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回憶起來大概是在07年夏天的時候了,06年那年我大學畢業,大家都知道大學生不好找工作,我屬於點正的,姨夫在我們小鎮頗有些名氣,後來他給我托關係就進了一家小鎮比較有地位的企業工作,因為我是學財經的所以就分配到財務給幾個會計出納打下手,剛到的時候很不習慣。

我是個正常的男人,可辦公室裡不是半老徐娘就是大恐龍,想我大學4年沒有擺脫處男的帽子上班的時候又沒有一個看著還可以的女孩子就有種很悲傷的感覺,後來又有兩個會計同一年退休了,我也順理成章的熬成了正式的會計接替了她們的工作就這樣一年晃過去了。

我記得特別清楚那是一個下著很大雨的天氣,那天公交車晚點我去的比較晚到了單位都遲到半個小時了,一進門發現我的位置上坐著一個很清純的小女孩,我一開始以為是張會計女兒,就試著問她:「你是張姐的千金吧,長得真漂亮。」

這個小妹妹聽我說完後小臉紅了:「我是新來的,我叫趙蕾小名叫天天,你就是李哥吧?經理叫我先跟著你學習。」

我笑了笑:「好啊,其實我們這裡也沒什麼好學的,個人有個人的業務專管,領導讓你先跟著我就先跟著吧,那你就坐我旁邊吧,有什麼不懂得問我。」她聽後應了一聲,然後一笑說:「那謝謝了,下班了請你吃NFC。」

我看著她笑得很漂亮,不自覺的打量了她幾眼,大概1.63的個子,腰很細,胸不是很大的,高高的馬辨,大眼,一笑還有兩個小酒窩。說真的那時候覺得她很可愛,絕對沒有動歪念頭。

一上午很快就過去了,中午了因為家遠我向來都不回家的,飯盒裡帶著大人給做的飯,準備吃的時候忽然想起來新來的丫頭好像說過她家在新東區比我家還遠,而且外面下著大雨,不知道她怎麼吃飯,找了會兒才發現她正在門口著急呢,那天正好帶的飯多,和她幾番退讓後她終於答應分我一部分飯。

這次吃飯的時候我們離得很近,由於夏天天熱,我們倆都出了一身汗,那丫頭身上散發出一種很是誘人的味道,後來才知道那就是處女的特殊味道,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她的那麼濃,我聞了一會兒就覺得弟弟迅速的充滿了血,我心裡很尷尬,夏天穿的這麼薄一會兒她往下一看絕對看得到支起的帳篷,不覺得臉就紅了。

她似乎看到了我紅了臉問我是不是病了,我當時心猿意馬的說:「趙蕾,你好香啊!」說完就後悔了,才剛剛認識更何況還是前輩,她好像沒聽清楚,又問;「什麼,你說什麼?」我沒說話,不過她反應過來了,臉刷的就紅到了耳朵根,這頓飯就這麼尷尬的吃完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們處的很融洽,我一直都表現出一個大哥哥的角色,這幾天我發現她其實是個很開朗的女孩子,有著不錯的家庭背景,不過卻沒有養成驕橫跋扈的性子,她母親是我們市工商局的區域負責人,父親在是圖書館當副館長,也難怪她看上去又有氣質,又有些高貴,原來是良好的家庭氛圍造成的,後來我還知道她喜歡上一個男孩子,很帥的那種,她說的時候我居然有點心酸的感覺,當時自己罵自己笨,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關係融洽了接觸就多了,有一天單位中午意外加班,丫頭再一次分了我的食物,吃飯的時候丫頭開玩笑地說:「怎麼臉沒紅嗎,呵呵,沒聞到香味嗎。」

我暗自心中罵她,這個丫頭這不是挑逗我嗎,我搖了搖頭表示沒聞到。

丫頭笑道:「今天早上洗澡了應該身上沒什麼味了。」我說:「那可惜了。」然後她說起上次哈哈的笑了,我再一次臉紅,我報復她再她大腿上一擰(沒使勁),媽的這丫頭這腿也太有手感了吧,以前也沒注意,性感的曲線,一點余肉也沒有,關鍵是她今天穿著一天短褲,我相當於直接摸她的大腿,看著她的腿我再一次的呆住了,這會兒丫頭笑夠了,疑惑的問我:「你看什麼呢。」我說;「你的腿真美。」她紅著臉說;「真的嗎?。。。。。。你是色鬼。」然後尷尬,又一次的尷尬。

而我也有了第一次的衝動,真想立馬把她按到桌子上摸她的腿,脫她的內褲,媽的我只感覺那時候都快有一種爆發的感覺,甚至有一種很想強姦她的感覺。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我想她怕了,因為她應該從我眼中看到了原始的慾望,然後就更尷尬。就這樣到了8月多份,丫頭(這個時候我已經習慣叫她丫頭了)

到單位已2個月了,實習期過了,正好頂過放產假的大恐龍,再加上張會計家裡有事回老家去了,所以財務部就只有我和丫頭兩個人了,加班已成為經常事,晚上8點回家幾乎每週都有2,3天。

那天又是忙到了晚上8點,當我整理完最後一張報表後,忽然發現丫頭正站在我旁邊以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我,她說:「李哥,那個。那個廁所的燈壞了,我怕黑,你能不能陪陪我?」我自然答應了,她到了廁所後說:「李哥,你背過身子,我不關門了,有事我就叫你。」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丫頭的臉紅的就像是熟透的山楂,我老實的背對著門,裡面不一會就傳出來脫褲子的聲音,然後嘩啦啦的響起來了,我開始幻想著她那美麗的陰部,動人的陰道,說真的很想衝擊去強姦她,不過不敢,於是可想而知我的弟弟也在一瞬間支起了他的帳篷。

沒多久丫頭就出來了,她說:「我還得拿點東西再來。」我說:「拿什麼,我去給你拿。」她說不用了,我清晰的看見了她手中的東西上面的3個字「小護士」,是衛生巾。又一次脫褲子的聲音,之後丫頭紅著臉出來了。

丫頭說了句謝謝。忽然她發現了我的弟弟支起的帳篷,臉再一次瞬間紅了,這回紅的更狠,我們又一次的尷尬,等她的活忙玩了,我把她送回家。一路上我沒說話,滿腦子都是她換衛生巾的細節,每一個動作,真希望能過幫她換一次啊,到了她家門口,她說:「李哥,你是不是很想那個啊。」

我愣了一下,她接著說;「你趕緊找個女朋友吧,我們肯定是不合適的。謝謝你送我回家,你是個好人,我上樓了。」說完就走了,我心中暗罵,媽的丫頭,小看我,你那樣哪個男的沒有性衝動啊,說的跟我多流氓似的。從那後我們在一起工作的時候話就少了,而且丫頭似乎和她那個心儀的男孩子進展的很不錯,我心裡雖然有些心酸,但不是很厲害,畢竟有自知之明,又是一個加班的晚上,我那天的工作非常的緊,一直忙道8點半才結束,忙完後我回頭看了看丫頭,發現丫頭有點反常,我過去問道:「怎麼了丫頭。」

誰知她一下子抱住我大聲的哭了起來,我當時蒙了,這丫哭毛啊,難道被男友玩了甩了,媽的這小子也太不是東西了,我問他:「丫頭怎麼了,給李哥說,李哥給你出頭。」

丫頭哭了足有10幾分鐘後說道:「李哥,我發現宴明(那個小帥哥)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我撞見了,她們什麼也沒穿,宴明還怪我以前不給他,那個女的還打我。嗚嗚。」我心中一陣氣惱,媽的這丫小子,真不是東西,不知道珍惜,氣了一會也氣夠了,心想這個事我也幫不上,忽然感覺到我的胸前軟乎乎的。

媽的反應夠慢的,這時候才感覺到,這應該就是乳房吧(第一回感覺到女孩子的乳房),我的陰莖蹭一下子就充滿了血,我緊抱著她,拍著她的頭勸說著她,另外陰莖已經頂到了她的小肚子,媽的又怕被她發現,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我努力往後厥著屁股,丫頭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猛地抬起了頭,盯著我,我嚇了一跳,丫頭盯著我說;「李哥,你今天把我要了吧!」我暈,我沒聽錯吧,接著她說;「李哥,你是好人。你是正人君子,你比他(宴明)強多了。給你我不後悔。」

我徹底傻了,丫頭看我沒動,說:「我不夠魅力嗎?」說完嘩一傢伙把上衣脫了,接著又把胸罩脫了,我還沒來的及欣賞她那美麗的內衣秀呢,她一手把胸罩扔到地上,就去脫褲子,媽的,丫頭你傻了吧,至少把門先鎖了啊。

我立即跑去關上了門,當我回來頭的時候,我徹底的傻了,堅鋌而秀氣的乳房,紅潤的乳頭,圓滑的肩膀,完美的秀腿,還有那神秘的黑色地帶,陰部的毛不過,顯得有些稀疏,她就站在那,閉著眼,我清晰的看見她臉上還留著淚,我走了過去抱著她吻著她臉上的淚我說:「丫頭,你不後悔嗎?」她沒有說話,更可以說沒有反應,我知道她是在報復宴明,也在可憐我,想起宴明我的心頭一陣怒火,我把她抱了起來放在了辦公桌上,分開了她的雙腿,就覺得一陣的眩暈。

媽的這就是女人的陰部嗎,粉紅色的陰唇,陰道口還粘這一點白絲估計應該是白帶,這可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真實的女人的私處啊,比A片裡的那些個女優的好看多了,我回憶著A片的細節,舌頭就吻向了那個粉紅色的陰蒂,有一股說不出的味道,我舔著丫頭的陰蒂,含著丫頭的陰唇,丫頭一開始還是沒反應,不過一會她就開始摸著我的頭髮,兩個腿開始一緊一緊的夾著。

我乾脆強行掰開了她的大腿,丫頭頓時成了個大字,我貪寐的舔吸著這個人間的極品,我明顯的感覺到她的身子開始發熱,而其陰道開始分泌出來越來越多的粘液,這時候我的陰莖已經憤怒的不能在憤怒了,我趕緊的站了起來爬到了丫頭身上陰莖猛地一下子就插進了丫頭的陰道中,我明顯感覺到陰莖上一陣阻隔,喇的龜頭髮痛,而丫頭則是一聲慘叫,我穩了穩後便開始抽插了,媽的終於告別處男生涯了。

我看著丫頭的臉,她還是閉著眼,眼角的淚水更多了,不知道是疼得,還是後悔把處女膜給了我,不過我卻越看越興奮,我有節律的抽插著,感覺每一回都可以頂進她的子宮。

過了一會丫頭的臉開始紅了,眼角的淚也開始乾了,大概又抽插了200下,我感覺到一陣濃濃的麻酥感覺從陰莖傳來,我一下子把陰莖插到了最深處,一股濃稠的精液噴射而出,全部射進了丫頭的子宮裡,丫頭似乎感覺到了大聲的說著:「你不要射進去,我現在不是安全期。」

可已經晚了,我無力的趴在丫頭身上,丫頭也無力的躺在桌子上,就這樣直到我的陰莖完全軟了下來從陰道中擠了出來,我看了看陰莖上面沾滿了血絲,丫頭的陰道口流出了精液和血的混合物,丫頭又哭了,我和她做愛的整個過程中她一句話也沒說甚至什麼表情也沒有,我心裡知道,不過我很感激她,也很慶幸。

我看著她的裸體,慾望再一次燃氣,軟下的陰莖又一次挺拔了起來,這時候丫頭已經坐了起來,她看著我,我說:「丫頭,我還想要。」她驚恐的哭道;「不了,已經給過你了。」

可我的理智已經完全被慾望佔據了,我撲向了她,把她按在桌子上,她瘋狂的反抗著,但有什麼用呢,我吻著她的乳頭,我看著她的眼神,我看出了憤怒、後悔、絕望,我粗魯的將陰莖硬生生的插入了她的陰道,然後開始瘋狂的抽插著,每次都插到最深處,每回我都能看到有鮮紅的血帶出來,我聽著陰囊和丫頭陰部撞擊的聲音,原始的獸慾完全站住了理智,我說:「丫頭,我要你,我要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只做我的女人!」丫頭沒說話,只是痛苦的呻吟著,哭泣著。

她的身子在我的每一次撞擊下顫抖著,乳房也震動著,我忽然明白,為什麼強姦犯要去強姦,為什麼判刑出來後還要強姦,那是慾望,無法克制的慾望,這回我足足幹了丫頭有半個小時,在最後一次的抽插時,我又一次深深的將陰莖深入了丫頭陰道的最深處,射精!射精!

我無力的趴在丫頭身上,悔意漸漸地湧上全身,恐懼也接踵而至,丫頭推開了我,她蹲在地上從辦公桌內拿出衛生紙擦拭著她的陰道口,我看著殘餘的精液和著處女的血流出丫頭的陰道,丫頭擦拭著,最後她將一張白紙貼在她的陰道上,沾上了些血跡疊了起來,她扭過頭來看著我,我看見她哭紅的眼,她說:「李哥,我不怪你,我的處女血你留好。它是屬於你的。」

之後她淒慘的笑道:「或許以後我身上就不再有那種處女的香味了。」之後,我們穿好了衣服,丫頭走路一瘸一瘸的,我知道她那是疼得,那天我送她回了家。到了她家後她給我說那天是她生日,本來想和宴明一起過的,她還說如果那天宴明要她,她一定給,不過以後沒有處女膜了,也不用想宴明瞭,她還勸我早點找個女朋友,我說我會負責的,她只是笑了下,她笑的真美。

第二天丫頭沒來上班,第三天丫頭也沒來,我著急的給丫頭打電話,她停機,一整個月丫頭都沒來,後來經理說丫頭辭職了,說是想著學習,打算今年考研,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過丫頭的消息。這些都是我的真實經歷,雖然現在我結婚了,但那張處女血我依然保留著,因為我知道,丫頭我一輩子忘不掉的,我也一輩子不會忘記我永遠的處女香!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