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來了我家居住,她今年才三十歲,生性溫柔、心地善良、與世無爭、對人
和藹可親。只可惜紅顏薄命,八年前出嫁後,雖然夫妻恩愛,卻一直沒有生育,
到今年剛懷了孕,姑丈卻因車禍死了,年紀輕輕的就守了寡,對她的打擊是可以
想像的,她尋了一次短見,幸而被人救了未造成悲劇,兩位媽媽怕她再出差錯,
就把她接回娘家居住,讓她散散心。

  這兩個月來因事過境遷,使她漸漸忘卻了失偶之痛,心情也日益開朗了。她
與姨媽最合得來,經常與姨媽在一起談天,偶爾和姐姐們上一次街,除此以外都
是閉戶靜坐,深居簡出,真不愧大家閨秀。

  姑姐愛穿一襲淡黃色的洋綢旗袍,長可及足,下面是平底的黑緞鞋,這是當
年最流行的少婦妝束,這種輕鬆的倩影,直到如今還牢牢地印在我的腦海中。

  這天晚上,我來找姨媽,準備和她幹上一個晚上,以安慰她這幾天來的孤單
空虛,也想再次飽嘗姨媽的浪屄,以獲得心靈上和肉體上的雙重快感。

  姨媽的房中只有床頭燈亮著,在柔和的燈光下,一個線條優美的女體面向裡、
僅穿著一套內衣,背朝外側躺在床上。我輕輕地走到床邊,她還不曾發覺,我一
下子就撲了上去,抱住她就是一個熱吻,起先她像是被我的突然襲擊弄得有點驚
惶而企圖掙扎,但因我全身壓在她的身上而無法動彈,就這樣我熱烈地吻著她,
雙手也不安分地在她的豐乳上不停撫摸,下身堅硬的陰莖也頂在她的陰部上挺動
著,並用身體上所有和她接觸的部位在她身上揉搓著,經過我這一陣有力的上下
夾攻的撫摸熱吻後,她也有點嬌喘不勝了。

  「啊!寶貝兒,你欺負姑姐……」

  這回驚惶的是我了,我張口結舌不知所答,原來這位美人並不是姨媽而是姑
姐;但見姑姐杏眼含春、臉泛桃花、媚目流盼情意綿綿,雖嬌羞萬狀,卻無惱怒
的樣子。看來,姑姐被我挑逗得已經動了春心了,要不然,一向不苟言笑的姑姐,
被我如此無端侮辱,不打我耳光才怪呢!於是,我抓緊機會又抱住了她,一邊溫
柔地吻著她的俏臉,一邊在她耳邊呢喃輕語:「姑姐,從小你就疼我惜我愛我,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麼喜歡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麼愛你?難道你忘了我捨不得你
出嫁,當時還大哭了一場嗎?難道你現在就不疼寶貝兒了嗎?」

  「我知道你愛姑姐,我也很疼愛你,本來就喜歡你,現在經你這麼一弄,也
已經愛上了你,可我是一個苦命的人、不祥的女人,是一個克男人的女人,別人
說你姑丈就是給我剋死的,不要讓我再拖累了你,那樣我的罪就更深了。」姑姐
嬌喘著輕微地反抗,但反抗是那樣的軟綿綿,更激起我對她的愛憐、更激起我的
慾火。

  「不,姑姐,你是個好女人,你從前是那麼疼愛我,現在怎麼忍心拒絕我呢?」

  我撒嬌的加緊挑逗著姑姐的性感地帶。

  「嗯……姑姐也不忍心拒絕你,可是,你是我的親侄兒,我是你的親姑姐,
怎麼能做這種事呢?那可是亂倫啊!你知道嗎?」

  我繼續吻她、挑逗她,漸漸她不再反抗了,顯然,她那深埋的熊熊慾火已經
被我挑起,燃燒著她的神經中樞、控制了她的身心,她已經無所適從,嘴上手上
雖然推拒著我,可心裡已經投降了,於是我決定採取迂迴戰略,一步一步來……

  「那好,我們不做那種事,只要我不把雞巴插進你的陰道裡就不算亂倫,對
不對?讓侄兒好好親親你、看看你、摸摸你,好不好?」我一面哀求著一面繼續
進攻。

  「唉~你這孩子真是的,怎麼說話的,什麼話都能說出口!什麼雞巴、陰道
的!亂七八糟!既然你這麼愛姑姐,看你這副可憐相,姑姐今天特別通融你,就
隨你的便吧!」

  姑姐遷就著我,答應了我的請求。其實,她的話大有語病,「隨我的便」是
指我提出的只親她、看她、摸她,還是一切隨我的便?是不是在暗示我可以她?

  我暗想不管那麼多,走一步萛一步,反正今天我是定了她的!

  我乘機脫去她的內衣,輕輕地撫摸她全身,姑姐身形雖嬌小,但曲線玲瓏,
凝脂般的肌膚無一點瑕疵;嬌嫩結實的玉乳,因為懷孕的關係脹得特別圓大、特
別挺拔。我控制不住心情的衝動,低頭去吻那豐滿的玉乳,吮吸那因準備哺乳而
比常人略大的乳頭。

  只一會兒工夫,就被我吸吮得時時冒出潔白的乳汁,鮮紅的乳頭下綴著一粒
晶瑩的乳汁,看上去煞是誘人。圓圓的小腹高高隆起,下面黑密的陰毛掩蓋著鮮
紅的陰唇,陰唇已經有些發硬發漲了,也微微張開了口,屄罅中已經流出淫水,
弄濕了她那茂密的陰毛,使那些可愛的柔草緊緊貼在她的大陰唇上,也弄濕了我
前去探寶的手指。我被姑姐這美妙的胴體刺激得熱血膨湃,忙將自己的衣物也脫
個精光,避開隆起的肚子,斜壓在她那嬌嫩的胸脯上,親吻著、愛撫著。

  姑姐並沒有意識到她的處境已經很不妙了,可能已意亂情迷了,連我脫光衣
服她都沒有反應,看來已經被我挑逗得慾火如熾,慾火已經燒昏了她的頭腦,只
見她媚眼斜瞇,烏雲散亂,櫻口微張,粉面紅暈,雙手緊緊地摟住了我的背,雙
腿也來回扭曲纏捲著我的雙腿,並在我耳邊燕語呢喃:「噢……寶貝兒,姑姐的
……下面好癢啊……」

  我伸手去摸姑姐的玉戶,陰戶外已經全濕了,我用中指向玉洞內探去,感到
她的桃源洞中正津津地流著瓊漿,我就用我那根堅硬的大雞巴在她的兩片玉瓣中
間來回撩動,在她的陰道口不停摩擦著,並用龜頭在她的陰蒂上用力挺動,繼續
挑逗著她。

  「噢……好寶貝兒,行了吧,別再逗姑姐了,姑姐受不了……」姑姐終於控
制不住了,向我求饒了。在我聽來,她這句話又有問題,要我別再逗她,是要我
停止挑逗她,還是要我來真格的?女人就是這麼可愛,這麼讓人難以捉摸。

  我知道時機已經成熟,就將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稍一用力,巨大的陰莖已
插入一小半,姑姐一聲慘叫,雙手推著我喊道:「哎喲!寶貝兒,快停下,疼死
我了!快拔出去!你說過不插進來的,怎麼說話不算數?我們已經亂倫了,怎麼
辦?都是你不好!」姑姐嗚咽著,眼中流出了珠淚,不知是被我弄得疼哭了,還
是被我們已經亂倫了這個事實急哭、嚇哭了。

  「好姑姐,不要怕,什麼亂倫不亂倫的,都是些偽君子騙人的,只要真心相
愛,管他什麼世俗偏見!姑姐,我只問你愛不愛我?」

  「姑姐當然愛你啦!不愛你怎會讓你上身呢?可你是我的親侄兒呀!你怎麼
能親姑姐呢?」看來,姑姐還是解不開心結。

  「好姑姐,只要你愛我,我愛你,那就夠了!管他什麼關係、什麼亂倫!這
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相愛,都互相深愛著對方!這還不夠嗎?」我又搬出
相愛至上論、又輕輕抽動雞巴。

  「喲……先別動!唉~事到如今,你讓姑姐怎說呢?事已至此,我們不亂倫
也已經亂倫了,姑姐也只好豁出去了,今天就真的隨你的便吧,不過,你先別慌
弄,剛才真的疼死姑姐了,姑姐不行了,讓姑姐喘口氣吧!」

  看來姑姐剛才說隨我便,並不是故意暗示我可以隨便她,而是被我挑逗得六
神無主之下的隨口而出的無意之辭、可能也有走一步說一步的意思吧。不過,在
她的潛意識裡,也有那種暗示的含意,她也想到了所謂的「隨你便」的另一層含
意,要不然怎麼會又一次說出了這個「隨你便」,而且這次說的是「真的隨你的
便」?那第一次她說這句話時最低限度也有調侃我的成分。

  我親吻撫摸著姑姐,但剛想進一步行動,被她制止了:「你這孩子怎麼搞的,
姑姐不是讓你先別慌弄、讓姑姐喘口氣了嗎?姑姐受不了,就像當年破身一樣疼!
你就不能輕點嗎?弄得姑姐疼死了,一點都不愛惜姑姐,還口口聲聲說愛我呢!」

  姑姐嬌嗔著……

  「對不起姑姐,我弄疼了你,不過也不是我不愛惜你,而是我的雞巴太大了,
我再愛惜你、再輕點也不行,第一下你肯定會疼的。」我既向她辯解不是我不愛
惜她,又向她炫耀自己的寶貝的碩大。

  「真的嗎?這麼說是姑姐錯怪你了?小孩子家有多大的東西,還來姑姐這裡
吹噓?讓姑姐看看有多大……」

  姑姐不相信我的話,說著就用手去摸我的陽具,剛一接觸就驚叫了一聲,接
著像是不相信自己的手感,坐了起來使我的雞巴從她的陰道中退了出來,仔細觀
看後大吃一驚:「怎麼這麼大?怎麼還有血?是不是姑姐要流產了?」

  我也看到了雞巴上有絲絲血跡,不由得驚慌失措,忙不迭地低頭查看姑姐的
陰戶,只見她的陰道口上也有一點血跡,我忙伸手擘開她那兩片豐滿的陰唇,卻
發現陰道裡面並沒有血,血並不是從裡面流出來的,只有陰道口有血跡,我忙問
姑姐:「姑姐,你肚子疼不疼?裡面沒有血呀,只陰道口有血,是不是你的陰道
爛了?」

  姑姐聽了,自己彎下腰低下頭來仔細查看了自己的陰部,不由得羞紅了臉,
伸指在我的額上輕戳一下,嬌嗔道:「還好意思問是怎麼回事,還說什麼我的陰
道爛了。一派胡言!姑姐讓你破身了!」

  我迷惑不解:「什麼?我給你破身了?難道你還是處女?」

  姑姐更羞了,不好意思地說:「姑姐當然不是處女了,不過姑姐也沒有誣賴
你,你也真的弄破了姑姐的處女膜!」

  我更加迷茫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姑姐,告訴我好不好?」

  姑姐嬌嗔道:「你是真不懂還是裝模作樣?姑姐告訴你,我不是處女是肯定
的,肚子裡孩子都有了,怎麼會是處女?不過因為你姑丈的雞巴太小,所以他並
沒有把姑姐的處女膜完全弄破,今天被你這個大雞巴一弄進去,姑姐的處女膜才
完全的破了,剛才姑姐不是說就像當年破身一樣疼?原來真的是破身了,怪不得
弄得我那麼痛,姑姐還以為長時間沒有讓男人,才會那麼疼,沒想到真是因為你
的這東西太大了,讓姑姐第二次破了身!姑姐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大的大東西?見
都沒見過,更不要說被過了,當然適應不了,這讓姑姐怎麼能受得了?你可千萬
要憐惜姑姐,小心點呀……」

  姑姐面色蒼白,香汗津津,渾身無力,癱軟地躺在床上,我既愛憐被我再次
破身的姑姐,怕弄痛了她,不忍摧殘她,又怕動了她的胎氣,只得按捺住心性,
將我的雞巴溫柔地插進去一點,然後輕輕地抽了出來,接著再送進去,循序漸進,
徐徐地挺送。這樣一來可又給了我另一方面的刺激:每一次進入都像開山辟石般
用勁,每一次抽出也被陰道壁緊緊箍住像不能抽身。好大一會兒終於將雞巴全根
插入,姑姐被刺激得渾身狂顫,不住地大口大口喘氣,我忙吻著她的紅唇,把元
氣渡入她的口中。

  「姑姐,怎麼樣?現在舒服多了吧!」

  「嗯嗯,舒服多了,姑姐怎麼經得起你那股蠻勁?姑姐的嫩屄又怎麼經得起
你那根特大號的雞巴那麼猛干?真怕人,那麼大!」姑姐嬌羞萬狀地在我耳邊說
著。

  女人就是這麼可愛,剛才她還在罵我說話亂七八糟,嫌我說雞巴陰道什麼的,
現在她自己倒張口就來,一會兒工夫就連說了兩三次雞巴,還連嫩屄都說出來了。

  我溫柔地抽送著,姑姐也開始輕微地挺送迎合起來。姑姐的雙頰漸漸又紅潤
起來了,淫水也一陣一陣地發洩著,熨得我渾身癢酥酥的更激起了我的慾火,我
不知不覺又加快了速度,用力抽送起來。

  我用力抽送了幾十下,姑姐已被我得上氣不接下氣地猛喘著嬌哼:「啊……
好孩子……你真會……弄得姑姐美死了……啊……好寶貝兒……真厲害……啊…
…好美……好爽……」

  「好姑姐……寶貝兒幹得好吧……得你舒服吧……寶貝兒也爽極了……你的
嫩屄真好……」

  姑姐已經被我弄得慾火如熾,淫心大盛,玉臀搖擺,上下迎挺,配合著我的
抽送;姑姐和我配合得太好了,我向下插時,她就恰到好處地向上用力頂,我向
外抽時,她就也向後退,我們兩人真是前世有緣,命中注定要結合,雖是第一次
和對方性交,但卻像一對整天在一起屄的夫妻一樣,配合得天衣無縫!

  姑姐屄內的淫水源源不斷地從子宮中流出,隨著我雞巴的進出向外溢出,順
著腿根流到床單上,床單早已濕了一大片。

  終於,姑姐媚眼微閉,櫻唇半張,肥厚的玉臀拚命地搖擺著,挺聳著,雙手
緊抱著我的背,越抱越緊,雙腿也用力纏著我的屁股向下壓,陰戶盡量地向上頂
著,口中輕呼:「噢……好孩子……啊……快用力……快……用力……再快點…

我知道姑姐已經快要洩身了,就更加賣力地她,動作也隨著加快,越越深,
斜抽直插,直得姑姐嬌軀一顫,大股大股的熱流,從子宮中噴湧而出,直射到我
的龜頭上,刺激得我更加興奮,更加用力地不停抽送。

  此時我身下的姑姐,嬌柔無力地輕哼著,滿頭秀髮,凌亂地散在枕頭上,頭
在不停地搖擺著,俏臉如三月桃花般紅艷、雙目緊閉、櫻唇微啟、鼻孔嗡張、小
嘴吐氣如蘭,一動不動地任我擺佈。

  又經過一陣急抽猛送,她像是昏迷過去一樣,全身一陣輕抖,又一次洩了身,
把所有積存的陰精統統地排泄出來了,濃濃的陰精一陣又一陣地湧向我的龜頭,
我也丹田熱流上升,再也控制不住精關,腰眼一陣酸麻,一股股陽精射進她的花
心深處,那久枯的花心,乍受雨露滋潤,美得她渾身顫抖,似乎融化了,升空了,
欲仙欲死,如同全身飄浮在雲端中。

  我愛憐地摟著姑姐的嬌軀,陽具並不因射精而軟縮,仍是堅硬如初地留在她
的玉洞中,我輕輕地抽送了兩下,她悠悠地醒來了,睜眼一看,發現我的眼和她
的眼相距不到兩寸,正一下不眨地注視著她,羞得她馬上又閉上了眼,我愛憐地
吻著她的眼皮,她終於睜開了眼,癡情地注視著我,滿足地擁吻著我,溫柔地撫
摸著我,緊緊地偎在我的懷中。

  「嗯……寶貝兒,我們一時衝動做出這種事,若讓人知道了那怎麼辦啊?」

  姑姐又害怕起來。

  「姑姐,不要管那麼多,只要我倆真心相愛就行了。」我撫摸著姑姐嬌嫩的
乳房安慰著她。

  「好孩子,有你這番情意,姑姐就是死也瞑目了。」姑姐滿足地吻著我說。

  「姑姐,它還是這麼硬怎麼辦?」我不懷好意地問,同時又用那依然堅硬的
大雞巴在她陰道中抽動起來。

  這時姑姐也感到我泡在她陰道中的雞巴還是硬梆梆的,驚問道:「你這孩子
怎麼這麼怪,剛才我雖然被你到美得迷迷糊糊,不過還是感覺到你是已經射精了
的,很熨的啊!不是嗎?」

  「是呀,射了好多呢!」我自豪地說。

  「那怎麼還這麼硬?姑姐不知別的男人是怎麼樣,只知道你姑丈每次一射精
後,不一會兒雞巴就軟下來了,你這個雞巴怎麼射過那麼多精了,還這麼硬?」

  姑姐雙手捧著我的臉問。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每次都是這樣的,射過一次精並不軟,要再干
一兩次才會軟下來。」

  「真的嗎?那你可真是奇人了!姑姐真是好福氣,碰到個這麼棒的男人,你
可比你姑丈強多了,不但雞巴比他的大、比他的硬,而且還能持久,他每次只能
讓我洩一次身,我已經很滿足了,真沒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不但讓我洩
了幾次身,洩得一無所有,美得姑姐上了天,而你射過精了還能接著干,真強、
真壯、真厲害!真不知你是個什麼怪物……嘻…嘻……」姑姐嬌笑著說:「不過,
不管你是什麼怪物,總之,姑姐愛死你了,姑姐真的愛死你了!你真是姑姐的好
寶貝兒!」

  「好姑姐,不要再說了,人家硬得難受,怎麼辦呢?」我說著已開始緩緩抽
動起來了。

  「哎喲!別動,寶貝兒,姑姐已經洩得太多了,渾身沒有一點氣力,實在經
不起你的折騰了!再說姑姐的陰精已徹底洩完了,再沒有東西可洩了,怕再弄下
去會動了胎氣,你就饒了姑姐吧!」姑姐似驚恐萬狀,不住地求饒。

  我正在為難之時,只聽得一聲:「讓我來!」,房門應聲開啟,姨媽走了進
來,姑姐羞得面紅耳赤,叫了聲「大嫂」,就將頭埋在我的懷中,不敢抬頭。

  「不要羞,不要怕,好妹子,我是不會說你的,因為我們是同路人,我和你
二嫂早就和他幹過了,早就上了他的床了。」姨媽忙向姑姐解釋說。

  「啊!是真的?」姑姐驚奇地抬起了頭,馬上恍然大悟了:「原來寶貝兒今
天是來找你的,怪不得他一見我就撲上來動手動腳,原來是把我錯認成他的老相
好──大嫂你了,我說呢!咱們寶貝兒也沒有這麼大的膽子,一見姑姐就二話不
說就要,原來是認錯了人。」

  「他認錯人,你不是也得到了享受?」姨媽調侃著說。

  「大嫂說的倒也不錯,說老實話,自從你妹夫死後,我一直沒有粘過男人!」

  你不知道,剛才寶貝兒又給我破身了!」姑姐給姨媽講了剛才的事情,然後
接著說:「我這三十歲都白活了,真沒見過世面,我以為男人的雞巴都差不多,
年紀小的雞巴也不會大,所以剛才第一下弄進去時弄得我很疼,寶貝兒說是因為
他的雞巴太大了,我還說他吹牛,沒想到男人的東西竟有這麼大的,竟能幹得人
這麼舒服這麼爽快,簡直要把我美上天了!謝謝寶貝兒讓我得到這美妙的享受…
…」

  姑姐摟著我,不停地親吻我,還不住撫摸我那露在她陰道外面的一大截陰莖,
充分表現出了對我的愛意。

  「真的嗎?讓我看看!」姨媽說著將我的雞巴從姑姐的陰道中抽了出來,低
頭要給姑姐察看。

姑姐說:「也好,讓你這個女大夫檢查檢查,別說我不懂裝懂,萬一出什麼
差錯,事兒就大了!」說著自動擘開了腿,讓姨媽檢查,姨媽仔細地翻弄著姑姐
的陰道做了檢查,才抬起頭來笑著說:「你妹子說的沒錯!寶貝兒,你可真厲害,
竟然能給早已結婚多年並已經懷孕了的姑姐破身!要不是我親眼所見,真不敢相
信!這一方面是妹夫的雞巴太小了,另一方面是因為寶貝兒的雞巴太大了,再加
上妹子你的處女膜韌性很好,幾下相湊,才會有這等奇事。妹子,你說到底是妹
夫給你破的身,還是寶貝兒給你破身的?雖說妹夫在前可他破的不徹底,寶貝兒
這下才是真正的給你破了身!所以,他才是你真正的男人!」姨媽煞有介事地說

  「對,對!寶貝兒,你才是我的真正的男人!姑姐今天才算真的破了身!」

  姑姐說著摟著我熱烈地吻著我。

  姨媽接著說:「幸虧你在生育前就讓寶貝兒干了,如果生育後再讓他幹,就
不會發生這種事了,因為生孩子時你那殘存的處女膜肯定會完全破裂的!那樣你
就不會遇上這種奇事了。不過這件事在別人是奇事,在寶貝兒就很正常了,因為
他的雞巴太大了,寶貝兒以後可能還會遇到,如果以後他再去弄別的有夫之婦或
已經破了身的女人,如果那個女人的男人東西太小,這種情況就可能會再次出現!

  姨媽的預言到後來真的應驗了,三姨媽就也被我以這種形式破了身的,而且
她基本上完全是被我破的身,因為她的處女膜根本就還完好無損。還有舅媽,則
是另一種形式,雖然處女膜已經完全破了,但陰道卻被我弄破了,是不是也算被
我又破了身呢?後來我在台灣遇到的女人中,也出現過姑姐這種情況。

  「好了,你們不要再說了,姨媽,快來幫兒子放鬆放鬆吧!你看兒子這裡漲
得難受死了!」我將雞巴從姑姐的陰道中抽了出來,挺到了姨媽面前。

  「好吧,你這個小鬼頭!」姨媽嬌嗔著拍了我的龜頭一下。

  「不,我有一個大龜頭!」我挺著大雞巴在姨媽的臉上摩著,又拉著姨媽的
手去握住我的雞巴。

  姨媽捏著我的雞巴輕柔地套動著,另一手慢慢脫去自己的衣服,嬌羞地嗔道
:「啐~不害臊!也不怕你姑姐笑話!」

  「姑姐笑話什麼?她又不是沒見過、沒摸過我這東西,你說對嗎,姑姐?」

  我說著拉著姑姐的手也去摸我的雞巴。

  「你這孩子,真調皮,讓我也摸著幹什麼?」姑姐笑罵過後,又溫柔地握著
我的雞巴說:「別逗了,你又不難受了?快讓你姨媽幫你發洩發洩吧,別把身子
給憋壞了,來,姑姐親一下,行了吧?快你姨媽吧!」姑姐儀態萬千地在我的雞
巴上親了一下,鬆開了手把我推向姨媽,一面幫著姨媽脫褲子。

  姑姐真是太溫柔了,我親了她一下,讓她躺到床裡邊休息,轉過身來對付姨
媽。

  我抱住已剝光了衣服的姨媽,用手一摸她早就淫水四溢的騷屄,看來她在房
外面已聽了好久了。我將她按在床上,壓了上去。

  姨媽毫不做作,一手分開自己那迷人的花瓣,一手握住我硬挺的雞巴,將雞
巴帶到她的花瓣中間,把龜頭塞進她的陰道口,同時風騷十足地挺起肥大的玉臀,
將那根她心目中的寶貝迎進她那緊緊的陰道中,我故意向後一退,雞巴又滑出來
一半,她忙將屁股盡最大努力挺起,肉洞口向上猛吞,用力夾住我的雞巴,雙手
抱住我的屁股用力向下壓,又將雞巴套進了陰道中,同時向我飛了一個媚眼,哀
求道:「好孩子,求求你,不要再逗媽了,媽受不了了……」

  我見姨媽這樣毫不掩飾地直言相求,知道因為被我冷落了幾天,以及剛才聽
戲的原因,她早已憋得心癢難搔了,現在讓我這雄偉的雞巴來充實她空虛的花心,
以安慰她空虛的芳心,能不快樂得發狂嗎?我不忍再逗她,加上她又開始以「媽」

  自居,我的「好媽媽」求我快點她,她的「乖兒子」怎麼敢不趕快她、安慰
她?

  於是就開始瘋狂地抽插著,快速地磨弄著。

  「喔……好兒子……真美……你得媽爽死了……媽媽的大雞巴兒子……大雞
巴要把媽……弄上天了……喔……」

  「媽呀……我的好媽媽……兒子也好爽呀……你夾得兒子美死了…兒子的雞
巴真舒服……啊……用力夾啊……對…對……」

  我用力抽插著,姨媽也極力地配合著我的抽送而挺動著肥臀,顛、簸、頂、
送,使我在縱送、抽插之間,飄飄然如羽化登仙。

  不久姨媽已經香汗淋漓,嬌喘吁吁,連聲浪哼著:「啊……好兒子……大雞
巴好厲害……媽真的吃不消了……塞得騷屄滿滿的……好舒服呀……媽受不了啦
……你就饒了媽吧……讓媽快點飛吧……你把媽死吧……媽真想死在你的大雞巴
下……」

  姨媽嬌啼婉轉的聲音,柔嫩清脆,聽起來令人迴腸蕩氣,頗有銷魂蝕骨之感,
是我的女人中最會叫床的人。

  「我的好媽媽,你的騷屄也妙極了,讓兒子得非常過癮,今天讓你吃個飽!」

  我說著更加用力、更加快速地她。

  姨媽被我得媚眼半睜,嬌喘連連,花心亂顫,血液沸騰,一陣陣酥麻顫抖,
全身神經興奮到了極點,不停地扭動著白嫩的豐臀,呻吟著洩了身,陰精陣陣的
洩著,沖灑著我的龜頭;我加緊用力挺動著粗壯的雞巴,在她陰戶中盡力向花心
衝擊、盤旋,每一次都直進子宮裡去才回抽,得她接二連三地洩身,越洩越多,
我的龜頭泡在她那溫熱的陰精中,終於再也控制不住,精門一開,大股大股的陽
精射進她的子宮中,美得她渾身亂顫,浪哼不已,第四次洩了身!

  我們互相弄乾了對方身上的汗水淫液,姨媽和姑姐一起並肩躺在床上,我躺
在她倆中間,一手抱住一位佳人,在她們身上輕柔地撫摸著,每人一下、不停地
親吻著。

  「大嫂,你們幹得可真過癮,可比我強多了,不要說你們親身在干,就是我
在一邊看著,都在替你們大呼痛快,替你們過癮!寶貝兒可真厲害,真是個天下
第一的猛男!怪不得你們都這麼愛他,這下我理解為什麼二嫂是他親媽都要忍不
住和他做愛了!」姑姐讚歎不已,看來她對我的性能力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

  「是不是你的屄又癢了,淫興又上來了?那就讓寶貝兒再你一次,好讓你再
過過癮吧!」姨媽故意逗姑姐。

  「好,來吧好姑姐,讓親侄兒再一次吧!」我也做勢欲上。

  「不要,千萬不要!剛才我已經洩得太多了,好像是把我這幾個月積攢的陰
精全洩給你了,再也經不起你的狂暴了,姑姐那裡見過你這麼大的大雞巴!哪裡
見過你這麼能的壯男人!姑姐真的受不了!你就饒了姑姐吧,好寶貝兒,姑姐求
求你了!」姑姐忙連聲討饒。

  「好妹子,你要知道,雞巴是越大越好,男人是越能越好,你受不了那是因
為你今天剛「破身」,加上你和他幹的次數太少了,以後讓他多你幾次就好了,
就會適應他的大雞巴,也就會和我們一樣能持久耐玩了,也就會和我們一樣過癮
了!」

「真的嗎?寶貝兒,那你以後可要讓姑姐多快樂幾次,不要讓我嘗到了甜頭,
你又不要姑姐了,那就把我害苦了!」姑姐吻著我的面頰,在我耳邊輕聲說著。

  「你放心,姑姐,我一定會讓你得到最大的快樂!我是那麼愛你,我怎麼會
不要你呢?我的好姑姐!」

  「是呀,這麼漂亮的一個大美人,他這個小色鬼怎麼會捨得不要了呢?」姨
媽故意取笑我:「他巴不得多你呢,你還求他多,哪豈不是送羊入狼口,正中他
這小色狼下懷了嗎?以後可有你受的了,看他會把你成個什麼樣子!」

  「去你的,姨媽……」我雙手搓著姨媽的豪乳說。

  「大嫂,我不怕,我心甘情願的,就算他把我死我都毫無怨言!我愛死他了,
能讓他是我以後最大的幸福,讓他把我死大概是最美的死法了吧?!剛才你和他
弄時不是也直喊「你把我死吧、真想死在你大雞巴下」嗎?」姑姐充分表達了對
我的愛意。

  「好姑姐,我也愛死你了,能你也是我的願望,以後我會常常向你要的!」

  我撫著姑姐的陰戶和她接吻了起來。

  「嗯……不錯,能讓他死確實是我們女人最完美的歸宿!」姨媽也附合著姑
姐,說出了發自內心的真愛。

  我們三人輕聲調笑,情話不斷,相擁相抱,交頸而眠……

  姐來了我家居住,她今年才三十歲,生性溫柔、心地善良、與世無爭、對人
和藹可親。只可惜紅顏薄命,八年前出嫁後,雖然夫妻恩愛,卻一直沒有生育,
到今年剛懷了孕,姑丈卻因車禍死了,年紀輕輕的就守了寡,對她的打擊是可以
想像的,她尋了一次短見,幸而被人救了未造成悲劇,兩位媽媽怕她再出差錯,
就把她接回娘家居住,讓她散散心。

  這兩個月來因事過境遷,使她漸漸忘卻了失偶之痛,心情也日益開朗了。她
與姨媽最合得來,經常與姨媽在一起談天,偶爾和姐姐們上一次街,除此以外都
是閉戶靜坐,深居簡出,真不愧大家閨秀。

  姑姐愛穿一襲淡黃色的洋綢旗袍,長可及足,下面是平底的黑緞鞋,這是當
年最流行的少婦妝束,這種輕鬆的倩影,直到如今還牢牢地印在我的腦海中。

  這天晚上,我來找姨媽,準備和她幹上一個晚上,以安慰她這幾天來的孤單
空虛,也想再次飽嘗姨媽的浪屄,以獲得心靈上和肉體上的雙重快感。

  姨媽的房中只有床頭燈亮著,在柔和的燈光下,一個線條優美的女體面向裡、
僅穿著一套內衣,背朝外側躺在床上。我輕輕地走到床邊,她還不曾發覺,我一
下子就撲了上去,抱住她就是一個熱吻,起先她像是被我的突然襲擊弄得有點驚
惶而企圖掙扎,但因我全身壓在她的身上而無法動彈,就這樣我熱烈地吻著她,
雙手也不安分地在她的豐乳上不停撫摸,下身堅硬的陰莖也頂在她的陰部上挺動
著,並用身體上所有和她接觸的部位在她身上揉搓著,經過我這一陣有力的上下
夾攻的撫摸熱吻後,她也有點嬌喘不勝了。

  「啊!寶貝兒,你欺負姑姐……」

  這回驚惶的是我了,我張口結舌不知所答,原來這位美人並不是姨媽而是姑
姐;但見姑姐杏眼含春、臉泛桃花、媚目流盼情意綿綿,雖嬌羞萬狀,卻無惱怒
的樣子。看來,姑姐被我挑逗得已經動了春心了,要不然,一向不苟言笑的姑姐,
被我如此無端侮辱,不打我耳光才怪呢!於是,我抓緊機會又抱住了她,一邊溫
柔地吻著她的俏臉,一邊在她耳邊呢喃輕語:「姑姐,從小你就疼我惜我愛我,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麼喜歡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麼愛你?難道你忘了我捨不得你
出嫁,當時還大哭了一場嗎?難道你現在就不疼寶貝兒了嗎?」

  「我知道你愛姑姐,我也很疼愛你,本來就喜歡你,現在經你這麼一弄,也
已經愛上了你,可我是一個苦命的人、不祥的女人,是一個克男人的女人,別人
說你姑丈就是給我剋死的,不要讓我再拖累了你,那樣我的罪就更深了。」姑姐
嬌喘著輕微地反抗,但反抗是那樣的軟綿綿,更激起我對她的愛憐、更激起我的
慾火。

  「不,姑姐,你是個好女人,你從前是那麼疼愛我,現在怎麼忍心拒絕我呢?」

  我撒嬌的加緊挑逗著姑姐的性感地帶。

線上A片

  「嗯……姑姐也不忍心拒絕你,可是,你是我的親侄兒,我是你的親姑姐,
怎麼能做這種事呢?那可是亂倫啊!你知道嗎?」

  我繼續吻她、挑逗她,漸漸她不再反抗了,顯然,她那深埋的熊熊慾火已經
被我挑起,燃燒著她的神經中樞、控制了她的身心,她已經無所適從,嘴上手上
雖然推拒著我,可心裡已經投降了,於是我決定採取迂迴戰略,一步一步來……

  「那好,我們不做那種事,只要我不把雞巴插進你的陰道裡就不算亂倫,對
不對?讓侄兒好好親親你、看看你、摸摸你,好不好?」我一面哀求著一面繼續
進攻。

  「唉~你這孩子真是的,怎麼說話的,什麼話都能說出口!什麼雞巴、陰道
的!亂七八糟!既然你這麼愛姑姐,看你這副可憐相,姑姐今天特別通融你,就
隨你的便吧!」

  姑姐遷就著我,答應了我的請求。其實,她的話大有語病,「隨我的便」是
指我提出的只親她、看她、摸她,還是一切隨我的便?是不是在暗示我可以她?

  我暗想不管那麼多,走一步萛一步,反正今天我是定了她的!

  我乘機脫去她的內衣,輕輕地撫摸她全身,姑姐身形雖嬌小,但曲線玲瓏,
凝脂般的肌膚無一點瑕疵;嬌嫩結實的玉乳,因為懷孕的關係脹得特別圓大、特
別挺拔。我控制不住心情的衝動,低頭去吻那豐滿的玉乳,吮吸那因準備哺乳而
比常人略大的乳頭。

  只一會兒工夫,就被我吸吮得時時冒出潔白的乳汁,鮮紅的乳頭下綴著一粒
晶瑩的乳汁,看上去煞是誘人。圓圓的小腹高高隆起,下面黑密的陰毛掩蓋著鮮
紅的陰唇,陰唇已經有些發硬發漲了,也微微張開了口,屄罅中已經流出淫水,
弄濕了她那茂密的陰毛,使那些可愛的柔草緊緊貼在她的大陰唇上,也弄濕了我
前去探寶的手指。我被姑姐這美妙的胴體刺激得熱血膨湃,忙將自己的衣物也脫
個精光,避開隆起的肚子,斜壓在她那嬌嫩的胸脯上,親吻著、愛撫著。

  姑姐並沒有意識到她的處境已經很不妙了,可能已意亂情迷了,連我脫光衣
服她都沒有反應,看來已經被我挑逗得慾火如熾,慾火已經燒昏了她的頭腦,只
見她媚眼斜瞇,烏雲散亂,櫻口微張,粉面紅暈,雙手緊緊地摟住了我的背,雙
腿也來回扭曲纏捲著我的雙腿,並在我耳邊燕語呢喃:「噢……寶貝兒,姑姐的
……下面好癢啊……」

  我伸手去摸姑姐的玉戶,陰戶外已經全濕了,我用中指向玉洞內探去,感到
她的桃源洞中正津津地流著瓊漿,我就用我那根堅硬的大雞巴在她的兩片玉瓣中
間來回撩動,在她的陰道口不停摩擦著,並用龜頭在她的陰蒂上用力挺動,繼續
挑逗著她。

  「噢……好寶貝兒,行了吧,別再逗姑姐了,姑姐受不了……」姑姐終於控
制不住了,向我求饒了。在我聽來,她這句話又有問題,要我別再逗她,是要我
停止挑逗她,還是要我來真格的?女人就是這麼可愛,這麼讓人難以捉摸。

  我知道時機已經成熟,就將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稍一用力,巨大的陰莖已
插入一小半,姑姐一聲慘叫,雙手推著我喊道:「哎喲!寶貝兒,快停下,疼死
我了!快拔出去!你說過不插進來的,怎麼說話不算數?我們已經亂倫了,怎麼
辦?都是你不好!」姑姐嗚咽著,眼中流出了珠淚,不知是被我弄得疼哭了,還
是被我們已經亂倫了這個事實急哭、嚇哭了。

  「好姑姐,不要怕,什麼亂倫不亂倫的,都是些偽君子騙人的,只要真心相
愛,管他什麼世俗偏見!姑姐,我只問你愛不愛我?」

  「姑姐當然愛你啦!不愛你怎會讓你上身呢?可你是我的親侄兒呀!你怎麼
能親姑姐呢?」看來,姑姐還是解不開心結。

  「好姑姐,只要你愛我,我愛你,那就夠了!管他什麼關係、什麼亂倫!這
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相愛,都互相深愛著對方!這還不夠嗎?」我又搬出
相愛至上論、又輕輕抽動雞巴。

  「喲……先別動!唉~事到如今,你讓姑姐怎說呢?事已至此,我們不亂倫
也已經亂倫了,姑姐也只好豁出去了,今天就真的隨你的便吧,不過,你先別慌
弄,剛才真的疼死姑姐了,姑姐不行了,讓姑姐喘口氣吧!」

  看來姑姐剛才說隨我便,並不是故意暗示我可以隨便她,而是被我挑逗得六
神無主之下的隨口而出的無意之辭、可能也有走一步說一步的意思吧。不過,在
她的潛意識裡,也有那種暗示的含意,她也想到了所謂的「隨你便」的另一層含
意,要不然怎麼會又一次說出了這個「隨你便」,而且這次說的是「真的隨你的
便」?那第一次她說這句話時最低限度也有調侃我的成分。

  我親吻撫摸著姑姐,但剛想進一步行動,被她制止了:「你這孩子怎麼搞的,
姑姐不是讓你先別慌弄、讓姑姐喘口氣了嗎?姑姐受不了,就像當年破身一樣疼!
你就不能輕點嗎?弄得姑姐疼死了,一點都不愛惜姑姐,還口口聲聲說愛我呢!」

  姑姐嬌嗔著……

  「對不起姑姐,我弄疼了你,不過也不是我不愛惜你,而是我的雞巴太大了,
我再愛惜你、再輕點也不行,第一下你肯定會疼的。」我既向她辯解不是我不愛
惜她,又向她炫耀自己的寶貝的碩大。

  「真的嗎?這麼說是姑姐錯怪你了?小孩子家有多大的東西,還來姑姐這裡
吹噓?讓姑姐看看有多大……」

  姑姐不相信我的話,說著就用手去摸我的陽具,剛一接觸就驚叫了一聲,接
著像是不相信自己的手感,坐了起來使我的雞巴從她的陰道中退了出來,仔細觀
看後大吃一驚:「怎麼這麼大?怎麼還有血?是不是姑姐要流產了?」

  我也看到了雞巴上有絲絲血跡,不由得驚慌失措,忙不迭地低頭查看姑姐的
陰戶,只見她的陰道口上也有一點血跡,我忙伸手擘開她那兩片豐滿的陰唇,卻
發現陰道裡面並沒有血,血並不是從裡面流出來的,只有陰道口有血跡,我忙問
姑姐:「姑姐,你肚子疼不疼?裡面沒有血呀,只陰道口有血,是不是你的陰道
爛了?」

  姑姐聽了,自己彎下腰低下頭來仔細查看了自己的陰部,不由得羞紅了臉,
伸指在我的額上輕戳一下,嬌嗔道:「還好意思問是怎麼回事,還說什麼我的陰
道爛了。一派胡言!姑姐讓你破身了!」

  我迷惑不解:「什麼?我給你破身了?難道你還是處女?」

  姑姐更羞了,不好意思地說:「姑姐當然不是處女了,不過姑姐也沒有誣賴
你,你也真的弄破了姑姐的處女膜!」

  我更加迷茫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姑姐,告訴我好不好?」

  姑姐嬌嗔道:「你是真不懂還是裝模作樣?姑姐告訴你,我不是處女是肯定
的,肚子裡孩子都有了,怎麼會是處女?不過因為你姑丈的雞巴太小,所以他並
沒有把姑姐的處女膜完全弄破,今天被你這個大雞巴一弄進去,姑姐的處女膜才
完全的破了,剛才姑姐不是說就像當年破身一樣疼?原來真的是破身了,怪不得
弄得我那麼痛,姑姐還以為長時間沒有讓男人,才會那麼疼,沒想到真是因為你
的這東西太大了,讓姑姐第二次破了身!姑姐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大的大東西?見
都沒見過,更不要說被過了,當然適應不了,這讓姑姐怎麼能受得了?你可千萬
要憐惜姑姐,小心點呀……」

  姑姐面色蒼白,香汗津津,渾身無力,癱軟地躺在床上,我既愛憐被我再次
破身的姑姐,怕弄痛了她,不忍摧殘她,又怕動了她的胎氣,只得按捺住心性,
將我的雞巴溫柔地插進去一點,然後輕輕地抽了出來,接著再送進去,循序漸進,
徐徐地挺送。這樣一來可又給了我另一方面的刺激:每一次進入都像開山辟石般
用勁,每一次抽出也被陰道壁緊緊箍住像不能抽身。好大一會兒終於將雞巴全根
插入,姑姐被刺激得渾身狂顫,不住地大口大口喘氣,我忙吻著她的紅唇,把元
氣渡入她的口中。

  「姑姐,怎麼樣?現在舒服多了吧!」

  「嗯嗯,舒服多了,姑姐怎麼經得起你那股蠻勁?姑姐的嫩屄又怎麼經得起
你那根特大號的雞巴那麼猛干?真怕人,那麼大!」姑姐嬌羞萬狀地在我耳邊說
著。

  女人就是這麼可愛,剛才她還在罵我說話亂七八糟,嫌我說雞巴陰道什麼的,
現在她自己倒張口就來,一會兒工夫就連說了兩三次雞巴,還連嫩屄都說出來了。

  我溫柔地抽送著,姑姐也開始輕微地挺送迎合起來。姑姐的雙頰漸漸又紅潤
起來了,淫水也一陣一陣地發洩著,熨得我渾身癢酥酥的更激起了我的慾火,我
不知不覺又加快了速度,用力抽送起來。

  我用力抽送了幾十下,姑姐已被我得上氣不接下氣地猛喘著嬌哼:「啊……
好孩子……你真會……弄得姑姐美死了……啊……好寶貝兒……真厲害……啊…
…好美……好爽……」

  「好姑姐……寶貝兒幹得好吧……得你舒服吧……寶貝兒也爽極了……你的
嫩屄真好……」

  姑姐已經被我弄得慾火如熾,淫心大盛,玉臀搖擺,上下迎挺,配合著我的
抽送;姑姐和我配合得太好了,我向下插時,她就恰到好處地向上用力頂,我向
外抽時,她就也向後退,我們兩人真是前世有緣,命中注定要結合,雖是第一次
和對方性交,但卻像一對整天在一起屄的夫妻一樣,配合得天衣無縫!

  姑姐屄內的淫水源源不斷地從子宮中流出,隨著我雞巴的進出向外溢出,順
著腿根流到床單上,床單早已濕了一大片。

  終於,姑姐媚眼微閉,櫻唇半張,肥厚的玉臀拚命地搖擺著,挺聳著,雙手
緊抱著我的背,越抱越緊,雙腿也用力纏著我的屁股向下壓,陰戶盡量地向上頂
著,口中輕呼:「噢……好孩子……啊……快用力……快……用力……再快點…

我知道姑姐已經快要洩身了,就更加賣力地她,動作也隨著加快,越越深,
斜抽直插,直得姑姐嬌軀一顫,大股大股的熱流,從子宮中噴湧而出,直射到我
的龜頭上,刺激得我更加興奮,更加用力地不停抽送。

  此時我身下的姑姐,嬌柔無力地輕哼著,滿頭秀髮,凌亂地散在枕頭上,頭
在不停地搖擺著,俏臉如三月桃花般紅艷、雙目緊閉、櫻唇微啟、鼻孔嗡張、小
嘴吐氣如蘭,一動不動地任我擺佈。

  又經過一陣急抽猛送,她像是昏迷過去一樣,全身一陣輕抖,又一次洩了身,
把所有積存的陰精統統地排泄出來了,濃濃的陰精一陣又一陣地湧向我的龜頭,
我也丹田熱流上升,再也控制不住精關,腰眼一陣酸麻,一股股陽精射進她的花
心深處,那久枯的花心,乍受雨露滋潤,美得她渾身顫抖,似乎融化了,升空了,
欲仙欲死,如同全身飄浮在雲端中。

  我愛憐地摟著姑姐的嬌軀,陽具並不因射精而軟縮,仍是堅硬如初地留在她
的玉洞中,我輕輕地抽送了兩下,她悠悠地醒來了,睜眼一看,發現我的眼和她
的眼相距不到兩寸,正一下不眨地注視著她,羞得她馬上又閉上了眼,我愛憐地
吻著她的眼皮,她終於睜開了眼,癡情地注視著我,滿足地擁吻著我,溫柔地撫
摸著我,緊緊地偎在我的懷中。

  「嗯……寶貝兒,我們一時衝動做出這種事,若讓人知道了那怎麼辦啊?」

  姑姐又害怕起來。

  「姑姐,不要管那麼多,只要我倆真心相愛就行了。」我撫摸著姑姐嬌嫩的
乳房安慰著她。

  「好孩子,有你這番情意,姑姐就是死也瞑目了。」姑姐滿足地吻著我說。

  「姑姐,它還是這麼硬怎麼辦?」我不懷好意地問,同時又用那依然堅硬的
大雞巴在她陰道中抽動起來。

  這時姑姐也感到我泡在她陰道中的雞巴還是硬梆梆的,驚問道:「你這孩子
怎麼這麼怪,剛才我雖然被你到美得迷迷糊糊,不過還是感覺到你是已經射精了
的,很熨的啊!不是嗎?」

  「是呀,射了好多呢!」我自豪地說。

  「那怎麼還這麼硬?姑姐不知別的男人是怎麼樣,只知道你姑丈每次一射精
後,不一會兒雞巴就軟下來了,你這個雞巴怎麼射過那麼多精了,還這麼硬?」

  姑姐雙手捧著我的臉問。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每次都是這樣的,射過一次精並不軟,要再干
一兩次才會軟下來。」

  「真的嗎?那你可真是奇人了!姑姐真是好福氣,碰到個這麼棒的男人,你
可比你姑丈強多了,不但雞巴比他的大、比他的硬,而且還能持久,他每次只能
讓我洩一次身,我已經很滿足了,真沒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不但讓我洩
了幾次身,洩得一無所有,美得姑姐上了天,而你射過精了還能接著干,真強、
真壯、真厲害!真不知你是個什麼怪物……嘻…嘻……」姑姐嬌笑著說:「不過,
不管你是什麼怪物,總之,姑姐愛死你了,姑姐真的愛死你了!你真是姑姐的好
寶貝兒!」

  「好姑姐,不要再說了,人家硬得難受,怎麼辦呢?」我說著已開始緩緩抽
動起來了。

  「哎喲!別動,寶貝兒,姑姐已經洩得太多了,渾身沒有一點氣力,實在經
不起你的折騰了!再說姑姐的陰精已徹底洩完了,再沒有東西可洩了,怕再弄下
去會動了胎氣,你就饒了姑姐吧!」姑姐似驚恐萬狀,不住地求饒。

  我正在為難之時,只聽得一聲:「讓我來!」,房門應聲開啟,姨媽走了進
來,姑姐羞得面紅耳赤,叫了聲「大嫂」,就將頭埋在我的懷中,不敢抬頭。

  「不要羞,不要怕,好妹子,我是不會說你的,因為我們是同路人,我和你
二嫂早就和他幹過了,早就上了他的床了。」姨媽忙向姑姐解釋說。

  「啊!是真的?」姑姐驚奇地抬起了頭,馬上恍然大悟了:「原來寶貝兒今
天是來找你的,怪不得他一見我就撲上來動手動腳,原來是把我錯認成他的老相
好──大嫂你了,我說呢!咱們寶貝兒也沒有這麼大的膽子,一見姑姐就二話不
說就要,原來是認錯了人。」

  「他認錯人,你不是也得到了享受?」姨媽調侃著說。

  「大嫂說的倒也不錯,說老實話,自從你妹夫死後,我一直沒有粘過男人!」

  你不知道,剛才寶貝兒又給我破身了!」姑姐給姨媽講了剛才的事情,然後
接著說:「我這三十歲都白活了,真沒見過世面,我以為男人的雞巴都差不多,
年紀小的雞巴也不會大,所以剛才第一下弄進去時弄得我很疼,寶貝兒說是因為
他的雞巴太大了,我還說他吹牛,沒想到男人的東西竟有這麼大的,竟能幹得人
這麼舒服這麼爽快,簡直要把我美上天了!謝謝寶貝兒讓我得到這美妙的享受…
…」

  姑姐摟著我,不停地親吻我,還不住撫摸我那露在她陰道外面的一大截陰莖,
充分表現出了對我的愛意。

  「真的嗎?讓我看看!」姨媽說著將我的雞巴從姑姐的陰道中抽了出來,低
頭要給姑姐察看。

姑姐說:「也好,讓你這個女大夫檢查檢查,別說我不懂裝懂,萬一出什麼
差錯,事兒就大了!」說著自動擘開了腿,讓姨媽檢查,姨媽仔細地翻弄著姑姐
的陰道做了檢查,才抬起頭來笑著說:「你妹子說的沒錯!寶貝兒,你可真厲害,
竟然能給早已結婚多年並已經懷孕了的姑姐破身!要不是我親眼所見,真不敢相
信!這一方面是妹夫的雞巴太小了,另一方面是因為寶貝兒的雞巴太大了,再加
上妹子你的處女膜韌性很好,幾下相湊,才會有這等奇事。妹子,你說到底是妹
夫給你破的身,還是寶貝兒給你破身的?雖說妹夫在前可他破的不徹底,寶貝兒
這下才是真正的給你破了身!所以,他才是你真正的男人!」姨媽煞有介事地說

  「對,對!寶貝兒,你才是我的真正的男人!姑姐今天才算真的破了身!」

  姑姐說著摟著我熱烈地吻著我。

  姨媽接著說:「幸虧你在生育前就讓寶貝兒干了,如果生育後再讓他幹,就
不會發生這種事了,因為生孩子時你那殘存的處女膜肯定會完全破裂的!那樣你
就不會遇上這種奇事了。不過這件事在別人是奇事,在寶貝兒就很正常了,因為
他的雞巴太大了,寶貝兒以後可能還會遇到,如果以後他再去弄別的有夫之婦或
已經破了身的女人,如果那個女人的男人東西太小,這種情況就可能會再次出現!

  姨媽的預言到後來真的應驗了,三姨媽就也被我以這種形式破了身的,而且
她基本上完全是被我破的身,因為她的處女膜根本就還完好無損。還有舅媽,則
是另一種形式,雖然處女膜已經完全破了,但陰道卻被我弄破了,是不是也算被
我又破了身呢?後來我在台灣遇到的女人中,也出現過姑姐這種情況。

  「好了,你們不要再說了,姨媽,快來幫兒子放鬆放鬆吧!你看兒子這裡漲
得難受死了!」我將雞巴從姑姐的陰道中抽了出來,挺到了姨媽面前。

  「好吧,你這個小鬼頭!」姨媽嬌嗔著拍了我的龜頭一下。

  「不,我有一個大龜頭!」我挺著大雞巴在姨媽的臉上摩著,又拉著姨媽的
手去握住我的雞巴。

  姨媽捏著我的雞巴輕柔地套動著,另一手慢慢脫去自己的衣服,嬌羞地嗔道
:「啐~不害臊!也不怕你姑姐笑話!」

  「姑姐笑話什麼?她又不是沒見過、沒摸過我這東西,你說對嗎,姑姐?」

  我說著拉著姑姐的手也去摸我的雞巴。

  「你這孩子,真調皮,讓我也摸著幹什麼?」姑姐笑罵過後,又溫柔地握著
我的雞巴說:「別逗了,你又不難受了?快讓你姨媽幫你發洩發洩吧,別把身子
給憋壞了,來,姑姐親一下,行了吧?快你姨媽吧!」姑姐儀態萬千地在我的雞
巴上親了一下,鬆開了手把我推向姨媽,一面幫著姨媽脫褲子。

  姑姐真是太溫柔了,我親了她一下,讓她躺到床裡邊休息,轉過身來對付姨
媽。

  我抱住已剝光了衣服的姨媽,用手一摸她早就淫水四溢的騷屄,看來她在房
外面已聽了好久了。我將她按在床上,壓了上去。

  姨媽毫不做作,一手分開自己那迷人的花瓣,一手握住我硬挺的雞巴,將雞
巴帶到她的花瓣中間,把龜頭塞進她的陰道口,同時風騷十足地挺起肥大的玉臀,
將那根她心目中的寶貝迎進她那緊緊的陰道中,我故意向後一退,雞巴又滑出來
一半,她忙將屁股盡最大努力挺起,肉洞口向上猛吞,用力夾住我的雞巴,雙手
抱住我的屁股用力向下壓,又將雞巴套進了陰道中,同時向我飛了一個媚眼,哀
求道:「好孩子,求求你,不要再逗媽了,媽受不了了……」

  我見姨媽這樣毫不掩飾地直言相求,知道因為被我冷落了幾天,以及剛才聽
戲的原因,她早已憋得心癢難搔了,現在讓我這雄偉的雞巴來充實她空虛的花心,
以安慰她空虛的芳心,能不快樂得發狂嗎?我不忍再逗她,加上她又開始以「媽」

  自居,我的「好媽媽」求我快點她,她的「乖兒子」怎麼敢不趕快她、安慰
她?

  於是就開始瘋狂地抽插著,快速地磨弄著。

  「喔……好兒子……真美……你得媽爽死了……媽媽的大雞巴兒子……大雞
巴要把媽……弄上天了……喔……」

  「媽呀……我的好媽媽……兒子也好爽呀……你夾得兒子美死了…兒子的雞
巴真舒服……啊……用力夾啊……對…對……」

  我用力抽插著,姨媽也極力地配合著我的抽送而挺動著肥臀,顛、簸、頂、
送,使我在縱送、抽插之間,飄飄然如羽化登仙。

  不久姨媽已經香汗淋漓,嬌喘吁吁,連聲浪哼著:「啊……好兒子……大雞
巴好厲害……媽真的吃不消了……塞得騷屄滿滿的……好舒服呀……媽受不了啦
……你就饒了媽吧……讓媽快點飛吧……你把媽死吧……媽真想死在你的大雞巴
下……」

  姨媽嬌啼婉轉的聲音,柔嫩清脆,聽起來令人迴腸蕩氣,頗有銷魂蝕骨之感,
是我的女人中最會叫床的人。

  「我的好媽媽,你的騷屄也妙極了,讓兒子得非常過癮,今天讓你吃個飽!」

  我說著更加用力、更加快速地她。

  姨媽被我得媚眼半睜,嬌喘連連,花心亂顫,血液沸騰,一陣陣酥麻顫抖,
全身神經興奮到了極點,不停地扭動著白嫩的豐臀,呻吟著洩了身,陰精陣陣的
洩著,沖灑著我的龜頭;我加緊用力挺動著粗壯的雞巴,在她陰戶中盡力向花心
衝擊、盤旋,每一次都直進子宮裡去才回抽,得她接二連三地洩身,越洩越多,
我的龜頭泡在她那溫熱的陰精中,終於再也控制不住,精門一開,大股大股的陽
精射進她的子宮中,美得她渾身亂顫,浪哼不已,第四次洩了身!

  我們互相弄乾了對方身上的汗水淫液,姨媽和姑姐一起並肩躺在床上,我躺
在她倆中間,一手抱住一位佳人,在她們身上輕柔地撫摸著,每人一下、不停地
親吻著。

  「大嫂,你們幹得可真過癮,可比我強多了,不要說你們親身在干,就是我
在一邊看著,都在替你們大呼痛快,替你們過癮!寶貝兒可真厲害,真是個天下
第一的猛男!怪不得你們都這麼愛他,這下我理解為什麼二嫂是他親媽都要忍不
住和他做愛了!」姑姐讚歎不已,看來她對我的性能力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

  「是不是你的屄又癢了,淫興又上來了?那就讓寶貝兒再你一次,好讓你再
過過癮吧!」姨媽故意逗姑姐。

  「好,來吧好姑姐,讓親侄兒再一次吧!」我也做勢欲上。

  「不要,千萬不要!剛才我已經洩得太多了,好像是把我這幾個月積攢的陰
精全洩給你了,再也經不起你的狂暴了,姑姐那裡見過你這麼大的大雞巴!哪裡
見過你這麼能的壯男人!姑姐真的受不了!你就饒了姑姐吧,好寶貝兒,姑姐求
求你了!」姑姐忙連聲討饒。

  「好妹子,你要知道,雞巴是越大越好,男人是越能越好,你受不了那是因
為你今天剛「破身」,加上你和他幹的次數太少了,以後讓他多你幾次就好了,
就會適應他的大雞巴,也就會和我們一樣能持久耐玩了,也就會和我們一樣過癮
了!」

「真的嗎?寶貝兒,那你以後可要讓姑姐多快樂幾次,不要讓我嘗到了甜頭,
你又不要姑姐了,那就把我害苦了!」姑姐吻著我的面頰,在我耳邊輕聲說著。

  「你放心,姑姐,我一定會讓你得到最大的快樂!我是那麼愛你,我怎麼會
不要你呢?我的好姑姐!」

  「是呀,這麼漂亮的一個大美人,他這個小色鬼怎麼會捨得不要了呢?」姨
媽故意取笑我:「他巴不得多你呢,你還求他多,哪豈不是送羊入狼口,正中他
這小色狼下懷了嗎?以後可有你受的了,看他會把你成個什麼樣子!」

  「去你的,姨媽……」我雙手搓著姨媽的豪乳說。

  「大嫂,我不怕,我心甘情願的,就算他把我死我都毫無怨言!我愛死他了,
能讓他是我以後最大的幸福,讓他把我死大概是最美的死法了吧?!剛才你和他
弄時不是也直喊「你把我死吧、真想死在你大雞巴下」嗎?」姑姐充分表達了對
我的愛意。

  「好姑姐,我也愛死你了,能你也是我的願望,以後我會常常向你要的!」

  我撫著姑姐的陰戶和她接吻了起來。

  「嗯……不錯,能讓他死確實是我們女人最完美的歸宿!」姨媽也附合著姑
姐,說出了發自內心的真愛。

  我們三人輕聲調笑,情話不斷,相擁相抱,交頸而眠……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補習補上三母女
被弟弟射在體內
老公的精液
女教師淫亂日記
上了二嬸
兒子操媽媽的感覺
媽引誘我亂倫
我的女兒十九歲了
被淫虐的美熟母
干別人的媽媽真爽
熱門小說:
娛樂的下班時間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