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玉娟擔任小夜班,護士的病房勤務是三班制。

其中最忙的是小夜班,病患的情況在這個時間發生變化的較多,而新進的玉娟工作量也比別人多些。

完成定時體溫測量,正在準備點滴時,護理長突然叫她的名字。

「陳玉娟。」

「是。」

護理長來到面前說:「妳知道今天理事長住院了吧?」

「是。」

「理事長叫妳去。」

「什麼?是...叫我嗎?」

玉娟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護士小姐中,叫玉娟的只有你一個人吧?」

聽到護理長不耐煩的口吻,玉娟感到緊張。

「理事長在等妳,馬上就去。」

「可是,病人的點滴...」

「那種事不要緊,叫你是理事長的命令,不要管那麼多。」

「是,知道了。」

玉娟只好放下正在準備中的點滴。

玉娟戰戰兢兢的問護理長:「請問,他找我有什麼事呢?」

「妳去就知道了。」

護理長又把嘴靠近玉娟,在耳邊輕輕說。

「妳要記住,他是在這個醫院裡最有權力的人,千萬不能出錯。」

玉娟點點頭,就坐電梯到七樓。

七樓只有五間特別房,是專門為財政界的大人物及大企業的重要人物所準備的房間。

玉娟還是第一次到七樓,東張西望的尋找七○二號病房,看到左邊靠電梯的方向,有掛著「鄧暉」

名牌的房門。

玉娟輕輕敲門後,推開房門走進去,然後把門關上。

鄧暉穿著睡袍,很舒服的躺在床上。

鄧暉向玉娟瞄一眼,便說:「妳先等一下,現在正在精彩...」

他說完,便把視線又轉回到到電視上。

玉娟嚇得幾乎要大叫起來。

鄧暉看的是色情錄影帶,畫面上正有一男一女在交媾。

美女的屁股高高挺起,男人正在抽插巨大的陽物。

玉娟好像受到很大的衝擊,佇立在那裡不能動。

鄧暉的視線轉過來,上下往玉娟的身軀看去。

「妳就是陳美伶醫師的妹妹...。

的確很美,有很好的乳房,皮膚也很光滑。」

用好色的眼光看玉娟的胸部,使她感到不安。

「請問...有什麼事嗎?」

「怎麼,妳還沒有聽說?」

「是...」

「妳看那裡。」

玉娟順著眼光看去,在桌子上放著容器,裡面有剃毛用的器具。

「妳這是什麼表情,要用那個東西給我剃毛。」

可是,不需要動手術的病患,為什麼要剃毛...玉娟感到猶豫。

「還不快一點!」

聽到鄧暉的吼叫,玉娟嚇壞了,急忙過去拿剃毛用具,在不明就裡的情形下,用毛刷沾上肥皂泡沫。

她一點辦法也沒有,還是新人的她,怎敢違背理事長的命令。

「來吧...」

鄧暉仰臥在床上,解開睡袍的腰帶。

立刻露出毛茸茸的腿,還有躺在大腿根上的肉棒。

玉娟看到那種巨大的性器,倒吸一口氣,沒有勃起就有十五公分以上,簡直像一把兇器。

玉娟過去有過幾次剃毛的經驗,但這樣醜惡的性器,還是第一次看到,她的臉都紅了。

「怎麼回事?還不快一點。」

玉娟以機械化的動作,掩飾自己心裡的動搖,把泡沫塗在陰毛上。

「癢...」

鄧暉扭動身體,茂密的黑毛掩蓋在下腹部,而且一直延伸到肚臍上。

仔細的塗抹泡沫時,肉棒開始挺起,而且體積很快增加,變成龜頭髮出異常光澤的巨大肉棒。

玉娟心裡想快一點做完這件事。

玉娟拿起剃刀。

「請不要動。」

儘量用平靜的口吻說後,很小心的開始剃毛。

鄧暉的肉棒不像是五十多歲的男人,強有力的抬著頭,龜頭下特別突出,令人感到可怕。

「怎麼樣?我的東西和一般小夥子不一樣吧?」

鄧暉仔細觀察純潔的女護士會有什麼反應。

「是不是想性交了,很多護士小姐都是好色的。」

這...宿舍裡的同事,確實有那種人...但我不一樣。

玉娟露出不高興的表情。

「妳生氣的樣子也很可愛。」

玉娟真想哭出來。

不知道這個男人對神聖的護士職業,有什麼樣的看法..。

對方如果不是理事長,她真想立刻就走。

為了盡快離開這裡,開始進行最困難的工作。

用手捏著巨大陰莖,開始剃根部的毛,強烈的脈動傳到手指上,她的手指也忍不住顫抖。

再忍耐一下,馬上就...。

完全剃光了,粗大肉棒直立的光景,實在醜惡,玉娟忍不住轉移視線。

鄧暉看到玉娟緊張的模樣,臉上露出陰險的笑容,拿起電話。

「可以了。」

只說一句話,就放下電話。

玉娟無法了解這句話的意思,她只想快一點完成這種討厭的工作然後離開。

玉娟在整理剃毛用具時,鄧暉向她招手。

「好像眼睛裡進了灰塵,妳來給我看一看。」

鄧暉誇張的眨動右眼。

如果能冷靜判斷,應該知道那只是在假裝,但玉娟被剛才看到的粗大肉棒嚇壞了,還在緊張狀態,只有走過去彎下身體。

鄧暉就等待這個機會,立刻摟住玉娟的細腰用力拉,把嘴唇壓在雪白的乳溝上吸吮。

「你這是什麼意思...」

玉娟忘記對方是理事長,用手推開那張醜惡的臉。

而鄧暉毫不在乎的說:「妳作我的女人吧,妳不會吃虧的,馬上讓妳升級。」

玉娟覺得全身彷彿都遭到寒流侵襲般,拼命的用雙手推鄧暉,但這時候又聽到男人的聲音。

「妳知道我是誰吧!開除一、二個護士實在太簡單了。」

玉娟清醒過來,費盡全力才拿到的護士資格,不希望因這種事而失去。

可是...啊...我該怎麼辦?玉娟想到,一名新護士和理事長的地位有差異時,力量從雙手消失。

「妳好像明白了,這樣才對。」

鄧暉的臉上出現冷酷的淫笑,然後把粗大的手,伸入雪白的胸口。

正在這個時候,美伶坐電梯上七樓去。

檢查完手術後的病人,正準備回去時,接到護理長的內線電話。

聽完電話,美伶的臉轉為蒼白,好像妹妹在理事長那裡,犯下什麼嚴重過失。

於是便問護理長:「是什麼事?」

護理長只說:「請妳去理事長的病房直接了解吧!」

「好吧,是七○二號房,是嗎?」

美伶放下電話,就往電梯走去。

電梯到達七樓,美伶跑到七○二號房前。

敲門後等不及回答就推開門。

美伶這時候看到意外的一幕。

原來,鄧暉理事長正把臉靠在妹妹的胸上,發出啾啾聲吸吮乳頭。

「你這是做什麼?」

美伶怒氣沖沖的走到病房中央。

「姊姊...」

玉娟甩開鄧暉的手,跑道姊姊的身邊。

大大的眼睛含著淚珠,美伶用力抱緊妹妹,感覺出她在顫抖。

「這是什麼意思?」

美伶瞪著鄧暉責問。

可是,鄧暉似乎毫不在乎的樣子,從床上抬起上身,笑嘻嘻的說:「我在處罰她。」

「處罰?」

「沒有錯,妳沒有聽說她做錯事了嗎?所以要處罰。」

玉娟在一邊聽到他們二人的說話,用顫抖的聲音說:「沒有...我沒有做錯事。」

「那麼...看看這裡吧!」

鄧暉拉開睡袍,露出勃起的肉棒,仍舊還是那樣高高挺起。

因為這個東西,實在太醜惡兇猛,美伶忍不住把視線轉開。

「她把我最重要的東西剃掉了。」

鄧暉向玉娟瞪一眼。

「不...是你叫我剃的...」

玉娟快要哭出來。

「混蛋,誰叫你把這裡的毛剃掉,我只要妳剃肚臍四週的毛。

受到鄧暉的怒吼,玉娟更嚇壞了。

從玉娟的眼裡,湧出珍珠般的眼淚。

「玉娟,護理長是對妳怎麼說的?」

美伶恢復鎮靜的態度。

「她說我到這裡來就知道了...」

「她沒有交代妳剃毛?」

「沒有,可是他...」

玉娟終於大聲哭出來,可愛的雙肩不停的起伏。

「我明白了。」

美伶溫柔的手,在妹妹的肩上安撫。

「好了,妳回去吧,理事長,可以嗎?」

「那麼...誰來替她負責呢?」

鄧暉特別強調自己的肉棒,屁股向上挺一下。

「這個...」

美伶的表情僵化,然後用毅然的口吻說:「我會負責。」

「好吧,但是妳要留在這裡。」

鄧暉好像就等她說這一句話。

美伶不得不點頭,她不能讓妹妹繼續留在這裡。

「妳走吧,這裡的事交給姊姊,妳不用擔心。」

美伶把妹妹送出去,就轉過身來面對理事長。

鄧暉欣賞著個性堅強的美貌女醫師-陳美伶。

眼尾上揚,鳳眼微紅,有著無法形容的美感,無比美妙的身材散發出女人成熟的性感。

憑藉權力和財力,玩過無數女人的鄧暉,從沒見過如此美麗的女人。

不愧是傳說中的女人,這樣的女人,當然不能送給大舟那個小毛頭,我要弄到手...。

「妳剛才說要負責任,如何負責法呢?」

說完,起身盤腿坐在床上。

美伶面對面的看著鄧暉,不希望在這種低俗的男人面前露出自己的弱點。

「怎麼做才會使理事長滿意呢?」

「這個嘛...你妹妹把我害的不好意思和女人做愛,這樣吧,在長好毛以前,妳做我的女人,我不會讓妳吃虧的。」

美伶聽的啞口無言,完全不像大醫院的理事長所應該說出來的話。

「請不要開玩笑了,這裡是治療病患的神聖場所,而你是最高負責人的理事長。」

「是嗎?可是,聽說在這神聖的場所,妳和男人玩的很熱情呀!」

鄧暉用平淡的口吻說出來。

美伶驚訝的不知所措,腦海裡浮現和文祥擁抱在一起的場面,不知不覺中,臉頰的肌肉開始抽搐,原來他們知道了...。

「妳的臉色變了,大概我說對了。」

鄧暉臉上露出虐待狂的笑容,用勝利者的口吻說。

「我是聽護理長說的...妳和宋文祥在值班室裡做愛,妳騎在男人的身上扭動屁股,護理長說,看的人都感到受不了,妳還發出淫蕩的叫聲。」

美伶感覺出自己的臉色變成蒼白。

原來是護理長看到了...。

那一天晚上,護理長有事來值班室找她,就這樣看到了一切。

那是現在回想起來都會覺得臉紅的行為。

強烈的羞恥和屈辱,加上絕望一起湧上心頭,美伶幾乎只能勉強站立。

鄧暉發現從護理長那聽來的事情發生效果,露出得意的笑容,這個女人投降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好色的眼光在女醫師的身體上下瞄來瞄去。

「而且,聽說是在把我兒子打傷之後的事情,在我兒子痛得哭叫的同時,妳卻騎在那個男人的身上淫聲浪叫...妳真是個醫生的好榜樣。」

趁著這個機會毫不留情的猛烈攻擊,美伶也不敢反駁,那一夜的事情是不能原諒,受到責備,也是應該的。

美伶輕輕閉上雙眼,美麗的嘴唇微微顫抖,用手扶住床的欄杆,她還能支撐身體,已經是盡了最大的力量了。

鄧暉看到美伶面臨崩潰的樣子,陶醉在虐待狂的喜悅裡。

快了...。

鄧暉用力扭動肥大的身體,走下床,從背後伸手去摸美伶的肉體。

「不要!」

美伶對邪惡的感覺反射性的搖頭。

鄧暉把火熱的呼吸,噴在美伶的耳根上,用色瞇瞇的聲音說:「這真是一大醜聞...。

就是把妳開除了,也沒有人會反對,我可以從全國的醫學界把妳驅除出去。」

這...強烈的憤怒感,湧上心頭,正如理事長說的,丟下病患不管,沈迷在男歡女愛裡,錯在她身上。

這是她比任何人都盡力,才獲得的醫師職務,無論如何都不想喪失...。

鄧暉好像看透美伶的心事。

「只是一次,妳肯讓我幹一次,我就饒了妳們。」

魔鬼般的聲音,從美伶的身上奪去反抗的意志。

鄧暉趁機發動攻勢,在她雪白的脖子上不停的吻,拉開抗拒的手,從制服上往乳房抓去。

手指上立刻感到美妙的彈性,扭動身體抗拒時,豐滿的屁股正好在勃起的肉棒上摩擦,帶來無比美妙的刺激感。

哦...真是妙極了...。

鄧暉的肉棒再度充滿力量,對正屁股的溝縫,用力挺過去。

美伶感覺出堅硬的肉棒挺在屁股上,急忙向前逃。

可是鄧暉的手插入雙腿之間,把她的身體拉回來。

厭惡感使全身都顫抖起來。

「我不要!」

美伶猛烈扭動屁股。

可是,鄧暉的手指像是有吸盤般的,貼在大腿上撫摸。

「不要!」

從鼻孔發出哼聲,美伶彎下上身。

如此一來,挺立的肉棒進入屁股溝裡。

前後受到淫邪的愛撫,鄧暉趁她不能動,雙手更猛烈活動。

鄧暉呼吸很急促,伸手從領口進去抓住乳房,另一隻手在美伶的禁地摩擦。

美伶無法抗拒,只有夾緊大腿扭動。

沒有多久,雙膝開始顫抖,連夾緊大腿的力量都沒有了。

鄧暉趁機用手指揉搓。

「怎麼啦?不抵抗了嗎?」

鄧暉在美伶的耳邊說,美伶的意識稍許清醒,急忙想夾緊大腿,可是鄧暉老練的技巧,使她的大腿用不上力。

美伶不敢相信自己的肉體,對這種男人的愛撫,也會敏感的產生快感。

我怎麼會變成這種樣子...。

沒有想到她是這樣淫蕩的女人...。

鄧暉發現美伶的變化後,恨不得馬上就能嚐到味道,從後面以壓倒的方式,把美伶的身體推倒在地上。

全身受到男人的壓迫,美伶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這是什麼呀!」

伸手到美伶下面的鄧暉,發出驚嘆聲,因為他看到黑色的長襪和吊襪。

美伶羞的滿臉通紅,拼命用手去壓裙子,鄧暉把她的手臂扭過去。

「妙極了,完全像妓女。」

說完,就用雙手摟住成熟的屁股,讓她向後挺起。

「啊...不要.....」

變成這樣無恥的姿勢,美伶發出瘋狂般的叫聲,扭動屁股想要逃走。

可是鄧暉用力抱住屁股,瞪大眼睛,欣賞著扭動的屁股。

仔細看時,在黑黑的恥毛附近,溢出的蜜汁使得薄薄的黑布緊貼在上面。

陰唇的形狀完全浮顯,扭動屁股時,散發出無比淫蕩的訊息。

身經百戰的鄧暉,像這樣美妙的光景還是第一次見過,而且這個女人又是醫院裡最美的醫師。

鄧暉的肉棒更為勃起,緊靠在他的啤酒肚上。

伸手摸摸美伶的肉縫。

「啊!」

美伶的屁股忍不住更用力扭動,呼吸急促,意想不到的強烈刺激,衝向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嘿嘿嘿,妳下面的嘴已經流出高興的眼淚了。」

鄧暉粗大的手指,在柔軟的花瓣上撫摸。

「哦!哎呀!唔...」

美伶好像呼吸很困難,被迫採取四腳著地的恥辱姿態,全身開始痙攣。

「剛才的威勢到哪裡去了?要投降了嗎...」

美伶緊咬著嘴唇幾乎快要出血,一方面氣自己真沒用。

「看吧,妳滴出來的蜜汁,把我的手指弄成這樣了。」

鄧暉把沾上粘粘液體的手指故意深到美伶的眼前。

「不要!」

美伶立刻把頭轉過去。

「有很香的味道吧,自己的東西怕什麼?」

被迫聞到分泌物異常的氣味,美伶絕望的嘆一口氣。

「上面的嘴說不要,下面的嘴流出濃密的汁液,妳就是擺出神聖的樣子,終究還是一個好色的女人。」

鄧暉的話,把美伶推入羞辱的深淵裡。

「妳為什麼不否認?」

「我不是那種女人。」

美伶的眼睛含著淚水,用悲痛的聲音說。

「嘿嘿嘿,那是真的嗎?喂!把屁股抬高一點。」

鄧暉在雙手上用力,這個力量,使得成熟的屁股高高挺起。

「對...就是這樣......」

鄧暉看著暴露出來的陰唇,撩起睡袍。

引以為榮的巨炮,高高的舉起炮身。

「想要這個東西嗎?想要就說出來。」

鄧暉用手握住肉棒,把龜頭對正屁股溝,然後慢慢上下摩擦。

「啊...」

美伶的屁股在顫抖。

美伶已經無法思考和判斷,從肉體裡湧出火熱的情慾,眼前變成一片朦朧。

「妳是想被醫院開除嗎?妳快說,求我給妳插進去。」

鄧暉毫不留情的趕盡殺絕。

我完了...。

〔只有一次,讓我幹一次就饒妳...。〕鄧暉說的話在美伶的腦海裡浮現,對,只要我稍微忍耐......。

「插吧...請插進來吧.....」

美伶說完以後,強烈的羞恥感使她不由得扭動身體。

「沒有聽清楚,再說一次,但這一次要一面說,一面擺動屁股。」

「這...求求你,饒了我吧...」

「不怕我把這件事在理事會上提出來嗎?」

美伶心裡想,現在是沒有辦法拒絕了...。

「請...請插入吧....」

聲音顫抖,說完咬住下唇,慢慢扭動屁股。

「嘿嘿嘿...」

鄧暉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頂在花瓣上。

「啊!不要!」

美伶想逃避,可是鄧暉從背後用力抱住,好像要享受插入感般的慢慢向前挺進,巨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肉門進入裡面。

「哦!」

疼痛使美伶哼一聲咬緊了牙關,簡直像巨大木塞強迫打入雙腿之間。

「太大了嗎?不過馬上會習慣的。」

鄧暉像勝利者一樣,說完就更用力刺入。

「唔.....」

肉棒深入的衝擊,美伶忍不住仰起頭。

「痛嗎?不過才剛進去一半。」

「啊...」

怎麼可能...美伶在痛苦中感到驚訝,但就在這時候,她知道那是事實,因為肉棒比剛才更深入。

「唔...」

大腿之間充滿壓迫感,那種感覺直逼喉頭。

眼睛都不能眨一下,美伶張開嘴,身體大理石一樣停在那裡不能動。

「還沒有正式開始啊...」

鄧暉的話使美伶掉入絕望的深淵裡。

粗大的肉棒前後活動時,柔軟的肉壁纏在上面,隨著肉棒的進出翻起或陷入。

每一次,美伶都深深嘆息,強烈的衝擊感,使她下腹部感覺到快要裂開的樣子。

「馬上就會覺得舒服了。」

鄧暉開始發揮經過百戰的技巧。

在淺處充份搖動後,突然深入到底。

就在這樣靜止幾秒鐘以後,慢慢向外抽出。

同時,粗大的手指在最敏感的陰核上帶有節奏強弱的揉搓,每一次都使美伶像木偶一樣的扭動屁股。

發覺龜頭碰到子宮上,美伶不由得發出野獸般的哼聲鄧暉一面抽插,一面從衣服上抓住乳房。

「啊...」

美伶好像受到電擊,發出哼聲的同時,身體像波浪一樣不停地起伏。

下意識裡希望能撫摸的乳房受到攻擊,身體裡忍不住湧出美妙感。

鄧暉更用力的揉搓乳房。

「啊...饒了我吧!」

美伶拼命咬緊牙關,抵抗越來越強烈的快感。

可是當背後有巨大肉棒猛烈刺入時,咬緊的牙關也不由得鬆開。

產生昏迷的感覺,對這裡是醫院的病房、對方是可惡的理事長這樣的事實好像已經不存在。

現在的美伶幾乎要變成淫蕩的野獸。

「嘿嘿嘿,開始夾緊了。」

美伶好像已經聽不到鄧暉說的話。

鄧暉意外的看到美伶很快就順從,而且很有反應,心裡感到很得意。

這個女人很有素質,看樣子需要好好的調教一番...。

開始做最後的料理。

雙手抱住豐滿的屁股,手指緊抓著幾乎要留下血痕,肉棒進出的速度逐漸加快。

高高舉起雪白的屁股,後背向上翻轉,光滑的肚子向波浪一樣起伏,身體開始反應。

每當深深插入時,就發出淫蕩的哼聲,皺起美麗的眉頭。

如今連插在下體裡的粗大肉棒所帶來的膨脹感,也感到很舒服。

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美伶下體的快感也跟著迅速膨脹。

「唔...唔.....」

從鼻孔發出哼聲,手指用力抓著地毯。

長達二十公分的雄偉肉棒,在美伶的肉洞裡猛烈進出。

幾乎無法呼吸的痛苦和強烈的快感混在一起,美伶被帶到過去從沒有經驗過的性感高峰。

「嘿嘿,要洩出來了吧?」

啤酒肚打在豐滿的屁股上,發出奇妙的聲音,額頭上滿是汗珠的理事長,開始進入最後衝擊。

那裡要壞了...。

「饒了我吧.....」

心裡雖然對鄧暉還有厭惡感,但這種感覺反而使快感更強烈。

「來了!」

鄧暉淫邪的大吼一聲,龜頭深深進入到子宮。

「啊...」

「哎喲...啊....」

美伶發出慘叫聲,全身開始顫抖。

眼睛裡像是有閃光爆炸,全身被陌生的性感高潮吞沒。

鄧暉在這個時候,仍舊不停的抽插。

很快被送上第二次的高潮絕頂,美伶覺得全身好像要破碎般。

「嘿嘿,再洩出來一次吧!」

在鄧暉猛烈的衝擊下,美伶進入第三次高潮。

「要死了...」

在連續的高潮中,美伶不顧一切的發出哭聲。

鄧暉從肉棒感受到肉洞連續達到高潮的痙攣,這時才將精液射入美伶的身體裡。

「以後,妳是我的女人了。」

拔出沾滿蜜汁的肉棒時,美伶軟綿綿的倒在地上。

在快樂的餘韻中,偶爾會使身體顫抖,同時從大腿根的深處,流出證明受到凌辱的白濁液體,在地毯上形成地圖般的痕跡。

面對這樣的光景,鎂光燈不停的閃爍著...。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