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阿康,別人也習慣呼我康仔,今年33歲。到年底整整結婚10年,老婆與我同年,孩子剛上小學,家庭溫馨,其樂融融。小姨子小我們6歲,今年27了,年齡稍稍差距大一些,過去都相安無事,但前一段時間她的一次人工授精中發生的事情,令我記憶猶深!:

小姨子miroa23歲那年結婚,結果到去年都結婚3年了還沒懷下孩子,嶽父母都很著急,老婆也托我出國時帶回來些特效藥,但都沒能起作用。後來我讓老婆偷偷去問問小姨子是不是妹夫的功能有些問題。說句實話,讓她去問這個我自己心裏也有一些小九九:小姨子客觀地說沒我老婆漂亮,但畢竟比我們要小6歲,很青春而且她屬于那種身材很健美的類型,讓人常常聯想到接觸到皮膚會很緊繃的感受。如果妹夫的那功能有問題,豈不是讓我機會很大!

小姨子與妹夫屬于閃婚那種類型,結婚前幾個月才談定的男朋友。所以在她沒男朋友前常常來我們家玩,尤其夏天她在自己姐姐家也很隨便,穿個我老婆的睡裙在屋裏跑來跑去的,又明顯不穿文胸,總是讓我底下的兄弟偷偷難受;另外我們家的盥洗室木門,由于剛裝修時掛了一個裝飾品溫度計而釘過釘子,後來溫度記卸下來了,但釘子拔掉留下個能窺到洗手間內部所有情況的小孔,我趁老婆沒發現就趕快貼了張她喜歡的明星照片。這個小孔曾經是我多次偷窺小姨子洗澡的樂園。

小姨子那時一看就是個姑娘的身體,小奶不大,但奶盤很大很圓,而且很挺;她下邊的毛很濃密,是那種像修整過的阿拉伯數字1字形。

由于小孔太小而且位置太高,我從沒清楚地看到過她底下到底長什麼樣。這樣刺激的偷窺隨著她的結婚而不再有了……

我曾經想,由于在一個大家庭生活經常見面,自己應該是小姨子涉世未深時接觸最多的第一個青年男性,她會不會對我有好感呢,但後來發生的一件事讓我這個想法擱淺:一次他和妹夫到我家玩兒,我當時剛回家,進到自己臥室換睡衣,剛剛脫到隻穿個小內褲,不知道怎麼的小姨子竟然沒敲門就進來要取她姐的護膚油,她一進來看我穿成這樣,不禁’啊‘的一聲,我尷尬地說:沒關系,又沒脫光,她很不在乎地說了聲:哼!誰希罕!

就出去了。另外,夏天穿低胸的衣服,在我跟前隻要彎腰手就會自然護著自己的胸口生怕姐夫給看到,就像在外邊看到的那些陌生女人的下意識動作。從此我斷定她對我隻是當個哥哥而已,也就再沒奢望過什麼。

後來有一個周末老婆從小姨子那兒回來,怕孩子聽到,偷偷拉我到保姆間告訴我:她問小姨子了,聽說妹夫雖然不是很強悍,但是個正常男人能過夫妻生活,而且小姨子也去醫院看過,她的身體機能沒問題,沒有輸卵管不通或子宮粘連的是什麼毛病。老婆讓我好好想想辦法,要不然,她爸媽太操心了。

我隻有奉命四處打聽,後來從在醫院工作的哥們兒那聽說,男人雖然勃起,射精沒什麼問題,但要是精液濃度不足,或所射精液中無成活精子一樣不能生育。

我把這個消息告訴老婆,幾天後老婆告訴我,小姨子強迫妹夫去檢查了,果真是屬于死精!他們小兩口準備采用人工授精了。但老婆說有個難爲情的請求要我答應,希望我能捐出自己的精子,因爲小姨子覺得醫院提供的精子雖然據稱都是大學本科以上身體健康的男士捐出的,但miroa怕要是那男人長的太醜,豈不是害了下一代。另外姐夫這麼帥,和姐姐的孩子這麼漂亮聰明,她覺得要是用我的精子肯定會有好的遺傳基因,而且將來孩子也和這個大家有真的親緣關系,隻是別讓嶽父母知道就行了,怕他們傳統思想接受不了。

我說,老婆你都沒什麼意見,我當然沒意見了,呵呵,我又多一個孩子呢!老婆說:美得你啊,將來是絕對不許對孩子說的,這樣一是因爲要保護孩子的心裏感受,另外,這也是小姨子答應妹夫的條件。第二天一大早,小姨子給我打來電話:哥,謝謝你,我昨天好不容易說通了我姐,後來還怕你那裏又不同意呢!

怎麼會呢,要在哪個醫院采集精子,我今天就可以去。我回答。就在小芳她們科室。啊,小芳我聽到小芳這個名字真的沒想到。

因爲小芳是miroa的同班同學,在我們城市的一家大醫院的婦産科工作,因爲過去曾拜托過他老公幫我們買手機一起吃過飯。但怎麼采集精子會讓我去婦産科啊?……我驚奇地問小姨子。哥……是這樣,這是小芳建議的,因爲既然我選擇了身邊的人捐精子,就不要像常規那樣使用冷凍精液了,那樣會造成部分精子死亡而影響受孕率的……你看,我說這話都不好意思……miroa支支吾吾的解釋。

恩,好吧,沒什麼問題。我心想,無所謂了,反正怎麼采集我也占不到什麼小姨子的便宜,隻是精子少了個被液態氮速凍一下的環節而已。那你這些天不要喝酒,也不要抽煙好嗎?全當是爲了未來的外甥嘛!姐夫!

小姨子說話好像輕松了很多。禁酒沒問題,戒煙我可真得下功夫了。我心想,哪是什麼外甥,明明是爲了我兒子嘛。謝謝你了,姐夫,那兩周後,我們一起去小芳那兒。

掛了電話,我下意識地把抽的剩了一半的煙掐滅了。

一周後由于老婆出差,就我和小姨子夫婦倆去了醫院。進了醫院,小芳把妹夫擋在了婦産科手術3室的門外,然後小姨子進了手術室做準備工作,我被領到手術室裏套著的一間器械室。小芳告訴我,這裏不比醫院男科的取精室,沒有刺激的錄象可以看,隻有自己想辦法把精液弄出來,裝進她給的一個玻璃容器。

小芳出去了,我看這裏溫度有點熱,徹底脫下了褲子,拿出自己的寶貝兒,告訴它:你今天可要爭氣啊,給咱來點高質量的種子.然後就用手慢慢套弄起來。雖然想到小姨子就在隔壁,或許下邊什麼也沒穿小弟弟馬上揚起了高昂的頭,但自己一個人在這’卡拉OK‘實在沒什麼意思,都套弄了10分鍾還沒有要出來的意思。

吱!門突然響了,小芳很快閃了進來,而我還在套弄著陰莖,當時我就漲紅了臉,很尷尬地捂住我的寶貝兒。

害怕什麼,我雖然是婦産科醫生,但畢竟是醫生,什麼沒見過,康哥,來,讓我看一下,出不來嗎?說著小芳蹲下身來順勢用左手抓住了我的勃起很充分的陰莖,眼睛裏透出貪婪的目光。說實在的,小芳比小姨子結婚早一些,有一些成熟少婦特有的風韻,原來和MIROA請她吃飯時我看得出來她對我的好感,但我隻是有賊心沒賊膽罷了,從沒私自聯系過她,沒想到今天我的小弟弟就這樣被她飽飽地抓在手裏……我的小弟弟不聽話的一跳一跳

康哥,沒想到你的陰莖有這麼大,真的很少見啊!但你似乎包皮有一點長。小芳用手一邊來回撫摸著我的陰莖一邊用一種異樣柔情的目光注視著我。沒關系吧,隻有在它疲軟時才看得出來包皮有些長,你看勃起後包皮都褪到後邊了,不會影響性生活質量的吧?說實在的我過去沒把這當問題。

誰說沒關系,包皮稍長一點也會藏污納垢的,另外由于平時有包皮的包裹,勃起時突然露出來的龜頭會因爲突然暴露在外接受不了太強的刺激而堅持不了多長的時間。在說這話時小芳很專業。

哦,不瞞你說,我自己自卑的一點就是這,雖然陰莖比一般人都大,但我一般插進去超不過10分鍾就射了,原來原因在這兒啊。這沒什麼,回頭你來,我都可以幫你做個包皮環切術,那隻是個小手術。

小芳說完,認真地用脫脂棉球蘸了些生理鹽水幫我擦拭龜頭附近的冠狀溝,她的臉離我的小弟弟越來越近,眼看小芳的嘴巴就要親到我的弟弟了,門又一次吱的響了,小姨子miroa猝不及防的走了進來。小芳你在幹什麼?小姨子似乎有點不高興地問。

小芳下意識已經用雙手捂住了我的陰莖,但他的手太纖細,隻夠捂住我的陰莖本身,整個陰囊卻完全暴露在外,小姨子正在目不轉睛地盯著它看,完全不象上次看到我換衣服那種不在乎的神情。這倒把我弄得很不自然,隨便抓著揉成一團的褲子蓋在光禿禿的腿上。

哦,這裏條件太不專業,康哥的精子射不出,我準備用直腸內刺激前列腺的辦法幫康哥射精。小芳的反應很快,她的鎮靜倒顯出我的倉皇。

小芳,我想問你,你一會兒用什麼東西把姐夫的精液放到我身體裏?小姨子似乎對手術過程不是很放心,但眼睛還是惡狠狠地盯著小芳蓋在我陰莖上的雙手。

我們有專門的送精器,你放心,我們一年做上百例人工受精呢,經驗和消毒沒問題。小芳依然蹲著沒起來。那器具是什麼做的,冰冷嗎?miroa也蹲在了小芳旁邊,由于她穿了件手術袍,胸口開得較大,我清楚看到她的乳溝很深很深,小弟弟又不聽話地跳起來,一下子從小芳的兩手間蹦了出來,小芳趕快又用手捂住。恩是合金的,但我可以幫你把它加溫一下,不會太冰。

小芳,我有個事求你,我不想要那金屬玩意兒插進我身體,我想要個兒子,聽說女人到高潮的時候授精生兒子的幾率大,就讓姐夫直接幫我送進體內吧,但你不要告訴小濤(我妹夫的名字)好嗎?姐夫,求你了,就當爲了你外甥嘛!小姨子撒起嬌來,她的右手也很快摸到了我的陰囊,用手指輕輕的揉起我的蛋蛋來。我們可是兄妹關系啊,這麼做將來咱們見面多尷尬?

雖然我心裏一萬個願意,但我還是違心地說了這麼一句。

這是特殊事件特殊處理,你不說,我不說,小芳不說,我姐也不會知道的嘛!姐夫!小姨子的右手已經頂開了小芳的雙手,握緊了我的陰莖。我的弟弟已經情不自禁地連續震動幾下。那好吧,但我們要到手術床去,這裏衛生條件不具備!小芳說完又從小姨子手裏把我的陰莖奪了回來。

我趕快找了個台階下,迅速站起來,說是這裏太熱了,順便把上衣也脫掉,裸著身子出門走進手術間

小姨子飛快地跟了出來,往床上一躺,叉開雙腿把兩條白白嫩嫩的玉腿放在了産床的支腿架上,這時,她的整個陰戶實實在在地暴露在我眼前,雖然原來偷窺過她的陰毛,但大陰唇和小陰唇還是第一次看到,而且這麼近。當時如果能測血壓的話,我的血壓絕對在180以上。

你想想,我垂涎已久的小姨子我馬上就可以和她交媾了,天啊,這是在做夢嗎?我小心翼翼地把頭湊到小姨子陰戶前,用舌尖輕輕地舔了舔小姨子的小陰唇,她哼了一聲,然後身子緊跟著震顫了幾下,把大腿根敞得更開,小陰唇慢慢地裂開一個小縫,粉紅的陰道口和一個微微勃起的陰蒂暴露了出來,我用手指徹底分開她的小陰唇,用整個舌面潤潤的舔起了她的陰蒂。看把你舒服的,我都想做人工授精了。小芳一邊帶著手術橡膠手套,一邊用走到我跟前又用手抓住我的陰莖套弄起來。

你可別把我揉洩了,一會兒怎麼給miroa授精啊!我怕刺激太強,萬一發射,還沒有享受的美味就這麼浪費了。沒關系,一會我幫你頂住會陰穴,會很大地延緩射精時間的,再說,你平時插進後10分鍾射精屬于很正常的範疇,不要給自己心裏負擔,反而會增加性交時間。小芳說著,用另一個手揉著自己的陰部位置。小姨子倒沒說什麼,眯著眼睛靜靜地享受著姐夫給她口交,一會兒功夫,她的底下已經濕透了,我看差不多了,應該可以插了,但她又坐起來,從手術床上跳了下來,把我的屁股推到手術床邊讓我躺下來。然後說:每次看到姐姐的臉色那麼好,我都好羨慕,我想著姐夫就應該很厲害,你看你這麼健壯,小濤卻那麼瘦,我原來以爲結了婚我催他好好鍛煉會好呢,結果沒戲。

姐夫!你的陰莖好大啊,小濤隻有你的三分之二,你的弟弟我都咽不到底!今天讓我好好看看。小姨子說著,就把我的陰莖盡可能地含到嘴裏,小芳隻能在旁邊揉著我的卵蛋。小姨子用舌尖頻率很快地舔著我的龜頭尿道口下部,我感到一陣搔癢,幹脆任由她倆玩弄我的陰莖。

過了一會我感覺舔法怎麼不同了,睜眼一看原來,現在舔陰莖的人換了小芳,她的舌頭非常柔軟,很溫熱,讓我感覺特別的舒服。小芳沒舔幾下,小姨子就把她推開。是我要受精啊,你怎麼在這兒享受呢?小姨子開始責怪小芳。

小芳說,看你個小氣鬼,這麼大的家夥容易見到嗎?再說,我也用口水幫你消消毒啊,呵呵。小姨子讓我起來,說:姐夫,快進來吧,我底下濕得受不了了,難受死了,快幹我吧!看你個小淫蟲,原來上學怎麼沒發現呢?小芳在一旁酸酸地說。

噗呲一聲,我的陰莖整個挺進了小姨子的陰道,的確潤滑透了,來回抽動好享受啊!抽動了幾下,我突然想到都這麼半天了我還沒看到小姨子的乳房呢,就冷冷地說了句,這麼抽動好像還是不夠刺激啊,感覺自己想個機器人!那你要怎麼個刺激法,我整個人都讓你肏了,你還要怎樣?

小姨子不解地問,而小芳則快速把自己上衣紐扣揭開,去了胸罩露出了很大的一對奶子,她的奶頭很長,已經硬挺挺地立在那裏。男人作小姨子借種,我幫忙受精

我叫阿康,別人也習慣呼我康仔,今年33歲。到年底整整結婚10年,老婆與我同年,孩子剛上小學,家庭溫馨,其樂融融。小姨子小我們6歲,今年27了,年齡稍稍差距大一些,過去都相安無事,但前一段時間她的一次人工授精中發生的事情,令我記憶猶深!

小姨子miroa23歲那年結婚,結果到去年都結婚3年了還沒懷下孩子,嶽父母都很著急,老婆也托我出國時帶回來些特效藥,但都沒能起作用。後來我讓老婆偷偷去問問小姨子是不是妹夫的功能有些問題。說句實話,讓她去問這個我自己心裏也有一些小九九:小姨子客觀地說沒我老婆漂亮,但畢竟比我們要小6歲,很青春而且她屬于那種身材很健美的類型,讓人常常聯想到接觸到皮膚會很緊繃的感受。如果妹夫的那功能有問題,豈不是讓我機會很大!

小姨子與妹夫屬于閃婚那種類型,結婚前幾個月才談定的男朋友。所以在她沒男朋友前常常來我們家玩,尤其夏天她在自己姐姐家也很隨便,穿個我老婆的睡裙在屋裏跑來跑去的,又明顯不穿文胸,總是讓我底下的兄弟偷偷難受;另外我們家的盥洗室木門,由于剛裝修時掛了一個裝飾品溫度計而釘過釘子,後來溫度記卸下來了,但釘子拔掉留下個能窺到洗手間內部所有情況的小孔,我趁老婆沒發現就趕快貼了張她喜歡的明星照片。這個小孔曾經是我多次偷窺小姨子洗澡的樂園。

小姨子那時一看就是個姑娘的身體,小奶不大,但奶盤很大很圓,而且很挺;她下邊的毛很濃密,是那種像修整過的阿拉伯數字1字形。由于小孔太小而且位置太高,我從沒清楚地看到過她底下到底長什麼樣。這樣刺激的偷窺隨著她的結婚而不再有了……

我曾經想,由于在一個大家庭生活經常見面,自己應該是小姨子涉世未深時接觸最多的第一個青年男性,她會不會對我有好感呢,但後來發生的一件事讓我這個想法擱淺:一次他和妹夫到我家玩兒,我當時剛回家,進到自己臥室換睡衣,剛剛脫到隻穿個小內褲,不知道怎麼的小姨子竟然沒敲門就進來要取她姐的護膚油,她一進來看我穿成這樣,不禁’啊‘的一聲,我尷尬地說:沒關系,又沒脫光,她很不在乎地說了聲:哼!誰希罕!就出去了。

另外,夏天穿低胸的衣服,在我跟前隻要彎腰手就會自然護著自己的胸口生怕姐夫給看到,就像在外邊看到的那些陌生女人的下意識動作。從此我斷定她對我隻是當個哥哥而已,也就再沒奢望過什麼。

後來有一個周末老婆從小姨子那兒回來,怕孩子聽到,偷偷拉我到保姆間告訴我:她問小姨子了,聽說妹夫雖然不是很強悍,但是個正常男人能過夫妻生活,而且小姨子也去醫院看過,她的身體機能沒問題,沒有輸卵管不通或子宮粘連的是什麼毛病。老婆讓我好好想想辦法,要不然,她爸媽太操心了。我隻有奉命四處打聽,後來從在醫院工作的哥們兒那聽說,男人雖然勃起,射精沒什麼問題,但要是精液濃度不足,或所射精液中無成活精子一樣不能生育。

我把這個消息告訴老婆,幾天後老婆告訴我,小姨子強迫妹夫去檢查了,果真是屬于死精!他們小兩口準備采用人工授精了。但老婆說有個難爲情的請求要我答應,希望我能捐出自己的精子,因爲小姨子覺得醫院提供的精子雖然據稱都是大學本科以上身體健康的男士捐出的,但miroa怕要是那男人長的太醜,豈不是害了下一代。另外姐夫這麼帥,和姐姐的孩子這麼漂亮聰明,她覺得要是用我的精子肯定會有好的遺傳基因,而且將來孩子也和這個大家有真的親緣關系,隻是別讓嶽父母知道就行了,怕他們傳統思想接受不了。

我說,老婆你都沒什麼意見,我當然沒意見了,呵呵,我又多一個孩子呢!老婆說:美得你啊,將來是絕對不許對孩子說的,這樣一是因爲要保護孩子的心裏感受,另外,這也是小姨子答應妹夫的條件。第二天一大早,小姨子給我打來電話:哥,謝謝你,我昨天好不容易說通了我姐,後來還怕你那裏又不同意呢!怎麼會呢,要在哪個醫院采集精子,我今天就可以去。我回答。

就在小芳她們科室。啊,小芳我聽到小芳這個名字真的沒想到。

因爲小芳是miroa的同班同學,在我們城市的一家大醫院的婦産科工作,因爲過去曾拜托過他老公幫我們買手機一起吃過飯。但怎麼采集精子會讓我去婦産科啊?……我驚奇地問小姨子。哥……是這樣,這是小芳建議的,因爲既然我選擇了身邊的人捐精子,就不要像常規那樣使用冷凍精液了,那樣會造成部分精子死亡而影響受孕率的……你看,我說這話都不好意思……miroa支支吾吾的解釋。

恩,好吧,沒什麼問題。我心想,無所謂了,反正怎麼采集我也占不到什麼小姨子的便宜,隻是精子少了個被液態氮速凍一下的環節而已。那你這些天不要喝酒,也不要抽煙好嗎?全當是爲了未來的外甥嘛!姐夫!小姨子說話好像輕松了很多。禁酒沒問題,戒煙我可真得下功夫了。

我心想,哪是什麼外甥,明明是爲了我兒子嘛。謝謝你了,姐夫,那兩周後,我們一起去小芳那兒。掛了電話,我下意識地把抽的剩了一半的煙掐滅了。 一周後由于老婆出差,就我和小姨子夫婦倆去了醫院。進了醫院,小芳把妹夫擋在了婦産科手術3室的門外,然後小姨子進了手術室做準備工作,我被領到手術室裏套著的一間器械室。小芳告訴我,這裏不比醫院男科的取精室,沒有刺激的錄象可以看,隻有自己想辦法把精液弄出來,裝進她給的一個玻璃容器。

小芳出去了,我看這裏溫度有點熱,徹底脫下了褲子,拿出自己的寶貝兒,告訴它:你今天可要爭氣啊,給咱來點高質量的種子.然後就用手慢慢套弄起來。雖然想到小姨子就在隔壁,或許下邊什麼也沒穿小弟弟馬上揚起了高昂的頭,但自己一個人在這’卡拉OK‘實在沒什麼意思,都套弄了10分鍾還沒有要出來的意思。吱!門突然響了,小芳很快閃了進來,而我還在套弄著陰莖,當時我就漲紅了臉,很尷尬地捂住我的寶貝兒。

害怕什麼,我雖然是婦産科醫生,但畢竟是醫生,什麼沒見過,康哥,來,讓我看一下,出不來嗎?說著小芳蹲下身來順勢用左手抓住了我的勃起很充分的陰莖,眼睛裏透出貪婪的目光。說實在的,小芳比小姨子結婚早一些,有一些成熟少婦特有的風韻,原來和MIROA請她吃飯時我看得出來她對我的好感,但我隻是有賊心沒賊膽罷了,從沒私自聯系過她,沒想到今天我的小弟弟就這樣被她飽飽地抓在手裏……我的小弟弟不聽話的一跳一跳

康哥,沒想到你的陰莖有這麼大,真的很少見啊!但你似乎包皮有一點長。小芳用手一邊來回撫摸著我的陰莖一邊用一種異樣柔情的目光注視著我。沒關系吧,隻有在它疲軟時才看得出來包皮有些長,你看勃起後包皮都褪到後邊了,不會影響性生活質量的吧?說實在的我過去沒把這當問題。

誰說沒關系,包皮稍長一點也會藏污納垢的,另外由于平時有包皮的包裹,勃起時突然露出來的龜頭會因爲突然暴露在外接受不了太強的刺激而堅持不了多長的時間。在說這話時小芳很專業。哦,不瞞你說,我自己自卑的一點就是這,雖然陰莖比一般人都大,但我一般插進去超不過10分鍾就射了,原來原因在這兒啊。這沒什麼,回頭你來,我都可以幫你做個包皮環切術,那隻是個小手術小芳說完,認真地用脫脂棉球蘸了些生理鹽水幫我擦拭龜頭附近的冠狀溝,她的臉離我的小弟弟越來越近,眼看小芳的嘴巴就要親到我的弟弟了,門又一次吱的響了,小姨子miroa猝不及防的走了進來。小芳你在幹什麼?

小姨子似乎有點不高興地問。小芳下意識已經用雙手捂住了我的陰莖,但他的手太纖細,隻夠捂住我的陰莖本身,整個陰囊卻完全暴露在外,小姨子正在目不轉睛地盯著它看,完全不象上次看到我換衣服那種不在乎的神情。這倒把我弄得很不自然,隨便抓著揉成一團的褲子蓋在光禿禿的腿上。哦,這裏條件太不專業,康哥的精子射不出,我準備用直腸內刺激前列腺的辦法幫康哥射精。小芳的反應很快,她的鎮靜倒顯出我的倉皇。小芳,我想問你,你一會兒用什麼東西把姐夫的精液放到我身體裏?小姨子似乎對手術過程不是很放心,但眼睛還是惡狠狠地盯著小芳蓋在我陰莖上的雙手。

我們有專門的送精器,你放心,我們一年做上百例人工受精呢,經驗和消毒沒問題。小芳依然蹲著沒起來。那器具是什麼做的,冰冷嗎?miroa也蹲在了小芳旁邊,由于她穿了件手術袍,胸口開得較大,我清楚看到她的乳溝很深很深,小弟弟又不聽話地跳起來,一下子從小芳的兩手間蹦了出來,小芳趕快又用手捂住。恩是合金的,但我可以幫你把它加溫一下,不會太冰。小芳,我有個事求你,我不想要那金屬玩意兒插進我身體,我想要個兒子,聽說女人到高潮的時候授精生兒子的幾率大,就讓姐夫直接幫我送進體內吧,但你不要告訴小濤(我妹夫的名字)好嗎?姐夫,求你了,就當爲了你外甥嘛!小姨子撒起嬌來,她的右手也很快摸到了我的陰囊,用手指輕輕的揉起我的蛋蛋來。我們可是兄妹關系啊,這麼做將來咱們見面多尷尬?

雖然我心裏一萬個願意,但我還是違心地說了這麼一句。這是特殊事件特殊處理,你不說,我不說,小芳不說,我姐也不會知道的嘛!姐夫!小姨子的右手已經頂開了小芳的雙手,握緊了我的陰莖。我的弟弟已經情不自禁地連續震動幾下。那好吧,但我們要到手術床去,這裏衛生條件不具備!小芳說完又從小姨子手裏把我的陰莖奪了回來。我趕快找了個台階下,迅速站起來,說是這裏太熱了,順便把上衣也脫掉,裸著身子出門走進手術間:

小姨子飛快地跟了出來,往床上一躺,叉開雙腿把兩條白白嫩嫩的玉腿放在了産床的支腿架上,這時,她的整個陰戶實實在在地暴露在我眼前,雖然原來偷窺過她的陰毛,但大陰唇和小陰唇還是第一次看到,而且這麼近。當時如果能測血壓的話,我的血壓絕對在180以上。你想想,我垂涎已久的小姨子我馬上就可以和她交媾了,天啊,這是在做夢嗎?我小心翼翼地把頭湊到小姨子陰戶前,用舌尖輕輕地舔了舔小姨子的小陰唇,她哼了一聲,然後身子緊跟著震顫了幾下,把大腿根敞得更開,小陰唇慢慢地裂開一個小縫,粉紅的陰道口和一個微微勃起的陰蒂暴露了出來,我用手指徹底分開她的小陰唇,用整個舌面潤潤的舔起了她的陰蒂。

看把你舒服的,我都想做人工授精了。小芳一邊帶著手術橡膠手套,一邊用走到我跟前又用手抓住我的陰莖套弄起來。你可別把我揉洩了,一會兒怎麼給miroa授精啊!我怕刺激太強,萬一發射,還沒有享受的美味就這麼浪費了。

沒關系,一會我幫你頂住會陰穴,會很大地延緩射精時間的,再說,你平時插進後10分鍾射精屬于很正常的範疇,不要給自己心裏負擔,反而會增加性交時間。小芳說著,用另一個手揉著自己的陰部位置。小姨子倒沒說什麼,眯著眼睛靜靜地享受著姐夫給她口交,一會兒功夫,她的底下已經濕透了,我看差不多了,應該可以插了,但她又坐起來,從手術床上跳了下來,把我的屁股推到手術床邊讓我躺下來。然後說:每次看到姐姐的臉色那麼好,我都好羨慕,我想著姐夫就應該很厲害,你看你這麼健壯,小濤卻那麼瘦,我原來以爲結了婚我催他好好鍛煉會好呢,結果沒戲。姐夫!

你的陰莖好大啊,小濤隻有你的三分之二,你的弟弟我都咽不到底!今天讓我好好看看。小姨子說著,就把我的陰莖盡可能地含到嘴裏,小芳隻能在旁邊揉著我的卵蛋。

小姨子用舌尖頻率很快地舔著我的龜頭尿道口下部,我感到一陣搔癢,幹脆任由她倆玩弄我的陰莖。過了一會我感覺舔法怎麼不同了,睜眼一看原來,現在舔陰莖的人換了小芳,她的舌頭非常柔軟,很溫熱,讓我感覺特別的舒服。小芳沒舔幾下,小姨子就把她推開。是我要受精啊,你怎麼在這兒享受呢?

小姨子開始責怪小芳。小芳說,看你個小氣鬼,這麼大的家夥容易見到嗎?再說,我也用口水幫你消消毒啊,呵呵。小姨子讓我起來,說:姐夫,快進來吧,我底下濕得受不了了,難受死了,快幹我吧!看你個小淫蟲,原來上學怎麼沒發現呢?小芳在一旁酸酸地說。

噗呲一聲,我的陰莖整個挺進了小姨子的陰道,的確潤滑透了,來回抽動好享受啊!抽動了幾下,我突然想到都這麼半天了我還沒看到小姨子的乳房呢,就冷冷地說了句,這麼抽動好像還是不夠刺激啊,感覺自己想個機器人!

那你要怎麼個刺激法,我整個人都讓你肏了,你還要怎樣?

小姨子不解地問,而小芳則快速把自己上衣紐扣揭開,去了胸罩露出了很大的一對奶子,她的奶頭很長,已經硬挺挺地立在那裏。男人作愛也需要視覺的刺激,這樣可以幫助他提升高潮質量。小芳像個老師在給小姨子講課,同時用一隻手揉著自己的肥奶,另一隻手則在揉著我的陰囊。不用你來刺激,我也有。小姨子說著幹脆敞開了自己的手術袍,一對精緻的乳房耀進我的眼簾,哇!乳頭這麼粉紅,而且雞皮疙瘩都能看清楚,我迅速把一雙手送上去抓揉起來,並不斷用指間提拉她的乳頭,間或用嘴巴濕濕地舔一下。

小姨子情不自禁地浪叫起來,小芳趕快捂住她的嘴巴。

你最好安靜點兒,你還讓我不要給小濤說,你這樣叫小濤要是懷疑了沖進來看你們怎麼收場!!!小姨子嚇得趕快用牙咬住解開的手術袍一角,皺著眉頭繼續迎接著我的抽送。

說來也怪,或許是小芳的開導,我今天持續時間長多了,換了6個姿勢抽送了20多分鍾才射了精,雖然不及某些猛人動不動就大幹一兩個小時,但對我來說很滿足了,因爲小姨子也很興奮地達到高潮好幾次。

射了精,小芳讓我來別動,把陰莖還放在裏邊不要出來,這樣能讓精液很深入的送入她的子宮。小姨子已經沒了力氣,閉著眼睛像昏了過去,我隻能繼續抱著她的腰等待時間足夠再拔出。這時小芳把她的乳頭湊到我嘴邊,示意我幫她舔舔。有十分鍾的樣子,正當小芳看到我的弟弟又擡起了頭,準備脫下她的褲子時,妹夫在手術室外邊喊:小芳,好了嗎?

手術怎麼做了這麼久了?小姨子一下子嚇醒,趕快坐起來,依依不舍地親了親我的又一次勃起的雞巴,趕快穿上了手術袍躺在了手術後應該躺的移動擔架上準備被推出手術室。而小芳則遺憾的整理了手術消毒服,給妹夫應了聲:馬上結束!

之後幾個月,我老婆和妹夫似乎故意讓我們避開,沒讓我和小姨子單獨見過面,但小姨子的人工授精很成功,10個月後生下了一個健康漂亮的男嬰。這幾天,她做月子回娘家了,有時隻有我倆單獨在一間屋子的時候,她竟不怕嶽母或我老婆隨時會進來,故意敞著一對奶子給孩子喂奶,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但怕任其發展遲早總會讓家人發現的,便總當沒領悟。大家你們說怎麼辦啊愛也需要視覺的刺激,這樣可以幫助他提升高潮質量。

小芳像個老師在給小姨子講課,同時用一隻手揉著自己的肥奶,另一隻手則在揉著我的陰囊。

不用你來刺激,我也有。

小姨子說著幹脆敞開了自己的手術袍,一對精緻的乳房耀進我的眼簾,哇!乳頭這麼粉紅,而且雞皮疙瘩都能看清楚,我迅速把一雙手送上去抓揉起來,並不斷用指間提拉她的乳頭,間或用嘴巴濕濕地舔一下。

小姨子情不自禁地浪叫起來,小芳趕快捂住她的嘴巴。你最好安靜點兒,你還讓我不要給小濤說,你這樣叫小濤要是懷疑了沖進來看你們怎麼收場!!!小姨子嚇得趕快用牙咬住解開的手術袍一角,皺著眉頭繼續迎接著我的抽送。

說來也怪,或許是小芳的開導,我今天持續時間長多了,換了6個姿勢抽送了20多分鍾才射了精,雖然不及某些猛人動不動就大幹一兩個小時,但對我來說很滿足了,因爲小姨子也很興奮地達到高潮好幾次。射了精,小芳讓我來別動,把陰莖還放在裏邊不要出來,這樣能讓精液很深入的送入她的子宮。

小姨子已經沒了力氣,閉著眼睛像昏了過去,我隻能繼續抱著她的腰等待時間足夠再拔出。這時小芳把她的乳頭湊到我嘴邊,示意我幫她舔舔。有十分鍾的樣子,正當小芳看到我的弟弟又擡起了頭,準備脫下她的褲子時,妹夫在手術室外邊喊:小芳,好了嗎?手術怎麼做了這麼久了?小姨子一下子嚇醒,趕快坐起來,依依不舍地親了親我的又一次勃起的雞巴,趕快穿上了手術袍躺在了手術後應該躺的移動擔架上準備被推出手術室。而小芳則遺憾的整理了手術消毒服,給妹夫應了聲:馬上結束!

之後幾個月,我老婆和妹夫似乎故意讓我們避開,沒讓我和小姨子單獨見過面,但小姨子的人工授精很成功,10個月後生下了一個健康漂亮的男嬰。這幾天,她做月子回娘家了,有時隻有我倆單獨在一間屋子的時候,她竟不怕嶽母或我老婆隨時會進來,故意敞著一對奶子給孩子喂奶,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但怕任其發展遲早總會讓家人發現的,便總當沒領悟。大家你們說怎麼辦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