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去年在一家小鎮上尋了份裝修度假村的活兒,因為小鎮的位置在離縣城
還有那麼十幾公里遠的山溝裡,所以相對比較閉塞,每天都是吃住在工地,帶著
一幫子人幹活,而且才離了婚,沒事不怎麼回家。 
   
     差不多施工到一半的時候,來了一撥塗料工,為首的叫什麼猴子,聽其名就
知道瘦得不行,唯一讓人眼睛一亮的是裡面有一個30左右的漂亮少婦,姓徐,
呵呵,我那幫子兄弟們眼睛都直了,簡直就像是在放綠光,有事沒事老愛往徐幹
活的房間跑,正值夏季,一伸手,一彎腰,腋下胸前白花花的東西別提有多吸引
人了。 
   
     本來我對這個少婦沒啥感覺的,覺得她長的一點都不出眾,太平凡了。

    可事情偏偏這麼湊巧,一天晚上我去洗澡,工地條件簡陋,洗澡間其實就一
小木屋,平時門簾一搭就OK了,要是女的進去洗,會有同伴在外面一邊守著一
邊洗衣服的,反正工地上就5個女的,所以沒有特意去給她們弄個洗澡間。

    那晚也不知怎麼的,我去洗澡,外面也沒人守著,我想都沒想一撩門簾就往
裡鑽,進去就傻眼了,一個女的光著身子,碩大的乳房掛在胸前,正彎腰往大腿
上抹香皂,我一時蒙了,這時那女的也起身,原來是徐,一下子看見了我,頓時
滿臉驚恐,雙手捂胸轉過身去,我忙說對不起對不起,趕緊出了門。 
   
     那晚我滿腦子裡裝的都是她那對飽滿的奶子。天亮醒來的時候一柱擎天啊,
我才想起自己離了婚好久沒有性愛了。 
   
     沒過幾天,我在工地上轉悠,走到三樓轉彎的地方,一下子就和徐遇了個正
著。

    一看是我,她臉先是一紅,然後又瞪了我一眼,說道:「不許亂說出去。」

    我趕緊回答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請你相信我。」

    看我一臉誠懇,徐輕聲說道:「你要說出去了我殺了你。」

    說完比劃了一個砍人的動作,隨即又朝我飛了個媚眼,笑著走開了。

    這時我明白了為啥那晚徐不大聲驚叫,說明至少人家不厭惡我。

    打那以後,我就開始和我那幫子兄弟一樣,對這個少婦有了非分之想,就因
為她那對迷人的乳房。
 
    小包工頭兒就是這點好,安排好工人以後就無所事事,所以我就想著法的去
看徐。

    夏季天氣熱,徐每天幹活都是穿的那件弄了很多乳膠漆的T裇,不是很緊身,
下身一條舊的長褲,一伸手,腋下一覽無餘,什麼顏色的胸罩一看就知道了,一
彎腰,深深地乳溝立馬展現,難怪工人們都想和她一個房間幹活哦,真的是春光
無限啊! 
   
     7月底的一天,連下了幾天雨,工地上的事情都慢了下來,我決定回家一趟。

    雖然離家也就十幾公里,可我很少回家,所以下午很早我就想溜了,又怕工
人們知道我走了偷懶,沒辦法,只好坐在車裡等時間。

    這時徐過來了,看我坐在車裡,就上來問我:「要走啊?回縣城?」

    我說了句,「是啊,你想回去嗎,我送你。」

    她看我猶豫了一下,說:「你啥時候走?」

    我一聽有戲,馬上說:「沒事,我等你好了。」

    徐說:「她要下了班才敢走,不然猴子會說她的。」

    我想我反正也想泡她,索性就等等吧,於是我說:「那我在外面XX街口等
你,你出來給我電話,我的號碼是135XXXXXX。」

    徐在他手機上撥打著我的號碼。手機很快就響了,我們倆會心的一笑。

    看著她轉身,肥美的臀部行走起來搖曳生風,想著褲子裡包裹著的神秘部位,
我坐在車裡無恥的硬了。 

    等待是很無聊和令人焦急的。都六點過20分多了,她才給我打電話說出來
了,問我在哪兒?

    我說你在哪兒,我過來接你好了,她說在XX藥店門口,於是我很快便把車開
了過去,遠遠的看見一個豐滿少婦站在藥店前,穿著紫色連衣裙,身材凹凸有致,
徐脫下工作服更迷人了。 
   
     上了車,我們一路往縣城趕,我也前言不搭後語的和她聊著,眼睛卻不自覺
的去瞄她的胸口,儘管動作很隱秘,還是被她察覺了,那個汗啊。

    徐不愧是過來人,倒是很大方的說:「上次沒看夠啊,人家可啥都讓你看了
哦!」

    我竟一時語塞,不知道怎麼回答她了,後來我紅著臉對她說:「那我請你吃
飯,彌補我的罪過行不?」

    徐很爽快的答道:「這麼大方啊,行啊,吃什麼,什麼時候?」 
   
     這下我反應神速,馬上答道:「要不就今晚吧,我們去吃菌湯。」

    徐思考了一下,點點頭說:「那就讓你出點血了。」

    我這才發覺她的胸口隨著她的笑聲微微起伏著。

    就在快要到縣城的路邊,我們找了家菌味湯鍋店坐下了,第一次面對面和她
坐著,近距離的觀看她的臉和胸部,一股少婦清新的氣息迎面而來,看得出她是
洗了澡才出來的,難怪我等了那麼久。

    紫色連衣裙很緊身,胸部顯得很豐滿挺拔,於是我止不住的往她胸口看看得
徐有點尷尬了,桌子下的腳輕輕踢了我一下。

    就這一踢,我感覺今晚百分百有戲。於是我開始大膽的和她聊了起來,我喜
歡看她笑起來時胸口的抖動和起伏,令人浮想聯翩。 
   
     吃完飯都已經是接近九點了,我問她:「送你去哪兒?」

    她到反問我:「你去哪兒?」

    我說:「我找地方睡覺,你去嗎?」

    她又一腳踢向了我,我一躲,笑著說:「你快回家伺候你們當家的,小心別
把床跳塌了!」

    徐杏眼一瞪,說道:「你才跳塌呢,沒一句正經的,我男人在外地。」

    我一聽,心裡那個狂喜啊,心裡盤算著怎麼把她弄上床,很快,我有了計畫,
於是對她說,「我們去唱會兒歌吧!」

    徐說:「行啊!但是我得叫上我的幾個好姐妹,可以嗎?」

    這下倒是把我弄得騎虎難下了,答應吧,今晚的肯定計劃落空,不答應吧又
有失體面,只好硬著頭皮說:「行啊。」

    她拿起電話就開始找人,很快,四個少婦帶一個孩子到來,嗨到11點過,
花費我500大洋,我還一個個的送她們回家。

    最後,在徐家樓下,我最後送她到家,她一臉春光,顯然今晚她玩的挺開心
的,不停的謝哥長謝哥短的稱呼我,我那是心裡滴著血答應著她,人沒玩兒上,
還貼了好幾百,賠大發了啊。約好明天一早來接她以後,我只好一個人悻悻地回
了家。 
   
     第二天一早,我準時到她家樓下,打電話給她,響了好久才接,一聽就是還
躺在床上的那種慵懶的聲調,「你來了啊?」

    我說:「美女還沒起床呀?」腦子一轉,又補了一句,「太陽都曬屁股啦。」

    聽她回答了一句「嗯」,我又接著說,「再不起來我要上來掀被子了哦!」

    誰知她真的說了一句,「那你來呀,怕你呀!」

    聽到這裡我心都快跳出來了,急切的希望她說出門牌號,今天有戲了,可是
令我失望的是徐一邊笑一邊說:「你等我一下,馬上就下來。」那種失落感啊,
淚奔! 
   
     回工地的路上我們一直聊著,聊昨晚誰唱得好,工地上誰最摳門,誰最凶。

    她似乎察覺出我的心情,也許是一種補償吧,徐幾次在我面前將手伸進連衣
裙裡整理內衣,露出了藍色的胸罩和大半個乳房,我就是扭頭盯著她看她也不回
避,弄得我倒不好意思了,笑她是不是那裡昨晚又遭揉捏大了,惹得她杏眼嬌嗔,
給了我一下,罵我沒正經的,我感覺距離拉近了很多。 
   
     因為工地上人多眼雜,我一直沒有那麼明目張膽的去和她搭訕,我也不想太
露骨,沒事就給她發短信,一來二往也就無話不聊了,慢慢的我知道她老公在上
海當快遞員,家裡只有孩子和婆婆,猴子是他娘家表兄,所以才跟著猴子幹塗料
工。

    直到有一天,我在四樓上遇見她,我一看前後都沒人,追上他在她屁股上拍
了一下,嚇得她腰身一抖,差點喊出來,轉頭一看是我,小聲地罵道:「你好煩
哦,嚇我一大跳。」

    我一臉壞笑的說:「我又不會吃人,怕什麼,我看你褲子上有灰,幫你拍一
下。」看她將信將疑的樣子,我又在她屁股上拍了起來,「你自己看看,是不是
有很多灰?」

    當時的心情啊,真是激動得要死。最大的感覺是她的屁股很有彈性。見她沒
有什麼過激的反應,我於是大膽的伸手在她胸口也拍了兩下,說:「這裡也有灰
哦。」

    徐馬上就明白了,連忙拿她手中的灰刀擋開我的手,一邊小聲的罵道:「壞
人,討厭!」

    看她一臉笑容,胸口花枝亂顫,我明白我和她上床只是遲早的事了。 
   
     玩笑開過了,我倆也就各忙各的去了,沒多久我就給她發了條短信說:『彈
性真好。』

    一會兒她就回到:『壞人,下次不許了。』

    我又回到:『我說的是我手的彈性好,你沒感覺到嗎?』

    她回到:『滾!』

    我繼續挑逗她:『晚上我要回縣城,一路嘛?』

    她回到:『不回去,怕你了。』

    於是我大膽的發了一句:『怕我什麼?怕我摸你屁屁和咪咪啊?』

    這次她老半天都沒理我,我以為她不願意理我了,心裡都後悔死發這句的時
候,她又回到:『再亂摸我砍了你的爪子。』

    我高興得跳了起來,立馬回到:『行,你說我摸哪裡就摸哪裡,我很聽話的
喲。』

    忐忑中等待著她的回信,我知道這句回答就表明了她的態度,但是依然是過
了很久她才回到:『聽話就乖。』
 
    反正從那天起,我們之間的短信就漸漸曖昧起來,性的話題越來越多,越來
越露骨,真正的突破出現在一個大雨滂沱的下午。

    我剛剛給她發了句短信,意思是說我這麼久這麼聽話,沒有摸她,是不是該
獎勵呀,她說獎勵一個棒棒糖,我說堅決不要,說早知道獎勵就只有一個棒棒糖
的話我寧願天天不聽話,天天摸她。

    我就這樣和她你一句我一句的挑逗著,突如其來的大雨,將大家的注意力都
集中到了豪雨如注的景象中時,我意外的發現在諾大一個單獨食堂裡,居然只有
我和徐,一個在樓上,一個在樓下。

    當我們靠得很近一起看雨景時,我確信整棟建築裡只有我倆,如此大雨也絕
不會有人跑過來時,我腦子一熱,一下子就抱住了徐。

    她顯得很驚慌,嘴裡不停的說,有人啊看見不好,可手上沒有任何抵抗。

    我顧不得那麼多了,雙手在她屁股上,胸口胡亂的摸著,揉捏著,畢竟是第
一次,而且是大白天的,膽子還是小了點,沒敢伸進裡面去摸,我的舉措讓徐很
被動,木訥的站著任我在她身體上摩挲,臉色很不自然。

    我拉著她來到一個轉角處,開始親吻她,她只是象徵性的躲閃了兩下就不再
拒絕,四片唇緊緊地貼在了一起,我的手在她身上四處遊動,最後直接摸到了她
的襠部,隔著長褲揉捏著她的神秘部位,感覺她開始扭動了起來,嘴裡也發出了
小聲的囈語,我在她耳邊輕輕的說了句:「XX,你真漂亮,想死我了。」

    她只是閉著眼一個勁的說:「壞人,你期負我。」 
   
     夏天的雨就是這樣,來得快,去得也快,暴雨快停的時候,我戀戀不捨的放
開她,看著她整理好衣物後,悄悄的對她說:「XX,我下麵好硬,晚上回縣城好
嗎?我想要你。」

    徐低著頭,臉還紅紅的,想了半天,答應了,讓我還是在老地方等她。 
   
     那天哥真的是激動啊,一直盼望著早點下班,六點二十分,她準時出現在藥
店門口。

    上了車,我們就往縣城出發,車裡的我忍不住去摸她的腿,她一把打開我的
手,一邊媚笑一邊說:「煩得很,把爪子拿開,好好開你的車。」於是我老實了。

    吃飯,停車,開房。

    一進房間我徹底放開了,一把就抱住她,開始了瘋狂的吻,而且手直接撩起
她的裙子,伸到裡面撫摸她光溜溜的背,跟著解開胸罩的搭扣。

    徐推開我,脫掉連衣裙和胸罩,一對碩大的乳房躍然於眼前,居然是木瓜奶,
看我雙眼緊盯著她的胸口,徐嬌嗔道:「壞人,看夠沒有?」

    於是我一邊含著她的乳頭吮吸,一邊迅速將自己脫得一絲不掛,陰莖驕傲的
堅挺著指向徐時,徐也脫下了她的內褲,陰毛並不濃密,渾圓的大腿,平坦的小
腹,神秘的三角區一覽無餘。

    我們一起倒在了床上,我壓在她身上,陰莖緊緊的貼在她的小腹上,說:
「XX,我終於得到你了。」

    徐這時反倒有點害羞了:「你這個壞人,第一次坐你的車你是不是就想這樣
了?老實交代。」

    我點點頭,同時不停的蠕動下身給她信號,慢慢的,徐岔開了她的大腿,我
也順勢向下滑了一點,感覺陰莖抵住了她的陰道口,徐擦覺到了我將要插入,有
點不安的想推開我,我用頭抵住她的額頭,問她:「下午在摸你的時候,想不想
要?」

    徐把臉扭向一邊嘴裡「嗯」了一下,我又接著問,「流水了吧?」

    這下徐用手輕輕拍打了我幾下,嬌嗔道:「你這個壞人,把我也帶壞了,我
以後怎麼見人了。」
 
    我一下子用嘴堵住她的小口,下身開始蠕動,尋找著神秘的洞口,左右試探
確信龜頭對準洞口以後,我鬆開嘴輕輕地對徐說:「XX,我進來了。」說完一
挺身,陰莖插進了她的陰道。

    陰道真的已經很濕了,陰莖在裡面感覺到又濕又熱,隨著我的抽動,徐輕聲
的哼哼著,床墊「嘎吱、嘎吱……」的應和著我們下身衝撞的聲音。

    徐的淫水很多,不一會兒,我們兩的陰毛都打濕了,屁股下也留下了印跡,
我看著身下的徐,臉色緋紅,雙目微閉,一對豪乳在我的抽送下上下波動,一種
征服感油然而生。 
   
     插了一會兒,我讓徐翻了身,趴在床上,屁股撅得老高,我跪在她身後,扶
槍對準陰道,又插了進去,我這才感覺到徐紡錘形的腰肢和臀部是這麼適合後入。

    每一次的插入和抽出,肥厚的陰唇緊緊的包含著陰莖,並隨著陰莖的運動內
陷和外翻,晶瑩的淫水佈滿了我們交合的部位,「啪嗒、啪嗒……」的撞擊聲音
夾雜著淫水特有的滋潤聲。

    我忍不住加快頻率和力度,每一次的插入都迅速而有力,徐開始有點受不了
了,說:「你插得好深,我遭不住了……」

    可我沒理睬她,依然賣力的抽插著,我感覺每一次的深入,龜頭都重重的撞
在了她的子宮口上,到最後,我緊緊摟住她的腰肢,咬著牙開始衝刺。

    徐終於忍不住大聲的叫了起來,並不停扭動身體想擺脫我,我哪能鬆手啊,
死命的按著她,繼續抽插,直到感覺徐的陰道裡開始了一次次急促的收縮,強烈
的刺激下,我最後猛衝了幾下,剛感覺頭腦裡一陣發白,下身一熱,馬上就要射
出來的時候,徐奮力擺脫我的雙手,往前一撲,陰莖剛剛滑出她濕露露的陰道時,
一股股精液直接射到了她的背上。

    撲在床上的徐喘著氣說:「不能射在裡面,這幾天是危險期。」
 
    那天晚上,第一次和徐做愛就是這樣,沒有愛撫,前戲,口交,直接就上了,
休息了一會兒我們才去洗了澡,然後又相互口交,又做了一次,爽死了。

    天亮的時候我又要求她給我口交了一次,舔硬了剛想上,電話來了,說了半
天,看著焉耷耷的陰莖,只好作罷,和她一起穿好衣服退了房回工地了。 
   
     男人和女人的關係就像紙一樣,一旦捅穿了,就變得毫無界限。

    以後在工地上遇到她,只要沒人看見,我都能隨意的摸她,有幾次還是直接
伸進衣服裡去揉捏,徐每次都是嬌聲怒斥,但又從不反抗,任隨我肆意妄為。 
   
     從那以後我們經常下了班,趁著夜色在山邊的小樹林裡偷偷的去野戰。

    徐的口技還行,就是淫水特多,每次都搞得兩人的大腿上全是她的愛液,後
來我乾脆叫她晚上出來不要穿內褲了,免得次次都要洗。 
   
     有時候回家的路上,我們也會把車停在水庫旁的小路上,在車裡做愛,離開
的時候停車的地方總會留下一大堆衛生紙。 
   
     國慶日前的一天,她突然給我發了一條短信說她老公回來了,叫我不要主動
給她發短信。

    那段時間她一直沒來上班,急得我直上火,尤其是夜深人靜的時候,想起她
和她老公在一起顛鸞倒鳳,心裡真不好受。

    直到國慶日過後的一天,她來了條短信,說明天送她老公,要去市裡,她老
公下午2點過的火車,問我能不能到市裡來接她。

    我一看,這哪裡是叫我去接她啊,這分明就是約我明天做愛啊,豈有不去之
理,於是飛快的回了一個OK。  
    
     第二天我早早的到了火車站,一點半不到,就看見她和她老公坐車到了,然
後她也看見我的車,偷偷朝我使了個眼色就進去了,大約一點五十分左,她一邊
玩著手機一邊出來了,很快我收到了她的短信,叫我到車站轉角處接她。

    接上了她以後,我們直接到酒店開房,進房她倒先抱住了我,問我:「這麼
久憋壞了吧,沒出去亂搞吧?」

    我立馬裝出委屈的樣子,徐拉著我的手說「今天好好慰勞你。」

    說完就開始脫衣,然後蹲下給我口交,這時她的電話響了,她起身接電話,
是她老公打來的,意思是車已經開了,要她多注意身體什麼的,囉嗦話多得很,
老半天都不掛,我一急,把她推倒在床上,直接挺槍往她身上撲。

    她推了幾下沒推開,索性躺好岔開腿,還用一隻手扶著我的陰莖對準她的陰
道口,就這樣,她一邊和老公在通話,陰道裡卻接受著我的陰莖,等她掛了電話,
一把就把我摟緊了,嘴裡說:「來吧,讓你弄……」

    那一次開房,我們大戰了5回合,搞得我幾天都沒法硬起來,呵呵。 
   
     今年度假村交工以後,我們就很難得天天晚上在一起了,但我和她依然是關
係良好,只要時機成熟,我們都會約炮,有時去開房,有時搞車震,野戰也有幾
次,但是地方不熟,沒有度假村那樣瘋狂,都是口交以後立姿儘快解決。

    唯一不如意的地方就是她從不肯用情趣品,我買過一套跳蛋送給她,她看了
看,堅決的說,不喜歡,以後不要拿這些東西來。

    下次有機會我再想辦法弄幾張照片上來給大家分享,先申明,臉很普通,不
是甜美的那種,身材嘛,不高,但是很豐滿,木瓜奶,微微下垂,小蠻腰,大腿
渾圓,沒生育過。 
   
     本人文采有限,就請各位狼友輕拍。以後有機會再給大家說說和我有性關係
的其他女人的故事。
                            【完】

     本人去年在一家小鎮上尋了份裝修度假村的活兒,因為小鎮的位置在離縣城
還有那麼十幾公里遠的山溝裡,所以相對比較閉塞,每天都是吃住在工地,帶著
一幫子人幹活,而且才離了婚,沒事不怎麼回家。 
   
     差不多施工到一半的時候,來了一撥塗料工,為首的叫什麼猴子,聽其名就
知道瘦得不行,唯一讓人眼睛一亮的是裡面有一個30左右的漂亮少婦,姓徐,
呵呵,我那幫子兄弟們眼睛都直了,簡直就像是在放綠光,有事沒事老愛往徐幹
活的房間跑,正值夏季,一伸手,一彎腰,腋下胸前白花花的東西別提有多吸引
人了。 
   
     本來我對這個少婦沒啥感覺的,覺得她長的一點都不出眾,太平凡了。

    可事情偏偏這麼湊巧,一天晚上我去洗澡,工地條件簡陋,洗澡間其實就一
小木屋,平時門簾一搭就OK了,要是女的進去洗,會有同伴在外面一邊守著一
邊洗衣服的,反正工地上就5個女的,所以沒有特意去給她們弄個洗澡間。

    那晚也不知怎麼的,我去洗澡,外面也沒人守著,我想都沒想一撩門簾就往
裡鑽,進去就傻眼了,一個女的光著身子,碩大的乳房掛在胸前,正彎腰往大腿
上抹香皂,我一時蒙了,這時那女的也起身,原來是徐,一下子看見了我,頓時
滿臉驚恐,雙手捂胸轉過身去,我忙說對不起對不起,趕緊出了門。 
   
     那晚我滿腦子裡裝的都是她那對飽滿的奶子。天亮醒來的時候一柱擎天啊,
我才想起自己離了婚好久沒有性愛了。 
   
     沒過幾天,我在工地上轉悠,走到三樓轉彎的地方,一下子就和徐遇了個正
著。

    一看是我,她臉先是一紅,然後又瞪了我一眼,說道:「不許亂說出去。」

    我趕緊回答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請你相信我。」

    看我一臉誠懇,徐輕聲說道:「你要說出去了我殺了你。」

    說完比劃了一個砍人的動作,隨即又朝我飛了個媚眼,笑著走開了。

    這時我明白了為啥那晚徐不大聲驚叫,說明至少人家不厭惡我。

    打那以後,我就開始和我那幫子兄弟一樣,對這個少婦有了非分之想,就因
為她那對迷人的乳房。
 
    小包工頭兒就是這點好,安排好工人以後就無所事事,所以我就想著法的去
看徐。

    夏季天氣熱,徐每天幹活都是穿的那件弄了很多乳膠漆的T裇,不是很緊身,
下身一條舊的長褲,一伸手,腋下一覽無餘,什麼顏色的胸罩一看就知道了,一
彎腰,深深地乳溝立馬展現,難怪工人們都想和她一個房間幹活哦,真的是春光
無限啊! 
   
     7月底的一天,連下了幾天雨,工地上的事情都慢了下來,我決定回家一趟。

線上A片

    雖然離家也就十幾公里,可我很少回家,所以下午很早我就想溜了,又怕工
人們知道我走了偷懶,沒辦法,只好坐在車裡等時間。

    這時徐過來了,看我坐在車裡,就上來問我:「要走啊?回縣城?」

    我說了句,「是啊,你想回去嗎,我送你。」

    她看我猶豫了一下,說:「你啥時候走?」

    我一聽有戲,馬上說:「沒事,我等你好了。」

    徐說:「她要下了班才敢走,不然猴子會說她的。」

    我想我反正也想泡她,索性就等等吧,於是我說:「那我在外面XX街口等
你,你出來給我電話,我的號碼是135XXXXXX。」

    徐在他手機上撥打著我的號碼。手機很快就響了,我們倆會心的一笑。

    看著她轉身,肥美的臀部行走起來搖曳生風,想著褲子裡包裹著的神秘部位,
我坐在車裡無恥的硬了。 

    等待是很無聊和令人焦急的。都六點過20分多了,她才給我打電話說出來
了,問我在哪兒?

    我說你在哪兒,我過來接你好了,她說在XX藥店門口,於是我很快便把車開
了過去,遠遠的看見一個豐滿少婦站在藥店前,穿著紫色連衣裙,身材凹凸有致,
徐脫下工作服更迷人了。 
   
     上了車,我們一路往縣城趕,我也前言不搭後語的和她聊著,眼睛卻不自覺
的去瞄她的胸口,儘管動作很隱秘,還是被她察覺了,那個汗啊。

    徐不愧是過來人,倒是很大方的說:「上次沒看夠啊,人家可啥都讓你看了
哦!」

    我竟一時語塞,不知道怎麼回答她了,後來我紅著臉對她說:「那我請你吃
飯,彌補我的罪過行不?」

    徐很爽快的答道:「這麼大方啊,行啊,吃什麼,什麼時候?」 
   
     這下我反應神速,馬上答道:「要不就今晚吧,我們去吃菌湯。」

    徐思考了一下,點點頭說:「那就讓你出點血了。」

    我這才發覺她的胸口隨著她的笑聲微微起伏著。

    就在快要到縣城的路邊,我們找了家菌味湯鍋店坐下了,第一次面對面和她
坐著,近距離的觀看她的臉和胸部,一股少婦清新的氣息迎面而來,看得出她是
洗了澡才出來的,難怪我等了那麼久。

    紫色連衣裙很緊身,胸部顯得很豐滿挺拔,於是我止不住的往她胸口看看得
徐有點尷尬了,桌子下的腳輕輕踢了我一下。

    就這一踢,我感覺今晚百分百有戲。於是我開始大膽的和她聊了起來,我喜
歡看她笑起來時胸口的抖動和起伏,令人浮想聯翩。 
   
     吃完飯都已經是接近九點了,我問她:「送你去哪兒?」

    她到反問我:「你去哪兒?」

    我說:「我找地方睡覺,你去嗎?」

    她又一腳踢向了我,我一躲,笑著說:「你快回家伺候你們當家的,小心別
把床跳塌了!」

    徐杏眼一瞪,說道:「你才跳塌呢,沒一句正經的,我男人在外地。」

    我一聽,心裡那個狂喜啊,心裡盤算著怎麼把她弄上床,很快,我有了計畫,
於是對她說,「我們去唱會兒歌吧!」

    徐說:「行啊!但是我得叫上我的幾個好姐妹,可以嗎?」

    這下倒是把我弄得騎虎難下了,答應吧,今晚的肯定計劃落空,不答應吧又
有失體面,只好硬著頭皮說:「行啊。」

    她拿起電話就開始找人,很快,四個少婦帶一個孩子到來,嗨到11點過,
花費我500大洋,我還一個個的送她們回家。

    最後,在徐家樓下,我最後送她到家,她一臉春光,顯然今晚她玩的挺開心
的,不停的謝哥長謝哥短的稱呼我,我那是心裡滴著血答應著她,人沒玩兒上,
還貼了好幾百,賠大發了啊。約好明天一早來接她以後,我只好一個人悻悻地回
了家。 
   
     第二天一早,我準時到她家樓下,打電話給她,響了好久才接,一聽就是還
躺在床上的那種慵懶的聲調,「你來了啊?」

    我說:「美女還沒起床呀?」腦子一轉,又補了一句,「太陽都曬屁股啦。」

    聽她回答了一句「嗯」,我又接著說,「再不起來我要上來掀被子了哦!」

    誰知她真的說了一句,「那你來呀,怕你呀!」

    聽到這裡我心都快跳出來了,急切的希望她說出門牌號,今天有戲了,可是
令我失望的是徐一邊笑一邊說:「你等我一下,馬上就下來。」那種失落感啊,
淚奔! 
   
     回工地的路上我們一直聊著,聊昨晚誰唱得好,工地上誰最摳門,誰最凶。

    她似乎察覺出我的心情,也許是一種補償吧,徐幾次在我面前將手伸進連衣
裙裡整理內衣,露出了藍色的胸罩和大半個乳房,我就是扭頭盯著她看她也不回
避,弄得我倒不好意思了,笑她是不是那裡昨晚又遭揉捏大了,惹得她杏眼嬌嗔,
給了我一下,罵我沒正經的,我感覺距離拉近了很多。 
   
     因為工地上人多眼雜,我一直沒有那麼明目張膽的去和她搭訕,我也不想太
露骨,沒事就給她發短信,一來二往也就無話不聊了,慢慢的我知道她老公在上
海當快遞員,家裡只有孩子和婆婆,猴子是他娘家表兄,所以才跟著猴子幹塗料
工。

    直到有一天,我在四樓上遇見她,我一看前後都沒人,追上他在她屁股上拍
了一下,嚇得她腰身一抖,差點喊出來,轉頭一看是我,小聲地罵道:「你好煩
哦,嚇我一大跳。」

    我一臉壞笑的說:「我又不會吃人,怕什麼,我看你褲子上有灰,幫你拍一
下。」看她將信將疑的樣子,我又在她屁股上拍了起來,「你自己看看,是不是
有很多灰?」

    當時的心情啊,真是激動得要死。最大的感覺是她的屁股很有彈性。見她沒
有什麼過激的反應,我於是大膽的伸手在她胸口也拍了兩下,說:「這裡也有灰
哦。」

    徐馬上就明白了,連忙拿她手中的灰刀擋開我的手,一邊小聲的罵道:「壞
人,討厭!」

    看她一臉笑容,胸口花枝亂顫,我明白我和她上床只是遲早的事了。 
   
     玩笑開過了,我倆也就各忙各的去了,沒多久我就給她發了條短信說:『彈
性真好。』

    一會兒她就回到:『壞人,下次不許了。』

    我又回到:『我說的是我手的彈性好,你沒感覺到嗎?』

    她回到:『滾!』

    我繼續挑逗她:『晚上我要回縣城,一路嘛?』

    她回到:『不回去,怕你了。』

    於是我大膽的發了一句:『怕我什麼?怕我摸你屁屁和咪咪啊?』

    這次她老半天都沒理我,我以為她不願意理我了,心裡都後悔死發這句的時
候,她又回到:『再亂摸我砍了你的爪子。』

    我高興得跳了起來,立馬回到:『行,你說我摸哪裡就摸哪裡,我很聽話的
喲。』

    忐忑中等待著她的回信,我知道這句回答就表明了她的態度,但是依然是過
了很久她才回到:『聽話就乖。』
 
    反正從那天起,我們之間的短信就漸漸曖昧起來,性的話題越來越多,越來
越露骨,真正的突破出現在一個大雨滂沱的下午。

    我剛剛給她發了句短信,意思是說我這麼久這麼聽話,沒有摸她,是不是該
獎勵呀,她說獎勵一個棒棒糖,我說堅決不要,說早知道獎勵就只有一個棒棒糖
的話我寧願天天不聽話,天天摸她。

    我就這樣和她你一句我一句的挑逗著,突如其來的大雨,將大家的注意力都
集中到了豪雨如注的景象中時,我意外的發現在諾大一個單獨食堂裡,居然只有
我和徐,一個在樓上,一個在樓下。

    當我們靠得很近一起看雨景時,我確信整棟建築裡只有我倆,如此大雨也絕
不會有人跑過來時,我腦子一熱,一下子就抱住了徐。

    她顯得很驚慌,嘴裡不停的說,有人啊看見不好,可手上沒有任何抵抗。

    我顧不得那麼多了,雙手在她屁股上,胸口胡亂的摸著,揉捏著,畢竟是第
一次,而且是大白天的,膽子還是小了點,沒敢伸進裡面去摸,我的舉措讓徐很
被動,木訥的站著任我在她身體上摩挲,臉色很不自然。

    我拉著她來到一個轉角處,開始親吻她,她只是象徵性的躲閃了兩下就不再
拒絕,四片唇緊緊地貼在了一起,我的手在她身上四處遊動,最後直接摸到了她
的襠部,隔著長褲揉捏著她的神秘部位,感覺她開始扭動了起來,嘴裡也發出了
小聲的囈語,我在她耳邊輕輕的說了句:「XX,你真漂亮,想死我了。」

    她只是閉著眼一個勁的說:「壞人,你期負我。」 
   
     夏天的雨就是這樣,來得快,去得也快,暴雨快停的時候,我戀戀不捨的放
開她,看著她整理好衣物後,悄悄的對她說:「XX,我下麵好硬,晚上回縣城好
嗎?我想要你。」

    徐低著頭,臉還紅紅的,想了半天,答應了,讓我還是在老地方等她。 
   
     那天哥真的是激動啊,一直盼望著早點下班,六點二十分,她準時出現在藥
店門口。

    上了車,我們就往縣城出發,車裡的我忍不住去摸她的腿,她一把打開我的
手,一邊媚笑一邊說:「煩得很,把爪子拿開,好好開你的車。」於是我老實了。

    吃飯,停車,開房。

    一進房間我徹底放開了,一把就抱住她,開始了瘋狂的吻,而且手直接撩起
她的裙子,伸到裡面撫摸她光溜溜的背,跟著解開胸罩的搭扣。

    徐推開我,脫掉連衣裙和胸罩,一對碩大的乳房躍然於眼前,居然是木瓜奶,
看我雙眼緊盯著她的胸口,徐嬌嗔道:「壞人,看夠沒有?」

    於是我一邊含著她的乳頭吮吸,一邊迅速將自己脫得一絲不掛,陰莖驕傲的
堅挺著指向徐時,徐也脫下了她的內褲,陰毛並不濃密,渾圓的大腿,平坦的小
腹,神秘的三角區一覽無餘。

    我們一起倒在了床上,我壓在她身上,陰莖緊緊的貼在她的小腹上,說:
「XX,我終於得到你了。」

    徐這時反倒有點害羞了:「你這個壞人,第一次坐你的車你是不是就想這樣
了?老實交代。」

    我點點頭,同時不停的蠕動下身給她信號,慢慢的,徐岔開了她的大腿,我
也順勢向下滑了一點,感覺陰莖抵住了她的陰道口,徐擦覺到了我將要插入,有
點不安的想推開我,我用頭抵住她的額頭,問她:「下午在摸你的時候,想不想
要?」

    徐把臉扭向一邊嘴裡「嗯」了一下,我又接著問,「流水了吧?」

    這下徐用手輕輕拍打了我幾下,嬌嗔道:「你這個壞人,把我也帶壞了,我
以後怎麼見人了。」
 
    我一下子用嘴堵住她的小口,下身開始蠕動,尋找著神秘的洞口,左右試探
確信龜頭對準洞口以後,我鬆開嘴輕輕地對徐說:「XX,我進來了。」說完一
挺身,陰莖插進了她的陰道。

    陰道真的已經很濕了,陰莖在裡面感覺到又濕又熱,隨著我的抽動,徐輕聲
的哼哼著,床墊「嘎吱、嘎吱……」的應和著我們下身衝撞的聲音。

    徐的淫水很多,不一會兒,我們兩的陰毛都打濕了,屁股下也留下了印跡,
我看著身下的徐,臉色緋紅,雙目微閉,一對豪乳在我的抽送下上下波動,一種
征服感油然而生。 
   
     插了一會兒,我讓徐翻了身,趴在床上,屁股撅得老高,我跪在她身後,扶
槍對準陰道,又插了進去,我這才感覺到徐紡錘形的腰肢和臀部是這麼適合後入。

    每一次的插入和抽出,肥厚的陰唇緊緊的包含著陰莖,並隨著陰莖的運動內
陷和外翻,晶瑩的淫水佈滿了我們交合的部位,「啪嗒、啪嗒……」的撞擊聲音
夾雜著淫水特有的滋潤聲。

    我忍不住加快頻率和力度,每一次的插入都迅速而有力,徐開始有點受不了
了,說:「你插得好深,我遭不住了……」

    可我沒理睬她,依然賣力的抽插著,我感覺每一次的深入,龜頭都重重的撞
在了她的子宮口上,到最後,我緊緊摟住她的腰肢,咬著牙開始衝刺。

    徐終於忍不住大聲的叫了起來,並不停扭動身體想擺脫我,我哪能鬆手啊,
死命的按著她,繼續抽插,直到感覺徐的陰道裡開始了一次次急促的收縮,強烈
的刺激下,我最後猛衝了幾下,剛感覺頭腦裡一陣發白,下身一熱,馬上就要射
出來的時候,徐奮力擺脫我的雙手,往前一撲,陰莖剛剛滑出她濕露露的陰道時,
一股股精液直接射到了她的背上。

    撲在床上的徐喘著氣說:「不能射在裡面,這幾天是危險期。」
 
    那天晚上,第一次和徐做愛就是這樣,沒有愛撫,前戲,口交,直接就上了,
休息了一會兒我們才去洗了澡,然後又相互口交,又做了一次,爽死了。

    天亮的時候我又要求她給我口交了一次,舔硬了剛想上,電話來了,說了半
天,看著焉耷耷的陰莖,只好作罷,和她一起穿好衣服退了房回工地了。 
   
     男人和女人的關係就像紙一樣,一旦捅穿了,就變得毫無界限。

    以後在工地上遇到她,只要沒人看見,我都能隨意的摸她,有幾次還是直接
伸進衣服裡去揉捏,徐每次都是嬌聲怒斥,但又從不反抗,任隨我肆意妄為。 
   
     從那以後我們經常下了班,趁著夜色在山邊的小樹林裡偷偷的去野戰。

    徐的口技還行,就是淫水特多,每次都搞得兩人的大腿上全是她的愛液,後
來我乾脆叫她晚上出來不要穿內褲了,免得次次都要洗。 
   
     有時候回家的路上,我們也會把車停在水庫旁的小路上,在車裡做愛,離開
的時候停車的地方總會留下一大堆衛生紙。 
   
     國慶日前的一天,她突然給我發了一條短信說她老公回來了,叫我不要主動
給她發短信。

    那段時間她一直沒來上班,急得我直上火,尤其是夜深人靜的時候,想起她
和她老公在一起顛鸞倒鳳,心裡真不好受。

    直到國慶日過後的一天,她來了條短信,說明天送她老公,要去市裡,她老
公下午2點過的火車,問我能不能到市裡來接她。

    我一看,這哪裡是叫我去接她啊,這分明就是約我明天做愛啊,豈有不去之
理,於是飛快的回了一個OK。  
    
     第二天我早早的到了火車站,一點半不到,就看見她和她老公坐車到了,然
後她也看見我的車,偷偷朝我使了個眼色就進去了,大約一點五十分左,她一邊
玩著手機一邊出來了,很快我收到了她的短信,叫我到車站轉角處接她。

    接上了她以後,我們直接到酒店開房,進房她倒先抱住了我,問我:「這麼
久憋壞了吧,沒出去亂搞吧?」

    我立馬裝出委屈的樣子,徐拉著我的手說「今天好好慰勞你。」

    說完就開始脫衣,然後蹲下給我口交,這時她的電話響了,她起身接電話,
是她老公打來的,意思是車已經開了,要她多注意身體什麼的,囉嗦話多得很,
老半天都不掛,我一急,把她推倒在床上,直接挺槍往她身上撲。

    她推了幾下沒推開,索性躺好岔開腿,還用一隻手扶著我的陰莖對準她的陰
道口,就這樣,她一邊和老公在通話,陰道裡卻接受著我的陰莖,等她掛了電話,
一把就把我摟緊了,嘴裡說:「來吧,讓你弄……」

    那一次開房,我們大戰了5回合,搞得我幾天都沒法硬起來,呵呵。 
   
     今年度假村交工以後,我們就很難得天天晚上在一起了,但我和她依然是關
係良好,只要時機成熟,我們都會約炮,有時去開房,有時搞車震,野戰也有幾
次,但是地方不熟,沒有度假村那樣瘋狂,都是口交以後立姿儘快解決。

    唯一不如意的地方就是她從不肯用情趣品,我買過一套跳蛋送給她,她看了
看,堅決的說,不喜歡,以後不要拿這些東西來。

    下次有機會我再想辦法弄幾張照片上來給大家分享,先申明,臉很普通,不
是甜美的那種,身材嘛,不高,但是很豐滿,木瓜奶,微微下垂,小蠻腰,大腿
渾圓,沒生育過。 
   
     本人文采有限,就請各位狼友輕拍。以後有機會再給大家說說和我有性關係
的其他女人的故事。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人妻意外的誘姦
精蟲上腦的學生
我老婆需求真的很大
大學二年級-表姊來玩
女友的同學就該陪睡
公車上幹女上司
穿套裙的政治老師
享受妻和繼女
小姨子人工受精記
被弟弟射在體內
熱門小說:
強暴絲襪妹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