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阿志,現在正就讀一所在當地還不錯的高中,目前已經是三年級,是一位準備進入聯考階段的可憐考生,說起我們學校,不僅校風保守,老師盯起人來,也是非常嚴格,而且,我們學校是采用男女分班的方式編排班級。

所以說,我們班上全是雄性動物。

換句話說,可憐的我,從高一開始,到現在接近二年的時間,完全沒有機會接近女生,雖然我們隔壁班就是女生班,可是兩班的人很少有接觸。呃……或者說是……不敢。

在我的記憶中,曾經有過幾對的先賢烈士在走廊上互相交流情意,可是在教官的巡邏下,都壯烈的爲國捐軀了。

從此之后,再也沒有人敢越距做出什麽爲學校所不容的事情。

對了,另外再提一下,班上的科任老師都是男的,那隔壁呢?沒錯,和你所想的一樣,都是女的。

這所學校就是這麽變態。

我們的教室座落在校園的最角落,簡單來說,就是在圍牆旁邊。

這一座獨棟的大樓,總共有五樓。而我們的教室就是在五樓的角落的倒數第二間,圍牆的外面是一大片的農地,從窗戶望出去,偶而會見到幾個農夫在里面工作,這也是我上課時,唯一的消遣。

雖然上課的時候總是心不在焉,但是每次大考小考完,前三名總是有我的份,所以,就算很多科任老師雖然嘴里老念著我,但也都隨著我了。

在班上,我的身材還算是魁梧,182公分的身高,加上75公斤的體重,實在是恰到好處。加上平時就是個運動好手,所以衣杉底下藏著幾塊肌肉。

即使穿上制服,看起來也是雄壯威武。

不過,也就是因爲這樣,我成了隔壁女生班的「教材」了。

雖然平時兩個班的學生礙於校規的關系而很少有互動。不過老師可就不一樣了,所以我們導的(注:指導師)就常常爲了要討好隔壁的一些女老師,而答應她們一些奇奇怪怪的條件及要求……對,就是「教材」,每當隔壁的女生班上體育課,有需要作到運動示范的,都會去拜托我們導的幫她找一個班上的運動健將來示范一下比較需要技巧性的動作,例如,籃球的灌籃,足球的倒挂金鈎,之類的……「呃……阿志啊。」我們導的拍了拍我的肩,拉回了我凝視著窗外,正要奪窗而出的魂魄。

「啊?老大,又有什麽事啊?」我回過神來,慢條斯理的說著。

「又有任務。」「什麽任務啊?」「就隔壁班啊……」「不會吧……」導的話還沒說完,我就把話搶了過來︰「又要去當教材啊?」「是啊是啊,待會兒的上課……」「拜托可不可以偶爾拒絕一次啊……」我有氣無力的說著︰「去示范很累耶。」「那個老師每次都要我作一些這麽難的示范,連我自已都沒把握能百分之百的成功。」「而且,我超怕出糗的!」「那班上全部都是女生耶!」我用力的搖搖頭︰「老大你還是找別人吧!」「唉呀,這個班上就屬你最閑,而且漢草最好,這人選非你莫屬呀!」導的露出賊賊的笑容。

「唉呀,我不要啦。」我斬釘截鐵的拒絕。

「放心啦。」導的拍拍我的肩︰「下一節不是體育課,你不用這麽累了。」「嗯?」仔細想想,下一節的確不是體育課。

「那這次是要干嘛?」「下一節是生物課。」「生物課?」「嗯,生物課。」「當教材?」「嗯,當教材。」導的和我一應一和的搭著話。態度非常肯定。

「當啥教材啊?」我實在想不出,生物有啥高難度的東西要示范……「唉呀,你問我,我怎麽會知道呢。我又不教生物」「反正下一節課你快點去隔壁班報到就對了。」「可是我……」導的沒等我把話說完,就把我從椅子上拉了起來,然后推著我的背,推我出教室門口,然后以一副計謀又得逞的嘴臉對著我笑著︰「中午老師再請你吃飯啊!」該死的老大,老是把我當成泡妞的工具,拿我來換取女老師對你的好感度,你不配爲人師表……你會遭天遣的……「叮咚!叮咚!叮咚!」就當我嘴里在滴咕著一句句咀罵著這賣學生求美色的老師時,打從心底不想聽到的上課鈴聲,锵然的響起。

慘了,上課了。唉……既使心里有百般的不情願,也只有一步步的走向隔壁的女生教室,咦?奇怪,女生班教室的和平時不一樣?

粉紅色的窗簾把整間教室都蓋住了,沒辦法從外面直接看見里面的情況,就算今天是豔陽高照,但也不至於光到里面沒辦法上課吧。

更何況,上課本來就是因該在光線充足的環境下才有辦法上啊……抱著滿腹的疑問,我走到教室的前門,試著把前門打開,奇怪的是,我左扭右扭這個門把……它就是不給我回應,連前門都鎖起來是怎樣……「叩叩叩……」我輕輕的敲敲門。

「啪嚓……」打開門的是那位生物女老師。

「你是?」這老師從頭到腳,迅速的打量著我。

「呃,我是……」「你是隔壁老師派來的教材吧?」「啊,是啊。」「那快點進來吧。」老師把我拉進教室里,然后鎖上門,我轉頭面向班上,果不其然,我最害怕的畫面又出現了,一群四、五十位的女生,總共一百多只的眼睛注視著我,還有幾個女生在里面有說有笑的。

不由得,心跳的速度的開始加快了。這可能,就是大家所說的怯場吧……女老師走到講台上,對著我招招手,示意要我到講台上來。

「各位同學,有沒有覺得今天上課,和平時不一樣呢?」老師笑容滿面的說著。

「今天把窗簾拉起來,然后還向隔壁班借了一位教材來,其實是今天,老師爲古板的上課方式,增加一點新花樣。」「而且,今天老師還準備了一個新課程喔!」老師對著我,眨了一下眼睛。

這一眨,我不由得的打了個冷顫……而台下的女同學,也三三兩兩,接頭交耳的說著話,不時擡頭仔細的看著我,然后「順便」聽著老師的話。

「這男生不是之前在體育課示范灌籃的那個嗎?」「是啊,人長的不錯,而且也很壯耶!」「今天如果能選到我就好了……」「唉呀……你少來了,一定是我啦……呵呵呵……」我隱約聽到類似這種的對話……她們到底在說什麽?到底是選什麽東西呢?

對於今天的教材之行,又多了一個大問號……在老師正準備講解今天的上課內容時,站在講台上的我,也沒讓眼睛閑著,就趁這個空檔,仔細的浏覽著這個班上的女同學,找到了……那位叫作「婉绮」的女孩子,在前幾次的體育課的時候,聽到她的同學是這麽叫她的,不知道爲什麽,從第一次到這班上時,第一眼就注意到她。

她,很平凡。但在平凡中又帶著些許的不平凡。

依我的目測,她的身高大約有169公分,身材很纖細,大約是45公斤左右,留著一頭過肩的長發,烏溜溜的長發,在日光燈照射下,亮得有點刺眼。

搭配著浏海的瓜子臉,大眼睛顯得特別的明亮。

照我這幾次的觀察來看,她平時不太多話,就算剛才有許多女生交頭接耳的細細私語,她仍然是安安靜靜的坐著,所以,我想她應該是冰山美人那一型的。

「好了,同學,現在請你站在這里。」老師輕柔的聲音,喚醒了正在沈思的我。

「喔……好……」我回過神,照著老師的吩咐,站在講台旁邊。

「各位同學,我想,今天要上什麽課,大家應該都知道吧?」「知道……」台下的同學們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異口同聲的說著。

「雖然這種事情,大家在國小時應該就有教過,在國中、高中時,甚至還有人體驗過。」「不過這種人,畢竟還算是少數。而且,大部份的人都只有在電視上看過,沒有機會能親眼看見一回,甚至是親身體驗。」「所以啦,老師今天特別情商,借到隔壁班的一個男生,要讓大家有一個難忘的回憶。」老師開心的說著。

「呃……老師……」我舉手。

「等等……我要做什麽事啊?」我提出從進教室以來,一直存在於我心里的疑問。

「嗯?你們導師沒告訴你啊?」老師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沒有……我們導的只叫我到這里報到而已。」「嗯……沒關系,那我現在告訴你好了。」「其實,今天是我安排的特別課程。課程名稱叫……」老師突然頓了一下。

「叫什麽呢?」我接著問下去。

「生殖。」「生殖???」「嗯,生殖。」老師點點頭。

「從小到大,關於這方面的知識,就只有國小的健康教育會教到男、女生的生殖器官,而在這之后,並沒有任何課程記載著關於這方面的知識。

而生殖這方面的知識,也僅止於一些小動物,或者是植物上的介紹。」

「礙於我們社會世俗的禮教束縛,往往把這類的東西都當成了肮髒的,會腐化人心的東西,但,也就是因爲這些不被禮教、社會所贊同的東西,才能造就了一段又一段的小生命啊。盡管如此,有許多像你們這些年輕的青少年,對這方面的知識,仍然是一知半解。」「也就是因爲這樣,我想把這類的課程,編進我上課的內容。爲了上課能活潑生動些,所以才會請你過來羅。」

老師對著我,又眨了一下眼睛,依照慣例,我又打了個冷顫……「那,那我等下該做些什麽?」「待會兒,你就照著我的命令去做就對了。」老師笑了笑︰「不用太擔心,知道嗎?」「喔……」說到這里,台下又開始鬧哄哄了起來。

看著衆姑娘的表情,我聯想到四個字「迫不及待」……不過婉绮依然故我,靜靜的坐在位子上看著書。

「好了,開始上課羅。」老師輕輕的拍拍桌子。

「我相信,各位同學,對自已,也就是女性的生殖器官,應該已經有了不少了認識,但對於男生的生殖器官,我想應該還是一知半解吧?」「是啊是啊!」台下的女同學們,異口同聲的應著。

「同學,麻煩你把衣服全部脫掉。」老師轉過頭,對著站在講台旁的我說。

不,不會吧。脫衣服?

我好歹也是受過孔孟思想的洗禮,思想也還算是很保守。

今天要我當著四、五十個女生的面前寬衣解帶,傳出去,以后我怎麽還有臉見人哪……尤其是傳到班上去……那我肯定沒有好日子可過了。

頓時之間,我發覺我的臉漲紅了起來,而且感覺非常的燙。

心跳的頻率又瞬間沖到另一個高點。

「各位同學,現在麻煩從第一排開始,往這位男同學的面前排成一列。」老師話說完,同學們一個一個的站了起來,然后準備要走出位置,往我這個方向前進,但我的手依然沒有任何動作,簡單的來說,我已經緊張到全身僵硬了。

接著,女生們在我的面前排成一列,而且每一位都帶著一種期待,緊張的表情,不時的小聲交談,點頭微笑。

我回過神來,看了一下站在我面前的女生,她的身高剛好到我胸前,擡著頭,微笑的看著我。

「好……好可愛……」這是在這一瞬間,我心里所發出來的聲音。

「同學啊,沒想到你這麽不乾脆。」老師苦笑。

「曉玲,你就幫他把衣服脫掉吧。」「嗯!」站在我前面的女生應了一聲,隨即把手靠在我胸膛的制服鈕扣上,然后熟練的解開。

「呃……同……同學……」我緊張的連話都說不清楚,我想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好笑。

就這樣,緊張的我,就這樣站在講台旁,動也不動的,就任由這位女同學慢慢的褪去上衣,然后,她把手放在我的胸部,然后慢慢的往下滑到腹部、皮帶上,接著迅速的把皮帶解開,再將手慢慢的往下滑至我的拉鏈上,然后輕輕的由上往下拉開,不時還擡頭,用她的大眼睛看著我。

當我與她四目相交時,她的手趁我不注意,往褲子的拉鍵伸進去,輕輕的捏了我的寶貝一下,我嚇了一跳,身體震了一下,她的手就迅速的伸回去。

然后對我吐了吐舌頭,調皮的笑了一下。然后乖乖的把我的褲子,以及內褲都脫了下來。

這時的我,對這群女生,真的可以說是坦然相見了……該死的是,面對這一大群女生,我的寶貝竟然不聽使喚似的漲大起來。

實在是丟臉到了極點。

「哇,好大喔!」「哇……看起來好黑喔!」「你看,最前面還紅紅的耶!」「你少笨了……那個叫龜頭啦!」這群女生難掩興奮的表情,和同學們討論著我的小弟弟,還有的女生,不知道在說些什麽,幾個人靠在一起起哄,笑的好大聲,頓時之間,教室變得人聲鼎沸,瞬間變成了菜市場,面對這種情形,不知所措的我,也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傻笑,任由她們當成活教材來觀賞……這個時候,真的好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好了,各位同學,我們安靜一點。」這個時候,老師稍微的制止了一下同學們的嬉鬧聲。

「現在,依照排隊的順序,一個人有十秒鍾的時間。」「在這個時間內,你們可以用手來觸碰這位同學的生殖器喔!」「不過……」老師刻意的拉高聲調,然后笑了笑︰「不可以用力的去捏它喔!」天啊……今天當活教材,被她們看看就算了,現在還得被摸,再這樣下去我會瘋掉啊!

「老……老師。」我看著老師,試圖出聲制止。

不過話還沒說完,排在我前面這位叫曉玲的女生,就毫不猶豫的伸過手來,一把握住我的寶貝。

我身體微微的顫抖,小弟弟就好像是加了TURBO一樣,瞬間在她的手中又漲大了起來。

「哇,好硬喔。」這位叫曉玲的女同學,一邊搓揉著我的小弟弟,一邊還不忘擡起頭看著我的表情,好像是發現了很新奇的玩具,噗哧的笑了出來。

「呵呵……」老師看著我緊張的表情,不禁笑了笑。

「好了,同學,時間已經到了,換下一位羅。」聽了老師的話,這位女同學就放開正在搓揉小弟弟的手。

然后擡起頭,又對我露出她那一貫的笑容。

在那一瞬間,本來已經在加速跳躍的心髒,速度又向上提升了。

而這還只是第一位……剛才的女同學這一放開手,我的小弟弟就硬生生,直挺挺的立在半空中,而且在剛才的搓揉之后,粉紅色的龜頭幾乎已經完全的露在外面,小弟弟不僅發燙,還會隨著節奏不斷的微微顫動,像是在和這群女生們打招呼似的……看到我的小弟弟變成這樣,這群女生似乎顯得更加興奮,「迫不及待」這四個字,感覺已經完全寫在她們臉上了……在前一位女同學剛往座位的方向走后不久排在她后面的女同學就迅速的往前走一步,然后伸出她的魔爪,開始對我的小弟弟上下其手,就連下面那二袋行李袋也不放過……就這樣,我的寶貝就這樣,被一個又一個饑渴的女生連搓帶揉的玩弄著,我想,我應該會是第一個,曾經被五十幾個高中女生摸過小弟弟的男人……一個人十秒,一個結束就換上下一個,完全不讓我有稍微喘息的時間。

就在我前方的女生,剩不到五個人的時候,我微微的吐了一口氣。

心里正慶幸著,這場可怕的夢終於快結束了……突然出現了讓我的心微微抽動的人。

對,就是她。

總是讓我的目光停伫的女生--「婉绮」。

只見她目光微微向上,用她的大眼睛,怯生生的看著我,在這一瞬間,我只知道在這高頻率跳動的心跳中,又微微的抽搐了一下,她並沒有像其他女生一樣,反倒是在我的面前,靜靜的低著頭站著,遲遲沒有把手伸出來。

「你怎麽啦?同學?」「后面還有其他人喔!」老師發覺婉绮沒有動作,提醒了她一下,婉绮緩緩把目光移到我臉上,徐徐的點了點頭,感覺像是在對著我抱歉,然后才輕輕的用食指,碰了我的龜頭一下。

「嗯……」我不自覺的發出歎息……這種感覺……好難形容……除了和之前女生們觸碰的感覺相同之外,似乎還摻雜著什麽,但就發生在這短短的一瞬間,連我自已都無法很具體的形容這種感覺。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比起興奮這個形容詞,這種感覺又更上一層了。

「啊……」婉绮擡起頭,用著滿是愧疚的表情看著我︰「抱……抱歉……」好輕柔的聲音……這感覺……就像……就像是綿花飄落在空中一般……「時間到羅。」就當我正想回話「沒關系」的時候,老師比我搶先了一步,提醒婉绮時間到了。

婉绮看著我,又對我稍微弓了身,然后轉頭,靜靜的往座位上走去,這種感覺,和台下吵雜的女生們,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不知道我有沒有看錯,婉绮在走回座位時,我彷佛瞥見,婉绮回過頭來看了我一下……而在這之后不到一分鍾的時間里,后面那幾位女生終於研究完我的小寶貝高興的走回座位上。

呼…終於結束了……正當我松了我一口氣的時候,老師說話了……「同學們,相信大家都已經了解,也有了初步接觸男性生殖器的經驗了。」「不過,同學們知道嗎?」「當男性的陰莖接觸到比剛才更多,更大的刺激之后,陰莖原本的長度及寬度,會增加至原來的二倍大,甚至更大喔!」「例如說,持續性用手去磨擦,讓視覺感觀去接收更多的刺激等等,當然,關於刺激陰莖的方法有很多很多,一時也說不完的。」老師一邊微笑,一邊輕松的說著。

老師話說到這里,台下的女生們又開始騷動了。

「好了……好了……現在有沒有同學,想要來試試看呢?」老師話說完,馬上見到台下有十幾位女同學迅速的舉起手。

「老師……我要。」「老師,我……」「不會吧!」我轉過頭,張大眼睛,用著滿是驚訝的表情看著老師︰「還沒結束啊?」諸如此類的聲音在台下,不斷的徘徊著,鬧哄哄的台下,完全沒有人顧到我的感受……我現在,似乎能體會到,被關在實驗室里的小白鼠的心情了……「嗯……就你吧,曉玲!」老師對著第一排第一位同學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講台旁,原來是她……那第一個把我的寶貝放在手中把玩的女生。

「曉玲,現在就讓你自由的發揮,好好的去刺激它吧。」老師笑著對她說。

「嗯!」她點了點頭,笑容滿面的看著我。

「那,帥哥……我就不客氣羅。」話一說完,她整個人就蹲在我的面前,然后一把就握住我小弟弟的身體,大姆指還不時的磨擦著我的龜頭,然后整只手上下的抽動,而且,比第一次更加的激烈。

另一只手,還不忘玩弄著我的行李袋。

就這樣,我的小弟弟就給一個素不相識的女生在手中盡情的玩弄。

「嗯……」我有點受不了這種刺激,不由得的發出了聲,她似乎發現我哼了一聲,擡起頭,對我笑了一下,然后把手移到我的根部,然后把臉靠在我的小弟弟旁,然后用她的嘴把我的龜頭,連著身體一股腦兒的含住。

一會兒,用舌頭在我龜頭的馬眼上攪動。

一會兒,又把我整個小弟,像是要吞進喉嚨似的含住。

好……好舒服。

「啊……」我又不自覺的叫了一聲。

就好像是把手指頭放進適溫的水療池,然后在水底下,用著數十道不同力道的水柱沖著我的手指頭一樣。

而被她含在嘴里吸吮的感覺,又比這種感覺更加的舒服,回神一看,她在我的前面,一上一下的吸吮著我的小弟弟,在她身后,則是一群不知道什麽時候,跑來我們前面,前來圍觀的女生們。

「你們看,他的臉漲得好紅喔!」一個女生,指著我的臉這樣說著。

「是啊,他應該很舒服才對喔!」另一個女生也搭話了。

「同學,你現在有什麽感覺啊?」還有一個女生就這樣大喇喇的,直接問我的感覺。

面對著整群好奇的女生們的訊問,而自已的小弟弟,就當著她們的面,被另一個女生吸吮著。

通體的舒服,摻雜著丟臉,想用一個牛皮紙袋把自已的頭套住的感覺,五味雜陳的心情,讓我完全沒辦法用腦子清楚的思考,我只能傻傻的苦笑。

在這種情況下,和主人的心情成反比的它,似乎已經到了極點,整個小弟弟感覺非常酥麻,龜頭在她嘴巴的吸吮之下,腫漲到極點的小弟弟,隨著一陣陣的抽搐感,令我感到非常的舒服,但似乎,在這其中,似乎有什麽東西想要從我的小弟弟里噴出來,這種酥麻的感覺傳遍了我的全身,幾乎快要站不穩的我,表情奇特的看著圍觀的群衆,一邊伸手扶住講台,撐住不斷搖晃的身體。

「曉玲。」老師似乎見到我的表情有點不對,趕緊拍拍她的肩︰「這樣就可以羅。」話一說完,曉玲就聽話的把我的小弟弟,抽離他的嘴巴,頓時之間,我的小弟弟突然像是如獲新生般,那種抽搐感及腫漲感,也隨著她停止動作后漸漸的消退。

「呵呵,同學,你是第一次吧?」老師拍了拍我的肩,像是發現了什麽事一樣。

第一次?如果是指我的小弟弟被女生含住,那真的是第一次沒錯,平時對這種事情就沒興趣的我,也遑論我會和同學們討論這些東西,更別說是曾經有過剛才那種經驗了。

而剛從那位叫曉玲的女同學嘴里放出來,我的小弟弟也沾滿了她的口水,看起來,濕濕黏黏的……長度,半徑,也都變得比平時還大了一倍以上。

「哇,和老師說的一樣,變得好大喔。」「而且挺得好直,快要和他的肚子貼在一起了耶。」圍觀的同學們,對著我的小家夥,你一句,我一句的討論了起來,松了一口氣的我,也沒有多想什麽,只是不自覺的想要在衆人里,尋找婉绮的身影,希望她對我,不要用什麽特殊的眼光來看待我才好,奇怪的是,在短短的幾秒鍾之內,迅速的從衆人之中一一確認之后,並沒有見到她的身影。

於是,我就直覺性的往她座位的方向看去。

沒錯……她並沒有跟著衆人看熱鬧,而是靜靜的在座位上看著書。

「同學,你在這個班上,有沒有什麽喜歡的女生?」在我尋找婉绮的時候,在吵雜的嘻笑聲中,隱約聽到老師對我說了這句話。

不過我並沒有直接回答老師這個問題,婉绮靜靜的坐在座位上看著書,似乎非常入神,我也靜靜從人群的縫隙中望著她,看著她那美麗而認真的神情。

在這刹那間,彷佛時間都靜止了。

「呵呵呵……」老師在我身旁,輕輕的笑了起來,像是在告訴我:我知道了。

「那個……」老師又提高音調,對著我望去的目標叫喚。

「婉绮……」老師這一叫,打破了我那心中,刹時間的甯靜,也驚動了正認真看著書的婉绮,婉绮收起書,擡起頭,安靜的看著老師,等待著老師說話。

眉間似乎有些微皺,像是害怕老師會出什麽樣的難題給她似的。

「麻煩來這里一下」老師招招手,示意婉绮站在我的身旁。

「老師,這次要干嘛?」我開始感到不安。

「各位同學,現在要進入這門課的重點了喔。」老師並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反倒是對著圍觀的同學們說話。

「現在,要讓大家看一下,我們人類是如何生殖的。」「基本上,就是要讓這位男同學的陰莖,放入女生的陰道內,進行類似活塞的運動,在陰莖及龜頭接受到相當的刺激之后,就會射出一種叫作精液的液體,當精液被送到子宮最深處時,就會和卵子結合,變成受精卵。」「受精卵在女生體內,經過長時間的培養,就會慢慢形成胎兒。當然,這也需要女生生理時鍾的配合才行喔。」老師輕松的說著。

「老……老師!」我著急的看著老師,不過老師並沒有搭理我。

「那……婉绮同學,請你把你的衣服脫掉。」反倒是對著婉绮下達了這個命令。

「哇……婉绮,你真是幸福啊!」「真好,好希望是我喔!」女生們在一旁瞎起哄,反倒是婉绮面露難色,似乎是百般的不願意。

「老……老師……」婉绮看著老師。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請其他同學……」老師搖搖頭︰「婉绮,就決定是你了喔。」「婉绮,不要這麽矜持嘛,快脫快脫。」「是啊,難得老師準備這門課,就爲大家當當教材示范羅。」同學們一個個的勸著婉绮,只見婉绮低下頭,愁眉深鎖的她,好像是在想些什麽,我想我大概是喜歡上……喜歡上一個僅只有幾面之緣的她……當自已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就不會希望看見喜歡的人,因爲自已而感到爲難……「夠了!老師。」我終於忍不住,出聲制止老師︰「我不想當教材了!」「請不要再逼她了!」就在我的話說出口后,所有的聲音都不見了,只見所有人都靜靜的看著我,好像在等著我說話似的。

「啪。」「我……」正當我想接著往下講時,突然聽見一件衣服掉落在地上的聲音,在鴉雀無聲的場合之下,這種聲音更是清楚,我直覺性的往我的右邊看去,一件純白胸罩,托著一對白晰的胸部的景像,馬上映入我的眼簾,婉绮眼中泛著些微的淚光,深鎖著愁眉,感覺非常的委屈。

她輕輕的將自已的裙子褪去,純白的內褲、修長的腿,就這樣毫無遮掩的露在我面前,我對著她搖搖頭,用眼神告訴她:「你可以不需要這樣……」她則是用她那對泛著些微淚光的大眼睛看著我,又輕輕的點了點頭:「你同意了嗎?」這時候的我,心里只有這句話,看見婉绮慢慢的褪去衣物,同學們又開始喧鬧了起來,最后的一件胸罩和內褲都褪去之后,這時候的教室,又多了一個像我一樣,和大家坦誠相見的人了。

只是沒想到,這個人會是婉绮,我轉過頭看著婉绮,她那略顯豐滿的胸部,一對粉紅色的乳頭,顯得格外誘人。

白淨又細長的雙腿,就這樣完完全全的展露在我面前。

濃密的陰毛里,藏著一條小小的裂縫。

看到這里,原本就挺的直立立的小弟弟,變得更挺了、更硬了。

「婉绮。」老師走到講台前的桌子上,手放在桌面上:「你就坐在這里吧。」婉绮看了我一下,然后就慢慢的走到老師所說的桌子旁,然后依照老師的指示,重心放在身后,用雙手撐住身體,雙腿微微張開,然后整個人坐在桌子上。

「同學。」老師看著我,手則是指著婉绮的前方:「過來這里。」既使心里有百般的不願意,但還是乖乖的聽從老師的指示,往老師的方向走去。

「來,靠近一點。」老師拉著我的手,把我推向婉绮身旁。

「現在請你用手,幫婉绮的陰蒂好好的按摩一下吧。」老師用手,指著婉绮那小裂縫的前端,我照著老師所指的位置,輕輕的將手指放在上面,而婉绮的身體,就隨著我觸碰她的瞬間,顫了一下,我看了婉绮一下,發覺她不斷的注視著我,楚楚可憐的模樣,令我有點心疼,我輕輕對婉绮的陰蒂輕輕的施壓,然后上下擺動的替她按摩,不時還對著陰蒂前端那略爲膨漲的小圓頭來回的搓揉。

「啊……」婉绮皺著眉頭,面帶著羞色,因爲我的時重時輕的按摩,輕輕的發出了聲音。

「她應該很舒服吧?」我心里是這麽想的。

於是,我更進一步的彎下身,把頭靠在婉绮的二腿之間,開始用嘴巴及舌頭替婉绮的小圓頭按摩。

隨著她呼吸的節奏,一邊用手翻開小裂縫,時快時慢在婉绮的小陰唇上搓揉,這個動作,持續了好一會兒。

「嗯……」像是剛運動完一樣,婉绮的呼吸,在我的按摩之下,開始急促了起來,聽了婉绮的喘息聲,我竟然有了莫名的沖動,而這個沖動,很直接的反應在我的小弟弟上。

像是在配合婉绮的心跳,一陣一陣的暖流讓它不自覺的震動著。

我翻開婉绮的二片陰唇,除了看到濕潤的陰道口之外,還看見一片不完全封閉的一層薄膜,中間有幾個小孔。

就正當我仔細的看著婉绮的私處時,老師輕輕的拍拍我的肩,然后把頭靠在我的耳旁,對我說了幾句悄悄話。

「同學,你很幸運喔。」我看著老師,一臉的疑問。

「婉绮和你一樣,都是第一次喔。」「第……第一次?」我小聲的發出訝驚的疑問句,老師笑而不答,只是把頭偏開,然后當著大家的面前,對我下達指令。

「同學,現在請你把你的陰莖,輕輕的放進婉绮的陰道里,然后做來回的摩擦運動。」語畢,教室內所有人的情緒,幾乎HIGH到了最高點比之前更加的喧鬧。

「我……」我看著婉绮,婉绮也注視著我。一時間的四目相交,讓我不知該對她說些什麽,我握著我那已經硬到不像話的小弟,緩緩的放在婉绮的陰道口,上下的摩擦,讓婉绮的愛液,沾濕了我的龜頭。

我幾乎可以從龜頭感受到,婉绮她那發燙的下體。

「抱歉……」我注視著婉绮,然后緩緩的將龜頭滑進婉绮的陰道里,然后移動一下身體,稍微將下半身往前靠,小弟弟就這樣整根插入了婉绮的粉紅色的小穴里。

好……好緊……好溫暖啊……我的小弟弟,就這樣被婉绮的小穴包著,我的體溫,和她的體溫,就這樣的連結在一起了。

「啊……」就正當我的小弟弟整個插入時,婉绮驚歎了一聲,我擡頭看了一下婉绮,婉绮正偏著頭,兩眼無神的盯著講台下的空地,隱約能看見她那漲紅的臉頰,以及聽見她,那輕輕的喘息,我輕輕的把小弟弟抽開半截,又輕輕的將整根小弟弟送入,插滿婉绮的小穴,然后依照自已的感覺,進行來回的活塞運動。

好舒服……原來,原來這就是作愛嗎……我竟然是在四、五十個女生的面前,在這種無奈的情況下,和一個,不曾對過話,僅是見過幾次面,談不上同學、朋友的女生作愛,而且這個女生,竟然會是我心目中,純潔無暇的婉绮。

「嗯……嗯……嗯……」婉绮兩眼無神的看著地上,配合著我下半身的抽插而發出聲音,身體也隨著我的抽插而微微擺動略帶著一些些紅色血絲的小弟弟,就在我的動作之下,在婉绮的小穴里摩擦而發出了聲音。

「噗滋……噗滋……噗滋……」插入的時候越是激烈,這種令人血脈贲張的聲音就越大。

而婉绮的喘息,也隨著我激烈的抽插之下,開始急促了起來。

就在加快速度之后沒多久,從小弟弟傳來抽搐的酥麻感,一瞬間傳遍了全身,小弟弟……我的小弟弟里,似乎又有什麽東西要跑出來似的,剛才那種快站不穩的感覺又出現了。

我看著婉绮的臉,婉绮也在二個人的擺動中,回過頭來看著我。

「啊……啊……」我終於受不了這種舒服的酥麻感,忍不住的叫了出來。

「啊……啊……啊……」婉绮似乎也快受不了了,和我一樣叫了出來。

她現在的感覺,是不是和我一樣呢?

我雙手扶住婉绮纖細的腰際,一瞬間加速了整個動作,在婉绮濕嫩的小穴里來回的抽插,然后用力的歎了一口氣。

「啊!」就在我叫了這一聲之后,我將小弟弟塞入婉绮小穴的最深處,婉绮身體也用力的顫動了一下。

「嗯!」然后在我之后,婉绮喘了一聲。

就這樣,我的小弟弟就這樣停留在婉绮身體的最深處,隨著一陣陣的抽搐,在婉绮的體內,射出了白色的液體。

原本坐在桌面上,用二手撐住的婉绮,在我的精液射在她的體內之后,終於也無力的躺臥在桌子上。

但無神的視線,始終都是停留在我身上。

些許的哀愁,些許閃爍的淚光,讓我的心理産生了莫名的罪惡感,我輕輕的將停留在婉绮體內的小弟弟抽出,射在她體內的精液,一部份就從陰道口,汩汩的流到她的股間……這時老師走到旁邊指著婉绮的陰道口說︰「各位同學,這些白色混濁的黏液就是精子,至於這些紅色的血液是處女膜破裂時所留出來的。」在一旁的我還在回想剛剛的情景,一會兒,我的小弟弟又興奮起來,老師看到后說道︰「各位同學,顯然我們的教材精力充足,你們有意願的就上來體驗一下,不過考慮我們的教材體力,以體驗過的優先,要的就趕快排好隊,一個一個來。」接著就跟上次一樣,大部分的女生列隊排好,差別的是,不再是一人10秒。

結果整整33人體驗過都來我這「體驗」一下,后來老師看我可憐,就說︰「剩下的同學都體驗過了,鑒於教材的狀況,以后自己找他溫習吧。」在我射精后不久,下課鍾就這樣響了起來。

婉绮和我,就在喧鬧聲中,自顧自的將制服穿上,這之間並沒有多作任何交談,然后她就和之前一樣,靜靜的,一個人,慢慢的走回自已的座位上,不變的是,一道深鎖的眉頭仍然懸挂在她的劉海下…而在這之后,隔壁班的女生們,我、我們班的以及那位生物女老師,都沒有再提起這件事。當然,除了當時在場的人之外,沒有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彷佛…就像是作夢一樣。

只是,從此之后,就沒有在這間學校里,看到婉绮的身影了…她,怎麽了?

因爲我而轉學了嗎…?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車禍插人事件
我為兒子選淫妻
女兒是我的小心肝
少年時衝動的強奸
屯門中五女學生被迫賣淫的經過
上錯廁所找對女友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