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二十九歲,在廣告公司上班,因為還單身,就被公司派到上海支援大陸分公司兩年,上海公司有三個台灣人,兩女一男,分別是不同業務部門主管,負責不同產業的業務開發,我則是被派過去支援其中一組,主管叫劉琪卉,我都叫她卉姐,她現年三十五歲,未婚,身高160左右,體重約50公斤,臉不大,皮膚又好又白,但又讓人有介於熟女及輕熟女OL的感覺,所以實在想像不出她的年齡,個性很開朗,很好相處,但因台灣和大陸的業務各自獨立,所以雖然工作上偶而會連絡,但還沒到上海前不是很熟。

在上海工作半年多,才知道原來卉姐工作很忙,而且工作時間又長,不但假日有空就到公司去,每天下班也都待到快十點才走,也有可能是她一個人在上海,無去可去,才會全心投入工作吧,生活倒是意外的單純,跟她表現出來的個性不同,也許因為如此,才有喝酒的習慣,雖然她工作上態度及要求都非常的嚴厲,但私底下不工作時,卻是很愛開玩笑,而且什麼話都敢說,最記得有次下班後跟幾個同事在吃飯,她就當場問了我和另一個男的,男人頭髮變白了,那下面的毛會不會也變白啊,我聽了後突然不知該怎麼反應,總覺得她是衝著我問的,因為我有少年白,結果看其他人似乎習以為常的樣子,才知道她原來平常就如此,所以之後我也見怪不怪了,她雖然酒量不是很好,但跟她喝過幾次,倒都是微醺即止,因此也無所謂失不失態。

這年冬天,上海連下了幾天雪,那天星期五,我、卉姐和他的女助理小雅三個人由杭州趕回到上海,已是晚上十一點多,快入夜了,我和卉姐都住在同一個小區,因為太晚了,所以卉姐就叫她助理住她那,我們就一起到卉姐家,一進門,她一手打開暖氣,一邊看著我說,這時來點白酒,一定很棒,接著就轉頭叫小雅去買酒,我拿起外套,邊穿邊說,「這麼晚,又這麼冷,我去好了」。

在小區門口轉角,除了買了白酒外,還買了不少下酒的小菜跟零食,當屋子裏暖和了,大家圍著客廳的茶几,開始邊喝邊聊天,慢慢的場子也開始熱了,身體也回溫了,聊天就愈聊愈開了,只是每次一到這個氣氛,卉姐總是會聊到男女方面的話題,一下子講一夜情,一下子又講3P,一下又問頭髮變白了,下面會不會白,但她其實每次只要講到這些事,都在重覆這幾個問題,而可能是我有少年白,所以她可能只要看到我就會問這事吧,每一次我自己也總覺得她是衝著我問的,卉姐邊說動作也不少,一下拉手,一下扯腿,一下拍桌,一下笑彎到我腿上,真是瘋狂。

她穿著高領的緊身毛衣,雖然胸部不大,但衣服整個貼身的包裹她的身體,胸部的曲線極為明顯,雖然我以前也曾幻想她自慰過幾次了,但現在比較仔細的多看幾眼她胸部的曲線後,突然有了性幻想,就在這種念頭來回幾次後,她的助理小雅,酒量不好,已經倒在地毯上呼呼大睡了,小雅23歲,身高165左右,體重看起來絕對不到50公斤,瘦瘦的所以胸部看起來不小,胸前曲線特別明顯,江蘇人,大學唸大傳系畢業沒多久,平常打扮還真不手軟,眼截毛都可以當扇子,指甲也是各色各款,隨著季節,心情做變化,但卉姐對小雅嘴上也是不留情的,總會拿她的打扮開玩笑,好了,話說回來,小雅醉倒後,只剩我和微醺的卉姐,她一樣對著我拉拉扯扯,我也持續享受她這樣對我,突然一陣子後,她看起似乎很認真,又有點茫的拉著我的手臂,然後臉往前的靠向我問:「你頭髮白了,那下面的毛會不會也白啊!」

我一時還真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呆呆的坐著,她又好奇不減的再問一次:「說的啦,會不會啊!」

我開玩笑的說:「妳這問題從我來的時候就聽妳問,這麼久了都沒人回答妳啊!」她突然邊笑邊抱怨說:「對啊,居然沒人能滿足我的好奇心,所以只好寄望你了,而且你又有白頭髮,不問你問誰啊」,說完她很滿意的抬起臉笑著。

接著又馬上拉著我,看著我說:「會不會啊!」我突然一股氣由腹部上來半開玩笑的回答她說:「不知道,不然妳自己看看啊!」她用很俏皮又很賊的樣子瞇瞇笑的回答我:「好啊」因為她剛好坐在我側邊,而且看她的樣子似乎玩真的,我也騎虎難下了,邊看她邊慢慢的解開皮帶,看她會不會說,是開玩笑的,結果她一樣俏皮的笑著,一付期待的樣子,我也只好邊笑邊解開褲頭,我心想,好吧,玩這麼大,就露個毛給妳看吧,我拉下拉鏈,然後將內褲慢慢的往下拉,慢慢的從肚臍下開始看到較黑的毛,我又慢慢的拉下內褲,她不時抬起頭笑著說:「終於要知道答案了」我將內棒往下放,然後將內褲脫到恥骨那,露出了整個上半部的陰毛,我用兩手將內褲往兩側拉開,讓上半部的毛全露出來,她一直望著我露出來的陰毛,我卻看著她,開始幻想著她,這時她說:「沒有白啊!」

就在她講出這句話的同時,我的肉棒慢慢硬了,我也打定主意了,我說:「下面一點才有」就在同時,我開始又將內褲往下脫,露出了肉棒的根部,然後我就將整個褲子慢慢脫下,而露出整個肉棒時,我的肉棒在她面前慢慢變硬的翹了起來,她突然有點收起悄皮的笑容,又有點害羞的看著我,她說:

「你..的好粗喔」我拉著她的手去握住我的肉棒,帶著她的手搓著我的肉棒,之後我一手摟著她,一手去撫摸她的胸部,然後吻著舔著她的臉,唇還有舌頭,她溫熱的舌頭和靈活的舌尖,游走在我的舌頭上及兩嘴唇的內側,還有舌頭下方,我們激情的舌吻,她的手也一直搓著我的肉棒,我則已將雙手伸進她的衣服裏,隔著內衣撫摸她微硬的乳房,我將他的毛衣和衛生衣一次脫下來,露出了一件被我撫摸到凌亂的1/2罩杯的性感內衣,以及一付極盡嫵媚又風騷的臉龐。

我拉下她的內衣,食指按著乳頭繞圈圈的撫摸,她的乳頭慢慢硬了,她的喘息也愈來愈明顯了,這時我起身,她順手脫下我的褲子,我也同時將上衣服脫去,全裸的坐在沙發上,她則移動身子坐在我兩腿間,然後一手輕撫著蛋蛋,一手搓著我的肉棒,看著我說:

「好久沒被男人碰了,真舒服」說完她就張開渴望男人的嘴唇,將我的肉棒慢慢吞進她的嘴裏,卉姐的乳房不大,罩杯約B+,乳暈是淡褐色,乳頭則是較深一點的褐色,而且乳頭沒有很凸,感覺不常被吸吮或撫弄,我有時兩手往後撐在沙發,挺著下半身,看著卉姐吸吮著我的肉棒,有時我的手會伸去撫摸她的乳房及乳頭,感受那柔軟的曲線,她則有時左右舔,有時唅進嘴裏,有時又用雙唇快速的搓著我的肉棒,完全讓我感受到她對男人的渴望,我的肉棒跟蛋蛋被她吸吮的又濕又紅,我則被她吸吮的有點受不了,所以將她拉起來,順便脫掉她的褲子,讓一絲不掛的她張開腿坐在我腿上,卉姐的小穴早已濕成一片了,用我的肉棒在她小穴口磨擦,然後用眼神示意她看旁邊,我們兩個在她助理旁就這樣全身脫個精光,反而又多一份刺激感,我說:

「我要讓小雅看看,他老板有多騷」我摟著卉姐的腰,用肉棒磨擦他已經濕到氾濫的小穴,將我的肉棒也都沾濕了,我將她的乳頭整個用力的吸進嘴裏,舔著,咬著,吸吮著,慢慢的她開始由喘息變呻吟,我張開腿,將她身子撐起同時也將她的雙腿撐開,然後將肉棒對著她的小穴,讓她坐了下來,肉棒才剛進入穴口時,她突然叫了好大一聲說:「好粗,有點痛」雖然她的小穴很濕,但才剛插進去時我的龜頭,可以感受到她的穴很緊,看來很少男人侵犯過她的神秘地帶吧,這念頭讓我更興奮,我的肉棒被她的小穴包覆的好緊實,我開始微微往上頂,慢慢的插著她的小穴,她也隨著我的一插一抽呻吟著,她的陰道插起來愈來愈滑,愈滑,我也同時加快速度,可能她真的太久沒碰男人了,似乎一下子就進入狀況,就在我才剛開始正常速度沒多久,她整個人突然由呻吟變大叫,然後緊緊抱著我抓著我,我愈插愈快,就在她全身用力抱著我的同時,也伴隨著她的嘶叫聲,完全顧不得小雅就睡在旁邊,極盡本能的叫著,她已經高潮了,之後慢慢的她放鬆一點,邊喘息邊低頭吻著我,我說:「舒服嗎?」

她說:「好爽」我說:「那就爽下去吧」我邊說邊抱著轉身,我的肉棒完全沒離開她的小穴,然後將她放在沙發上躺著,我一腳跪在地上,一腳跪在沙發上,然後將她的右腿掛在我肩上,左腿平放踏在地上,接著肉棒又開始快速的插著卉姐緊實又濕潤的小穴,愈插愈用力,我一手拉著她的手,用力的插到最深,插到她的乳房一直前後的晃動著,同時也邊插小卉,邊轉頭看著睡在旁邊的小雅,更有一種特別的興奮感,卉姐微張著嘴叫著,那揪著的臉,有時還會微張著眼看我,整個風騷的樣子,讓我愈插愈興奮,愈插愈用力,慢慢的開始有要射精的感覺,我說:「我的卉姐,妳幹起來真爽」

她邊叫邊回答:「我也好爽」就在她說完後,我的肉棒開始一脹一縮,我說:「我要射妳的騷穴了」這時小卉也開始急促的大叫,我的第一波精液衝了出來,快速的射進小卉的陰道,接著開始一連串射精,同時伴隨著我們兩個的叫聲,慢慢的我愈插愈慢,精液也愈射愈少,我的肉棒停留在她的小穴軟下來,我撫摸她的小腹乳房還有身體的每個部位,她的手搭在我的手上,任由我撫摸她,之後我抱著她進她房間的浴室,在淋浴間裏,溫暖的水珠穿透我們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每一吋肌膚,一陣沖洗後,我們邊淋著水邊撫摸,這才仔細一看,卉姐全身的皮膚很好,而且也很白,我:「妳的身體好騷」她說:「你來上海半年還沒上過女人吧」我:

「對啊,但妳應該更久沒被男人上了吧」她說:「你管我,怎麼樣,姐姐上起來的感覺如何」我:「很爽,因為妳好緊,夾的弟弟我真受不了,妳應該不常用吧」她說:「去你的,那你就....讓姐姐妹妹兩個多用用吧」她邊說,邊撫摸我已經又勃起的陰莖,我也撫摸著她那濕黏騷穴,將中指插進她的穴裏,整個陰道好濕黏,我手指邊插著她的小穴說:「卉姐這麼想要男人啊」她邊喘息邊說:「對啊,想再被你插」

我說:「我已經在插了啊」

她邊搓著我的肉棒說:「我想你用陰莖插我」她一說完,我抬起她的一腿,將她身體靠著牆,然後我微曲一下雙腿,再往上站時,已將肉棒完全插進她的小穴裏,說是小穴真沒錯,第二次再插進去,依然感覺到很緊實,跟第一次一樣,完全緊實的包覆著我的肉棒,我馬上就正常的抽插著她的騷穴,她的人也隨著我的抽插微微上下起伏,開始叫了起來,我愈插愈快,她愈叫愈急促,我說:「卉姐,喜歡被我幹嗎」她邊叫邊說:

「喜歡你幹我,好爽」我愈插愈快,她似乎又快要高潮似的,我每一次插的更深,我說:「卉姐,妳真是騷貨」她說:「啊~幹我,污辱我」我更加快的插她的穴說:「卉姐妳真欠幹,幹妳,幹妳...」

她又慢慢開始全身用力,嘶吼的叫著,整個將我的身體緊緊的抱著,我同時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肉棒一直用力衝撞她的小穴,在一陣高潮的叫吼聲後,兩個人身體完全貼緊,我仍然沒停下來兩手扶著她的屁股,肉棒一直朝著她的小穴插,雖然知道她的高潮結束了,但我的高潮還沒來,我完全沒有停的意思,一直插她,她也一直叫著說:「啊~好爽~好爽~受不了了~啊~」

我抱著她到浴室的洗手平台上,讓她身子趴在平台上,然後一手扶起她的下巴,在鏡子裏看著她,然後一手勾起她的右腿,肉棒則磨蹭著她的兩個屁股中間,我用著很煽情的口氣說:「卉姐,屁股抬高讓小弟享受一下」然後我從後面將肉棒又慢慢的插進卉姐的小穴,在插進去的過程中,只見她露出各種揪在一起的表情,似乎又忘情又舒服的樣子呻吟著,我開始有節奏的抽插,她叫持續叫著,我扶著她的肩膀及頭,讓她從鏡子裏看著我幹她的樣子及她自己的表情,我:「妳看,妳現在被幹的樣子更騷了」她邊呻吟邊說:

「你好壞,我喜歡」接著肉棒開始用力衝撞她的小穴,卉姐被我插到整個臉都貼在鏡子上,整個人也前後的晃動著,我拉著她的手及肩膀說:

「幹妳騷貨」她說:「啊~幹我~快幹我~啊~」我用盡所有的腰力,肉棒完全無保留的衝撞她的小穴,這時卉姐的叫聲變大了,我維持抽插的速度,並同時撫摸她的乳頭,希望再聽到卉姐高潮的嘶叫聲,就在卉姐開始嘶吼的同時,我的肉棒又開始一脹一縮了,接著整個精液又射進這騷穴裏,混著我們兩個的淫液,用力的插著她的小穴。

我們兩個同時都趴在洗手台上,似乎力氣用盡的樣子,從鏡子裏看起來好煽情,我們又回到淋浴間再互相沖洗後,走出浴室回到房間,她遞一根煙給我,我接過煙來我:「我去把外面的衣服拿進來」她抽著煙同時點頭的靠在床邊,我光著身子走到客廳,才想到小雅還睡在客廳,剛剛我們幾乎都忘了她的存在,所以連進浴室時,也沒把房間關上,再加上卉姐那嘶叫聲,還好小雅睡死了,我坐在沙發上邊慢慢拿起地上的衣服,邊抽著煙看著小雅誘人的睡姿,雖然肉棒現在太累了還沒硬,但也滿享受這種感覺,回到房間,我抱抱親親卉姐,我:「酒該醒了吧」

她說:「被你這樣操,更醉了」我:「哈,還想再來嗎?」她點點頭然後伸出手作勢要抱抱,我過去摟著她說:「放心,有的是機會,我要先走了,不然小雅醒了會被撞見」在同一家公司,這種事最好不要被發現,她說:「好吧,你自己出去,小心一點」我穿好衣服,走出客廳,邊拿著我的包包,兩眼還不忘多看著熟睡中的小雅幾眼,我總忘不了之前很熱時,在公司看到小雅穿著短裙時,那雙修長的美腿,瘦而有肉,再加上她那青春的肉體,一直都在腦海中。

過了兩天的假期,星期一上班時,走在往公司樓層的走廊上,遠方走來一個穿著緊身牛仔褲,外面套著一件連身到小腿的羽絨衣,近一點看打了聲招呼,原來是小雅,跟她打了招呼後,錯身而過,心中有種怪怪的感覺,總覺得那晚跟卉姐的事她都知道,應該是作賊心虛吧,哈。

有一次跟卉姐及其他同事到溫州出差後,因重慶緊接著一個業務要談,所以就只有卉姐和她的另一名特助徐昕跟她去,徐昕主要是協助卉姐對外業務,而業務我可就沾不上邊了,所以他們直接由溫州飛重慶,我只獨自一人回上海。

自從跟卉姐那事後,只要見到小雅總會怪怪的,而且對她和我的互動,也總覺得有點跟平常不一樣,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了,隔天到公司,見到了小雅早就到公司認真的工作的,除了向我打聲招呼外,沒有多餘的互動,下午才上班沒多久,突然小雅在QQ上跟我打招呼,小雅:嗨我:HI,不忙了啊小雅:對啊,老板不在,工作少,時間多啊我:這段話我會COPY給卉姐看的小雅:(給了一個生氣的臉)之後換我工作忙了,所以也沒再聊下去,接近傍晚時,離下班還有約一個小時,我也閒著無事,泡了杯咖啡,坐在桌前用QQ跟小雅打了聲招呼,接著又開始聊天打屁了,.......我:妳酒量真差,才喝沒多久就醉死了小雅:我雖然酒量差,但我很會閃酒啊我:是喔,妳那天都睡死了,還閃酒呢小雅:你又知道我睡死了(這時我心中那份不安的念頭又突然萌生,)

我:那妳說,那天晚上我幾點回家的小雅:大約是剛過三點吧..(天啊,時間講的還真吻合)我:錯了小雅:呵呵呵..(回應只乾笑了三聲)

這時我心裏開始忐忑不安了,但又要故意鎮定,我:今天這麼冷,套句卉姐的話,這時來點白酒,應該很棒小雅:哈哈,對啊,要我去買嗎?我:不用,待會一起下班,一起吃飯再說吧,小雅:好啊!......下班,我和小雅走到公司對面的一家塞滿人的飯館擠到一個角落坐了下來,邊吃邊聊天,總想在對話中套出她到底知不知道,但總是徒勞無功,就在飯快吃完時,小雅俏皮的笑著說:「白酒還買嗎?領導」我:「當然,今天不探探妳的酒底,怎麼能放過妳,看妳多會閃酒」小雅只是哈哈大笑,走出店門口,小雅問我:「領導要去那喝呢?」我:「在外面喝,妳醉到了,那會出醜的,但也不能到我家吧!」小雅:「不然到卉姐那」

我:「妳怎麼知道我上一個工作是闖空門的」

小雅邊打我邊大笑說:「哈哈哈,我是說卉姐的辨公室啦,不是她家啦」我:「喔喔喔~」小雅:「公司空調沒了,卉姐辨公室裏有」我們買好東西,回到卉姐的獨立辦公室裏,我和小雅邊喝,邊聊公司,她將公司大大小小,公開的不公開的事全都說了,我也說著台灣公司的事,我們講話比喝酒時間多,所以我只覺得熱,倒沒有醉意,但小雅的臉早已淡淡泛紅,她倒酒及夾菜時,那纖細的手指頭;講話時肢體擺動時,那驕柔的身軀,使我眼光無法離開半刻,突然她拉起高領毛衣的袖子,然後拉開領子,叫著:「好熱」不知是空調太熱,還是喝酒太熱,還是她身體熱了,但不管如何,我雖然沒醉,但之前小雅的那雙美腿及酒精的催化下,我根本沒在意她熱的原因,只顧著用情色的心態欣賞著她,還有頂著早已硬著的老二幻想她,就這樣過了一陣子後,她似乎有點茫了,我移到她身邊然後摸著她的額頭,有點汗,又有點熱,我:「妳真熱啊,醉了嗎」小雅:「很熱啊,那像你只穿休閒服,當然不熱」

我摸了小雅的額頭時,那對話都只是講屁話,只想著如何更進一步,接著我一手握著她的手,一手扶著她的臉頰,我開玩笑的說:「醉了嗎?還是在閃酒」小雅大笑說:「當然是閃酒」我將她的手放在我的大腿上,然後兩手捧著她兩邊的臉頰,我:「真是死愛面子」

小雅沒閃開我的手,也沒閃開我的眼光,手還搭在我的大腿上,小雅俏皮的說:「是啊,怎樣」我當下沒有什麼思緒,只是自然的動作,將臉靠向她,然後對著她的嘴吻下去,看她沒立即反抗,我接著伸出舌頭探進她嘴裏,在她也用舌頭回應兩下後,接著她立即轉開臉,想脫離我,這時我手馬上握進她的脖子及下臉頰處,她沒看我,也沒說話,表情有點羞卻,我又再次靠近她的臉,準備想吻她,這時她又開始反抗,她愈反抗,我將她抓的更緊,深怕她離開,我一手繞過她身後縷著她的腰同時也接住她另一側的手,而我的右手則按著她的臉頰貼在我肩上,然後吻著她的臉,她的反抗並不強烈,也許是一種本能反應吧,當我吻著她柔軟的雙唇時,她沒躲開,反而迎向我,我伸出舌頭時,她又開始抗拒,但沒任何閃躲,只是不讓我的舌頭伸進她嘴裏,深深吻了她的雙唇時,手也在她身上恣意的撫摸,在小雅大大的呼出一口氣後,接下來就開始急促的呼吸,我見時機成熟,就將舌頭伸進她嘴裏,這次不但毫無任何阻礙,她的舌頭也熱情和我的舌頭交錯吻著,舔著,我手掌握住她整個乳房輕揉撫摸著,同時也感受到她享受的喘息聲,我的手從腰間伸進她衣服裏時,她完全沒反抗的住由我侵入,我的手指觸碰到柔嫩的肉體,接著往上撫摸到小雅不小的胸部,再用手指伸進內衣裏,慢慢將整個手伸進她內衣裏,用整個手掌再次握住,這次完全感受到那份柔軟,滑嫩,溫暖的乳房,還有觸碰到手心的乳頭,我也感覺到小雅移動放在我大腿的手,慢慢接近我的褲檔,但又似乎不敢整個摸上去,我一手就順著她的手撫摸下來,然後拉著她的手,整個撫在我的褲檔上,按住我早已硬到不行的肉棒上,就在一陣撫摸後,我掀起她的衣服,她也抬著手,配合著我脫掉她的衣服,但我沒把她的內衣脫下,然後我站起來,馬上脫掉我的外褲,因為撐的太痛苦了,就在我脫下外褲的同時,我立即拉著她的手去撫摸我頂著肉棒的內褲,同持我也伸手去撫摸她的乳房,我:

「幫我把內褲脫掉」

她只是喘息著看著我,然後低下頭,兩手從腰的前後兩側將我內褲裏慢慢脫下來,我那早已硬邦邦的肉棒彈到她面前,她馬上伸手去又撫摸又搓著,我則將腰往前挺,她握著我的肉棒用她的撫摸,又用嘴親親,但沒有唅進去,可能有味道吧,我坐下來後,讓她靠在沙發,一手扶縷著她的腰,然後吻舔著她細長的頸部及明顯深刻的性感鎖骨,另一手則正在慢慢脫去她的褲子,接著就露出我那記憶已久的美腿,接著我快速的脫掉我所有的衣服後,將她的美腿放在我腿上,然後兩手往後解開她內衣的鉤子,然後兩手握著兩邊的乳房,慢慢的將她的內衣脫了下來,一對飽滿白晰的乳房,白到連血管都能微微看到,搭配著粉色的乳暈和粉嫩色的乳頭,一對C罩杯的胸部,在她窈窕的身體上,顯得特別大又挺,我兩手分別輕輕按住兩邊的乳房,想要一次完全滿足,那觸感又溫熱,又柔軟,又極富彈性,在我兩手輕撫輕揉下,她的乳房也跟著波動起來,真是性感,我用兩指夾住了一邊乳頭,然後伸出舌頭挑弄著,並在乳暈上繞舔著,看著被我口水舔濕到閃光的乳頭,真是讓人極度興奮,我馬上將整個乳房吸進我嘴裏,恨不得一口吃掉,舌頭在嘴裏極盡的舔著乳頭,另一手則撫弄著另一邊的乳頭,這對粉紅色的美乳,已讓我銷魂許久了,我馬眼上的透明黏液早已流濕了我整個龜頭,在我忘情的舔著她乳頭同時,我拉著她的手去撫摸我的肉棒,她邊握邊搓,又用手指在我龜頭上塗摸著,或用整個手撐按住我的龜頭,我的肉棒受到更大的刺激,這時我一手已撫摸到她的小腹上,好嬌媃的肌膚,又白晰,又平滑,似乎吹彈可破,那件純白色的貼身內褲,雖不是性感內褲,但也無損於她誘人的身軀,我手指在她的內褲腰上來回滑動,時而在外,時而在內,然後邊摸邊褪下她的內褲,她的小腹慢慢露了出來,小雅也配合著我微微抬起臀部,好讓我脫下她的內褲,就在她露出恥骨時,接著露出來的濃密森林地帶,也說明這神秘地帶,也將揭開了,就在拉開整個內褲時,飄出了一陣又香又膿的體香跟淫味,那黑白分別的下體完全呈現在我眼前,我順著大腿往下將內褲脫掉,一幅從纖細的腰際往外大幅度的勾劃出臀部曲線,緊接著那細嫩肌膚的轉摺處則是臀部順著大腿往下的曲線,一雙筆直的大腿,將私蜜地帶夾的毫無縫細,只見那恥骨上,兩腿間有個又密又濃的陰毛,我的手在小雅的腰際,臀部及大腿上已不知來回撫摸多少次了,這時我已親吻在小雅的小腹上,準備佔有她的私處,當嘴唇輕撫著恥骨那濃密的陰毛時,我兩手去拉開她的雙腿,小雅也很自動的配合我,將腿張開,這時那股又香又淫的味道再度散發出來,而且有更濃的淫味,心想那不可能期待的蜜穴,我居然即將占有,直讓人血脈噴我的嘴唇再往下,來到她的蜜穴後,我拉開一點距離,仔細的看著,由大腿順過來到穴口的皮膚好嫩,那兩片粉紅色的嫩肉,雖然緊緊包覆著蜜穴,但中間微微看的出來早已滲出淫液,我伸出舌尖上下左右撥弄陰唇,慢慢用舌尖探進她的小穴,那穴口,顏色很粉紅,又嫩又滑,洪水氾濫,看來小雅早已春心蕩樣,我將整個嘴唇貼在她的小穴上,然後舌頭盡其所能的伸進她的陰道裏,快速的攪動,小雅開始大聲的呻吟,夾雜著叫聲,我雙手同時撫摸她的乳房,手指夾著她的乳頭,舌頭在陰道裏舔著,嘴唇壓在小穴上繞圈圈的撫摸,小雅的叫聲愈來愈大,那股從單田喊出來的聲音,又嬌羞,又單薄,輕柔又淫蕩的叫聲一聲接著一聲充赤著卉姐的整個辦公室,這時小雅兩腿緊緊的夾住我的頭,然後叫聲開始大聲又拉長,小腹也開始用力,我舌頭在她的陰道裏愈攪愈快,同時也一伸一縮的,用舌頭插她的陰道,小雅則持續著那又大聲又長的叫聲,她整個手按在我頭上,深怕我的嘴裏開她的陰道似的,我極盡可能的滿足她,她高潮持續一陣後,終於鬆開手,在我起身的同時,兩手分別勾著她的雙腿,然後將硬邦邦的肉棒移到她的穴口,接著拉開她的雙腿,看著小雅又美又淫蕩的身體,我用內棒慢慢將小雅的穴穴撐開,跟卉姐一樣是個緊緊蜜穴,我看著我的肉棒慢慢插進小雅的穴裏,小雅也閉著眼睛呻吟著叫著,我跪在沙發上,兩手將她雙腿曲著壓開,然後立著上半身,看著那肉棒在小雅的小穴那一進一出的插著,有種賺到了的感覺,23歲的女孩,全身肌膚吹彈可破,白晰又柔嫩,那又挺又大又飽滿的乳房,正被我邊插邊有彈性前後晃動著,粉紅色的乳暈跟乳頭也跟著晃動著,讓人不自主的伸手過去撫揉著,那張開兩側的大腿,瘦而有肉,邊插她邊用我的臉去撫摸她滑嫩的腿部肌膚,這時整個空間裏只有我喘息聲和小雅又大又長的叫聲,我好想射在她的蜜穴裏,但...小雅邊叫邊說:

「別射在裏面」這時肉棒剛好開始一脹一縮,準備要射了,我快速的抽出肉棒,深怕來不及,然後用手握住,對著小雅的小腹上射出來,我用手一直搓著肉棒,那又熱又膿的精液,一次又一次的射在小雅的小腹上,我在喘息,小雅也在喘息在享受我射在她小腹上。

在收拾好凌亂的戰場後,小雅隨我搭車回家,這麼美麗的身體,當然不可能就享受一次啊,回到家,才剛關上門,我就摟著小雅,然後深深的吻她,她推開我說:「開空調吧」然後就推我進房間,叫我拿幾件她能穿的替換衣服,她拿了衣服後就進浴室洗澡了,接著又換我去洗,我也不知道,為何她不要一起洗,等我洗完澡時,她已靠在床上,蓋著棉被,她看我出來,就微笑的看著我,我坐在靠她的床邊,很仔細的端詳小雅,她說:「幹嘛這樣看我啊」我:「原來我們小雅,素顏這麼清純啊」她說:「人家本來就很清純」我:

「我知道,剛剛我在妳身體上看到了,也感受到了」

她羞笑的打我:「你這領導怎麼能這麼欺負下面的人」我:「對啊,還把妳帶回家繼續欺負你...的下面」說完我就上床躲進被子裏縷著她,吻她,她一直叫癢,我也不放過她,躲在被子裏,掀開她的衣服,吻著,舔著,馬上就將她的褲子脫掉,因為換衣服關係,所以沒穿內褲,只穿我拿給她的運動褲,同時我也脫光我的衣服,我吻著她的小腹,陰毛,大腿及臀部時,她則靜靜的享受著,然後從她的身上爬出棉被,同時也將她的衣服脫掉,我們兩個全身光溜溜的在床上抱著,我:「妳這麼清純,但叫起來完全兩回事」她笑著打我說:「怎樣兩回事」我:

「叫起來好淫蕩,整個就是很享受被男人侵犯的反應」我邊說邊撫摸她的胸部,我們兩個雙腿也在棉被裏交錯著,我的大腿也在她的蜜穴撫摸著,她羞怯說:「你的好粗,剛進去時會怕,怕會痛」我:「結果呢,沒聽妳喊痛」她說:「可能我流很多吧,所以不會感到很痛,一下子就不痛了」我:「我就說嘛,妳好淫蕩吧」她笑笑的瞪我,我:「妳看,現在又開始在喘氣了,開始又淫蕩了啊」她說:「你摸的人家好舒服」我繞過她的身體,在抽屆裏拿出了保險套,我:「等一下讓妳更舒服」她說:

「怎麼有保險套」我:「當初是準備著,以備不時之需啊」她說:「原來你是個色鬼」

我:「我可沒說我不是色鬼,但沒想到第一次就用在妳身上」這時我正撫摸她的蜜穴,她也用手搓著我的肉棒,她邊呻吟邊說:「領導還滿意嗎?」我:「當然滿意,但領導還想多試試」她呻吟說:「領導想怎樣試都行」

然後她就躲進棉被裏,將她正在搓著的肉棒,慢慢唅進嘴裏,我掀開棉被,欣賞肉棒被美女唅的快感,只見她兩頰不時被我的肉棒給頂到鼓起來,又有時用嘴搓著我的肉棒,我的肉棒已被她舔的濕溚溚的,我的腿背也在她幫我唅的時候,撫摸著她的蜜穴,這時她的密穴已濕透了,她突然起身,示意我套上保險套,然後張開雙腿握著我的肉棒,對著她的小穴,慢慢的跨坐上去,我:「妳的動作好淫蕩啊」她用著嫵媚的眼神說:「喜歡嗎」我:「就喜歡妳這麼騷」她說:

「嗯~啊」她扭動著臀部,我的肉棒在她的蜜穴裏摩擦著,被這麼美的身體跟蜜穴伺候,真讓我受不了,才沒幾下,似乎又快要射了,我將她拉起,然後將她壓在床上,用這段時間緩充,免的太快射,我拉開她的雙腿,然後趴在她身上,再將肉棒插進去,用正常速度插她,我:「領導操妳爽嗎?」她說:「舒服,領導的棒真粗」

我:「妳真是愈幹愈淫蕩的樣」她說:「都你搞出來的嘛」接著我開始加快速度,用力的衝撞這蜜穴,緊實又滑嫩的蜜穴,這年輕的淫女,被我插到完全不能自我,全身在床上前後的晃動著,叫的很大聲,她快要高潮的大叫和拉長的叫聲又出現了,我很努力的用肉棒佔有她那又美又淫的蜜穴,每次都插到最深,她的大叫聲已持續一陣子了,我感覺肉棒也快爆了,我:「領導插著妳快爆了」她無法回答,只盡情的大叫著,我:「雅雅,我操~我操」她說:「操我~操我~」

這時我精液噴射而出,一波又一波的射出來,慢慢的停了下來,她的喘息聲未停,依然持續著,我:「小雅雅,妳操起來真爽」她說:「喜歡嗎」我:「妳這麼淫蕩的身體,我當然喜歡」她小聲在我耳邊說:「我也喜歡被你操,人家等等想試試趴著的姿勢」我:「沒問題,在妳身上什麼姿勢我都想試,重覆幾次也可以的」之後我跟小雅做了好多次,原來小雅跟我說的沒錯,慾望很強,只要一開機,整個就淫蕩起來,而且什麼姿勢都試.而卉姐呢?因為她比較忙,所以只要她有空就會陪她,倒是她回台灣時,跟我做愛的時間比較多,有時幾天都在一起.至於小雅到底那天晚上在卉姐家時,她有沒有真的睡覺,現在還是個問號?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