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原先是出生於一個中產家庭,雙親是專業人士,從小就讀於名女校,由幼稚園開始,成績一向名烈前矛,為老師們所愛載。

又因人漂亮、聲甜美,所以逢表演比賽必成奪標熱門,她的名字就像不停的川流,越傳越遠,還被冠上聯校校花之美名。

但人生變幻無常,這一切童話故事就在施詩十四歲那年消失得無影無縱。

悲劇的發生是始於父母的離婚。

在這次離婚的訴訟中,施詩得知父親的禽獸行為,最後還因和未成年少女上床,而被判入獄。

母親更因為這次離婚的壓力而病倒,最終告不治。

施詩並沒有許多親人,最後只得跟八十歲高齡的外婆相依為命。

由於母親沒有太多的遺產餘下,所以生活變得刻苦。

但這一切都不及這次離婚所引起種種事對她的打擊。

自從母親去世後,施詩便拒絕與父親會面。而對自己的學業更置之不理。

以任性的行為對待同學,校方多次調練無效,於是在他十五歲那年趕出校。

現只得在私校繼續升學,可惜至今她並末有對書本發生任何興趣。

自父親的事件發生後,施詩突然對性愛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尤其對男人的那話兒充滿奇妙的幻想,有時她曾偷偷搜獵花花小姐雜誌。

細意慢慢欣賞那一條條粗壯的陽具,陽具越長便看得越發心思思。

遺憾的是在雜誌上的陽具並沒有勃起,所以至今她並未有看過硬的陽具。

她至現在也沒有勇氣偷嘗禁果。

有時她也想看看四級帶來滿足自己好奇心,可惜還沒有門路。

在就讀的中學施詩認識了應雄,阿健和亞強三人,他們並不是與施詩讀中五而是中七的學生。

由於他們一干人都是低材生,所以臭味相投,十分投契。

三個月來的相處,應雄他們三位都向施詩展開熱烈追求。

施詩亦同時對三位發生等量的好感。

男女談情久了,親蜜的舉動免不了。

由於施詩並末確定接受那一位,所以協定所有行動都是一致公平對待。

根據協定,無論是接吻或肉體纏綿也一定要三位一同進行的,但最後防線施詩始終只堅持給予她所選擇的。

其實施詩發覺自己也十分享用三位的挑逗。

但他們一直都不拿自己的陽具給阿施詩看,施詩只有在親熱時用手隔看褲子摸索,希望有個實質的印象。

施詩時常幻想把他們的陽具插入自己陰戶。

但無論如何施詩只會在作出抉擇前對三位點到即止。長久的挑逗施詩發覺自己對性愛的潛在需求愈來愈大。

今年考試期前有四天的連級假期。

對於很多在職人仕可以說是嗯物,但對於將考試的施詩和應雄等。

只有考試越近越發無聊,整天只想找新鮮刺激。

在這假期的最後一天,施詩和應雄等相約黃昏海旁新填海地見面。

這地方本來是用來建屋的,但由於銀行收緊按揭成數引至地產前景不明朗,所以計劃暫時擱置。

從海邊往內陸看,最少六十碼外才有些平房,但又由於生活的需要,那些居民早已遷出了香港生活。

沒有附近的居民和自身地上的街燈,於是入夜後這裹便漆黑一片,其實這樣地方也不會有人到訪呢!

應雄三位眼看施詩今天心情不佳,於是應雄便第一個拿出關心話。

「今天又和外婆吵反了?」

「多謝你們關心我!」有些激動的她裝出一個榆快的表情。

阿健聽了連忙在懷裹抽出一根香煙燃點,跟著緩緩的道:「不如今天我們找些好新奇刺激的遊戲吧!」

施詩並沒有作出反應,只是漫無目的向海望去。

天仍是黃昏,紅霞照在阿施詩的面上令她顯得更加美麗動人,而柔柔的海風迎面送來,今阿施詩的T恤也隨風拍動。

應雄三位細心一看,原來施詩是真空的。

騰地一陣海浪拍岸,水花淺在阿施詩的衫上,令二顆乳頭突現出來。

阿施詩連忙的取出紙巾把水跡抹出,當抹到心口的時候,敏感的乳頭被挑逗得有點發硬。

生理的自然反應令阿施詩從櫻唇吐出低微的呻吟聲。

應雄三人只看得想馬上熱親一番。

「在這個二公里平方的離島,甚麼玩意也玩盡啦!」施詩無聊聊的說。

亞強把口中的香煙猛力吐進海中,然後道:「雖然做同一回事,但要是換個場地,就可以有新的刺激。」

刺激兩字尚末說完時,施詩發覺亞強的兩手已從身後穿過來,輕輕柔柔的托著自己的乳房,隨看溫柔的撫摸,手指已到達乳頭。

雖然隔著衣服,亞強將一陣陣強烈的快感由乳頭送上腦海,施詩不其呻吟了一聲。

「呀呀!輕力的呀!」

亞強用手慢慢的繞著乳暈轉圈,轉圈。

「呀呀呀……」一連串的淫叫聲從施詩的口中吐出來,愈來愈響。

乳頭跟著全硬起來。

亞強道:「戶外親熱是很刺激的,我們現在試試吧!」

施詩的情慾被挑起來,心想這裹僻靜,於是向應雄和阿健說:「你們怎麼呆站著,難道你們忘了我們的約定嗎?」

應雄聽了即欠身從正面吻她,只見她二頰紅霞紛飛,而二片嘴唇亦已膠著不分,內裹的二條舌子翻騰不定,那些口水變得像膠水一般的濃。

單是吻並不能滿足應雄,他便伸出一手把玩那只已被強佔據的乳房。

十隻手指於是在她乳房上游現看游鬥著。

而應雄的另一隻手則進軍三角州。

慢慢將施詩的牛仔褲鈕一粒一粒解開,到第六顆時一條雪白的內褲露了出來。

應雄連忙伸手入去。

阿健不讓應雄專利,也一同伸手出,緊緊的內褲頭橡根就限制著兩手的活動。

阿健的手首先到達陰蒂,但當他摸到陰戶時發覺已經濕透了。

應雄也不禮讓的用中指在陰戶中抽插起來。

一陣陣的快感隨施詩的呻吟聲此起彼落。

猛流的精水把牛仔褲也弄濕了一大片。

阿健另一隻手也不甘寂莫的和亞強分享施詩的另一乳房。

在柔軟的乳房上,爭奪那奪目迷人的粉紅乳頭。

經兩人的摸玩,本已硬的乳頭變得更硬更高。

施詩全身的敏感點差不多同時被觸發,興奮得不可開支。

在這處沒有人的地方,施詩瘋狂的享受這美妙的時刻。

應雄順勢的把施詩也一起暴露於空氣之中。

誰也不知在遠處的暗角,正有一群乞丐在廢物筒覓食,不知數目的蒼蠅正在他們的身上停留著。

顯然他的身體是那麼的髒,也許有無數細菌和不知名的皮膚病在他們身上潛伏著。

他們看見半裸的施詩,即躲在那些發鎊的撥物收集筒後靜觀其變。

施詩那美妙誘人的乳房和曲線正是他們早遺忘的東西。

那一幕幕的火熱場面,正逐步的將他們潛在的性慾喚醒。

雖然仍是黃昏,但已過了不知多少的時候。

應雄三人的陽具早已在褲檔內暴漲,令褲的線頭縫合處也有點壓力。

施詩真的很渴望見到真實的,火熱的陽具,她把手輕輕按在褲檔面。

「你們可以把他們拿出來好嗎?我很想看,我會公平的對待他們。」

共同的慾望令三人不約而同的即時掏出陽具。

三條陽具齊齊高舉於施詩的面前,各自呈現約「十點鐘」的角度。

施詩口中不禁嘩了一聲,緩緩伸出手握看三人的陰莖,只覺他們在一跳一跳的。

有一股熱流更由掌心流入自己的腦海。

應雄的陽具最熱,有八寸長,直徑有一寸多,龜頭十分巨大。

而阿健的則沒有那麼長,但竟有寸半的直徑。

亞強的雖然沒有兩位的粗,但竟是最長,足有九寸,形狀看來有點像標槍。

施詩此時情慾已被挑得高漲,於是她決定用最公平的方法對待他們。

施詩先樽在地上,握看亞強的陰徑在手中套動,亞強看得呼吸有的緊壓。

最後施詩把陽具移近唇邊道:「我雖不能決定自己給那一位,就不如你們用口來做愛吧!」

說罷,她開始吻亞強的龜頭,龜頭漸漸變成赤紅色。

除了吻以外,舌頭還在上面繞圈,跟看她吻他的頸部和澤丸。

亞強被吻得恨興奮,口水早已在龜頭吐出一點。

施詩突然將整條含入口中,一下下的套動看,發出吱吱聲音,就像做愛節奏一樣。

施詩小心的將舌子放在陰徑底部,讓最大的磨擦快感給與亞強。

施詩時快時慢的套動,令快感培增,尤其唇迎接觸到龜頸時,亞強更呻吟起來。

當施詩把陽具抽出下口中時,一絲晶瑩的精絲,隨著櫻唇拉出一條細線來。

當施詩再含時,發覺並末有將九寸也納入。

她想如果是插在陰戶就一定可以,於是施詩決定試試。

起初是不能將整條含著的,慢慢的施詩將龜頭頂到喉嚨,最後突破喉頭將整條的含看。

由於九寸的磨擦面多了,亞強的快感成正比的增加。

亞強活像在抽插似的呻吟起來。

在亞強享受時,其他二人並沒有空閒昔,他們正一同撫摸著施詩的乳房,啜吻她的乳頭,又或者臥在地上狂吻施詩的陰戶。

遠處的乞丐正看得目瞪口杲,慾火焚身。其中一位發現廢物筒旁竟有一部看來頗新的全自動「傻瓜」照相機。

大約套動了百多下後,亞強的龜頭已紅漲得爆裂似的。

此時施詩的口也疲了,亞強用手示意她停下來,然後自己用兩手握看施詩的頭,開始自己用力的把九寸的陽具在施詩口中抽送,下下沒頂,並發出吱吱的聲音,有時還有一些精絲洩出來。

應雄他們在旁看得入神,只見施詩的神情十分享受,亞強越插越來勁。大約急速插多百多下後,一陣暖暖的液體,狂烈的勁射到施詩口中的深處,把那處填得滿滿。

亞強剛把陽具抽出,應雄二人未待施詩處理在口中的精液,都急急把陽具伸到施詩的面前,兩人都毫不禮讓,堅持優先。

結果施詩用櫻唇把兩根同時容納,她並沒有吐出或吞下亞強的精液,讓精一直的停留在口中。

施詩的頭並沒有動,就讓二人把粗壯的陽具在口中抽送。

隨昔吱吱的聲浪,有點剛才的精液還瀉出掛在唇遏。

遠處的乞丐的陽具早已漲無可漲,性慾的洪流在心中衝擊看。三人盤算如何可以一吃天鵝肉。

兩條陽具的抽動,令施詩的快感連綿不絕。

施詩不其然因生理的需要而自慰那空虛的陰戶,淫水猛吐,把地下濕潤了一大片。

正當施詩自慰到高潮時,應雄二人的陽具同時嘖射精液出來。

在兩條陽具抽出來時,施詩早已滿口都是濃粘的精液。

施詩不慌不忙的把那些掛在嘴邊的放入口中,並一拼的把三人的精液同時吞下。

然後才個嬉皮笑臉道:「飽得很,雖然我跟亞強做先,但我已經一拼吞下,以示公平的。」

三位猛男早已軟了身子,但施詩並沒有即時整理衣服,心想自己很想做愛,但現在又怎麼辦呢?她茫然望看三人。

「我很想和三位做……」說話突然吞回肚子裡。

其實三人都不以為意,因為三位的傳呼震機突然震起來。

但那知施的說話早給乞丐聽入耳裹呢?

應雄三個說有些重事要辦,想即時離開。

施詩心知一定是那些黑道中的朋友要幫手呢?這些事情應雄三人並不知會施詩的,但精明的她怎曾猜不到呢?

「你們可以去了,我一個人回去可以了。這離島一向太平,沒事的,放心好了。」

施詩目送三位消失在裡瞎的盡頭,並整理衣服準備離去。

然而她的情慾並末熄滅呢!

突然一下閃光,跟看一陣奇臭,施詩把頭轉過來看個究竟,只見有三個髒乞丐,其中二個骨瘦如柴,而另一位卻手拿照相機的走近。

「唏,小妹妹呀!我們也是男人,要我們也一樣吧!」一陣薰鼻的口臭從他口中散出來。

施詩掩鼻,很憤怒的說:「滾!誰要你們這些臭男人,快滾,不然我曾報警的。」

拿相機的,把相機拎拎的說:「好的,我不如把相印曬出來,像傳單的派出去或貼海報。」

「你們看到一切嗎?」嚇驚的施詩說,不其然握緊衣領,像生怕走光的。

「不只看了,還把情節拍攝下來,如果寄到報綰,也許可以找到一大筆呢?」

被大乞丐這樣一來,施詩的慾念又起,六神無主說:起只要不把事宣傳出來,甚麼都依你們。」

於是三人合力把她脫個清光。在三人眼中,施詩是一個一等一等美人兒。

一頭秀長的黑髮,瓜子臉,眼大鼻高,櫻桃小嘴,膚色白裡透紅,而身材身有五尺六,淨腿也有四十多寸,整個根本就是健美小姐的骨梁,而令她更加吸引便是她的乳房是剛剛熟透的,兩個飽漲的半圓型,這個一個一元硬幣大小的乳暈還是沒粉紅色的!

最殺人的是那盛密的三角地帶了。

三位乞丐估計她的身材也應有三十五,二十三,三十五了。

當中乞丐看真手中的相機,發覺原來性能良好,還有三十多張菲林末用的。

於是大乞丐,要施詩擺出一個誘人的姿勢來拍照,施詩抗議的道:「你們還照!」

大乞丐道:「自己收藏的,自己收藏的。」

於是大乞丐又要求施詩擺出兩個自慰有的姿勢來,一個是正面的,把雙腿分開的自慰,另一個是狗仔式的自慰?

雖然施詩被迫自慰,但快感還是有的,於是「呀呀呀叫了出來,大乞丐把一個一個姿勢細心的影下來,相機一閃一閃的。

另一個乞丐突然靈機一觸道:「異物插入」。

其他兩位大聲叫好。

於是大家四周看看,不覺得有任何代用品,於是小乞丐拾起一樽空的可樂樽說:

「就用這個把!」

施詩心想自己是處女,怎可能用這東西插呢,但如被他們知道一定會插自己的。

於是施詩吃驚的說這麼大,怎放得下呢?」

大乞丐說:「不放便傳開這些照片了。」

施詩縱使不願意,也坐在地上,只腿分開,把可樂樽的樽口對準自己的陰戶插入。

起初是少少約一寸,另一個乞丐和小乞丐道:「深入點,再深入點!」

於是施詩再把樽插入一寸。

大乞丐怒道:「太淺了太淺了!」

於是施詩又把樽插入至四寸,那時,樽粗的部分開始插入的陰戶,一陣飽漲的感覺和一陣不明的快感湧現,淫水自然的大量流出。

把樽潤滑得很利害。最後在他們的要求下,樽插入至剩下一寸,想一想施詩自己的陰戶竟然可以插下一個可樂樽,是有八至九寸呢。

施詩的快感愈來愈高,他們又要他把樽抽動,於是一下出一下入的插起來。

「呀,呀呀……」施詩呻吟起來。

而抽動得愈來愈快,大乞丐趁她高潮時把施詩的這一切影下來。

當施詩停下來而軟身的坐在地下。

「你們還想要甚麼呢?」施詩說。

三位不約而同伸來那奇臭的陽具說「含呀」。施詩定眼一看,三條足有十寸長寸來粗。

施詩強忍著臭,把三人的陽具含呀吻呀,含呀,套弄著。

還要一下下都沒頂,吱吱聲劃破長空,三乞丐說夠了才停下來。

跟著三人要求施詩再和他們拍了很多做愛的姿勢,如一前一後的抽插,一上一下的抽插,又或者是前後一齊插的姿勢,最後,前後影了十來張。

施詩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把初夜給了乞丐,當他們在拍照抽動時,一下下的都頂到子宮,施詩也感到無比滿足。

鏡頭全對準有施詩的表情和陽具插在陰戶時的狀態。

這些性愛姿勢,加上如仙美貌的施詩,這三位覺得來世做乞丐也願意呢?

施詩被他們弄得情慾高漲得不可收拾。

另一個乞丐此時睡在地上,陽具高企,令施詩坐下,施詩小心的把陰徑握在手上,慢慢的納入陰戶頂到花芯處,慢慢磨過陰蒂而進入陰迫時,一陣絕妙的快感衝上腦。

不禁叫著:「呀,呀,好舒服」。

施詩於是自動的上上下下坐起來,淫水潺潺,「呀呀呀……」淫叫不絕於耳。

大乞丐見狀,於是走去施詩的背後。

施詩當然不察覺,大乞丐於是把陽具對準肛門,大力的插,把整條陽具沒入。

施詩大叫,「哎呀,好痛呀,呀呀呀!」施詩的後庭覺得痛,而下面又覺得好舒服的,兩種感覺混亂了施詩的感覺,漸漸兩人的插動也順了,施詩的肛門,陰戶,被插的高潮疊起。

「大力的呀,抽來點呀,呀呀呀呀!」施詩狂叫。

小乞丐見三人玩得爽,於是向唯一的入口迫進,把陽具一伸,插入施詩的口申像陰戶的插動起來。

不知插了多久,施詩的快感像升上了天堂,施詩的波像波浪一前一後擺動,加上三個乞丐一下下頂到深處。

施詩心想十寸的陽具真是比九寸的更好。

一會,三人同時在內射精,把施的口,肛門和花芯都射得滿滿。

不知是否三位禁色太久,三人的陽具抽出來時,又迅速漲起來。

於是三人不待施詩處理他們精時,就再擂入。

當然,三人換位了,今次小乞丐在下面插陰戶,另一個乞丐插肛門,而大乞丐插施施的口。

當三人擂施詩時大乞丐已把相機放在適當的位置自拍四人齊玩的場面。

三人在第二次在施詩體內射精後,陽具依然末軟,於是三人又換位,猛插施詩。

施詩的興奮到了極點時,三人又在他體內射精,可以三人的陽具依然雄壯,於是三個輪流的要施詩含陽具,抽動至口中射精。

又令施詩把三人的精同時香下,這時三人的陽具才軟下來。

施詩美麗的胴體軟軟的躺在地上,有一個不可抗拒的美態自然散發。

三位乞丐看狀,陽具再次硬起來。

於是大乞丐與施詩作個頂頭倒腳的掌上壓,把陽具在施詩的口中猛插,而施詩的兩手分拿著另一個陽具抽動。

當大乞丐射精後到另一個乞丐插,跟著到小乞丐插。

三位的精液又滿載在施詩的口,施詩毫不豫疑的,把全部吞入肚裡,這樣一筒三十六的菲林至用完了。

三位乞丐穿好自己的衣服,施詩還赤裸的臥在地上。很滿足的表情。

當三人拿相機預備離開時,施詩道:「我還可以和三位做愛嗎?」

三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說:「當當然然……」。

施詩道:「我怎樣可以找到你們呢?」

「我們一向在這地方幹活的,你時常都可以在這找到我們。還有,我們尚有三個兄弟可以六個一起來幹嗎?」

施詩回笞:「不知道,我想連做六個一定很快活的。」

施詩內心泛起一陣莫名其妙的快感,但她怎說出口,只得默不作聲,害羞得低頭下來。

三位乞丐似有所悟,高興得手舞足蹈的從黑夜中消失。

此時黑夜又沉靜了!施詩在地上回味剛寸的一切。

突然有一聲咳聲傳來。

施詩轉個頭看,只見一個年約七十的老頭,跪在地上求道:「我聽到叫聲跑過來,見到一切,起初以為是強姦,後來才明白一切,小姐呀,我有三十年沒做過愛了。可以讓我試試好嗎?」

施詩看見他可憐的樣貌,想起了自己的老爺爺,很同情的道:「你想我怎樣就怎樣,好嗎!」

老人很感激的走近,施詩把手放在他的褲擋外,發覺陽具已有的微硬,於是把他的褲子脫下,發覺老翁的小傢伙還沒全硬,已有八寸的長,於是把手他的握著,用舌頭在龜頭上繞上玩著。

陽具慢慢的硬起來,施詩索性把陽具整條含入口中,然後用口一路含著轉動,跟用手套捋著根部。

當整條全硬時,施詩發覺竟然有十寸長,不能全條含入,施詩想:一定三十年來的功力吧?

含了一會兒,老翁把陽具抽出,施詩睡在地上兩條腿張開,迎接老翁的巨傢伙。

很粗的一條陽具,足有近二寸,令到施詩下面很飽滿,施詩的陰戶起初不能容納十寸的陽具,但當老翁抽了二十多下,整條十寸的陽具竟然沒頂,一下下的頂到施詩的花芯。

「呀呀呀呀……大力喲呀!」

施詩的淫浪聲不絕於耳。

跟看又玩了一個觀音坐蓮的姿勢,一下下的頂在花芯,施詩又狂呼淫叫。

最後施詩把雙腳分開,讓陰戶大張,其實那三位乞丐的精液倘在施詩陰戶內,已經被混和到分不開滿足的精液。

老翁當然不理這些,大力的向前推,將十寸沒頂,直頂花芯,狂抽猛插。

「呀呀呀呀……」

老翁大約抽送了二三百下才把精射到花芯內。

突然,他頓然覺像有一怒目望看自己,完來是施詩鄰居的老爺爺和他家的十來歲的小弟偉賢看著自己。

老翁看狀,連忙抓著褲逃跑出。

施詩見到老老爺爺有點害怕,竟慌忙忘了穿上衣服,走到老爺爺面前道歉。

老爺爺只氣到沒聲出。

可能是自然的本能,施詩的裸體竟然令老爺爺的陽具有點硬起來。

施詩發覺,突然一手捉著老爺爺的傢伙道:「我知婆婆很久沒有給你。我給你,你不要給婆婆知道這事好嗎?」

老爺爺被一捉,下面當然更硬不知所措,施詩趁機解開老爺爺的褲,一口就把陽具整條含下,一含之下,老爺爺的陽具竟長至十寸也!

老爺爺道:「好了,好了,我不說出去好了。我也會叫偉賢不說出去!」

施詩向偉賢道:「阿賢,見者有份啦,我看你也懂得不少事,大姐姐雖然十六歲,但有很多經驗,讓姐姐也教教你吧!」

於是把偉賢的褲一脫,握偉賢的陽具,竟然硬起來也有六至七寸。

施詩像狗仔般爬看,用口含看偉賢的陽具套動看。老爺爺跟看走到施詩身後,將十寸的陽具用力一插,直頂花芯。

當老爺爺一插施詩,她的乳房就抓一下,口就套動偉的陽具一下。

當含了一會兒,施詩問偉賢,想不想入穴,偉賢點頭,於是偉賢跑到身後,插起肛門來。

兩人抽了一會兒,突然剛才的老翁跑回來說他還很需要,於是不分一言把他的陽具插入施詩的口抽動起來。

不一會老爺爺射精在施詩的花芯內。

當一抽出陽具時,賢急不及待把陽具由肛門抽出直插陰戶,大力的抽插了二百多下才射精。

老翁見他們射了精,又跑到後面大力的抽插施詩的陰戶,抽插了二十分鐘才射精。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