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陳凡,陳舊的陳,凡人的凡,今年十七歲,高中三年級學生,目前最大的煩惱就是,那該死的青春期過度分泌的荷爾蒙,讓我無時無刻都處在性幻想之中。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學會手淫的,記得第一次是在看一本黃色漫畫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看著右手竟然握住了勃起的小雞雞,而且想象著自己就是漫畫中的男主角,在勇猛的干著漫畫中的美女。當我第一次射精的時候,竟然還傻乎乎的以為自己要尿尿了,還著實嚇了一跳,但當那濃稠粘滑的沾滿我的右手的時候,才意識到,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精液。

  說起性幻想對象,最初是那些黃色漫畫上的女主角,后來漫畫都看膩了,每晚拉滅了燈,開始一邊幻想女明星一邊手淫,不過這種方法等同于望梅止渴,很快就被我拋棄了。

  我有嘗試過拿著老爸送給我的那個高倍望遠鏡去偷窺鄰居家的大姐姐,可惜的是,現在的人不知道怎麼了,防范意識真是好的沒話說,洗澡關窗,睡覺關燈,我努力的嘗試了几次,竟然連個屁都沒看到。

  沒辦法,我只好舔著臉去同學那里借一些黃色小說,晚上躲在被窩里偷偷翻閱。最初是武俠,后來是玄幻,可最后看來看去卻瘋狂的迷戀上了亂倫文章。

  為什麼?因為我們家有兩個超級大美女!媽媽還有姐姐。

  先來說說媽媽,瓜子臉、俏鼻梁,兩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頭烏黑亮麗的秀發盤在腦后,皮膚嬌嫩如凝脂,身材纖細如楊柳,臉上總是掛著職業性的微笑,盯著人看時候,明眸微動,說不出的嫵媚動人。雖然她已經三十八歲了,可打扮的卻很時髦,看起來至多像是二十七八歲得年輕少婦,外人很難想象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

  再說老姐,今年十九歲,得到了媽媽的遺傳基因,長的自然也很漂亮,青春洋溢,聽說還是學校里的校花,每天收到的情書都是成堆成堆算的。可我認為,她比之媽媽還是差了一點點,雖然我還沒有嘗試過做愛的滋味,但總覺她太過稚嫩了,少了媽媽那種成熟嫵媚的感覺。

  有時候我真覺著自己既幸運又不幸,家里有兩個大美女陪在身邊,卻只能看不能碰,加上黃書中那些亂倫文章的熏陶,我感覺自己快要發狂了。

  媽媽年輕時是名空姐,雖然現在已經不在天上飛了,但偶爾還是會偷偷的穿上空姐的制服,站在鏡子前左右擺著POSS,臉上掛著職業性的微笑,不時對著鏡中自己問一句:「先生,請問您需要點什麼?」

  這個秘密是我無意間發現的,雖然小時候經常見到媽媽穿著空姐制服回家,可那當時畢竟還小,只覺著那衣服很好看,很適合媽媽,但到底哪里好看也說不出來。但當我隔著門縫看到成熟艷麗已經步入中年的媽媽再次穿上的空姐制服的時候,我的肉棒‘砰’的一下便硬了起來。

  深藍色的制服將媽媽纖細的腰肢勾勒出一條誘人的弧線,窄裙緊緊的繃在翹臀上,兩條修長的大腿上穿著肉色連褲絲襪,腳上穿著一雙黑色亮皮尖頭高跟鞋,烏黑秀發整齊的向后梳攏,盤在腦后,脖子上系著一條紅白黑三色相間的絲巾,兩只小手自然的交叉放在小腹前,白皙俊俏的瓜子臉上掛著職業性的迷人微笑。

  說真的,看到打扮如此迷人的媽媽,我真狠不得破門而入,將她按在床上,掏出早已堅硬無比的肉棒,用力的插進她的下體。

  我也只是想想罷了,沒有真敢對媽媽怎麼樣,畢竟老爸可是武警出身,揍起人來那可是絕不手軟。

  不過從那以后我倒是養成了一個習慣,每天放學回家之后不打招呼,先偷偷摸摸的溜到老爸老媽的臥室門前,看看媽媽是否在偷穿空姐制服,如果沒有,我就會等到晚上洗澡的時候,在洗衣籃里小心翼翼的翻找一番,看看是否能找到媽媽准備換洗的衣服,雖然這樣的機會很常見,但我卻不敢造次,當然也有例外的時候,比如如果找到一條剛從媽媽腿上脫下來的絲襪的話,那我會毫不猶豫塞進口袋里,晚上熄燈之后,躺在被窩里,將媽媽那光滑如絲綢般的絲襪套在已經堅硬無比的肉棒上,然后想象著媽媽的音容笑貌,快速的套動肉棒,直到又濃又稠的精液射進絲襪中為止。發泄完心里的欲念之后,第二天我就會變得膽戰心驚,生怕媽媽會發現什麼異樣。

  我就在這樣亦喜亦憂之間,慢慢的熬過了青春期。原本我和媽媽是不可能有任何機會發生任何不該發生的事情,不過,一個意外的發生,連接著一連串的意外發生了。

  去年夏天,我們一家人駕車去外地旅游,路上發生車禍,老爸當場死亡,坐在副駕駛上的老媽被送往醫院急救,可我和姐姐卻奇跡般得相安無事。

  經過一個禮拜的搶救,媽媽終于安全度過了危險期,雖然性命保住了,但卻留下了一個很嚴重的后遺症,她失去了記憶,大腦皮層嚴重受損,只要一睡覺,就什麼都記不起來了。好像《初戀50次》那樣。

  我承認我是個不孝子,對于爸爸的死,我並沒感到太多的悲傷,反而有種難以言寓的莫名興奮。我認為爸爸的死,是上天給我的機會,我必須要把握這次機會。

  几個月后,媽媽出院回家,望著熟悉的客廳和臥室,卻是一臉的迷茫。姐姐扶著媽媽四處介紹,講我們小時候的事,希望她可以想起想起什麼來。不過那都是徒勞,即使現在想了起來,可明天呢,照樣不認識我們是誰。

  不過還是媽媽聰明,她在臥室里掛上我們的全家福,然后在梳妝台上並排擺放我和姐姐的照片,並在上面加以說明,每天一起床就能看到我們兩個的樣貌,這樣的辦法多少頂點用,只是媽媽偶爾會失憶嚴重,搞不懂來桌子上擺著兩張小朋友的照片干嘛。

  媽媽的這種情況已經不能再去上班了,航空公司給她放了一個長期的病假。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變了,但我發現,只有一件事沒有變,那就是媽媽每天晚上都會穿上以前的空姐制服,在鏡子前做著各種殷勤的姿勢。

  每每這時,媽媽都會化上淡妝,深藍色職業裙下美臀微翹,修長纖細的美腿上穿著黑色絲襪,看起來很光很滑,隱隱閃著亮光,嬌小可愛的玉足上穿著一雙黑色細跟高跟鞋。

  這是媽媽的秘密,也是我的小秘密,每次看到媽媽穿著空姐制服在臥室里走動,我的心儿就像貓抓一樣,肉棒高翹,硬如鋼鐵。在欲望中苦苦掙扎了几個月,我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可偏偏這時,姐姐要去夏令營,臨走時還吩咐我要好好照顧媽媽。

  我仿佛看見了欲望之神在向我招手,聽見了魅惑之魔在我耳邊詭笑,在欲望與倫理之間我苦苦掙扎,最后還是向欲望妥協了。

  既然決定要干媽媽,那就要制定嚴密的計划。網絡上的亂文最常用的伎倆就是迷藥或者安眠藥,但我不想這麼做,因為那樣做就太無趣了,我要親眼看著媽媽穿著空姐制服在我身下哀求、呻吟、放縱……

  所以,我決定光明正大的强奸。我敢于這麼做的原因只有一個,媽媽只要睡一覺起來,就什麼都不記得了,就好像《初戀50次》那樣,運氣好的話,或許我也可以來個初奸50次。

  行動實施是在姐姐參加夏令營的第四天,吃了晚飯,媽媽回自己的臥室,留下我一個人在客廳里看電視,但說實話,這時候我滿腦子都是等下媽媽在我身下哀求、呻吟的畫面,根本就不知道電視里放了些什麼。

  差一刻11點,我起身離開客廳,小心翼翼的向媽媽的臥室走去。我的心砰砰直跳,說到底她畢竟是我的媽媽。爸爸已經不在了,我身為他唯一的儿子,非但沒有用于承擔家庭重擔,還想著如何侵犯她的肉体,我想我死后,一定會下十八層地獄的。

  但男人就是這樣,一旦被欲望支配,就連禽獸都不如了。

  透過門縫向臥室內瞧去,媽媽和往常一樣,穿著深藍色空姐制服,雙手叉腰,在鏡子前擺著POSS,嘴角含笑,似乎回憶起了在天上飛行的日子,恐怕這也是媽媽腦海里唯一的美好記憶,可我馬上就要將她親手撕碎,變成永久的噩夢。

  媽媽擺動著纖細的柳腰,美臀微翹,我的欲望已經到達了頂點,恨不得馬上衝進臥室將她按在身下奸個痛快,但我必須要保持冷靜,我要一招制伏媽媽,決不能給她還手機會,否則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機會終于來了,媽媽不小心將口紅掉在了床下,她蹲下身子,將手伸到床下,摸索一番,沒有找到,便將制服裙向上掀了掀,露出半截豐韻的黑絲大腿,左膝跪在地上,伸手抓了一下,還是沒有抓到。媽媽秀眉微微一蹙,干脆兩腿跪在地上,上身向前趴伏,低頭向床下望去,圓潤豐滿的美臀也跟著翹了起來。

  媽媽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她此時的姿勢是多麼誘人,這樣噴血的畫面,對于原本就處在崩潰邊緣的我,無疑是火上澆油。

  我再也忍不住了,推開房門一下衝到了她的身后。媽媽因為我猛力的衝撞,整個人向前傾了一下,幸好我及時抓住她那豐滿圓潤的屁股,才沒讓她摔倒在地。

  「誰?」

  沒等媽媽反應過來,我已經雙手抓住套裙邊緣,向上一拽,卷到了水蛇腰上,然后伸手在有光有滑的黑絲褲美臀上貪婪的撫摸了一把。

  「啊!」媽媽一聲嬌呼,急忙轉過頭來,不禁臉色大變,一時間慘白無比,沒有半點血色。

  「小凡,你……你干什麼?」媽媽俊美的小臉上一陣羞紅,瞬間又眉頭緊皺,憤怒的呵斥道:「你做什麼?還不放開我!」

  此時的我已經被欲望支配了,根本沒有理會她的要求。媽媽想要起來,我立馬將上半身整個壓在了她的后背上。此時媽媽雙膝跪地,上半身也趴在了地上,好像一只等待交配的母狗一樣。

  我伸手在媽媽穿著黑絲連褲襪的大腿內側摸了一把,又光又滑,充滿了質感,媽媽身子猛的一哆嗦,兩只黑絲大腿用力向中間合攏,將我的右手使勁夾在中間。

  空姐、制服、母親、黑絲、美腿,這麼多誘人的元素全都集中在媽媽一個人身上,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媽媽被我壓在身下,美臀高高翹起,小腿不停地向上踢打著我的屁股,口中尖叫連連,一張俏臉更是紅的似要滴出鮮血一般。

  我想,被自己的親生儿子强奸,無論是肉体還是心靈上,對她的打擊更甚于被一個陌生人强奸。

  以免夜長夢多,我上身壓著媽媽,慌慌張張的將自己的褲子褪到膝蓋處,然后抓住媽媽身上那條黑色褲襪的邊緣,連同內褲用力向下一拽,露出了她那雪白豐韻的大屁股。

  媽媽不停地尖叫著,柔軟的肩膀也使勁向上扛著,無奈之下,我只能抓起一條枕巾塞進她的嘴里,然后將抓住兩天柔軟的手腕向后一拽,反鎖在柳腰后面。

  「嗚嗚嗚~ !」

  媽媽嘴里發出嗚咽的聲音,兩條黑絲小腿交叉纏在一起,使大腿緊閉。望著被擠成一條縫的粉紅肉穴,我的肉棒已經堅硬如鐵。龜頭在媽媽豐韻的大腿上划了几下,然后用力塞進大腿見。

  「嗚嗚~ !」

  感受到肉棒上的高溫,媽媽臻首微揚,眼角含著淚珠,兩條大腿夾得更緊了,爽的我一聲忘情呻吟,險些沒射了出來。

  布滿青筋的肉棒在媽媽滑嫩的大腿內側,貼著嬌嫩的穴縫使勁抽動了兩下。

  「媽媽,我要操你了哦。」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說出這種禽獸不如的話,但一種從未有過的興奮感迅速席卷了我身上每一處毛細孔。

  媽媽掙扎的更加厲害了,我將龜頭向上一挑,對准小穴,用力一挺。

  「嗯~ !」

  媽媽穿著深藍色制服的上身挺了起來,整個人似乎被石化了一般,動也不動,小臉變得煞白,眼睛里充滿了恐懼。

  嬌嫩的陰唇緊緊地夾著龜頭,那種舒服的感覺簡直難以言表,無論是肉体上還是心理上,望著媽媽眼角的淚水,我的獸欲更加的强烈,挺起粗大堅硬的肉棒,用力向前一挺,衝開層層嫩肉,撞到了一團嫩肉之上。

  我干了媽媽,我終于干了媽媽!

  我的內心無比興奮,整個人像是發了瘋一樣,一手抓著她的手腕,一手扶著她那豐滿的大屁股,用力衝撞起來。媽媽可就難受了,小穴里本來就淫水不多,而且又長時間沒有做愛,怎麼經受的起如此高强度的操干。上身向前一倒,半張臉貼在了地上,屈辱的淚水嘩嘩的往外直流。

  媽媽這幅柔弱委屈的模樣更加激起了我的獸欲,用力抽動几下之后,我松開她的雙手,抱住屁股發瘋了似的用力操干,長久的欲望終于的到了釋放,不大會儿,我就覺著后背一緊,脊椎一麻,一股濃濃的射意向我襲來。

  媽媽似乎也感覺到了肉棒的膨脹,臻首用力搖晃,兩手趴在地上,用力向前爬動,想要擺脫我的束縛。此時我正在高潮邊緣,沒想到她會來此一手,小穴內的肉棒竟然被甩了出來。

  媽媽向一只小母狗似的使勁向前爬行,黑色褲襪和內褲還在腿上,並不能讓她完全張開雙腿,因此每往前爬一步,屁股就會用力擺動一下。

  此情此境,險些沒讓我當場射出精液。但我强忍住了,我一定要將第一泡精液射在媽媽的小蜜穴里。

  我雙膝跪地,急忙向前挪動兩步,追到媽媽身后,卻不將她抓住,而是用力向前挺著肉棒,將龜頭緊貼她的小穴。

  媽媽感受到了龜頭傳來的溫度,趴的更加猛烈了,因為她知道自己一旦停下來,又會被儿子無情的操干。

  我則像個英勇的騎士一樣,在媽媽的身后緊緊跟隨,龜頭輕點肉穴,在布滿揉著的陰道內進進出出,卻又不一插到底。

  我們兩個在臥室里饒了一圈又一圈,終于,媽媽体力不支,身子向前一傾,整個人趴在了地上,半張俏臉貼著地面,目光呆滯,臉上布滿了淚水。

  我急忙伸手將媽媽嘴里的枕巾拿了出來,然偶雙手抓住媽媽的屁股,用力向上一提,媽媽再次變成雙膝跪倒在地,美臀高高翹起,而上身則趴在地上。

  我將肉棒向前一挺,龜頭划開緊閉的陰唇,穿過層層嫩肉,撞在了小穴深處。

  「嗯。」

  媽媽發出一聲呻吟,整個人向前挪了一下。我驚奇的發現,媽媽的小穴里竟然濕漉漉的,溢滿了淫水。

  媽媽竟然有感覺了!

  這對我來說無疑是個激勵,我更加拼命的在小穴里瘋狂抽動,終于將一股股又濃又燙的精液射在了媽媽的小穴里。

  媽媽沒有尖叫也沒有吭聲,只是柳眉微微一皺,似乎認命一般。

  劇烈膨脹的肉棒在小穴里不停地噴射著精液,一股、兩股、三股……直到噴無可噴,但卻依然堅挺。

  我喘著粗氣,望著身下慘遭蹂躪的媽媽,沒做任何休息,將她身子翻了過來,讓她面對著我躺在地上。

  媽媽身上的空姐制服已經被蹂躪的不成樣子了,我伸手解開制服上衣的扣子,將雪白的襯衣向兩邊撩開,把玫瑰色的乳罩向上一推,媽媽那兩團凝白如脂的滾圓乳房一下子便跳了出來,兩顆紫色小葡萄在寒風中瑟瑟挺立著。

  我趴在媽媽身上,低頭含住媽媽的乳頭,用力吸允,發出淫魅的咻咻聲。媽媽既沒有掙扎也沒有抗拒,一雙原本美麗的大眼睛也變得毫無神采,愣愣的望著天花板。

  我直起身子,將媽媽腳上的黑色高跟鞋脫了下來,然后將包裹著黑色褲襪的小腿抗在肩上,伸出舌頭在媽媽的腳底上舔了一下,媽媽整個人如繃緊的皮筋一樣,蹦了一下,沾滿口水的小腳丫泛著淫魅的亮光。

  我一只手扶著絲襪美腿,一只手扶住肉棒,對准小穴,猛地一用力,再次挺了進去。

  媽媽秀美一皺,哼了一聲,緊接著隨著我的撞擊,嬌軀來回顫動,碩大的乳房來隨著搖晃形成層層白花花的乳浪。

  由于已經發泄過一次,這回我沒有急于操干,而是利用三淺一深的技巧,時快時慢,在小穴內進進出出。

  雖然和先前一樣的舒服,但又一樣讓我很是不爽,就是媽媽那如同死人一樣的反應。

  床上的女人如果不呻吟,那跟充氣娃娃有什麼區別。

  我的斗志再次被激了起來,我不相信不能給媽媽快感。

  我將媽媽的黑絲小腿往前一推,直接壓在了乳房上面。媽媽整個下半身撅了起來,這樣的姿勢肯定很不舒服,隨著我的操干,眉頭緊皺,嘴里不時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

  媽媽這樣的反應可謂給了我莫大的鼓勵,我不再使用什麼抽插技巧,只管挺動肉棒,瘋狂的操干起來。

  「嗯…嗯…嗯~ !」

  終于,媽媽終于緊閉雙眼,發出一陣陣不知是苦還是樂的呻吟聲。隨著我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呻吟聲也越來越明顯。

  「啊~ !」

  媽媽嘴巴大張,忘情的呻吟了出來。我就像接到了命令的騎士一樣,抱著媽媽的黑絲小腿,瘋狂的操干小穴。

  伴隨著呻吟聲的越來越明顯,我感到媽媽的小穴也在急速收縮,層層嫩肉緊緊絞殺肉棒,尤其是蜜穴深處的嬌嫩花心,每次龜頭頂到,都會狠狠地吸允一下。

  「嗯~ !」

  媽媽一聲呻吟,秀美一蹙,雙眼緊閉,小腿繃直,足弓緊繃,嬌軀微微顫抖,秀美的五官擠在了一起,小穴嫩肉死死纏住肉棒,花心噴出一股股滾燙的蜜液,

  在如此强大的吸力面前,我也已經成了强弩之末,瘋狂的挺動几下之后,將肉棒一挺到底,對准嬌嫩的花心,再一次射出了濃濃蜜液。

  這一晚,我不知道對媽媽做了多少次,當媽媽最后一次忘情高呼之后,昏睡了過去。第二天我懷著忐忑的心情面對自己的母親,但和往常一樣,媽媽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就和《初戀50次》一樣,我和媽媽每一次都是初奸,我喪心病狂的享受著這種禁忌的快感。直到姐姐從夏令營里回來。

  可當姐姐說出這樣一段話時我呆住了。

  「媽媽,李醫生說你好几天沒去復診了,今天她打電話給我,問我是不是你的失憶症又犯了。」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