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妻生來就是我的妻子,她是我的表妹。

  有人或許會問現在怎麼可以近親結婚呢?讓我來細細的講。

  我生活在中部的一個中型城市,小時候是在城關鎮長大的,我的家族都在這
里,妻子的奶奶和我的外公是親兄妹。

  是的,我和妻子當然算是表兄妹了,也算是娃娃親,從我記事起就知道她是
我的老婆。

  我還依稀記得第一次見到她的情景,那時我大約五六歲,學前班的一個小淘
氣。

  那天媽媽跟我說:小虎(我的小名)跟我去看小妹妹。

  我問哪里有小妹妹,媽媽就帶著我去了表舅家。

  那一天是妻子做滿月的日子,我在搖籃(一種竹木制的搖籃,大約一米多長
半米寬,現在很少見到了)里見到了她,她粉粉的,嫩嫩的躺在搖籃里。

  不知道為什麼,我到現在仍然清楚記得當時我的反應,我趴下去親了她,小
寶貝咯咯的笑,我那一整天不斷的親她,然后唱幼兒園的歌,跳幼兒園的舞逗她
玩。

  我問媽媽:她叫什麼名字呀?媽媽說:還沒名字呢,等到一百天的你姥爺給
她起名。

  這是必需的,因為我的名字也是姥爺起的,姥爺可是我們家鄉十里八里都聞
名的文化人,在鎮上的中學做了近二十年的校長呢。

  對了,我的名字——秦楓。

  楓的諧音是豐,寓意是紅,姥爺當然是希望我們家紅紅火火,生活富足了!
這時間大人們都圍著我們,也不知是表舅媽還是哪位阿姨嬸嬸問我:小虎,把妹
妹給你做老婆好不好?那時我對老婆這個詞不是很理解,但是知道那是個好東西
,于是我點頭答應了。

  等她漸漸的長大,我便多了一個跟屁蟲。

  當然她的名字也有了,雅婷!姥爺起的,當然是希望她長成一個文靜美麗的
女孩子。

  從小到大,雅婷最粘我,由于兩家隔得不遠,我們倆睡在一張床的日子好多
好多,一直到我上初中。

  記得全家人送我去市里讀書的時候,雅婷追著大客車哭的很傷心,我也傷心
了好一陣日子。

  雅婷正式成為我的未婚妻,是在我大學畢業,二十一歲那年,雅婷十六歲。

  那一天,家族的親人們都聚在一起,高興而且熱烈的為我們祝福。

  我也在親人們的起哄里很正式的親了雅婷。

  嘿嘿,雖然我之前已經偷偷的親過她了。

  那一整天,雅婷的臉蛋都是紅撲撲的,話也沒說幾句,但我知道她也非常快
樂。

  之后便是漫長的等待,等她高中畢業,大學畢業!我們結婚那天,真的好熱
鬧,到處都是人,認識的不認識的。

  我腦子里亂哄哄的,心臟一直跳的咚咚響。

  姥爺特地請了大紅的喜轎,一直抬到堂屋才落轎,雅婷出轎門的那一刻,我
的心差點就跳出來了。

  她的一張清麗白皙的臉上,小嘴邊帶著羞澀的微笑。

  我哆嗦著牽她下轎,我知道我這一輩子都會被她抓得緊緊的!繁瑣的結婚典
禮終于結束,費勁周折打發了那些鬧騰的親戚朋友,天色漸漸的暗淡下來。

  親人們陸續離去,媽媽最后在我倆的新房里,交待我不要讓雅婷受了委屈,
我自然是滿口的答應,媽媽帶著滿意的笑容離開房間。

  天已經完全黑暗,我倆在明亮的新房里對視微笑。

  一切都無需語言,我的小妻子撲到我的懷里,我緊緊的摟住她,甜甜的,狠
狠的吻她,吻到她如同一團軟泥。

  激烈的褪去她的衣裳,激烈的愛撫她,我在她赤裸的胴體上,從額頭一直親
吻到腳尖。

  在溫柔的進入她嬌嫩緊窄的處子蜜穴后,我一邊吻去她眼眶里甜蜜的淚水,
一邊沖動的抽插,直到把無盡的精液射入她的體內!婚后的甜蜜不用細說,一年
后我們的寶貝出世了,一個可愛的女孩。

  父母們的喜悅無法形容,小寶貝的一切都不需我倆操心,按我媽的話說,我
們的任務就是去為寶貝打拼一切,家里的事就不用管了。

  托父母們的福,我們心無旁貸的打拼了幾年,我倆在各自的單位都混得不錯
,也購買了交通工具,去年更是在長輩的幫助下,在市中心美麗的河畔小區,購
置了一棟兩層帶小花園和車庫的別墅。

  按雅婷的話講,咱們這房子要是在那幾個繁華的大城市,真的是要讓人紅了
眼!那些美好的回憶真是是我幸福的源泉啊。

  一些意外事情的發生都不是在意料之中的,那是2006年的夏天,那一天
本來心情也不錯,周末公司臨時加班,不過原本要到下午才能完成的工作,在大
家的激情工作之下,不到十一點就完工了。

  跟領導同事打過招呼,我駕車去了一個雅婷喜歡吃的小店買了些她愛吃的點
心,愉快的往家里趕去,希望能給她一點小小的驚喜!我沒有按響喇叭,停好車
掏出鑰匙打開家門。

  一樓沒有雅婷的身影,只聽到從二樓傳來她咯咯的笑聲。

  她在跟誰聊天?我想也許是她或者我的表兄妹?或者她那兩個閨蜜?嘿嘿,
我去嚇嚇她們!我把點心放在茶幾上,輕手輕腳的摸上樓去。

  聲音從書房傳出來,我靠過去,從沒有關嚴實的門縫正好看到雅婷的背影,
她坐在電腦前面,我心里喔了一聲,原來她在上網。

  她穿著居家的睡衣,左腿伸直放在地上,右腿蜷曲在旋轉椅子上,左手扶著
耳麥,右手拿著麥克風。

  聚精會神的神態讓我好一陣發呆,直到她說了一句:什麼啊,哪有那麼誇張
!然后又是一陣嬌笑。

  我有些緊張——到底是怎麼回事?雅婷到底和誰在聊天,這麼開心?我想叫
她一聲,但心里患得患失,不知道在擔心什麼?我像個傻子一樣退回樓下,拿起
茶幾上的點心,打開大門,站在門口大叫:婷婷,我回來啦!婷婷,在家嗎?大
約過了一到兩分鐘,婷婷才答應了一聲。

  我站在門口心想:她在關電腦!我無比的好奇?她到底在和誰聊天!?

  婷婷歡快的跑下樓,撲到我身上,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開心的笑道:「哥
哥回來啦,今天怎麼這麼早,不是說要到下午嗎?」

  看著雅婷喜悅的小臉,我不禁在心里責怪我的患得患失!我順勢摟住她,在
她嬌艷的紅唇上狠狠的親了一口,笑道:「活干完啦,哥哥趕緊回來陪我的小寶
貝啊!」

  雅婷快樂的接過我手里的點心,開心極了:「哥哥你休息一下下,我給你做
點好吃的哦,啊,我最喜歡的桃酥,謝謝你哥哥。」

  看著跑向廚房的雅婷,我坐到大廳的沙發上,扯下領帶,長舒了一口氣,將
腦子里一絲絲的不愉快拋到腦后!五分鐘后,我的午餐端上來了,哈哈,雞蛋面
條!果然不出我所料,婷婷也只會做這個了!我接過面條,大口的消滅它們,雅
婷坐在我旁邊,兩手拖著下巴,認真的看我吃她做的面條!三口兩口拔完面條,
往后一靠,嘆道:「真好吃!」

  摸摸下巴假裝沉思著:「嗯,吃飽了,現在做什麼呢?」

  婷婷咯咯的笑著,收過碗筷去了廚房,一邊笑道:「哥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唄。」

  我趕緊跟上去,奪過她手里的碗,在水臺胡亂的沖了一下扔在一邊,緊緊的
摟住她的纖腰,叫道:「吃飽喝足,肯定要做那什麼啦!」

  雅婷嘻嘻的笑著:「想做那什麼必需先洗香香啦,哥哥你快去洗澡。」

  我叫著一起洗,一把拖著婷婷到了洗澡間。

  一邊迅速的脫掉自己的衣服,一邊解開雅婷的衣帶,婷婷躲閃著我的進攻,
伸手打開噴頭,低頭看到了我硬挺的肉棒,一把捉住它道:「小壞蛋,洗個澡都
不老實。」

  她這一抓,讓我血氣上涌,趕緊的草草沖了一下,抱起雅婷就匆匆的上樓進
了臥室。

  將濕淋淋的雅婷扔到床上,我也濕淋淋的撲了上去。

  我狠狠地吻住那張讓我留戀的小嘴,將舌尖深入,刷弄著她潔白整齊的貝齒
,「嗯…」

  雅婷毫不示弱地用香唇裹住我的舌頭,如同含著肉棒一樣地套弄起那入侵她
口腔的異物。

  我的雙手也開始不老實了,從她的肩膀向前滑到她的前胸,手掌緊緊的揉捏
她挺翹的乳峰。

  我的吻一直下滑,卻略過胸脯,在雅婷腿間稍作停留,繼續往下,一直到她
腳尖。

  一手捧起她的腳踝,一手握住她的腳弓,把她細琢過似的玉足抬起,湊近了
我的臉:「小腳先給哥親親好不好?」

  雅婷慵懶的笑著:「你有戀足癖哦!」

  「誰叫你那麼迷人咧?我不止戀足,你身上我留戀的地方可多了。」

  反正馬屁不會嫌多,何況我可沒說謊。

  說著,我就從她的腳踵開始,輕輕的吻著舔著,還忍不住輕輕用牙齒咬了幾
下。

  腳板心太敏感,只是親吻就讓她咯咯直笑,在腳尖那兒倒是我大大肆虐了一
番。

  我把雅婷的腳趾頭依次含在嘴里,輕輕的吸吮著她珍珠似的趾尖、把舌尖伸
進她帶著清香皂味的趾間,「唔…」

  雅婷看著我的一舉一動,臉上帶著復雜的表情說道:「哥…你好久…沒有這
樣舔人家…感覺好奇怪哦…」

  「感覺不好嗎?」

  我起身伏在她胸脯上,把手再次伸到胸部。

  雅婷白皙的皮膚逐漸顯現粉色,從頸根的平坦往下變成了緩緩升起的兩座丘
陵,乳峰上的皮膚像凝脂似的,我突發奇想的說出:「又白又嫩,看起來好像很
營養的樣子。」

  「嘻嘻…」

  雅婷笑的時候,嫩嫩的奶子也微微顫動著:「寶寶想吃奶啦?」

  雖然她是平躺在床上,但是她的乳房卻只是因向脅下擴張而微微損失了一點
高度,卻更加的渾圓,雙乳之間仍然看得出一道淺溝,而這樣仰臥的一個好處是
,雅婷的乳峰輪廓看起來特別圓潤,在靠近圓心的地方,細白的膚色逐漸轉為嫩
紅色,我仔細的欣賞著這對蓓蕾,雅婷的乳暈大約有一元硬幣那麼大,乳暈的正
中央則是櫻桃似的奶頭,硬挺地豎立在乳峰上。

  雅婷顯然已經處于興奮的狀態,因為她的那對奶頭雖然沒有被直接碰觸過,
卻已經著實地勃起,誘得我幾乎想馬上湊上去「吸奶」

  了。

  我伸出左手,在雅婷平坦的腹部輕輕撫摸,由肚臍緩緩迂回而上行,漸漸接
近她乳峰的底線,她輕閉上了雙眼,胸部深深的起降,我把嘴湊到她的耳邊:「
妹妹呀,你是不是已經濕了?」

  雅婷閉著眼睛,只是點了個頭。

  「嗯…」

  突然的輕呼是因為我用舌尖挑弄了一下她左邊嬌巧的乳頭,一邊慢慢舔拭,
一邊輕輕地對乳頭呵著熱氣,而我的右手也同時托起她的右乳,故意不去觸到乳
尖,但卻揉動著她肥腴的乳丘,那幾乎觸手即化、卻又蘊含著豐富彈性的幼嫩奶
子隨著我的肆虐而浪動著。

  「嗯…哥…你不要…哼…光逗人…呵…嗯…」

  雅婷抱怨著我的迂回戰術,然而我仍然抑制著自己的沖動,依然慢條斯理地
用相似手法推揉著她的右乳。

  「雅婷妹妹…」

  我用嘴唇輕輕吸吮著乳頭,然后再對著她悄聲耳語:「這樣吸你那對漂亮奶
頭好不好?」

  「唔…好…嗯…」

  雅婷無力的回答。

  我揉弄著她乳峰的手這時由她胸部向下身游走,滑過她光潤平坦的腹部,當
我的手指接近雅婷的下腹時,她發出了一聲嚶嚀,全身微微的顫抖著,但是我沒
有馬上入侵她的陰阜,反而反覆地在她渾圓的大腿內側游行,用手背輕撫著她光
滑柔嫩的肌膚,弄得雅婷用有點沙啞的語音、顫顫地說道:「哥…不要…再逗我
了…嗯…我…好濕了…」

  我閃電似的來到她的小腹處,在我將將將把嘴唇湊到她的蜜穴時,雅婷反射
似的夾住了我的頭。

  我雙臂環抱住雅婷夾著我頭部的大腿,如此一來,我的手指就可以放在她的
陰阜上,左右撥開她肥腴的陰唇,我的舌尖沾滿了雅婷帶著淡淡咸味,光澤清澈
的溫熱愛液,毫不放松地貼著她陰核快速挑動,弄得她不停發顫,我的手指得寸
進尺地放在她柔軟燙熱的薄薄花瓣上,將她們撥開,暴露出粉色的內壁。

  除了小陰唇的外緣是淡棕的肉色,水汪汪的蜜穴里一片嫩紅,小小的尿道口
若隱若現,另外的一個洞口雖然大不了多少,但是卻明顯地是雅婷陰戶里最忙碌
的活動中樞。

  她的陰道口微微被肉瓣遮蔽,但是肉瓣卻是上下分開兩片微微外吐,那是我
當年的杰作!雅婷處女膜的遺跡!因為興奮充血,使得雅婷陰道口特別緊小,但
是那小小穴口卻一下下的微微張合著,清澈無色的液體則不斷地溢出。

  「哥…進來…啦…」

  雅婷哀怨的呼著,我抬頭看見雅婷的小臉蛋,只見她眉頭緊蹙鎖好像快哭出
來似的,我心中一緊,也就不再忍心逗她了,趕緊跪在她的腿間:「妹妹,扶一
下哥哥的雞巴,幫我進去。」

  雅婷迫不及待地將右手伸入腿間,用食指和中指輕輕夾起我的肉棒中段,將
龜頭著實地抵住了她的花蕊,我也就順勢向前挺腰,把龜頭緩緩地塞入雅婷狹小
的陰道里。

  雅婷閉上眼睛,臉上同時出現了苦悶和愉悅的表情:「哥哥,啊…老公…嗯
…」

  我早已不再克制對抽插的向往,加上雅婷的鼓勵,我剛一進去就毫不客氣的
猛力抽送,一下下地將陰莖幾乎整只抽出,然后快速地將肉棒送回雅婷饑餓的蜜
穴中,劇烈的動作加上陣陣快感,使我不禁喘息了起來:「嗯……雅…雅婷妹妹
…這樣……舒…舒服嗎?」

  「好…好……舒服…用力…哥哥,狠狠的…插…呀…啊…」

  雅婷開始迷糊了。

  雪白的乳肉隨著我的沖刺而顫動,不一會她的大腿根已經被我的撞擊頂得泛
紅,陰阜間的細細絨毛被我帶出的淫水弄得濕漉漉,而柔嫩的小陰唇則隨著我的
抽送而張合吞吐,發出「漬漬」

  之聲。

  說真的,這樣強烈的視覺刺激會害我忍不住早早棄甲投降的泄出來,所以我
只好試著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雅婷…嗯…為…為什麼…呀…要我…狠狠的…插
…」

  「因…因為…我…好想要…要哥哥…嗯…干我…愛…做愛…」

  開始語無倫次的雅婷撐起上身,用渙散的眼神看著我。

  天啊!聽了這種話我的淫欲更是高張,我看著雅婷雙臂之間,懸著兩只白白
嫩嫩的奶子,正隨著我抽插的節奏而顛動著。

  我認命的想著,八成逃不過早泄的命運了。

  我一邊加快了抽插的節奏,一邊伸出雙手托著雅婷的雙乳,讓她被甩動著的
乳尖來回摩擦著我的手心,她的那對奶頭還是那樣挺脹脹地像兩粒熟透的櫻桃。

  雅婷又躺下去,盡量地使得她的臀部高翹起來迎合著我,我急促的抽送和雅
婷蜜穴里豐沛的溪流搭配出「漬漬」

  的輕快節奏,而且不時夾雜著我陰囊拍擊著她后庭菊花處的聲音,每當細微
的「啪啪」

  聲傳出時,雅婷也會適時發出特別大聲的呻吟:「嗯…哎…」

  大概是我觸及了靠近她花心的G點吧!雅婷的纖長手指緊緊抓著床單,側過
俏臉貼在床面:「啊…插得…好深……對…對…用力…我…小…小穴…脹脹的…
好……好脹…啊…」

  我的雙手托著她的腰臀相接之處,上身直立地腰部拼命抽插:「妹…嗯…你
…你太緊…我…受…不…了…」

  雅婷熱呼呼的液體不停溢出,那嬌吟聲拖得長長尖尖地,她緊緊蹙著眉頭,
張著小嘴:「哦…哦…」

  然后她的呼聲突然變成急急短促的:「啊……哥哥寶…寶貝…啊…呀…呀…

  她蜜道里的陣陣收緊使我意識到:雅婷居然先我一步的高潮了!我也無法自
制的拼命做著最后沖刺:「啊…雅婷,妹妹…我…我要…射了…」

  在高潮之后,原來大聲嬌呼的雅婷喘著氣,一時之間只能隨著我的沖擊發出
「嗯…嗯…」

  的聲音,但是一旦聽見我即將射出,她便抬起頭來,帶著嫵媚的微笑看著我
:「…哥哥,哥…寶貝……射給我…乖…射在妹妹…小穴里面…」

  「唔……」

  我拼命的狠插幾下,停止抽動,將雞巴深深埋入雅婷小小的濕暖窄徑里,硬
到極點的陽具陣陣鼓脹著。

  「對了…嗯…我感覺到了…啊…哥…對…就是…這樣…都射給我…射在我里
面…」

  隨著濃烈的精液陣陣飆入雅婷的陰戶深處,我不禁微微顫抖,大腿根也微微
抽搐著,我咬緊牙關,隨著射精的節奏哼著:「嗯…嗯…」

  「啊…哥…你射得好多…」

  「嗯…你…你里面…在…吸…」

  的確,我感到雅婷的小穴有韻律的收縮著!我環抱住雅婷的細腰,把臉貼在
她胸口上,在她陰道中的陰莖雖然射了,但是還維持著半勃起,不想退出來。

  雅婷的臉上蕩漾著幸福的笑容,她輕輕的把我的臉捧住,低頭來溫存地吻我
:「哥哥,你知道嗎?我真的很愛你。」

  我閉起眼睛,享受著妻子溫暖的懷抱和深吻,聽到她這麼一說,我的心頭暖
烘烘的,我撐起胳臂想起身。

  雅婷制止了我的動作,輕拍我的腦后:「別動,乖乖的!」

  我枕著她的乳房,緩慢的親吻著眼前的乳頭,不久便打了個哈欠,我盡力想
維持清醒,但是不知不覺地就飄進了恍忽的狀態,朦朧中熟睡了,緊緊地摟著老
婆,連做了什麼夢都記不起來……【未完待續】【嬌妻壞壞】【第二章】【作者
w149343397】不知過了多久,耳邊聽著一個女聲輕輕呼叫著:「老公
…哥哥…」

  確定是雅婷在叫我,意識也逐漸清明過來:「嗯…什麼事?幾點啦?」

  「好像,快要下午了吧。」

  雅婷嬌滴滴的呢喃著:「哥哥,我要尿尿…」

  「哦…」

  我有點不情願的撐起手臂起身,這才發覺我居然一直趴在雅婷胸脯上睡著,
而且那根肉棒居然還是硬邦邦的,退出雅婷的小穴時發出「啵」

  的一聲清響,龜頭頂端還有一絲黏液牽連在雅婷的穴口。

  「嗯……好難受,人家被你壓死了!」

  雅婷怪嗔著起身坐我身邊,她伸出纖細的手指,握住我那根肉棒:「不懷好
意哦,插了人家好久…」

  我用手指梳弄著她的發絲:「咦…你不是想上廁所嗎?」

  雅婷偎在我胸前,用嬌滴滴的聲音說:「哥哥,我全身好麻,都是你壓的啦
,人家不想動耶。」

  「啊?那…你是要我抱你去尿尿?」

  雅婷用一副迷人的樣子看著我:「好不好嘛?」

  那個的樣子倒是使我想起她從小就會撒嬌,總是把我迷的暈頭轉向地,既然
她連媚眼都施出來了,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呢?我下床走到雅婷那邊的床緣,伸手
把她側抱在懷里,雅婷用手環著我的脖子,柔順的將臉貼在我胸前。

  我走到浴室去,緩緩的屈曲雙腿,雅婷幸虧滿輕盈的,沒有費太大的功夫我
就摟抱著雅婷蹲在水槽旁邊,而她的臀部就夾在我張開的大腿之間,正好懸在水
盆上方。

  我的雞巴這時是直挺挺地頂著雅婷的后庭。

  雅婷倒是很合作地分開兩腿,突然一股水流就從她腿間撒了出來,溫暖的尿
液還滴到我的腿上。

  我低頭盯著雅婷的腿間,還好她陰阜上的絨毛非常稀疏,我可以清楚的看見
她豐腴的白嫩大陰唇和花瓣似的小陰唇,尿尿時露出里面的粉紅嫩肉,還有那一
流略帶微黃的小瀑布,一股暖氣由她密處升起。

  尿液逐漸減弱,水流也成了細細的一股,落入盆中的著點也不再那麼遠,終
于成了斷斷續續的。

  只有在我感覺到她的腿在使力的時候,才會擠出一滴滴尿液,終于連聲音都
沒有了。

  看了雅婷用嫩嫩的小穴撒尿搞得我興奮莫名,一直就沒軟下過的雞巴這會兒
更是昂然高翹,起身時我故意的用龜頭在她腿縫間用力的滑過。

  「哥哥好壞!」

  雅婷扭頭白了我一眼,伸手去拿手紙。

  我一陣沖動,突然把她推得彎下腰去,托住她柔韌的臀瓣,蹲下去從后面把
臉貼向她的股間。

  「你干什麼…啊…呀…」

  雅婷意識到我在做什麼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阻止我了,我的嘴唇已經吻住了她
臀縫間的花瓣,雅婷夾緊雙腿,反手來推我的頭,但是卻反抗的有氣無力:「哥
哥……不要這樣哦…討厭…好…好臟…」

  我才不管臟不臟咧,伸出舌尖撥弄著她柔嫩的小陰唇,瞬間就探到了花瓣間
的隙縫,靈活地將舌頭鉆了進去攪動著。

  「呀…不好…不……尿…不能吃…啊…啊…」

  雅婷嘴里抗議著,身體卻軟下來,任我托著雪臀享用。

  我才不在乎什麼能不能吃,雅婷的陰部只有一點點淡淡地尿味,我舌尖舔到
的味道雖然不能說是甘甜,對我來說卻是不亞于瓊漿玉液。

  隨著我舌頭在細縫中往復地探動,雅婷體內的滋味也轉變成我熟悉的口味,
她軟嫩陰戶中的溫度漸漸升高,嘴里也吐出含混的呻吟:「不…不要…再……舔
了…哦…哦…是…是我的…尿…啊…啊…」

  我抬起頭,站起來捉狹地在她雪臀上拍了一下:「早就沒有尿啦,現在里面
濕答答的是什麼液體呢?」

  雅婷嬌羞的搖著頭:「不知道!」

  我嘿嘿的笑著,一手扶住她的臀部,一手扶著肉棒,對準目標迫不及待地一
個猛沖!「呀!」

  雅婷一聲嬌呼,趕緊雙手按在水盆邊穩住重心。

  睡了個午覺我的精力非常旺盛,體力也接近頂峰,接下來就是一陣打樁似的
狠狠搗弄,小腹撞在雅婷粉嫩的翹臀上啪啪的響,這一陣猛攻讓迷糊的雅婷更加
的昏頭昏腦。

  她反過右手來隔在我的小腹和她臀部之間,微微的抗拒著,呻吟著:「哥哥
,輕點呀!我……我不行……太…快啦!」

  我聞言將速度稍減,但是力度卻絲毫未減,每次都將整根肉棒抽到洞口,再
猛力的插進去。

  每次我都隱約的感到龜頭撞擊到一個軟中帶硬,圓滾滾,滑溜溜的所在!我
明白那定是她的子宮頸,便是所謂的花心啦!「啊……哥哥…好……好狠心,雅
…雅婷要……要…被你插……死了……啊……啊……」

  每一次的深入,都會讓雅婷痛苦而且快樂的呻吟。

  我扣住她的腰臀處,抽出時雙手前推,插入時用力后拉。

  我低頭看著兩人緊密的交合之處,一道綺麗的風景讓我意亂神迷,原來,在
我每一次的撞擊之下,雅婷豐膩圓潤的雪臀就會泛起一陣陣的肉浪!我不禁將速
度放的緩慢,抽出肉棒后稍頓一下,待雅婷臀上的顫動停止下來,然后才用力插
入,果然!一道波形的雪白臀浪泛起,煞是好看!我暫緩抽插,順便抑制一下強
烈的快感。

  附下去貼住雅婷的背部,雙手前抄,握住一對彈力十足的乳房,嘻嘻笑著:
「婷婷呀,你的屁屁好厲害,有浪哦,比大海的波浪都要大哦。」

  「嗯…」

  雅婷搖晃著臀部,嬌嗔:「什麼啊,哪有那麼誇張!」

  我呆了一呆,心中一緊,這句話跟先前雅婷和人聊天的語氣聲調一模一樣!
我內心沒來由的一陣躁動,雙手狠狠的捏著雅婷的奶子,直起身悶聲不響。

  「是誰?到底是誰?」

  我心里大叫著。

  耳邊傳來雅婷的嬌嗔:「哥哥,動一動呀。」

  隨著話語搖動著臀部。

  內心的煩躁化為暴虐!我沉聲叫著:「插死你,插死你這個小浪貨!」

  我將腰腿處的力量發揮至極限,速度與力度都提高到最頂點!迅猛而且沉重
的撞擊讓雅婷馬上開始胡言亂語了:「啊…哥……啊…要把…把…雅婷…啊……
搞死了……要死了……啊啊…」

  我只覺得雞巴硬的好像要爆炸了,恨不得把兩顆蛋蛋都搗進雅婷的肉穴里去
!強烈的快感一陣陣的襲擊著我,這次攻擊延續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我便做出
了最后一擊,狠狠的搗進去,龜頭死死的抵住雅婷的子宮頸,滾燙的精液猛烈的
的迸發了。

  「呀…呀……」

  幾乎在我爆發的同時,雅婷也尖聲叫著,上身直起,雙手反摟住我的腰,翹
起雪臀也死死的抵住我的小腹,身體一陣陣的顫抖,肉穴里面劇烈的蠕動著,擠
壓著,恨不得想把肉棒里的液體榨干似的!持久強烈的高潮令雅婷差點癱軟在地
,幸好我從背后抱住了她。

  高潮后的我也好像把那些不愉快全射到了雅婷的蜜穴里,心情平復了下來,
不禁在心里責怪自己,怎麼可以對我的寶貝產生疑惑呢?我緊緊的摟著婷婷,良
久!隨后我們洗了澡,穿戴齊整出去吃了頓飯。

  因為明天不用上班,所以叫了幾個好友去K歌,直到接近凌晨才各自回家。

  但是這天夜里我做了好多夢,不是一些惡鬼追我,就是婷婷嗤笑著看我,跟
一個看不清面孔的男人手拉手離我而去!我在夜里驚醒,渾身冷汗!昏暗中我看
著一邊熟睡的婷婷,內心一陣翻滾。

  我提醒自己,絕對不可以讓婷婷離開我,我必須做些什麼,我該怎麼做?我
問自己。

  第二天早上,我心里有了定計。

  謊稱單位有點小情況,要我過去處理一下,我讓雅婷回老家去,接了我們可
愛的小寶貝雯雯來。

  我答應中午一定回家,然后我們一家三口出去好好玩玩。

  雅婷聽見是要她去接我們的寶貝女兒,自然是滿口答應,胡亂吃了一點早餐
就匆匆的出門了。

  我則是駕車來到公司,因為我這人做事比較謹慎,不管什麼事一般都不願有
所遺漏。

  公司里值班的同事打招呼問起什麼事,我回答一點小事。

  在單位呆了不到半個小時,我又回到家里。

  我估計現在雅婷已經到父母家了,所以趕緊的打開電腦,登上了雅婷的QQ

  跟雅婷經常聊天的大約有五六個人,除去她的閨蜜同事,我找到了一個和她
聊天最多的家伙。

  資料顯示是蘇杭人,男性,24歲,網名叫誓言。

  當然網上的資料大多是虛假的,做不得準。

  我翻看了雅婷和這個人的聊天記錄,大多是電影,音樂,美食,旅游這些話
題。

  或許因為很多都是語聊,所以記錄斷斷續續,並不是很全面。

  不過我大概了解了一點,雅婷和這人聊天時並不是太過火,沒有什麼露骨的
語句。

  不過這個誓言有一些比較帶有挑逗性質的語言,但雅婷並沒有回應。

  雖然這次低級的行動讓我放心不少,但是那個誓言卻有一段話讓我如鯁在喉

  他是這麼說的:「你的臉頰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清純雪白。

  所有我見過的女孩中你的心靈是最最無暇的,是的,你是那樣的純潔。

  還有你的身材,是我所見過的女孩子中最完美的曲線,特別是胸部,大小適
中,渾圓翹挺。

  你的美麗讓我魂牽夢縈,我真羨慕你的老公,能夠擁有你這樣完美的妻子!

  我關掉電腦,只覺得堵得慌,狠狠的錘了一下桌子。

  我下樓倒在客廳沙發上,不住的長長的深呼吸,努力平復我的心情。

  並不斷的安慰自己:這是好事呀,有人欣賞你的妻子,說明她的確是非常優
秀的呀,你應該感到高興呀!呃!還是有點堵哦!我甩甩頭努力不再想這件事,
掏出手機給雅婷打了過去,告訴她我已經回家了,問她雯雯接到了沒有。

  雅婷告訴我她和小寶貝馬上就要到了,叫我準備好,我們要帶小寶貝去吃大
餐,大大的玩。

  這一天我們帶著小雯雯玩的很開心,特別是雅婷這個大小孩和雯雯這個小小
孩,簡直要鬧瘋了。

  直到快黃昏我們才駕車把雯雯送到父母家去。

  之后的一段日子,我特別的留意雅婷的舉止,也偷空看過幾次她的聊天記錄
,並沒有發現什麼出格的情況來,所以我也把這件事漸漸的忘在了腦后!時光流
逝,轉眼便到了2006年底,在元旦前夕單位組織了一次年會,說是年會,不
過就是大家辛苦了一年,找個借口聚在一起公款吃喝一頓啦。

  同事們沒結婚的孤寡一人赴宴,結了婚的也大多帶上老婆或者老公參加。

  我也帶上了雅婷,年會開的很快樂!呵呵!我喝的也高興,因為我年底的紅
包已經到手,整整五萬大洋!當然雅婷不能喝酒,我還需要她開車回家呢,但經
不住領導同事的敬酒,雅婷還是喝了一杯紅酒,也不礙事。

  老實說我回家的時候已經暈暈乎乎了,還是雅婷給我擦洗了一下,興奮過后
睡得也特別快特別沉。

  半夜我被一陣尿意驚醒,睡眠也驅散了大半的酒意,其實我平時幾乎不夜起
,因為我的泌尿系統功能很健康。

  只是今天實在喝了不少酒,白的啤的也不知道多少,我起來撒尿,卻發現雅
婷居然不在身邊。

  我有些奇怪,難道她也撒尿?不過浴室沒有看見她,我排放了尿液。

  出了臥室,發現書房的燈是開著的,我又有些詫異,這個婷婷搞什麼鬼啊?
我輕步過去,書房的門開著一道細細的縫隙,我湊到門縫往里看去,門縫吹出來
一陣熱風,嗯,暖氣都開了呀。

  我看到雅婷正坐在電腦前,頭戴著耳麥。

  我心里沒來由一陣氣憤,但沒有出聲,我把門輕輕的推開一點繼續觀察。

  婷婷穿著一件性感的睡衣,我記得這件睡衣,那還是我去上海出差給她買的
,真絲面料,很性感的那種!但那件睡衣現在並不是完全穿在雅婷身上,衣領滑
下很多,從我這里看去能看到近一半的背部,只有左邊搭在她左臂肘關節處,右
邊整個滑在右手腕的地方了!我呆呆的看著婷婷的背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不知道她睡衣的前面怎樣了,如果衣帶系著,那麼還沒有完全走光,如果是…
…我不敢想!但這時一件讓我恐懼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婷婷輕聲的笑了一下輕輕
的說著:「看吧看吧,怕了你了,真像個小孩子!」

  然后雙手這麼慢慢一縮,完了!完了!那件睡衣現在已經完全的滑到她的腰
部了,也就是說,現在雅婷的上身是完完全全赤裸裸的了!我此時怒不可耐,大
吼一聲「你在干什麼?」

  沖了進去。

  雅婷驚嚇著跳了起來,連耳麥的線都扯斷了,我往電腦看去,只見視頻畫面
中一個年輕男人驚恐的伸手,接著視頻便掛斷了。

  再看雅婷,她正驚慌失措的拉扯著睡衣,但手足無措的她怎麼也穿不好睡衣
,一雙白嫩嫩的奶子不停的晃動著!就像是在嘲笑我的傻瓜!笨蛋!無能!我沖
上去狠狠扇了她一個耳光,吼道「無恥!」

  雅婷頓時捂住臉頰蹲在地上,嚶嚶的哭了起來。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繼續打她?狠狠罵她?我無語,沉靜了十幾秒后轉
身就走。

  因為先前雅婷給我擦洗的時候並沒有給我穿睡衣,身上仍是一套保暖內衣,
所以我胡亂的套上褲子,抓起羽絨服就沖出了家門。

  雅婷在后面趕出來,哭著喊我的名字。

  但我沒有搭理她,徑直奔上車,發動車子,飛馳而去!出門之后,我給死黨
兼死同學的阿健打了電話,阿健接通后迷糊著問是誰?我吼道:「我,秦楓,給
我滾出來,我要喝酒,三分鐘后到你家門口!」

  說完便掛了電話。

  等我駛到阿健家時,阿健正站在門口,往身上套著一件防寒服。

  我打開副駕門,用力推開:「上車!」

  阿健見情形不對頭,趕緊跑過來上了車,阿健的老婆也站在門口看著,問:
「怎麼了?」

  我沒有說話,猛踩油門,車子頓時沖上了馬路。

  阿健慌忙扶著車窗,驚恐道:「喂喂,怎麼回事,楓哥你別害我啊!」

  我沒理他,駕著車來到本市唯一一家通宵營業的酒吧,進去之后在吧臺前坐
下:「小弟,來兩杯酒,要最烈的!」

  酒吧小弟打著哈欠過來,到給我們兩杯伏特加,我端起酒杯,仰頭就這麼倒
了下去,烈酒嗆得我狠狠的咳嗽,眼淚也流出來了!阿健趕緊的給我拍背,問道
:「阿楓,到底怎麼回事,你說說,哥們給你拿個主意,你別這樣傷害自己,想
想婷婷,你這樣她會傷心的。」

  「不要提這個女人,小弟,倒酒!」

  我沉聲吼著。

  吧臺小弟過來又給我倒了一杯酒。

  阿健沉默了,許久才說:「我想我明白了,這事跟雅婷有關。

  但你要知道,你們夫妻是我們這些朋友認為最幸福的一對,我不知道你們之
間發生了什麼,到底能有什麼事情能讓你如此的失態。

  但是你現在需要的是理智,而不是用酒精來麻醉自己。」

  我看著阿健沒有說話,舉起酒杯,但阿健攔住了我,大聲道:「姓秦的,你
不要太過分,現在是凌晨兩點!你把我從溫暖的被窩里叫起來,那是把我當成真
正的兄弟,我就不怪你了,但是你這樣悶聲不說話,太不給我面子了,你不把事
情說清楚,我就只好回去了!」

  「她半夜起來跟人視頻聊天!」

  我從牙縫中擠出這幾個字。

  「呃!」

  阿健愣了一下,隨即笑了:「這有什麼,我說,你知道我們家那位嗎?QQ
上不知道加了多少小帥哥,就是聊個通宵的情況也是有的,你這個可不是……」

  我打斷他的話,狠狠的吐出兩個字:「裸聊!」

  「啊!這!」

  阿健頓時呆住:「這你媽怎麼回事,讓我想想,你讓我好好想想,哎,你先
別喝酒……」

  阿健扯住我的手,自己卻端起酒杯悶了一口,使勁把酒吞進去才飆出一個字
:「操!」

  兩個人沉默了,許久阿健才長嘆了一口氣:「阿楓,我想問你件事。」

  我看著他,阿健也看著我說:「我問你,你和雅婷……你們談過戀愛嗎?」

  我有些不理解,茫然的繼續看他。

  阿健朝我挪了挪凳子,湊近來接著說:「阿楓,這件事我想沒有你想的那麼
嚴重。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跟你講,你們兩人在我們旁人看來,簡直就是神仙
眷侶,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從小時候到現在,你和雅婷的關系真的就是自己想的
那樣嗎?你有沒有為雅婷想過?你確定你知道她在想什麼嗎?」

  看著迷茫的我,阿健拍拍我的膝蓋接著說:「我剛才問你,你有沒有和雅婷
真正的談過戀愛。

  我想你自己都不知道。

  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必須回答我……你覺得,你覺得雅婷還愛著你嗎?仔
細的想一想再回答我。」

  我遲疑了片刻:「愛,我想是的……」

  阿健使勁一拍大腿(當然是我的大腿):「那不就結了,你知道你現在這樣
有多傷害雅婷嗎?你這樣跑出來,你知道她現在有多彷徨無助嗎?」

  看著遲疑的我,阿健站起來抽了我的后腦勺一下:「笨蛋,雅婷是愛你的,
她只不過是沒有談過戀愛罷了,好好想想吧!」

  說完阿健裹了裹防寒服:「這天真他媽冷,我走了,你這個傻逼,趕緊回去
安慰你老婆去,我也要回去讓老婆給我暖一暖,真他媽冷!」

  走了幾步回頭道:「你不用送我,我打的回去,操!服了你了!」

  【未完待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