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是天龍村的村民,自從死老婆後一直都沒有續弦。他的兩個女兒早已出嫁,只剩下大寶一個兒子在身邊,他兒子在大城市南京的一家藥鋪做工,後來公私合營,就成了吃皇糧的人。兒子26歲了還沒對象,當爹的一急,就托死鬼老婆的妹妹阿如做媒,與鄰村的一戶人家定了親,閨女就叫小芹。接下來明媒禮聘,就定了一個月後過門。

按風俗,定親後兩小口子就相互串門了,平常小芹過來打掃清潔,做一兩頓飯什麼的。待大寶周末回來就去小芹家打打柴,扛些重物的體力活。一來一往就熟了。有時候小芹去大寶家串門,大寶在時聊晚,還睡大寶房裡呢,不過當然是小芹睡床,大寶躺地上了。

離過門還剩兩天了。事情就發生在大寶請假回家准備的那個晚上。大寶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小芹說好了過來准備新房。恐怕連竹林自己事先也沒想到,他會給自己兒子說慌,他說小芹還在鄰村,讓大寶去鄰村接小芹。大寶就真的去了小芹娘家。

就大寶剛走一頓煙的工夫,小芹就回來了︰「爸,你的老米乾酒買回來了,可真的村尾最便宜嗎?太遠了。」

竹林打著哈哈︰「寶兒這傻孩子捎訊回來,說他去了你家接你去了,你等下留著門不要鎖,他很快就回來了。」

小芹燒了一盆水,在大寶的屋子裡洗了身子,然後就照未來公公的說的留了門,躺在炕上睡著了。

門輕響了一下。黑暗裡,竹林慢慢的走到小芹的床邊。他小心翼翼的翻開小芹捂著的被單,終於,小芹的身子露在了竹林的眼前。竹林渾身發抖,手顫抖得利害,幾乎嚇得奪門而出。

不過,眼前的風光太吸引人了,農村姑娘特有的結實、豐滿的乳房,短褲裡若隱若現的黑森林,就讓竹林幾乎流下鼻血來。可知道,他整整十年沒碰過女人了!現在,就有這麼一塊嫩玉放在跟前了,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

他把拇指放在嘴裡咬了一口,定了定神,拿出了早已准備的剪刀,對著小芹的肩帶剪了下去,終於,一番的手忙腳亂,汗水濕透了全身時,小芹露出了她上身。透月色的光亮,小芹一雙嬌嫩的乳房沒有知覺地暴露在空氣中,有幾滴汗水掛在乳暈上,更衝擊著竹林的視線,他的心好像就快要從他口裡跳出來了。他不由自主的用手貼了上去,噢,好軟啊,多麼的有彈性。

竹林正投入地享受著,忽然,一個冷戰過來,竹林竟然就洩了。小弟弟猛烈地衝擊了幾下,把竹林的褲子打濕了一大片。竹林喔地舒了口氣︰「太爽了!」

接著依依不捨地把手從小芹的乳房放下來,把自己的褲子脫掉,看著雞巴還滴著精水,隨手就檢起小芹的小衣擦了擦。

小芹對這一切依舊莫然不知,臉角上還掛起了笑容,是啊,後天就出嫁了,就要成為人妻了,多麼的幸福!還做著甜美的夢,是大寶摟著跟她說笑話呢!

竹林緩了口氣,看了看依舊熟睡的小芹,正不知道該不該繼續,他的欲念在射精後冷了些。正在猶豫中,小芹噢的舒展了下,就翻了個身子,由剛才的側臥改成正面的躺在床上,真是活該出事。

小芹穿的是短褲睡覺,這麼一動,褲子底下就有幾條陰毛露了出來,竹林一看,就好像耳邊響起了晴天霹靂一樣,血一下子就湧向了他的腦袋。不管了!竹林下定了決心。

竹林小心翼翼的爬上這張屬於他兒子的床上,他凝視著這個未來的媳婦,再摸了摸小芹的一雙嬌乳後,狠起了心,又拿起了那把剪刀,藉著月色,慢慢地向小芹的下身伸過去, 只見竹林小心翼翼地握著剪刀,先慢慢的挑斷小芹短褲上的橡皮筋,緊接著沿著褲邊一點一點的往下剪,終於,都剪斷了!竹林心中一陣狂喜,在枕頭邊放下剪刀後,左手撐著身子,右手就戰戰兢兢地掀開了小芹的短褲,藉著月色,一遍毛毛的、肥沃的田野,就呈現在竹林面前。

這下子,竹林的雞巴馬上就來了個90度的升旗儀式,竹林心想,呵呵,是向處女敬禮還是向未來的兒媳敬禮呢?接著就不由自主的低下頭,在小芹的處女地親了一下,噢,多香啊!沒有一絲的臭味(當然是與以前的老婆做比較),有的只是洗澡後的肥皂味和少女的特有體香。

小芹的毛毛不多也不少,剛剛好那種,陰唇也不肥大,只緊緊的閉著留一條縫。由於是洗過澡,小芹的小妹妹有點乾,竹林用鼻子擦了擦小芹的陰蒂,就用舌頭送了點口水,抹在了那緊閉的小縫上,這種刺激對於從未經人事的處女小芹來說太大了,睡夢中的她也顫抖了一下,居然把腿分了分。

這陣子,把竹林搞又驚又喜︰天助我也,老雞巴也馬上再漲了50度,紅色的龜頭又再昂揚起來。竹林依依不捨的在小芹的陰唇上再舔了一口,開始慢慢的將小芹的腿一點一點的往外挪,接著一手張開小芹的細縫,一手將自己的雞巴慢慢的塗抹著小芹的陰道口!龜頭上的淫水一下一下的把陰道口沾得濕濕的。

是時候了!竹林的那根老槍就著淫水一寸一寸的占領著小芹的處女陰道,竹林心說︰未來媳婦,跟你的處女說再見吧!畢竟是第一次,陰道裡又乾又緊,竹林心一急,雞巴用力過了點。

這下子,小芹終於朦朦朧朧中醒了過來,怎麼下身那麼的火辣辣的,好痛!

該不會是大寶吧?一個月來都規規矩矩的,要是他,我怎麼辦呢?畢竟後天就是婚期了。

就在小芹猶豫間,竹林的龜頭就碰到了一道障礙,強烈的疼痛迫使陰道把龜頭咬得緊緊的,好像是寸土不讓的樣子,這下子,陣陣的快感衝擊著竹林,要不是之前經驗過,他早就頂不住這九陰白骨咬了!竹林有經驗地停下來,給自己緩口氣。

「大寶,不要啦,後天我就什麼都給你了。」小芹終於作出了決定︰「快拔出來,我那裡好痛啊!不要啦!」

小芹見「大寶」無動於衷,不禁急起來︰「求你了,上星期你不是答應過的嗎?」小芹一邊說一邊扭動著身子,妄圖擺脫那根熱辣辣的棒子。

竹林見小芹醒過來,心知道要速戰速決了,心下一狠,兩手緊按住小芹的臀部,讓雞巴稍稍退後一點,就准備開始正式的進攻了。

小芹也意識到危險了︰「大寶、大寶」

竹林突然下身一沉,雞巴猛地衝破了小芹牢守了18年之舊的處女膜,順著狹窄的陰道,一下子就頂住了小芹的子宮,破處的疼痛使小芹渾身冒出了冷汗,再痛也只能痛在心裡,她緊咬著嘴唇,希望可以減低一下下身的痛苦。

陰道緊壓雞巴的快感使竹林整個人松弛下來︰終於進去了,終於如願以償地干了兒媳婦,而且還是兒子從未嘗到的新鮮處女!他一下子就趴在兒媳的赤裸裸身上,他要歇一口氣呢。

小芹正無聲地哭著,也認了,總歸是自己的未來丈夫嘛。忽然見「大寶」趴在了自己的雙乳間的居然是一個板寸頭,大寶理的是分頭啊!這一嚇非同小可!

「你,你是誰啊?嗚嗚…」小芹邊低叫,邊猛烈的搖擺的身子,希望能把他搖下去。

竹林正舒服著,猛地給媳婦一搖,差點跌下了床去。他抱緊小芹的身子,邊含著乳頭邊說︰「乖乖媳婦,就給公公爽一次,我憋了10年了,哦…滋….喔….」

小芹一聽,混身都嚇軟了︰「爸,求你了,我後天就過門,我是大寶的啊,你是我爸啊,不要,不要呀…不要再吸我,不要再動了,痛啊,快拔出來,爸」

小芹使勁地推竹林,希望把他推開,但談何容易呢,竹林可是做慣農活的,勁可大了,他攢夠了力,一手抓乳,嘴含著另外一邊乳頭,一邊把腰用力的一拱一拱,像打樁機般,盡力的把雞巴插得最深,處女的陰道含得雞巴很緊,每一下用勁啊。

這可苦了小芹,處女在婚前就給破了,而且是給了給未來丈夫的老爸奸著,雖然乳房給竹林吸的快感連連,可心裡苦得像打翻了的搖瓶,淚如雨下。

竹林就這樣,按著小芹抽插了二十來分鐘,畢竟是根老槍了,這樣的在處女穴磨了幾百下,終歸抵擋不住直衝腦門的連連快感,不禁加速插了幾下後,緊緊的抱住小芹,雞巴死死的頂住小芹的子宮,億萬的子孫兵馬上決堤而出,猛烈地打在小芹的子宮壁上。

小芹給這熱流一燙,也知道是什麼回事了,想起來了月經十幾天,這幾天正危險呢,嚇得她立即用雙腿夾緊竹林︰「爸!不能射在裡面啊,會有的,那怎麼辦?拔出來呀,求求你,我不能有你的孩子啊!」

竹林才不管危險不危險,與死鬼老婆十年才操出三個蛋,那麼容易?目前當然是爽了再說。

竹林的雞巴在小芹的小妹妹裡足足射了十幾下才鳴緊金收兵,濃濃的精液塞滿了兒媳的子宮,然後就軟軟的趴在小芹的身上,累得一點都不願動了。

他急促的氣息撲在小芹臉上,「噢…噢….」小芹扭著頭,身子軟成了一團面,無力地呻吟著︰「大寶,你在哪啊?我今後怎麼活啊,嗚嗚」

竹林累極了,他一手樓著小芹,一手捏著一個乳房,很快就打起呼嚕來了。

而小芹哪睡得著啊,下身仍然是火辣辣的痛,剛才給未來公公的一頓折騰,又驚又嚇得滿身是汗,現在還給公公捏著乳房睡覺。她不敢動,生怕驚醒了他又會受一次折磨。

過了一陣子,陰道裡好像是有股熱流流出來,不像是月經的感覺,哼!肯定是旁邊這個老家伙的東西,可又不能起身擦掉,但流出來又怕搞臟了床單,這一急,汗就出得更多了。沒辦法,只能緊緊的閉上大腿,希望能流少一點吧,而留在裡面會不會懷孕呢?想到有可能懷上了未來公公的孩子,小芹不禁悲從中來,淚水再一次壓抑不住地打濕了枕頭,「將來怎麼辦?怎麼去面對大寶?又怎樣去面對這個禽獸不如的公公呢?要是他不知錯,繼續還對我干這個事,那我可怎麼做人啊!」

小芹就這樣翻來覆去的想東想西,一直到天快亮才昏昏睡去。

就是這樣,一個未過門的媳婦,與未來丈夫的爸爸,赤裸裸地樓在一起,睡在了大寶的炕上,小芹的屁股下面,還殘留著一灘紅紅白白的污垢呢!

雄雞啼了三響了,按往常,竹林在雞啼第一遍就已下床了,可是昨晚一夜風流,消耗掉不少的精力,到了這時候才朦朦朧朧地醒過來。迷胡間,覺得手裡還捏著個軟軟的饅頭,睜眼一看,未來媳婦還是赤裸裸地躺在自己身邊。這時候,他才想起自己昨晚干下的「光輝」傑作!他有點懊悔起來,這樣子咋對得起自己兒子啊,唉,都是一時獸性的衝動,竟干下了不倫的事情來。

竹林看著小芹。小芹還睡著,眼角還殘留著一夜哭泣的淚痕,只是胸前的兩座山峰,還是傲然立著,那鮮紅的乳頭經過洗禮後依舊嬌嫩。竹林吞了口口水,他的雞巴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唉,已經錯了,一次是污兩次也是污,昨晚黑黑的就只顧干,忘了好好的看看這嫩嫩媳婦的好身段了,浪費浪費!」

想到這裡,竹林馬上渾身發燙起來,那雙賊眼馬上就在小芹赤裸的身上搜索起來。十八的少女的身子果然不賴!雖然小芹身在農村,可娘家幾代都是織錦,在家的時候多,沒什麼下田的機會,所以,皮膚還白白嫩嫩的,像水做的一樣。

可此遭到讓竹林那雙長滿老繭的又黑又乾裂的手在富有彈性的乳房和光滑的肚皮上摸來摸去,簡直暴殄天物!

「一啊摸,摸到姑娘的發邊」

竹林情不自禁哼起曲來了,可是他手裡頭摸的,哪裡是什麼發邊了,一蘋手已經摸到了小芹的黑黑的陰毛上了,嘿,竹林的雞巴又已經熱氣騰騰的了。

雖然,經過竹林昨夜的辛苦開墾,但小芹的陰道還是縮得緊緊的,兩片陰唇只留個縫,只是大腿上沾上的那紅黑的一片,才足以証明摧花第一人就是竹林。

竹林把陰唇往兩邊一分,鼻子就往那粉紅的陰道口聞了聞,都是自己子孫的味道呢。他猶豫著,就沒有用嘴巴搞上一口。竹林捏起自己的雞巴,在小芹的陰唇上拭了幾下,就慢慢地彎下身子,把龜頭一點點的刺進陰道裡。竹林喜歡這樣慢慢的搞,看著龜頭擠開陰唇往裡面鑽的時候,他就覺得特別的刺激。

慢慢的,雞巴就進去了一半,當經過昨夜摧毀的處女膜的時候,殘留的處女膜還在擠壓著竹林龜頭的傘部,這下令竹林覺得特別的舒服。可那邊惡夢連連的小芹,終於又給痛醒過來。

「爸,求你不要再搞了,好痛啊!快要裂開來了」

「爸,不…不要了,再搞就有孩子的…放過我吧,我明天就跟大寶結婚…..嗚嗚…..」

「噢,輕點…真的好痛啊…不要再插了…喔…..太深…..求你…..到肚子裡了…..」

小芹除了呼喊,真的沒力氣反抗了,只能緊閉著眼睛,咬碎銀牙來忍受。

竹林才不管那麼多,能抓一次機會是一次。他控制著節奏的一下一下地抽插著,偶爾低頭看著自己大雞巴在小芹的陰道裡進進出出,真是說不出的痛快!

小芹只覺得下身越來越痛,小妹妹好像就要裂開一樣。

「爸…..好了嗎?我快死了…..不要插那麼深…..呀…..我要死了…..」

小芹的陰道終於受不了了,猛烈地抽搐起來,一下又一下地猛吮著竹林的雞巴。經受著處女洞的這樣的一磨,竹林再也忍受不住,死勁地抱緊小芹的臀部,雞巴頂著小芹的子宮,接著馬眼一酸,子孫們馬上奪門而出,狠狠的打在小芹的子宮壁上,一下下的射到竹林筋疲力盡為止。而小芹給這熱流一燙,一下就暈過去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全家樂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女兒是我的小心肝
老爸把龜頭插進女友下體
阿爸的情人
傻小子和俊媳婦
愛穿絲襪的舅媽
一個姊姊全家享用—翊雯
兒子的馬老爸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