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強55歲 我老公

阿娟55歲

佳儀17歲

==========================================

[真的受夠了!]回想上一分鐘的電話內容,我再也忍不住抓狂了。

三十年的婚姻當中,我努力做一個顧家顧孩子的賢妻良母,可是我萬萬沒想到我那麼努力的付出,老公竟背著我在外頭養女人,而且一養就是十七、八年!為什麼今天我會知道呢?因為他外頭的女人前陣子發生意外身亡,留下了一個和我老公生下的小雜種—佳儀。

剛剛那通電話就是老公再度打回來說服我,他想讓那小雜種住進我們家,整件事才曝了光。

已經吵了兩個多禮拜,而今晚老公執意要將她帶回和我們同住,我知道自己的體內躲著一隻相當可怕的小惡魔,它一直被我壓抑著,溫婉跟沈靜從來就不是我真正的性格,由其是女人打翻醋罈子後,我相信小惡魔即將開始搗蛋。

和老公通完電話後,我的內心十分不悅,千百個紛亂的思緒在我腦中堆疊,[我絕不能就這樣放過你們,我要你們付出慘痛的代價!]我陰沉的笑了。

此刻我的腦海中浮現著各式各樣羞辱、打罵繼女的戲碼,是的,我絕對不是一個好後母,而且我絕對要讓你們生不如死!老公:[現在起,爸爸和阿姨會代替妳媽媽好好照顧妳,妳是我們家的一份子了。]

當佳儀住進我們家時,老公用熱情的語氣歡迎著她,而我總是用敵意的眼神看她,對我來說,她只是個破壞別人婚姻的野女人所留下的產物,每次看見佳儀,我就會想到老公背叛我的事實,有所謂的「父債子還」,所以「母債女還」也是天經地義,因此虐待仇人的女兒,讓我產生了一種心靈的安慰。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會讓佳儀過得很苦,讓她就像童話故事中的「灰姑娘」,忍受後母擺出一副囂張跋扈的樣子,命令她做任何家中的大小事。

[佳儀,早上六點妳必須起床做早餐給大家吃!][佳儀,放學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倒垃圾,倒完垃圾要準備晚飯!][佳儀,飯後洗碗盤是基本的,等到大家洗完澡,妳還要把衣服全拿去洗乾淨!][佳儀,假日不許外出,一定要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看著那小雜種把我平常做的家事都一一處理好,我相當地滿意,可是又有些不悅,我不悅的原因是:「她相當刻苦耐勞!讓我有種整不到她的感覺!」是的,佳儀這孩子,除了刻苦耐勞外,她的外型漂亮,擁有飽滿白皙的前額,細長而黑的眉毛、濃鬈而翹的睫毛、清靈有神的眼眸、小巧嫩紅的唇瓣,全身散發出來的氣質靈淨純真。

不過,可惜就可惜在:「她對我來說是仇人的女兒,老公和外人生的雜種」,儘管她再怎麼勤奮工作,都難以消除我對她、對她母親的恨。

我常對她大小聲,而她總是默默承受,有時老公看不下去會替她講幾句話,可是,每當老公替她講話時,往往都會和我起相當大的爭執,終於有一天,我對他們父女倆做出了最嚴厲的懲罰。

這個計畫我策劃了好幾個星期,還記得那天,我得知老公要應酬到深夜,我明白他的習性,他一定會喝到爛醉才肯回家,這樣正好有機會讓他掉入我的陷阱中。

那晚,我將安眠藥放在家儀常用的水瓶中,讓佳儀晚上睡得更沉、更香,我的可怕計畫正一步一步邁向實現,我絕對要讓他們父女倆後悔一輩子。

約莫晚上十一點鐘,我坐在客廳等著老公回家,終於沉重的鐵門打開,他脫下皮鞋,扭扭酸痛的脖子,而我以好妻子的身分替他端上一杯水,一杯參有春藥、催情劑的惡魔藥水,[老公辛苦了,這杯水替你醒醒酒!]見我如此貼心,老公相當愉快,不疑有他地咕嚕咕嚕喝下那杯水。

當我看見老公喝完以後,我開始和他打情罵俏,我的目的是要勾起老公的性慾,[老公,,,我們好久沒有了,,,,,]我將他攙扶到客廳,靠在沙發上,解開他的領帶,脫下他的襯衫,我撫摸著老公的生殖器,親吻著他頸部,[阿娟,,,嗯,,,今天很不一樣噢,,,]老公瞇著眼,醉言醉語地微笑看著我,眼裡透出了一絲絲的慾望,我那隻揉捏著他陽具的手還在繼續,在那粗糙的草叢中,我感覺到裡頭的蟒蛇吐出絲絲黏稠的水跡,[老婆,,,妳真是,,,,,]老公想不出用什麼詞語讚歎,他的身上也開始浮現了汗液。

我清楚地明白,老公體內的春藥開始發做了,[老公,,,舒服嗎?]老公已經完全被我的挑逗奪去了心神,他也開始對我展開攻勢,他將手指深入我的兩腿間,刺激得我的全身一抖,花莖處一個緊縮,我知道時機成熟了,我連忙告訴他:[別,,,別在客廳,,,我們回房!]

老公相當配合,但他並不知道,我一步一步摟著他進入的是—「他女兒佳儀的房間!」早在老公進家門前的半小時,我就確認過佳儀被安眠藥迷得昏死,我為了讓計畫更容易成功,索性替老公提早脫光了佳儀的衣物,現在只要引導著老公進房就可以欣賞一齣刺激的亂倫大戲,進入房中,我故意不開燈,室內唯一的光線來自於窗外微弱的月光,我將老公推上了床,對他說:[老公,,,嗯,,,我想要,,,]

我抓起他的手放在佳宜的胸口,讓他誤以為是我要他挑逗我,男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他摸上了佳儀的乳房就開始大肆吸允,[嗯,,,,噢,,,,嗯,,,,,老公,,,,,好癢啊,,,嗯,,,]我將頭靠在佳儀的旁邊,對我老公這麼喊,讓他以為是身下的女人所發出的呻吟。

[呃嗯。]佳儀皺眉,微微弓起了腰。

老公一手把玩著她的胸部,一手將他的中食指勾過佳儀的花間,帶起了一條透明的絲線。

[看,已經濕成這樣了。]老公繼續將沾有愛液的手指放到佳儀的腿間,按壓著她的花徑,感覺著那裡細小的抽慉,我在一旁看著,老公將他手指一寸一寸地深入,直到整根都消失在佳儀的陰戶中,佳儀的手也不自覺地抓著床單,力氣大到指節都白了。

看著自己的邪惡計畫一一進行,我的心止不住地狂跳,無法想像當老公真正進入自己女兒體內時,那歡愉會是怎樣的。

老公的手指開始在佳儀陰道內抽送,每一次抽離都帶出裡面更多的愛液,[老婆,,,這樣弄舒服嗎?][嗯,,,啊啊,,,嗯,,,]

我代替著佳儀呻吟,滿足老公的慾望,看到老公在挑逗身下扭動的佳儀,我的內心充斥著巨大的滿足,[要來了嗎?]我竊笑,看著老公更換姿勢,身下高昂的堅挺充滿著侵略性,上面的青筋紋路清楚可見,老公抱起了佳儀的兩條腿,多麼美麗的兩條雪白嫩柱啊!連我這女人都羨慕起她的好身材,可惜了!可惜了!熟睡的她並不知道自己父親正將碩大龜頭對準她那鮮嫩的花蕾。

我心想,老公那高昂的陽具,似乎遠遠超過一個十七歲女孩可以接受的程度,那樣的東西佳儀能承受得了?管他的,看戲就好!在我眼前的父女亂倫大戲正進入到白熱化的階段,老公繼續他手上的動作,[老婆,妳今天很不一樣,,,]老公低啞的輕語,將自己碩大的頂部頂在了佳儀的窄穴入口,我為這異樣的畫面,倒吸口氣,只見老公的腰使了點力,跨下的巨物就擠進了佳儀窄小的蜜徑中,[啊,,,]佳儀睡夢中叫了一聲,老公也是一聲低歎,[真緊!老婆,,,今天夾得真緊!][哇嗚!太精彩了!]此刻我看得目瞪口呆,成功了!成功了!我成功了!老公姦了那個小雜種!他抓亂佳儀的頭髮,高高弓起的身體滿是汗液,佳儀的雙腿已經開始止不住地顫抖。

[噢,,,老婆,,,噢,,,我的好老婆,,,噢,,,今天怎麼那麼緊?]老公爽快地呻吟,由著佳儀的雙腿環在自己腰間,空出手去揉捏她的雙乳。

老公擺動著自己的下體,一下一下地抽動。

[嗯,,,嗯,,,啊,,,啊,,,][噢,,,噢,,,噢,,,噢,,,,,]室內的喘息聲越來越加重,佳儀的雙腿又把他的腰夾得緊緊的,就像她的下身一樣。

[怎麼樣,老公,,,感覺還不錯嗎?]我故意在一旁詢問老公,老公試著加重挺進的深度,[嗯啊,,,今天特別爽快,,,,,][噢,,,]他一個深深地挺進,幾乎要戳到佳儀的子宮。

[嗯,,,啊!]佳儀雙眼瞇成了一條縫,昏睡的她,並不知道體內正在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很爽嗎?老婆]老公開始有節奏地抽送,將那碩大的巨物整個沒入他女兒的身體,每一次的抽送都引得佳儀更劇烈地顫抖,看著老公操著佳儀,我心想:[可悲的野女人,妳在天之靈看見自己的男人操著妳的女兒,不知做和感想?]他們大口大口地呼著氣,眼前的活春宮看上去是那麼地耀眼,隨著老公的臀部在眼前擺動,那上面也同樣沾滿了他們亂倫歡愉的汗水,老公瘋狂地挺著腰,像要把自己整個淹沒在佳儀身體裡一樣。

佳儀像個斷了線的木偶,只能在他身下,任隨他擺佈,她柔美的身子隨著他的挺進在床裡上下移動著,她的陰道壁緊緊包裹著自己父親的巨物,好像那已經成了她的全部。

老公壓在佳儀身上,自己的舌與她的舌纏繞在一起,品嚐著他女兒口中每一寸芳香,他貪婪地攝取著佳儀的一切,下身也在猛烈地進攻,他們的胸前彼此摩擦著。

老公一連氣操了百下,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在一下插進去,陰囊打在佳儀的屁股上,「啪啪」直響。

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對!就是這樣!就是這樣!操死你和賤人的女兒吧!]我老公放縱地在佳儀身上馳騁,他撫摸著自己女兒的長髮,享受著她的雙峰在自己胸前揉搓的柔軟。

[嗯啊,,,啊,,,嗯啊,,,]老公每一聲淫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隨著緊一下,佳儀一頭披散的秀髮分成兩邊從肩上披落到胸前,只見雪白的胸脯前兩縷秀髮披散在兩個豐乳前,隨著我老公、她父親的挺動,身體不停地晃動著,秀髮在跳躍的豐乳邊拋來拋去,黑白相間,別有情趣,直看得我眼冒金火,佳儀痛苦地承受著她父親的抽插,我心裡有說不出地快活,越插越猛!越插越猛!也許是動作太激烈了,老公緊緊壓住佳儀,開始最後的衝刺,他的呼吸變得又粗又短促,陰莖進出的速度也驟然加快,我明白老公的高潮快到了,忽然,他重重壓在佳儀身上,我見他下體正一跳一跳地噴射出熾熱的黏液--阿強把精液射進了佳儀的體內。

[繼續啊,繼續啊!做得很好!真棒!真棒啊!]我開懷地笑了,我在心中對死去的野女人說:[這就是妳搶我老公的報應,讓妳女兒承受極大的悲哀!]在那之後我老公並沒有放過佳儀,就像嚐不夠她似的,整整兩個小時沒有讓她休息,而我也樂見他們父女相姦的全部過程,並且相當期待明天,大家清醒後會如何呢?隔天一早,女孩一陣淒厲的尖叫聲劃破寧靜的早晨,[啊!!!!!]隨之而來的是男性粗曠的聲音大喊著:[怎!怎麼會這樣!]我緩緩地走到聲音的來源處,那是昨晚父女大戰的戰場,我站在門口神色淒厲地瞪著佳儀和我老公,看著她和我老公驚慌失措的模樣,可想而知我的計畫相當具有震撼力。

我說冷冷地說:[讓你們享受對方的身體,讓你們父女陷入痛苦的深淵,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好的方式來打擊你們。

]我露出淺笑,看著老公:[現在你對自己的女兒做出這種事來,那野女人泉下有知,該會有多麼痛心?][我似乎已經聽到她的哭聲了。

]說著說著,我忍不住縱聲大笑,扭曲的面容竟有說不出的猙獰恐怖。

[怎麼樣,和自己父親上床的滋味如何?]我的目光轉向一旁瑟瑟發抖的佳儀,[別怪阿姨狠心,要怪就怪妳是我老公和野女人生下的女兒。

][不,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佳儀思緒雜亂,不知所措。

我緩緩地走到佳儀身邊,好心地對她說:[先別哭了,妳爸爸昨晚沒戴套呢!先去清理身子吧!待會懷了孕就不好了!]我溫婉的語氣有說不出的柔和,如同傳道的牧師在勸服他的信徒必須遵行上帝的旨意。

佳儀心痛恐懼地凝望著一切,她的害怕茫然也影響著一旁我的老公,她的父親—阿強。

阿強痛心憐惜,卻充斥著無力的悲哀,突然間爆發這樣的悲劇,他也心亂如麻、方寸大亂。

看著佳儀迷濛淒苦的眼神,我火上澆油地刺激她:[小雜種!活該睡了自己的父親!][不是的、不是的!]佳儀倒在床上哀哀綴泣,她完全無法面對這個殘酷的事實。

阿強心疼地看著傷心欲絕的佳儀,一會兒便將憤怒的目光轉向眼前罪魁禍首的我。

[瘋子!瘋子!妳這瘋婆子!][賤男人!爛男人!活該操了自己的女兒!怎麼!爽吧!爽吧!操自己女兒爽吧!]我毫不留情地,繼續怒罵著他們,[昨晚,我親眼看見你們父女倆交合,多麼刺激啊!怎麼,佳儀有沒有遺傳到她媽媽的妖嬌美麗啊?]我揚起一個得意的微笑,告訴他們:[為了看這齣戲,我可是大費周章,買了安眠藥、買了春藥,還要抓準你喝醉的時間點!]老公氣得咬牙切齒,卻憂心地望向佳儀,擔心她心愛的女兒承受不起這樣的打擊。

[佳儀,,,佳儀,,,別哭了,,,別哭了,,,]面對這麼大的變故,阿強不停地安慰她,我接著向阿強諷刺道:[她被自己的父親沾污了,還不該哭嗎?她如果還有一點羞恥心就該去死!]老公對著我大吼:[妳住口!]我冷笑了一聲:[想想看,她最敬愛的父親不但壓在她身上又親、又摸、又舔,最後還,,,][閉上妳的鳥嘴。]

老公再也忍不住了,他跳起來一拳擊中我的面頰,將我打倒在地。

這輩子他從未如此氣過,這也是我生平頭一遭被他動手毆打。

我跌坐在地,卻還是瘋狂地大笑著,我心中的痛快實非言語所能形容。

[別、別碰我!]當阿強試圖扶起瑟縮的佳儀,卻遭到她的抗拒。

佳儀雙手緊緊抱住自己,整個人蜷縮成一團,忍不住喃喃地道:[我好髒、好髒。]

歎了口氣,為了打擊這對可憐的父女,我仍然不住口的吼著:[告訴我,妳老子床上行不行啊?爽不爽快啊?]佳儀尖叫一聲,猛然朝窗口衝去,過度的刺激已逼使她的心智達到崩潰邊緣。

沒想到,她竟一躍而下,結束自己可悲的生命。

[佳儀!]阿強驚聲尖叫,兩眼空洞、一臉茫惑,突然間力氣彷彿在瞬間全被抽乾,他搖晃著不穩定的身體,踉蹌地走到窗口,躺在血泊中的少女是我復仇成功的證明。

幾個月後,阿強被以強姦和亂倫的罪名起訴判刑,他曾試圖向警方解釋,可惜佳儀體內的精液,以及死無對證,讓他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