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的不適,我跪伏在主人的身前。這是我所期待和喜愛的,我的身體赤裸著,我的乳房袒露著,但是,在我的頸部戴著主人給我套上的項圈,那項圈是由黑色的真皮所作,同我白色的肌膚相襯,顯得色彩的搭配非常的完美。一條鐵鏈,自然的從項圈上垂下,每當我動作的時候,都發出悅耳的聲音。

西邊的牆上,有著一面碩大的鏡子,我扭過頭去,看到鏡中的主人是那樣的性感,是那樣的柔情。主人穿著睡衣,端坐在椅子上,仿佛一尊塑像一般。主人的目光注視著赤裸的我,那目光,透露著深情,透露著愛意。主人的雙手,骨骼舒展,非常的俊美,正撫慰著我的秀髮,並不時的扭動我的頭顱,以親吻著主人那暴露在睡衣下擺外的陽物。

作為深愛多年的情侶,主人對我從來都是憐愛無比的,而我也是深深的愛著我的主人的。主人就是我的生命,就是我的太陽,就是我永遠追隨和侍奉的愛人。我收回我的目光,主人的陽物堅硬的高挺著,有如一尊勃起的沖天玉柱。我的舌尖輕輕的舔嗜著,並不時的用我的嘴唇吸潤著,我能感受到主人陽物的溫度,同樣的,我也能感受到主人的歡愉。

品位著主人的體香,我的心裏也是非常的高興。隨著主人陽物的抖動,我也加快了我吸潤的速度,我的頭不斷的抖動著,那牽連著項圈的鐵鏈也嘩啦、嘩啦的響著,仿佛是我們歡快交合的樂曲。主人推開了我的頭,將陽物從我的口中抽出,我仍戀戀不捨的追隨著,追隨著那讓我魂牽夢繞的對象。

主人笑了,說:小寶貝,你的下邊也急了吧,我也該讓你痛快、痛快了。主人牽著我項圈上的鐵鏈,將我拉到那面鏡子前,讓我的臉對著那面鏡子。我雙手伏在地上,象一條狗一樣的撅著白皙的屁股。這時,我的陰部已經潮濕的厲害,兩片肥厚的陰唇一顫一顫的,正等待著被侵入,等待著被我的主人侵入。

主人站在我的身後,一隻手牽著鎖住我的鐵鏈,一隻手在我那潮濕的陰部撫摩著。我不由的呻吟了起來,那麼一種麻酥的感覺令我難以抑制性的衝動,我仿佛感到自己行走在雲霧中,飄然欲仙,這是我的幸福時光。主人的手仍有節制的運動著,在我那刮的白皙的陰部運動著,主人說:這剛刮過的陰毛,怎麼又漏了出來?

我呻吟著,搖動著屁股,那情形,真的仿佛一隻發情的母狗。我企求著:主人,請進入我的體內,我想和你合為一體。主人看到我急迫的神態,也笑了,將手從我的陰部抽出,輕輕的在我的屁股上拍打了幾下,仿佛欲決的堤壩又被洪水衝擊一樣,我體內受虐的因數再次的提升我的性欲的快感,我呻吟的更加肆無忌憚了。

主人的陽物也堅挺異常,輕車熟路般的抵進我的陰部,而這時,我的陰部有規律的啟合著,以接納主人的進入。當主人的陽物完全的進入我的潮濕粘滑的下體時,我感到充實,不光是我的身體感到充實,同時,我的精神也感到充實。

主人鬆開了手中的鐵鏈,雙手伏在我的胯部,仿佛一個將軍一樣,而我就是將軍所驅使的戰馬。鐵鏈從我的頸部滑下,隨著主人的進入和抽動,那陣陣的快感仿佛驚濤一樣從我的體內不斷的湧出,我大聲的呻吟著,使勁的搖晃著頭顱,那鐵鏈也隨著我的搖晃而抖動。我偏過頭去,將鐵鏈含在了口中,以抑制我的呻吟–

主人在我的身後劇烈的抽動著,我的陰部承受著主人不斷的衝擊。這個衝擊,是一種愛,是一種人性的真諦。我喜歡這種衝擊,就如同我喜歡愛一樣。甚至於我希望這種衝擊、這種愛,可以延續我的一生,永不終止–

依偎在主人的懷裏,我感到幸福和塌實,感到有一種歸屬的自在。主人的肩膀寬闊而富有彈性,是標準的男人的肩膀,它隱含著力量和溫暖。而我的肌體柔弱無骨,光潔若玉,經常的被主人形容為一條性感的美人魚。主人的雙臂摟抱著我,用他的話來說,叫作抱得美人歸。

臥室裏的燈光氤氳而祥和,那組合的音響中,正試有試無的放著清緩的音樂。當我和主人都雙雙的達到高潮,攤在地上的時候,我最喜歡聽到的就是主人喃喃的話語:昭,我的小昭,我愛你。那是主人發自肺腑的聲音,是絕對的沒有摻假的表露。而我,只能機誡的回答:主人,我也愛你,我願永遠作你的奴隸。

盥洗過後,主人將我牽到了床上,解開了栓系在我項圈上的鐵鏈。我看了看主人下體那已經耷拉下去了的陽物,用手輕輕的撫摩著,說:主人,還要把我捆起來嗎?

主人低頭親吻了我一下,說:你說哪?

我跪坐在主人的面前,將雙手倒背在身後,說:主人,請將奴隸捆綁起來吧。

主人從床上的枕頭旁邊,抽出了一根紅色的繩索,看到那繩索,我的下體就有了一種發熱的感覺,仿佛那繩索就是我身體的一個部分。主人將繩索從我的項圈後邊的鐵環中穿過,然後在我的上臂處,纏繞了兩圈,打了個節後,拉到了前邊,開始捆縛我嬌小的乳房。在繩索的捆紮下,我的乳房開始挺起,有如兩個隆起的山包。我低頭看著,我的臉也開始發燙了,我能感覺的到,我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將我的乳房捆縛好了以後,主人即將剩餘的繩子拉到背後節好,而沒有捆綁我的兩隻前臂和手腕。這是我的主人多次捆綁我後作的一種改進,這樣,我的雙手就還有著些許的自由,能盡可能的保持身體的平衡,況且,這樣捆綁的話,經過一夜的睡眠,我的手臂也不會因為血液的不迴圈,而變的麻木。

在捆縛我的過程中,我能感覺到主人的亢奮,主人的陽物也開始堅挺起來,並不時的摩擦到我的身體上。同時,我的身體也有了感覺,我眯縫著眼睛,口中輕輕的呻吟著,盡情的體味著被虐待的滋味。

隨著嘩啦、嘩啦的鐵鏈的撞擊聲,我知道,主人已經將我每晚必須佩帶的腳鐐拿了出來,那是一副不銹鋼的腳鐐,有九斤多重。主人的手捉住了我跪伏的腳腕,我能感覺到鐐箍套到我肌膚上的涼爽,隨著喀噠的聲響,腳鐐戴到了我的腳腕上,接著,是另一隻–

主人仰躺在床鋪上,笑眯眯的望著我,望著我這個被捆綁著,戴著腳鐐的奴隸,那勃起的陽物也高傲的挺立著。我挪動跪著的雙膝,拖動著腳上的腳鐐,湊到主人的身前,彎下身,將我的小口湊到主人的陽物上,慢慢的潤吸著,仿佛那就是我這個奴隸的美食。

主人閉上眼睛,盡情的享受著,不時的發出一兩下呻吟的聲音,我更加賣力的侍奉著,這是我,一個奴隸的職責。我知道,主人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而同樣的,我的幸福也是主人的幸福。主人愉悅的享受著,陽物在我的挑逗下也逐漸的變大,變粗。我偷眼看去,這時的主人全然沒有了主人的尊嚴,仿佛一個初涉愛河的新生。

我笑了,想和我的主人開一個玩笑。我收回舔弄著主人陽物的舌頭,用我的兩排牙齒在主人的陽物上輕輕的摩擦幾下–

隨著我牙齒的磨合,仰躺在床上享受的主人誇張的叫了起來。我抬起頭,有些幸災樂禍的問到:怎麼了,主人,你叫喚什麼?

主人伸出了手,捏住我小巧的鼻子,說:你想謀殺親夫啊,看我怎麼收拾你。

我裝出一副害怕的表情,極力的想掙脫主人捏住我鼻子的手,說:奴隸不敢了,奴隸不是有意的,請主人責罰。

好吧。主人說:那你說說,謀殺親夫,將怎麼定罪–

我的腦子轉了轉,說:依古代的律法,謀殺親夫,將被判騎木驢遊街示眾,淩遲處死。

主人使勁的捏著我的鼻子,惡狠狠的說:那你說,我將會怎麼責罰你哪?

看主人的神態,我不由的想笑,只是鼻子被主人捏得酸酸的,哪里還笑得出來。我仰著臉說:奴隸確實不是有意的,請主人原諒,如是主人想責罰的話,還請主人愛我,用你的陽物,使勁的侵犯奴隸的下體。

主人笑了,鬆開了捏著我鼻子的手,說:不羞,剛被插過,就還想。

我伏在主人的身上,用沒有被捆住的手,握著主人那堅挺的陽物,說:不嗎,不嗎,奴隸就想,天天想,時時想,想著主人的大鳥插我。

其實,在我說這些話的時候,我沒有任何的不適。主人就是我的最愛,而我就是主人的寵物,在主人和我的交往中,我們拋棄了任何的虛偽、任何的假面,我們沈浸在愛的遊戲中,我們樂此不疲,心心相印。

主人說: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你謀殺親夫,死罪可免,活罪難饒。本主人就判你扮作母狗一天,以敬效尤。

我依偎在主人的懷裏,搖晃著身子撒嬌,說:奴隸接受主人的責罰,但是,今天晚上我想和主人睡在一起。明天,我再扮作主人的母狗,可以嗎?

主人搖了搖頭,對我的撒嬌感到無可奈何,伸手將我攬在了懷裏,說:好吧,好吧。我今天就摟著我的小奴隸睡。

看到主人答應了我的要求,我的心裏非常的高興,今天晚上又可以在主人寬闊、溫暖的懷抱裏入睡了,而不必象母狗一樣拖帶著鐵鏈,倦曲在地下室或者主人的腳邊。我伏在主人的胸前,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主人的胸部,溫馴的仿佛一隻貓。我知道,主人同樣的喜歡我這樣的舔嗜的。

果然,主人摟抱我的胳膊將我摟抱的更緊了,我抬動一下戴著腳鐐的雙腿,將主人的陽物夾在我的陰部。我喜歡這樣的一種姿態,在我的意識裏,好象主人的那件陽物本來就是我身體的一個部分,只有當它插入或者被我夾緊的時候,我才感到充實,感到愉悅。

主人的手輕輕的拍打著我的後背,那憐愛的情形令我感動。我在主人的懷裏享受著幸福,同時,在我的心裏,我也在暗暗的發誓,我一定要聽主人的話,作一個好的奴隸。不論主人讓我幹什麼,作什麼,我都要去作,我要讓主人高興,讓主人愛我。

想到主人明天將要對我的責罰,我的臉有些發紅,同時,在我的心裏,也有著一種期待。因為,我知道,主人每一次對我的責罰,都會更加的愛我一分。想到自己赤身裸體的,不能站立,只能象狗一樣的起居,想到自己的項圈和乳頭上將掛上叮噹作響的鈴鐺,尤其是想到自己的肛門裏將插上真正的狗的尾巴,我的下體又漸漸的濕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主人已經起床了,我的旁邊空蕩蕩的,只留下主人的體味。我用沒有捆住的雙手,撐住床鋪,慢慢的抬起身子,下了床。興許是腳鐐的鐵鏈,在地上拖動的聲音,驚動了我的主人,主人在廚房裏問到:小昭,睡醒了嗎?你等等,我馬上就好。

我走到廚房的門口,看到主人已經煎好了雞蛋、熱好了牛奶,擺放在餐桌上。我連忙說道:主人,這些活該奴隸來幹的,怎麼能勞動主人–

主人用毛巾檫了一下手,走到我的身前,吻了吻我,然後說:今天就破一回例吧。

我笑了,我知道,這一定是主人的詭計。每一次,主人準備懲罰或者調教我之前,都對待我特別的好,呵護備志,這一次也不例外。想到昨天晚上主人的話語,想到主人判我做一天母狗的決定,再看看主人現在的表現,我全都明白了。

我斜倚在廚房的木門前,搖晃著我被捆綁住的身體,說:還請主人為奴隸解開束縛,待奴隸從衛生間出來,再好好的接受主人的懲罰,作一個乖乖的母狗。

主人笑了,彎腰一把將我抱了起來,朝衛生間走去,我腳上的不銹鋼的腳鐐就自然的垂下,那鐵鏈也發出了嘩啦的聲響。

在衛生間間,我掙扎著想從主人的懷抱裏下來,誰知主人制止了我的掙扎,而是將我抱在了身前,兩隻手抄起我的雙腿,於是,我就如同一個嬰孩一樣的被主人抱著了。我的頭倚在主人的胸前,我的臉有些發燙,我能看到我的兩條白皙的腿被主人平端的伸出,我能看到我腳上的鐵鐐晃動著。

主人,奴隸這樣尿不出來–我羞愧的說。

主人沒有說話,抱著我擰開了旁邊的水龍頭,水嘩嘩地流淌了出來,那水流的聲音激起了我的便意,然後主人又吹起了口哨,輕輕的、柔柔的,仿佛我真的是一個不懂事的嬰孩,被大人抱著小便一樣。

尿液終於噴湧而出,如同一條銀色的水注向前射區,我連忙抬起雙腿,防備尿液射到腳鐐的鐵鏈之上。主人的手也向下摸去,摸到了我的陰唇,摸到了我的尿道,癢癢的、酥酥的。我強忍著,連忙說道:主人,不要,髒–

主人的手在我的下體處摸著,說:哈哈,怎麼會哪?童子的尿,是人間的極品,怎麼會髒哪,況且又是你這樣的童女,更是聖品。

我羞孬的晃了晃屁股,對主人說:主人,好了,請放奴隸下來吧。

主人的手繼續下摸,碰到了我的菊花蕾,將頭湊近我的耳邊,輕柔的說:這裏還沒有清理哪。

我搖了搖頭,說:奴隸現在不想。

那怎麼行,一會兒還要扮作母狗,這裏要插上尾巴的,現在不清理乾淨怎麼可以?主人的手一邊繼續的摸著,一邊溫柔的說。

我將頭靠在主人的懷裏,閉上了眼睛,說:主人,不插尾巴可以嗎?

不行。主人說:你謀殺親夫,本該騎木驢,淩遲處死的。現在本主人法外施恩,你不叩謝,倒還罷了,竟然講起了條件。再說了,作一條禿尾巴的狗多醜啊–

看到沒有通融的餘地,我也就沒有堅持,反正一客不煩二主,我只能依主人的意見而行了。

排泄完後,主人打開了淋浴裝置,我的手臂還是被捆綁著,沒有解開。溫暖的水從高空淋下,灑在我的肌膚上,很是舒適。主人細心的為我檫試著,而我就如同玩偶一樣,被動的接受著主人的服務,接受著主人的愛意。這種時刻,是我最幸福的時光,它令我深深的陶醉,陶醉于主人的手、摻和著溫水流過我的全身。

早餐也是主人喂我而吃的,我端坐在餐桌前,腳上鎖著不銹鋼的腳鐐,潔白的雙乳和臂膀被紅色的繩索捆綁著,高挺的脖子上戴著黑色的項圈,仿佛一個被俘的公主。而主人,坐在我的旁邊,微笑著,很有風度的將早餐送入我的口中。象極了一個有責任的男人,具體的說,是一個情人、丈夫或者父親,反正,我心中的男人,就是我主人這樣的。

我本能的吞食著主人的餵食,那情形,乖極了。我知道,主人最喜歡的就是我乖巧的性格,於是,不論在什麼時候,我都是一個乖巧的奴隸。主人看著我微笑,而我也在吞食的間隙,眯縫著眼睛,淫蕩的朝主人撒著嬌,並不時的伸出舌頭,作出親吻的神態。

主人笑了,將牛奶含在口中,湊到我的嘴前,我連忙抬起頭,張開了我的小口,接受主人的恩典。香甜的牛奶流遍我的口腔,緊接著,是主人的舌頭探了進來,同我的舌頭交接在一起。幸福的暖流煞時流遍我的全身,只可惜,我的雙臂還被捆綁著,不能將我的主人攬在懷裏,我只能挺直著身子,用我的雙乳摩擦著主人的軀體。

我跪坐在主人的身前,其溫順的就如同一條聽話的母狗。主人憐愛的解開了捆縛住我雙臂和乳房的繩索,然後,伸出雙手,溫柔的撫摩著我肌體上那捆綁後所留下的痕跡,其細心的程度,仿佛撫摩一件精美的玉器。然後,主人轉到我的身後,伏下身子,將我腳上的腳鐐也打開了扣著的鎖,放在我的旁邊。

主人摩挲著我的頭髮,問到:你真的願意作二十四小時的母狗,沒有怨言嗎?

是的。我回答,我願意作主人的母狗,沒有任何的怨言。

主人說:作了母狗,將不再能站立的行走,將不再說人類的語言,你能做到嗎?

我點了點頭,說:奴隸能做到,奴隸喜歡做母狗,請主人給奴隸裝扮。

主人先吻了吻我,然後拿出了兩個小些的銅鈴,用紅色的絲線,細心的系在了我的兩個乳頭上。當主人的手給我的乳頭系上銅鈴的時候,我的兩個乳房就開始發硬、變漲,我的體內,也莫名其妙的興奮了起來,仿佛我天生就是受虐的本性,而這一切都是我所喜歡和期待的。

緊接著,主人又拿出了兩個更大一些的銅鈴,我知道,那是系在我脖子上的項圈上的飾物,也就是母狗的標誌。我也知道,當我的項圈上系上了這兩個銅鈴之後,我的身份就是主人的母狗了,不論我的身體有任何的動作,這兩個銅鈴都會叮噹的作響,提醒我母狗的身份。同時我更知道,當我戴上了這代表著母狗身份的銅鈴之後,我的身份就由奴隸變成了母狗,我就將不再能站立的行走,不再能說人類的語言。

我將雙手伏在地上,伸出我修長的脖子,任由主人將那兩個叮噹作響的銅鈴掛在了我的項圈之上。當主人掛好之後,我搖了搖頭,於是,那兩個銅鈴就歡快的響了起來,清脆而悅耳。主人拍打了一下我的屁股,說:還不謝謝主人的賞賜–

我搖動著屁股,口中汪、汪–的叫喚了兩下,即使這個輕微的動作,都帶動著項圈和乳房上的銅鈴叮噹的響著。主人哈哈的笑著,又拿過了拿了兩個護膝,分別給我戴在左右腿的膝蓋上,我知道,那是主人對我的愛,更是一種保護,這樣即使我長時間的跪立、爬行,雙膝也不會感到痛苦和不適。

那不銹鋼的腳鐐重又戴在了我的腳腕之上,只是這次不光我的腳上戴著腳鐐,我的兩個手腕上也被主人鎖上了鐵鏈,只不過手腕上的鐵鏈要短的多,也不是多麼的沉重。為著爬行的方便,主人又用一根鐵鏈將手腕上的鐵鏈,同腳鐐上的鐵鏈連在了一起。這樣,當我爬行的時候,一抬手也就能扯動著腳上的腳鐐前行。

最後,主人才拿出了我最後的飾物,一條真正的狗的尾巴。只不過這條狗的尾巴,被主人做了加工,前端是一段透明的矽體,其內鏤空,有一個球體,既方便主人的插入,又不會很容易的滑落,況且鏤空的結構,也不妨礙我體內氣體的流暢。矽體的後邊才是狗的尾巴,黑色的發澤,毛茸茸的。

看到那個物件,我的心裏有著一種的恐懼。記得剛開始主人給我插上那個狗的尾巴的時候,每一次,我的屁眼都被撐的生疼,火辣辣的,行動也不是多麼的自如。當然了,經過多次的插入後,我的屁眼已經能很方便的接納它了,但過去的痛苦,還是使我對這個狗的尾巴心有餘悸。

主人將尾巴的矽體放入我的空中,讓我叨著。然後,用手摸了摸我因為緊張而收縮和乾枯的菊花蕾,朝上面塗了些甘油,即開始搓揉了起來。不一會,我的屁眼就在主人的搓揉下放鬆了,主人取下我口中叨著的尾巴,那尾巴上以沾滿了我的口液。主人將它湊到我的肛門口處,很輕鬆和自如的插了進去–

當主人將尾巴插入我的屁眼的剎那,我還是習慣性的啊了一聲,然後,我就覺得我的肛門變的充實,並且開始收縮。我伏在地上搖動著尾巴向主人表示謝意,同時,項圈和乳頭上的鈴鐺也響了起來,其淫蕩的情形無以覆加。

主人拍打了一下我的屁股,說:好了,現在我們的母狗可以運動了。

我張開口,汪、汪–的叫了兩聲,然後,伸開四肢,拖動著手腳上的鐵鏈圍著主人轉了兩圈,那情形,就如同一條真正的寵物犬圍著它的主人。只不過我這個裝扮的寵物犬要顯得更加辛苦,畢竟手腳上的鐐銬要限制我的自由,增加我的負擔。

主人看了看牆上的掛鐘,說:好好的體味一下,明天的這個時候,就是你自由的時刻。

我也抬頭看了看,汪、汪–的叫了兩聲,算是對主人的回應。

主人穿好了衣物,打好領帶,瀟灑的有如王子一般,將公事包夾在腋間。我知道,主人要工作去了,要離開我的視野,我不舍的將頭在主人的腿邊摩挲著,一付親昵的姿態。主人拿了一塊厚厚的氈墊,放在了書房的電腦桌前,將我牽到了那裏,我知道,那裏就是我的棲身之所了。

我斜躺在氈墊上,將手腳上的鐐銬放好,象極了一頭乖巧的母犬,我盡力的斜靠著,以避開屁股上尾巴對氈墊的接觸。主人從書架上抽出了一本書,放在了我的面前,說:你是一只有文化的母狗,我不在的時候,看看書吧,也省得寂寞和想我。

我汪、汪的叫了兩聲,以回謝主人的關心。我知道,那是我和主人最喜歡看的李銀河女士著的《虐戀亞文化》,其淡雅的封面裏,隱含和許多的內容,尤其是後半部分附錄的王小波先生翻譯的《O的故事》,更是虐戀文學的經典之作。

主人蹲下了身子,吻了吻我的嘴唇後,用手撥弄了一下栓在我乳頭上的鈴鐺,使它發出了好聽的聲音後,主人才露出滿意的笑容,然後,主人才走出房間–

我看到主人的身材消失在門外,我聽到主人鎖門的聲響,先是房門,然後才是鋼柵欄一樣的防盜門。現在,房間裏就只有我一個人,不,是一條狗,一條披掛著鐵鏈和鈴鐺的母狗了。我斜躺在主人放置的氈墊上,手中無目的翻弄著書頁,心中懷念著主人–

主人是我的中學的同學,也可以說算是青梅竹馬的朋友了。記得和主人的結識,也是一段巧合,就如同俗話說的那樣:魚找魚,蝦找蝦。在茫茫的人海中,能得到主人這樣的朋友作為終身的伴侶,也是我們的一種幸福。

上中學的時候,我就對被捆綁和束縛感到了著迷。那時,我就對電影和書本中的這些鏡頭和描寫有了生理的感應,每每看到其中的鏡頭,我就感到身體發熱,並且有著一種快感。我有時就幻想著那被捆綁和束縛的就是我,在漆黑的監牢裏,在恐怖的刑場上,我戴著鐐銬,被監禁著,被押解著–

於是,我自覺不自覺的總是喜歡將雙手背在後邊,仿佛被捆綁著,或者站在校園裏的大樹下,或者站在操場的旗杆下,盡情的想像著。我也總是能感到有一雙眼睛經常的注視著我,仿佛我心中的秘密已經被他看穿一樣。

這雙眼睛的主人,就是我現在的主人,一個既文靜又略顯粗曠的男人。當然了,這是許多年後,我們都走上社會,重新結識後才彼此透露的秘密。仿佛就是上天的安排,才使我和主人彼此的結合,才使我找到了歸屬,也使主人得到了我這個乖巧的奴隸。

第一次到主人家裏的時候,我還是一個靦腆的女孩,那時和主人牽著手走在街上,碰到熟人還會臉紅。在主人的臥室裏,我第一次看到一種雜誌,好象是《香港重案》,彩色的封頁上就是各種被捆綁的很漂亮的女人。當時,我的呼吸就變的急促了,我根本就沒有想到,我心中的奢望竟然在現實中有真的顯現。

主人的手扶在我的肩頭,問:喜歡嗎?

我沒有說話,將書卷在手裏,閉上了眼睛。這樣的問題,我根本就不能回答,雖然我的夢中無數次的有過這樣的情景,但我一直的認為,那只能是在夢中–

主人將我的頭輕輕的捧起,一個吻就打跨了我所有的心理防線,我依偎在主人的懷裏,其溫馴的程度,就如同一隻小貓。主人和我一起翻閱著那些彩頁,翻閱著那些被捆綁的女人,在我的心裏,我是多麼的期待那些被捆綁的女人,就是我啊。

但是,當我的主人將嘴湊到我的耳邊,輕輕的問:將你也綁起來,好嗎?的時候,我還是矜持的搖著頭,說:不,我害怕。

主人笑了,說:難道你不相信我嗎?

我說:不,我相信。

主人又問:難道你不愛我,或者我不愛你嗎?

我沒有說話,轉身和主人緊緊的擁抱起來,雙唇也貼在了一起,熱烈的吻著,那一刻,我的身體發熱,眼淚也情不自禁的流了出來。

過了許久,我離開主人的懷抱,在主人的身前曲身跪下,將雙臂向後邊背去,咬了咬嘴唇,說:綁吧,我願意–

主人也很是激動,他一把將我抱起,先吻了吻我微閉的雙眼,然後將我背在後邊的雙臂拿到前邊,用一跟繩索很是小心的將我的雙腕捆在了一起,其小心的程度,就如同是捆紮精美的瓷器。而那,也是我第一次的真正的被捆了起來,我試著活動以下手腕,也沒有不適的痛苦,只是往日可以自由的雙手被限制住了自由,交叉在一起,被一條繩索所左右–

叮零零–電話的零聲將我從回憶中喚了回來,我看了看牆上的掛鐘,已經快到十點了。我從氈墊上欠起身子,拖帶著身上的鐵鏈,真的象一條母狗一樣的向放置電話的書桌前爬去。從來電顯示的號碼,我知道,這是主人的手機–

我不敢拿起話筒,我知道,我必須時刻的保持一個母狗的狀態,這個狀態,不論主人在和不在的時候,都要一個樣。我用鼻尖觸動了免提的按鍵,然後汪、汪–的叫了兩聲。

主人笑了,在電話的那頭問:是小昭嗎?想我了吧?

我還是沒有說話,只是又汪、汪–的叫了兩聲,然後撒嬌似的搖晃著脖子,讓項圈上掛著的銅鈴的聲音,傳了過去。

主人哈哈的笑著,說:好了,好了,准許我的小母狗在接電話的時候說話,說,想我了嗎?

蒙主人的恩准,我伏在電話上,說:想,想死你了。主人,你什麼時候回來?

快了。主人說:我還有一點工作,馬上處理好。對了,你想吃什麼,我中午回家的時候,給你捎回去。

我搖晃著屁股上的尾巴,說:我想吃你,我還想吃肯德基–

放下電話,我舔了舔嘴唇,就搖晃著身子,拖帶著手腳上的鐵鏈,又慢慢的爬回了主人給我佈置的狗窩。在我爬行的過程中,那栓掛在我項圈,和我的兩個乳房上的銅鈴,叮叮噹當的響著,淫蕩而又刺激。

我搖晃著插在我屁眼的狗尾,用戴著鐵鏈的雙手,扶弄著我的乳房。於是,鐵鏈的聲響和著銅鈴的聲響,令我春潮蕩漾。我好想我的主人。想我的主人愛我,撫摩我,想我的主人用皮鞭抽打我的屁股,想我的主人用他的陽物插入我的陰部。

這時,我的陰部已經濕潤了,但是沒有主人的許可,我是不能手淫的,這也是主人給我定下的規矩。即使主人不在的時候,我也不能違反,因為我是一個很乖的女奴、母狗,不論什麼時候,我都不能違背主人的話語。

於是,我只能臆想著,臆想著主人那溫暖的陽物,正慢慢的插入我的陰部。而我,也只能在臆想中,達到我的高潮–也就是在那一次,在主人的家裏,主人將我捆綁起來後,主人第一次佔有了我的身體,使我由一個少女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女人。短暫的痛苦過後,男女交合的快感就湧滿了我全身的每一個細胞。它是一種全新的感覺,象風雷、象海浪,使我達到了一種人生新的境界。

後來,我也知道了那也是主人的第一次,象我一樣,主人也把他的童貞在那個晚上盡情的釋放。看著被單上殷殷的落紅,我的眼淚流了出來,那眼淚,有幾分的傷感,更多的是欣慰。

主人看到我流出了眼淚,有點手足無措的想為我解開被捆縛住的雙手。我拒絕了主人的好意,將被捆縛住的雙手抱在胸前,仿佛將自己的命運抱在手中。我將頭深深的伏在主人的懷裏,幽幽的問到: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人了,你今後不會拋棄我吧?

怎麼會哪?主人說:我會永遠的愛你的,一生一世,永不分離–

聽著主人的表態,我的心中充滿了幸福的感覺,我眯縫著眼睛,臉貼在主人的胸脯前,我能聽到主人的心跳,我能感受到主人的溫暖。我的心裏明白,從今以後,我就是有主的人了,仿佛漂泊的小船,被一根繩索,系在了寧靜的港灣。

過了片刻,主人說:把手上的繩子解開吧,從今後,我再也不綁你了,我要把你當公主一樣的侍奉–

我搖了搖頭,仍然將臉伏在主人的胸前,說:不嗎,我就想讓你將我綁著,一生一世,永遠的綁在你的跟前。主人笑了,有些疑惑的說:你真的希望這樣嗎?

我鄭重的點著頭,說:是的,當你將我綁起來的時候,我的心裏才有了歸屬的感覺,我就知道,我是你的,我是你的私有財產。當你將我綁起來的時候,我所有的自尊、自傲都消失了,我只是你的附屬。

主人將我摟的更緊了,我能感覺的到,主人的陽物變的更粗更硬了,它貼在我的肌膚上,溫暖宜人。我知道,主人的心裏一定更愛我了,這種愛,是一種超脫于常人的愛,它是一種昇華,是一種境界。

主人的手扶弄著我的肌膚,扶弄著我赤裸的軀體,令我感受到雨水的滋潤。主人將嘴湊到我的耳邊,問:昭,聽我的話嗎?

我點了點頭,說:聽,我永遠的都聽。

好吧。主人說:跪在我的面前,好嗎。

我趕緊從主人的身體上起來,必恭必敬的跪在了主人的面前,用捆縛在一起的雙手,支撐著地面,那情形令我永生難忘。

主人將手放在了我的頭頂,其莊重的情形,就猶如一種儀式,然後,主人說:喊我’主人‘,好嗎?

我扭捏了片刻,終於還是喊出了–主人。

主人繼續的說:你願意做我的女人、奴隸甚至母狗嗎?

這一次,我沒有了扭捏,說:我願意。

主人又繼續的問:你願意被主人,用繩索、鐵鏈捆綁、束縛和監禁嗎?

聽到繩索、鐵鏈、捆綁、束縛、監禁這樣的詞,我心裏的防線徹底的崩潰了,我用捆綁在一起的雙手,抱住了主人的腿,將臉貼了上去,嘴中喃喃的說: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主人永遠的束縛和監禁著我,永永遠遠,一生一世–

從那次和主人的首次交合後,我就和主人開始了同居的生活。我們在城市的邊緣租了一套帶地下室的套間,作為我們的居家之所。在常人的面前,我們是一對恩愛的情侶,是千千萬萬熱戀男女中普通的一對。但是,在我們的二人世界裏,在我們獨自相處的時候,我就是主人溫柔的奴隸,我就是主人聽話的母狗。

更確切的說,我是愛的奴隸,是繩索和鐵鏈的奴隸。在主人的愛中,我得到了生活和性的滿足;在繩索和鐵鏈的纏繞下,我內心深處的欲望,得到了淋漓盡致的昇華。而主人,也在我的溫柔和順從中,找到了他的理想,對我更加的憐愛和眷戀。

我和主人都是有工作的人,在工作的時候,我們彼此思念著對方。而當我們工作完畢,回到我們愛的小屋的時候,我就跪在主人的面前,求主人愛撫我,求主人用繩索將我捆綁成他喜歡的姿態。有時,我穿著衣服,但是,更多的時候,我是赤裸著潔白的軀體,看主人用那紅色的、白色的、黑色的繩索,在我的身上變成優美的圖案。

主人捆縛的技術很好,每一次都把我捆綁的非常結實,而又不使我感到窒息,感到難受。而我就在主人每一次的捆縛中,體會著被束縛、被淩辱的感覺,體會著我從小就幻想著女英雄、女奴隸的感覺–

沒過多久,就是我的生日。在我生日的那天,我得到了主人送我的禮物–一副真正的狗項圈,和一段沉沉的掛在項圈上的不銹鋼鐵鏈。

早晨起來的時候,主人在我赤裸的胸脯上,用我的口紅寫下了小母狗生日快樂幾個字,然後又拿出了繩索,我一看,連忙的問:主人,你不是說要帶我出去買生日禮物的嗎?怎麼,還要捆綁嗎?

主人笑了,說:那當然,象你這樣淫蕩的母狗,不綁起來,到了外邊跑丟了怎麼辦?

我賴在床上,乞求似的說:我不亂跑還不行嗎?

主人將我拉到他的身旁,先吻了我一下,然後將繩索套在我的脖子上,問道:說,你是不是淫蕩的小母狗?

我的身體已經酥了,在主人的親吻和繩索的刺激下,我不敢再堅持了,趕緊的回答:是的,我是淫蕩的小母狗,我是主人的淫蕩的小母狗。

主人捏了下我的鼻子,又問:那麼你這淫蕩的小母狗,是不是應當綁起來,省得跑丟了。

我扭動著頭,將鼻子從主人的手中掙脫,說:是的,請主人將我這淫蕩的小母狗綁起來吧,想怎麼綁就怎麼綁。

主人笑了,又吻了我一下,將繩索從我的脖子上取下,先讓我穿上肉色的聯體開襠絲襪。然後,才用手中的繩索,很為仔細的在我的乳房上捆紮成一個平行的8字,這樣我的兩個白鴿一樣的乳房,就變的更加堅挺,躍躍欲飛了。然後,主人又叫我拖帶著捆紮在乳房上的繩索,到衛生間拿來了一塊衛生巾。

我疑惑的將衛生巾遞給主人,主人詭秘的一笑,將衛生巾墊到了我的陰部,然後,用捆紮乳房剩下繩索,在我的腰部盤了一圈後,打了一個結,又朝下穿過我的下體,那多餘的繩索,正好在我的身後系好。

我的臉羞紅了,雖說以前主人也這樣的捆綁和玩弄過我,但那都是在自己的屋裏,在我們自己的世界裏。現在,難道我真的能這樣去很遠的地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平常自如,沒有異常嗎?–我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

這時,主人已經從衣櫃中,取出了我平常愛穿的一件碎花的絲絨旗袍,我趕緊的伸直雙臂,讓主人將旗袍套在我赤裸的、捆紮著繩索的侗體上。然後,主人又從鞋架上,拿來我高根的白色皮鞋,套在我穿著絲襪的腳上。

當我還沈浸在和主人剛開始交往的情形的時候,我聽到了開門的聲音。我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我知道,我期待的主人回來了,我期待的主人給我買肯德基回來了。

我趕緊的從氈墊上躍起,真的象一條母狗似的,在手腳上的鐵鏈和身體上銅鈴的聲響中,四肢朝地的快速的爬到客廳的門後,等待著我主人的到來,等待著我主人的愛撫–

門開了,主人那高大的身軀在我的眼中,是那樣的親切。我不能忘了我的身份,雖說我也想像一個正常的女人那樣,抱住我的主人述說衷情。但我現在只是一條母狗,是我的主人的母狗,我只能汪、汪的叫喚兩聲,然後就用我鎖著鐵鏈的雙手,抱住主人的腿,將臉貼在主人的腿上,任相思的淚水自由的流淌。

主人將手中的東西放下,就蹲下身子,用雙手抱住我的頭,先舔嗜著我雙眼中流淌的淚水,然後,就將舌頭伸進了我的口中,深情的吻了起來。而我也深情的回應著主人的愛,在相吻的過程中,兩條舌頭激烈的攪動著,兩棵心也激烈的跳動著。

就這樣過了好久,主人和我相對的平靜下來後,才戀戀不捨的彼此分開。主人問我:昭兒,想主人了吧?

我仍然是跪伏在主人的面前,聽到主人的問話,我先搖晃了一下尾巴,然後才汪、汪的叫了兩聲,算是對主人問話的回答。

主人也想你啊,我的小母狗–主人笑了一下,彎下腰,拍打了一下我光滑、白皙的屁股,權當對我的獎賞。

然後,主人從門後的櫥櫃中拿出一段兩頭帶著掛鎖的不銹鋼的狗鏈,先將狗鏈的一頭鎖在我的項圈上,就牽著我,一頭聽話的、渾身戴滿了鐵鏈和銅鈴的赤裸的母狗,在嘩啦、嘩啦的聲響中,朝餐廳走去。

在我們的餐廳裏,有著很漂亮的餐桌和靠背椅,平時我們就在那兒就餐。但是,這次主人卻將我這頭漂亮的母狗,牽到了茶几前,將狗鏈的那端,鎖在了茶几的腿部。這樣,因為狗鏈的長度,我就只能跪伏在茶几的跟前,而沒有了行動的自由。

主人將我鎖好後,就自顧自的出去了。我百無聊賴的跪伏著,邊玩弄著鎖縛住我自由的鎖鏈,邊聽著主人在廚房裏洗手和擺弄物件的聲音。說實話,我不是一個稱職的女奴,因為從小的嬌生慣養,在擺弄吃喝的問題上,我永遠的不及我的主人。

沒過多久,主人又回到了房間,手裏端著一些杯盤和他愛喝的啤酒。我仰起頭,搖晃了一下身子和屁股上的尾巴,在叮叮噹當的聲響中,汪、汪的叫了兩聲,以討好我的主人。

主人笑了,將手中的物件放好後,在沙發上坐下,伸出手,扶弄著我的臉和頭髮,讚賞的說:乖,我的昭兒真好。我也伸出我的舌頭,舔嗜著主人扶弄著我的手,真的象一條狗一樣。

主人在地板上放置了一個淺口的盤子,然後從他帶來的紙袋中,取出了為我買來的,我平素愛吃的肯德基。好香啊,我貪婪的嗅了嗅鼻子,汪、汪的叫了兩聲,就伏在地上,用嘴叨起一塊,慢慢的嚼咽著–

其實,用嘴叼食食物,也很不容易的,你一不小心,就容易把食物弄到臉上,搞的臉上油嘖嘖的,仿佛花臉一般。而雙手,是嚴禁使用的,就如同主人說的一樣,在做母狗的時候,雙手就不是雙手,而是母狗的前肢了;而母狗的前肢,只是用來爬行,而不是用來使用的。

在我吃食的時候,主人的手也沒有閑著,他一邊悠閒地喝著啤酒,一邊不時的搓揉著我的堅挺的乳房。在他搓揉的時候,那栓掛在兩個乳頭上的銅鈴,就發出了好聽的聲響。而我,也在主人的搓揉下春心蕩漾,下體仿佛氾濫一般潮濕了起來,並不時的搖晃著身體。於是,在鐵鏈和銅鈴的聲響中,我的嘴中也發出啊、啊的淫蕩聲音。

或許是我淫蕩的表情和叫聲感染了主人,主人的手慢慢的下移,開始觸摸我光滑而潮濕的陰部。我眯縫著眼睛盡情的享受著,那伏地的雙手,以支撐不住我搖晃不己的身體。我素性將雙手收回,伏在了地上,並儘量厥高了屁股,以方便主人手指的扶弄。

主人的手,在我的陰部拂弄著、撩撥著,在陣陣的快感中,我能感覺的到,主人的手正分開我的兩片陰唇,開始觸摸我的陰蒂。當主人的中指搓揉我的陰蒂的時候,那陣陣的快感如同觸電一樣,另我難以忍受。

我掙扎著,想撲到主人的懷裏,只是那連接著我脖子上項圈的狗鏈,還鎖在茶几的腿上。當我動彈的時候,那狗鏈就限制了我行動。好在主人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停止了對我陰蒂的拂弄,將鎖在茶几腿上的狗鏈解開–

這樣,我就能橫伏在主人的腿上了,而主人也很幽閒自在的坐在沙發上,看我用牙拉下主人西褲的拉練。但是,後邊的事情我就沒有能力了,我只能看著主人的陽物,在內褲裏高高的挺立著。

主人也笑了,那笑容有著幾分的狡訐,仿佛想看我有什麼辦法似的。我伸出舌頭,隔著主人的內褲,很為仔細的舔了主人的陽物幾下。然後,抬起了臉,邊搖晃著屁股上的尾巴,邊堆起不好意思的笑容,企求的望著主人。

主人拍了拍我堆滿笑容的臉,說:沒有辦法了吧?想吃主人的香腸了吧。

我低下了頭,臉上浮起一絲紅暈,汪、汪的叫了兩聲。

在主人的幫助下,我的口中終於含上了主人的寶物,它粗大而溫暖;而主人的手,也重新的摸向我的下體,摸向我的陰部,摸向那能給我帶來無盡快感的陰蒂。

我沈浸在主人給我帶來的快感中,它是我生命的春風,是維繫主人和我感情的基石。而我也在這無盡的快感中,不能忘記了我一個母狗、一個奴隸的職責,我也要給我的主人以更大的快感。

我細細的含弄著主人的寶物,並不時的用我的舌頭撩撥著主人的龜頭。我能感覺的到主人的興奮,因為在我含弄的過程中,主人的口中也發出了輕輕的呻吟。並且主人伸到我光滑下體的手,也撥弄的更快了,並不時在我的陰蒂使勁的搓揉。

那麼一種快感,是沒有辦法用語言來形容的。我只能在主人的愛撫下,無助的搖晃著身子,這樣,我項圈和乳房上的銅鈴,以及連接我手腳鐐銬的鐵鏈,也就發出了好聽的聲音。它猶如動聽的音樂,為我和我的主人的交媾作著陪襯。

而那麼的一種聲響,也是主人所喜愛的。我能感覺的到,主人的寶物變的更粗更大了,並且能感覺的精液要噴湧而出的那麼一種磅礡之勢。我盡力的張大了嘴巴,把頭紮下,以方便我主人的寶物更深的進入我的喉嚨–

仿佛是決堤的洪水,也仿佛是天降的甘泉,主人的精液突、突的射入了我喉嚨的深處。當我感到快要窒息的時候,主人的寶物朝外抽了抽,這樣,我就獲得了喘息的機會。然而,那些殘存的精液也就留在了我的口中。

當主人將他的寶物從我的口中抽出的時候,我真的就如同一條死狗一樣的攤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全然沒有了淑女的風範。而主人,則愛憐的蹲下他的身子,親昵的扶弄著我的臉,扶弄著我的身體,扶弄著在他的情愛下全然沒有任何反抗的女人。

喘息了許久,當我恢復了部分體力的時候,我掙扎著抬起身子,將頭湊近主人的檔部。我知道我的身份,我是母狗,我是奴隸,我是主人的母狗和奴隸,我要為我的主人服務,我要用我的嘴清潔主人的寶物。

然而,主人制止了我,我看到主人的寶物上,並沒有多少殘存的精液。主人拍了拍我還插著狗尾的屁股,邊站起了身子,邊讚賞著誇獎我說:我的昭兒,是越來越可人和可愛了–

聽到主人的誇獎,我也感到不好意思了,將臉伏在了地上,搖晃著插在我後邊的尾巴,和乳房上的銅鈴,仿佛是一個嬌羞的女孩,或者母狗,沒有言語。

過了片刻,主人端了一杯清水走了過來。這回,主人沒有將清水倒入地上的盤中,讓我象狗一樣的舔飲。而是親昵的將我抱在懷中,一口一口的將清水哺入我還殘存著主人精液的口中,以清潔我的口腔–

那一刻,我的眼中流出了幸福的淚水。

中午的時間,畢竟是短暫的。當主人又出去工作的時候,我只能繼續的爬在主人給我佈置的地上,如同一隻寂寞的狗,邊玩弄著身上的鐵鏈、或者鈴鐺,邊回想和懷念著我和主人一起走過的日子–

當我和主人走在街上的時候,我感到十分的不自在和一點惶恐,我惟恐別人看穿我的身體,知道在我潔白的身體上,捆綁著淫蕩的繩索。因為沒有穿內褲的緣故,我能感覺到我的下體涼颼颼的;因為淫蕩的繩索,從那個嬌嫩的地方穿過,我走路的姿態就有了一絲的不正常了。

更多的時候,我都是靠在我主人的身體上姍姍慢行,如同一個病人。而主人也非常愛憐的摟著我,摟著他的最愛,那情形,絕對的是天下最好的男人典範。但是,我能看到我主人的臉上,不時的露出得意的笑容,並且我也能感覺的到,我主人的手不時的撫摩我的後背,透過衣服的阻隔,來感應我身體上繩索的存在。

雖然感到一點緊張和不便,但我的心裏還是感到非常的興奮和刺激的,我知道,那是我淫蕩和受虐的本能。

當主人和我來到本市最大的寵物市場的時候,我還天真的以為,主人要給我買一隻小貓或者一隻小狗什麼的,來作為我的生日禮物。直到主人和我走過了那些賣小貓、小狗的攤位,來到賣寵物用品的地方,並且盯著那些皮制的項圈和鐵作的鏈子,我想到我赤裸的身體上,那用口紅書寫的小母狗生日快樂幾個字,我的心裏才徹底的明白了。

我的臉有些紅了,胸口也急促的跳動著,仿佛裏面揣著一隻兔子。我盲目的跟在主人的身邊,看著我的主人仿佛很內行似的挑選著那些項圈。我的眼睛看著那些項圈,我知道,那些項圈中的某一個,今後就有可能戴在我白皙的脖子上,成為我的飾物。想到這裏,我的心裏既有著一種惶恐,但更多的是一種期待–

這時,主人將一隻挑選過的項圈,遞到我的手邊,一臉壞笑的問:昭,你看這只項圈,給我的狗戴,合適嗎?

我羞紅了臉,將項圈接到了手裏。我細細的打量和撫摩著這精製的真皮項圈,心中不由的跳動著。那項圈是黑色的,可以延伸大小,在真皮的邊緣,鉚著許多白色的圓釘,我看了看項圈的內裏,發現竟然是用帶著絨毛的材料襯底的,好溫柔和細緻。

怎麼樣?滿意嗎?昭。主人繼續的問我。

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手中還緊緊的抓著那只項圈。

好了,就要這個了。主人對店鋪的老闆說,對了,你再給我配上一段鏈子,省得家裏的狗再亂跑。

老闆邊忙活著手裏的活,邊問我的主人:不知老闆家的狗,是大狗、還是小狗?

主人笑了,說:當然是大狗了,有將近一百多斤,對了–主人邊說邊指著我,說:就和她的體重差不多。

我的臉是徹底的紅了,手裏拿著那項圈,羞的難以自抑。

好在老闆也沒有當真,看到我嬌羞的摸樣,對我的主人說:哈哈,老闆可真的會開玩笑,這人怎麼能和狗比哪。對了,這大狗就得用粗點的鏈子,要不然也栓不住。說著,拿出了一段兩米多長的鐵鏈,放在了櫃檯上。

主人伸出雙手,掂了掂那鐵鏈的重量,那鐵鏈就在櫃檯上發出了嘩啦、嘩啦的聲響。我不禁的也伸出了我的手,就如同觸摸寶貝一樣的,觸摸著那冰冷的、泛著白色光澤的金屬,觸摸著那今後將鎖在我脖子上的鐵鏈,觸摸著那我意識深處永遠的最愛。

知我內心者,主人也。主人也看出了我的喜愛,他將他寬大的手掌覆蓋在我撫摩著鐵鏈的手上,重重的攥了一下,仿佛是對我的鼓勵,對我的表揚,或者是對我內心喜愛的一種贊同。

這次,主人沒有再耍貧嘴,調侃我的羞怯,他匆匆的付了錢,又選了幾個掛鎖一類的物件,就摟抱著我離開了那家經營寵物製品的商店。

在寵物市場的旁邊,就是一個幽雅的公園,它靠近一個不大的山包,林木非常的茂盛,一些廳台樓閣就點綴在綠色的世界裏。

主人和我,就行走在林蔭的山道上,我們相互的依偎著,就如同千千萬萬的戀人一樣。只是不同的,在我緊身的旗袍後邊,就是纏繞我身體的繩索。況且,在我的手中,那紙質的手提袋中,還裝著今後將戴在脖子上的項圈,而主人手中的紙袋裏,就是冰冷的鐵鏈了。

想到這裏,我淫蕩的下體就有了陣陣的快感,它是一種期待,是一種對主人的服從和愛的期待。我想像著那新買的項圈,戴在我白皙而細嫩的脖子上,而鐵鏈則沈甸甸的鎖在項圈上。我伏在主人的身邊,而主人的手牽著我項圈上的鐵鏈,就如同牽著一條真正的狗。

在一個蔽靜的地方,主人和我坐了下來。山林間的風靜靜的吹著,不時的有落葉旋轉著飄下,在我們的周圍構成了一幅風景。主人叫我跪在他的身前,從我的手中將項圈接了過去,放在我的嘴前,叫我吻它,吻那個將戴在我脖子上的項圈。

主人問我:喜歡嗎?

我紅著臉點了點頭,頭低了下去,但是我的眼睛是緊緊的盯著那項圈的。

主人又問:喜歡做我的母狗嗎?

我的臉更紅了,但內心的期待確讓我非常的興奮。我將手伏在了地上,象一條狗似的爬在主人的面前。我諾諾的說:願意。請…請主人將項圈給奴隸戴上吧–

主人的手撫摩著我的臉,親切而柔情。然後,主人分開我披散的頭髮,將那皮做項圈圍在了我的脖子上。那一刻,當皮質的項圈和我的肌膚相交的時候,我的心激烈的跳動著,仿佛那一刻,就是我生命中的分水嶺。–就如同主人第一次將繩索捆綁在我的身上一樣。

細心的主人用手指試了試項圈的鬆緊,然後才小心的扣好。我早已按奈不住內心的激動,我伏在了主人的懷裏,緊緊的摟抱著主人,摟抱著主宰我一生命運的主人。

主人坐在那裏,推開了我的擁抱,很為嚴肅的看著我,說道:做母狗,就要比奴隸還忠於主人,你知道嗎?

看主人那嚴肅的表情,我不由的想笑,但是,我脖子上象徵著母狗標誌的項圈,提醒著我。我諾諾的回答:知道。

主人又說:你現在說:我是一隻母狗。

我張了張嘴,有些吃力的說:我…我是一隻母狗,是主人的母狗。

主人笑了,將我攬在了懷裏。其時,我在跪在主人的面前,我沒有感到任何的難看與不適,我只感到我的幸福。主人深情的吻著我,而我的舌頭也在主人的口腔中快樂的攪動著,就如同兩條相愛的魚,攪纏在一起。

熱吻過後,主人將他的頭抵在我的額前,深情的看著我的眼睛,口中喃喃的說:昭,我愛你。

我閉上了眼睛,我能感覺的到,我的眼淚已經幸福的流了出來。面對著主人愛的話語,我只能慶倖我的一生能遇上主人,是我的幸福。我搖晃著頭,對主人說:主人,我也愛你,永遠的愛–

主人拿起了放在旁邊的鐵鏈,問我:掛上鐵鏈嗎?

我的臉紅著,扭捏著點了點頭。

你不怕別人看到嗎?

我回頭瞧了瞧四周,都是茂密的樹林,靜悄悄的,沒有一點的聲息。不怕。–我堅定的說。

主人站起了身子,也朝四周打量了一番後,才將那個鐵鏈掛在我脖子上項圈的鐵環裏,並細心的鎖好。在主人操作的過程中,我昂起脖子,以方便主人的動作,其溫馴的程度,絕對的是一條聽話的母狗。而鐵鏈那輕微的撞擊聲,在我聽來,就是最好的仙樂了。

當主人將鐵鏈鎖好的時候,我能感覺的到那鐵鏈的重量,本來我昂起的脖子,也不由的被鐵鏈的重量朝下墜著。想到買項圈和鐵鏈時,主人和店老闆的對話,我本來羞撓的通紅的臉,就顯得更加的發熱了。(14)

主人將垂下的鐵鏈牽到了手裏,很是柔情的用另一隻手,扶弄著我的頭髮,關切的問我:不難受吧?

我搖了搖頭,說:不。在我搖頭的時候,連接項圈的鐵鏈就嘩啦、嘩啦的想著。

主人又問:做母狗什麼感覺?

我想了想,說:羞辱,還有順從–

主人笑了,撫摩著我頭髮的手也滑到了我的臉上,溫情的摩挲著,問:喜歡嗎?

我張開了嘴,將主人的手指含在了口中,點了點頭。

主人說:在地上象狗一樣的爬,可以嗎?

我點了點頭,羞紅著臉沒有說話。

山林間的草地鬆軟宜人,空氣中也有著松木的香氣。主人牽動著鐵鏈,回過頭來看我象狗一樣的在地上爬著。當我伸開雙臂向前爬去的時候,旗袍的下擺就拖在了地上,阻礙了我雙腿的行動。我抬起頭來,朝主人傻笑著,說:爬不動–

主人也笑了,說:該穿牛仔褲的,那樣就可以了。想了想,主人又有主意了,他伸出手,將我旗袍的下擺撩起,放在了我的口邊,說:用嘴咬著,小母狗–

這下我沒有語言了,只能乖乖的用嘴咬著旗袍,在主人的牽引下,慢慢的爬行著。當我爬行的時候,旗袍的後擺慢慢的垂落,我裸露的屁股和捆紮的繩索就顯露了出來,那情形,想必是非常的淫蕩。

主人也時不時的走到我的後邊,用手在我雪白的屁股上,輕輕的拍打著。我只能默默的忍受著。現在我才真的知道,人在跪下的時候,尊嚴就已經消失殆盡,而身體裏隱藏的奴性就會徹底的顯露出來。

雖然主人的拍打是輕輕的,但次數多了,我的屁股還是感到輕微的疼痛,並且熱乎乎的。爬在地上爬行的感覺,加上屁股的疼痛,使我的血液快速的流淌,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犯賤,是不是真的沒有廉恥。但是,我知道的就是我很喜歡,而且我的主人也喜歡。

下午的時間是漫長的,好在我可以回憶過去,來懷念主人和我的恩愛。想到那次在山上,主人首次給我戴上項圈的遊戲,再看看我現在身上的披掛,我不禁的笑了。從繩索的捆綁,到戴上項圈、狗鏈,以及我現在身上的裝束,主人每一次的創意,我都是很溫馴的接受的。我真的不敢確定,到了明天,主人又會想出什麼新的主意。

看了看牆上的掛鐘,離主人回來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雖說晚飯主人會從外邊帶回來,但沒有湯水也不是辦法。我看了看廚房,真的很想去為主人做上一道美味的湯,讓主人能高高興興的吃上一頓晚飯。

但想到主人的命令,我又躊躇著。主人的意思是讓我二十四小時的處於母狗的狀態,而這種狀態,不光是形式的,也是精神的。除了爬在地上,我就只能躺在地上了,象一條真正的狗一樣。而那樣的姿態,是根本的就不能操持家務和進行烹製的。最起碼,我也夠不到水池和灶台–

我躊躇著,但對主人的愛又使我不能自己。唉,反正都已經這樣了,隨主人怎麼責罰吧,不管了。想到這裏,我拖帶著手腳上的鐐銬,慢慢的爬向了廚房,到了水池的邊緣,我才站起了起來,先舒展了爬了一天的身子,才擰開了水龍頭,洗了洗手。

冰箱裏的物品都很齊備,這或許就是現代生活的好處了。好在以前曾經多次的戴著腳鐐、手銬做些家務,這區區的一碗熱湯就是小菜一碟了,並且在操作的過程中,我能感受到幸福的感覺。因為,我不光是主人的奴隸、母狗,在需要的時候,我還是主人的女人。

在我鐐銬的叮噹聲中,我演練著廚房中的鍋碗瓢盆交響曲,好在不是什麼煩瑣的工作,況且新式廚房的一些現代化的設備,也免了油煙和火燎的痛苦。不大的工夫,一鍋熱氣騰騰的蛋湯就做好了。

好香啊!我嗅了嗅鼻子,滿意的笑了。關好了爐火,我又恢復了一個奴隸母狗的身份,爬在地上,慢慢的回到了主人叫我在書房呆的地方。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訕後直接上
超辣的乾姐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強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願望錯誤實現後的生活
我的夢想我的愛
換妻之警花
我和同學媽媽真摯的愛情
金庸群俠之花落長平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