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風今年二十五歲,在一家服裝公司上班。他外表雖長得一般,但公司里卻有許多男同事都很羨慕他。不是羨慕別的,而是羨慕年輕的陳風擁有一位漂亮可愛的妻子。

下班后,陳風走在人流熙攘的馬路上,他的家距離公司只有三百多米,平日里他一直都是徒步回家的。現在已經快七點了,他的老婆應該回到家了。

讓陳風很得意的一件事,便是結婚了一年多,他與嬌妻的感情不但沒有像別人說的,結了婚過后會趨於平淡,反而維持在戀愛時的那種狀態中。偶爾陳風在公司加班加夜,他的妻子還不辭勞苦地帶東西慰勞他,幫他的盡快完成工作。

回到家里,陳風卻發現他的嬌妻孫萍還未回來,不由嘀咕一聲:「加班了怎麽沒打電話告訴我。」

沒辦法,陳風知道,他的妻子前不久剛職成了副經理,事務纏身,不能像以前那般一下班便趕回來了。

有好幾次到了晚上十點左右,她才難掩疲憊地回到家。那時打電話過去,也只是匆匆地地說她很忙,等回到家再說。甚至有一次電話連續打了好幾個后,她才有時間接聽。

誰先回到家,誰就得負起煮飯炒菜的責任。關於這一點,陳風與孫萍結婚前只簡單的商議一次,便一直執行到現在。沒片刻,陳風已經來到了廚房,下米煮飯了。

陳風拿起了手機,撥通了孫萍的號碼。手機嘟了有二十多秒,電話才接通。

「喂,萍兒,我回到家了,你什麽時候回來?」

手機里傳來了孫萍微喘的聲音:「我也不太清楚什麽時候回去。要不你先吃吧,我剛吃過一點東西,現還不餓。我工作做完了,就回去,到時菜溫一下就可以了。」

陳風不由問道:「怎麽你聽起來像在喘氣,身體不舒服嗎?」

電話里,孫萍回答道:「我剛才下樓拿了一份緊急文件,剛要上樓電梯就被人搶先用了。才兩層我就跑著上來了,沒事的,老公別擔心。」

陳風嗯了一聲,只好叮囑了孫萍一會,才挂斷了電話。

明天是星期天,陳風已經很久沒有跟妻子去看電影了,待她回來時,跟她計劃明天要上哪遊玩。

孫萍回到家時,客廳上的指針已經移到了九點整。她說已經在外面吃飽了,就不用吃了。孫萍看起來有些疲憊,洗完澡早早就上床休息。連衣服都忘了洗。陳風惟有辛苦一下,把孫萍的女性衣物拿去洗淨。至於他自己的衣服,一早就扔進全自動洗衣機里一條龍甩干了。

忽然,陳風將孫萍的衣物洗完后,忽然想起了什麽,連忙四下張望尋找著。

「奇怪,萍兒的連褲襪怎麽沒看到?」

陳風又到浴室里尋了一下,也同樣沒看見。他可是相當清楚,自己的老婆無論春夏秋冬,絲襪都是從不離她雙腿的。因爲質地出衆的絲襪不僅可以保暖,還能修飾她那雙修長的美腿。怎麽現在卻沒看到,今早他可是親眼看到自己的老婆在上班前,坐在床頭上穿上一雙肉色絲襪的。

陳風不由納悶,找不到就算了,反正老婆買的絲襪不少,丟了也不要緊。干完這一切,陳風便鑽進被窩里,而孫萍還沒有睡。

「什麽?你明天還要工作?」

「嗯,真對不起啊,老公。」

「唉,算了,沒事。你好好休息。」

聽到孫萍明日還要加班工作,陳風不禁大爲失望。

每周才這麽一天可以放松,想不到老婆升職后,反而連這一點權利都給剝奪了。他忽然覺得,萍兒沒有升職其實更好的。

似是感覺到丈夫的情緒有些低落,孫萍一條修長的美腿在被子里盤上了陳風的腰部,輕抱著他道:「老公,這樣吧,下個星期天我們一起回家看爸媽,好不好?」

「嗯。」

第二天,孫萍如同往日一般,穿好了一身套裙后,腳上再穿上一雙透明薄絲襪。親了陳風一口后,便上班去了。陳風不由頭疼起來,今天要怎麽過。

輕閑酒吧,是陳風一個朋友的爸爸開的。偶爾時間,陳風會到這里來消遣消遣。

「喲,阿風來了,快來快來。」是李冰,陳風沒想到他剛踏進來,這小子便發現他了。

「你小子的眼睛真尖,一眼便把我發現。」接過李冰遞給他的杯子,陳風仰頭將它喝下。接著不斷大叫:「真爽啊……」

「爽吧,這種酒就是要這樣調,喝起來才有味道。不說別的,單是昨天一整天,就不下二十個人來酒吧里找我要這酒喝。」李冰顯然很自豪。

這時,一把聲音從后面響起:「咦,這不是阿風嗎?怎麽今天自個兒跑這來喝酒了?」

回頭一看,居然是陳風的另一個朋友楚豪。

聽罷他的話,陳風不禁愣道:「原來是你這家夥。我老婆今天要上班,唯有自己出來了。」

楚豪在陳風身邊坐下,聞言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說道:「哦,原來是這樣。」

陳風和對面的李冰均沒看到,依舊笑罵著,與楚豪聊了起來。這三人均是從大學時代便認識的,踏入社會以來,倒是楚豪這家夥混得最好。年輕輕輕,便已是一家公司的副經理。

爲什麽要說混,因爲他爬上這個位置,除了他的能力外,有很大一部分是靠著他那董事長之位的老爸。李冰則整日過著醉生夢死的美妙生活,惟有陳風從大學到現在,老實的性格依舊沒變過。

幾人相聚,自有一番喜悅。待到李冰肚子疼,先離開一會的空檔,楚豪才猶豫著,要不要將事情對陳風說。

「我說阿豪,你怎麽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

楚豪擡起頭,有些無奈地說道:「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對你說。」話音一落,陳風便回答了。

「當然要說,我們是好兄弟,有什麽好隱瞞的。」隱隱間,陳風雖有一絲不好的預感,但好奇心還是蓋過了一切。

楚豪歎了一口氣,說道:「那我就說了。你剛才說你老婆今天去上班,但剛才我來這的時候,在佳美購物商場的外面,看到你的老婆坐進了一輛白色的寶馬車里,往西郊的方向開去。」

「你說什麽?」陳風手中的動作一滯,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不可能吧,你是不是看眼花了?」不會的,萍兒那麽愛他,怎麽可能會……

「應該不會看錯吧,我遠遠地看到了幾眼,你老婆是不是穿著一身帶著藍色花點圖案的連衣裙?」

陳風一愣,隨即用力拍了拍楚豪的肩膀,道:「楚豪你個臭小子,差點嚇死我啊。你看錯人了,我老婆哪喜歡穿連衣裙啊,她今天穿的是淺灰色的套裙,害我嚇了一大跳。」

聽到陳風這麽說,楚豪也松了一口氣:「我這眼睛該去做近視治療了,下次再認錯人可就麻煩了。」

這時李冰回來了,笑著說:「你們倆談什麽這麽高興。」兩人對望一眼,又笑了起來。

回去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陳風並沒有多喝,與兩人玩到現在,那股興致才逐漸散去。

陳風在路上走著,忽然從身后傳來一道驚訝聲:「你……你不是陳風嗎?」聲音溫柔好聽,陳風似是在哪里聽到過,一時卻想不起來。

他回頭一看,卻呆住了。

舒麗,這不是舒麗嗎?思緒不由回到從前。

那時陳風剛踏出社會,而舒麗比他小了幾歲,兩人是在工作的時候認識的。舒麗是個典型的南方人,身材嬌小玲珑,相貌也很漂亮。走起路來卻有一種窈窕動人的感覺。

那時的陳風,最喜歡偷偷看著舒麗的背影。只是由於他當時已經有女朋友,也就是現在的老婆了,便對舒麗一直是敢看不敢動。

終於有一天,舒麗突然向陳風表白,她喜歡他。被這一招打個措手不及的陳風,苦苦思量許久后,最終拒絕了舒麗。因他與女友已經談了近四年的戀愛,不想就此結束掉他的戀情。

舒麗傷心之余,竟在第二天離開了公司,未給陳風留下只言片語。現在再次相見,陳風不禁唏噓不已。

兩人面對面,陳風不知該說什麽,而舒麗顯然也不打算先開口,無奈他只好問道:「這些年來,你還好嗎?」

舒麗瞪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如同那天一般,依然深情地望著他,說:「還好,你呢?」

「差不多吧。」看著眼前的舒麗,身穿白色連衣裙,頭上的發夾夾起如云的秀發,腳穿著粉色的高跟鞋,陳風心中苦味沈浮。如今的舒麗是二十四歲,這身漂亮的打扮,她縱使未嫁人也該有男朋友了。

秋風吹起,似是看到了陳風一閃而逝的苦笑,舒麗綻放了一個動人的微笑:「老朋友見面,難道你就不想和我多聊會?」

陳風一拍腦袋,不好意思地說道:「噢,真是不該。這附近有間不錯的咖啡廳,我們到那坐坐吧,咱們好多年沒見了。」

舒麗出落得更加漂亮了,連他老婆在姿色上,亦要遜她一籌。她的美麗,從周圍的路人投向過來的目光中,便可得知。

與舒麗並行走在一起,聞著她的頭發偶爾散到鼻尖過來的清香,陳風不由自主地想到,這美麗的人兒有沒有男朋友,還是已經嫁人了。她是否與別的男人上過床,她那美麗動人的幽谷,是否讓曾讓男人的寶貝插進去,肆意地享受。

一個接一個的問題,在陳風腦中浮起。他很想立刻詢問舒麗,但卻知道這些話絕不可開口。

舒麗青蔥一般的手指輕輕拿起杯子,輕喝了一口咖啡,緩聲道:「你和孫萍姐,怎麽樣了?」

談及自己的老婆,陳風微笑道:「她現在是我的老婆了,我們是在去年結的婚。」

「那我該恭喜你們了,孫萍姐長得那麽漂亮,你一定很幸福吧。」

看著舒麗泛起的迷人微笑,陳風的心不由刺痛了一下。但他很快掩飾住自己的真實情感,道:「確實,萍兒是個很賢惠的好妻子,能娶著她,確實是我的福氣。」

隨即,陳風終於忍不住,假裝似乎不經意的問道:「那麽你呢?有男朋友了吧?」雖然知道這個可能性很大,但陳風依然抱著最后一絲希望。對於他此刻的矛盾心理,他感到十分難受。

「我?我和你一樣,也是去年結的婚。」

舒麗的話,猶如一道霹雳,在陳風腦中響起。她終於,還是結婚了。眼前這美麗的天使雖與他距離不過幾十厘米,但這一生,也就止於此了。

她的丈夫是誰,是誰家兒郎如此幸運,將這朵靓花摘到手。她也是去年結的婚,那她現在有沒有孩子?此刻陳風感到心亂如麻。

他早已結了婚,他也很愛他的妻子。本聽到這件事,應該不會有什麽波動才對。但事實上,陳風卻不得不承認,這幾年來,他壓根就從未忘記過舒麗。

「有件事,我其實很想跟你說說。」舒麗輕飄飄的一句話,把陳風拉回了現實。

「是什麽事?」陳風雖感到萬念俱灰,但還是下意識地問道。

「直到現在,我依然愛你。」

「什……什麽?」陳風驚得說不出話來。這怎麽可能,舒麗她已經嫁人了,怎麽可能還愛著他,他無法相信。

舒麗露出了一個苦澀的笑,說道:「自從當初你拒絕我之后,我隨我爸爸去了上海。在那里,我一心想要忘記你,再加上我的上司當時瘋狂地追求著我,於是我答應了與他交往。直到去年,我便和他結了婚。」

陳風呆呆地看著她,舒麗又接著說道:「我老公比我大十一歲,相貌身材當然比不上你,但我被他所感動,才答應嫁給他。想不到的是,因爲我的關系,我們一直沒有孩子。剛開始時他還沒說什麽,后來我卻感到他因爲這個原因而煩惱無比。」

「你,你沒辦法生孩子?」

舒麗苦澀地點頭,好一會兒,她才接著說:「不止如此,我的丈夫最近受到了他的幾個朋友的教唆,竟然……竟然……」

「竟然什麽?」陳風忽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舒麗咬著下唇,好一會才顫聲道:「他竟然打算帶我去他的幾個朋友家里,玩換妻遊戲。」

陳風頓時如遭雷擊,他的牙齒咬得直直響,憤聲大怒:「如果他敢這麽做,我第一個不饒他。」只要一想起如天使般的舒麗被幾個臭男人壓在身上淩辱,他的怒氣便不可抑制地上湧起來。

舒麗幽怨的神情消失了,她忽然笑了:「你爲了我,竟然生氣了。與你相識了這麽久,我第一次見到你生氣的樣子。」

陳風沈聲問道:「那你丈夫,還沒有帶你去過吧?」

舒麗點頭說:「還沒有,不過也是這兩天的事了。風哥,我的事你還是別管了,知道你心里還關心我,其實我已經很知足了。我的老公和公安局長有很深的交情,如果你對他怎樣的話,他是不會放過你的。」

陳風再抑制不了自己的情感,說道:「我怎受得了你被別的男人……總之,我是不會讓你羊入虎口的。」

知道眼前一直深受的男人竟如此關心自己,舒麗感動地說道:「你不用太擔心,我早已跟我丈夫說過了,我只肯交換一次,只要滿足我丈夫好奇的心理,我便不再做這種事。如果他再敢,我絕不苟且偷生。而我丈夫也答應了。」

陳風更是一驚:「萬萬不可。」他歎了一口氣,忽然想起了什麽,望向眼前這麗人道:「你丈夫,有沒有定好對象?」

舒麗搖頭說:「還沒有,這兩天他會親自去尋找的,因爲他的幾個朋友的老婆,我丈夫對她們並不感興趣。」

陳風像下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好一會才說道:「如果……如果我說服萍兒和我一起,與你們交換,你丈夫肯嗎?」

舒麗頓時吃驚道:「啊,孫萍姐,風哥你怎能……」

「爲了你……我只能盡力去說服萍兒。若要眼睜睜的看你被其他男人糟蹋,我無法忍受。」

而舒麗卻被陳風的話驚到,好一會依然不知怎麽開口。陳風的手悄然握住舒麗那些許顫抖的左手,兩人闊別數年的心,終於在這一刻聯系在一起。

「老公,你回來了,啊,你干嘛呀,先吃完飯再說……」一進家門,便被陳風從后面用力抱住的紀孫萍,顯得非常無奈。

孫萍下班了,那套淺灰色的套裙早已脫下。加之現在已經入秋,洗浴好的她一早便穿著睡衣,等待著丈夫的歸來。

「你今晚回來得好晚,到哪去了?」一邊爲陳風夾著小菜,孫萍一邊隨口問道。

「和阿豪他們出去聚聚……」直到此刻,他的腦袋依然很混亂,因此陳風含糊應了一聲。吃完了飯,陳風便到浴室中洗澡。這才發覺,因爲舒麗的話,一路上回來,他的寶貝一直硬邦邦的。

他受不了了,匆匆洗好后,便走出浴室。

孫萍已經洗好了碗筷,穿著一雙棉拖鞋走進了臥室。

陳風一把從后面抱住了她,惹得孫萍責怪道:「你今晚怎麽了?怎麽這麽沖動?」也難怪孫萍奇怪。

「我想要你。」陳風二話不說,便把孫萍推倒在床上,整個人就壓了上去。

「唔……唔……」被陳風封住了嘴唇的孫萍,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陳風一雙不老實的大手,已經將孫萍的睡褲卷上了膝蓋,心情撫摸著她白皙嫩滑的左腿。

孫萍再次「嗯」了一聲,她的腳只穿著一雙白色的短襪,陳風的手從她優美的小腿處滑下,來回撫摸了一會。

陳風忽然「嘶」了一聲,原來孫萍的手已經握上了他高昂的寶貝。

「它……它好大?今晚得搞我多少次它才能軟下去呀?」布滿青筋的陰莖,讓孫萍嚇了一跳。

陳風壓在她身上的身體挺了起來,扳過孫萍一條嫩白的大腿,好讓孫萍的手能更容易地握住它。

「再握用力點。今晚……今晚我要干到你死。」

孫萍頓時嗔怪地收回腳丫,輕輕摟住陳風的腰,把小嘴湊近陳風的耳邊輕輕說道:「我不依,老公你不疼我。」

陳風的手離開孫萍柔嫩的小腿處,從她的睡衣下邊往上遊去,在孫萍苗條的腰肢四下撫摸著。

「好萍兒,我哪不疼你了。」陳風將左臉靠到孫萍的臉側處,貪婪地親吻著她白滑的脖子處。

孫萍動情地喘著氣,嗔道:「好老公若是疼我,剛才怎麽會說出那種難聽的話。呀……不要!」

原來孫萍話未說完,便被陳風一把抱了起來。現在兩人面對面,陳風兩腿分開,而孫萍兩條白嫩的美腿則穿過陳風的腰部,往兩側向后按去。而陳風的手則緊緊抓著孫萍的美臀,兩人的私處緊緊地接觸。

「好老婆,那我收回剛才的話,換作……今晚好好疼你一晚。」陳風壞笑,只換來后者羞澀的小力捶打。

看著眼前只屬於他自己的美人兒,臉上因爲充血的緣故,而顯得嬌豔欲滴,陳風再也忍不住,往孫萍的小嘴處吻去。一時間,兩人開始了連綿不絕的接吻。

孫萍偶爾呼出的香氣,更讓陳風貪婪地吸取她嘴里的甘涎。不一會兒,兩人已是呼吸急促,而孫萍的頭發更是有些散亂,配合著一雙勾魂的眼睛,陳風差點把持不住。

二十二歲的孫萍,不僅容貌靓麗,而且身體也正處於青春與成熟之間的過渡時期,揉合了這兩種氣質的她,在床上表現出來的誘惑力,絕對令定力不佳的男人無法把持。

薄薄的睡褲,根本無法阻隔陳風對她的刺激。孫萍的下身已經開始分泌出液體,她的手忽然抓住陳風的陰莖,輕輕地捋動起來。

陳風舒爽得直呼氣,雙手伸入孫萍的睡褲里,用力揉捏著后后者充滿彈性的臀部。一雙嘴又湊了過去,與孫萍熱吻了起來。

沒一會兒,孫萍的下身已經泛濫了。陳風起身,將房間發亮的白熾燈關了,僅剩下一盞散發著微弱黃光的床頭燈。陳風和孫萍都不喜歡在光線太亮的環境下做愛,在這透著微光的房間里,孫萍的嬌軀因朦胧的燈色而顯得更爲性感。

陳風脫去了全身的衣服,接著才將孫萍的上衣脫落。孫萍飽滿的胸脯上,乳頭像兩顆小葡萄,硬直直地挺立著。

陳風的左手覆上去,飽滿圓潤的感覺,由手心傳入心肺:「萍兒,你真是性感。」說完一把將孫萍的右乳含住,舌頭不斷地在乳頭處打轉。

「討厭……我又沒生孩子,你吸什麽呀。」孫萍俏臉通紅,摟住陳風的嬌軀不斷地扭動著。

陳風放過她的右乳,笑著說道:「是誰嘴里說討厭,卻又用力地把胸部往我嘴里湊的?」

這話一說,孫萍更是不依了。捶了他幾下,便雙擴交叉地將胸前護住,一副不讓你動的調皮模樣。

燈光照映下,孫萍雙手將胸部護住,卻擠出了一條深深的乳溝出來,以孫萍妩媚的刺激下,陳風的陰莖硬得差點爆發。

「萍兒……用嘴幫我。」

「不要……我怕。」

陳風此時難受得要命,偏偏無論怎麽哄,孫萍就是不肯幫他口交。皆因結婚前,孫萍曾勉爲其難他含過幾次,之后卻怎也不肯了。說是陳風的陰莖太嚇人,而且上面還有種怪味。

所以一般情況下,陳風縱是想,也不會開口要求孫萍爲他口交的。無奈今晚陳風受到了強烈的刺激,卻非常想要。

「來嘛……萍兒,一次,就一次。」陳風繼續哄道。

孫萍嘟著性感的小嘴,拒絕道:「不要,你上次也說就一次,現在還不是又想要。老公……你說你疼我的……」

陳風大汗,這招對她不靈了。他假裝「哼」了一聲:「既然你都不肯用嘴幫我,那我今晚就用你下面的小嘴來幫我。」

孫萍所穿的薄薄睡褲輕易地被陳風脫掉,他一邊撫摸著孫萍嫩白的美腿,一邊輕輕將她的白色絲質內褲拉到了小腿處,整張臉隨即往她最私密的地方親了下去。

孫萍舒服地呻吟一聲,一雙修長的腿忽然夾住了陳風,好讓他的嘴更深入地與她的私處接觸。

待陳風將她下身親得喘不過氣來了,才反手扳開她的小腿,擡頭笑道:「舒服嗎?我快被你夾得喘不過氣來了。」

「好舒服,快進來……」

「等等。」陳風從床頭邊的抽屜里拿出了一個未開封的杜蕾絲避孕套,小心地將它套在陰莖上,然后才緩緩地撥弄著孫萍的下身,輕輕地進入孫萍的身體。

「啊……啊……」孫萍被陳風壓在身下,隨著他一前一后有節奏的抽插,孫萍不斷地嬌喘呻吟著,聳立的雙峰因此受到動蕩,前后起伏。

看著身下的嬌妻,陳風內心忽然一陣刺痛。

他的手機里存著一張舒麗丈夫的相片,那是兩人今天分手前,他與舒麗互相交換得來的。舒麗的丈夫是一個中年胖子,從相片上看至少有四十歲。

他不明白,舒麗爲什麽要嫁給這樣一個醜男人。

一想到舒麗每晚要被那可惡的胖子壓在床上蹂躏,陳風的心便如同刀絞一般刺痛。

爲什麽,爲什麽她要嫁給那麽醜的老男人。如果舒麗嫁的是一個比他帥,又甚至是正常點的男人,他絕不會像現在這般后悔。

沒錯,陳風現在很后悔。

后悔當初爲什麽要那麽直接地拒絕了舒麗,如果不是因爲他拒絕得那麽的干脆,或許舒麗便不會因此心灰意冷地隨便找了個男人嫁了。

看過了舒麗丈夫的相片,陳風絕不相信,她是受到她丈夫的感動才答應下嫁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唯有心灰意冷下,匆匆葬送掉自己幸福,這個解釋才說得通。

「啪……啪……啪……」

與嬌妻私處的碰撞的聲響,密集而迅快地在房間里回落。孫萍只感覺到自己快要死了,結婚一年來,她尚是首次感受到丈夫快速而有力的抽動。這種感覺,讓她差點承受不住。

陳風很恨自己。因此,他今次絕不會讓他丈夫將舒麗交換出去。他已經錯過舒麗一次了,現在絕不能再讓她受到任何欺淩。

陳風伏在孫萍身上,將她一對飽滿的酥胸壓出了一個扁圓的外形,下身接著聳動。

他忽然想到,若是舒麗的丈夫同意與他交換,那麽舒麗逃過被別人淩辱的境地,他的嬌妻不也同樣要受到那個又肥又醜的胖子的淩辱。陳風他接受得了嗎?

萍兒若是知道了,她會答應嗎?她又肯不肯讓一個陌生男人,像現在他對她這般,將陰莖插入她的小穴?

剛想到這一點,胯下傳來的劇烈快感告訴陳風,他要射了。

陳風伏在嬌妻的身上,不斷地喘著氣。下身的陰莖經過一次渲泄,已經開始軟了起來。

孫萍輕輕扶著丈夫的后背,心中卻感到惆然若失。她還差一點,就能到達高潮,丈夫地在這個時候射了。一次當然沒什麽,但結婚至今,陳風真正令孫萍達到高潮的次數,卻是一只手就能數過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