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鄰居黃元明阿姨今年42歲,是位離婚的音樂老師,是和我母親非常要好的姐妹小的時侯她經常抱著我親吻。因為她從來沒有生育過,所以雖徐娘半老、卻風韻猶存。我曾偷看過她洗澡,發現她身材苗條嬌小、肌膚光潔白皙;乳房小巧堅挺、臀部圓潤上翹;尤其是那對憂鬱的眼眸,再加上她俊俏的瓜子臉上那對鳳梨般的酒窩,舉手投足間充滿成熟女人魅力,渾身透著中年知識女性特有的矜持而雍容的氣質。她喜歡穿黑色連衣裙與高跟鞋,那雙修長的大腿總是套著黑色吊襪帶長統絲襪,非常性感撩人。再加上她柔順中略帶些憂鬱的性格。讓我一看見就衝動得想強姦她。

  在我18歲的那個炎熱夏天,由於我和她非常熟悉,再加上在她的感覺中我還是個小孩,因此我能夠自由進出她家。午飯後我悄悄溜進她那空無一人的客廳,看見她的臥室門半掩著,隱約間傳來陣陣低沈壓抑的呻吟,我偷偷從半掩的臥室門一看。

  天啦!只見黃元明阿姨臉頰緋紅、緊閉雙眸,一條香舌不停地舔著自己的嘴唇,竭力壓抑著控制不住的呻吟,表情既痛苦又興奮地躺在床上不停的扭曲著嬌軀,渾身除套在那修長大腿上的黑色吊襪帶長統絲襪外,幾乎一絲不掛,一隻手抓著她自己小巧的乳房揉搓、另一隻手放在大腿間無毛的陰道上拚命摳挖著……哇呀!原來她是在手淫啊!頓時,我感覺全身血脈噴張,下身的陰莖立刻硬了起來,一股衝動的念頭湧上心頭。

  「黃老師在家嗎?收水電費了。」靠!正但我蠢蠢欲動時,樓上的李老師突然在門外出現,嚇得我急忙躲到她家的落地窗簾後面,黃元明阿姨聽到後慌忙套上乳罩、內褲及那件連衣裙出來交水電費。

  過了一會兒,當她送走李老師並關上大門,準備再回臥室的時候,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衝出來一把抱住黃元明阿姨,她被我突然的擁抱嚇壞了,癱軟在我懷中又羞又急地驚叫著:「啊!別、別這樣,快、快住手…啊!小、小洛,我、我是你、你的阿姨呀、哦、快…停、停…停下呀」

  我不顧黃元明阿姨的掙紮與哀求,粗暴剝掉她身上的連衣裙。一隻手摟住她強吻著,野蠻地將她那柔滑香滑的舌頭吸進我嘴裡吸吮、貪婪地著從她舌頭上分泌出異香滑膩的津液。另一隻手扯下她的乳罩和內褲,接著用拇指與食指在她那無毛的陰蒂上不停地摳挖著。

  此時,這個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完全喪失以前那高貴的矜持表情,嚇得渾身顫慄的癱軟在我身下,雙眸緊閉、美麗俊俏的臉龐淌滿恥辱的淚水,由於她的舌頭被我含著,只能痛楚地發出咿咿呀呀的呻吟。少許,我開始將舌頭沿著她的下巴、頸項一直舔到那小巧堅挺的乳房上,用舌頭尖在那嫣紅的乳暈來回恬弄。這時,她本來顫慄癱軟的嬌軀逐漸緊繃起來,並從嘴中發出竭力壓抑的呻吟「啊!

  …你、你幹什麼…不…不要啊……」

  當我含住她的乳頭並用舌頭舔刮、用牙齒啃咬時。隨著她呻吟聲漸漸加大,嬌軀扭動越來越激烈,並且從她陰道中流出許多透明狀的分泌物淌在修長勻稱的大腿上,連套在大腿上的黑色吊襪帶長統絲襪都被浸濕了。

  於是,我乘機加快了在她陰蒂上的摳挖速度,中指與小指分別在她的陰道口和肛門附近輕輕摩挲著,隨著黃元明阿姨的一聲慘叫:「嗚、嗚…啊…別…別碰那裡,壞、壞蛋…蛋!怎、怎麼連…阿、阿姨的…肛…肛門…都搞、搞呀……」

  我的猛地將手指同時插入她的濕滑火熱的陰道和緊繃狹窄的肛門中,中指頂在她陰道深處的子宮頸拚命絞刮,她子宮頸那柔軟的肉環急劇地翻動,似佛想吞下我的中指,同時,她緊繃狹窄的肛門也拚命夾住我的小指收縮著想把它擠出去,劇烈的痛楚夾雜著莫名的快感,使這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無力地掙紮著呻吟,聲音沙啞的哀求:「不、不要…不要這、這樣…哦、你、那真、真下、下流…快、快停、聽住…啊!太野蠻、蠻了…啊、哎、哎喲、喲啊…求…、求你、輕、輕點、喔、啊!好痛、痛哦…我、我快被、被你、搞、搞癱、啊、癱、癱瘓了啊、哦…好、好丟…丟人呀…」

  我抬起身來,強下行分開她那套著黑色長統絲襪修長的大腿,握住那纖細的腳裸,脫下穿在她腳上的黑色細袢高跟鞋,接著我掏出那早就脹硬粗大的陰莖,將它夾在黃元明阿姨那瘦削綿軟雙腳中,隔著薄薄的黑色絲襪忘情的摩擦著,還不停地扳著她小巧腳趾拚命的摩挲龜頭。

  一種令人難以言狀的興奮感湧上心頭,於是我將她的腳抬得更高,含住那撩人的絲襪腳尖,貪婪地啃咬吮弄著她那充滿成熟女性體香的腳趾,這混合著絲襪與汗味的體香如嵐似麝、難以言表,「啊…不、不要…腳…腳好…好髒的…太、太噁心了…求、求你、別、別這、這樣…啊…不要啊、不要…」黃元明阿姨小聲地哀求我,她緊繃著腳弓,腳趾不停地上下扭動著,竭力地抵禦從她腳趾上傳來的陣陣快感,可被我的嘴巴牢牢地含著吸吮,我充分地享受著她絲襪腳的香汗味道,她卻用著奇怪而幽怨的眼光看著我。

  我興奮得非常狂暴地大聲叫喊:「喔!黃元明!黃阿姨!黃媽媽!我要你!

  我要強姦你!要把你搞得下不了床!我要吃你的腳!要日你的陰道!要揉爛你的乳房!」黃阿姨又羞又急、無可奈何地說:「啊…別、本這樣…太、太丟人了…哦…啊…求、求求…你…不!啊…我、我比你大、大二十、二十多歲呀!說、按年、年齡說來我、我都、都是可、可以當、當你、你母、母親的、的人了啊…哎、哎喲、啊…好丟、丟人喲、丟人呀…」

  我根本不理會它的哀求與呻吟,強迫她替我口淫,起初黃元明阿姨嫌髒,搖晃著頭拒絕,於是,我不顧她的掙紮按主她的頭,把我的陰莖塞進她的口腔中來回抽動,任憑她痛苦地嗚咽著擺頭掙紮,「啪」我殘暴的給了她一個耳光,並大聲吼叫,讓她褪下繫在腰上的黑色吊襪帶,裹在我的龜頭、用舌頭舔弄吮吸龜頭,黃元明阿姨嚇得痛哭起來,嬌軀顫慄著褪下自己戴在腰上的黑色吊襪帶,套在我的陰莖上,雙眸緊閉用發抖的纖手扶住我的陰莖,澀羞地張開櫻唇,艱難地含著我那粗大的陰莖吞進她的口腔中吸吮起來。

  儘管被我弄得不停的乾嘔,她還是戰戰兢兢地含著我那粗大的陰莖,並用舌頭纏繞著陰莖有節奏地吞吐,小心翼翼的舔吮著我的龜頭、柔軟的舌頭刮弄著馬眼。吐出來的時候,舌頭上粘上的粘液在舌頭和陰莖之間形成一條透明的長線,我不時把龜頭頂到她的喉嚨上,嗆得她淚流滿面痛楚地乾嘔、咿咿吖吖的嗚咽著,這時,雖然我強咬舌尖忍住,卻仍然在她的口腔裡射出來許多精液,我即時將陰莖從她嘴裡抽出來,但是她嘴裡還是充滿了我的精液,由於第一次射得過多的緣故,雖然努力的吞著,但仍有少量白色的精液順著她的嘴角流了出來,滴落到那套著黑色長統絲襪的修長大腿上……我見時機成熟,就將她顫慄癱軟的嬌軀放在床鋪上,扶著陰莖對準她那光潔的陰道猛地插了進去,一下子頂到她那濕滑、柔軟的子宮頸上,粗暴野蠻地抽插起來,一隻手抓住她那小巧堅挺的乳房放肆地揉搓、捏弄著,另一隻手抬起她那綿軟的腳,含住那撩人的絲襪腳尖,貪婪地啃咬、吮弄她那充滿成熟女性體香的腳趾,黃元明阿姨不停地扭曲嬌軀,渾身上下香汗淋漓,雙手緊緊楸著枕頭,無奈而無力地掙紮著,哀哀地發出痛楚的呻吟聲:「啊、啊、哦、哎喲、啊…不、不行、行了喔、我的、的子宮、宮都、都快、快被、被你、搞、搞破、破了、了呀…哦、我受、受不、不了…啊!…要、要死、哎喲、死了啊,你、你這、這個、哦、個流、流氓喔…啊…」

  我抬起她穿著黑色吊襪帶長統絲襪的大腿,扛在肩膀上,俯下身去恬弄她的乳房,用牙齒輕輕地咬她那櫻桃般的乳頭、用舌頭轉著圈的恬刮她的乳暈,一隻手摸到她的臀部中心,手指沾著從她陰道裡面分泌出來的愛液,不停到摳挖著她那急促翻動又緊夾著的肛門,「…啊…你!你…你想…想…幹、幹…什麼呀?哦、啊、別、別…這、這樣、樣啊…阿、阿姨的、的…太、太小、小了…會、很撕、撕裂、裂的的呀…禽、禽獸啊…哦…阿姨我、我快被、被你、你搞、搞死了……」

  黃元明阿姨察覺到我的意圖,拚命扭曲著嬌軀,想擺脫,但她那裡能擺脫得了,只好無力的哀求我,可我根本沒有半點憐香惜玉的意思,張嘴含住她櫻唇,將她那香滑柔軟的舌頭吸進我的口中,貪婪的吸吮著,在她肛門上的手指一下子查插了進去,哇!她那緊繃狹窄的直腸拚命夾住我的手指,急促地收縮著、翻動著想把它擠出去,然而我的手指卻越挖越深。同時,我插在她陰道中那粗大欣長的陰莖也拚命地頂在她的子宮頸上一動不動,享受著這柔軟的肉環急劇吸吮龜頭的快感,這時,黃元明阿姨的身體開始向後仰,並隨之出現了一陣陣的痙攣。

  「嗚!…嗚…嗚…」她的嘴此時被我吻著,無法呻吟出來,只好咿咿呀呀的叫著,我感覺到她的舌頭僵硬了一下,隨即無可奈何地軟下來,任憑我的舌頭去絞纏。

  我感覺到她已經徹底屈服了,於是就讓她用趴著姿勢抬起她那圓潤的臀部,並沾了些分泌物,塗抹在自己的大陰莖上,然後就一把扒開她的臀部,對著她那菊花般緊閉的肛門,一口氣就頂了進去,感覺她的肛門周圍的肌肉一陣痙攣,彷彿有個小小的肉環緊緊地套在了自己的陰莖上。「啊!?你、你…你想…想…幹、幹…什麼呀?啊…不要…痛…快拔出去呀…啊…好痛呀…」事發突然,黃元明阿姨根本來不及反應,就感覺從屁眼處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

  此前,黃元明阿姨的肛門應該從未就沒有被人搞過。當我粗暴地將我大陰莖插進她的肛門內時,便痛不欲生地全身痙攣起來,雙手死死地揪住床單,嘴裡發出非常淒慘的呻吟:「哦、啊、別、別…這、這樣、樣啊…,阿、阿姨的、的肛門…太、太小、小了…會、很撕、撕裂、裂的的呀…禽、禽獸啊…哦…阿姨我、我快被、被你、你搞、搞死了……」我的大陰莖殘忍地在她那窄小的肛門中整根進進出出猛烈抽插著。開始的時候感覺她屁眼很緊,陰莖在裡面插抽起來非常艱難。然而,當陰莖觸碰到直腸粘膜時,那種酸脹感更加明顯,這是一種說不清的感覺,是比陰莖進入前面的陰道更加刺激的一種快感。漸漸地卻開始潤滑了起來,使我的陰莖抽插得得心應手,雙手緊緊抬著她那圓潤白皙的臀部:「喔…真爽…黃阿姨的肛門咋這麼緊…好、好舒服呀…喔……」

  儘管她一再哭求著我不要這樣搞她的肛門,但慾火正盛的我又怎麼會就此罷手?加上她緊夾著的窄小肛門的急促地收縮使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完全不顧黃元明阿姨痛苦的呻吟,拚命地用大陰莖猛插著的她屁眼裡面的直腸。這可害苦了黃元明阿姨,她無力掙脫我在她的肛門裡的那根粗大陰莖粗暴地抽插,只好含淚強忍著撕裂般的劇痛與她認為非常強烈的恥辱感任憑我野蠻的糟蹋,一隻手艱難地饒到她自己的屁股,用手指握住我的陰莖擋在她肛門前,以免我的陰莖插得更加的深入……由於我動作相當粗暴,殷紅的血從她被撕裂的肛門裡隨著陰莖的抽插被帶出,使得她更痛楚的顫慄著,嘶聲竭力的大聲呻吟著、哭泣著懇求我停止這野蠻的肛交,我卻變本加厲地俯下身去,握住她的乳房放肆地揉搓捏弄,舌頭恬著她那香汗淋漓的肩背,逐漸的我感覺龜頭陣陣地酸麻,後背也一個勁的肉緊,我估計自己快要射精了……但是我還想射在她的子宮中,我將粗大陰莖從她肛門中抽出來,並摟住她那癱軟的嬌軀翻過來,側放在床鋪上,重新分開她那雙穿著黑色長統絲襪的大腿,我跪在她的雙腿之間,把她的一條大腿繞在我腰上,屁股用力一挺,我那粗大陰莖就又順利插進她濕滑火熱的陰道中,一下子便頂在陰道深處急促蠕動子宮頸上,柔軟的肉環猛烈地啃咬我的龜頭,還不停地蠕動著磨挲著龜頭後端的肉稜……這時,我又去吻主她的櫻唇,強行扣開她的齒隙。在我的逗弄下,她只好張開了口,伸出舌頭輕碰了我一下,卻又急忙縮回口中。我把舌尖伸入她的口中,搜尋著她軟滑的舌頭,但她卻仍然保持著中年女性的矜持,任香舌軟如泥鰍地在我舌尖滑來滑去。我追逐著她的香舌許久,直到含住,將她舌頭壓住,用力的吸吮她香舌上芬芳的汁液。

  就這樣,我又猛烈地在她的陰道中抽插了一會兒,直到陰莖實在是忍不住她陰道劇烈的啃咬,一跳一跳的準備射精:「啊…黃阿姨…我…我要射…射精了…要…要射在、在黃阿姨的子…子宮中呀!」

  「啊、別、別…射…射在這、這裡啊…阿、阿姨…現、現在是…是排、排卵期呀,不…不要…啊!要…要遭…遭懷…懷孕…不要、不要啊…哦…我要死啦…要死呀…我活…活不成…了喔…啊……」黃元明阿姨嗚咽著告訴我,她現在還沒有絕經,現在正好是危險期,害怕我的精液射在她子宮中會懷孕,苦苦哀求我不要在她子宮中射精。

  於是,我就對黃元明阿姨說「那…那就…啊…這…這樣吧…黃阿姨…我…我就射在……腳上…了哦……」言罷,我立刻將她那條穿著黑色長統絲襪的大腿放在我的下體上,用手拽這她那穿著黑色長統絲襪的腳尖揉搓這我的龜頭,伴隨著我陰莖的抽送來回晃動……「啊…黃、黃阿姨…哦!黃媽媽…我的女神…我要…啊…我要、要射了呀…我射了……」我邊說邊用左手套動著自己的陰莖,右手抓住黃元明阿姨的二隻腳的腳尖夾住龜頭,拚命地來回急促磨挲著,那腳趾與薄薄的絲襪在龜頭上產生的酥麻的快感,讓我興奮得將一股濃精噴射在她穿著黑色長統絲襪腳掌和腳趾上。

  這可害苦了黃元明阿姨,她無力掙脫我在她的肛門裡的那根粗大陰莖粗暴地抽插,只好含淚強忍著撕裂般的劇痛與她認為非常強烈的恥辱感任憑我野蠻的糟蹋,一隻手艱難地饒到她自己的屁股,用手指握住我的陰莖擋在她肛門前,以免我的陰莖插得更加的深入……由於我動作相當粗暴,殷紅的血從她被撕裂的肛門裡隨著陰莖的抽插被帶出,使得她更痛楚的顫慄著,嘶聲竭力的大聲呻吟著、哭泣著懇求我停止這野蠻的肛交,我卻變本加厲地俯下身去,握住她的乳房放肆地揉搓捏弄,舌頭恬著她那香汗淋漓的肩背,逐漸的我感覺龜頭陣陣地酸麻,後背也一個勁的肉緊,我估計自己快要射精了……但是我還想射在她的子宮中,我將粗大陰莖從她肛門中抽出來,並摟住她那癱軟的嬌軀翻過來,側放在床鋪上,重新分開她那雙穿著黑色長統絲襪的大腿,我跪在她的雙腿之間,把她的一條大腿繞在我腰上,屁股用力一挺,我那粗大陰莖就又順利插進她濕滑火熱的陰道中,一下子便頂在陰道深處急促蠕動子宮頸上,柔軟的肉環猛烈地啃咬我的龜頭,還不停地蠕動著磨挲著龜頭後端的肉稜……接著,我又去吻主她的櫻唇,強行扣開她的齒隙。在我的逗弄下,她只好張開了口,伸出舌頭輕碰了我一下,卻又急忙縮回口中。我把舌尖伸入她的口中,搜尋著她軟滑的舌頭,但她卻仍然保持著中年女性的矜持,任香舌軟如泥鰍地在我舌尖滑來滑去。我追逐著她的香舌許久,直到將她舌頭含住,用力的吸吮她香舌上芬芳的汁液。

  就這樣,我又猛烈地在她的陰道中抽插了一會兒,直到陰莖實在是忍不住她陰道劇烈的啃咬,一跳一跳的準備射精:「啊…黃阿姨…我…我要射…射精了…要…要射在、在黃阿姨的子…子宮中呀!」

  「啊、別、別…射…射在這、這裡啊…阿、阿姨…現、現在是…是排、排卵期呀,不…不要…啊!要…要遭…遭懷…懷孕…不要、不要啊…哦…我要死啦…要死呀…我活…活不成…了喔…啊……」黃元明阿姨嗚咽著告訴我,她現在還沒有絕經,現在正好是危險期,害怕我的精液射在她子宮中會懷孕,苦苦哀求我不要在她子宮中射精。

  於是,我就對黃元明阿姨說「那…那就…啊…這…這樣吧…黃阿姨…我…我就射在……腳上…了哦……」言罷,我立刻將她那條穿著黑色長統絲襪的大腿放在我的下體上,用手拽這她那穿著黑色長統絲襪的腳尖揉搓這我的龜頭,伴隨著我陰莖的抽送來回晃動……「啊…黃、黃阿姨…哦!黃媽媽…我的女神…我要…啊…我要、要射了呀…我射了……」我邊說邊用左手套動著自己的陰莖,右手抓住黃元明阿姨的二隻腳的腳尖夾住龜頭,拚命地來回急促磨挲著,那腳趾與薄薄的絲襪在龜頭上產生的酥麻的快感,讓我興奮得將一股濃精噴射在她穿著黑色長統絲襪腳掌和腳趾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白領遊戲日記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銀行美女
淫娃蒂蒂
印尼女傭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超開放的雙胞胎姐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