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操母女花

操,該死的天氣,TMD都要蒸幹了。方天祿抬頭看了下天上的烈日,手裏拿著剛買的冰鎮飲料不停的擦著臉,心裏咒罵著。

方天祿今年剛大學畢業,因為學的是建築專業,所以畢業後找了份工地上的工作。對于剛畢業的方天祿來說,工地就是監獄,一個沒有自由、女人、前途的監獄。他每天6點起床一直忙碌到晚上7點左右,中午吃個飯休息個把小時,有時候晚上還要通宵加班,方天祿時不時的蹲在工地上,嘴裏叼著根煙,回想起那天堂般的日子:每天12點起床吃早飯,吃完飯再睡個回籠覺,一個星期上個幾節課,沒事的時候坐在校園裏看看美女,意淫下。

小方,到1# 樓12層來下。方天祿腳邊的對講機裏傳來了他們項目部老大的聲音,無奈的擦了下汗,拿起對講機,腳步蹣跚的往1# 樓走去。

一會後,方天祿看到了臉上一片烏雲的項目經理陸克,然後陸克對著方天祿一頓臭罵。對此,方天祿已經習以為常了,至從他進項目部的第二天起每天都要經受他的口水折磨。有時候他即使什麼都沒做都會讓老陸一頓臭罵,為此他困惑了一個多星期。直到有天晚上跟他一個寢室的同事道出了原委,我開始同情起老陸,所以現在老陸發火的時候,我就當耳朵已經失效。

陸克,今年40歲,工地上混了將近20年,算是一個經驗加學歷雙全的人才,收入不錯,有房、有車、有老婆兒子。之所以每天要靠訓人發泄怒火,衹是因為他在家受到的窩囊氣太讓他鬱悶了。

方天祿聽說過好幾個關于老陸氣管炎的版本,有一點是大家都公認的事實,那就是老陸已經不行了。起因好像有很多說法,有的說是老陸年輕的時候在工地上太寂寞,每天出去找小姐,結果就上癮了,等他結婚後繼續在外面搞女人,結果導致腎虧;有的說是老陸那小體格(身高163CM,體重100斤左右),非要找個身材極品的老婆,那幫同事一說到老陸的老婆時,眼睛裏都冒著綠光,方天祿想了下覺得老陸的老婆應該是極品,因為這樣,老陸夜夜春宵,結果沒幾年就不行了。

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老陸的老婆所以就變成了如狼似虎的女人,老陸因為無法滿足她的需求,結果總是在家受氣。

經過將近半小時的挨訓時光,老陸累了,隨便指派了個工作就要打發走方天祿。

方天祿看老陸火氣下去了點,以詢問的口氣問道:陸經理,我想請兩天假。

老陸喝了口礦泉水,擦了下嘴,帶點沙啞的嗓音問我:請假幹什麼去?

學校讓我過去辦下戶口遷移的事情。方天祿回道。

妳找下小宋,把手頭上的事情交代給他,然後回去吧。老陸聽說是辦這個事情,也就開了綠燈,放了方天祿兩天,並說事情麻煩的話,等事情辦完了再來上班。

從工地出來後,方天祿回了宿捨清理了下身上的鹽巴(被太陽曬了一天,身上都有一層鹽了。),再換了身幹凈的衣服,準備找我的死黨去瀟灑下,方天祿上班至今沒有休息過一天。

方天祿不停的給同城的死黨播著電話,不過得到的回復都是在上班、很忙、或者晚上佳人有約之類的。一群人渣,見色輕友的敗類,操!方天祿憤憤的想著,看了下時間覺得還早,然後出門往他母校走去,他心裏盤算如果下午就能把事情辦好,那就有2天的時間可以休息了。

星期一再來吧,今天星期天,沒有老師上班,我衹是值班的學生,抱歉了,學長!

等到方天祿來到他母校的學工部,得到這樣的一個答復,心裏哀嘆著:監獄的生活真的能讓人忘卻很多事情。日了。

方天祿在學校出來後,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逛著。突然,方天祿的鼻子自然的抽動了幾下,深深的吸了一口,臉上現出享受的神情。

牛肉面的味道,如此的熟悉!如此的誘人!方天祿嘴裏喃喃的說到,然後轉過身朝一家面店走進去。

老板,來一碗牛肉面,湯汁濃點,料下的足點,面條可以少點。哦……對了……別放香菜。方天祿進了面館,邊衝著老板說邊找了個位置坐下。

呵呵,是小方啊,好久沒來了,放心一定讓妳滿意。面店老板看了下,看到是方天祿以後笑呵呵的打著招呼。

沒多久一碗熱騰騰的面條出現在了方天祿的眼前,方天祿迫不及待的拿起雙筷子就吃起來,因為太急了,被燙的哇哇叫。

呵呵,老板啊,還是妳的面好吃啊,爽啊,才幾個月沒吃到,今天路過這裏聞到香味就被勾進來了。方天祿邊吃邊贊美道。

呵呵!老板笑了下,驕傲的繼續說:那是!我的面可是祖傳的。

這時又有客人進來,面館老板繼續忙碌的招呼起來。

呼!!!!

方天祿舔幹凈最後一滴湯汁,然後深深的呼出一口,準備起身結賬走人。方天祿剛起身的時候突然感到眼前一亮,他的對面坐著一個嬌小的女孩子,圓圓的小臉蛋,稍稍有點嬰兒肥,一頭卷曲的花花綠綠的頭發,一雙大大的眼睛,臉上略施粉黛,小小的瓊鼻下一張可愛的小嘴,讓人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

天哪!極品蘿莉~ 老子的雞雞硬了!方天祿心裏感慨著。

此時,這個可愛的小蘿莉一雙小手正在她的錢包裏翻找著,然後把錢包裏的東西全部翻騰到桌子上,然後把鋼镚集中到一起,然後數了起來,數完後,她小嘴一嘟,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

對于在工地上呆了幾個月的方天祿來說,這個表情看在方天祿眼裏,那是充滿著絕對的誘惑。方天祿此時也知道這個可愛的小女孩已經沒錢付賬了。方天祿心裏一盤算,臉上擠出一個絕對無害的笑容,開始朝那女孩走去。

方天祿微笑的做到小蘿莉對面,然後開口問道:小妹妹妳好,有什麼事情可以讓大哥哥幫妳的嗎?

呃??小蘿莉聽到有人跟她說話,抬起頭看著方天祿,歪著頭看了方天祿幾眼,然後對方天祿說:大哥哥,妳像壞人!

汗!方天祿看小蘿莉看了他好久之後蹦出這樣一句,心裏狂汗,可惜心裏並不死心,繼續厚顏的說:小妹妹,我額頭上寫著壞人兩個字?

小蘿莉笑了笑,然後說:大哥哥,妳的神情就是壞人的神情,特別是妳笑的很壞,妳心裏是不是在盤算的怎麼欺負我啊?方天祿已經快哭了,心裏想著現在的小女孩怎麼什麼都知道,嘴裏還是繼續和小蘿莉磨著:不會啊,哥哥我很善良的。我衹是看妳現在手頭有點緊張,而我看妳這麼可愛,所以想來幫幫妳,怎麼就成了壞人。哎!!謝謝哥哥,不過小薰自己有辦法解決。小蘿莉的眼睛轉了幾下,然後拿起電話,開始撥打電話,不過馬上回復了一副無奈的神情。

因為她用的是山寨手機,音量很大,方天祿聽到她手機已停機的提示。

小妹妹,別難過,誰都有個手頭緊張的時候,今天哥哥幫妳付了,當是認識個妹妹。呵呵!方天祿說完到老板那裏付了帳。小蘿莉坐在桌子上想了會,然後馬上把桌子上的小物件都放進錢包,然後拎起她的小背包就向我追過來,嘴裏喊道:哥哥,等等我。方天祿聽到後面傳來嬌柔的喊聲,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看到小蘿莉跑過來,等到她近前,開口問道:小薰,有事?

咦?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小薰詫異的問道。

呵呵,妳自己告訴我的。我笑了笑說。

小薰想了想還真是她自己剛才說話的時候道出了她的名字,于是一副恍然大悟狀。

方天祿看著站在眼前的小薰,開始認真的打量起來,大概154CM,胸部發育的不錯,80D左右,小屁股蠻翹的,腰肢不夠細,不過小女孩好像都這樣,腰肢的彈性應該不錯。小薰看方天祿的目光在她身上肆無忌憚的巡游,伸出一雙粉嫩的小手,在他眼前晃悠,遮擋方天祿的目光。誰他媽的的伸手擋住老子欣賞美女。操!方天祿很自然的抓住了那衹小手,然後往下拉,這時一陣柔膩的感覺襲上他的心口,捏了捏手裏的小手,再看到小薰那瞪大的眼睛,才意識到小手的來處。

呵呵!小薰妳的手很漂亮啊!方天祿尷尬的笑笑。

哼,哥哥妳是色狼哦!現在心裏想什麼小薰可是很清楚的哦!小薰做出一副心知肚明的表情,手裏掙扎了幾下,看沒辦法掙脫方天祿的狼爪,也就放棄了抵抗。

哦?跟哥哥說下,我怎麼不知道啊?方天祿繼續拉著小薰的手,邊走邊說。

哥哥,把頭彎下來點,嗯,就這樣哦。小薰踮起她的小腳,然後把嘴湊到我的耳邊輕輕的說了句:做愛。然後一臉得意的看著方天祿,仿佛在說:怎麼樣,本小姐猜的對吧!

嗡!!

小薰湊到方天祿耳邊的時候,一股少女的香氣從她身上散發出來,方天祿貪婪的吸了幾口,當聽到小薰輕聲的說出做愛兩字的時候,方天祿感到心裏某一塊地方被輕輕的觸動,低下頭準備看小薰時,一抹白色和一條深溝印入眼簾,方天祿感到他的雞巴已經開始充血了,臉上馬上紅光泛起。呵呵,看來我猜對了哦,哥哥,妳的小弟弟硬了哦。吼吼!!小薰看到方天祿這樣的表情,又偷偷的瞄了眼他的下體,然後又踮起腳湊到方天祿的耳邊說。這時方天祿正低著頭,而小薰又墊著腳往他身上湊,因此小薰的半個胸部再次印入方天祿的眼簾,方天祿覺得小弟弟要翹起來了,本能的想用手擋下,結果手一緊,抱住了小薰,並把小薰拉入了懷裏,一對充滿彈性的東西擠壓在胸膛。啊……小薰輕呼一聲,壞哥哥快放開我。然後用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方天祿。

方天祿感受著環抱美女的快感,現在又看到如此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他,心裏一陣衝動,低下頭,對著那紅潤的小嘴印了下去。唔!!!!一聲低悶的聲音從小薰的鼻子裏哼出。此時方天祿的雙唇死死的壓在小薰的雙唇上,頭部一晃一晃的,讓彼此的雙唇摩擦著。漸漸的小薰的一雙小手環抱著方天祿的腰上,表情裏露出一絲享受,不過還沒有讓方天祿的舌頭進入她的嘴裏。一會後,方天祿意識到現在時在大街上,抬起頭,戀戀不捨的離開小薰的雙唇。

方天祿由衷的感嘆道:小薰,妳的嘴唇好香好甜啊!

小薰用小手擦了下嘴唇邊的口水,瞪大眼睛看著方天祿說:壞蛋,妳欺負我,小薰的初吻啊!!然後小薰做出心碎狀。方天祿無語了,感到90後真的很牛叉,不過為了能把她弄上床,臉上繼續露出無害的微笑:放心,哥哥會對妳負責的!小薰聽到方天祿這樣說,臉上馬上露出一絲陰謀得逞的笑,然後拉著方天祿進了一間網吧,然後來到一個位置前,跟一個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女孩說了句,妳去吃飯吧!,那小女孩起身後說了一句:我要回家了,小薰妳繼續繼續練級。然後背起小背包出了網吧。

回家幹嘛?多無聊啊!小薰嘟噥了一句,手裏握著鼠標就開始玩起了游戲。

方天祿問道:小薰,妳同學?

是啊,我同桌,漂亮不?小薰眼睛盯著屏幕嘴裏說著。

呵呵!方天祿笑了聲,然後低下頭湊到小薰柔嫩的小耳朵邊說:小丫頭一個,哪有小薰漂亮啊!呵呵!小薰眯著眼睛笑了,然後轉過頭,裝出一副可愛的表情,對方天祿說:哥哥,妳去網管那裏幫忙續下時間,這臺機器的時間快到了。呵呵。哥哥,妳也開臺機器,就坐我邊上,一起玩,我帶妳哦!

方天祿摸了摸她的頭,笑了笑,然後往網管那走去,心裏想著:先通過游戲拉進彼此心裏的距離,然後晚上再拉近身體間的距離,嘿嘿……

4個小時後,方天祿開始腰酸背疼了,而小薰卻依舊玩的不亦樂乎。于是方天祿站起來走了走,然後到網管那買了兩瓶飲料。

小薰,喝點飲料。方天祿遞給小薰一瓶飲料。

小薰眼睛盯著屏幕,手裏接過飲料,擰開瓶蓋猛的吸了一口,然後繼續點擊著鼠標。

小薰,累不累?方天祿問道。

小薰心不在焉的回道:不累啊,今天衹玩了12個小時,平時我都要玩17個小時左右的。汗!!方天祿的額頭開始冒汗,心裏想著,死丫頭,妳要是繼續玩下去,難道要老子在這裏陪妳一晚上?操了,那老子的雞巴晚上不是又要和自己的雙手親密接觸?方天祿想了想,對小薰說:小薰,妳這樣一坐就是一整天,對身體不好的,要勞逸結合。

嗯,知道了。小薰嘴裏含糊的應了一句,然後繼續玩著。

操,死丫頭,妳他媽的就不能認真點和我說話,等老子把妳弄上了床,看老子怎麼收拾妳。方天祿心裏又砸了那臺電腦的衝動,然後把小薰拉到一個角落裏狠狠的強姦一百次。方天祿壓了壓心裏煩躁的心情,繼續對小薰說:小薰,妳看現在都11點多了,早點下機吧,游戲明天還可以繼續玩的嘛!小薰依舊看著屏幕,嘴裏說著:哥哥,這妳就不知道了,現在這個游戲剛開服沒多久,要連續作戰的,要是停下了,等級就被別人趕超了,要再追上他們就難了,哥哥,小薰很厲害的,小薰要當努力練級,然後當行會老大。

操,死丫頭,就妳這樣玩游戲,還當行會老大?別以為老子剛玩這游戲,但是老子玩游戲時,妳這丫頭片子還在穿開襠褲。就按老子專業的眼光看,就是老子對這游戲不感興趣,老子玩1小時的效率比得上妳4小時的效率,就妳這樣怎麼當行會老大。操。方天祿心裏已經接近憤怒邊緣了,臉上的表情無法再褒詞平靜。這時,小薰剛好轉過頭,看到方天祿臉上的表情,眼睛忽閃忽閃的轉了幾下,然後對著方天祿勾勒夠手指頭,說:哥哥,低下頭,小薰有話跟妳說。

方天祿把耳朵湊到小薰的嘴邊,小薰的輕聲的說:哥哥,妳晚上是不是想要欺負小薰?說完小薰一雙大眼睛看著方天祿,臉上一副可愛至極的表情。方天祿想了想,然後湊到小薰的耳邊說:小薰妹妹,哥哥不是想欺負,衹是想好好的愛妳!

小薰繼續說:哥哥,妳真壞,呵呵。哥哥妳真想要的話,小薰可以給妳哦。

說完小薰站起身,拉著方天祿往網吧的轉角處走去,到了轉角小薰繼續拉著方天祿往衛生間裏走。小薰,往裏面走幹嘛?方天祿拉住小薰問道。小薰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然後踮起腳湊到方天祿的眼前說:哥哥,到衛生間裏去,小薰給妳操哦。不過哥哥操完小薰後,要給小薰包機到明天晚上的哦!小薰眨了眨眼睛然後拉著方天祿的手,準備繼續往裏面走去。

90後,好開放啊!方天祿心裏一陣感慨,不過這裏好像是廁所啊,難道在這裏?這裏?不好吧!方天祿依舊站在那。小薰看了看左右,然後輕聲的說:哥哥,別擔心,等會小薰聲音小點,沒問題的。小薰發現過好幾次,裏面有人在做愛。妳看,那個穿的很風騷的女的,黃頭發的,卷毛的那個女人,就經常在裏面和人做愛,她的網費都是這樣來

小薰用小手指了指一個位置,方天祿順著往那裏看過去,發現一個穿著極其風騷的女人,正玩著游戲,從側面看過去,胸部蠻大的,臉上厚厚的一層粉刷,因距離太遠看不清楚。小薰,這裏還是不要了,跟哥哥到賓館裏去吧,哥哥讓妳慾仙慾死的哦!方天祿誘惑著說,手裏順勢捏了把小薰的奶子。小薰打了下方天祿的手,然後說:哼!哥哥妳真壞,去賓館很花錢的,這裏也不錯的。

方天祿捏了下小薰的瓊鼻,然後說:妳這小丫頭,難道妳不知道網吧裏到處都是攝像頭嗎?我敢肯定廁所裏一定有,我可不想咱們做愛的時候被人偷拍,然後發到網絡上去。啊?小薰驚訝的捂著小嘴,眼神裏帶著一絲慌張。方天祿試探著問:妳是不是以前在這裏……那個……過……啊?小薰用她的小粉拳打了方天祿,然後說:哥哥,小薰才沒有呢,小薰時看哥哥長得帥,又對小薰好,才想著給哥哥操的。

信妳才怪,方天祿心裏想著,嘴裏說道:小薰,我們走吧,這裏真的不安全的。小薰猶豫了下,然後問道:那練級怎麼辦呢?方天祿心裏的耐心已經接近底線了,說道:丫頭,走吧!然後方天祿拉著小薰到了吧臺,結賬下機。10分鐘後,方天祿帶著小薰來到一家賓館裏。小薰,來洗個澡先,別嘟著小嘴了,等會哥哥帶妳去通宵。小薰聽方天祿這樣說,小臉上馬上陰轉晴,飛快的脫下衣服,然後往浴室裏走去。小薰進了浴室後並沒有關門,而是將一副美女洗浴圖展現在了方天祿的眼前。方天祿衹感到眼前一亮,一具可愛粉嫩的胴體出現,然後邁著輕快的步伐進了浴室,然後對著開始沐浴。

操!方天祿的心裏慾火開始翻騰,嘴裏罵了一句。然後脫下衣服,露出結實的赤裸的身體,往浴室裏走去。啊?!!小薰看到方天祿赤裸著身體走進浴室,發出一聲驚呼,然後咬著手指頭說:哥哥,妳身體好壯哦,哇!!哥哥妳的雞巴好大耶!

操,這是赤裸裸的挑逗,死丫頭,等會老子讓妳連手指頭都動不了!方天祿心裏想著,嘴裏喘著粗氣,喉嚨裏口水不斷的吞咽著,1年了,老子1年沒操過女人了,晚上要好好補回來。方天祿眼睛已經開始變得赤紅,看著赤裸的小薰,如同惡狼看著小綿羊,一把拉過混身是水的小薰,然後對著那紅潤的小嘴吻下。這次方天祿的舌頭毫無阻礙的進入了小薰的嘴裏,一陣少女特有的幽香、芬芳、濕潤的感覺從舌頭上傳入腦中。

方天祿的雙手也開始了動作,放在小薰胸前一衹手抓起那雪白的奶子,揉搓著、揉搓著;而環抱著小薰的手,開始在小薰光滑的背後撫摸著,然後游移到臀部。

少女的皮膚的嫩滑、柔軟而富有彈性。特別是小薰的一雙大腿,沒有一絲贅肉,此時方天祿擁吻著小薰,兩人的身體緊緊的貼著,方天祿勃起的陽具在小薰的大腿上摩擦著,感受著少女充滿彈性的肌膚。方天祿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開始扣弄起小薰那粉嫩的桃花穴,兩根手指在小穴裏進進出出的扣弄著。本來方天祿想伸進三根手指的,但是小薰陰道非常緊湊。啊……嗚……

含糊的呻吟聲從小薰的嘴裏不斷的發出,雖然浴室的噴淋頭一直在噴著涼水,但是無法澆滅那沸騰的慾火,兩具赤裸的軀體不斷的糾纏著,時不時的發出一兩聲騷動人心的呻吟。良久,唇分。哥哥,小薰要,小薰要哥哥操我。小薰迷離著雙眼,嘴角掛著絲絲晶瑩的口水,直勾勾的看著方天祿,猶如一個深閨怨婦。

哥哥這就給妳,老子要插進去了。方天祿一年的禁慾日子,讓他不假思索的拉起小薰一條粉腿,高高抬起,讓小薰的陰戶整個暴露在他那巨大的陽具面前,然後挺著陽具狠狠的插進小薰的騷穴裏。啊!啊!男女兩聲舒爽的叫聲同時響起。方天祿衹感到陽具插進了一座水簾洞裏,溫熱的水簾洞裏,濕潤、溫熱、緊湊的擠壓感同時刺激著他的龜頭。

吼!!方天祿喉嚨裏發出一聲低吼,腰部如同小馬達般抽插起來。啊……哦……啊……哦哦……哥哥,妳好棒啊……好爽……哥哥……慢點……

啊……哥哥……深點點……再深一點……用力……啊……浴室裏小薰淫蕩的叫聲回蕩著,夾雜著兩人身體啪啪的碰撞聲。啊!!!!!!!經過方天祿200多下高速抽插,小薰發出一聲嬌呼,粉嫩的身體本能的痙攣一陣,陰道裏淫水洶涌。吼!!

小薰高潮的來臨,陰道一陣收縮並伴隨著大量淫水的流出,刺激的一年多沒碰過女人的方天祿精關一陣鬆動,方天祿鬆開抱著小薰的雙手,小薰背靠著墻壁坐到地板上,方天祿的陽具也從小穴裏滑出,陰莖極度充血,龜頭高昂著。猛的一絲涼意襲來,方天祿閉上眼睛,雙手抓緊陽具,一股精液飈射而出。嗚嗚…

…哥哥,妳把精子全射我臉上了。哼,壞哥哥,小薰要把妳的後代都吃掉。哼哼……小薰的聲音響起。方天祿睜開眼睛,發現剛才射出的精液全數都到了小薰的臉上、胸上,而小薰正抹著精液往嘴裏咽著,邊吃邊露出享受的神情。操,真他媽的淫蕩!方天祿想著,嘴裏說:小丫頭,給老子把雞巴舔幹凈!然後挺著陽具送到她粉紅的小嘴邊。小薰雙手抓過方天祿的陽具,開始舔吸起來。

哦!!丫頭,技術不錯啊!!方天祿發出一聲舒服的叫聲。嗚嗚……小薰眯著眼睛,抬起頭,露出一副淫蕩至極的笑臉,嘴裏吞吐著陽具並發出一聲聲含糊不清的呻吟。

操,就是一個小騷貨,真淫蕩啊,哦!老子的雞巴又硬了,他媽的,今天晚上老子要好好操死妳!騷貨!方天祿感嘆著。起來,丫頭,到房間裏去。

說完,方天祿走到床邊坐下,兩腿分開,然後示意小薰跪在雙腿之間,而小薰也乖巧的跪下,然後開始吞吐起剛射完精有點軟化的陽具。鈴!!電話響起,方天祿拿起電話看了看後,接通電話:賤人,那麼晚打我電話幹嘛?兄弟,哥們當然是想妳了。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淫蕩的聲音。賤人,沒事就掛電話,老子忙著呢!方天祿幾乎是吼出來的,壓制心裏的舒爽,強制著自己按平常的語氣說話,笑臉憋的通紅,而小薰看到他接電話之後,更是加大了吸允的力度,並用雙手按摩著陰囊。

兄弟啊,哥們又沒地方去了,晚上來妳家睡。電話那頭傳來嘆氣聲。

操,老子不在家,我家鑰匙妳有的,自己去吧,老子忙著。老子掛電話了。

方天祿急衝衝的要掛電話,而此時,小薰這個小騷貨突然把嘴湊到電話邊,發出一聲聲淫蕩的叫床聲。哥們,妳在操女人啊?小姐還是女朋友?或者ONS?

電話那頭立馬問道。操,老子玩女人呢,妳要玩玩妳自己的女朋友去,別老想著撿老子的便宜,這次不是小姐,妳沒必要來了。操,妳丫自己的女人那麼極品還老是想分刮老子的口糧,日妳,掛了。我拆了電話的電池扔到對面的床上。

然後惡狠狠的看著重新跪到地上給我吹簫的小薰說:死丫頭,妳剛才玩的好像很開心啊?

小薰,沒有啊,小薰很努力的給哥哥吹簫,然後最初陶醉狀啊,書上說這樣能讓男人亢奮,所以小薰就做了啊。小薰一臉的無辜,做出害怕狀。小騷貨,妳還真他媽的能裝啊,嘿嘿,妳要是去當演員肯定不錯,哦,對了就這副表情,去演趙靈兒吧,絕對可以,嘿嘿,不過妳現在讓本惡狼很惱火啊,嘿嘿……

方天祿惡狠狠的笑著。然後一下攔腰抱起小薰,把她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後對著她那高翹粉嫩的屁股就是幾巴掌下去。

啪啪……啪啪。嗚……嗚……哥哥……不要打了……小薰再也不淘氣了……別打小薰的小PP,好難為情的……小薰帶點哭腔的求饒道。嘿嘿……方天祿看著被拍打的紅彤彤的小薰的翹臀,心裏的邪惡意唸不可遏止,手裏加重了幾分力量,又拍打起來,清脆的拍打聲和小薰的求饒聲,讓他的心裏充滿了滿足的意味。漸漸的小薰的翹臀已經高高的腫起了,小薰一陣陣抽噎著,透過臀溝,一絲絲晶瑩的淫水在燈光下泛著亮光。方天祿邪惡的淫笑著:哈哈……小騷貨,老子揍妳的屁股都能讓妳爽的流水,,現在這麼小就這樣了,妳他媽的就是天生的騷貨。跟老子說說,妳今年幾歲了?

小薰繼續的抽噎著,斷斷續續的說:壞蛋,妳這個大壞蛋,打小薰的小pp都腫起來了,小薰15年來,都沒人這樣打過小薰,嗚……嗚……妳是大惡狼……

什麼?15歲?方天祿趕緊問道,死丫頭,今年多大了?老實說,要不然老子揍爛妳的小屁股。壞蛋,剛才小薰不是說了,小薰今年15歲了,,嗚嗚……壞蛋哥哥,不要打小薰的小屁屁好嗎?小薰給妳操小穴好嗎?小薰繼續求饒道。操,還真他媽的才15歲,我說妳他媽的真淫蕩,才15就不是處女了,不過身材發育的還這很不錯。跟老子說說幾歲開始跟男人做愛的?方天祿開始撫摸起她的後背和腰肢。壞蛋,這麼羞人的事情,才不告訴妳,哼,氣死妳!小薰哼了下。嘿嘿,小丫頭,妳的屁股打起來手感真的好爽啊,老子要繼續了。方天祿威脅道。哥哥,不要……小薰知道錯了。不要打小薰了,小薰乖乖的聽哥哥的。小薰求饒著說。

嘿嘿,死丫頭,說吧,妳幾歲開始跟男人做愛的?方天祿問道。哥哥,小薰第一次是12歲生日的時候。小薰低聲說道。操,12歲,日了。被誰操的?那時候妳應該還在唸小學吧?不會被妳的老師破的處吧?嘿嘿。放學後,老師留下妳然後扒下妳的小內褲,然後掏出他的陽具,狠狠的捅破妳的處女膜,嘿嘿……死丫頭,老子說的對不對?方天祿意淫著說。不是的。小薰搖了搖頭,然後說:12歲生日的時候,我後爸在操完了我媽之後,晚上溜到我房間裏,把我也操了,那次好痛啊。小薰說著這裏時身上猛的抽蓄了下。操,狗日的,沒有人性。連幼女都玩。TMD不會等幾年啊,等老子先破了處再給妳玩,反正妳天天都能看到她,什麼時候玩不行?不過……嘿嘿……母女一起玩,那牲口真的很行啊。老子也想玩他媽的一次。方天祿心裏YY著。

嘿嘿,妳後爸真的很有福氣啊,母女同時玩著。嘿嘿。老子什麼時候有這樣的福分啊?方天祿嘆了口氣。

哥哥,衹要妳不打我的小屁屁我把媽媽叫出來給妳操,好不好?哥哥?

小薰撒嬌著說。方天祿雙眼瞳孔猛的收縮,然後打了小薰一巴掌,問道:丫頭,妳剛才說什麼?再說一遍。小薰扁了扁嘴,慢悠悠的說到:小薰說把媽媽叫出來給哥哥操!!!……日了,看來老子的聽覺沒出問題。不過……方天祿頓了頓繼續說,小薰妳老母,會同意?小薰這時已經被方天祿拉進了懷裏,她看著方天祿說:她怎麼會不同意呢,哥哥妳的雞巴那麼大,媽媽一定很喜歡的。方天祿張了張嘴,繼續問:衹要雞巴大,妳媽媽就讓操?小薰整理了下頭發,一衹手在揉著被打腫的屁股,慢慢的說道:當然不是啦……起碼也要張的跟哥哥這樣帥的帥哥啊。方天祿開始心癢難耐了,對著小薰說:那趕快把妳媽媽叫來啊,嘿嘿,母女花啊,想想都讓老子勃起。嘿嘿……

哥哥,妳的手機給我,我馬上叫媽媽過來!小薰伸出小手問方天祿要手機。方天祿三下五除二的弄好手機,然後遞給小薰。小薰接過手機,然後飛快的撥通一個號碼,然後對著話筒,裝出一副氣息虛弱的說:媽媽,快來******房間,小薰被一個帥哥操的不行了,媽媽快來接替我……嗚……嗚……哥哥。不要操了……小薰的水都流幹了……然後衝著方天祿吐了吐可愛的小舌頭後掛了電話。操,夠直接,日了,一對淫蕩的母女。嘿嘿,不過妳剛才裝的樣子很讓我心動啊,所以老子要幹的妳水都流幹。方天祿說完一個餓虎撲食的動作把小薰壓倒身下,然後挺著陽具對準小薰的騷穴一下插進去。方天祿難以壓抑心裏狂暴的心緒,開始狂暴的抽插起來,小薰嬌小的胴體一次次的被深深的壓進柔軟的床墊裏。啊……哦……哥哥……妳好猛哦哦……操的小薰……好爽啊……哥哥……妳的雞巴頂的小薰花心了,,,,,剛開始時小薰淫蕩的叫著,但是小薰嬌柔的身體無法頂住方天祿狂暴的攻擊,10分鐘後,小薰高潮了3次。而射過一次的方天祿持久力大大的加強了,依舊狂暴的抽插著,這時小薰已經雙眼迷離,小穴裏已經被他巨大的陽具鼓搗的一片狼藉,已經出現不支的跡象,小薰的小手胡亂的揮舞著,嘴裏胡亂的喊著。

嗚……嗚……哥哥……輕點……小薰的小B要被哥哥幹爆了……哥哥……不要了……小薰。支持不住了……嗚……啊……啊……哥哥,小薰又高潮了……啊……嗚……媽媽,,妳快來……小薰要被操死了……操死了……

啊……啊……哦……額……死了……死了……漸漸的,小薰的叫聲已經不再清晰,衹能在嘴裏含糊的吐出一兩個字節,雙眼時不時的向上翻著白眼,伴隨著方天祿的抽插,小薰時不時的抽噎著,身體痙攣著。

操。小騷貨,老子說過要操的妳連手指頭都動不了的。嘿嘿……不過這小騷貨還真是浪,次15歲,就能頂那麼長時間,那些妓女也就在老子的狂暴攻勢下堅持半小時,嘿嘿,方天祿看著小薰極度高潮後的樣子,心裏暗暗的想著。

砰……敲門聲響起。大騷貨來了?方天祿心裏想到,然後開口大聲問道:誰啊?我是小薰的媽媽,帥哥開下門。一個磁性的女人聲音在門外響起。還真是。嘿嘿。方天祿馬上抽出陽具,走到門後,打開門。一陣香風進入房間,特有的成熟女人氣息啊。一個170CM左右,穿著黑色半透明的長裙,肥大高翹的屁股,纖細的腰肢,修長的後頸,如此誘人的背影一進入方天祿的視線,讓方天祿一陣心動難耐,從後面一下抱起她,然後往床邊走去。

啊?那女人發出一聲驚呼,不過帶著幾分勾引的味道,她並沒有回過頭,而是直接垂下手摸了下方天祿的陽具,吃吃的笑道:小帥哥,妳還真性急啊,啊,,妳的雞巴好大啊,姐姐晚上可就性福了哦……呵呵……

騷貨!方天祿說了句,然後把她放到床上,一把掀起她的裙子,然後熟練的剝下,嘴裏說道:大騷貨,怎麼稱呼妳啊?小帥哥,呵呵,叫我姐姐好了,要是妳願意的話,叫我媽媽也不錯的哦……那小薰媽媽說道。操!

方天祿罵了句,然後說:騷貨。說著翻過那女人,當他看到女人的容顏時,心裏一陣失神,嘴角的口水已經留了下來。

一頭烏黑亮麗的頭發,可人的瓜子臉,一雙丹鳳眼猶如猶如一剪春水,一張性感的紅唇真緊緊的抿著。雪白的肌膚猶如嬰兒般滑嫩,讓高山低谷更顯幾分誘人的魔力。唯一的缺點是小肚子上一條刀疤,應該是剖腹產留下的痕跡,不過當眼光瞄過邊上的小薰時,這道疤痕顯出了一絲妖艷的魅力。看著身上僅有一套情趣內衣的成熟女人,方天祿喉結一陣上下滾動。

那女人此時扭動了下身體,擺出一個勾人心魄的造型,一衹手輕輕的撥弄著躺在邊上小薰的凌亂的頭發,一邊用性感的聲音說道:小帥哥,妳好猛啊,把小薰操成這樣,等會也要好好的操弄姐姐哦,姐姐好久沒吃飽了哦。說著一衹手在平坦的小腹上來回摩挲,臉上露出一個風情萬種的笑容。嘿嘿,放心,騷貨,老子等會讓妳慾仙慾死,嘿嘿,方天祿淫笑著。呵呵,小帥哥,那姐姐等妳來操了哦。小薰媽媽隨即張開大腿,雙手開始輕輕撫摸起胸部,嘴張開著做出呻吟狀,眼神不斷的勾引著方天祿,仿佛叫他快點去幹她。吼!!方天祿在熟女的極度誘惑下,怒吼的撲到小薰媽媽身上,啪的一聲,胸罩已經被方天祿粗暴的扯掉,緊接著那情趣內褲也掉到了地上,方天祿已經要粗暴的蹂躪她,已經不想有任何的調情和前戲,對著這樣的一個女人,他要做的就是用陽具插進小薰媽媽的騷穴裏。

啊!!!粗暴的進入,讓小薰媽媽發出一聲帶點痛苦的叫聲,不過更多的歡愉,在她的眼睛充滿了期待的目光。小帥哥,撕碎我吧,蹂躪我把。用妳的大雞巴操死我……婊子,老子會滿足妳的,老子今天晚上要操死妳們母女。

吼……吼……方天祿大聲的喘著粗氣,雙手握住那碩大的奶子,哺過乳的奶子特有的柔軟讓方天祿更加亢奮,十指緊緊的擠揉著,時不時拉扯那粒黑大的乳頭。

啊……好爽啊,,用力,,帥哥……小哥……用力操姐姐……啊……方天祿粗暴的動作,讓小薰媽媽更加興奮,嘴裏發出大聲的叫床聲。操,婊子,老子這樣玩妳,妳是不是很爽啊?嗯!!!~~~~好爽啊,,小哥,妳這樣操,讓小婊子很爽……嗯……~~~~用力,頂花心的感覺好爽……幹,老子給妳來個用力點的……嘿嘿……方天祿說完,雙手抓起小薰媽媽的分滿的大腿,向上抬起,讓陽具能更加深入,然後方天祿深深的一下插入,並沒有馬上抽出,而是扭動起屁股,呈圓形的碾磨起來,巨大的龜頭直接頂著花心碾磨。

啊~~~~~~~~小薰媽媽發出一聲舒暢至極的歡呼,眼神裏滿是歡愉,嘴角不時的抽抽著。啊~~~~~~哥哥,,小婊子叫妳哥哥,,哥哥,,妳的雞巴好強啊,,好硬啊……頂的小婊子爽死了……啊~~~~~ 哥哥,不要拔出去,妹妹的騷穴裏好空虛啊,,小婊子的心裏癢死了,哥哥快點把大雞巴插進去……求求妳了……哥哥……當方天祿把陽具拔出來時,小薰媽媽手足無措的哀求著。

騷貨,弄個狗爬式出來,淫蕩點的,要不老子晚上就不草妳了。方天祿想到如此誘人的背部曲線,不玩小狗式太對不起自己,所以強忍著快感把雞巴抽了出來。

啊~~~ 哥哥,妳真壞,要把妹妹當小狗操……呵呵……不過小婊子就喜歡這樣的姿勢……小薰媽媽淫笑著說,然後擺出一個讓方天祿目眩的姿勢,這個姿勢讓小薰媽媽所有的魅力再次提升一個檔次,絕對能讓男人精盡人亡。操,妳這小婊子,真他媽的騷,嘿嘿,當妳的老公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天晚上抱著妳這樣的騷貨,還不是要短命幾十年……方天祿憤憤的說道,然後對著那敞開的陰戶,狠狠的頂了進去,重新感受到了被緊緊包裹的濕熱快意。操,老子,操死妳,妳個爛婊子……方天祿雙手抓住小薰媽媽那豐碩的大屁股,就是一陣快節奏的抽插。

啊……哦哦……哥哥,,妳的大雞巴操的妹妹好爽……哦……啊……

哦……別打妹妹的大屁股……不要打啊……好羞人……啪啪……啪啪…

…方天祿已經不管不顧的拍打著……哥哥……小婊子的大屁股被哥哥打腫了,麻木了,,,不過小婊子感到好爽啊……啊……方天祿抽插了20多分鐘,小薰媽媽依舊快意的歡叫著,淫水不斷的流出,但是絲毫沒有高潮的意味。幹,小婊子,妳多久沒高潮了?方天祿邊操邊粗喘著問。嗯~~~ 小哥哥,妳怎麼能問這樣羞人的問題,讓小婊子我怎麼好意思說?小薰媽媽故作矜持的說。

操,小婊子,妳給老子記住了,在床上老子就是主宰,妳是奴隸,老子問什麼妳就乖乖的回答,要不然老子現在就把妳丟大街上去。方天祿狠狠的威脅道。

嗯嗯,小哥哥,妳好有霸氣啊,小婊子好喜歡啊……啊……小婊子至從1個月前和5個男人一起做愛高潮過一次外,很久沒有享受高潮的滋味了……啊……帥哥哥,小婊子感到今天晚上,能好好的吃飽一次,小哥哥,再用力的操小婊子,小婊子好像快要來了……

幹,真他媽的淫蕩,5個男人才能喂飽妳,那5個男人都是廢物,廢物,老子這一杆槍就是幹死妳,操!方天祿開始粗暴的聳動起來,把小薰媽媽死死的壓倒床鋪上,仿佛要把她死死的揉碎,然後揉進自己的體內。啊~~~~好哥哥,就是這樣……小婊子……要來了……好哥哥……用力……啊……小薰媽媽發出一身歡暢的叫聲,身體一陣劇烈的痙攣,陰道裏再次噴出更多的淫水。

吼……老子也要射了……吼……方天祿在小薰媽媽高潮的刺激下,終于忍不住要進入第二次噴發,劇烈的聳動了10幾下,吱呀!!吱呀!!的聲音響起,仿佛整張床都要癱瘓。吼!!!!!!!方天祿眼前一黑,發出一聲吼叫,龜頭處射出一股熱精,然後靜靜的趴到小薰媽媽身上。兩人同時劇烈的喘息著。哥哥,妳好厲害啊,能一個人把媽媽操的高潮,還是先把小薰先操死的情況下。呵呵。不知道什麼時候小薰已經回過了神,此時兩眼賊兮兮的看著壓在他媽媽身上的方天祿。死丫頭,嘿嘿,現在清醒了?要不要哥哥,繼續疼妳啊?方天祿狠狠的揉了幾把小薰還沒完全發育的奶子。嗯~~~ 好哥哥,不要操小薰了,晚上她被妳玩的高潮了好幾次了吧,可是小婊子才一次高潮,要公平點啊,小婊子也要好幾次高潮。身下小薰媽媽發出嬌媚的低語。嘿嘿,妳們兩母女都叫老子哥哥,嘿嘿,爽啊,,等老子恢復下元氣,老子今天晚上豁出去了,陪妳這兩個騷貨通宵了。方天祿帶破釜沉舟意味的說道。哥哥,妳真好!小薰母女兩同時叫道。不眠之夜,方天祿度過了一個不眠之夜。第二天早上,方天祿看著小薰媽媽帶著小薰步履蹣跚的走出房門後,衹感覺到一陣黑甜的睡意襲來,留下一個唸頭:日了,早知道叫那幾個賤人一起來玩了,嘿嘿,想當初咱惡狼3人組可是殺遍所有女人的組合,下次一定叫上他們兩個,一起玩母女花,當著小薰的後爸的面操這對母女花。嘿嘿……YY恒久遠……(全文完結)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交換身體的控制權來享受對方的快感
高中開苞回憶
強姦對門巨乳三母女
美麗的後媽勾引我和參加換妻
援交妹
媽媽被他的老闆操了
午夜電話
代父出征
三個男人干一個
老公和好友的性事

熱門小說:
交換身體的控制權來享受對方的快感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