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冬天,黑得特別早。處理完最後一份文件,已經是晚上六點鐘了。吳院長裹緊大衣,提著公文包,快步向教師公寓走去。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四號,也就是西方所謂的平安夜,吳院長接受了外籍教師愛瑪的邀請,去品嚐她的聖誕大餐。愛瑪是秋天從雷曼裁下來的,聽說她的丈夫也是雷曼的高管,現在在新澤西做房地產。

這學期商學院臨時聘了華爾街下來的幾個金領,有外籍華人也有美國人,愛瑪是最年輕的一個。

(這學期商學院臨時聘了華爾街下來的幾個金領,愛瑪是最年輕的一個。)餐桌上,燭光搖曳。愛瑪忙碌著,她一襲黑衣:黑色的吊帶低胸晚禮服裙,黑色的長絲襪,和黑色的高跟漆面皮鞋。吳院長很清楚美國女人的目的,下學期只續聘三個外教,這女人是想拉關係。學得還真快,知道中國人飯桌上好說話!

沒法跟年夜飯比,就是火雞和馬鈴薯,我們美國女人做飯不行,不過,飯後的甜點是我們的長項。愛瑪意味深長地看著吳院長,一定讓你終身難忘!

火雞和馬鈴薯終於被撤下去了。吳院長笑著說:

該終身難忘了,要不要我閉上眼睛?

好,閉上,不許偷看!

一陣悉悉疏疏。

好了,終身難忘吧!

吳院長睜開眼,騰地一下跳了起來:

愛瑪,你,你這是乾什麼?!

一個美麗的女人,亭亭玉立。藍色的眼睛,金色的頭髮。美目流盼,唇紅齒白。高聳的酥胸,豐潤的腰肢,渾圓的玉臀,凹凸有致。肉色透明的睡裙,沒有胸罩,沒有內褲。白嫩高聳的乳峰上,兩點微微顫動的粉紅;細軟豐腴的陰丘間,一團茸茸柔順的金黃。

男人後退了一尺,女人前進了一丈。

不要這樣!這裡是學校,不是麗春院,更不是白宮,你也不是什麼實習生!

那又怎樣?海納百川,人納二奶,你不想吃麼?我不夠甜麼?

(我不夠甜麼?你不想吃麼?)女人嫩藕般的手臂,繞住了男人的脖頸,緊接著,一條白嫩修長的大腿,纏在了男人的腰間,柔軟的陰戶抵住了一個硬邦邦的東西,研磨起來。

男人奮力推開女人。

這裡不是美國!請你自重!

跌在地上,女人哭起來。

完了!全完了!您看不起我了,更不會續聘了!全家失業,房貸,還欠著十萬塊錢信用卡,主啊,我可怎麼辦?

吳院長靜靜地聽著,長嘆了一聲。

事情沒這麼糟,我也沒看不起你,真的!

吳院長把愛瑪扶起來,盡量不碰到她裸露的身體。

愛瑪,你是女人,我不妨給你講個故事。

你知道,我結過兩次婚,我的前妻,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可我們只一起生活了不到一年。那時我只是個小講師,沒錢,我前妻在美資公司做事。我們買了房,經濟就完了,到處裁人。我妻子為了保住職位,和老闆傑克上了床。那混蛋得寸進尺,竟搞到我家裡來,被我撞見了。我急了,抄起檯燈就開了他的瓢,血那個流。他跪下來哀求,我妻子也死死抱住我,這才保了他一條狗命。我把他們趕了出去!讓他們滾得越遠越好!

後來,我知道了來龍去脈,後悔啊!不過,把他們踢出去之前,我做了一件好事。我勒令那混蛋發毒誓,一定給芳兒一個正經名份。

他,那混蛋,做到了嗎?

嗯,他老婆,真巧,也叫愛瑪,本來就和他過不下去,敲了一大筆,把他當屁給放了。

那他們現在過得還好?

他們結婚了,有一個孩子,在加拿大,那地方你也知道,吃不好也餓不死。唉,一晃十多年了,真是風水輪流轉。

愛瑪噙著淚水。

真沒想到,我以為您一直挺順的。我也是苦命女人,實習時在雷曼,我老闆叫傑克,屎,我們美國人的名字真單調,有一天晚上,他把我留下來,就把那玩藝兒塞到了我嘴裡,還說口活兒不算性交,告也沒用。我跑回家,正撞見男朋友和我最好的女同學滾在床上。

我沒辦法,沒有一家公司給我哪怕一個面試。我知道是那王八蛋在搗鬼。可我沒辦法,只好從了他。頭兩年還行,我們盡揮霍了。現在好了,完了。那王八蛋除了造假帳,沒別的本事,還去當房產經紀,也不看看什麼時候!蠢貨!現在好了,全完了,老王八蛋的那玩藝兒就不行了,他就打我。我一個女人,大老遠跑到這兒來丟人現眼。

講到痛處,女人就要跪下。

不教課也行,我可以給您當秘書,院長,求您救救市吧!我不想給花花公子拍裸照!

別!別!宣統退位近百年了。吳院長趕緊扶住女人。

中美人民心連著心。

愛瑪,別這樣,我說了,沒這麼糟。我不妨透露一點兒,老師和同學們給你的評價很高,你不像那幾個,張口閉口兄弟我在華爾街的時候。大家都說你的課實用性強,有些是大綱裡沒有的,比如你講的如何估算報表裡的水分,就很受歡迎嘛!同學們說,你還教大家如何正確著裝,畢業班的同學受益匪淺呢!

不過,負面的反映也有。吳院長笑了笑,外係幾個女生來告狀,說她們的男朋友上了你的課,回去就沒有好臉色,嫌她們土。

愛瑪也笑了,氣氛輕鬆起來。

愛瑪,我太忙,沒聽過你的課,你是怎麼把那些小男生弄得神魂顛倒的?別告訴我你就穿這一身上講台。

當然不是,很簡單,等一下!

女人轉身進了臥室。

又是一陣悉悉疏疏。

吳院長緩緩地站起來,一個嫵媚多姿的白領麗人,呈現在面前,那麼真切。奶白色的真絲長袖襯衫,灰黑色的西服套裙,肉色的長筒絲襪,和黑色的高跟皮鞋。淚水,奪眶而出。

芳兒,是你,你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

女人被攔腰抱起,穿過臥室房門,落在寬大的席夢思床上。衣衫,被一件件拋到地上:男人的羊毛衫,背心,長褲,三角內褲,短襪和皮鞋,還有女人的真絲襯衫,西服套裙,鏤花的胸罩和蕾絲邊內褲。

愛瑪閉上了眼睛。

滾燙光滑的身體貼了上來,溫柔的大手熟練地愛撫著,每一個山丘,每一塊平野,和每一道溝谷,一遍又一遍。女人的耳垂被厚重飽滿的嘴唇咬住:

芳兒,你不要再走,我不讓你走。

女人的身體酥軟了,懶洋洋地渴望著男人。溫柔的唇舌還在遊走,自上而下,由表及里,吻遍溝溝坎坎,森林草原。女人的身體愈來愈熱,春潮洶湧。男人直起身,輕輕分開女人的雙腿,跪在其間,小心翼翼地,一根堅硬如鐵的陰莖慢慢地沒入了淡金黃色的草叢。

芳兒,我來了。

好舒服啊!伴隨著一聲呻吟,女人渴望著。

(好舒服啊!一根中國製造的陰莖頂入美國麗人的嫩穴。)窗外,北風呼號。

窗內,燭光搖曳,芙蓉帳暖。

男人動作起來,沒有粗暴,沒有狂野,只有無限的溫柔,無限的體貼。女人像是波浪中的一葉扁舟,隨心所欲,起伏蕩漾。

哦,芳兒,哦,芳兒。

不知何時,窗外飄起了雪花,紛紛揚揚,無休無止。

在溫暖柔和的燭光下,多情的男女相互奉獻著,天長地久。

愛瑪以為自己會永遠陶醉在溫柔的波浪裡,然而,男人的衝刺來臨了。耳畔,是粗重的喘息,愈來愈急!胯間,是瘋狂的抽插,愈來愈烈!一陣陣暴風驟雨,把女人拋下谷底,又推上浪尖。愛瑪感覺自己在融化,融化了的靈魂飄出體外,羽毛般在空中飛舞。她俯身看去,柔軟舒適的床上,一個金發的女人,一個黑髮的男人,緊緊纏繞在一起,難解難分。那女人緊抱著男人寬厚的臂膀,隔著薄薄的肉色絲襪,她的雙腿死死夾住男人的腰身。一隻高跟皮鞋還勉強掛在緊繃的腳趾上,隨著交媾的節奏晃動著,而另一隻早已不知去向。

女人不顧一切地大聲呻吟著,懇求著。

啊,深一點!再深一點!主啊,給我!給我!

哦,芳兒,我來了!哦,給你!給你!

男人的喘息越來越急促,終於,女人腳上的高跟皮鞋滾落下來。激情中的男女顫抖著,精液,在洶湧地噴射,春水,在盡情地流淌。他們融化在一起,癱軟在一起。

吳院長心滿意足地躺在床上,愛瑪頭枕著他的胸膛,輕輕撫摸著光滑的小腹。

我真嫉妒你的前妻。

沒有回應。

良久,男人緩緩開口道:

愛瑪,我做得好嗎?

怎麼了?

我是說,我滿足你了嗎?

當然了!我可不在床上做假賬!愛瑪調笑著,你很棒,真的,我喜歡溫柔的男人。

那就好。男人也笑起來,我看色中色網上,常有人說我們不如你們的男人厲害。

那是胡扯!我十五歲開始交男朋友,太了解男人了!我們美國男人,三十五歲以後要是不吃藥,就得用皮鞭抽!我做過生化股,你知道美國什麼藥業最看漲?避孕藥和催情藥!避孕藥是因為我們的少女媽媽太多,催情藥是因為我們的男人太差!

愛瑪的手,繼續向下撫摸著。

我上學的時候,和亞洲男孩兒約會過,南朝鮮的?日本的?記不住了,反正他們太不自信。可你們不一樣,你們是中國男人啊!是在朝鮮和越南打得我們的男人滿地找牙的中國男人啊!你們像山一樣,從上甘嶺到克節朗河谷,從珍寶島到涼山!怎麼到了床上反到猶豫起來?

愛瑪,你知道的真多。我想,

中國男人沒能再講下去,因為,那美國麗人已經握住他的陽具,慢慢套弄起來。一陣溫暖,一陣酥麻,性感的紅唇,含住了腫漲的龜頭。

我們的吳院長哪裡經受得了這樣的刺激。

啊,啊,愛瑪,快停下!我要射在你嘴裡了!

吳院長把女人摟到懷裡,溫柔地熱吻著。

今夕何夕,遇此良人!

親愛的,再給我一次,好嗎?就把我當作芳兒。

不,你不是芳兒,你是愛瑪,獨一無二的愛瑪,我需要你!

中國男人再一次把貌美如花的胡姬壓在胯下,怒不可遏的陰莖順勢頂將過去。

聽說咱們中國古代有什麼房中術,親愛的,你給我講講?

好啊,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我們就從最簡單的隔山取火開始吧!也就是俗稱的老漢推車。吳院長爬起身,跪下!分開腿!撅起屁股!對,屁股再撅高一點,腿再分開一點!

吳院長跪在女人的胯間,盯著白嫩的屁股和幽暗的臀溝。毛茸茸,濕漉漉,暗紅色的肉唇微微顫動。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他扶著堅挺如鋼的陽具,抵住水汪汪的嫩穴,深深一次呼吸,把住女人纖細的腰肢,緩緩向前頂去!中國製造的腫脹發紫的龜頭,分開兩片嬌嫩的肉唇,慢慢擠入美國女人的身體,然後,是不屈不撓的陰莖,一點點,一寸寸,終於,整根沒入。

當東方遇到西方。

哦,好舒服!愛瑪呻吟著,白皙豐滿的屁股隨著男人的摩擦,不由自主地扭動起來。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呻吟,小腹和臀部的相互撞擊,和濕漉漉的陽具在黏漬漬的陰道裡前後滑動的啵滋,啵滋,在夜空中迴盪起來。

吳院長扶著女人的腰肢,不慌不忙地行著九淺一深之法,慢慢品味著,細細享受著。

美國女人的雙手緊緊糾住床單,白皙高聳的屁股前後擺動,愛液如小溪般流淌下來。配合著男人的一次次沖擊,快感,潮水般洶湧澎湃,一浪高過一浪,勢不可擋!

啊,別停!主啊,干我,狠狠地干我!

(隔山取火。)(倒澆蠟燭。)午夜已過,整個公寓樓一片寂靜漆黑,只有一個窗口,還透著不倦的燈光。中國傳統文化研討會,還在深入持久地進行著。

觀音坐蓮。

倒澆蠟燭。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