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孫其實不老,今年才五十,是湖南省某廳副廳長。

人們叫他老孫,主要是因為孫悟空經常自稱老孫的緣故——起初只是几個牌友叫,漸漸的身邊的人都開始叫他老孫。

然而此老孫非彼老孫,一米七五的個,身材魁梧,任何人都不會把兩者對比起來。

閑話少說:在菜市場最外面是一溜擺地攤的小販,其中有一個叫王婆的,孫老經常去她那里買。

主要是王婆的菜精致,而且經常有一些新花樣。

今天老孫頭就看中了一樣菜——枝子花(或者叫黃枝子花)。

青色的枝子花用清水泡著,盛在一個大缽子里,只看得老孫頭食欲大興。

(注:黃枝子是一味中藥材,有清熱、去毒的功效,其花用開水燙一下,和些青辣椒,用清油一溜,特好吃……我就最喜歡吃這個菜)老孫,今天要買點什麼菜?王婆看見老主顧來了,臉上堆起笑招呼著。

王婆,來半斤……老孫頭點了點盛枝子花的缽子,……多少錢?王婆一邊從一個破籃子里面翻塑料袋,一邊說道:這東西金貴,要10塊一斤呢,又趕時節,你要是喜歡吃,就多買一些,自己家里用清水泡著,可以留几天得。

老孫聽了,就抽出十塊錢來:那就來一斤。

一邊說道,這枝子花吃了好,清熱、去毒,更開胃口,可惜就是一年只有那麼几天……這時旁邊湊過來一個少婦,帶著一陣淡淡的香風,湊和著道:是的羅,我們湖南衛視那個何炅不是還有一首歌叫《梔子花開》,現在那街上到處在唱——你們也聽過吧?老孫聞到少婦身上散發出的淡淡香味,心就跳了起來,立起身來准備細細地打量。

王婆就說了:你是講主持《快樂大本營》的那個奶油小生吧?!他曉得唱麼子歌羅,還‘梔’子花開,咯個枝子花的‘枝’子都搞錯嗒,還唱歌!我倒是覺得汪涵好些,那個家伙就是策得好,我喜歡。

少婦聽了,就咯咯的嬌笑了起來:娭姆你還真的‘樂’咧……說著就提了提裙子,在王婆的菜攤子前蹲了下來,也跟我來半斤羅。

老孫看那少婦光著白白的小腳,伋著雙粉紅色的拖鞋,不由得狠狠地瞅了兩眼,卻又覺得久留不妥,忙出了菜市場,往家里趕。

在轉角的地方又回頭看了一下,那少婦還蹲在那里沒有動……老孫住在咸佳新村,這里是長沙市的郊區,清靜。

小區綠化搞得很好,尤其是物業管理很到位,就是收費貴了點。

在樓梯間撞見了陳紅專,這是文革時候的名字,取又紅又專之意,他看見老孫就笑著打招呼:孫廳長,去買菜了啊?老孫也回笑道:是啊,老陳要出去?陳紅專說道:我那崽回來了,在門口接我,說是去銀洲吃飯。

說著就咚咚咚地下樓了。

老孫不由得羨慕起陳紅專來,想起自己一個人在家快兩個月了,也就搖了搖頭。

一會到了三樓,老孫開了門,突然愣了一下。

只見門口紅地毯上擺著一雙女式涼鞋,粉紅色,和在菜市場少婦的那雙拖鞋是一個顏色。

細細的鞋跟,黑亮黑亮的,兩只涼鞋並排放在一起,那鞋跟就像是兩根黑色的玉石柱子。

是媳婦回來了!老孫頭剛這樣想,就聽得廚房里傳出一個清脆的聲音:爸,是你嗎?接著走出一個青春少婦來,梳著劉海,一身的運動裝,很有朝氣,臉上綴著兩個小酒窩,乍一看還以為是大明星許情。

老孫有點吃驚地道:許瑩?!你怎麼回長沙了?許瑩倚著錯層上那排欄杆,嬌嗔道:我回來陪爸爸,不行啊?行行行!老孫忙不迭地點頭,一邊換了鞋,回來就打個電話啊,我去接你也好。

許瑩笑著道:怎麼敢勞動爸爸,不,孫廳長的大駕呢,我自己坐的士回來的。

說著從老孫手中接了菜,買這麼多,我菜都快做好了。

許瑩就往廚房走,快進去的時候,突然回頭一笑:爸,今天的菜都放了辣椒!說著做了個鬼臉。

老孫心又跳了起來,在門怔了几秒鐘,方回過神來,要到廚房去幫媳婦忙,口里叫道:許瑩你剛回來就休息一下,做菜我來就是了。

一邊往廚房里趕。

還沒走几步,許瑩已經雙手捧著個小電飯煲出來了:我已經做三個菜了,爸你看要不要再炒個菜。

老孫道:有三個菜就夠了,我們兩個人能吃多少呢。

我來看瑩瑩做的什麼菜。

一邊進了廚房,只見廚櫃上已經擺好了兩碟做好了的菜:一份黃瓜火腿,一份青椒炒香干。

鍋里的水還沒有沸,但有几片切得細細的冬瓜片已經在翻滾了,是冬瓜肉片湯。

許瑩跟了進來,手里捧著一個白瓷青花大碗,里面已經放好了一小撮青蔥:爸,湯好了就可以吃飯了,看我做的菜還好看吧。

老孫點點頭,說道:不錯不錯!清淡一點好,這天氣也熱了,正要口味淡一點……也好看,就是不知道味道怎麼樣?爸你就先試試。

許瑩馬上就遞了一雙筷子過來,伸到老孫的面前。

噢,好!老孫就側過身來接許瑩的筷子,一閃眼看見許瑩的臉就在不到一尺地方,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地,俏皮地看著自己,手一抖,有一根筷子竟沒有拿住,在廚櫃台面上彈了一下,往地上掉了下去。

老孫手一撈,沒有接住,筷子已經掉在了地下,忙不迭彎腰去撿。

只聽許瑩啊地嬌呼一聲,兩人的頭已不輕不重地撞了一下。

老孫忙伸出雙手扶住許瑩:要不要緊,都怪我不好……唉,年紀大了,手腳也不怎麼靈泛了。

兩人同時站了起來,許瑩把頭低了,又重新蹲下去把筷子撿了起來,嘴里說道:爸,什麼年紀大了,淨瞎說。

說著把筷子擱在台子上,將兩碟菜端了出去。

老孫見許瑩也不抬頭看他,心里有點不安,又不好說什麼話,愣了一會,見許瑩在外面也沒有進來。

心里又想,只是碰了一下,這也沒有什麼,媳婦應該不存在著惱吧。

想著想著,只覺得手邊漸漸熱了起來,湯已經滾了。

老孫忙關了火,將鐵鍋端了起來,小心地倒在青花大碗里,一邊對外面說:許瑩,湯已經好了。

來了!許瑩在外面脆脆的應了句,走了進來,爸,你把湯端出去吧,我來拿碗筷。

老孫忙應道:好,好。

許瑩打開消毒櫃,從里面撿了兩幅碗筷,又拿了一個湯勺子,好了,吃飯了。

公媳一起往餐廳走,老孫偷偷看了看,怎麼都覺得許瑩臉上有點紅暈剛退的樣子。

兩人坐了下來。

老孫先是兩樣菜都夾了點嘗嘗,又喝了一小勺湯,贊道:嗯,不錯,瑩瑩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有水平。

得到了老孫的肯定,許瑩臉上笑開了花,忙又夾了片火腿,往老孫碗里擱:謝謝爸,那你就再多吃一點。

望著許瑩開心又有點俏皮的表情,老孫又一次浮現了自己的想法:北京的女孩子到底比長沙女孩子要開放和嬌縱一些……(這里僅代表老孫的想法)老孫扒了兩口飯,正了正神色,問道:瑩瑩,你不是說把廣西的事辦完了就去漓江陪孫偉和你姐嗎?怎麼回來了?許瑩道:還是什麼漓江啊,漓江的戲早拍完了,現在他們去華山了。

我可不想去華山,去過几次了,也沒有什麼好玩的。

去華山了?老孫一怔,孫偉那小子也不打個電話給我,真是的。

爸!許瑩又給老孫夾了一塊火腿,你也別怪孫偉,要怪就怪那個章紀中,我看他就不是一個好東西,七老八十了,還留著一頭長發。

聽說,他最折騰人……公媳二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餐廳頂上吊燈渲瀉著金黃色的光輝,罩著餐桌周圍,客廳的燈還沒有開。

公媳二人在燈光里吃著飯,這是一幅多麼溫馨的畫面啊。

而遠在華山,劇組的夜景也開拍了……四月的長沙夜晚,人們已經開始了慶祝春寒的消逝,將夜生活演義得豐富多彩。

不論是繁華的黃興路步行街,還是美麗的沿江大道,到處是霓虹燈和晃動的人頭,人們似乎忘記了睡眠。

夜市里小攤小販們高聲的叫囂,以及湘江邊柳村下情侶們小聲的呢喃,將躁動和安寧復雜地混合在了一起。

遠在郊區的咸佳新村,老孫也沒有睡著。

濃濃的水霧通過打開的窗戶滲了進來,岳麓山已經沒有了一絲光亮,黑得沉悶。

而天空中烏云也開始聚集,並快速地涌動著,偶而露出一絲云縫,卻是白得晃眼——雷雨就要來了。

老孫從床上爬了起來,站到了窗戶邊。

視線里似乎一切都還沉寂著,咸佳湖上很靜,連蚊子都蜇伏了起來。

湖上隨意飄著一艘船屋,船頭掛著一盞風燈,一動不動。

偶而有一個人影晃動,老孫想,那船家又要開始收網了吧。

果然,燈光下又晃出了兩個身影,他們扯動著網,湖面上開始濺出一線線小水花,一圈圈漣漪擴散了開來,咸佳湖的寧靜就這樣被打破了。

于是一切都動了起來。

窗戶下柳樹的枝條開始輕輕的飄著,空氣流動了起來。

老孫深吸了兩口氣,感覺風中有一股清香的泥土味道。

有一只青蛙帶頭叫了几聲,于是大的小的,近的遠的,蛙鳴聲越來越多,其間也有蟲子也夾雜著鳴喚。

老孫更加沒有了睡意,這晚春的夜啊!他想起了年輕時候的一首歌謠:青蛙儿叫水泱泱小伙子想婆娘女娃儿想嫁妝……風,越大了。

有一些塑料袋和紙片儿從湖岸上吹了起來,在黑暗中飛行,樓頂上傳來了雨棚被風掀動的聲音。

老孫忙關了窗,隔著窗戶又看了回外面,船家已經將網收了起來,起水的時候水花很大,那網兜里全是白晃晃跳動的魚儿。

船也開始移動了,迅速的往岸邊靠。

老孫看了看桌上的鬧鐘,都快三點了,忽地想起客廳陽台窗戶應該還沒關,于是伋了雙拖鞋往外走。

才開了門,老孫就頓住了腳,客廳里還有光,應該又是媳婦還沒有睡吧?這兩個月來,媳婦經常一個人看電視到很晚。

老孫平時的睡眠也少,對媳婦的行為都看在眼里,卻從來沒有去干涉過,作為一個過來人,他很清楚地理解到媳婦的心情。

思夫,是不是也是一種中國文化?老孫探頭往客廳里看,43寸的背投開著,已經沒有任何信號了,聲音被開到最小,只剩下密密麻麻的花屏不停地閃爍。

在熒屏光的照射下,桔黃色沙發也仿佛鍍上了一層銀色。

許瑩穿著一件細帶睡裙,慵懶地斜靠在沙發上,兩眼迷蒙,盯著電視熒屏一動不動。

一雙修長的腿從睡裙里伸了出來,擱在茶几上,腳丫旁擺著一個高腳玻璃杯子,尚有小半杯液体,在熒光下折射出血紅光芒,再旁邊一個紅酒瓶倒著,卻不見有酒溢出,顯是喝光了。

老孫吃了一驚,忙出了房門,進了客廳:瑩瑩,你怎麼一個喝這麼多……快去床上睡去,小心著涼,要下大雨了。

許瑩微微抬起頭,見是老孫,抬起玉手在身邊軟軟地拍了几下,懶懶地道:爸,你坐……頭又歪了下去。

老孫立在許瑩的身前,只覺得擱在茶几上一雙大腿白得晃眼,小腿肚上隱約看見几條青色的血管,似乎不停的流動。

再往上看時,白白的睡裙下,青春少婦的胴体竟一覽無遺。

媳婦里面居然什麼都沒有穿!老孫嗡地一聲,頭腦里一片火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自老婆去世后,老孫已經快五年沒有接觸女性的身体了,剎那間竟有一種扑上去的衝動。

强行克制了一下,老孫彎下腰,去拉許瑩的手:來,瑩瑩,到床上睡去……許瑩尚有几分清醒,被老孫一拉,自然坐了起來,豐滿的胸部兩點翹起,隨著坐起來的慣性晃動了兩下,老孫已是兩眼發直,咕地吞下一口口水:傻孩子,一個喝那麼多干什麼?嗯……爸……許瑩突然站了起來,雙手蛇一般地纏在了老孫的脖子上,孫偉他不愛我……老孫來不及反應,只覺一具火一般的胴体投入自己懷抱,思想上早已一片模糊。

仿佛間,只覺媳婦將俏臉緊貼在自己胸前,嘴里嘟噥著:都走兩個月了…爸……你把他叫回來……爸……老孫心里生出來一點凄然,小兩口結婚都一年多了,卻很少在一起,也難為許瑩了。

想著,疼愛地用雙手摟著許瑩的雙肩道:是我家阿偉不聽話,安排了好好的工作不去,偏要去鑽那個圈子……瑩瑩,也真難為你了……今天就好好睡一覺,來,去房間里面吧,外面風大著哩。

明天我就打電話……不,我不睡,爸……許瑩抬起頭,迷蒙地看著老孫,孫偉說今天拍夜景,我陪陪他……爸,你也陪他好不好?說著吊著老孫的脖子,將他往沙發上拉,已經是明顯的喝醉了。

老孫忙道:瑩瑩,等等,你別……還沒有說完,腰板已經抵扛不住年輕的拉力,兩人同時重重的落在沙發上。

《泰坦尼克號》的露絲曾經將杰克生生地從駕駛室拉到了后排,那是一個强壯的女人,而現在高大的老孫卻被嬌小的媳婦拉倒在沙發上,她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呢?爸,抱緊我。

許瑩攀著老孫的雙肩,雙頰暈紅,檀口微張,呼出的酒氣夾有一股蜂密的味道,我冷……老孫軟玉溫香抱了滿懷,下身已經高高的聳起,頂在許瑩的小腹上,哪里還能說話。

青春少婦的敏感地帶被男人的陽物頂住,不由將老孫纏得更緊,俏臉卻抬了起來,兩眼水汪汪地看著老孫,似乎就要滴出水來:爸,愛我……老孫雙手緊緊地摟住了許瑩的纖腰,從許瑩櫻桃小嘴里吐出一團團熱氣,噴到臉上,加上那一雙充滿誘惑的大眼睛,終于控制不住,對著媳婦吻了下去。

許瑩嚶叮一聲,雙手將老孫纏得更緊。

老孫粗大的舌頭將媳婦的小嘴塞得滿滿的,許瑩仰起臉,積極地回應著。

一時之間,客廳里只剩下兩人鼻孔里粗重的喘氣聲。

而窗外,風更大了,有豆大的雨點開始擊打著雨棚,發出扑扑的聲音。

似乎受到環境的影響,許瑩屁股不停地扭動,小腹在老孫的下身不住的摩擦著,她似乎不滿意只限于激烈的接吻。

有了媳婦的激勵,老孫感覺又回到年輕時代,他的動作也粗魯了起來,用左手箍住媳婦的粉頸,騰出右手在媳婦的耳鬢和香肩上磨挲,在青春的軀体扭動中,已經略帶皺紋的大手重重地捂在媳婦豐滿的乳房上。

唔……許瑩的胴体條件反射似地挺了起來,老孫的身体感受到了這驚人的彈性,微微地往旁邊側了一下。

就在這一瞬間,許瑩的纖手沿著平板的小腹,直接探入老孫的睡褲里面。

瑩瑩……在粗長的肉棒被媳婦握住的一瞬間,老孫感覺到整個世界都將要瘋狂起來。

哧地一聲,衣服被撕破的聲音在夜空中傳得好遠。

暴雨終于不顧一切地傾瀉了下來,咸佳湖的水面上,濺起成千上万朵水花,伴隨著狂風肆虐,雨霧像瘋狗一般亂竄,天地已經混合在了一起。

窗台底下是一片荷塘,蓮葉在暴雨的擊打下不堪重負,連莖杆都承受不住彎了下來,然而只要一有機會,便又聳立了起來,不屈地繼續迎接暴風雨的洗禮。

衝撞!融合!斗爭!這是自然界万物之間共同的規律嗎?暴雨整整下了將近兩個小時,終于,云收雨歇,天邊浮現了一絲魚肚白——天,快要亮了。

雨后的咸佳湖顯得格外的清爽,荷塘愈發青翠,一片片蓮葉上星星點點地滾動著晶瑩的水珠儿,偶爾有一滴水珠滾落到水里,發出清脆的聲音。

有一些新芽儿鑽了出來,翠綠的芽苞儿積極地向上挺立著,向大自然傳遞著新生的聲音。

三樓的客廳里,老孫溫柔地摟著許瑩嬌美的胴体,愛憐地看著昨夜宛轉承歡的媳婦的那一張俏臉。

酒后臉上的紅暈已經褪去,許瑩如小鳥依人般安靜的閉著眼睛躺在公公地懷里,長長的睫毛有時候輕微地顫動一下,一幅清純而又寶相端庄的樣子。

老孫知道許瑩沒有真的睡著,懷中聖女般的媳婦是昨晚那個媳婦麼?想著老孫便松開摟著許瑩腰肢的手,輕聲道:瑩瑩……爸爸對不起,昨天,昨天……你睡太多酒了……是我不好……許瑩咯咯地輕笑了一聲,按住老孫要移走的手,仰起俏臉,在老孫嘴唇上飛快地啄了一下:爸,我不怪你……望著老孫怔怔的眼神,猶如失魂的樣子,許瑩大眼睛更加露出調皮的表情,將螓首湊到老孫耳邊說道,爸,你昨天好厲害……你看天都要亮了……你賠我裙子!在媳婦的嬌言軟語中,老孫徹底地放了開來,手掌在許瑩豐滿的屁股上輕輕地拍了一下:你真是一個小妖精,好——爸爸今天就陪你去買裙子。

手卻放在屁股上沒有拿開,還不斷輕輕的撫摸著。

啊,爸,你好壞!許瑩嬌軀猛地彈了一下,她感覺老孫那粗長的肉棒又硬了起來,頂在自己的小腹上。

許瑩用手撐著沙發,撥開老孫的手就向外滾。

你這個小妖精,想逃?老孫追著媳婦的身子也滾了過來,兩人抱成一團落在地板上,在落地的一瞬間,老孫的肉棒再次進入了媳婦的里面。

噢,公媳倆同時發出了滿足的嘆息聲。

爸,你輕點……啊……好長……老孫跪在地上,長長的肉棒深深地插入許瑩肥美的陰戶中,並以此為支點,將媳婦的嬌軀摟了起來,讓她雙手攀著自己的脖子,自己雙手端著媳婦的屁股。

以這種姿式被公公插入,許瑩心中泛起了一陣嬌羞。

老孫戲謔地看著許瑩:好瑩瑩,我慢慢地動好不好?許瑩嬌聲道:爸,你壞死了……老孫開始緩慢地在媳婦陰戶中抽插,粗長的肉棒通過濡濕的腔道,每一次都有力的頂在花心上。

在老孫充滿力量的抽插中,許瑩嘴里性感地呻吟起來。

青春少婦的乳房在公公的臉上不住地摩擦和撞擊,從老孫鼻尖上滲出的細細的汗滴一次一次地被乳房抹去,又一次一次的滲了出來。

啊……爸,更快一點……啊啊……啊……隨著老孫逐漸加快的抽插,許瑩激烈的將頭向后仰,雙手死死地箍住老孫的脖子,尖尖的指甲在老孫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道細微的血痕。

噢……老孫感受到脖子上傳來火辣辣的痛,刺激得他更加凶猛地進攻,肉棒猶如活塞般,每一次都進入到了媳婦的最里面。

快速而有力的衝擊使許瑩的頭腦眩暈了,天花板上吊燈無規則地亂晃起來,似乎就要掉下了砸到自己頭上。

嗚嗚嗚……許瑩的呻吟變成了壓抑的哭泣,陰道開始了激烈的緊縮。

啊……地一聲長喚,許瑩徹底松開了箍住老孫的脖子的雙手,螓首重重在落在地毯上,豐滿的乳房隨著慣性如波浪般彈動。

與此同時,老孫死死地抱住媳婦豐滿的屁股,肉棒徹底地進入並頂在媳婦的子宮口上,喉嚨里虎吼一聲。

許瑩感到陰道中的肉棒迅速地膨脹了一下,一陣滾熱的精華就噴射了出來,噢……爸……許瑩舒服地發出長長的呻吟聲,猶如垂死的八爪魚般松懈了下來,蜷縮成一團。

老孫也退出了媳婦的身体,無力地斜倚著沙發,最終也滑落在地毯上。

這時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從陽台上射了進來,照在沙發的邊沿上,一大片汗漬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著金色的光芒……中午和陳京飛的飯局很是奢侈,老孫心里算了算,到最后結賬的時候只怕得花四千多。

不是吃自己的老孫就不會心痛,像陳京飛這樣的京商來湖南消費,多奢侈都不打緊,至少增加了這家酒店的銷售收入,為湖南的經濟發展作了一些貢獻。

面對滿桌子精致的菜肴,老孫只稍微動了几下,倒是陳京飛一個人風卷殘云,吃得滿口是油。

老孫沒有多吃,倒不是湘菜吃膩了,而是從陳京飛口中得知了向**黨校交工作彙報的真正含義后,興奮所至。

當然,像他這樣的老官場,自然不會神色溢于言表,即使是兩人將一瓶五糧液灌下肚之后。

陳京飛的酒量很大,這從他那高挺的啤酒肚上就可以看出,然而老孫就不行了,在一瓶酒見底后,他開始敲起了退堂鼓:陳總啊,老哥陪你不住了。

你給了我一個好消息,按理應該多陪几杯,不過比不了你這些北京客啊——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我這丁點酒量,那能比喲。

邊說著,身子向陳京飛那邊側了側,眼睛眨了眨,給老哥一點面子?陳京飛打了個哈哈,笑道:孫廳長啊,我們兩個一直很投緣,今天這頓飯啊,就先把它叫做歡迎宴,到了北京,兄弟我還要你多關照呢。

酒不到位,還說我不夠誠心,上面也會怪罪的~~孫京飛將的字發音拖了好長,有點像鐵嘴銅牙紀曉嵐里面的和紳。

老孫心里飛快地轉著圈,陳京飛是受上面誰的授意來的?又或者是故意來壓一壓自己,聽他話里的意思,像是要自己幫個什麼忙似的,面上卻不動神色地笑地,有點怪罪似地看著陳京飛:陳總又來編排老哥羅。

你是建筑業大老板,我這是一個文人窮酸,莫不是你有新樓盤需要老哥給你弄點花樣?是編排我吧?!該罰一杯。

陳京飛習慣性地將右手貼在額頭上,然后按著頭皮一直捋到后腦,板寸頭的短發便從掌沿下一排排地彈了出來,如風吹動稻田般,他干笑著說道:編排是絕對不敢,不過正德兄要罰我酒,兄弟我就認一杯。

先把几個小妞叫進來……說著起身走到門邊,對外吩咐,把那瓶五糧液開了,都進來吧。

老孫待要止住陳京飛,已是不及,門外已經一溜地進來了兩個很標致的女孩子,都穿著一身粉紅色的套裙,很是清氣。

陳京飛點著一個女孩子說道:你先把酒開了,給我倒一杯。

老孫忙道:陳總,不過是一句玩笑話,又何必當真呢。

陳京飛挺著啤酒肚,將軍般站著:你倒,正德兄的安排,我陳京飛一定執行。

那女孩非常麻利地倒了酒,陳京飛接過杯子,對著老孫道:孫廳長,干了!老孫忙也站了起來,陳京飛已經一飲而盡,舉著空杯子笑道:將進酒,杯莫停,孫廳長,今天肯賞臉共進便餐,兄弟我很高興啊。

倒酒。

當著兩個女孩子的面,老孫硬著頭皮笑道:陳總,老哥我就卻之不恭了。

一邊端起酒杯,一邊以詢問的眼神看著陳京飛,我們都坐下來?哈哈,當然,坐下坐下。

陳京飛點著老孫的酒杯吩咐那個女孩子,給我們孫司長倒酒……聽到孫司長這個稱呼,孫正德終于有點飄飄然。

關于部里產業司老汪的撤走,在去年遠華案發生之時就有耳聞,作為**部系為數不多參加**黨校培訓的官員,孫正德一直認為自己是最沒有競爭力的一個,畢竟只就湖南**廳而言,自己頭上就還有一位。

然而陳京飛的到來讓他充滿了底氣,上面不按常理的出招造就了自己上調的可能。

老孫毫不懷疑京商們對國家行政機關人事變動的敏銳性,去年某省近万名干部大換血,在當事人都還不清楚風聲的時候,北京已經暗流涌動了。

開始對于陳京飛的說法,老孫尚半信半疑,然而作為一個全國**委員叫出孫司長這三個字,那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了,可是為何自己一點風聲都沒有聽到?這是老孫深表疑惑的地方,陳京飛一定知道一些詳情,卻不好明著問。

現在,老孫明白陳京飛不是奔著自己來的,而是產業司。

老孫當然也明白陳京飛在北京的影響力,了解這個人背后有著强大的關系網絡,然而建筑行業和部里會有什麼關系呢?還是先低調一點見機行事吧。

在老孫筋轉動的時候,女孩子已經將面前的酒杯倒滿。

陳京飛端起杯子道:正德兄,來,我敬你。

老孫也端起杯子笑道:陳總就別什麼敬啊敬的啦,我們喝了這杯。

陳京飛道:說得對,喝一杯。

他便將酒杯沿湊到大嘴邊,也沒見什麼動作,那杯里的酒便嗖地一聲見了底。

陳京飛將杯子放到桌上,喚道:再倒酒!然后指著桌邊另外一個女孩子,來,妹子,你給我們司長盛一碗湯。

老孫抽了一張餐巾紙,非常舒服地往椅背上一靠,對著陳京飛笑道:陳總今天如此客氣,你叫我這一個主人情何以堪?陳京飛道:我這是真心地想哥倆說几句話,聚一聚,這一小頓飯只怕是意思不到位啊。

老孫道:哪里的話,我們是坐牢房的人,不比陳總你們這些自由身,能開心地聚一聚,機會很少,連笑都是裝的。

今天覺得好啊,至少喝酒的時候少做了兩句詩詞。

來,干了。

陳京飛的臉上浮現出表示同情的神情道:正德兄,這就是圍城,你說你是坐牢房的人,我又何嘗不是坐牢房的人呢?彼此啊。

右手端起酒杯,和孫正德碰了一下,似乎很激憤的一飲而盡,然后將杯子重重地向桌上一放,再倒!老孫也就激憤了起來,單手撐著腰,指著面前的酒杯:也倒滿,今天我和陳總喝個痛快。

于是從包房里向外傳出激情的吆喝和酒杯相撞的聲音,連相鄰的包房里,酒客們似乎也都被點燃了激情,勸酒聲不絕于耳,在富麗的走廊里彙聚成一道喧雜的聲浪,然后被華天大酒店良好的隔音設施一點點的吸收。

走廊盡頭一個身穿藍色保潔工裝的女孩子羨慕地望向金光閃爍的走廊,她或許在想,如果高官們都省下這一頓的飯錢給我,說不定家里的兩個弟弟就不用綴學了……老孫整個下午都很高興。

他很例外地走進了廳辦公室,和辦公室几個工作人員閑聊了將近半個鐘頭之久。

上午受到冷遇的黃冬梅復又熱情高漲,恭前倨后忙得不亦樂乎,還不斷地翻出一些笑話,整個十樓都充滿了她哈哈大笑的聲音。

老孫微笑著時不時地附合一下,其間也和其他人說上兩句,終于在感覺到黃冬梅的笑聲對于上班環境很不妥和有損自己形象的時候,他就很正經地向辦公室同志表達了兩點意見:一是肯定了前段時間的工作成績,其次希望以后再接再厲,充分發揮辦公室的工作特色。

然后就在大家的不斷點頭中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閆晗仍在QQ上聊天,看見老孫德進來了,她忙不秩地關了QQ,並站起來問候:孫廳長。

孫正德對于閆晗上班的時候用QQ聊天從沒有指責過,畢竟**廳的工作很清閑。

倒是閆晗似乎明白這種行為有違工作紀律,她從不敢在老孫在的時候聊天。

老孫咳了一聲,略帶笑容向閆晗走過去:小閆啊,在和哪個網友聊呢?閆晗瞅了一眼電腦,確認QQ已經關了,才低頭輕聲說道:我……沒有聊天呢。

老孫感覺到女秘書略有一點慌亂,漂亮的臉蛋上布滿了紅暈,于是沒有揭穿她上QQ的事實,還以贊許的眼光看著閆晗說道:在整個辦公系統,小閆你的工作很出色,以后要繼續努力,前途遠大啊。

有個事情,你幫我起草個工作彙報吧,就是上午那個電話,明天交給我。

閆晗清脆地應道:好的。

在自己充滿慈愛神色的眼光中,老孫破天荒地在閆晗的香肩上溫柔地拍了兩拍,然后就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以一種非常舒服的姿式坐在大班椅里,孫正德感到今天整個都過得很充實,而且沒有以往上班的那種身心俱累的感覺。

還是要解放自己啊!老孫心里想。

他隨手打開電腦,QQ上僅有的几個網友沒有一個在線,飛天女孩灰色的頭像在閃動,孫正德雙擊了一下頭像,彈出的對話框里只有一個字:老,這是什麼意思?對方不在線老孫也就沒有發信息,正要打開搜虎看一下新聞,腰里的手機在振動了,是媳婦打來的。

老孫忙起身關了辦公室的門,一邊按下接聽鍵,許瑩慷懶的聲音便傳了過來:喂,爸爸,在哪呢?我在上班呢,小寶貝。

孫正德低聲戲謔地說道。

我不來了,不許叫小寶貝,我可是你媳婦呢!許瑩嗔道。

是,是,那好媳婦可以了吧?那還差不多。

爸爸,回來吃晚飯嗎?許瑩在那邊問道。

老孫心猿意馬了一天,當即說道:當然回來,現在就回來……你還在睡覺?還不都是你害的,想不到老色鬼居然那麼厲害,人家一身都沒有勁了……啊,你現在回來干什麼?許瑩嬌慵的聲音聽得老孫心里癢癢的。

當然回來吃你啊,小妖精!爸爸就回來……不等許瑩說話,老孫便掛了機,開門便往電梯間走。

辦公室里,閆晗看著老孫急火火的背影半站著,眼睛里閃動著復雜的光芒。

在大廳門口,黃冬梅抱著一大疊資料急匆匆往里走,看見老孫忙攔住道:孫廳,有几個文件要你批一下……老孫邊走邊說道:你交給小閆就是了,我有個急事……話沒說完就上了奧迪。

黃冬梅對著老孫的背影似乎又想做個惡心樣,然而見兩個保安直挺挺地站著,又覺得今天下午孫廳長突然到辦公室來閑聊了一陣——這是不尋常的舉動,莫不是有什麼動機?聯想到即將舉行的機關干部政治理論學習月活動,便將快吐到嘴邊的舌頭頓住,對著奧迪的尾燈換上了一幅笑容。

二十多分鐘的車程,老孫便回到了咸佳新村,准備開門的時候,猛地發現走得急,把鑰匙放在了辦公桌上,只好按響了自家的門鈴。

過了兩三分鐘,門里面一點反應都沒有,老孫焦燥了起來,正想用手捶門的時候,門嗒的一聲開了。

門里,許瑩換了一身紅色的運動裝,頭發散亂,睡眼矇眬地光腳站著。

俊俏的媳婦站在眼前,老孫色心大動,急急忙忙進了門,也顧不得脫鞋,大嘴就往許瑩粉臉上湊。

許瑩咯咯嬌笑一聲,輕輕一閃,嗔道:爸,你好壞……人就客廳里跑。

老孫將領帶一陣亂扯,隨手丟在地上,尾隨著追了過去。

許瑩尖叫著,圍著擺在客廳中心的茶几轉圈,機靈地躲避孫正德大張的雙手,卻哪里躲得過?被老孫一個假動作,雙手一圈,逮了個正著。

沒等許瑩反應過來,孫正德的大嘴飛快地向媳婦的紅唇上印去。

啊……爸,不……許瑩嬌喚聲被兩片厚濕的唇堵住,轉而只能從鼻孔里發出唔唔的聲音。

老孫粗糙的舌頭突破媳婦的貝齒,迅速與軟軟的香舌糾纏在一起。

許瑩俏臉稍仰,不甘示弱地回敬著。

兩人同時發出粗重的呼吸聲,孫正德激烈地吸吻著媳婦的紅唇,不時將大舌伸入媳婦口中攪動。

許瑩纖手無力地摟住公公的頭,隨著長吻,胸部開始劇烈地起伏。

孫正德見媳婦情動了,一把抓住媳婦的小手,引導著她向自己的胯下探去。

卻在這時,許瑩小手一掙,雙手撐住公公的胸膛,嬌笑道:爸你壞死了,不來了。

老孫一愣道:再來!又對著媳婦吻了下去。

許瑩俏臉一偏,孫正德吻在了媳婦的耳根下,馬上啜著耳垂吸了起來。

癢得許瑩咯咯地嬌笑,身子像蛇一般地扭動。

老孫順勢用雙手鉗住許瑩的嬌軀,讓她背貼在自己胸膛上,緊摟著站著,雙手從媳婦的運動衣里伸了進去,唉呀瑩瑩,奶罩都不戴,你還真是一個小騷貨。

邊說著,一手一個將媳婦的乳房抓得嚴嚴實實。

成熟的乳房滑嫩溫軟,老孫的手心感受到充滿著春青活力的彈性,抓捏把玩,愛不釋手。

紅色的運動衣如波浪般起伏,媳婦的乳房正在公公的魔爪下變換著各種形狀。

爸,不要這樣……許瑩的雙峰被公公玩弄,火熱的軀体左右扭動,似乎要從公公的懷抱中掙出去。

老孫一邊享受著媳婦的扭動與活力,一邊將一只手自運動衣領口探了出去,托住媳婦的一邊銷臉往上仰。

許瑩覺察到公公的企圖,嬌聲道:人家不要來了,啊,不……話音未落,紅唇已被公公的大嘴印住。

嗚……胸部仍在被公公侵襲,嘴里又被粗糙的舌頭卷入,許瑩在陣陣的快感中逐漸迷失。

更要命的是,公公的手自領口縮回后,不斷地沿著腰肢往下摸去。

嗚……厚實的手掌迅速地探入運動褲中,內褲也沒有穿……感覺到公公的大手如耗子般在大腿及豐臀上鑽來鑽去,終于滑入到已經濕熱無比的兩腿之間,許瑩口中發出滿足的嘆息聲。

有力的手指如彈鋼琴般在外陰部揉按著,許瑩腰部蛇一般地挺動起來,似是在逃避,又似在迎合。

白玉般地纖手在挺動的空隙中探入公公的腹部與自己的背部之間,錚地一聲,皮帶彈了開來,隨著西褲的滑落,露出了男人健壯的的臀部肌肉,三角褲如帳篷般撐起,仿佛已經被撐到了極限。

扑地一聲,孫正德將媳婦一把推倒在沙發上,紅色的運動褲被迅速地褪到腳裸上,視線里几經挑逗的陰戶已經是一片泥濘,粉紅的陰唇微微翕張,閃動著極盡挑逗的光芒。

許瑩啊地嬌喚了一聲,誘人的臀部不屈地拱起。

老孫飛快地脫下內褲,如虎狼般向扒在沙發上媳婦的嬌軀扑了過去。

許瑩拱起的豐臀被猛地壓了下去,粗長的肉棒迅速地貫穿,致命的快感使大腦一片空白,嗯……好大……第一波衝擊還沒有結束,許瑩腰肢便被公公的雙手鉗住,强拉著站了起來。

火熱的肉棒如杠杆般撬起媳婦的嬌軀,修長的雙腿被强行分開。

如狗爬般的姿式讓許瑩心里泛起了一絲羞恥的感覺,爸,不要這樣來……嗚……輕點……啊……啊啊……肉棒深深地在体內撞擊,許瑩簡直快要瘋狂。

雙手再也支撐不住一陣猛過一陣的衝擊,俏臉重重地貼住沙發坐墊,這已她身体唯一著力點。

公公肉棒傳來猛烈的推力,雙座的沙發也經受不住地向后移動。

啊啊……啊……嗚……輕……死了……許瑩壓抑地哭喊著,在一陣快速的抽插后,下体再也忍不住地傳來强烈的酸麻感覺,要丟了……啊……在肆意渲瀉的長喚中,涼涼的陰精噴涌而出。

然而公公的攻擊卻更加猛烈,下体的熱量在急劇的摩擦中迅速上升。

又來了……沙發背部終于被擠到了窗台邊,許瑩的腔道再一次緊縮。

啊……瑩瑩……老孫狠狠地頂進媳婦的最里面,肉棒空前地膨脹,滾燙的精液急射而出,公媳二人同時發生滿足的嘆息聲。

嗯……隨著公公鉗住腰肢的雙手松開,許瑩雙膝重重地脆在了地板上,被汗水浸透的短發一縷縷地貼在俏臉上,眼睛里一片迷茫……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