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末,阿虎從P縣老家打電話來,要我去參加他和甜妞的婚禮了,
我口裡答應著,心裡卻酸楚極了,當我放下手機之後,我就默默地念著一句話:
「別了,我的初戀,別了,我的甜妞!」

  有人說:沒有遺憾的人生不完美,那年我還年輕,不知遺憾為何物,現在我
明白了,甜妞沒成為我的女人,是我人生的一個遺憾!

  阿虎是我在P縣老家最好的朋友,他從小與我一起廝混,是過命的鐵哥們。
甜妞是我家的鄰居,和我們走得很近,她對性事成熟得早,最喜歡與我愛愛,多
次與我躲進樹林裡去,任由我撫摸她下體那嫩蔥的芳草地。

 後來,我爸在南方發了財,我們舉家就南遷了,分別的那天,甜妞哭成了淚
人,我安慰了她好久,許諾以後一定回去娶她,給她辦一個漂亮的婚禮!沒想到
僅事隔三年,這一切都有了變數,甜妞已經與我的好兄弟阿虎好上了,並且馬上
就要結婚!

  我是乘火車回P縣的,但因一場罕見的大雪,鐵路塌了方,我沒能趕上他們
的婚禮,我記得到的那天是12月1號,已經是他們新婚的第三天。

  「大哥,你怎麼才到啊?!我和甜妞都以為你把我們忘記了,不來了呢!」

  阿虎見我到來頓時喜出望外,他一跛一跛的奔過來接過了我的行李,轉身就
把我引向貼有喜字的房間,這是個出租房,他們的新房是租來的。

  「你這是怎麼啦?」我問阿虎,他沒答話,掀起房門的保暖門簾,催促我快
進房去。

才進門,我就看到甜妞側坐床沿,正用吹風筒吹著濕濕的頭髮,她一定是剛
剛沐浴過,腿上蓋著紅色的緞被,身上穿著夾棉的睡衣,那睡衣的前襟敞開著,
一對小巧的乳房,在我眼前裸露無遺。

  「啊……」

  甜妞看見進來的是我,她禁不住驚喜得輕叫了一聲,目光停留在我的臉上,
是那麼的親切和專注,竟顧不得拉攏敞開的睡衣,任由兩個玉兔在胸前跳蹦。

  「甜妞,還不快叫哥……」

  甜妞緋紅著臉,扭頭看了看阿虎,然後輕啟香檀嘴,羞澀的輕聲叫了我一聲
「哥」。

我拿出準備好的禮金,向二人表示了祝賀,正要再問阿虎的腿是怎麼跛的時,
窗外突然有人喊了一聲:「虎哥……風緊啦……快閃!」

  「發生了什麼事?」我盯著阿虎問。

  阿虎神色慌張的說道:「大哥,一言難盡,我要出去躲幾天,你就幫我照顧
照顧甜妞啊……是啥事,甜妞會慢慢告訴你的……」話音剛落,他就跑得無蹤無
影。

  我滿腹疑慮的看著甜妞,正欲細問,想不到甜妞雙臂一張,一下就撲進了我
懷裡!

  「甜、甜妞……別這樣……這樣不好啊……」

  「哥,我這樣怎麼不好啦?……我要哥……先把欠我的還我……要哥還我個
漂亮的婚禮!」

  說話間,甜妞流下了兩行熱淚,她一邊哭,一邊脫下了夾棉睡衣,那睡衣裡
什麼也沒穿,我一下就把她那赤裸的身體盡收眼底!

  「甜妞……別這樣啊……你已經和阿虎結婚了,他可是我的好兄弟……我們
不能……對不起他!」我面帶愧疚的對甜妞說道。

  「我不這樣,才是對不住虎哥吶!哥,你知道麼?這個婚禮……就是他為了
我和哥……舉辦的!」

  甜妞說著就坐了下來,她將下體正對著我,用力拉著我的手,要我去看她的
下體。

  我見甜妞固執的樣子,心想一定有什麼原因,又想立馬知道阿虎怎麼會這樣,
就對甜妞說:「你要我看……我就看……但你告訴我,你們這……究竟是怎麼回
事?」

  「額……你先看唄……我會的……」

  甜妞說著就向我張開了雙腿,但見:芳草萋萋的玉戶下,那蚌唇還是那麼迷
人,兩片小陰唇雖然大了不少,堪似「柳葉」紛飛、更似「蝴蝶」飛舞,那色澤,
雖無以前的鮮豔,但肉芽邊緣,尚無多少深黑的色素。

  「甜妞,你的寶貝……還是以前那樣美啊……哥很高興,你能保養得這麼好
……」

  「哥,不是我會保養,是阿虎……」甜妞停頓了,她有些欲言又止。

  「是他……憐香惜玉?一向的猛張飛……變得斯文了?呵呵……」

  「哥……我……我被你這麼一看,好高興,好興奮了……哎呀,我……我都
流水了……」甜妞陡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她用手捂住緋紅的臉,「哥,你還……
喜歡我嗎?」

  「喜歡……好喜歡……你現在的樣子……」

我用手指掰開甜妞的陰唇,果然看到不少的愛液流了出來。

  「哥……你喜歡……就插我啊……虎哥說了……這半月我都是你的……」

  此刻我意亂情迷,無心追問是怎麼回事,看來是阿虎有意安排,讓我和甜妞
「洞房花燭」的,而且他們還有過商量,不然甜妞不敢這麼主動。

  「哥……你怎麼啦?你快……插進來哦!」

  這時候,我的雞巴硬邦邦了,把褲襠撐得老高,甜妞伸手幫我解開皮帶,不
一會兒,就把我渾身脫了個精光。當雞巴跳出內褲的那一剎那,甜妞就愛不釋手
的握住了它,還情不自禁的說道:「哥……你的真大!」

  我自小與阿虎一起,知道他的也不小,聽甜妞如是說,只當她更成熟,知道
說男人的大,會增強男人的自信心。

  我用手掰開甜妞的陰唇,將雞巴插進她小巧的蜜壺口,雖然有愛液滋潤著,
可甜妞還是「啊」的嚶嚀了一聲!

  「啊……哥……你輕點哦……我已經……好久沒愛愛了……啊……」

  我正插得起勁,想不到甜妞竟開始求饒,她說出「好久沒開葷」來,更使我
大吃一驚!

  「什麼?你不是一直跟著阿虎嗎?難道他是『柳下惠』?還有這洞房花燭,
他會不碰你?」

  由於我很吃驚,竟一時忘了抽插,只是將雞巴深插蜜壺裡,一動不動的問著
甜妞。

  這樣插著不動彈,甜妞更難受,她的屁股輕輕地扭動起來,她歎了口氣,對
我說道:「哥,虎哥以前是很行的,可自從他命根受了傷,就……不行了……」 
她見我還不動,就掐了我屁股蛋兩下,「哥……快動啊……我……喜歡你一下一
下的……」

  我配合著甜妞扭動的節奏,緩緩插著甜妞那久違愛愛的屄屄,道:「他命根
受傷,是啥時的事?」

  「半年前……他替人收債,被弄傷的……腿也是……」

  「那幹嘛……還抓他?」我很氣憤,禁不住的狠狠插了身下的甜妞幾下,甜
妞娥眉緊皺,但沒有嬌吟。女人的適應力就是強,看來她已經適應了些。

  「別人說,鬥毆是他挑起的,他傷了人家好幾個,人家要人,有關係,我們
吃了啞巴虧……哎呀,哥……現在你……插快點、插重點嘛……我想要……快點
高潮一回!」

  說著,甜妞就用手扶住了我的熊腰,與我「噗嗤噗嗤」的激戰起來。

那一夜,我使甜妞高潮了三次,我也射了三次,都是射在甜妞的下體裡的。
因為她告訴我,阿虎已經沒有了生育能力,而她又想為他生個孩子,他小倆口只
有向哥我「討種」了,沒辦法,我就好人做到了底!

  在那半個多月的日子裡,我就做了兩件事:一是夜夜與甜妞肏屄內射,想讓
她儘快懷上孩子,我把她視為了自己的女人般疼愛,彌補了前面提到的那個遺憾,
雖然這彌補是暫時的;二是叫我老爸匯了一筆錢來,托了關係,買通關節,幫阿
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銷了案。

可阿虎始終不願提前回來,他在電話裡說,甜妞本來就是我的女人,他要我
好好再疼愛她幾天,待我啥時回Q市,他就回來替我送行。

  P縣是個小地方,返Q市的票很難訂,我托了不少關係,只訂到18日下午
的票。在與甜妞相處的日子裡,她天天都很開心,也不知道這開心是真的,還是
裝給我看的。

  17日那天下午,我帶相機去拍了幾個景點,想帶回去給爸媽看看,因他們
在這裡土生土長,以慰藉他們對故鄉的懷念。

回來的時候,我看到甜妞正在洗澡,她說我明天就要走了,要好好的洗個澡
先,通宵與我做愛!

  「哥,我們一起洗,好嗎?」甜妞洗著澡,媚笑著問我。

  「好啊!」我欣然答應,但舉了舉手裡的相機,「這東西怕潮濕,我得先把
它放回房去。」

  「額……」甜妞乖巧的應著。

  我拿著相機走到門邊卻回過身來,將相機對準了正在洗澡的甜妞。

  「哥,你這是幹嘛呢?」甜妞笑著問。

  「我給你拍幾張洗澡的照片,你知道嗎?女人洗澡雅稱『出水芙蓉』,我要
帶在身邊,隨時好好看看。」

  「哎呀……我這身子有什麼好看的?這天天在一起……哥還沒看夠?……哥
……快別拍啦……來洗澡!」

  當我按下快門的那一剎那,甜妞把頭一低,用額前的頭髮遮住了她那張笑得
很燦爛的臉!

 當天晚上,阿虎果然回來了,我們喝不少的酒,說了不少的話。

直到夜深人靜之後,甜妞才照我的吩咐,一邊打著哈欠,一邊高撅著屁股上
床整理床鋪,可阿虎卻執意要走,我攔都攔不住。後來是甜妞給我使了眼色,我
才打消了我兩兄弟與同一個喜歡的女人共樂一夜的念頭。

  「哥……虎哥不願意……我懂……因他現在硬不起來……一定覺得很沒面子
……」甜妞脫盡衣物,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當她張大雙腿,準備迎納我的雞巴
入港的時候,她有些悲傷的對我說。

  「這事,我回去就給他聯繫家大醫院,一定還有治。」

  「真的?如果真能治,那太好啦!」

甜妞的眼睛一亮,我從她眼神裡看出了她對阿虎的關心。女人的心和男人的
都一樣,這顆不大的心裡,都裝得下許多男人和女人!

  我這會興許是有些醋意吧,用手捉住雞巴,故意在甜妞那蜜壺洞開的屄屄口
上磨蹭了許久,直到甜妞有些猴急了,我才將大龜頭插了進去……

  「哥……舒服嗎?」

  「舒服……舒服極了!」

  甜妞很興奮,貌似比哪次做愛都主動,她快速的扭動腰肢,頻頻的篩搖渾圓
的屁股,有好多次,都差點把我弄得提前射起精來。為了分散自己的精力,我給
甜妞吟了首描寫女人屄屄的淫詩。

詩云:『天生妙物腰下居,雅稱蜜壺俗稱屄。茸茸美髯雙唇隱,幽幽蜜洞甘
露滴。無牙只喜啃硬肉,嘴小尤好吞大雞。最是令人銷魂處,亦收亦縮亦吮吸。』

  「哎呀……哥……你怎麼……這麼下流啊!」甜妞輕輕打了我一下「咯咯」
的笑個不停。

  「這不是我寫的,是我在成人網站看到的……」

  我一個用力過猛,大雞巴從甜妞的屄屄裡蹦了出來,甜妞立刻用手捉住我的
雞巴,把它迅速的塞進了她那愛液氾濫的屄屄裡!

  那一夜,我們真的是通宵做愛了,我為了記住這一夜的真實,將一張大紅雙
喜的窗花擱在了甜妞的雙乳上。

  「哥……你這做啥呢?是怕我冷嗎?我不冷,背上還冒汗了呢!」甜妞愛意
濃濃的說。

這一宵「傳教士」做愛,男人要「抱個女人背張床」,也的確夠累。

  「哥要再給你拍張照。」

  「拍那麼多幹麼吶……天都快亮啦……我還想……再去一次……」

她都高潮幾次了,還想我再給她高潮,我知道她是怕以後再沒機會與我在一
起。

  「額……妞,你放心,我回去就立馬給阿虎聯繫醫院,聯繫好就接你和阿虎
到Q市去,我們住在一起。」

  「哥……你不會再騙我了吧?」

甜妞的眼眶裡泛起了淚花兒,見我點了頭,她才破涕為笑的緊摟著我的腰,
與我更加纏綿的做愛不停!

  我回到Q市不久,阿虎就告訴了我甜妞已經懷孕的消息。

那時我已經給他聯繫了醫院,就叫他帶甜妞到Q市來,我給他們買了套住房,
我有時間就過去,與他們住在一起。

甜妞當然很高興啦,有兩個喜歡她、她也很喜歡的男人陪著她,這可是她做
夢都沒想到的事!

我想,阿虎經過治療,哪一天他能堅挺起來了,甜妞一定會與我們兄弟3P
的! 
 【完】

Tags: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