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學校,阿龍還在意淫剛才與法文老師的美好時光。

「原來打砲是多爽的事情!」阿龍說。

「不是吧?你從前都沒有經驗嗎?」我問道。

阿龍一臉尷尬,還道:「你少管我……難道你從前就試過了嗎?」

阿龍的一句話令我回憶,那已經是初三的事情了。

「思齊,我~~~不行了~~~喔~~~高潮~~~了~~~快給~~~我~~~快~~~來~~~快~~~阿~~~~我忍~~~不~~~住~~~了我~~~要~~~飛~~~上天~~~了~~~不要~~~停下來~~~我要~~~死了~~~阿~~~~~~~~~~~」

「思齊,快出來,你在搞甚麼?快出來快出來!」就在我最爽的時候,我媽的叫聲把我拉回現實。

我恨她!!!!!!

那年的初三,我還沒有女朋友,還沒有性經驗,只能自己擼管。波多野小姐陪伴我渡過了多個寒暑。

「你這個老太婆,實在是太煩了。」

我一氣之下,衝出房門,但原來媽媽拿著盤子站在門前。我停不下來,撞倒她了,盤上的玻璃杯摔破在地。媽媽倒下,我可急了,沒有顧及地上的玻璃碎就想扶起媽媽。

結果兩個小時後,我就在醫院的床上躺了。

「思齊的腳經過手術後已經沒有大礙,這幾天要麻煩他在床上躺一下。」醫生說。「不過要留意傷口,因為最近的性病很流行。」

「真的嗎?」

「對,最近有個女人四周與人發生關係…不說太多,多留意就是。」

「麻煩你,醫生。」

這下真糟糕,這幾天可不能擼我的管子了。

這時,走進來一位西裝筆挺的女人。

就是她,這個女人,成就了我的第一次。

一個全身黑衫的女子,身形苗條,體態阿娜,別有一股騷媚之態。她左顧右盼,每一顧盼之間,神采飛逸,那一雙眼睛,黑白分明,自有一股逼人的態,口角微徵上翹,一點櫻唇,逗人瑕思,這時正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像是心中方想著什麼問題,一會兒煩悶,一會兒高興的神氣,那樣子既嬌憨,又美麗。

她眉一蹙,柳腰一擺,問道:「你是陳太太嗎?」

我媽媽點點頭,欣然地向我介紹:「她是君姨姨(我老媽的朋友)的女兒,她恰好在這間醫院工作,我已經拜託她給你特別的照顧了。」

「特別」的照顧!?媽!我愛死你啦

那時的我在想,會是這些嗎?

「你叫思齊對吧?我叫做劉冰清」正如她的名字,是一個冷若「冰」霜的美人,她都沒有對我這個病人微笑過。當然,這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如果她在我的跨下,就要原形畢露了!

稍後問過媽媽,原來劉冰清如願已償地考上了一所醫科大學,然而她並沒有完全擺脫過去的陰影,她把自己完全的封閉起來,不願和任何男生來往,全心投入在學業上,讓眾多的追求者望洋興歎,被稱之為『冰山』。

為了改善生活條件和積累臨床經驗,冰清業餘找了一份見習護士的工作,這對她來說實在是屈才,但她毫不在意,她認為自己在畢業前一定要把最基本的東西掌握好。

很快,她的職業水準和高度的敬業精神得到了院方和患者的認可,她的美麗和周到的服務更讓許多患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她依然保持『冰山』本色,凡涉及到感情糾纏的,一律拒之不理。

剛剛她就去了其他地方工作,所以穿了西裝。

媽媽轉過身跟冰清說:「我小兒思齊,是個初三的小男生,整天憂猶鬱鬱,不愛講話,他整天就是躲在房間裡,我想他應該都是在讀小說吧。這次由於意受了外傷,作了手術。謝謝你給我幫忙。」

這個老媽!說太多了吧…(還好她不知我在房間裡做甚麼。)

「好的,我會好好照顧他。美姨姨,不說了,我要換衣服工作了。」

「好,不打擾你了。」

片刻之間,她們都走了。

我偷偷地跟在冰清後面。

她走進更衣室,卻大意地沒有把門鎖好。

她要脫下西裝,換上白衣。我太興奮了!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見女人脫下外衣,露出胸罩呢!

看著冰清一件件褪去身上的衣物。先是豐滿尖挺附有彈性的胸罩跳入我的視線,瞪大雙眼的我仔細地看著香雲的胸罩一搖一晃,我的心也跟著搖晃。

再來是脫去絲質褻褲,微微隆起的陰阜被烏黑茂盛的陰毛覆蓋住,看的我血脈噴張,一顆脆弱的心狂跳不已似乎要彈出我的胸口;此時我的手也不停地套弄著早已怒火沖天的大陽具,看著冰冰沖洗著妖豔迷人的雪白肉體、不盈一握的柳腰,尖挺的雙乳上帶有兩粒的迷人的玉珠、肥潤微翹的美臀。

我禁不住房外擼管,簡直快要將肉棒搓掉一層皮了。

忽然,她回過頭來!

糟糕!給她看見了,我馬上忍著腳上的痛逃回房間。

半個小時後,冰清回來了換了一套粉紅至白護士服,我的小弟弟挺得筆直的。
想不到她的態度也變了。「冰冰姐姐看你了。」她發現嗎?

嘩!這間醫院的護士服未色太短了…難道她想誘惑我?

她拿著聽筒,說:「先聽聽你的心跳。」

我的心早已飛近她的美腿了。

本來,我應該在家自慰的,可是現在…..我的弟弟快忍不住了。

「冰冰姐姐,你要幫我。」

「甚麼事?我早答應你媽要好好照顧你的。」

她的微笑好像春風般溫暖,把我冷凍的心溶化了。

也像太陽一般的熱…………………………………把我的小雞雞烤熟。

我裝傻道:「我下面不知道為什麼很熱,你可以幫我看看嗎?」

她楞一楞,然後點點頭。

褲子一下,我的大肉捧馬上現了出來。

可惜的是,她沒有驚恐的意思。

「這個要讓我想想要如何治療…」

她看看我,待了半響,問:「你想做愛嗎?」

成功了!我二話不說,馬上伸手想抓住她的奶子。但是,慘事就要來了….

「你可想得美!」她的右手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左手大力地握住我的小雞雞,我痛得要死了,大聲喊出來。

老媽沒有跟我交代清楚,原來她是武術高手。

「小鬼頭你偷窺我?我初三時,男同學已經在課室上搞東搞西,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鬼主意嗎?」

我回道:「我媽說你會好好照顧我的!」

她使盡力扭轉我的小雞雞,一點都不爽!我痛得淚都要出來了。

「你!再!說!一!遍!我有沒有好好照顧你?」

我投降!「有啦!有啦!放手!」

「我可忙得很,別跟我來小動作。」

我恨!原來剛才她的笑容都是裝出來的!原來女人真是不可惹?不,稍後的事情….是個轉捩點。

那天晚上,我去廁所的時候,經過多人病房(我家有錢,住的是單人病房)。我看見冰清,她在巡查病房。

事情發生在俄頃之間,幾個男人連同剛才躺下的男人,出手抓住冰冰的四肢。

冰冰想作反抗,但對付我是綽綽有餘,對方有三人,鐵拳難敵四手,她很快便被制服。

「放開我,你們瘋了嗎?」

「對,我們就是瘋了。」

「你這個小騷貨,每天都穿著小短裙,惹得老子下面膨漲漲的。」

「冰冰,我想搞你很搞久了。」

說罷,她的褲子遭脫下,奶子被揑住。

長腿現了出來。

「救命呀!強姦呀!」

站在門外的想幫助她的,可是,我的腳僵住了。而且,我根本打不過他們多人。

倏然,一個男人看見門外的我,我看見那張醜惡的臉,嚇得不住地發抖。

「小子,你瞧甚麼?欠揍?」

「不敢……」

「快走。」

正當我想離開時,我看見冰冰的雙眼,我知道,她在向我求救。

她活該?今天對我百般羞辱!

可是…..深想一層,她只是個弱質女子,楚楚可憐的樣子,實在讓我心生憐惜。

忽然我心生一計,道:「各位大哥,我勸你們還是不要碰她。」

「甚麼?你想給她出頭?」

「不是,告訴你們,我有愛滋病。」

他們馬上嚇得退後:「你…你唬誰?」

「你以為我是誰害的?就是你手上碰著的女人,難道你們沒有聽說過最近有個染上性病的女人四處留種嗎?這麼漂亮的女人難道沒有人碰嗎?」

「慘了,我還碰到她的內褲。」似乎他們都被我騙倒了,一個個飛奔出病房。

冰冰馬上穿起衣服,兩行淚水不住地流下。

她說了一句:「謝謝你。」就匆匆走了。

那刻的我心想,看過她那般的樣子,我再也不會對她下手了。那晚,我就逕自打槍了。

第二天晚上,她進來我的病房。

我故意反諷說:「哎呀,大「忙」人大冰冰大姐姐怎麼有空來我的房間?」

剛說出口,我就後悔了。冰清一臉的不好意思,說:「我是來跟你道歉的,那天的握著你的…你的….真是對不起。原來你是個好人,而且好得很。」樣子尷尬的她,實在可愛。

我很想抱著她,親她的臉。但老實說,我不知何面對,就翻過身,背對她。

「還有,昨晚的事,謝謝你。」

「不用謝,其實也沒有什麼。」

「這是我給你的回禮。你轉過身來。」

我轉過身,就看到……

她沒有穿內褲!我的小弟弟馬上回復「精」力了!

她說:「昨天你胡說什麼我有病?看來要給你懲罰懲罰!」

我忍不住問:「我可以…可以….嗎?」

她知道我在說甚麼,說:「下面就不可以,我用手幫你好了。」

我揑了一下她的屁屁,豐滿!好軟!

潤軟飽滿的紅唇,我想念多時的紅唇……漸漸地我發現她的唇動了,我倆溫柔地吻著,丁香似的香舌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伸到了我的嘴裡。我貪婪地吃著她的每一滴津液,甘甜的津液讓我忘情地吻著她,同時下體不時地向上頂著。
她熱情地將嘴唇貼上我的唇,她的舌頭主動伸進我的嘴里翻攪著!當她的舌頭縮回去時,我的舌頭也跟著伸進她的嘴里,用力的吸吮著她的舌頭。

她俏臉通紅的看著我,性感的嘴唇微張,輕輕的呼著氣,挺拔的雙峰微微喘息。

看來她還沒從剛才的激吻中恢復過來,我趁機把雙手由小腹遊弋到她那光滑的美背上,像是按摩一樣,輕輕撫摸、揉捏,看得出來她也很是享受,喘息慢慢地恢復平靜。

看著她豐滿的身體像藝術品,我的小弟弟漲得好難受,我頭一熱慢慢的解開她的外衣,內衣及乳罩,白白的大奶,大大的奶頭,啊我所想要的今天都得嘗所願啦。

一具耀眼眩目、令人呼吸頓止的美艷絕倫、冰雕玉琢般晶瑩柔嫩、雪白嬌滑得毫無一點微瑕、線條流暢優美至極的聖女般的玉體,赤裸裸地婷婷玉立在我眼前中,頓時室內春光無限,肉香四溢。

那一片晶瑩雪白中,一雙顫巍巍傲人挺立的盈盈椒乳上,一對嬌軟可愛、,羞赧地向我硬挺。嬌柔無骨的纖纖細腰,豐潤渾圓的玉臀、嬌滑平軟的潔白小腹。

我的手放在自己嬌嫩而彈力十足的乳房上。我握住那嬌軟盈盈的柔嫩玉乳,撫捏、揉搓,手指更是輕輕捏住一粒含苞欲放般嬌羞嫣紅的稚嫩乳頭搓弄起來……

「啊……我!你弄得姐姐好舒服!」從敏感地帶的玉乳尖上,傳來的異樣的感覺,弄得冰清渾身如被蟲噬。

原來乳頭是甘甘的!

一雙雪藕般的玉臂和一雙雪白嬌滑、優美修長的玉腿再配上她那秀麗絕倫、美若天仙的絕色花靨,真的是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令人怦然心動。

這真是上帝完美的傑作,那高挑勻稱、纖秀柔美的苗條胴體上,玲瓏浮凸,該瘦的地方瘦,該凸的地方凸。那有如詩韻般清純、夢幻般神秘的溫柔婉約的氣質讓每個男人都為之瘋狂。

「我的小雞雞已經膨得很厲害了。」

「姐姐,用手幫你吧!」

我把肉捧轉向,道:「不要,我要你的口。」

看見冰冰一臉為難,我問起因由來。

原來她這般抗衡做愛,是因為她初三那年預備為男友口交,豈料她的牙齒不小心碰到男友的肉捧,結果她暴力的男友揮拳揍她。自此,她再沒有跟別人做愛,她亦因此學習自衛術。

聽到此處,我才明白AV中強迫女優進行口交是不能的事!

我輕撫姐姐的頭,道:「不用怕,我不怕痛。」

我知道我要為姐姐克服心理障礙。

她遂張開小嘴,一口把我的弟弟含住。

「霍冬哇(會痛嗎)?」

「啊……不」我漲紅著臉,舒服的叫了一聲。冰清用力的舔吸著,感覺肉棒半硬起來。

「舒服嗎?」

「世間最舒服的。」

她越舔越是興奮,動作漸趨純熟,速度也越來越快,口腔與香舌激烈磨擦龜頭和肉棒表面,快感潮湧而起。

可能是喉嚨感到痛苦,冰清吐出肉棒,在勃起的陰莖背面用舌尖摩擦。我嘴裡露出哼聲。她又把肉袋裡的球,一個一個的含在嘴裡吸吮,舌尖甚至觸到肛門附近。陰莖雖然還不到硬邦邦的程度,但對我而言,算是驚人的向上聳立。

疲軟的陰莖觸到她的紅唇。冰清伸出舌頭把肉棒含入嘴裡,一直吞入到喉頭深處,用舌尖圍繞龜頭舔,我的肉棒在她的嘴裡開始興奮。

快感愈來愈大,好想射在她的口。但我知道,如果這一次放過機會給她開苞,就再沒有機會啦!

我硬硬地把肉捧抽出來,她一臉茫然。

「不公平!我也要為你舔。」

她拒絕:「不可以啦,我…我是你姐姐,你還未成長,不可以這樣的。」

我不管,把頭靠近冰清的雙腿之間,驚異的看著這神秘未知的世界。

小腹光潔玉白、平滑柔軟,下端一蓬淡淡的絨毛,她的陰毛並不多,那叢淡黑柔卷的陰毛下,細白柔軟的少女陰阜微隆而起,陰阜下端,一條鮮紅嬌艷、柔滑緊閉的玉色肉縫,將一片春色盡掩其中。

我撫摩著捲曲的陰毛,在裂縫的邊緣滑動,指尖摸到軟綿綿的東西。雙丘之間的溪谷,有無法形容的景色,略帶肉色的淺紅色。用手指分開陰唇,露出深紅色的內部,已經有露珠從裡面流出來。

我伸出兩指探入肉穴攪動起來,冰清擺動頭部,開始喘著粗氣。肉穴異常的濕熱,讓人流連忘返,我忍不住輕摳起來,穴肉緊緊包住我的手指,我感覺冰清穴肉的內壁在收縮。

冰清緩緩隨著我的摳弄而搖擺屁股,淫水越來越多,小穴弄出一聲聲『起湊!起湊!』的浪聲。我用力摳挖,抖動侵入的中指,沒有多久,她哆嗦起來。

我雙手握住乳房愛撫,把粉紅色的乳頭含在嘴裡舔,冰清的身體立刻產生甜美的電流。我的舌頭從乳房下向腋窩,從側腹到腰骨滑動時,她緊咬嘴唇,發出甜美的哼聲。我的舌頭舔向下腹部,冰清主動將赤裸的大腿向左右分開到最大限。

我用舌頭舔露出來的花瓣,從舌尖接觸到花蕊的剎那,她赤裸的身體開始顫抖。

我發揮巧妙的舌技,首先用舌頭和兩片嘴唇夾住花瓣舔,再用舌尖找到嫩芽摩擦。那種舔的方式不是用力舔,而是用舌尖輕觸,這樣不停的刺激。然後在肉洞的周邊由下向左上,反覆的舔,但並沒有進入肉洞裡。冰清漸漸產生迫不及待的急躁感,花蕊也濕潤到最大限。

「啊……啊……」她全身緊繃,腰一挺,瀉出一股洪流,達到快樂極點。「啊……啊……」冰清溢出大量蜜汁。

「姐姐!我……我要干……」我激動起來。

「我!別著急,現在還不行,等你好了再……」

「你看看我的肉捧已漲成這樣…」

「……好吧!不過記著,不要射在裡頭……」冰清猶豫著。

「姐姐!……」我渴望地看著冰清。

龜頭抵在冰清的肉洞口,她伸手撥開下面那兩片陰唇,盡量張大下面的洞口。我順勢將肉棒往肉洞內頂去。

「謝謝!我會帶給你一份驚喜的!」我輕輕地在冰清耳旁道了聲。

我扶著自己那已經又硬又漲的陰莖,輕輕地在她的陰唇上劃了劃。開始輕輕的用力,那道小縫被我擠開了不少。慢慢地又深入了不少,大半個龜頭進去了。
我的陽具已溫柔地進去了一半,忽然,我的屁股向前一挺,把整根肉棒全部搞了進去。

「喔……」冰清輕叫一聲,感覺到我的陽具把洞穴塞得滿滿的。

我一邊慢慢地抽插著我的肉棒,一邊將我的手在冰清的兩個乳房上摸來摸去,一會兒又把她的乳頭捏來捏去。我的嘴唇在冰清的面部和乳房上來回地親吻著,我的手不停地揉捏著那對雪白嬌嫩的乳房。

冰清閉攏雙腿,用力夾我的肉棒。我抽插的動作倒很溫柔,很有節奏,一點也不急躁,我輕輕地拔出肉棒,然後又緩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舌頭在她的乳頭四周舔來舔去,然後又含著乳頭溫柔地吮吸。經我這麼又吮又舔搞得冰清渾身癢酥酥的。

我的舌頭伸入冰清的嘴裡和她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一絲絲舒服的感覺,便由陰道和洞穴的深處傳入她的大腦,她的洞穴裡也潮濕了許多。

冰清感覺到我的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進去時,我那龜頭好像把洞穴最深處的一個甚麼東西給碰著,好像觸電一樣,就會抖動一下,感覺舒服極了。她的呼吸急促起來,洞穴裡的水越來越多,每當我的肉棒深深地插到底時,冰清的身體就會不由自主地顫抖一下,不覺地伸手緊緊地抓住我的手臂,水也越來越多,並伴隨著那肉棒的抽插溢出來外面。

「啊……啊……」她顫抖著發出浪態的喊叫聲冰清鬆開抓住我手臂的雙手抱住我的屁股,情不自禁地抬起屁股去配台我的抽插,我使勁地插進去,她便抬起屁股迎上來。

「永遠記住!這根雞巴曾經操過妳!曾經讓妳欲仙欲死!」我看到冰清的浪態,更上氣不接下氣地喘著粗氣地說。

冰清緊緊地抱住我,我越插越猛,而她的快感,也在我那快而猛的揮抽之下再次加劇。冰清呼吸越來越急促,陰道內的水就像山洪爆發了一樣,從肉洞內直瀉而出,流在床單上,她的屁股也濕了。

「啊……啊……」她發出甜美的嗚咽聲。

「姐姐,我很想射在裡頭…」

「不要,不要…啊……」冰冰很驚恐,又很享受。

冰清主動的扭動渾圓的屁股,同時使勁地夾緊雙腿勒緊我的肉棒。一股股淫水流了出來,一陣陣舒服的快感由陰部深處傳遍她的全身。

「但是,我真的忍不住。」

「不要!」

可惡的女人,根本不明白肉捧在內,那種快感令男人難以抽出!

我倆都大汗淋漓,我插得越快,冰清的屁股就扭動得越快,我的每一棒都是那麼有力地直闖她的花心,她的身體在顫抖,好像觸電一樣,真恨不得把我的肉棒連根放在裡面,永遠不要拔出來,我的喘氣聲越來越急促,我的勁越來越大。

「我決定了,要射在裡頭。」

「啊啊,不好。」冰冰嘗試反抗。可現在她就在我跨下,我根本不怕!

冰清感覺象喝醉了酒一樣,輕飄飄的,又好似在做夢一樣,模模糊糊的,分不清東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甚麼地方。

「很美很美…」

我的肉棒好似活塞一樣,狂抽猛插,冰清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舉,屁股就像篩糠一樣上下左右擺動,她的人就像飄了起來,好像突然從萬丈高空中直落而下,腦海一片模糊,又好似觸摸了三百八十伏的電壓一樣,一殷強有力的熱流射入了她的洞裡,

「就在裡頭好了!!!!!!!!!」

同時,一股最舒心的暖流從肉洞的最深處傳遍冰清的全身。

「啊……不要在裡頭!」冰清發出忘情的尖叫,她達到了高潮。

最後看到完成品,我滿意地笑了一笑。

那是我的性初體驗…………………………………………………..

「喂,你在想甚麼?」阿龍我一句話把我拉回現實。

剛好看見有車來了。

「對了,晚上還要回家食飯,我乘公共汽車回去。」

「那麼,再見,今天的事謝了。」

我微笑上了車走了。

從巴士的窗看出去,我看見一個熟識的身影…沒有穿護士制服,不知是不是她?

可惜的是,巴士走了,就好像歲月般,靜悄悄地溜走了,你實在回不過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