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1歲時父親去世了,媽媽那時才32歲,還很年輕。後來學校一個比我媽大6歲男人看上了她,這男人剛分了套房子,又有存款,條件還不錯。

可是我就是不喜歡他,他也厭惡我。為此我們經常吵架,沒辦法母親隻好和他分手。

母親說:「苦點沒什麼,可不能讓孩子受氣!你走吧。」我知道母親是為了我。那男很生氣,說了好多對我母親不好的話,對我母親影響很大,連學校評職稱的事也吹了。對那些閑言碎語,母親什麼也沒說,但心裏一定很痛苦。那時我半懂不懂的,但也明白她這是因為我。母親是個漂亮的女人,而且是公認的美人。她常說審美能力決定了品味,而品味決定了氣質。我想她沒說的還有:氣質會使人外表與眾不同吧。當時我這個年紀孩子所特有的本能萌動,使我對異性有了好奇和認識,讓我對母親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和親近。「平兒,有事不懂的就問媽媽。」

母親常對我這樣說。也許是她知道失去父親後的我性格非常內向吧。生怕我有什麼事悶在心裏,形成錯誤的人生觀。

「要是妳生氣了怎麼辦?」我問她。她笑了笑:「媽媽不會當真生兒子氣的。」

的確。母親從沒真的生過我的氣。盡管有些問題現在看荒唐無聊,她還是有理有據的解釋。慢慢的,我對男女之間的事來越感興趣。和母親聊的話題也漸漸多了。「媽,我是怎麼來的?」我又追問:「我是說,我一開始如何進到媽媽肚子裏的呢?又是如何出來的呢?」

其實,那時我模模糊糊的知道點兒男女間的事。還問母親這個,除了好奇,更多是想看看她窘迫的樣子,覺得有點刺激。她隻沉默了片刻,便眼睛一亮說:「這個事情呀,我知道。不過要講好久呢。你不想餓肚子吧?好了,先幫我摘菜,吃完晚飯再告訴你。」母親偶爾點小狡詐。雖然不多,但常常發揮在關鍵時候。她和我說過,有時學生也會在課堂問一些課堂內容之外的問題。有些問題連當老師的也不懂。那麼這時她可以選擇不予理會。

因為其它教師總喜歡理直氣壯的說:不在教學大綱裏的我不講。但母親不喜歡拒絕孩子求知:這是我的責任,怎麼能一句話回避掉呢?。但卻又不能讓自己太難勘,否則課也就上不下去了。這時,她總會溫宛的說:「同學,課堂時間有限,我們還有內容沒講完。

不能因此影響了其它同學。這樣吧,下午自習時你可以來我辦公室,我給你講。好嗎?」入情入理的幾句便解決了當時的困窘。之後,她便有了準備的時間。這種伎量也用在了我身上。睡前,當我再次追問時,母親翻了個身,似乎已經想好了:

「平兒,你原就在媽媽肚子裏。那時還隻是一個細胞,非常非常小,叫卵子。後來爸爸的精子與媽媽的卵子結合了,變成了胚胎。過了十個月後,胚胎長大了,出生後就是小時候的你了。」母親回答得太狡滑,我沒有達到目的,怎肯擺休:「媽媽,那爸爸的精子是怎麼進到妳肚子裏的呢?」母親眉頭一皺,但隨即又恢複平靜。大概她已料兒子會刨根問底。「遊泳!」她繪聲緩色的說:「精子就像小蝌蚪,會自己遊進來。」

說著她轉到床裏,把被子往自己那邊一扯,讓我露在外麵。那意思大概是該回自己房間睡了。我還是不肯罷休,又鑽進被窩拉了拉她的肩:「那精子是從哪遊進去的呢?能讓我看看嗎?」母親滿臉通紅,轉過頭盯著我,我想她這時肯定窘極了。但不愧是當老師的,很快就鎮定下來:「平兒,那裏不能給你看。因為這是成年人的隱私。等你長大以後,就將會知道了。」

我哦了一聲,問:「那到底是什麼地方呀?不讓看,告訴我總可以吧?」

母親瞪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小便的地方!」

我的目地達到了。

原來母親也有撐不住的時候,呵呵。我裝做不懂繼續問:「那我有精子嗎?它們在什麼地方呀?」

母親微笑道:「你還太小,還沒有。等長大了後有的時候了我再告訴你,好嗎?」說著看了看表,對我說:「平兒,都10點多了,該回房睡去了。要不明早起不來了。」

我嗯了一聲,點點頭,站起來卻不挪步:「媽媽,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妳告訴我好嗎?」母親頭一歪,微笑道:「好吧,那說好最後一個了,講完就要去睡覺。」

我撓了撓頭,問:「剛才妳說我在妳肚子裏長大了後就生出來。那是從妳哪個地方生出來的呢?」

本以為這個問題足夠母親睡不著覺了,沒想到她呵呵一笑,掀開被子坐起,說:「你聽說過剖腹產嗎?就是把媽媽肚子切開,把你拿出來的,看,還有刀口呢。」說著她扭亮台燈,撩起睡衣,給我看小肚子上一指多長的刀疤。「看,就是這裏。很長吧?媽媽懷你那麼久,還要挨一刀才能有你。多不容易呀。」

天那!我當時聽著真是感動的不得了。眼圈不由得紅了:「媽媽……」說話已有點了嗚咽的聲音。唉,沒想到媽媽果然厲害,對付壞小子綴綴有餘。原來這招早在她的「教學大綱」之中了。

媽媽把我拉過來,雙手緊緊抱了抱我,又在我臉上親了下,然後用手給我擦掉眼淚:「行了,好孩子,別哭了,快回去睡覺吧,不早了。」對我,母親很有耐心。無論社會時事,為人處事的道理,生活小常識,甚至性知識之類這種問題,母親一直處理的很好。不管我怎麼問,她總有理有據的回答。

時不時還慣穿著遵遵教誨。因為可以無拘無束的聊天,當時覺得很過癮。長大後才明白她不隻個優秀的教師。還是個能平常心看待自己孩子的母親。她能把握該說的不該說,該怎麼說的分寸。既滿足了我的好奇心,又沒傳達錯誤的信息給我。那時我對男女間的感情似懂非懂,看街上一些男孩女孩勾肩搭背的,挺親熱。也學他們那樣摟著母親。與每個嬌慣孩子的母親一樣,她不但沒生氣,反到有點喜歡我這樣臉貼著臉說悄悄話。可能這兩年母親也是太寂寞了。那時每次和我這小屁孩子聊天,她總也不嫌煩。但第二天總要早早的上學上班,總是不能太晚睡。但似乎意由未盡。終於放寒假了。處理完學期末的瑣事,母親也放假了。

這下可以晚點起床,我們更是無話不談。從學校內聊到學校外,她的同事,我的同學,五花八門兒,聊了好多有趣的事。有時聊得晚了,便和她一起睡了。

母親是穿睡衣的,就是那種長長的有肩帶的睡裙。不知別的女人是不是,她可能嫌不舒服,睡前總會脫了胸罩。依委在母親懷裏時,常常會看到胸前兩個小突起,給我的刺激很大。圓滾滾的那兩團,從小一起很吸引我。但以前隻是像把頭靠在那裏,從沒像現在這樣,有種想用手摸摸的感覺。開始是試探性的觸碰,很軟,像果凍一樣。見母親並沒有理會,我膽子便大了不少,等她睡著時,開始輕輕揉捏。後來幹脆把手從領口伸進她睡裙裏摸。

「哎呀,幹嘛!你那手冰涼的。」母親醒了,把我捉了個正著。「還不睡覺,瞎劃了什麼呀。」母親有點不高興,把我手拽出來:「趕緊睡覺,要不明天得幾點起呀?」

母親似乎隻是惱我頑劣,並沒往別的方麵想。我心裏一動,撒嬌:「媽媽,我想妳抱著我睡,好不好?」我另一隻手又搭上她胸部,臉也往她懷裏紮。

她有點無奈:「都多大了,還這麼纏人,一點兒也沒個大孩子的樣。怎麼,還想吃奶啊?」說著用手拍了我屁股一下。

「想吃!想吃!」我揚起臉來看著母親,舔了下嘴唇。她被氣得「哧」的一下笑了。有點無奈的搖搖頭,彎起食指在我腦門輕輕一彈:「想吃也白搭,媽可沒有奶了。」

小時候,母親不太介意我撫摸她的乳房。在我六歲前,即使有別人在,我也常常伸手進她衣服裏摸。她隻是看著我笑,並不生氣。那時父親就說她太慣著我。也許吧,母親總會寵著自己的兒子。

時隔多年後,我已經懂了點男女之事,重摸那裏時,心態已有了不少變化。而母親似乎還把我當成小孩子看,偶爾嘲弄下我。「平兒。這麼大了還和媽媽一起睡。不怕別人笑話你呀?」母親又似笑非笑的盯著我。

「不怕呀,反正又沒別人看見呀。」我說。母親的乳房漲鼓鼓的,稍微有點下垂。輕輕的捏著,感覺裏麵像有東西在流動。母親可能被我捏得有點難受了,按住我手,說:「看不見就可以呀?這不是掩耳盜鈴嗎?」「不對不對!」我發現了母親的錯漏:「掩耳盜鈴說的是被人發現後還自己裝做不知道。可是現在還沒人發現呀。媽媽用詞不當。」趁她出神,我又把她睡裙往上掀了掀,握住她另一邊乳房。感覺她的乳頭脹大了不少,硬硬的豎立著。母親臉有點紅,想了想,點了點頭,又說:「好吧,你到挺會挑字眼的。我是說,那如果被人知道呢?你怎麼辦?」

我說:「被人知道又怎麼了,和媽媽親蜜還有錯呀?那些娶了媳婦忘了娘的人才錯呢!」說著我把住她一隻乳房,張嘴含住乳頭,允吸了起來。

母親「嗯」了幾聲,手撫著我的頭髮,呼吸有點粗了。過了一會兒,她說:「你能這樣想很好。不過那不一樣的,你早晚要取媳婦的。」搖搖頭,又說:「扯遠了,我問你,這麼大了還和媽媽睡,還要吃奶,不覺得羞嗎?」
我心裏一動:「母親為什麼老問這些?是不是自己也在想為什麼不能和我一起睡呢?」還真是的,好像同學都是自己睡的。像我這樣隻和母親生活的同學也有好幾個,但都是自己睡一張床的。這是為什麼呢?

那年我14歲,對於性事,可能比現在8,9歲的孩更無知,更幼稚。當時我的小雞雞龜頭有些紅痛,那幾天母親時常會拉開我褲子看看,卻不再用手摸了。讓我自己翻開包皮,摸摸腫的地方痛不痛。直到幾天後完全好了。這事從頭到尾母親也沒說過我什麼,但那之後對我的態度卻有了些改變。也許通過這件事,她發現我長大了吧,是個不能不注意的小男子漢了。

「以後你還是自己睡吧。」母親終於推開我的手。可能是發現我能射精的事吧,她不讓我睡覺時摸她乳房了。「兒子大了,就不能老和媽媽睡了,懂嗎?」她如此說道。

我有點難過:「媽媽,為什麼兒子不能和媽媽睡呢?」

母親一呃,兩眼看著天花板,說:「這個是……怕做那事兒。」

我又問:「什麼是那事兒呀?」母親撅了一下嘴,無奈道:「有的男孩和他媽媽睡時,就和他媽媽做那事兒了,就是把他媽媽欺負了。反正你將來會懂的。所以男孩子不能和媽媽睡一起。」

「媽媽,我是妳的孩子。隻想對妳好的。怎麼會欺負妳呢?」我覺得有點委屈。

那時我想起男女的事,一下懂了:母親是女的,兒子是男的。母親和兒子也會發生男人和女人的『那事兒』。就像父親與母親會那樣做一樣。而母親與兒子肯定是不能做『那事兒』的。想到這兒,我點了點頭,說:「我明白了,那我們不做不好的事就可以了。媽媽,我不太懂。能做的事我們就做。不能做的妳告訴我不可以,好不好?」說著又摸她的乳房,感覺她乳頭慢慢脹了起來。母親「嗯」了一聲,臉又紅了。點了點頭,說:「我們不做不好的事。這樣就行了。」

我突然有點心動了,摟著母親的脖子,明知故問:「這樣摟著媽媽,算『不好的事』嗎?」母親笑道:「不算呀!要是我早打你了。」

我心裏一樂,又問:「那這樣呢?」說著摟得更緊了,還在她臉上親了一下。母親說:「應該不算吧」。我說:「算就算,不算就不算嘛。什麼是應該呀?」

母親看著我,無奈著搖搖頭,道:「好吧,不算不算。」我又跨上一條腿,問:「這樣呢?」母親歎了口氣:「不算~」。

我一下壓在她身上,雙手握住她兩隻乳房,下身蹭動,說:「這樣呢?」不知為什麼,這樣的動做讓我身上騰得一下熱起來了,有種異樣的感覺。

母親眉頭一皺,說:「這樣不太好。你起來。」她把我推到一邊。可這時我心裏突然間想點燃了團火,有種衝動讓我壯起膽子,做了個出乎她意料的舉動:按著她的肩膀親了她的嘴。母親吃了一驚,一推我,她勁很大,一用力,我一下就摔倒在地上。頭碰在櫃子上。母親慌了,擔心我碰傷了哪兒。「平兒,碰到哪兒了?」她過來扶我起來,撫摸著我的頭,神情很焦急。我全身火熱,摟住母親順勢一撲,把她壓倒在床上。這樣一來,她再也推不動我了。情急之下伸手打我,我忍著痛還是吻她,說什麼也不起來。可能怕打壞我,打了兩下手就輕了。我趁機抓住她的手腕按在床上,然後接著親她。親了半天,突然覺得小肚子一脹,接著褲頭中就濕濕的了。之後有點茫然,不知接下來該怎麼辦,就這樣完了。我抬起了頭看著母親。她也正盯著我。「媽,是這樣嗎?」

她楞了一下:「什麼?」我鬆開了她的手,摸著自己的頭,笑嘻嘻的說:「妳說的不好的事,就是這樣嗎?」。母親先是一愕,接著「哧~」得笑出了聲。頭扭到了邊,板著臉說:「嗯,不是。不過已經有點不好了,你不應該這樣,知道嗎?」看得出,她開始的緊張與恐懼已經被無奈與好笑所取代,不知有沒有別的反應。

把我推開,她又鑽進被窩。我掀被也要進去,卻被母親用腳踢出來:「不聽話,罰你今晚回屋自己睡。」說完想想也覺可笑,又忍不住聲笑了。隨手一劃,摸到我大腿上濕漉漉的。掀被一看,見我內褲前麵濕了一塊。拉開褲頭,看到我射的精液,忙扯了些紙巾給我擦。她怕凍著我,當晚還是在她被窩睡的。「褲子脫了吧。多撕點紙,擦幹淨點。」媽媽怕我這樣光著身子回屋感冒,就讓我脫了睡了。相比我房間的陰冷,擁摟著和母親要暖和得多。

母親從此做繭自縛,之後每到寒假,我和母親就會睡在一起,而且一直緊摟著她睡,她也隻好摟抱著我。因為這不算『不能做的不好的事』。誰讓她不解釋『不好的事』究竟是什麼。早上,睜開睡看到的是母親的臉。忍不住親了一下,母親就醒了。「瞎親什麼呀。快起來。」母親有點不高興,推我起來。「媽,我想再躺會兒。」母親也想再躺會兒,「嗯」了一聲,任我抱住。我把一條腿胯到母親肚子上,上身也摟得更緊了。可這一來,勃起的陰莖就頂到了母親的小肚子上。母親摸了一把,意識到握住的東西是什麼,忙推開我,拉開床頭框的抽屜,拿出一條她的內褲塞給我。

「你呀,沒羞沒臊是不?」她在我屁股打了一巴掌。嘴角卻帶著笑意:「快把內褲穿起來。哦,都有毛毛了?呵,快穿起來,這樣多醜呀。你這都成男子漢了。」她注意到我陰莖根部的變化。我笑著接過內褲穿上,可陰莖脹大了,穿著很不舒服:「媽,妳褲衩太小,我雞雞太大,勒得好緊。」母親「哧」得一聲笑了,說:「真不要臉。才多大就吹起牛來了。你爸都能穿,你還……」

說了半句,突然停住不說了。可能意識到有什麼問題。

我知道一摸她乳房,她的話就會多起來,便握住了一側,輕輕撚動。「哦」,母親嘴微微張開,出了點聲,手臂摟住我。

看母親似乎有點動搖了,便問:「媽,我爸的雞雞大比我的大很多嗎?」。母親臉一紅,「嗯」了一聲。「大多少?」我忍不住問。「大很多」母親的回答太簡單,我不太滿意,兩手在她乳房上轉圈,嘴貼在她耳根問:「很多是多少?」她鼻息有點重,沒回答我。我一翻身,像上回似的壓上她,看她閉著眼也不推我,便從內褲中掏出陰莖。拉她手來握住:「媽,他比我能長一半嗎?」這回母親沒有鬆開,就那樣一直握著:「不能」她說著,捏了一下。我又問:「能粗一半嗎?」邊說邊把她睡裙往上推,露出了乳房。母親眼睜開了,看我盯著她胸部,便伸手捂住,又閉上了眼。

我感覺她喘得更急了,掰開她的手,拉著她兩手去握住我下麵。「粗多少?」我問她,同時兩手握住了母親的兩隻乳房。她沒再擋,閉著眼喘著氣:「…稍粗一些。」

手裏還握著我的陰莖。我覺得很舒服,那兩團東西就像果凍一樣軟軟的,乳頭很大,含在嘴裏硬硬的。我騎在母親腰上,吮吸著她的乳房。就這樣過了有十分鍾。她手開始握著我的陰莖前後動。那種快感包圍了我,我忍不住想叫:「啊」隨著一聲大呼,我又射精了。陰莖跳動了十幾下,我感覺前所未有的暢快。「下來」在我屁股上打了一下,撕了點紙給我,她自己也坐起來清理。精液噴灑在母親的小腹上,她內褲前麵全濕了。她脫下內褲,用它擦抹了一陣後團成了個團,丟在床頭框上我的髒內褲上。那是我第一次看女的下麵,確實沒有小雞,隻有黑乎乎的一團毛。因為她是側對著我,再往下就看不清了。我想起她曾說過「小便的地方不能看」,就更想仔細看看。可她這時卻已穿上了條幹淨的內褲,又鑽進了被窩。

「哎呀,我家兒子長大了,我也老了。」母親撫著我的頭說。「媽,妳才不老呢。我聽說學校好多學生都喜歡妳。」母親笑了。她趴在我耳邊小聲說:「舒服嗎?」我點了點頭,手撫摸著她的雙乳,問:「媽,妳怎麼做的,這麼舒坦。」母親抿起嘴笑了,輕輕推開我的手,把睡裙從頭上脫了下來。她摸到我的陰莖,讓我用手握著,說:「你自己握住,一前一後,就這樣,比手摸前麵要舒服。」我一手撫摸著她的裸乳,一手套著自己陰莖,感覺出有些飄飄然。她笑了,把半軟的陰莖塞回內褲,說:「不能老這樣,對身體不好。最多一周一次,好嗎?」

可是我那年齡實際的需要,遠超過了母親的要求。

天天親熱,母親也感覺不妥了。要我自己弄,可我總說自己弄難受。有時看電視時就掏出來給她握著,我手也伸她衣服裏摸她乳房。有時順勢把她壓在沙發上,直到給我弄出來。之後的日子裏,「揉揉」的需求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到初二時,已經變成兩天一次了。這一年中,除了和母親在被窩裏親熱外,我還在同學家第一次看過了色情DVD。

嚴格意義上來說那隻是三級片。有情節,且下麵沒有露點的。但已經看得我很激動了。知道男人女人做那事的樣子,但對女人的那個地方感覺更神秘了。試過在她睡著時撫摸,在外摸感覺是一塊軟軟的肉,還有一團硬硬的毛。但伸裏麵摸就難了,她內褲包得很嚴,不弄醒她很難脫下來。有時母親揉我下麵時,我會故意不停吮吸她的乳房。這樣陰莖貼近她下身,能把精液全射在她內褲上。有時半夜射上,她懶得起來換內褲,就脫下來丟在一邊,接著睡了。

我就有機會摸到她的嫩穴了。「媽,為什麼我不能看妳小便的地方?而妳可以摸我的?」

剛開始摸,我又問她。母親手裏輕輕套動,側過身調整了下位置:「從底下,別把領口掙壞了」她沒回答,牽著我的手從衣服底下撫摸她乳房。「媽,我問妳呢。為什麼呀?」母親想了想說:「因為你還小,對性的知識不夠。等你長大以後,能理解的事情多了,才能看。但也不是看我,而是看你喜歡的人。」

我一邊掐著她的乳頭,一邊搖頭:「不懂可以學呀,為什麼就不能看呢?再說我喜歡媽媽呀。」母親笑道:「別裝了,你知道我說的喜歡是什麼意思。就是你可以看女朋友的,卻不能看我的。我是你母親,你得尊重我,看了就是不尊重。啊…喲…」

可能是我掐媽的乳頭太用力了,母親打了我一下,我隻好輕輕的揉她:「媽,為什麼我看了就是不尊重妳?這沒道理呀。我心裏很尊重妳的話,看了也還是尊重妳。妳不是說證明問題要有理有據嗎?這就沒跟據。」

母親點了點頭,輕輕套動了幾下:「其實我不應該給你講這些事的。隻不過你還小,不太要緊。等你再大點,就不行了,不然你會學壞,懂嗎?」

「媽媽,其實我已經看過妳下麵了。」母親握著我的陰莖套動得越來越快,我忍不住就說了出來。

「什麼?」母親楞住了。我把著母親的手繼續套動,吻了她臉一下,說:「有時妳沒穿內褲,早上我就看到了。兩片肉,扒開裏麵還有兩片,紅紅的。妳看,我看完了也沒變壞呀。原來老想是什麼樣的,看過後就不會老胡思亂想了。」

母親低下頭,一聲不吭的揉著我的陰莖,我被她揉得興奮了,忍不住撫摸她的大腿。「媽,讓我摸一下吧。」我手順著她大腿伸進裙子裏,摸到她大腿根那。母親一把抓住我的手,卻沒說話。

我學著色情DVD裏的樣子揉捏她的乳房,嘴吻上了她的嘴唇。聽母親鼻中「嗯」了一聲,我感覺頭一熱,便用力推她躺在沙發上,然後壓了上去。

「答應我,不做那事!」母親盯著我,一字一句的說,我點了點頭。知道她說的那是就是男女的事。我說:「我肯定不做,媽我跟妳保證。」

母親身子一軟,手也鬆開了。我的手在她胯下摸了一把,感覺手心濕乎乎的。她沒再阻擋,兩手摟住了我的脖子,呼吸變得急促。我放肆的吻著母親,一手撫摸著她的乳房,另一手插進她內褲,直接摸到了她的嫩穴。

茸茸的陰毛下麵是一片濕熱的軟肉,撫摸幾下,母親就開始大口喘氣。我直起身,掀起她的裙子,母親靠著沙發背上,睜開眼看著我,目光有點迷離。我抬起她兩條大腿,要把她內褲扒下來,她腿一抬,任我扯掉了內褲,又閉上了眼。我迫不急待的想看清她那裏的樣子,把她的腿往兩邊推開,露出那黑毛叢生的地方。蹲在地上,這樣可以很近的看她陰部的樣子。

雪白的大腿根部,兩片肥厚的肉唇夾著一塊咖啡色的肉片,掰開肉唇,裏麵是一片猩紅。肉唇沾滿粘液,分開時拉出一道道亮晶晶的絲。接著,開始有水珠從肉唇下麵的小坑裏流出來。伸手去摸那小坑,母親本身的一動。

隻見肉唇間收縮,小坑變成了一個很深的小肉洞。而肉唇的上邊,一顆粉紅色的肉芽露出了頭。我把手指伸進了母親的肉洞中,感覺四周劇烈的收縮,把手指緊緊夾住,然後又鬆開。學校的生理課上講過,我知道我摸的地方就是女人的陰道。

母親睜開眼,看我插進去的是手指,便又閉上了眼。手把住沙發扶手,臉上一副難受的表情。我受不了啦,起身脫了褲子,學著色情DVD裏那樣把母親的腿一抬,趴上她的身體把她壓在沙發上,手握著自己的陰莖就往她肉洞裏放。

「別,別~~」母親感覺到我的意圖,猛得推我。但在我陰莖插進她肉唇時,她鬆了手,扶住我的肩,閉上了眼。龜頭在她的穴縫裏淺淺的進出幾下後,一下滑了出來,在她的小肚子上射了。「誰教妳這樣的?」母親問我。「沒人教,我自己想的」我不敢說是看了色情DVD。母親點了點頭,說:「以後不要這樣了。這就是那個不好的事,記住了嗎?」

我說:「哦,知道了。」

那次之後,母親和我的關係發生了點變化,雖然仍舊沒有真的插進去,但一切都放開了。我們相互撫摸對方,相互摟抱接吻。除了月經那幾天,母親上床前都會脫掉內褲。有時讓我弄得她也想了,還會用手指插進陰道自慰。但我隻要一騎她身上,她就會推開我:「不能這樣,這不好。」她總這樣說,卻不說有什麼不好。「為什麼不好?媽妳說呀?」母親看著我,目光漸漸柔和:「媽和妳這樣,就亂了套,萬一有了孩子,可怎麼辦?」

但蒼白的一個警告,又如何抵擋住少年人旺盛的好奇心和狂野生理需要呢?

初二的一個夏天,夜裏我和母親又像平時那樣脫光了親熱。我趴她身上,舔了她的陰部,又去吮吸她的乳房。兩個手指在她陰道中快速抽動,弄得她很陶醉,抱著我的頭,口中開始「啊~~啊~~」的呻吟。借著月光,我看到她屁股蛋上滿是亮晶晶的淫液,推開始的腿,陰唇蠕動著,洞口時隱時現,看得我再也忍受不了,我把著陰莖就塞進了她的陰道中。進入母親濕潤滑膩的小穴,感覺裏麵很熱很舒服。趴她身上動了幾下,她才發覺到是我的陰莖插進去了。手推在我肩頭,卻又軟了,「誒呀…哦…輕點……」隨著我的抽動,媽媽呻吟了一陣,她摟住我說:「別…哦…別太急…慢點…」

在媽媽的指導下,我用力的挺動著陰莖,盡情的插著媽媽的小穴。媽媽也挺起屁股,迎著我的撞擊。媽媽開始氣籲籲的低聲呻吟著,我感到有射精的的感覺,用力的又動了十幾下,我就射了,因為我什麼都不懂,一衝動就都射進媽媽的穴裏了。

事後母親說在最早幫我自慰時,就想到會有這麼一天,隻是自己不願麵對罷了。

母親說我真害人,讓她在洗手間蹲了半天。射在裏麵,又不是安全期,她怕出事。隻好蹲著讓精液都流出來。好在後來她又來月經了,才放心了。

媽媽數落著我說:「先侍候你爸,後侍候你,我上輩子不知欠你老李家什麼了。」她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母親心裏還是很享受和我的性愛。

後來在和媽媽的性愛,媽媽並沒有做避孕,她也想開了,如果懷孕的話,那就是上天注定的了。在做愛時還告訴我快射了時停一會兒,可以『多玩一會兒』,再盡情的射進子宮。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