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北國,街頭滿是風雪。

差不多四五點的時候,天色已經暗的差不多了,15歲的田蜜今天提早一個小時離開學校補習班,想要趕在川流不息的繁忙時段之前回到自己溫暖如春的家。田蜜把自己從上之下裹了個嚴嚴實實,栗色的毛織圍巾在她嬌嫩的脖子上繞了數圈,承接著的是長過腰際的黑色雙排扣毛呢風衣,街上的寒風凜冽,妄圖趁其不備鑽進每一個路人的衣服內。

田蜜的家離學校不太遠,步行二十多分鐘就能到達,但是坐公交車卻極不方便,所以儘管是隆隆嚴冬,田蜜依舊只能加快腳步,這是她唯一需要做的。呼出一口氣息就能在空氣中凝結成白煙,是不是裸露在冰冷空氣中的鼻子都被凍紅了呢?

田蜜聳了聳肩,深呼一口氣,曼妙的身姿如同一道魅影劃過了百貨商店門前裝扮繽紛的聖誕樹下,她穿著緊身的藍色牛仔褲,足上的黑色長筒皮靴每踩下一次,都能發出清脆的聲音,連帶著濺起零散的冰晶。

進入公寓的電梯才顯得稍微暖和了一些,這是一棟市中心的老式高層公寓大樓,田蜜的家在15樓,一套三室一廳的住宅。用鑰匙打開門,卻並沒有人迎接,但田蜜彷彿一下子回到了春天,或許是暖氣開得太足的關係,空氣中甚至透露出一股慵懶的意味。今天放學比平時早,母親的確不會先回到家,田蜜褪下圍巾,摘下手套,隨意把大挎包往衣帽架子上一掛,徑直穿過了玄關,就看到了在廚房間認真煲湯的父親。

「爹地,我回來了!」田蜜的聲音顯得俏皮而悅耳。

田章轉過頭,用詫異的眼光看著眼前的女兒,用略帶責備的語氣詰問道:「今天比平時早了呢。」不過口吻馬上變得和藹而慈善「小蜜你應該打個電話回來啊,我好去接你,今天天這麼冷,凍壞了吧?」

「還行」田蜜一邊褪去厚重外套,一邊坐到沙發上,開始擺弄起手機來,大衣裡面的緊身毛衣塑顯出她青春誘人的線條。

田章走到田蜜面前,給她遞了一杯熱乎乎的紅糖水,滿滿的暖意似乎要溢出來似的。

「爹地……」田蜜的眼中充滿了感激,對於一個15歲的少女來說,沒有比這更溫暖人心、更有家的感覺的了。

「凍壞了吧,喝點紅糖水暖暖身子吧,家裡暖氣可不能把溫度調的太高,呵呵。」爹地溫柔的笑著,田蜜喝了一口,頓時心裡和生理上都升騰起了一股濃濃的暖意。

「對不起啊蜜兒,今天爹地去菜市場逛了半天才買到只老母雞回來,湯燉得完了,也不知道你這麼早回來,可能要再過個把小時才能喝。」田章笑著,「你喝完這個我再給你沖點薑茶驅驅寒。」

「沒關係的爹地,你煲什麼湯我都愛喝。」田蜜說的是真心話,爹地做菜的手藝尤其是這煲湯的功夫絕對是一絕。

田章拿起茶几上的遙控器打開了電視,然後把遙控器遞給了女兒。「看會兒電視吧,我再去看看還能做幾個什麼你愛吃的菜,真是的,下次早回來要打電話回來。」責備的語氣中明顯帶有一絲疼愛。

「嗯。」田蜜笑笑,發自內心的。

田章,大家都喚田夫子,大學教授,大學沒課節便做家庭煮夫,今年三十有六。    就這麼過了一小會兒,誰也沒有再講話,空氣中傳播的只有電視裡廣告的聲音,有些嘈雜,也有些安靜。

田章小心翼翼的把火關小,只要再燉煮個一個多小時就大功告成,剛想轉過身,卻被一把手抱住。

田蜜修長的雙臂緊緊地環抱著田章,柔順的長髮劃過他的脖子,一股年輕女孩才會使用的香水味鑽入了田章的鼻腔,少女臻首緊靠在他身上,時而摩梭兩下,像是在和父親撒著嬌一般。田章也沒有轉過身,只是靜靜佇立在廚房。

田蜜身高很高,足足有一百七十四公分,田蜜也沒脫去長靴,穿著整整比一米九的爹地仍矮了小半截。就這麼僵持了一會兒,田蜜的環繞過爹地身體的雙手開始往下不安分起來,    田章趕緊用寬大有力的手掌緊緊地抓住女兒的纖纖玉手,不讓她有進一步的動作。

「媽咪回來會看見的。」

「不會的,我剛剛和她發過短信了。」

「她今天又加班?」

「嗯……爹地,我想要了。」田蜜把嬌艷欲滴的嘴唇貼近爹地的耳朵,吐息若蘭,「爹地,我們好久沒做了吧。」

「嗯,差不多半個多月了。」

「想我嗎?」

「想。」

「有多想?」

「要多想有多想。」

「爹地,來要我吧,要我的身子吧,來肏我吧……」

田蜜被緊抓著的雙手被鬆開,爹地也轉過身來,這一對父女,年齡相差二十一歲的男女開始熱烈地,濃重的熱吻起來。年齡的差距卻一點也不影響兩人如同戀人一般的熱吻激情,至於那道德和身份的倫理禁忌,在一年前也許就拋之殆盡了。

兩人緊緊抱著,甚至是年輕漂亮的田蜜更加主動一些的舌吻著田章,田章的雙手也開始不停地往下挪,隔著牛仔褲在田蜜的屁股上撫摸著。

就在客廳裡,田蜜溫柔地給爹地除去了衣物,田章也幫女兒脫下了緊身的毛衣和奶罩,一口咬住那嬌俏的小櫻桃允吸了起來。爹地的舌頭技巧很足,殘留的鬍渣紮在她豐滿的乳房上癢癢的,搔動著她不安分的內心。田蜜原本就是個體質敏感的女孩,這個時候早已是面色潮紅媚眼如絲了。

「爹地,今天在客廳裡做嗎?」田蜜的喉嚨裡擠出一句。

「嗯。」田章的嘴唇離開了她堅挺的乳房,一路往下移,吻過她平坦的小腹,直逼她隱藏在褲子底下的隱秘深處。

田蜜一邊接受著爹地對自己腹部的親吻,一邊把自己的腰帶解開,半蹲著身子,姿態扭捏地慢慢褪下緊身的牛仔褲,那是一種讓任何雄性動物都無法抗拒的媚態。

淡黃色的絲質蕾絲鑲邊內褲是年輕女孩鮮嫩臍下三寸的最後防線,卻也出賣了少女的身體,襠部泛出的蜜水在內褲柔滑的面料上印出了一灘淺淺的水漬,爹地粗糙的手指熟練地伸向年輕少女的兩腿之間摸了一把,「蜜兒,你濕了……」

少女白嫩的面頰上迅速地閃過一絲緋紅,她蹲下身子,一口含住爹地已經明顯勃起的下體,熟練地反覆吞吐起來。田蜜不愧是個狐媚女孩子,出色的口舌技術再加上姣好面容和精緻五官,讓居高臨下的爹地享受著視覺上和生理上的雙重感官享受,女兒時不時地用她那迷人的大眼睛和爹地進行眼神上的交流,她默契而又敏銳地捕捉到了時機,差不多是該進入正題了。

田蜜的上半身倚靠在沙發上,屁股高高的撅起,她還穿著黑色長筒皮靴,牛仔褲和絲質內褲都已被褪到膝蓋的位置,白嫩修長的兩條大腿暴露在室內的空氣和陽光之下,鮮嫩而又濕漉漉的花瓣若隱若現,似乎在對男人的性器招手,要他趕緊進入。

「嗯……啊……!」田蜜的喉嚨最深處止不住地發出了愉悅的聲鳴。緊接著而來的快感讓她的呻吟變得愈發的急促。田章滾燙粗漲的陰莖開始在她年輕的陰道里馳騁肆虐,年輕的肉壁富有彈性,緊實地夾住爹地的陽具,卻依然無法阻止男人的陰莖每一次都能夠深入巷底。

田章踮著腳,一雙大手從兩側緊緊地握住女兒纖細的腰肢,年輕的肉體激發了他無限的潛能,下體如同馬達一般律動著。

「爹地……好舒服……」田蜜發自內心的讚許道,「爹地……再快………快點……我……啊……啊…啊啊……啊」話還沒說完,身後的爹地又愈發地加快了速度,只剩下了她愈發放肆的呻吟。

時間一分又一秒地過去,「啊!……」又是一陣聲嘶力竭的呼喊,爹地的撞擊終於直接地深深地撞擊到了女兒的花心,一股無法抗拒的快感如同閃電一般刺透少女的內心,高大的嬌軀止不住的顫抖著,田章這一用力,田蜜的雙腳沒能站穩,整個人徑直地倒在沙發上,花心深處和陰道內壁的肌肉死死地咬合這爹地的龜頭,男人白濁滾燙的精液如同岩漿一般噴射出來,被年輕的子宮口全部接納,兩人幾乎同時達到了美妙的高潮,少女高挑的胴體忍不住地不斷顫抖,伴隨著爹地一發發子彈的射出,巨大的快感襲向田蜜年輕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爹地像死狗一樣趴在田蜜的身上,重重地喘著粗氣,田蜜先恢復了元氣,伴隨著甜甜的笑容說道,「爹地,還是那麼厲害。」轉過身子,和爹地再一次熱吻了起來。

爹地的陰莖慢慢軟化,從女兒泥濘不堪的花徑中慢慢滑出。

「爹地不要和媽咪離婚。」田蜜的頭靠著爹地的頭,四目相對凝視著。

「為什麼 ?」

「爹地,我捨不得您。我不要跟媽咪…..」田蜜水汪汪的眼睛濕潤了,「我怕再也沒有人對我這麼好了……」說完,一行清淚止不住地往下掉,劃過她那美麗的臉龐。

「傻丫頭,別哭啊,爹地疼你,爹地疼你一輩子!」爹地從女兒的身體內抽離,拿起茶几上的紙巾,給田蜜擦去眼角的淚水。又換了另一張,擦拭著從女兒雙腿間緩緩流出的混濁精液。

又是一陣莫名的寂靜,伴隨著深情的熱吻。

「壞了!」田章突然躍起,「我的湯!」

看著赤裸著身子的爹地跑向廚房,田蜜不禁一陣咯咯的壞笑。

清晨的鳥鳴聲是此起彼伏的,陽光是和煦溫柔的,尤其是在這冬日。

陽光灑進滿地的臥室,一束束光線照到田蜜美好的軀體上,在女孩美妙的肉體上映射出百葉窗的層層影子,勾勒出年輕女孩誘人的曲線。田蜜喜歡裸睡,網上看到說這樣對身體好,也不置可否。睜開眼,睡眼惺忪地掙扎爬出大床,就這樣光著身子,穿上拖鞋向臥室外走去,屋內暖和的空氣一點也不干燥,床頭旁邊就是爹地買的加濕器,細細地吐出著水蒸氣,柔和而又溫情。

果不其然,爹地正在廚房間做早餐呢,田章穿的也不是很多,偉岸的背影顯出濃濃的父愛,就像一座山一樣可以依靠。

「丫頭你幹嘛呢,快把衣服穿上,別著涼了。」

「哦。」田蜜嘟噥著小嘴,一臉不情願的樣子。

「先刷牙啊,刷完牙吃早飯,培根煎蛋吐司。」

田蜜慢吞吞地穿上衣服,刷牙的時候,腦海中一直浮現著昨天晚上瘋狂的細節,臉上洋溢著迷人的微笑。

吃完早餐,田蜜開始整理起東西來,生日時媽咪送的LV錢包卻遠比不上爹地送的廉價大挎包實用,到底是爹地會疼人,體貼細微到能觀察得知她內心的每一個角落。

「晚上想吃點什麼?爹地給你做。」

「爹地您看著辦吧,您做的我都愛吃。」

「那我去菜市場買隻鴨子回來燉?」

「爹地我不愛吃鴨子……」

「我就說嘛,那黃豆豬手湯怎麼樣,養顏的。」

「嗯!」田蜜不由得露出幸福的笑容,這種家庭的溫暖,已經不知有多少時候沒有從自己的母親身上得到了。

「爹地,我出門了。」田蜜一邊穿上雪地靴,一邊和爹地揮手致別。

「出門當心點,前幾天雪沒化透,當心滑啊。」

「嗯,知道了爹地。」

田蜜關上門,準備迎接元旦假期後的第一個上學日的到來。

「蜜兒!」才走出了沒幾步,田蜜就被身後雄厚的聲音喊住了。

「爹地,怎麼了?」

「你的口罩,外面冷,我昨天幫你買的。」

「爹地……」田蜜一陣莫名感動,不知說什麼才好。

悠長的走道里顯得寂靜異常,田蜜看了四下無人,飛快地親了一下田章,然後快速奔向電梯口,嫵媚高挑的身姿消失在走廊盡頭的轉角。

這天天氣不錯,雖然寒風依舊,但是田蜜或許沒那麼冷。

學校裡的暖氣一點兒也不比家裡的舒服,真是搞不懂在節約什麼,正在心中抱怨著的時候,田蜜被人拍了一下。

「想什麼呢?」

田蜜嚇了一小跳,回頭一看,是丁婷。

丁婷比田蜜小一歲,個子比田蜜矮十公分,去年一同進了這家學校,和田蜜成了好同學。

「今天臉色不錯啊,看不出前幾天還生病的樣子。」丁婷挑逗著田蜜,忽而又壓低了聲音:「男朋友把你滋潤的不錯嘛!」

「說什麼呢你……」田蜜臉一紅。

「真羨慕你有個好男朋友。」

田蜜滿臉通紅,丁婷才不會知道田蜜臉紅的真正原因,外面的男孩子還不懂得這塊風水寶地,倒是被自己的爹地勤懇耕耘。

「想什麼呢蜜兒?是不是想男朋友啦……」

伴隨著丁婷咯咯的嬉笑聲和漲紅著臉的田蜜,中午的時光顯得快樂而又短暫。

(三)

街上依舊風雪連天,新生的樹枝嫩芽想要綻放光彩,還需要很久很久。

田章慢條斯理地收拾著屋子,到了他這個年紀,得益於自身保養有方,也受恩澤於上蒼眷顧,事業與「性福」佳備。不過儘管如此,做任何事情,田章皆以「慢」字當道,不與人爭吵,戒驕戒躁,心平才能氣和,氣和方可健康。

除了個別的時候,即使是和女兒做愛交媾,田章也奉行一個慢字,充分的前戲,慢條斯理的愛撫和抽送,每一次的性愛生活都能超過一個小時以上,加之約定俗成的每週一到兩次做愛,保質而不苛求於數量,讓這一對父女鴛鴦一次次都能夠達到愛慾的巔峰。

大早上買完菜,幫女兒整理完房間,再洗洗弄弄,下午到大學授課兩節,這便是田章的日常生活。妻子和自己屢次鬧翻以後,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了,說是加班,但他和妻子都心知肚明。夫妻之間缺乏完善的溝通,誤會重重以至於如今家庭矛盾不斷激發,處於破碎的邊緣,儘管這反倒讓田章佔了女兒便宜。

女強人妻子,完全忘記了家庭才是生活回歸的真諦。

「喂?哦是蜜兒啊。」

「是要補課嗎?」

「外面吃飯注意衛生啊,當心冷……」

儘管室內沒有其他人,但田章還是突然壓低了聲音:「爹地愛你……」

女兒不回家吃晚飯,妻子更不可能回家,田章兒的心突然落寞下來,一下子覺得沒什麼事情做了,這倒把他難倒了。下棋本是他業餘生活中重要的一項,無奈樓下花園裡那些鄰居棋品實在太差,田章平時一般不樂意陪他們玩兒,吃完晚飯,猶豫了一下,田章還是一個人就出去了。

補課完畢,回到家,卻意外地發現爹地沒有在家。

田蜜換下外套和鞋子,看到桌子上還放著保溫箱子,飯菜和煲好的豬手湯,摸了下還是溫熱的。桌子上留著張小紙條,田蜜沒看便知道是爹地為關心她而留下的。

「蜜兒你回來了啊,對不起我回來晚了,你還要吃點嗎?要和湯的話爹地再給你熱。」田章打開門,卻發現女兒先回來了。

「爹地你去哪兒了啊?」

「哦,我去和老張下棋去了,一入神就晚了,呵呵。」

「晚了,我還要做些溫習。」田蜜在田章臉上親了一口,逗得田章直樂。

「月底您三十六歲生日,明天晚上把媽咪叫回來商量下怎麼辦吧。」

「嗯。」田章沒反對,畢竟好久沒見過妻子了。

「對了,明晚週末我來做菜怎麼樣?」

「你,能行嗎?」

「可別小瞧了我!」田蜜豎目橫眉,裝作一副生氣的樣子,「我給您煲湯喝,放心,一定好喝!」

第二天第一大早,田蜜給爹地做完早餐,便到集市上買菜去了,晚上母親要回來吃飯,一家人終於能夠坐到一起好好的吃頓飯了,心想著這才有點家的樣子。

母親的確有些時日沒有回家了,估摸著是外邊有了男人,爹地也心照不宣,誰都沒有在妻子面前點穿這件事情。想到這裡田蜜不由得嘆了口氣,田章這麼窩心的丈夫母親居然不要,只能由她這個當女兒的好好疼疼爹地了。

一整天田蜜都在忙著為晚上的飯菜掏空心思,待得好不容易做完了六菜一湯,爹地和媽咪先後回到了家,氣氛卻讓田蜜始料未及。

「工作,工作,子君你眼裡還有這個家嗎?」

「我不工作誰有錢買大房子買房車……」

「子君,我和蜜兒要的是這些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有男人了!」

「有男人怎麼了!」

「子君,你不要太過份!」

飯桌上田蜜精心製作的佳餚無人問津,眼見得爹地和媽咪幾乎是在自己的面前要動起手來,田蜜再也忍不住了。

「你們……」田蜜的右手握著筷子往桌上一砸,這一砸把爹地和媽咪都震住了。

「你們只懂得吵!吵!吵!都不想要這個家了嗎?」

田蜜低著頭再沒有說話,媽咪的目光也不敢往父親的方向去,印象中田蜜從小到大很少發脾氣。

沉默了好一會兒,媽咪點起一根煙,猛然吸了一口。

「你就知道抽煙!總有一天把你抽死!」田章肅穆地罵道。

「行,我出去抽!」媽咪眉頭一皺,「哼!這家我沒法兒待了!」

「砰!」媽咪把門重重一摔,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

田蜜傻眼了,她沒想到媽咪會真的走,田章也呆住了。

父女兩人就這樣幹坐著,田蜜眼眶中的淚水不停地打轉,那個曾經發誓說要疼她一輩子的媽咪,已經再也回不來了。

「你愛吃的青菜。」田章給田蜜夾了一大筷子。

田蜜通紅著雙眼,不由得望去自己的爹地,這是她如今唯一信賴依靠的男人。田章一臉肅穆,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

「天塌下來爹地給你頂著。」

田蜜嬌軀一顫,修長的手臂緊緊地抱住田章,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淌。

她真的哭了。

(四)

學校嘉年華會的這一天,正好是田章三十六歲的生日,八點半一過,餐桌上的早餐沒吃幾口,田蜜就匆匆告別爹地了。上次父母大吵一架後,夫妻關系徹底名存實亡,本來說要給爹地做生日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嘉年華會結束後,田蜜打車先去面包店拿了定做的蛋糕,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快十點了。

「爹地,我回來了!」

聽到女兒悅人的輕快聲音,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田章很是高興人,雖然自己從不會當生日是回事兒,但女兒孝心難得還能夠記得就很不容易了,何況妻子連一個電話都沒打,上次離開至今半個多月也不曾再回一次家,田章的心和窗外的天氣一樣冰涼。

「爹地,蛋糕。」田蜜把蛋糕輕輕地放在了茶几上。

田蜜褪去厚重的羽絨服和外衣,嬌媚修長的迷人身段霎時展現了出來,這是一件嘉年華會上為表演節目而穿上的修身深素色旗袍,上面鑲嵌著如同旗袍主人一樣多姿迷人的花朵。

旗袍考究的面料和精緻的圖案勾勒出少女幾近完美的曲線。

「蜜兒你能回來爹地就很高興了。」

田蜜並不是那種心靈手巧的女孩,好不容易折騰著插完了蠟燭,還硬是不讓田章插手幫忙。

「爹地,吹蠟燭許個願望吧!」田蜜甜美的笑容總是那麼沁人心脾。

「嗯,好了。」

田蜜打開燈,漆黑的屋子內再次充滿了溫暖的光線。

年輕少女柔順的長發向後盤起顯得一絲不苟,單薄的塑身旗袍顯示出精緻的女人味,下身只是黑色的絲襪和高跟鞋顯得田蜜修長美腿更加緊繃的腿型,讓人有一種慾望想要把它撕開一窺究竟。

「蜜兒,今天你好美。」

「爹地,我平時就不美嗎?」田蜜故意撒嬌道。

「美!美!蜜兒你是我這麼大歲數見到過最美的女人!」

「撲哧」一聲,田蜜姣好的面容上露出兩個小巧的酒窩,聽到男人如此誇獎自己,幾乎是有些放肆地大笑起來。

「今天穿成這樣冷死了,可都是為了你!」

「爹地知道,來讓爹地好好疼疼你。」田章猿臂一展,田蜜高挑的嬌軀順勢就往田章的懷裡一倒。

「不吃蛋糕了嗎?」田蜜坐在田章的大腿上,雙臂環繞著爹地的脖子,如同年幼的小女孩兒向父親撒著嬌。

「吃,但是先吃你。」

田蜜一陣咯咯的媚笑,笑聲輕快而又有些淫蕩。

田章的嘴立馬貼了上去,止住了少女響鈴般的笑聲,少女也立馬熱情的回應了起來。

田蜜嬌豔欲滴的紅唇放肆地與自己的爹地親吻著,丁香小舌肆無忌憚地鑽入口腔,和田章的舌頭攪拌糾纏。舌尖的津液來回在兩人的口腔裡交換流淌。

田蜜頭髮所散發出年輕女孩的香味不停鑽入田章的鼻腔,田章原本閉著的眼睛也睜開來,視覺嗅覺和味覺的交換刺激讓他欲仙欲死。

少女也能夠明顯感受到田章吻技的進步,嬌嫩白晳的手臂死死地摟住田章,動情的嫵媚嬌軀不斷輕微地扭動著。田章雙手也不閒著,不斷在少女挺拔光潔的背上來回摩挲,有時候手掌滑到少女纖細的腰肢和嬌俏的屁股,手指還會無意間帶到少女神秘嬌嫩的會陰部,自然是引起了少女高大身軀的一陣扭捏。

這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濕吻,差不多吻了足有十分鐘,吻得很深,田章覺得自己都快醉了。

高挑的田蜜幾乎是整個身子都快斜躺下來了,兩人的臉上充滿了對方的口水。

田章扶著田蜜正了下身子,解開了旗袍的第一粒鈕子,田蜜雪白的粉頸頓時就顯露了出來。

第二粒。

第三粒。

先是田蜜性感的鎖骨,隨後是她豐滿堅挺的一對乳房。田章把手伸進少女旗袍的已經名存實亡的領口,熟練地解開了黑色奶罩設計在前面的鈕子,一對完整的玉兔潔白無瑕地裸露在空氣中。

田蜜已然動情,雙眸微閉,靜靜地感受著爹地那雙手對於她嬌嫩肌膚的刺激。

渾圓堅挺的乳房上兩粒粉紅的乳頭被田章一把扭住。爹地的嘴又貼了上來,從嘴唇,耳根,鎖骨的親吻,到他一口含住乳頭。

「啊……」田蜜像雌貓發情一樣失控地喊了一聲。

旗袍的開叉到了大腿根部,田章的另一隻手從開叉的地方伸了進去,撫摸著少女的臀部。

田蜜媚眼如絲地盯著眼前的爹地,心想之前給他下的日本色情A片一點都沒白下。

田章把女兒的旗袍往上翻,神秘的三角地帶開始若隱若現。

田蜜穿的是黑色的蕾絲吊帶絲襪,顯得十分淫靡,田章手指才一觸碰到少女的陰部,卻發現她的內褲早就濕透了。

「小騷貨,濕成這樣了,羞不羞?」田章拿手指刮了一下田蜜堅挺的鼻樑調戲。

「是爹地厲害!」

田章開始慢慢地扯下少女早已無存在意義的內褲,少女抬起雙腿配合著爹地的動作,直到黑色的蕾絲內褲被褪下至一條長腿的腳踝。

田蜜溫順地幫田章脫掉衣服和褲子,然後飛快地除去了田章的內褲,抓起爹地勃起的肉棒貪婪地允吸起來,她可有些等不及了。

田蜜的口交技術很棒,不一會兒田章就感到自己的下體堅硬如磐石了,不過他依然還是耐著性子,尊崇「慢」字為宗旨,扶著女兒進了臥室,然後光著身子的爹地和穿著被解開至一半旗袍的田蜜輕車熟路地開始「69」起來。

與以往不同的是,年輕高挑的少女在下,年邁的田章在上,他用一切方法挑逗和刺激著女兒嬌嫩的花蕾,這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了。他雙腿分開跪在女兒臻首的兩側,盡情地享受著年輕少女精湛的口舌服務,甚至對準田蜜的殷桃小口慢慢地抽插起來,就如同他的肉棒在少女的陰道里那般肆意的馳騁,一下下深入年輕美女的喉底,那種感覺異樣的暢快。

少女的身體已經被完完全全地挑動了起來,田蜜穿著絲襪和高跟鞋仰躺在床上,兩條修長筆直的美腿被自己的爹地分開,田章的肉棒如同鑰匙一樣筆直地豎立在那裡,龜頭抵在年輕的陰戶,然後不懷好意地摩擦挑逗著少女敏感的身子。

「爹地,我癢……」

「哪裡癢?」

「心癢……」

「還癢嗎?」田章下身一挺,「嗞」地一聲,肉棒緩緩地插入了女兒的陰道,緊實的快感如閃電般襲來。

「嗯……啊……還……還有一些……」

「現在呢?」田章沒再客氣,整根沒入田蜜年輕的身體。

「嗯……好多了。」田蜜滿露淫色,舌頭舔著嬌媚的嘴唇:「如果能撓撓就更好……啊!……」

田蜜還沒說完,田章的下體便開始聳動起來。

田章故意緩慢的抽送讓年輕的田蜜不斷扭動著白若凝脂的軀體,田章有頻率地會突然加重力道,深深刺入,透過陰道直達少女的內心。

田蜜覺得自己快要升天了,這種溫柔的快感都從未感受過,她雙腳隔著黑色的薄薄一層絲襪,緊緊地纏住爹地的腰,雙腳緊繃著不讓腳指上掛著的高跟鞋掉在地上,以免打擾到這位正帶給她無盡歡愉的男士。

斜眼望了下牆壁上的石英鍾,已經十一點多了。天哪,如果沒有那一層父女的倫理阻擋,她真想嫁給這個男人,那種別人給不了的父愛和無微不至的關懷,她覺得她要瘋了。

田章賣力地抽插著身下年輕的嬌娃,一絲不苟如同他在做菜時一樣。看來不僅是治大國如同烹小鮮,行房事也亦是如此啊!

高個子的田蜜雖然不是什麼小巧玲瓏的女生,但沉醉於快樂之中的她,柔軟的身子卻被爹地輕鬆地翻了個身,男人和女人輕重不一的喘氣聲只停了一小會兒,便再度開始蕩漾起來。

「爹地……我好喜歡你從後面……肏我……用力……」

田章兒還是慢條斯理遵循著「九淺一深』 的規律,儘管女兒年輕陰道內的壁肉死死地包裹著他的肉棒,噬咬著他每一根神經。

又是十五分鐘過去了,田蜜的高潮不期而至。

田章的陰莖就這樣放在田蜜的陰道里,然後拔出,少女一陣巨大的空虛,然後她被轉過身,那種充實又如願到來。田章兒抱著女兒的嬌軀,雙手在她光潔的背部愛撫著,目光死死扣住田蜜那雙迷人有神的大眼睛。

四目相對,眼神交匯。

田章頓了一下,下體的速度開始逐漸慢慢加快。

年輕女人的聲音開始加大,語言也更加淫蕩。

看著眼前穿著旗袍和絲襪的年輕貌美女孩,田章彷彿一下子回到了自己在北京大學修讀博士學位的歲月,那時候在舊區胡同看到穿著旗袍的女人,那腰,那胸,那屁股,在那個單純年代激發了他最初的慾望,如今,這種慾望得到了加倍的滿足!

田蜜的意識有些模糊了,田章也一樣,他愈發地加快速度。

加速!

起飛!

田章感到自己的肉棒一下子無比的深入,龜頭的前端甚至衝過了子宮頸的防線,年輕女人陰道里的肌肉發狂般地抽搐著,田章俯下身子吻住女兒美妙的雙唇,龜頭被女兒的花心死死地吸住,兩人的性器如同兩人的雙唇緊緊扣住無法分開,滾燙的精液岩漿般噴發!

精子充滿著活力,不停地奔流向少女風華正茂的子宮。

十分鐘後,女兒終於停止了嬌喘,柔美的身子也不再痙攣似的顫動。

田蜜緊緊夾住田章腰身的大長腿終於完全鬆開,田章也終於得以完全退出女兒年輕美好的肉體。

「爹地。」

「嗯?」

「對不起除了蛋糕沒有生日禮物。」

「胡說。我收到了最好的禮物。」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