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女兒只穿著一件白色的女式彈力背心,裡面沒帶乳罩,背心短小薄透,幾乎就無法遮掩胸前的春光。隔著薄衫,我摸到她剛剛催放不久的青春的乳房,只覺得得酥軟中又帶著堅挺,彈性十足。

晴雯面色羞紅地躺著(畢竟是長大了,懂得害羞了,以前我跟她玩摸穴遊戲時,她可不是這樣的呀,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得可好奇呢!),默不作聲,黑葡萄一般的亮眼睛一閃一閃的,像是欣悅又略帶驚惶。我看到她那可愛的樣子,忍不住低下頭去親她。她微微偏了一下臉龐,也沒再作更多閃避,嘴唇被我親個正著。

我的舌頭輕輕用力撬開她微啟的雙唇,探了進去,一股清涼的芳香頓時漫入口腔。女兒的丁香小舌又柔又滑,甜甜的、膩膩的、溫溫的,像是美味佳餚任我品嘗(呵呵,冒出一句何勇的歌詞!)。我含住她靈動小巧的舌尖挑弄、吸吮,盡情啜飲她微甘的口液。

與此同時,我的手也順著女兒背心的下擺,貼著光滑的肌膚摸索上去,終於捉住了她那兩隻如兔子般活蹦亂跳的處女乳房。

女兒的乳房發育得很好,如兩隻剛剛開始成熟的水蜜桃那樣飽滿,其成熟程度遠遠超過了十二歲小女孩通常所能達到了水準。雖說跟那些十七、八歲、胸脯的花蕾已經盛放的少女相比,女兒的乳房還只能說是很小巧的,但也剛好可以盈盈一握。

哦,這嬌嫩的乳房簡直可以用「滑若凝脂、柔若無骨」這八個字來形容,摸上去太美妙了!我一捉住就根本再不忍釋手,充滿愛憐地揉捏不已,把玩不休。

胸脯頂端那兩粒精巧迷人的乳頭,在我的撫弄之下也隨之突起,軟中有硬地輕輕硌著我的掌心。

「唔……」我貪婪地吻著女兒的嘴唇,吻得她幾乎透不過氣來。好半天我們的臉才相互錯開,唾液在彼此嘴角牽拉出一條透明而柔韌的長長的細線。

由於我的親吻和愛撫,女兒那原先略顯緊張的身體已在不知不覺間慢慢放鬆下來,像一朵美麗的睡蓮含苞待放。

我在女兒耳邊低聲喘息,並用舌尖輕輕掠過她的耳垂。這時我從她胸前騰出一隻手來摟住她的身子,而晴雯也自然而然地伸過胳膊來和我緊緊抱在一起。我可以感覺到她的身體在我懷中輕微地顫動,可能她也和我一樣,漸漸地沉浸到情欲的美妙之中了吧。

過了一會兒,我鬆開晴雯。

「脫掉好嗎?」我問。女兒閉著眼睛點了點頭。我便動手脫去她的彈力背心,她胸前那兩顆飽漲紅潤的水蜜桃便一下子跳了出來。

前面說過,那時女兒發育未久,乳房不大不小,剛好可以被我的手掌覆滿。

她胸前柔嫩的肌膚白裡透紅,似乎吹彈得破;嫣紅如櫻桃的兩顆小乳粒在乳峰頂端微微突起,周圍則環裹著一圈粉紅色的乳暈,如蓓蕾一般惹人愛憐。整個乳房的外形也相當漂亮,居然還是我最喜歡的那種乳尖微微上翹的「竹筍型」呢!這簡直就是天上人間最美味可口的水果,比我在畫片上看到過的那種熟爛貨色不知要強多少倍!

我情不自禁地低下頭去親吻晴雯散發著青春熱力的乳房,一股清新宜人的芬芳頓時漫入我的鼻息,順著氣管直鑽進身體深處,隨後沁入五臟六腑!我把臉埋在女兒的胸口,只覺得所觸及的部分是那麼柔軟而有彈性,肌膚滑嫩細膩,如羊脂白玉。我貪婪地舔舐著女兒的乳房,舌尖在她乳暈周圍不斷地滑著圈,並不時親吻她小巧紅潤的乳頭,如此往復,似乎想在她胸口的一汪春水間激起陣陣漣漪。

後來,我索性把乳峰上那美味的小櫻桃含入口中,忽而用力、忽而輕柔地吸吮,細細體會乳粒在我唇間舌底慢慢漲大且神奇跳動的感覺。不管我是用舌頭稍微用力地彈動、撥弄那兩顆小櫻桃,或是僅僅在乳粒表面像風一般輕輕掠過,女兒的口中都會溢出按捺不住的呻吟,悠長婉轉,時低沉,時細揚——對於我,那就是銷人魂魄的美妙樂曲,聽在耳中,更加催發我的荷爾蒙。

「唔,晴兒……」我的嘴裡依然含著女兒的半邊乳房,含糊不清地叫她的名字。女兒的身體此刻已經完全酥軟,散發著蘋果般的清香氣息,正等待我去細細品嘗。

我一邊繼續親吻女兒的胸部(呵呵,口水已經在那裡塗了亮亮的一層),一邊將雙手順著她身體的曲線慢慢滑下去,滑過她纖細柔軟的腰肢,滑過平坦光潔的小腹——那盡頭有一處微微隆起,像小巧的刀切饅頭那樣飽滿而富有彈性,滑過豐滿、結實的臀部,最後摸到了她光滑溫暖的大腿。而腿窩中間,那圓丘的所在,便是我膜拜的聖壇!

終於,我的手抵達了那裡!這是一次多麼激動人心的重逢啊!我用整個手掌包住她的陰部,慢慢地搓揉,並不時用中指來回探尋,體味那高高低低的不同部位的溫軟質地。隔著純棉內褲的質料,我也能感覺到來自女兒下體的熱力與騷動!

我撩起女兒的短裙,一直翻到腰部以上,大腿雪白勻稱,渾圓豐潤,並無半點瑕疵……

窗簾把夏日的陽光擋在屋外,室內一片幽暗、寂靜。時間仿佛和我們的呼吸一道停止了,而兩顆年輕好奇的心卻在各自的胸膛中怦怦亂跳。

這時,我已經脫下了女兒的內褲。她像一隻潔白的小羔羊,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面色潮紅,雙目緊閉,頭扭向一邊。

我讓女兒把兩腿分開並左右弓起,自己則躬身於這片美妙的幽谷之間。

女兒那未經人事的處女香穴,還是像小時候我見過的那樣漂亮:顏色粉嫩,線條清晰,光潔柔滑,彈指可破;但是跟若干年前相比,眼前這小嫩穴則顯然成熟多了——陰阜飽滿,如小丘般隆起,上面已淺淺地長出一小片陰毛,不密,也不長,分佈均勻,顏色很淺,細細柔柔的,像新草嫩芽;兩瓣大陰唇已變得肉脂豐滿,緊緊地閉合在一起,自上而下形成一道筆直的屄縫(好象小饅頭上被豎切一刀);跟周圍的皮膚相比,大陰唇的顏色微呈暗紅,細膩、豐潤,基本上未長體毛(不過仔細看的話,還是能發現幾根新出未久的、短短的細毛)。當我把頭湊近女兒胯間時,鼻中便聞到一股暖融融的、好聞而奇妙的體香,不知該如何形容。

這桃源美景,這處女之香,吸引我長時間地把頭埋在女兒腿間不願起來。

欣賞過女陰外在的風光,我又用左手的食、中二指輕輕撥開女兒的穴瓣——呀!躍入眼簾的,是一片粉紅的、飽含蜜汁的嫩肉!女兒的小陰唇又薄又短,緊緊地依附在兩片大陰唇的上方內側;而那「人」字的頂端,覆蓋著一層嫩皮,隱約可以看見裡面藏著一顆羞澀的小紅豆……
此刻,女兒羞澀地閉著眼睛,躺在我的床上,兩腿弓起、分開如M形,那粉嫩的處女穴,隨著我手指的撩弄而時開時闔……

其實,那天下午我跟女兒並沒能完成我們人生的第一次性愛。我只是脫光了她的衣服,眼睛欣賞夠了,手指探索過了,嘴巴也不甘寂寞。但是,當我的舌尖剛剛觸及女兒幽谷間那美味的穴肉,正待悉心品嘗時,耳邊卻忽然傳來「丁冬丁冬」的沉悶兩響——天哪,竟是門鈴聲!

誰?會是誰?難道是妻子下班回來了?(由於高溫酷暑的緣故,夏天有不少單位都會提前一、二個小時放工。)

我迅速瞄了一眼寫字桌上的小鬧鐘——天哪!不知不覺竟已是下午五點鐘了!

我的腦袋一下子就炸開了,血液只往上湧!女兒也慌了神。怎麼辦?怎麼辦呢?

要是被妻子發現……「丁冬!丁冬!」門鈴又響了兩下。此刻,這回蕩在屋子裡的巨大聲響,對我們來說是多麼可怕啊!

我們手忙腳亂地穿衣服。由於剛才已經脫光了,我是男人倒還好,把內褲和外頭的短褲一套,上身赤膊也無所謂(男人夏天打赤膊很正常嘛,別說在家裡,我上外頭玩時也常常是赤膊的);女兒就比較麻煩了,雖然麻利地穿上了內褲和褲子,可是慌亂之下,竟把背心給套反了!

這時我聽到外面的鐵欄防盜門發出插銷被拉動的聲響,還有個熟悉的聲音正喊我的名字——果然是妻子回來了!我突然急中生智,冒出一個主意,叫女兒趕緊躲去衛生間,裝作正在上廁所,等換好衣服再出來!女兒也很機靈,迅速打開我的房門,閃了出去,像小貓一樣鑽進衛生間。

「咣當!」防盜門被打開!同時我似乎還聽見了鑰匙串的聲音——看來,妻子是準備自己拿鑰匙開門了!我趕忙把扔在床上的畫冊往床席底下一塞,自己面朝裡躺下,裝作睡覺。

太驚險了!差點兒就被妻子撞見!我閉著眼睛,盡力平穩著呼吸,胸口猶在怦怦亂跳!

第二天上午,我們才初嘗了甜美的禁果。哦,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

我非常喜歡「開苞」這個詞,「苞」——「花苞」,總使人想起那些特別美好、嬌嫩的生命。給處女開苞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何況還是給自己的女兒……

我和女兒的第一次是這樣的:我們躺到床上,女兒全身赤裸,仰面朝天,四肢攤成一個「大」字;我呢,跪在她的兩腿之間,把頭埋到她的私處舔舐不已。

有的書上管這叫「品玉」,真是一點也不假。女兒的陰部完全可以媲美一塊上好的紅玉:光潔瑩潤——如果把大陰唇上那幾根淺淺的陰毛忽略不計的話——幾無瑕疵,著實令人驚歎!這樣的「美玉」光用眼睛欣賞怎麼夠呢?所以我還必須用自己的嘴巴去好好品味——瞧,那妙處正微微翕動,似乎等著我去親吻呢!

我的舌頭溫柔地貼上女兒的處女聖地——她的大陰唇柔滑細嫩,肥而不膩,水分充盈。用味蕾細細品嘗,微微有點鹹,有點甜(不要奇怪啊,我經常就覺得尿液聞起來雖然微騷,但似乎還有一種甜絲絲的氣味),又好象是一種奇特的鮮味!

舌尖繼續前進,像靈蛇一樣舔開陰唇之間那道細細的肉縫,倏地鑽進去,努力朝裡面深入,那鮮鹹的滋味就明顯了。啊,多麼美味可口!唇舌所到之處全是一片柔軟滑膩的嫩肉,而那處女的幽香體味,更令我吻得如癡如狂!

由於我們照例關上門(這一次出於安全起見,還特意把外面的門給反鎖了)、拉上窗簾,室內格外安靜,所以我的嘴巴舔弄女兒陰部時發出的「嘖嘖」聲(多像一隻飲水的小狗啊),便顯得特別響亮。

「唔……嗯……嗯……」女兒的兩腿張得更開了,一左一右往兩邊翹起,幾乎形成一個V字(我說過女兒課餘在少年宮學習舞蹈,肢體的柔韌性極佳,這種動作對她來說根本就沒什麼難度)。隨著我的細嘬慢吮,女兒身體輕扭,嘴裡則發出低低的呻吟。

舌尖沿著微張的屄縫上下滑動,不緊不慢,細細品嘗;兩手配合著將穴瓣分得更開,露出最深處那細狹的、濕滑的洞口……呀,真是桃源仙境!

鼻子先湊到屄洞口,深深地、深深地呼吸,讓那一縷縷混合著淡淡騷味的處女幽香進入自己的肺中,再慢慢擴散到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這真是造物神奇的手筆啊!那樣馥鬱,那樣醉人!特別是那羼雜在芬芳之中的處女嫩屄獨有的騷味,如煙似縷,若有若無,使得原本那種單純的芳香一下子變得醇厚而奇妙,聞之飄飄欲飛!

接下來,舌尖輕探,一點一點地擠開穴口周圍的嫩肉,稍稍進到裡邊,快速轉動一圈,然後再轉一圈,只覺得光滑有如長滿青苔的井口,而裡面冒上來的,則是陣陣清涼的水氣……舌尖再深入,感覺似乎已抵達女兒的處女膜——濕潤、柔軟而有彈性,阻擋我進一步入侵。
順著小陰唇往上,仔細地舔開那片嫩皮,舌尖便找到小巧迷人、尚未熟透的陰蒂,輕輕地舔它、逗弄它,撩撥女兒那情欲的琴弦;然後又掠過小陰唇,滑過大陰唇,然後又繞回洞口……漸漸的,漸漸的,從女兒的小穴裡溢出一些溫熱黏滑的液體來,味道很淡,氣味香甜——如果再加點兒糖簡直就像銀耳羹了!我知道這就是女兒的愛液,最珍貴的處女仙漿,於是一滴不剩地把它們全都吮吸進肚裡。啊,甘美爽口,真是好吃極了!

女兒的呻吟聲隨著我舌頭的轉動、鑽探、翻卷和嘴唇的緊抿而起伏錯落,抑揚有致,如仙樂飄飄。她的腰肢也不斷扭動,像是在跳著歡樂的舞蹈。

不知過了多久,我的嘴巴、鼻子甚至下巴上,沾滿了女兒的愛液(其實也分不清有多少是我的口水,有多少是女兒的淫水),我整個臉的下半部,像被塗了一層糖漿。

當我戀戀不捨地離開女兒的下體時,嘴角與小穴之間竟牽拉出一條晶瑩的絲線,拉得很長,又細又長,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似乎搖搖欲墜,卻又藕斷絲連……過了好一會兒,才掉落在涼席上。

「真好吃!」我用手背抹了抹黏在嘴邊的愛液,在晴雯耳邊輕輕說道。

「什麼味道啊?」女兒好奇地問。

「喏,我親你一下你就知道了,想不想嘗啊?」說著,我作勢吻她。

「討厭啦!」女兒靈巧地躲開,「快去洗一下臉。」

「不,等一下我還要吃呢。」

「不給你吃!」

「不要那麼自私嘛,媽咪不是說好東西要跟爹地一起分享的?」

「誰跟你分享啊?」女兒把腿緊緊地並在一起,還用小手捂住下腹,並稍稍側轉身子,好象擔心我再次侵襲。(哈哈,其實只是裝模作樣!)
「那人家以前叫你吃,你還不要吃呢!」說著,臉上又泛起一片羞紅。

這時女兒坐起身來。我將她摟在懷裡,撫摸她羊脂般白嫩的小乳房。稚嫩的乳蕾呈現出好看的粉紅色,在我手指的撫弄下慢慢膨脹開來。

我的下體早就硬撅撅的了,把內褲頂出一個三角帳篷的形狀。我一邊輕啄女兒的乳粒,一邊拉著她的手順著我腹部摸下去。

「哇,‘他’又變大了,好硬啊!」女兒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但她的手並未鬆開,而是輕輕地握住了它。我內褲的前端已經被陰莖分泌物濡濕了。
在女兒小手的撫弄下,我的雞巴愈加堅挺了。不用看我也能感覺得到,「蘑菇頭」已經完全頂開包皮,沖了出來!
「這麼硬你不難受嗎?」說著,女兒突然調皮地用手指捏了「他」一下,正捏在龜頭冠狀溝的部位。

「哎喲!敢捏我!看我怎麼收拾你!」我隨即重重地用嘴唇抿吮了一下她的乳頭,惹得女兒也一陣嬌呼!

「不行不行,得讓‘他’出來透透氣了!」說著,我便把內褲脫下,扔在一邊。

現在我也身無寸縷了。我仰躺在床上,獲得解放的小弟弟昂首挺胸,呼吸著自由的空氣。

女兒跪坐在我腿邊,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的下體。我的陰毛遠比女兒的要多,小腹處黑黑的一片,中間昂起的那根肉棒倒是脹得通紅!

「好象比昨天要大哎!」她用一根手指輕輕地撥弄了一下肉棒,「真好玩!上面的‘眼睛’也張開了!」

呵呵,豈只是「眼睛」張開,都流「眼淚」了呢!

果然,女兒也發現了,還笑話我:「爹地,你快去上廁所啦,都要尿出來了!」

「什麼呀?那不是尿。」我抬手把龜頭開口處的分泌物抹掉。

「不是尿?那是什麼呀?」女兒問。

「嗯,我也說不清楚,反正不是尿啦,就跟你剛才那裡流出來的東西一樣。不信你聞聞。」我把手伸到女兒鼻子前。她嗅了嗅,一臉疑惑的樣子。

「沒騙你吧?」我說。

「那,這是什麼呀?哼,誰知道那是不是你的口水啦?」

「什麼口水啊?明明是你的……淫水!」
「什麼?是什麼水啊?」

「淫水。」我一本正經地重複了一遍。雖然說不清它的學名叫什麼,但為了維護爹地的博學形象,此刻就姑且把「淫水」當作一個科學名詞吧。

「那你這也是‘淫水’咯?」女兒問。

「不是,女的叫淫水,男的……男的就是……前列腺分泌物。」

我躺著,把雙手枕在腦後,頭稍稍抬起一點,看著女兒饒有興趣地撫摩我的雞巴。(真是「輪流轉,幾多重轉」!想當年,總是女兒好奇地看著我探索她的陰部!)

「爹地,我也親一下‘他’好不好?」女兒說。

哈哈,我當然樂意咯!但是,為安全起見,還得特別關照一句:「不要用牙齒咬哦!」

突然,龜頭被一片軟肉舔了一下,是從下面往上舔的,女兒的舌頭靈巧地滑過陰莖系帶,甚至在尿道口上也蜻蜓點水似地掠過!

還沒等我來得及仔細體會,整個龜頭已被女兒濕熱的口腔所包圍!這奇妙的感覺是我從未嘗試過的,被刺激得渾身一激靈!

天哪!真是受不了!女兒只是輕輕一吮,就好象要把我的魂都給吸出來似的!

還好,女兒淺嘗輒止,只是吮了三兩下,便停住了。

對我來說呢,這「玉人吹蕭」的活兒雖然美妙,雖然舒服,卻也未免太過刺激!我也不敢再叫她繼續——小弟弟已經有點暈暈乎乎了,若是再折騰幾下,只怕馬上就會「吐」出來的!

女兒擦了擦嘴。

「什麼味道啊?」我問。

「嗯,沒什麼味道」她又想了一下,說,「有點鹹。」

臉上的淫水已經乾了,繃在皮膚表面,不太舒服;何況,由於淫水中的蛋白質和空氣接觸而發生的化學作用,那氣味也有點兒不好聞。我便去衛生間洗了一把臉,順便漱了漱口。女兒小解後也簡單洗漱了一番。

父女倆重新回到小房間,關上門,躺到床上,又裸身抱在一起。

「晴雯……」

「怎麼啦,爹地?」

「……我們‘那樣’一下好不好?」

「哪樣啊?」

「嗯,就是‘那樣’啦!」都到這關口了,我卻還有點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
「不要啦,我害怕!」

「……就試一下嘛,」我親親她的小嘴,「晴雯,求你了……」

「不,我怕!你的那個……那麼大!」

「好不好嗎?就試一次。」我繼續求她,左手小心地握住她的一隻乳房,輕慢搓。

「……會不會很疼啊?」

「可能會有點疼吧?女孩子的第一次一般都會有點疼的,處女膜破了還會出血。不過,忍一下就好了,一會兒就不疼了。」

「真的嗎?那要疼多久呢?」女兒眨巴著眼睛,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疼一會兒就好了,然後就會覺得裡面很癢,很想被插進去,然後,我們都會感到非常快樂,非常舒服!比什麼都舒服!」
「真的啊?你可別騙我哦?那……爹地,我是你女兒哎!」晴雯捶了我一下,「父女要是這樣,人家會說的……」

原來她真正顧忌的是這個!看來女兒確實已經懂事了。
我繼續試圖說服她:「那我們剛才那樣,人家還不是一樣要說?」

「不一樣的,剛才……我們只是‘那樣’嘛。」

「哦,‘那樣’你就同意啊?」(我的手又不老實地直闖女兒的處女禁區,而女兒併攏兩腿,下身扭動,阻止我的侵入。)

「我想,反正……」

「反正什麼啊?」(手指像靈活的蚯蚓,繼續往女兒腿縫裡鑽。)

「反正以前都已經被你摸過了……」

經不住我軟磨硬泡,女兒終於鬆口了:「那,我們就在外面碰一下好不好?」

(事後想來,我覺得其實女兒心裡也還是有點想嘗試的,但是又怕這怕那,所以態度一直遊移不定。)

「好吧,」我當然非常高興。
「真的只能在外面哦?」女兒還是不放心,又關照了一句。

「知道啦!」我說。

我俯身其上,胸膛壓住女兒嬌小的乳房,下身正好湊到她小穴前,稍稍往前一頂,龜頭便觸到一片軟肉!只見嬌嫩的小穴已微開一線,兩片薄薄的小陰唇似已脹大,連同那些鮮豔的嫩肉,像關不住的滿園春色,爭先恐後地往外擠!

翻開穴瓣,周圍都泛著濕潤的光澤!還有那粒藏在嫩皮後面的害羞的小珍珠,也快呼之欲出啦!顏色更加豔麗了,由粉紅而鮮紅,微含水光……

為了舔起穴來方便,我讓女兒把兩手分別搭在腿彎上,使得白皙修長的大腿左右岔開,並高高翹起——如此一來,她嬌嫩的小穴便像綻放的花蕾一樣完全暴露在我眼前了。不光如此,還能清楚地看到那可愛的小菊門呢!女兒的菊門小巧而緊湊,像是鑲嵌在臀縫間的一枚小鑽石;周邊的皮膚微微發黑,但菊洞本身仍是粉嫩的顏色,乾乾淨淨,纖毫畢現!
這個姿勢,跟我在色情畫冊上看到的浪女所擺的一樣,但由女兒做出來,倒並不覺得淫蕩。我想,晴雯自己恐怕也只當是在舞蹈課上練功吧?

由於女兒剛才去衛生間小解過一次,所以此番聞見的屄味自然更加濃郁,騷香撲鼻;而舌頭嘗到的,也更加鮮鹹!

「好香啊!」我貪婪地嗅著那混合了多種成分的奇妙體味。

我捧著女兒白嫩的小屁股,埋首在她胯間,嘴唇輕抿細咂,舌頭慢卷長舒,不一會兒工夫,便引得「泉眼」出水,濕了「溝渠」,肥了「山谷」。

當愛液溢出來,順著會陰流到菊門時,我也不知哪來的興致,竟還用舌尖飛快地在那皺褶上麵點了一下呢!
「爹地,你好壞啊!怎麼舔人家那裡?」可能是害羞吧,她想把高舉的兩腿放下來,但我一手抓住她一邊腳踝,又推上去,反而讓屁股翹得更高了!
現在,女兒的小穴已經足夠濕潤,胯間的每一寸禁地,都被我的舌頭仔細耕耘過多遍,泛著亮晶晶的光澤;大陰唇兩側不多的幾根穴毛,全都被舔得服服帖帖;而狹長的屄縫裡面,更已是春潮氾濫、汪洋一片!

「舌耕」之後,穴瓣已微開。在我左手兩根手指的幫助下,這朵嬌豔的處女花終於徹底綻放,露出深藏在花苞中的秘密入口!

我將右手的食指慢慢地探入濕滑而緊密的穴口,試圖往裡推進。

「哎喲!」手指剛入幾分,觸到穴內一團軟軟的嫩肉時,女兒突然一聲低呼,身體也繃得緊緊的!

哈哈!我想此刻我碰到的就是女兒的「處女膜」吧?

啊,處女!多麼美好的字眼!

手指停留了一會兒,感受一下「處女膜」的柔韌與堅貞——如果不是手指,換作我的雞巴,又會是什麼感覺呢?——然後,小心翼翼地穿過那片軟肉圍裹中的小孔,繼續深入。

綿軟而濕潤的穴肉緊緊地裹著指頭,每一分的深入都能引起一陣細微的蠕動。

我覺得就像是被一張柔軟的小嘴使勁含著吸吮似的!

進了約了寸許,我試了轉了轉指頭,女兒的嘴裡忽又「噝」的長吸一聲。只見她微微蹙眉,似乎有點兒痛苦的樣子,又似乎……哦,那種可愛的表情真讓看了就忍不住想吃她一口啊!

「怎麼啦,晴雯?疼嗎?」我問。

「沒事,」女兒淺淺一笑,「不是疼,感覺……」

「什麼感覺啊?」

「說不上來,嗯,反正感覺怪怪的。」

慢慢地,慢慢地,我把整根手指都推了進去。指尖似乎已抵達嫩穴神秘的底部,仍是濕軟一片,周圍好象是火燙的海水,隨時都有可能沸騰,而最深處似乎還有一個幽暗的洞穴,像是通往另一個大洋的秘密通道……

隨著我手指在女兒的蜜洞裡來來回回地輕抽慢送,她的呻吟聲又漸漸響起,像是要為我的動作配上曼妙的樂曲。在淫水的潤滑下,手指的進退越來越順暢無阻了。

「舒服嗎,晴雯?」我稍稍弓起指關節,並開始在嫩穴裡蛇行。

「嗯!」女兒點點頭,低哼一聲。

我手指先稍稍往左用力,再往右,然後又往左……

如此旋轉著不斷深入……而女兒雙目緊閉,嘴裡不斷地「噝噝」吸氣,身體如一張繃緊的弓!

這樣玩了一會兒,我忽然想換大拇指試一下(試試看女兒的處女穴究竟能容納到什麼程度),便抽出食指,呵呵,上面沾滿了透明黏稠的蜜汁——如此美味的女體菁華怎麼能浪費呢?全被我放入口中嗍了個乾淨!

「不疼吧,晴雯?」眼看著右手的大拇指慢慢地插進穴口……「不疼。就是……有一點點緊,感覺脹脹的……」女兒仍閉著眼,不過眉頭已不像剛才那麼緊蹙了;表情雖然似笑似哭,但明顯不是難受而是舒服!

大拇指旋轉著,徐徐進入,不一會兒,便已經完全進到她穴內,被彈性十足的穴壁緊緊包圍著。

雞巴已經硬得不行了!龜頭早就高高昂起,且脹得通紅,開口處有透明的分泌液溢出,還流了不少呢,肉棒的前端已濕了一片!

我指給女兒看:「怎麼辦呀?小弟弟又開始流口水了。」

「真饞嘴!」女兒用手在龜頭上輕輕拍了一下,打得肉棒一搖三晃的!

我忽然想起插穴時把女方下身墊高一些會比較好插,也搬過枕頭來墊在女兒臀下。果然,那肥嫩的、水淋淋的小丘因此而挺得更高了!

我跪在女兒分開的兩腿之間,雙手撐在她體側,慢慢俯下身去,將「雄赳赳、氣昂昂」的肉棒一點點湊近她粉紅色的胯間。呀!龜頭驟然觸到一片軟肉!——不過這次可不像剛才那麼乾巴巴的了,而是又濕滑又溫暖!好舒服啊!

我開始上下挺動腹部,讓雞巴在濕潤的屄縫中來回滑弄。雖然眼睛看不到,但也可以想見,飽漲紅潤的龜頭,是怎樣劃開那道嬌嫩的縫隙……有時,像頂到一片軟骨(應該是戳到靠近陰阜部位了吧?);有時,又感覺到如奶油一般的軟滑細膩……

這從滋味讓我心醉神迷!我們就這樣在體外模擬著性交的動作,摩擦、頂弄,兩人都屏息凝神,悉心感受這男女間的秘密!

慢慢地,我感覺女兒的整個私處仿佛奶油融化一般,變得越來越軟了——而在屄縫中靠下面的某個地方,更是軟中之軟,頂上去似乎便微微下陷,又熱又滑……出於男性的本能,我不自覺地發力往那兒頂。一次,兩次,三次……突然,龜頭好象闖入了另一個陌生的空間……「哎喲!」女兒叫出聲來!

「怎麼啦,晴雯?」我也趕忙收力,停止向前挺進。

「爹地,你是不是插到我裡面去了?」

「沒有啊?」我有點做賊心虛,忙讓龜頭離開穴口。

「騙人!剛才我明明感覺到你……頂進去了!」

「是嗎?……不小心啦,我又不是故意的。」(說實話,我還真不是有意想那樣的。當時那種情況,腦子早就一片空白啦,完全是本能的驅使。)

「爹地,你好壞啊!」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呀!弄疼你了嗎?」

「嗯,有一點疼,」女兒說,「一點點。」

「好好,都怪爹地不好!」

「就是你壞嘛!說話不算數!」女兒嗔怪道。

「那……誰叫你那裡那麼滑啊?一不小心就進去了呀!」
「你還說!討厭!」

我坐起身來,戀戀不捨地用手摸著女兒的小嫩穴。她那裡已濕成一片,細軟滑潤,紅紅的「小嘴」半開半闔,害羞的「珍珠」愈加光潤,而晶瑩的愛液溢出穴瓣,都已流到腹股溝了!

「晴雯……讓爹地插進去好不好?」我用指頭沾著淫水,輕輕在她陰蒂上劃圈。

「不要啦,就剛才那樣子就好了。」

「可是……我想……怎麼辦啊?」我投去懇求的目光。

「不要啦,會疼的。」

「第一次都會疼的嘛!女孩子有處女膜的,處女膜破了就不疼了呀!」
「那,你剛才不是說,‘處女膜’破了還會出血的嗎?」

「是呀,是會出一點血的,不過,一會兒就好了。過幾分鐘就不疼了!」

「真的嗎?」

「小傻瓜,我們試一下不就知道了?」我說,「別怕,爹地會很小心的,要是你疼呢,我就停下來,好不好?」

「嗯,我還是害怕……」女兒疑雲滿面、若有所思地轉著黑眼珠,說,「插進去……會不會懷孕呀?」(這個小丫頭倒還想的蠻多的,昨天剛學了點生理衛生知識,今天就用上了!)

「什麼啊?你懂不懂呀?又不是插進去就會懷孕的!」為了打消她的顧慮,我這個做爹地的,不得不又再當一回老師,跟她講解女生懷孕的機理——其實,「老師」自己也是一知半解的!

「那你現在是排卵期嗎?」我問。

「我不知道。」女兒搖了搖頭。

「那好,我問你,你上次來月經是什麼時候?」

「嗯……我忘了。」

「怎麼會忘了?媽咪沒教你每次來月經都要自己把日期記下來嗎?」

「沒有,媽咪沒說。」

「你再想想,大概是幾號?」

「嗯……真的記不得了,」她想了一想,又說,「大概有十幾天了吧?」

我也裝模作樣地想了想,說:「那,你現在就不是排卵期,是安全期,不會懷孕的!」

「什麼叫‘安全期’呀?」

「安全期就是……就是……不會懷孕的日子!」

做通了思想工作,事情也就好辦了。

「爹地……」

「又怎麼啦?」

「……你可要輕點噢!」

「別怕,爹地會很小心的。」

「你要是弄疼我,我就告訴媽咪你欺負我!」

「你敢!」

「哼!反正你以後要對我好一點,不要惹我生氣,否則我就把你欺負我的事告訴媽咪!」

天哪!居然還要脅我!這丫頭!

馬上就要給自己的處女女兒開苞了!

我用兩指輕輕分開那兩片嬌嫩無比的穴瓣,另一隻手扶住肉棒,稍微調整了一下角度,便向那神秘幽美的桃源深處進發!紅潤腫脹的龜頭陷入陰唇的夾瓣中,慢慢往穴口頂進去……濕滑的肉洞口不斷地張大、張大,終於像小嘴吞食雞蛋一樣,把龜頭一點一點地含住了!

「呃……唔……」隨著我一分一分的深入,女兒的嘴裡亦發出低低的呻吟。

「怎麼啦?疼麼?」我雖然很想痛痛快快地一戳到底,但終歸是心疼晴雯,

便不敢再向前挺進。「要是太疼的話,那我們就不玩了。」

「呃……有一點疼!……嘶……」女兒倒吸了一口氣,「慢一點,爹地……疼……」

見她如此,我也只好把身體稍稍回退,只用龜頭慢慢地在穴口研磨,有時稍用力頂入一點,但也不會超過半分,旋即便又撤出。

過了一會,我問晴雯:「現在好點了嗎?」

「嗯,好象不太疼了。」女兒點了點頭。

「要是疼就告訴我。」我又開始一點一點加力,龜頭慢慢滑入穴口。

「呃……唔……慢一點……慢一點……」

「很疼嗎?晴雯?」我停下來不動,但也沒有退出,大半個龜頭仍留在女兒體內。

「也不是很疼,有一點啦!感覺……」

「什麼感覺?」

「脹脹的,特別脹。你那個好大啊!」

「那我可不可以再進去一點?」

「可以……不過你要慢一點……呃……」

「疼麼?」

「還好……呃……慢一點……」

我想,不管女兒嘴裡怎麼說,小穴總歸還是有一點疼的——畢竟是處女的第一次嘛!開苞哪有不疼的道理?但是龜頭的前端嵌在女兒溫暖濕潤的嫩穴裡,給我的感覺是那樣的舒服和美妙!軟軟熱熱的陰道嫩肉像小嘴一樣緊緊地環裹、含吮著我最敏感的尖端,簡直要把我的全身都一點一點融化掉了!我實在是無法忍受面前的美味誘惑,真恨不能一下子把肉棒深深地戳進嫩穴的底部,與女兒來個徹底的血肉交融!

我知道關鍵的時刻到了,「破處」在此一擊!

我深吸了一口氣,先定定心神。這時龜頭正被濕滑的穴口緊緊地含住,穴壁上的皺褶和黏膜像舌頭一樣輕舔著龜頭上最敏感的嫩肉!哦,簡直舒服死了!

女兒看著我,一雙大眼睛烏黑明亮,有如葡萄,目光流盼之際,眼神攝人魂魄,仿佛是無聲的鼓勵。我和女兒目光相對,會心一笑。她是不是也正在期待我的深入呢?

我按住女兒白嫩光滑的大腿內側,把它們推向她胸部(這樣便又形成了下體朝天的M狀),同時暗自收腰聚力,一吐一吸之間,屁股猛地向下一沉,龜頭一下子突破了處女的屏障,直向女兒的幽穴深處而去!

「啊!」女兒高呼一聲,疼得咧開了小嘴,眉頭也緊緊蹙起!

我趕忙收住去勢,但這時雞巴也已經插進去一大半了。

「晴雯,是不是很疼啊?」見到她五官都微微扭曲,我也不由得感到心疼!

女兒緊咬住嘴唇,不說話,眉頭緊蹙成一團。

我不敢鹵莽,雞巴未再繼續挺進,而是留在原地按兵不動,一邊用手溫柔地觸撫女兒的大腿和胸部,以減輕她破身的疼痛。

女兒的小乳房此刻稍稍脹大,乳肉潔白嫩滑,突起的乳粒嫣紅纖巧,像兩顆珍貴的紅瑪瑙。我再次俯下身子去親吻她美妙的小乳粒。

過了一會兒,女兒臉上的表情漸漸放鬆,看來似乎已沒有剛才那麼疼了。我繼續撫摩她的身體,手在她大腿和屁股之間來回游走,舌頭則仔細地舔著乳尖,讓它在我嘴裡漲大。終於,女兒愜意地輕輕扭了扭身子,並發出輕微的呻吟。

「還疼嗎?」我問。

「哼,當然疼的咯!換你你不疼啊?」

「對不起對不起,都怪我不好,爹地弄疼你了,對不起哦!」我連聲哄她。

「爹地,我已經不是‘處女’了對麼?我出血了麼?」

「不知道。可能出血了吧?」我將肉棒退出一截,果然,上面有絲絲血跡,但不很多,便告訴她,「是出了一點血,就一點點,沒關係的。」

「誰說沒關係啊?又不是你出血!」

「第一次總要出血的嘛。以後就不會了。」

「什麼‘以後’啊?你還想有下次啊?想得倒美!」

「當然想咯!每天都想!」我一邊說著,插在女兒穴裡的雞巴又開始不安分地輕輕動了起來。啊,這小小的仙人洞,又熱又緊又滑,好舒服啊!

「哼,下次才不上你當呢!——討厭!你又不老實了!」

「沒辦法啊,既然不給下次,就只好珍惜眼前的機會咯!」

「下流爹地,就知道欺負女兒!」雖然嘴上跟我抬杠,可女兒反而把兩條大腿張得更開了,並稍稍抬了抬屁股,更方便我的深入!

於是我繼續向幽洞深處挺進,輕輕地,緩緩地,一點一點地推送進去,眼看著兩片陰唇像吃香蕉那樣一分一分將我的肉棒吞進「嘴」裡!

「呃……呃……」女兒的呻吟聲又漸漸響起,眼睛也閉上了,眉頭也緊起了——不過,似乎並不像剛才那麼痛苦。

果然女兒被開苞後才疼上一會兒就不疼了!看來,我可以放心地長驅直入了!

啊,我終於抵達幽洞的底部了!是的,整根肉棒全都插了進去!女兒的小嫩穴像嬰兒的小嘴那樣緊緊地含著它!

我情不自禁地摸著女兒的胸膛,她的小乳頭在我掌下興奮地挺立著!

「爹地,你喜歡我嗎?」女兒在我耳邊輕聲嘟噥道。
「喜歡!晴雯,你……真好!爹地喜歡你!」

「嗯……呃……啊……」隨著雞巴的淺抽慢插,一些香濃的蜜汁也從女兒嬌嫩的花瓣裡溢了出來,不過顏色不再是半透明的了,而是夾帶著絲絲縷縷鮮紅的處女血!

那處女血洇在花蜜中,慢慢向周圍滲開,一絲一縷,如玫瑰般生長、催放,漸漸由鮮紅而淡紅,似融化又非融化。

我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身體催動的節奏。只見晴雯雙眼緊閉、貝齒緊咬,真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歡愉!

柔滑濕軟的穴肉一下又一下輕刮著龜頭上最敏感的部位,爽得我渾身直顫,仿佛周身每一個毛孔都樂開了花!快樂的電流一陣強過一陣地衝擊著中樞神經,令我飄飄欲飛,陶然忘我。天哪,我就要飛上天啦!我就要被滾燙的火山岩漿熔化啦!

女兒的兩腿緊緊環抱著我的腰,使我深入到她身體的底處。我仿佛置身於土地鬆軟的海底,被溫熱的海水所包圍,水波蕩漾,海藻輕揚,一些肢體柔軟、形態嫵媚的海洋動物接連從我身旁遊過……

嫩穴突然緊緊地一收,裡面似乎有一張柔軟火熱的小嘴含住我龜頭上的小眼拼命吸吮,這是多麼熱情的吸吮!我無法自控了,尾骨處一陣酥麻酸癢,迅速傳遍全身,充血的雞巴已經脹大到不能再大了,上面的每一根筋脈都凸顯得那麼清晰——猛地,龜頭在嫩穴的吸吮之下劇烈地跳動了幾條,隨即一股灼熱的精液噴薄而出,像密集的子彈打在女兒的子宮頸上!

第一次和女兒做愛,就這樣達到了高潮!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