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著背包,跟往常一樣的走向街角,卻發現一堆同事擠在門口,有人叫罵,有人靜坐,一旁還有幾個男生點著煙,我走了過去,拉了拉領班的衣服。

「老大,這是怎麼回事?」「大門貼著:餐廳倒閉,從今日起停止營業!」他嘆氣說著。

「怎麼會這樣?欠我們的薪水呢?」「誰知道?!一點徵兆都沒有,說關就關,這些老闆一點良心都沒有!」「那現在怎麼辦?」「我們這種不大不小的餐廳,員工就這些,誰會幫我們申張正義?!如果能夠馬上找到工作換跑道就不錯了..」「既然是這樣子,我想我該要趕快去找工作了!」「好!妳快去吧。」

「老大,你保重!」「Jane,妳也保重!」他抱住我,拍拍我的背。

毫不猶豫的就去應徵另外一家餐廳同樣的工作,卻吃了閉門羹,原來有人比我早一步。

又去試了好幾個不同性質的職務,但不是不合雇主的需求,就是已經有人捷足先登,還有一個職務根本就是跑業務。

這樣子就浪費掉一整天,拖著疲憊的身心回到自己的空間,望著月曆上,繳房租的日子已經逼近,如果再沒有找到工作,最後就是被房東掃地出門,流浪街頭。

「神啊!請幫幫我吧..」我跪在地上大聲哭了出來。

「妳怎麼了?」Rose住在我隔壁,是我『蕾絲邊』

的伴侶,聽到我的哭泣聲開門進來,聽完了我的事之後,她也急得不曉得怎麼辦。

「要不然就先和房東商量商量,看能不能先展延一點時間。」

她拉著我去敲房東太太的門,跟她說明之後,房東太太完全不理會,「..工作沒了是妳的事,反正時間到付不出房租,那就是請妳走路!」這一夜輾轉反側,幾乎根本沒有睡,天亮之後,沒有什麼考慮,見到工作就進去應徵。

「會不會炒菜做飯?廚藝怎麼樣?」在一個頗具規模的公司辦公室裡,這位祕書拿著我填寫的資料問著我。

「會!應該說相當不錯,我之前是西餐廳的二廚。」

「哇喔?!這個不錯,妳在這裡等一下,我找我們老闆過來跟妳談談..」他拿著我的資料走出去。

不一會兒,這位秘書走了進來,「嗯..老闆還有要事,他說既然是做過西餐廳,那麼就沒有問題,Jane,妳願意接受這份工作嗎?」我毫不考慮的就回答:「請給我這個機會讓我試試!」「那麼請簽名,試用期1個月。」

他遞給我一份合約,合約裡說要住在別墅裡,任期是一年,問了才知道,這位大老闆不願意管家熟悉太多,因為前面的管家偷走他很多值錢的東西,猶豫了很久,終於把名字簽上。

依依不捨的告別了Rose,抱著她吻了好久,她說她要等我;也向房東太太結清了我的租約。

下午,我搬進了這個不小的別墅裡,開始當這個大老闆的管家。

按照時間烹飪好了晚餐,這位大老闆-Jack,他也真的按照時間回家,見到我的第一眼,不曉得怎麼回事,一直盯著我看。

他看起來是個中年男子,但是並沒有什麼大老闆的架子,要我以後都跟著他一道用晚餐,聊著聊著才曉得:他年輕時就喪偶,不願意再娶,事業有成之後仍然是孤家寡人一個,他也一直不願意再去觸碰情感上的事,所以之前請的管家都是男的,而且是2位,但前面的那2個管家別有用心,把這個別墅瞭解得差不多的時候,趁著他出國開會,內神通外鬼的把他值錢的東西都搬得一乾二淨,而這2傢伙到現在還沒有抓到;所以現在重新規定只用1位而且不再限制性別,男性女性都可以來應徵,但是一年到期就換掉不再續約,而我竟然是第一位進到這棟別墅的女管家。

Jack除了對吃的喝的相當的講就外,清潔打掃和雜七雜八瑣碎小事根本就沒什麼,跟以前西餐廳繁雜的工作比起來真的是天壤之別,而且薪水比我以前多整整一倍,但很難讓我忍受的是:這一年的任期是沒有任何的假期;晚上Jack回家之後,如果要我到市區跑跑腿那就是我最自由的時間。

一眨眼試用期就過了,覺得雖然工作輕鬆,但是乏味的生活確實讓我開始厭倦,而且如果做不滿一年,那是什麼都沒有,這段時間我還不能隨意跟任何家人和朋友連絡,話言話語之中,我向Jack抱怨起來。

「明天是週末,妳幫我準備兩人份的燭光晚宴..」他寫下菜單,其中還有一樣是紅葡萄酒。

「喔!」看著菜單,「boss,那個紅酒家裡已經喝完咧..」「那明天妳叫採購送2箱,還缺哪些菜叫他們一併送進來,送多點。」

他還是目不轉睛的在看著他的財經節目,我也不想去理他,回到房間就覺得全身無力,又拿出枕頭下的雙頭龍,「也不知道現在Rose過得怎麼樣?」「咿咿..咿..咿..咿..」咬著毛巾拼命忍住不要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咿..咿..咿..」腦海一片空白,身體一挺,吼了一聲,毛巾已經離開嘴巴「呵啊..」手已經不停,懶得再去把毛巾揀起來,「好想妳..好想妳的大咪咪..好想妳的浪穴..」我已經不知道我後面還說了些什麼,「呵啊..呵啊..呵啊..啊..」洗完了澡,匆匆的走出來,原來他已經回房間去,但是客廳的燈還亮著,熄了燈,轉身回房又繼續拿出雙頭龍抽插,一直抽送到全身無力。

不太像週末的週末,Jack起床沒多久就出門,出門前還從頭到腳一直端詳我老半天,看得我心裡直發毛。

而從採購把我訂的一個星期菜量和今晚燭光晚宴的東西送來開始,我的手就沒有停下來過,先是把沉重的菜用推車推進冷凍室去,接著是那兩箱沉重的紅葡萄酒,這個是要放在廚房附近。

然後馬上就要料理一部份今晚的菜色,中午過後,開始試吃一些晚上準備上桌的食材,接著就開始料理須要長時間烹調的魚和牛排。

回憶著以前在餐廳,這些料理都是很多人合力完成的,今天卻是要我自己獨立完工,手忙腳亂不說,還差一點搞錯時間,終於趕在他回家之前搞定,只見他獨自一人,但是手上多了大包小包的東西。

「boss,晚宴好了,客人到了嗎?」「她已經到了啊!」他把手上那一袋一袋的東西都交到我手上。

「是怎麼?」「就是妳啊..快點去換衣服,如果不合身還可以馬上換!」嘴巴張得很大,完全不知所措,直到他把我推進我的房間我才大夢初醒。

袋子裡是一套漂亮到不行的晚禮服,那個標誌我想任何女生都認得-Chanel!另外兩袋裡還有她們的香水、化妝品。

「你這傢伙,應該是不曉得我..這些根本不是我喜歡的東西,送到Rose的手上,她可能會昏倒吧!唉..」不想辜負他的美意,也不想讓他知道我的性向,無奈的把晚禮服換上,還真是奇怪,這衣服出奇的合身,原來早上端詳那麼久就是在看我的身材是嗎?!剪了短髮之後就不曾化妝的我,隨意的把一些化妝品往臉上亂塗亂畫,隨意噴了幾下香水就走出去,更誇張的事在我眼前,Jack也換上西裝打領帶,把手抬起來,這意思就是:我真的就是今天的『女主人』。

「boss,你今天到底在玩什麼把戲啊?」我扶著他的手。

「今天叫我Jack!」我們開始吃著這些今天我花了很久時間烹調的料理,其他的菜都還不錯,尤其是我最拿手的牛排,但是烤魚就很糟糕,吃第一口連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趕忙想要阻止他,但是他還是把他的量都吃完。

高腳杯跟他碰杯好幾次,一整瓶的紅葡萄酒已經空了,他拉我起來,把客廳的音響開啟,邀我跳舞,不勝酒力的我已經有些天旋地轉,剛站起來椅子都被我撞翻,被他帶著跳舞沒多久就暈頭轉向,還差一點摔跤,他一把就把我扶住,突然,他捏著我的下巴,唇不客氣的就吻了過來,許久沒有肉慾生活,我的身體馬上就有反應,嘴就狠狠啃了回去,但是沒多久就回神過來,我用力掙脫了他,一直退到牆邊,他也一直近逼,他的唇就在我的唇正前方,那樣子似乎已經準備好再吞我一口。

「Jack!別..別這樣,我不是你想的那個樣..」我的手擋住他的身體,阻止他再向前。

「不然妳是哪個樣?」他的兩隻手已經搭在牆上,瞪著我的眼睛在冒火。

「好吧,我老實告訴你,我是『蕾絲邊』

,是不可能會愛上你的!」「可是妳剛才明明跟我吻得那麼起勁..」「那是假的..」「我不信!」「信不信由你。

」「好,敢不敢打個賭!」「賭什麼?」「這星期只要我要親吻妳,妳都不可以拒絕,而且要好好的吻回來,賭妳下星期這個時間一定會愛上我!」我問道:「那賭注是什麼?」「如果妳真的不愛我,那馬上放妳自由,還有妳該得的一年薪水。」

「嘿,還真是不錯!」「聽好喔,妳如果愛上我,那我要妳在我身邊永遠不分離!」確實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豪賭,但是我應該有把握,就不過是接吻,我才不信他有那麼大的魔力。

「好!我接受,從什麼時候開始?」「當然現在就開始了啊!」他的唇馬上就蓋上來,舌頭拼命的攪動我的舌,吻得我春情蕩漾,但是仍然拼命克制自己不要去抱他,把手靠在牆上,只是享受他的吻。

「好了!晚安了..」突然他就放手走上2樓,吻得正起勁的唇突然被他放掉,心裡竟然有些不甘,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收拾剛才的殘局。

果然之後的日子,他只要一見到我的面,馬上把我抱住,不客氣的就吻起來,不曉得為什麼,我開始陶醉在他的吻裡,甚至有天他下班,我是自動小跑步過去跟他接吻,而且愈吻愈起勁,我真的愈來愈害怕,還好時間已經進入倒數。

到了週末的早晨,我起床做早餐,「哈!只要忍過今天我就自由了,耶!」按照平常的時間叫他起床,但是他竟然沒有吻我,心中突然有些慌亂起來,吃完早餐他就出門,也沒有吻我,這時我強迫自己鎮定,「不怕!不怕!他應該已經無計可施了。」

雖然不曉得他最後這幾個小時要做什麼,但是我仍然按照他交代的,按時把晚餐準備好。

傍晚時他竟然帶著兩瓶香檳回來,晚餐之後,他要我開香檳,「現在開香檳是要慶祝什麼?」「不管贏還是輸,有一方都該好好慶祝的,不是嗎?!妳再多拿些冰塊過來,我們先乾它幾杯!」我不疑有它的到冷凍室裡拿了一包冰塊,回到客廳時他已經坐在沙發上,倒好一人一杯香檳,冰塊丟進杯中,氣泡馬上冒起來,看了看時鐘,「boss,距離時間截止只剩下3個多小時,我一點都沒有喜歡上你,你輸了吧?!」「沒關係,先喝它兩杯,來,乾杯!」他碰了我的杯子。

我喝完之後,他又倒了一杯給我,照樣一飲而盡。

然後他示意要我到他身邊坐下來,坐下來以後,他要我躺在他的大腿上,我也沒有懷疑,調整好位置,他便低頭下來。

沒錯,那張火熱的唇馬上就壓上來,舌吻沒有多久,我突然覺得全身像是著火一般,呼吸急促了起來。

「熱了嗎?我幫妳解開..」解開了我襯衫的全部紐扣,胸罩的後扣也被他解開之後,輕揉了一下我的胸部,推開了我的胸罩之後,他毫不客氣的開始吻著我已經尖挺的乳頭。

「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樣..」我已經開始喘氣,拼命的想要起來。

「這是妳啊!」他指著我的小胸部,「我是在『吻妳』

,這有錯嗎?!」「不行..不..行..」我愈來愈沒力。

他開始隔著短褲揉著我的蜜穴,才揉兩下我的身體就狠狠的挺了起來,「不可以..你不可以..」我無力抵抗,然後他開始脫掉我的襯衫和胸罩,接著就是短褲和內褲,我連掙扎的能力都使不出來,這時已經是全裸的在他面前。

「小淫娃,」他搖著我半溼的三角褲,「溼了一大片,是不是愛上我了?」我拼命的搖頭,「我不是小淫娃..不是!」他讓我自己躺在沙發,兩腳放在扶手上,接著把我的兩腿一分,「不行..」我尖叫著,但是已經太遲,蜜穴已經被他強吻著,「這也是妳啊,不可以抗拒啊!」事實上我也已經沒有抗拒的力量,而且身體愈來愈難過。

「Jack,停下來..求你..」才說完,他又回來吻著我的胸,但是手仍然不停的按摩著我的蜜穴,我已經瘋狂了,如果這時候沒有東西趕快來安慰我的蜜穴,那是比殺了我還難過,「Jack,我要..我要..」「小淫娃,告訴我妳要什麼?」「我要你..我要你的..」我已經向是在乞求他,手伸向他的棒子。

「那麼小淫娃是不是愛上我了?」我的身體在顫抖,想要搖頭,但是身體卻是在抗拒,沒想到這時他又加重了力道,蜜穴已經忍耐不住,牙關緊咬,眼睛一閉,我豁出去了,含著淚用力的把頭點了下去。

「說出來,honey!」「小淫娃愛上你了,Jack,快給我!」我說得很小聲。

「我聽不到呢!honey..」「我愛你..我輸了!求你了!」我已經接近瘋狂的喊著,眼淚都出來了。

他把我抱起來,走上樓梯,進了他的房間之後把我放在床上,我早已按捺不住,解開他的皮帶,退下他的褲子,開始套弄他的肉棒,他脫完上衣之後,也已經是全裸,壓到我身上之後,馬上抓著他半硬的肉棒硬是塞進我的蜜穴裡,「嗚..」他並沒有任何動作,我只好像無尾熊一樣用腳夾住他的腰,手摟住他的脖子,自己開始做起活塞運動,「呵啊..呵啊..呵啊..」冷不防的被他壓住,整個動作停了下來,「小淫娃這麼饑渴啊?」「不要..不要停..我要..快給我..」他開始跟我舌吻,我全身已經緊緊的夾住他,慢慢的,他開始抽送,手輕捏著我的乳頭,然後愈來愈快,「呵啊..啊..啊哈..」身體一挺,腦海是一片空白。

捏揉乳頭的力量愈來愈大,慢慢變成在揉我的胸,我的胸部本來就不大,他的兩手五指已經完全深陷進去,身體抽送的力道也愈來愈猛,房間裡『啪..啪..啪』

的聲音伴隨著我的淫叫,「呵啊..呵啊..」沒有多久,只感覺他的手非常用力的掐住我的胸部,身體用力一挺,男人滾燙的噴泉第一次衝向我的禁地,把我荒蕪的花園完全淹沒,我快活的暈了過去。

醒過來時還是悸動不已,我是躺在他的身上,他輕摟著我,我毫不考慮的吻了上去,他竟然開始流淚,「你已經得到我的人了,為什麼還哭呢?」「我把整個故事告訴妳好了..」他把他以前和他老婆的故事一點一滴的都說給我聽,他們相當的恩愛,但是一次空難悲劇,造成了天人永隔,也讓他再也不想碰觸感情這一塊地方,所以連管家都用男的。

「妳的出現,讓我十分驚訝!」「為什麼?」「為什麼?!我給妳看她的照片..」他從床頭抽屜裡拿出一個相框,我接過來一看,著實嚇了我一跳,裡面的女子,除了頭髮的顏色和長度和我不一樣之外,容貌幾乎和我一模一樣。

「見到妳資料上的照片,我連想都沒想就錄用了妳,目的就是想追妳、想得到妳,可是我們的年齡差了一大截,我的歲數幾乎都快要可以當妳父親了,自然一直讓我裹足不前..」「後來,不經意的讓我聽到妳幾乎每天都在房間裡自慰,我才又想要..」「你這壞傢伙!」我嬌聲抗議著,輕搥著他的胸,「竟然偷聽..」「本來設這個賭局我只是想要吻妳,然後讓妳離開,避免自己再陷入感情的漩渦,但是我發現我辦不到,我愈來愈不想要讓妳離開,所以,我耍了個卑鄙的小手段,妳離開去拿冰塊的時候,我在妳的杯子下了藥,會讓妳發浪的春藥..」「對不起妳..我真的對不起妳..我真的..好想得到妳,我跟妳招認,這次如果失敗,我真的不想要繼續活著,所以,哪怕妳只愛我這個晚上,甚至只有剛才被藥迷惑的那一下子,我都心甘情願,所以,Jane,請原諒我,原諒這個自私的壞傢伙..」這麼大的男人,竟然在趴在我身上淘號大哭,但是聽到他的告白,我『蕾絲邊』

的心已經崩塌,完全被他攻陷。

「是我輸了,我真的..已經愛上你,我再也不想要離開你了!」他瘋狂的吻著我,然後一翻身又把我壓在身下,今天以前我以前只看過A片,還從來沒有真的跟男生做過愛,所以完全不知道:原來被男人『內射』

是那麼舒服美好的事,這一夜,我們不停的在做愛,懶得數他射了幾次,但是每次都要他射在裡面。

還好老天很眷顧我,失身給他的那個夜晚並沒有造成懷孕,但從那時候起,我每天都按時服用避孕藥,因為我真的愛上了他,好喜歡他來蹂躪我的身體。

剛開始時,我還會穿著短褲,晚上回自己房間睡。

到後來,索性只穿著內褲,他只需要把我內褲往旁邊撥開,肉棒隨時都可以長驅直入,經常都是晚餐前一發,睡覺前再一發,沐浴後裸著身直接跟他一起睡在床上。

星期六日他沒上班的那兩天幾乎沒有停,而終於停下來是我『好朋友』

來的時候,他這麼強的體力,讓我開始有些吃不消,而且那樣子根本不像是個年近50大關的中年男人,雖然和他做愛真的是相當快樂的事,但是仍然忍不住向他抱怨。

這天晚上,晚餐前的那一次,我就有些吃力,開始向他求饒,但他在睡覺前還是又上了我。

「小淫娃吃不消了?!」他壓在我身上一邊快速抽插一邊笑著說。

「主人太猛了..小淫娃..小淫娃要被你幹死了..」每天被他操,我已經完全不顧形象,什麼猥褻的話都敢說了,「呵啊..啊哈..啊哈..啊..」「那怎麼辦?」他停了下來把我抱起來,我摟住他的脖子,「一天不做的話,我可以撐得更久,小淫娃會更受不了的,不是嗎?」「小淫娃去找..我的..我的『另一半』

..一起..嗯..啊哈..跟我..一起給主人幹..啊哈..啊哈..可不可以..呵..呵..呵..呵..」「她不是女的『蕾絲邊』

嗎?會這樣接受我的愛?」他抽動得更猛,但是說話完全不費力。

「啊哈..這週末..燭光晚宴..小淫娃..啊..啊哈..帶她來..啊..」乳頭被他狠狠的捏著,噴泉衝向我的禁地,我又幾乎暈死,閉著眼喘著大氣,然後被他扛進浴室裡。

浴室裡全身無力的站著,然後全身都被他抹上香噴噴的沐浴乳,還正在慢慢回神之際,他又把我抱起來,扶著我的身體讓重力下壓,肉棒直接達陣,我這才知道還有這種站姿,趕緊夾住他的腰,深怕摔下去,但是他每一下下去都直接送到底,才兩下我的魂就飛了,「饒了小淫娃..啊..啊..停..真的..要被幹死掉了..啊..啊..」到後來已經爽到喊不出聲音,沒有多久,他緊緊抱著我狂抽猛送,浴室裡只有『啪、啪、啪..』

的聲音,我閉著眼,嘴巴開著,只能使出最後僅有的力量用手勾著他的脖子,最後的一挺,滾燙的精液再度爆發,「啊哈..死了..」我真的暈死過去。

Jack這幾天真的沒有再碰我的身體,讓我好好的休息,碰到我只是跟我舌吻,讓我真的是感動萬分。

好不容易到了週六早晨,弄好早餐後把他從被窩裡挖出來,跟他凹了車子和無限白金卡權限,要他先跟Chanel喬好。

「我會不會等一下就變成窮光蛋啊?」「不會,不過我會拿一些該拿的!嘻嘻..」我還俏皮的親了一下他的臉。

闊別已經接近3個月,不曉得Rose是不是真的還在等我,還是已經投向別的『男人』

的懷抱,心中確實相當的不安。

到了原先的出租公寓門前,撥了電話給她,她高興得哭了,幾乎是用衝的衝了下來。

「有沒有想我?」我和以前一樣捏捏她的臉。

「想死了!想到我已經快要瘋掉..」她撲到我身上,馬上嘴唇就親上來,這些日子被Jack親習慣之後,Rose的唇反而有些不太習慣。

「Jane,妳怪怪的,怎麼了?是老闆對妳不好嗎?」「沒有,他對我好極了,但是今天我有重要的大事要請妳幫忙!」我先帶她去Chanel,一件漂亮的套裝、一些化妝品和2瓶香水,我就把Rose騙到手,然後跟她說這是今天幫忙的酬勞,她馬上興奮的尖叫,當然,我也不忘記自己也買了一些。

帶著她回到別墅,趕緊先支開Jack,然後就要Rose幫忙我做今晚燭光晚宴菜單上的料理,2個人一起做果然就不一樣,雖然說Rose是生手,但是簡單的事都幫得上忙,果然就沒有像上次那麼手忙腳亂。

同樣的情景又上演了,不一樣的是:Rose是在廚房大快朵頤,我和Jack是在餐桌這一邊推演,之後我拉著她出來,也把她介紹給Jack,Jack這時謝謝她幫忙這次的晚宴,當然,加料的香檳又派上用場,她更是豪爽的連乾了3杯,親了她的臉之後,我擁著她在沙發坐了下來,不一會兒,她就已經面色潮紅,我讓她躺在我的腿上。

我開始吻著她「嗚..嗚..」,輕揉她豐滿的胸,她開始還掙扎了一會兒,沒多久就上氣不接下氣,我點頭示意Jack開始,他馬上掀開Rose的裙子,扯下她的內褲,不客氣的吻了起來,「啊..啊..怎麼..嗯..嗯..」上半身是我吻著她的胸,下半身是Jack吻著她的蜜穴,她的身體抽動起來。

「停下來..嗯..嗯..嗯..啊..啊..」大概太久沒有肉慾,Rose竟然兩三下就潮吹了,噴了Jack整個臉都是愛液,我點點頭,Jack馬上舉著肉棒就刺了進去,「嗯..不可以..」她拼命的搖頭,但是沒有多久就開始淫叫,「啊..啊..好舒服..好舒服..」看得我春心蕩漾,不停的吻著Rose,手揉捏她胸部的力道也愈來愈用力,「嗯..嗯..嗯..」她的眼睛緊閉,牙關緊咬,這時我要Jack這時把肉棒退出去,左手揉著她的胸,右手揉著她的蜜穴,不一會兒Rose就投降,哀聲叫著:「求求你..插進來..我還要..我還要..」「喜不喜歡我今天幫妳準備的棒棒?」我問她,順便兩手都加了一些力道。

「喜歡..喜歡..好喜歡..我還要..求求妳..」她的身體在顫抖。

領著她走上2F,Jack的房間,赤裸的2女1男的大戰準備開始。

開場當然是Jack和Rose繼續剛才未完的第一次親蜜接觸,我也按捺不住,一腳跨在Jack的肩上,要Jack給我口交,Jack休息多日,兇猛異常,沒多久兩個女人的聲音都尖起來,而Rose這麼長時候沒有性愛生活,現在身體裡又是真實兇猛的肉棒,Jack狂抽猛送沒有多久,她的高潮就來了,「嗯..嗯..嗯..呀啊..」整個身體挺起來,Jack的棒子硬是被她退出來,愛液噴得Jack和我身上到處都是,Jack趕忙把嘴湊上去,狂吻Rose的蜜穴,她身體又開始顫抖,牙關緊咬「嗚..嗚..嗚..」Jack放開她時,她已經完全攤在床上,這時,Jack的棒子還是堅挺異常,休息多日,我當然知道他的厲害,但是我的蜜穴也多日未嘗到他棒子的滋味,轉過身跪趴在床上,蜜穴向著他,頭低下來準備迎接他的蹂躪。

他並沒有兇狠的刺進來,而是徐徐的插入,慢慢的挺進到底,然後伸手緊握住我胸部那兩顆小球,慢慢的抽送,但是每一下幾乎完全退出再送到底,這感覺實在太爽了,「哈..哈..哈..」忘情的吼著,慢慢的,他的力道愈來愈強,抽送的速度愈來愈快,「哈啊..哈啊..哈啊..」稍微回神過來的Rose,竟然爬到我的身體底下,開始親吻摳弄我的花蕊,這麼強烈的刺激,我的身體已經支撐不住,上半身整個趴下去,「啊..啊..啊..小淫娃不行了..」感覺他也要爆發,這時已經是在狠狠的撞擊我的身體,「啪!啪!啪!」淫蕩的撞擊響聲充斥著整個房間,最後一撞,我的胸部被他緊緊握住,屯積好幾天的量一下子爆發出來,「啊哈..」整個蜜穴好像都被他灌得滿滿,吼到魂都飛了,停了好久才被他放開,我的身體躺在床上不停的在抽慉,Rose趁著這個機會,指頭又是捏我的乳頭,又是抽插我的蜜穴,奸詐的笑著,「妳好壞,竟然這樣子出賣我的身體!」我嬌喘連連,身體還在不停的在抽動,毫無抵抗她的能力。

Jack這時又把Rose拉過去舌吻,Rose曾經跟我承認過:她是被男人始亂終棄之後才偷偷的把我給上了,而且把我變成男的。

現在有個強壯的男人在眼前,被Jack抓過去吻起來馬上就沒有停,而且把Jack抱得緊緊的,然後Jack伸手揉著她的蜜穴,她竟然兩腳張得大開,毫不避諱的讓他揉捏,沒多久又動情起來,身體開始扭動,「還真是騷啊,」Jack的手指已經在抽送,「我叫妳小騷貨好了..」說完,兩只手指伸進去,「是..是..我是你的小騷貨..啊..啊..啊..」Rose的愛液又噴了一些出來。

看著他們兩人還沒有停,我下了樓準備把香檳拿上去,突然又想拿雙頭龍去小小的報復一下Rose,兩手都拿著香檳進了房間,看著雙頭龍,正在想怎麼帶上去,「乾脆就插著帶上去!」想都沒想,很順的就插進蜜穴裡,帶著兩瓶香檳,一拐一拐的上樓進了房間,這時,Jack和Rose已經開始在玩69,兩個人吸得不亦樂乎,我推了推Jack,然後把Rose翻回正面,馬上就壓在Rose身上,握著雙頭龍沒有任何阻礙就衝到底,開始吻著她,「浪穴有了男人就不理我啦,看我給妳好看!」然後就在Jack的面前開始狂插Rose,「嗯..嗯..嗯..不要..啊..啊..」Rose當然不可能忘記這個滋味,我們開始用力的磨擦乳頭,「哈啊..哈啊..哈啊..」兩個大女生忘情的淫叫,已經分不清楚到底誰是誰的聲音。

突然,我感覺菊眼一陣一陣涼涼的感覺,停下來回頭一看,Jack拿著潤膚乳液在我的菊眼大把大把的抹著,指頭不時還輕輕的探進去,我大吃一驚,「主人,你..你要做什麼?住手..」他把乳液的瓶子放到一邊,笑著說:「當然是要好好報答小淫娃,讓小淫娃爽到天堂去的啊!買這東西回來妳都不用,現在正好派上用場了。

」話才說完,肉棒就往我的菊眼刺了進去,「好痛..不要..啊..主人停下來..裂開了啦..」我的眼淚噴了出來,「別怕痛,小淫娃,等一下別又暈過去..」有乳液的助興,Jack刺進去之後,他開始慢慢的抽插,底下的Rose這時也動了起來,突然之間,神經開始完全緊繃,肉壁兩邊一起磨擦,那個充實的感覺真的無法比擬,Jack慢慢的加快速度,「小騷貨,妳也要快一點,這樣子出賣妳的人才會投降的!」Rose竟然聽從他的話,速度也開始快起來,天哪,這樣子的快感從來都沒有過,直衝腦門,「啊..」嘴巴才剛開起來就被Rose的唇給蓋上,閉著眼喘著大氣,「等等,咱們來一段讓小淫娃更難忘的..」兩個人都離開了我的身體,但是Jack把我整個抱著下床,然後又用站姿插了進去,「呵啊..主人不可以這樣子幹小淫娃..停..停下來..」Jack這時指揮著Rose,「來!小騷貨,換妳進那一邊。

」我大驚失色,「不行..不行..這樣我會死的..會死的..停下來..啊..」Rose的雙頭龍竟然很順的就進去,然後Jack扶著我的胳肢窩上下搖動,兩個洞穴都是劇烈的快感直衝腦門,「死了..死了..你們停下來..求求你們..啊哈..拜託..不要..啊哈..」我已經無力承受那個快感,Rose這時更不放過,伸手過來用力捏著我的乳頭,「啊..啊..啊..」眼睛閉著,好像連眼淚都已經出來,聲音已經尖到不行,我只感覺愈來愈無力,突然,Jack狠狠的一挺,熱騰騰的精液再度在我的蜜穴裡瘋狂的掃射,「啊哈..」我狠狠的忍住,又幾乎暈死過去,被Jack抱回床上時,好像全身的毛細孔都被打開,「好爽..好爽..」眼睛根本無力張開,喘著大氣的嘴巴也闔不起來。

Rose有些尖銳的淫叫讓我睜開了眼,「嗯..不要..嗯..」轉頭一看,這時的Rose屁股翹得高高的,Jack好像又用對付我的招式,準備征服Rose,只見他慢慢的抽送,但是每一下都是幾乎完全退出再送到底,「嗯..嗯..嗯..不要..啊..啊..」Rose已經開始發浪,突然,看到了Jack抖動的屁股,讓我也想要讓這個男人被我征服,算了算Rose好朋友的日子,今天『內射』

應該是沒有問題,而且剛才身體已經接收了他2發砲彈,應該要讓這個小騷貨也接1發,我在Rose耳朵竊竊私語,只見Rose閉著眼睛,不停的點頭,然後繞到Jack身後,拿起潤膚乳液,也在Jack的菊眼大把大把的抹著,他大吃一驚,動作整個停下來,回頭看著我,「小淫娃,妳..妳..想幹麻?」「幹麻?!換小淫娃來『幹』

主人了!小騷貨,要把主人夾好啊!」只見Rose飛快的轉身,然後像無尾熊一樣,手摟住他的脖子,兩腳緊緊的夾住他的腰,開始自己抽送,「嗯..嗯..嗯..」我站在Jack的身後,一手扶著他的腰,一手握著雙頭龍開始刺進Jack的菊眼。

「不可以..啊..會痛..啊..小淫娃..妳不停下來..啊..等一下一定..啊..啊..要妳..暈..啊」慢慢的,他的身體不再抵抗,這個大男人竟然開始淫叫,「啊哈..好..好刺激..啊哈..怎麼會..啊哈..好舒服..」我知道他已經適應了那個感覺,而且開始上癮,忍住身體的快感,加速了雙頭龍抽送的速度,聽到我心愛的男人臣服的聲音,「啊哈..啊哈..啊哈..」還真是悅耳,在他身體下做活塞運動的Rose,「嗯..嗯..嗯..啊..啊..啊..」這時也吼叫起來。

兩手都抓著他的腰,蜜穴狠狠的用力緊縮,用最快的速度抽插,沒有多久,只見Jack全身抽動,拼命的狂吼,「哈啊..」他身體下的Rose身體發紅,手腳緊緊的抱住Jack,「嗯啊..」然後兩人無力的癱在床上,看著他們,我滿意的笑起來,「哈哈..終於也有人爽到天堂去了..」這一夜,Rose和我一左一右的趴在他結實的胸膛上,我緊緊的摟著他直到完全睡著。

故事到了尾聲,Jack的別墅之後聘用了第二個固定的女管家,當然你們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就是那個小騷貨Rose,我們的任期也被Jack更改為『無限期。』

之後我還教了Rose不少的廚藝,我們輪流秀這些手藝,他也讚不絕口;而且我也開始留頭髮、化妝,胸部也變得愈來愈堅挺,愈來愈有女人味。

這樣子的日子沒有多久,Jack竟然開始把所有的經營權都交棒出去宣佈退休,過著退休的生活,外人都相當奇怪,我和Rose則一點也不會奇怪,但是他驚人的體力又搞得我們倆個大女生死去活來,我們真的很想找第三個女管家進來幫忙,這該怎麼辦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