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高三那年,我爹在一次山洪暴發中被無情的大水捲走了。當時我媽也在場,見我爹不時在翻翻滾滾的浪濤中冒出一顆人頭,我媽心一急便不顧性命地跳進水里去搶救,結果,我媽也被無情的洪水吞沒。就這樣,本來學習成績很好的我轉眼間成了沒爹沒媽的孤兒,沒有生活來源,我只好輟學從城里回到家鄉。

有一段日子,我整天跪在爹媽靈前,哭得像個淚人兒似的,差不多想到了死。

后來,是鄰居親戚天天來陪我說話,村長也天天來安慰我,並幫我出主意將家里的田地租出去給別人種,每年按一定的比例分糧食給我。村長特別關心我,怕我想不開,于是便勸我去和我姨娘住。

我姨娘是個命苦的人,嫁給我姨叔不到一個月,我姨叔就出車禍死了。后來我姨娘沒有再嫁,一直一個人住。你別小看我姨娘,她雖然半老徐娘,但人仍長得白白嫩嫩,風韻猶存。自從她變成寡婦后,村里有好多男人饞貓一樣纏著她,而耐不住寂寞的她有時也會半推半就地跟男人做著那種床弟偷歡之事。這幾年來政策開放,我們村的人也跟著開放得很呢。

有一天,我將姨娘家那頭水母牛牽到山坡上去吃草。找了一塊綠油油的草坪,我將牛一放,自個兒到一邊乘涼去了。時值響午,知了在樹上沒完沒了地鳴著。

突然,那頭水母牛發出一陣興奮的嘶叫。它的叫聲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站起來,沿著聲音望去,只見一頭雄壯的公牛正在跟母牛親熱……

見此情景,我驚呆得張大的嘴巴合不攏來。一會,我感覺自己渾身很不自在,便像做賊似的慌忙朝四周掃視,發現沒有人,才暗中松了口氣。但自己的心仍然跟貓抓一樣撲撲亂跳。

我雖是個十幾歲的女孩子,但我上過高中,學過生理衛生。我知道那次我對性開始有點向往,意味著自己的青春萌動時期已經悄悄來臨。當時,我望著那頭公牛發泄完畢之后,醋勁大發,忽然升起一股怒火,撿起一塊拳頭般大的石頭狠狠朝公牛扔去。被打中的公牛回過頭來瞪了我一眼,而后跑下坡去,很快就消失在密密麻麻的樹林里。

我笑了,覺得痛快!然而,當發覺母牛正用一雙怨恨的目光盯著我時,我又莫名其妙地哭了。就在我哭得很傷心的時候,村里有位小妹跑來告訴我,說是我姨娘在家里正好酒好菜地熱情招待著村長。

說來不怕你笑,在我們村里,村長的權力很大,在那摸不著邊際的深山老林里,村長就像一位呼風喚雨的皇帝。所以我理解姨娘,她熱情接待村長是情有可原的。另外,我聽村上的一些人背地里偷偷議論過,說我姨娘與村長是老相好。

記得那天,那位跑來告訴我的小妹還說她偷看到我姨娘用自制的米酒盛情款待村長。直到黃昏日落,村長酒足飯飽,那雙色迷迷的眼睛將姨娘從頭到腳仔仔細細地掃描一遍,然后才將飢餓而貪婪的目光停留在姨娘那飽滿的胸脯上。姨娘心領神會,嬌媚一笑,起身扭著屁股朝臥室走去。村長也站起身來,嘿嘿笑著用手抹了抹下巴那撮三羊胡子,迫不急待地跟進了姨娘的臥室……

那天,天黑下來的時候,我拉著牛,匆匆往回趕。到家時,我把牛趕進欄里,拴好欄門,剛走到大門口,便聽到屋里的姨娘哎喲喔喲的喊叫。我以為姨娘得了急病,于是快步走進屋去,推開姨娘的臥室房門。我一看傻了!原來,姨娘和村長正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他們的動作就好像那兩頭公牛母牛。

當姨娘和村長發現我時,心跳加速的我一聲不哼便轉身出了臥室。一刻鐘左右,穿好衣服的村長揭開門簾走出來,嘿嘿地乾笑著對我說:「小玉,在你姨家住得還習慣吧?」我點了點頭,沒說話。村長說:「習慣就好,習慣就好,其實你姨這人不錯。」說完,他揮揮手大搖大擺地走了。

村長走后,姨娘也悉悉索索的紅著臉蛋走出臥室,對我說:「玉,洗手吃飯吧,姨幫你把菜熱一熱。」說罷,哼著小調進了廚房。

吃飯時,盡管我將嘴里的菜嚼得哢嘣脆響,但還是吃不出什麼味道。我腦子里一會出現公牛與母牛交配的情景,一會又出現村長和姨娘像兩條魚兒溜來溜去的鏡頭。

飯后,我洗完澡就早早爬上床睡了。窗外的蟋蟀一起一落互相爭鳴著,吵得我難于入夢。想到白天發生的一切,我總覺得體內有什麼東西在不斷膨脹,且難受得好像要將身子撕裂似的。那一夜,我失眠了。我開始對性充滿了渴望。

自從那晚整宿未睡之后,我失眠的次數越來越多。甚至,我的性格變得怪癖起來。每到深夜,當我聽見隔壁姨娘臥室房門開啟又合攏的咿咿呀呀聲,心就會緊張得提到嗓子口。總感覺要發生什麼事的我,便悄悄起床,輕腳輕手地摸到姨娘的臥室門外探個究竟。

后來,我想出一個絕招,趁姨娘不注意,便偷偷在那堵隔著自己與姨娘臥室的板壁上用刀削了一個拇指大的洞,而洞口恰好就在我睡的枕頭上方。

一天夜里,外面沒有一絲流動的風,天氣悶熱煩燥,我熄燈后,脫得光溜溜的躺在床上,四肢張開,活鮮鮮就像個「大」字。凌晨時分,一股強烈的光線經過床頭上方洞口,從姨娘的房間透過來。我起身,將右眼緊緊帖在洞口上,朝姨娘的臥室望去……

也許是天氣熱的緣故,姨娘也將自己脫得光溜溜的,一邊半躺半靠在潔白的輕紗帳里,一邊用手搖著紙扇。我目不轉睛地死死盯著充滿誘惑的姨娘,那輪廓分明且光滑圓潤的胴體令我十分羨慕。直到姨娘再次將燈拉滅,我才喘著粗氣,一堆爛泥樣地攤在了床上。

又一個深夜,窗外夜黑如墨,只有銀火蟲發出的點點亮光在夜空中四處飛舞。

忙碌一天的我實在支撐不住,迷迷糊糊進入了夢鄉。三更左右,有人在姨娘的臥室窗外用手敲窗戶玻璃,響聲將我從睡夢中驚醒。隨著大門開啟又關閉的聲音,我像彈弓上崩緊的石子,忽的一下彈到地上。

這回,姨娘的房間沒有開燈,只有一陣陣刺激人心的快感從拇指般大的洞口傳來,且聲音一浪高過一浪。我邊聽邊猜測著其中那男人是誰,但始終都沒有猜得出來。但我肯定的是,那男人絕對不是村長。

第二天,我下地乾活回來,覺得頭痛,吃完飯后就把自己關進房間,想起爹媽丟下我一個人,便嗚嗚嗚地痛哭起來。姨娘聽到我的哭聲,嚇得慌作一團,不知我出了什麼事,叫又叫不應,拍門又不開,最后乾脆叫來村長。村長也沒有拍開我的房門。不過我畢竟說了話,我說:「你們少管我!」

村長和姨娘見我開口,終于松了一口氣。我聽見村長在門外說:「沒事了。小玉開口說話,就證明她還好好的。看來她想起什麼傷心事了罷。」

當晚,村長在姨娘家「玩」到半夜才回。我又從手指般大的洞口偷窺到了村長和姨娘兩人偷歡的精彩鏡頭。

有一回,我得了感冒,姨娘為我忙得不亦樂乎。她用湯匙喂我粥,當她俯下身子,我見她那高高隆起的胸脯將那條乳溝擠壓得沁出細密的汗珠時,實在控制不住內心激動,便問她:「姨,你怎麼不找個男人嫁呢?」

姨娘起先一驚,后來見我很認真的樣子,才和聲細語地說:「玉,你姨老了,還有誰要啊。」我說:「那麼多男人追你,怎麼會沒人要?」姨娘笑著問我:「玉,你怎麼曉得有男人追我?」我說:「怎麼不曉得?你和村長偷情偷得這麼大膽,傻子才不曉得呢!」

姨娘很驚訝,目光深情地凝視著我,終于明白什麼似的說:「玉,原來你都懂了。姨還把你當成小孩子吶,原來你早成大閨女了。」

我突然大膽地說:「姨,問你件事,怎麼你和村長偷情時喜歡讓他在你后背?」

姨娘紅著臉輕笑著用手拍了我一下:「你這小妮子不害臊啊。」一會姨娘才說,「面對面找不到感覺,我才不要呢。」

姨娘說完,用一種異樣的目光剜割著我,似乎恨不得將我整個心思都看透似的。她忽然打趣地說:「仔細一瞧,才曉得玉你已經女大十八變了。是不是讓姨給你找個婆家嫁出去?」我紅著臉說:「姨說哪兒話,我才十七歲呢。」姨娘說:「在我們農村,十七歲不小了。」

姨娘說得雖有道理,可我是念過書的人,我不會這麼早就嫁人的。我還得想辦法從農村走出去。

就在那天,吃完早飯,姨娘要去大山那面一個叫鬼見愁的地方打柴,聽說那地方常有凶猛野獸出沒。我不放心,怕姨娘一個人有什麼閃失,便起身下床,朝著鬼見愁的方向吃力地走去,以防猛獸出現時有個照應。

當我走到大山腳下鬼見愁的入口,卻發現前面不遠處,上身只穿一件薄薄的半唐裝小邊襯衣的姨娘,不是一個人,她身后還跟著她那死去多年的丈夫的爹!

也就是她的家公吳老財。

【全文完】

Tags: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