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很想被插穴,妳就別再裝了。」矮男揉了我玉桃般的白臀兩下,嘖嘖兩聲,跟先前男人相比毫不遜色的巨根便抵著我的肉穴口,龜頭磨蹭兩下,便不容分說的插了進來。

  「啊──不要──」我叫出聲,因為剛被幹過一次,聲音軟綿綿的,聽起來不像拒絕,反而像勾引。

  矮男長長吐出一口氣,「吸得好緊,好爽。」他拍打我的白臀兩下,接著扶著我的臀部慢慢抽插起來。

  才剛經歷過一陣狂風暴雨的我不適合再瘋幹,他緩慢的抽插動作讓我不至於太累,又保持一定的敏感度,微微的快感讓我感到很舒服。

  「啊…….啊…….嗯嗯……..」我忍不住閉上眼睛,低低呻吟。

  他的孽根長度不輸先前那位,同樣次次頂到我體內深處,但因他動作較輕,感覺只是輕輕蹭過我的花心,不同於剛才的猛烈快意,挑逗意味更重,微微麻痺我的神經。

  「啊嗯…….昂啊…….」

  方才矮男雖然一臉猴急的要上我,但真的開始插我以後,反而一點也不性急,保持著偏慢的速度插了我好幾百下,慢慢的我也越來越爽,叫聲越來越大,身體不由自主的微幅晃動。

  我的一雙巨乳在矮男的抽插下不停晃動,看在另外兩人眼裡實在是不小的刺激,時不時的就會有隻狼爪伸過來摸我的奶子,連掐帶揉。

  「啊啊啊~~~~啊!啊昂啊啊啊~~~~」累積到過剩的快感襲來,我又開始大聲淫叫。

  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放浪的叫過,今天一開了例,才發現這種叫法能帶來發洩似的快感,一開口便停不下來,彷彿天生就是要這樣叫床給男人聽似的。

  「好爽……..好爽……..啊啊──還要、還要……..啊啊啊~~~」

  雖然這樣慢慢插也能有快感,但我已經開始貪圖更多,希望身後那根肉柱能頂得更用力些,讓我再次體會那幾乎要令人崩潰的巨大快感。

  矮男得意一笑,大概也覺得火候夠了,如我所願的加快速度,撞擊的力道也越來越重,啪啪啪的軀體撞擊聲清晰可聞,每撞一下,我綿軟的臀肉便晃動一下,加上我白生生的巨乳被撞得乳波晃動,三人都看得入迷。

  「啊──哈啊、啊──嗯嗯嗯嗯嗯~~~~」我無力的搖晃頭顱,柔順的長髮隨著擺動,「啊啊~~~不……不要…….」

  我說的不要自然不是真的不要,現在我的已經隨便如何都好,只要男人繼續操我,其他的我都顧不得了。我感覺到自己在今晚成了一個真正的女人,終於了解性愛的美妙之處,並且也喜歡被男人注視我凹凸有致的軀體,那讓我感覺到自己既性感又迷人。旁邊兩頭惡狼正用淫邪的目光看著我,平日被衣物遮掩的各個私密處都被看得一清二楚,竟讓我滿足又興奮,身體越發敏感。

  我的腦子裡一片混亂,啊啊啊,小穴被插得好爽,好爽啊──幹我!幹我!繼續幹我啊啊啊~~~我的內心不停叫囂著。男人的大肉棒太棒了!就這樣操死我吧!我的淫穴被搗得快壞了,快爽壞了~~啊啊啊~~~

  我恨不得這一刻能永遠繼續下去,就這樣一直一直被陌生男人們用粗大的肉棒搗入我的淫穴深處,大手握著我的纖腰晃動我曼妙的身體,用玷辱我的方式我把操上天堂。

  「哈啊啊啊~~~~不行!不行!我又快!我又快──昂啊啊啊~~~~」我的雙腿不停打顫,大量蜜液從交合處溢出,流得我大腿都是,加上先前那次被幹時流出來的各種液體,我的下身無一處不是濕淋淋的,看起來淫靡至極。

  「又快怎麼樣,啊?」矮男明知故問,壞心眼的大力頂一下,然後停下動作。

  「不…….不要停…….」被吊胃口的我茫然的轉過頭,不上不下的感覺讓我很難受,我難耐的扭臀,企圖讓他繼續操我,但他不為所動。

  「快怎樣?」他緩緩的動起腰,卻是頂著我的花心打起圈來,磨得我手軟腳軟,渾身輕顫不已。

  「快點、快點,我快要高潮了!我快要高潮了!快點…….啊啊…….」

  我已經承認自己快被強姦到高潮了,他還是不滿意,要我說出更多令人羞憤欲死的話。

  「快點怎樣?」他不輕不重的頂了一下,爽得我一打顫,又停了。

  一次又一次的欲擒故縱讓我快瘋了,我只想被男人狂幹到高潮,偏偏不如願,乾脆遂了他們的意,他們想聽我說些淫聲浪語,我便張口淫叫:

  「快點…….快點幹我──啊、啊、哦──幹我~~用大肉棒插死我的小穴吧!小穴想被幹……..想被幹到高潮啊、呀啊、啊哼啊啊啊啊啊啊~~~~好棒!好棒啊啊啊!插進來了──進來了──昂昂昂啊啊啊啊~~~~」

  見我乖乖聽話,矮男獎勵般的大抽大幹起來,每一下都插得我欲仙欲死,花心酸麻到了極點,我忍不住夾緊大腿內側,想要抵抗這種感覺,卻被矮男發現我的意圖,硬是掰開我的大腿,幹得越發起勁,噗嗤噗嗤的聲音不絕於耳。

  「啊啊、啊啊、嗯嗯啊啊──」我哀叫起來,爽得不停搖頭,既希望他緩一緩,又希望他繼續這樣瘋狂的插我,「哈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了……..不行啊啊、真的──我快要~~哈啊!我要高潮了──不要啊啊啊~~~」

  「幹!好爽!小賤貨越夾越緊,好爽!」他舒爽的吼道,動作絲毫不減,反而越來越快,「我幹死妳!我幹死妳!」

  「不行了啊啊啊──我又要、洩了!我要洩了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我緊緊抓著身下的軟墊,身子弓起來,內心對過於強烈的快感有些害怕,身體卻誠實的迎合身後粗柱的律動,「我不要、不要洩啊啊啊啊~~~~昂昂啊啊啊啊───」

  然後最後一刻的高潮如排山倒海而來,從我敏感的淫穴開始,爆發出強力電流到我全身,我不自主的顫抖起來,下肢劇烈抽搐,一抽一抽的夾緊嫩穴裡的巨根,讓矮男狠狠享受了一把。

  「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呀啊、啊───」我雖然害怕洩精,但真到了洩精那一刻,我還是爽得直翻白眼,幾乎要滅頂,又小小死了一回。

  矮男痛快的享受我的「伺候」,在我高潮之際也發狠撞了幾十下,然後噴發在我濕漉不堪的肉穴裡。

  「啊啊啊啊~~~~~~」

  我才剛洩了精,又再一次被男人在淫穴裡射滿精液,一汩汩灼熱的濁液澆灌在我的花心上,燙得我花心一哆嗦,雙腿癱軟下來,爽得找不著北。

  好爽…….啊啊……..居然還沒射完…….又射進來了……..

  「不要再射了啊啊…….啊……..」我虛軟無力的哀求,稍微平復過來的身體再次大力抽搐,抽得矮男舒爽不已,口裡直罵我小蕩婦,天生就是要給男人幹的,說我沒有男人的屌不行。我想反駁,卻沒力氣,而且我也知道這時候反駁只是讓男人嘲笑而已──我確實在男人的輪姦下不停高潮還洩了兩次陰精,我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怎麼了,怎麼會如此淫蕩。我心裡感到羞愧,身體卻獲得了從來未曾有過的滿足。

  他們沒有讓我多休息,矮男還沒抽出去,眉眼冷淡的那個男人就跪坐到我面前,逼迫我幫他口交。他的孽根跟前兩人差不多粗,卻更長,我內心一驚,這種非人的尺寸怎麼就讓我遇上了,若是讓他插穴,一定會被插壞的。

  我已經累得無力反抗,也存了用嘴讓他滿足以免之後被他插穴的心思,便乖乖張口含住那可怕的巨物。

  他的孽根太大,我只能勉強含到將近一半,他也不在意,沒有太勉強我,淺淺的在我嘴裡抽插起來。

  雖然幫人口交並不舒服,但他插得不深,還在我可以承受的範圍內,所以沒有引起我的反彈。

  當然先前兩次的性愛好掉了我大半精力也是原因之一。

  他們似乎頗有默契的把這當作我的「休息時間」,另外兩人並沒有對我動手。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我的嘴已經開始發痠,冷淡男人卻沒有什麼反應,我暗暗叫苦,看來他是持久力比較好的類型,這麼一來我要什麼時候才能讓他射精?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弄得他不夠舒服,冷淡男子從我的口中抽出去,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把我拉出帳篷外,另外兩個人跟著出來。我掙扎起來,氣得幾乎要流下淚來,就算這裡沒有其他人,畢竟也是戶外,他們竟想羞辱我至此!

  「放開我!啊!」

  我敵不過男人的力氣,被拖到他們生火的營地,不遠處另外三個人也走過來。

  我看到其中一個男人時,心頭大驚,他身材高大,正抱著一個渾身赤裸的女人,以火車便當的方式幹她,慢慢的朝我們走來。

  「小迎!」我驚叫,內心一陣悲哀。雖然我多少也猜到小迎也是凶多吉少,既然找上我的只有三個人,想必另外三人是去了小迎那裡。我本來還心存僥倖,到底是太天真。這裡雖然是遊樂區,此刻和荒郊野外也沒什麼不同,寂靜又黑暗,除了我們根本不會有其他人。

  小迎像是沒有聽到我喊她,沒有回過頭,小聲的呻吟著,似乎在壓抑著巨大的痛苦。我臉一紅,別過眼去,知道小迎不會希望我看到她被人強姦的樣子,雖然我的處境也不比她好。

  她壓抑的呻吟含媚,才剛被技巧高超的男人輪幹到不停高潮的我自然很清楚,小迎不但不痛苦,反而應該是爽到了極點,因為努下壓下淫叫的衝動,所以聽起來才像在忍耐不適。

  「都到齊了,今天要好好幹這兩個小蕩婦一個晚上,兩個奶大淫娃來這沒人的地方,不就是故意要找幹?」第一個幹我的男人笑道,在我白嫩的巨乳上狠狠揉了一把。

  我對他怒目而視。嘴裡不乾不淨的,他們幾個禽獸不如,還推到我們身上來。

  「剛才遇到這女的撿枯枝落葉的時候摸了幾把,嘴上說不要,表情卻爽得跟什麼似的,就知道肯定是個好幹的,剛才在浴室裡操她一回,媽的,沒遇過這麼好幹的賤貨。」一個戴眼鏡的男子說道。看來剛才我洗完澡以後,他們就進去浴室裡控制了小迎,至少幹了她一回。

  「沒錯,小穴又緊又會吸,想拔都拔不出來。前戲都還沒做,只說今晚要好好操她而已,淫水就流了一大堆,不幹都對不起她。」另一個刺蝟頭說,一臉意猶未盡。原來不只是帶眼鏡的,連這個刺蝟頭也強上了小迎一次,跟我這邊還真是進度一致。

  「大概太久沒被男人插,太飢渴了吧。」矮男調笑道:「我們這個也像八百年沒見過男人一樣,隨便插兩下就直叫還要,求我們幹死她,小穴也緊得不像話,好久沒幹得這麼爽了。」

  自己情非得已的反應居然成為他們幾個色狼的談資,偏偏…….又無法反駁,我又羞又氣,恨不得上前打他們兩巴掌,還不及叫他們住口,已經被冷淡男子拉到一張長椅上坐下,準確來說他是坐下,而我坐在他大腿上。

  他猶硬挺的粗根抵著我的白臀,充滿了情色意味,我感覺自己快被臀下那高溫的孽物燙傷,匆忙想站起,卻被牢牢扣住腰肢,動彈不得。

  那正在幹小迎的高大男人也在我們對面的長椅上坐下,本來因為角度問題我看不到他胯下的男根,結果他坐下時稍微將小迎提起,露出一截孽根,竟比我遭遇的三人都還要粗壯,紫黑的粗物插在美女粉嫩的小穴裡肆虐,那畫面淫穢到極點。我終於明白小迎為什麼發出如此痛苦的呻吟,且不提那高大男人的長度,光是那份粗壯就足以讓最身經百戰的女人欲仙欲死,小迎會敗在他的胯下,也不是沒有理由的。

  他一坐下,小迎的身子自然往下落,那高大男人毫不費力的便連根插進小迎體內,小迎忍無可忍似的低叫一聲,倒吸一口氣,一隻手連忙捂住嘴,不願發出聲音。

  高大男人並沒有阻止他捂嘴的動作,只是緩緩的動起來,健腰持續向上挺動,不快不慢,角度也不特別大,正是能讓小迎越來越爽快的攻勢,不多時,小迎便忍不住低低呻吟起來。

  不過那是後話了,我身後還要一隻餓狼要應付,我心知情況不妙,也知道自己逃不了,但仍做最後的掙扎,努力想脫離冷淡男人的控制,而他單手便制住我的動作,絲毫不浪費任何時間,扶著巨根抵住我濕潤的穴口,沒有任何停頓便頂了進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上錯廁所遇MM
公廁內強姦同學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