所謂「禮輕情意重」…但現在的男人,如果還相信這一句古諺的指示,大概送完情人節禮物後,你就等著收到女生回送的好人卡了吧!

於是,讓我快轉過這一段的舌槍唇戰,而跳到因為陳姐炫耀她的脖子上、我之前送她的珍珠項鍊,所引發的這次鬥嘴吵鬧之後的十幾分鐘吧!飯後水果也吃得差不多的我,終於也忍不住想出聲叫她們幾個女人、停止在我耳邊的這些絮絮叨叨。

TMD!不都是我送的東西?雖然價值當然彼此不一,但想讓妳們開心和戴起來可以更漂亮的用心,不是都一樣出自於我的心意嗎?

「OK!讓我說句話,行吧?」,我把手上原本裝著飲料的空杯子、往桌子上稍微用力一放之後,杯子碰撞桌子的聲響,果然讓六個女人同時停下了嘴巴,往我這邊看了過來。

「禮物嘛!要送的人用心,收的人開心,是吧?所以…有沒有適合妳們,才是最重要的吧?」,我接著說,「黃金的貴氣,適合柯姐平常的莊重;潔白的珍珠,也能襯托出陳姐成熟又有點可愛的氣質;玉墜子上的佛祖莊嚴法相,則是我希望能帶給小紅平靜和保佑;而小婷的紅珊瑚項鍊很亮眼,就像是小婷活潑的個性一樣…」,看了她們有在仔細聆聽我說話的反應後,我又繼續說了下去。

「至於琉璃項鍊…這種帶著藝術工藝的美麗,自然是給美術老師的蒨蒨的囉!而小萍嘛!銀的內斂光亮,搭配上好像不起眼的琥珀,就像是在說小萍的美麗和動人,是需要認真去發掘出來才知道的喔!」,所謂的“言之有物”,並不見得全是真理或真相,但從平常觀察到的事實做出發點來做長篇大論,肯定會把一般人給唬得一愣一愣的

「…」,就像是柯姐她們幾個女人、這時候沉默無言的反應一樣;「嗯,我給妳們的東西也許不一樣,但能給妳們想要的幸福的人,不是都一樣嗎?所以,可以的話,妳們幾個“姐妹們”…能為了我好好相處嗎?」,在半帶請求和命令的語句催促下,眼前的這幾個女人,也各自收好了自己脖子上的項鍊禮物,再默默地把手中裝著飲料的杯子,像是和解一般地敲上了對方的杯子上,然後,再把飲料一飲而盡…

「啊…」,內心裡長吐了一口氣後,我幾乎差點就跟著把頭往桌子上倒了下去;吃個飯而已嘛!幹嘛搞成快胃潰瘍的緊張兮兮的呢!

公元220年,東漢建安25年(延康元年),東漢獻帝被魏文帝曹丕給趕下了皇位,樂天知命的他,晚年還當了個長壽的山陽公…

說真的,完全無力制止眼皮底下、幾個強大諸侯間的爭鬥不休,最後,還得坐視三個軍閥給瓜分了自己漢王室的天下,這個窩囊的皇帝頭銜算啥?要是我是東漢獻帝,還真的不用曹丕搞個禪讓大典,就會立刻赴馬上任去當我的山陽公去…

只是,比起東漢獻帝,我的聲音比他的聖旨、可能對人還管用一點;柯姐她們幾個女人鬥嘴吵鬧的紛爭,也不是想爭奪我的位子,她們要的…也許只是想求在一個男人心目中,自己能排到個第一順位的受到重視罷了!

而這樣的心態,不就跟想抱個擁戴漢王室的忠義名分,所以才奉東漢獻帝為假主子的諸侯們是一樣的嗎?

看著柯姐她們幾個女人,重新恢復了一開始的有說有笑,卻感受不到一絲虛偽應對的違和感時,不知為何而在傻笑的我,還看見了隔壁桌子的一位老阿伯張大了眼,對我給了個鼓起掌聲的注目禮…

然後,我起身去了一趟廁所-誰叫今天的這頓中餐,還真的給我喝了不少的飲料…

「真有你的!你叫小○是嗎?老楊跟我說到你的事的時候,我還真的以為他在說故事給我聽呢!」,鐵皮屋小吃店的廁所能好到哪去?只比流動廁所好上一點點的廁所,得讓客人走過了廚房後頭、那堆著雜物和幾些桶子和箱子的擁擠空間之後,只用張髒兮兮的海灘巾布幕做遮掩的男生廁所,從遠遠幾步外、還能聞到一股刺鼻的尿騷味…

「嗯?老闆娘,妳…」,而突然掀開海灘巾,就往我屁股是摸上一把的人影,原來是剛才幫忙上菜和招呼客人的楊師傅的老婆。

「妳個什麼?叫我阿霞就好吧!剛剛說到哪了啊?對,外頭的那張桌子上的女人…全都是你一個人搞定的啊?能有那種本事,你那根噴著尿的“傢伙”,肯定是根讓女人愛死的大肉腸囉!」,然後,楊師傅的老婆,竟然不會不好意思地、就往小便斗裡的景象瞧了一眼。

「呵,聽妳說的…妳是想幹嘛?楊師傅…他還在外頭的廚房那邊、正在忙不是嗎?」,呵,不用多想,這個叫阿霞的大陸人妻人母朋友,想必很習慣讓楊師傅、輪流換上不同頂綠油油的新帽子吧!這樣想著的同時,我也套弄了幾下肉棒,擠出了幾滴沒尿完的尿汁來。

「他啊!說到他就沒給勁!他那根辦事的“傢伙”,就像條曬死的蚯蚓一樣…呶~甭提他了啊!小○哥哥,我的好小哥,既然都這樣了,阿霞可以借一下你的大肉腸…給、給阿霞的小洞洞止止癢吧?」、「呵,看妳說的這些話…還真像一回事,虧妳想了多久了啊?阿霞姐…妳還一個人演得有模有樣呢!呵,算了,妳好了就來吧!今天沒空和妳玩有劇情的…外面那裡,我還在等妳幫我們結帳呢!」,呵,其實之前幾次來吃飯的時候,花了一些心思“按捺”和送些小東西的“推波助瀾”之下,沒多久、我就偷偷地跟阿霞有了往來,也開始了這種私下蒙著楊師傅來玩的“成人遊戲”…

「嗯嗯…」,這次是第5次了吧!親著嘴的同時,我伸手探進了黑色短袖上衣裡,把玩起了阿霞胸前的一對、略帶下垂的小C奶;至於被阿霞脫下的紅色熱褲和白色內褲,則被我掛在了小便斗上頭的送水鐵管上…

「現在…妳…該叫我什麼啊?」、「啊…阿霞要叫你…小○哥哥…小○老公…啊啊啊…嗯…」、「嗯…乖!記得…不可以叫出來喔!不可以吵到正在廚房忙的楊師傅喔!要不然…他會看到什麼啊?」,或許這次這樣的玩法太刺激了!只見才在肉穴外圍愛撫了幾下,阿霞的肉穴裡、就流出了帶著肉騷味的濕潤水感來…

「他啊!他…呶呶…老楊他…會看到他老婆阿霞…呶…正在給客人做更深入的服務…」、「呵,怎樣的服務啊?」、「啊…討厭,好壞喔!你…還真的…明知故問呢!」、「快說啦!阿霞姐…妳最乖了…」,呵,今天這次…外頭還有柯姐她們幾個女人正在等呢!算一下吃完水果和把飲料喝完的時間,至少還有個十幾分鐘時間,可以不用擔心她們會進來找人吧!

那麼,只有十幾分鐘的話,就只好叫阿霞趴靠在小便斗上,好讓我彎腰從後頭直接給她的肉穴、嚐嚐她喜歡的用足全力的肉棒連續抽插吧!

「呶呶…啊…知道了…我說、我說、阿霞姐…再從頭說一次…」,呵,這種滿溢著肉騷味的淫蕩肉穴,最適合用剛尿完尿的骯髒肉棒、幫楊師傅給她來個不間斷的用力抽插了吧!

「老楊他…他會看到他最愛的老婆阿霞…嗯嗯…正在給客人老公幹得爽快…還有…呶…等一下…還要給客人老公…免費招待…呶呶…招待阿霞的子宮…呶呶…給人家…嗯嗯…練習射精用呢…」,呵,只可惜阿霞沒有吃藥避孕的習慣,所以,每次都只能挑她安全期的時候、才能找她讓我無套中出的這樣玩;而我就當這樣是小吃店的老闆夫婦,慷慨地給熟客享用的一種特別招待的“小點心”吧!

呵!所以…我也才會挑阿霞她是安全期的今天,特地來到楊師傅的小吃店這裡吃午飯的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淫蕩的酒店領班
跟朋友交換了女友
我在KTV被同學群姦
愛穿絲襪的舅媽
合租房子的故事
別墅的秘密
妓女的不歸路
我和老公純潔的SM遊戲
精品色醫生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