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亂倫

(一) 偷窺春宮淫戲。

  深山靠近溪流邊,一座看起來是有點破舊的房屋,但是只要你在外面看確實是有破舊,如果你進入屋內,永遠不會說它破舊,裡面是一塵不染的光亮,長長的桌子擺放著吃飯的用具,還有一壺泡茶的茶具,茶具就放在一個大大的泡茶桌,茶桌前幾個圓圓的木材,確實可以看到這裡有人住,順著廳堂往後面走的當兒,一間廚房裡面雖然看著有點黑黑的油煙味,隔壁又是一間堆放已經砍伐的木頭。

  一走進木材房間,一扇木頭門在腳底下蓋住著,一個好特殊雕刻精緻的手把,看起來是那麼光滑,黑黑亮亮的,拉起木門豁然發現一個洞穴,一條樓梯直接往下,順著樓梯往下一走後,洞穴裡面真的是五花八門,四五間房間還有一個大客廳,中心擺放著紅木雕刻的一套龍鳳椅,裡面剛好有人在閒聊著,他們是母子,那少婦看起來絕對不超過三十歲的婦女,而那少年看起來只及弱冠的兒童罷。那少婦是這家的主人……于念慈,看起來她的年齡,由她的臉頰是那麼光彩豔光四射,臉色是那麼美麗漂亮紅潤,身材是豐腴細嫩雪白,胸前那對椒乳堅挺著把絲綢的衣裳撐起,細細的腰板是那麼凹陷,臀部也是那麼細嫩翹楚,兩腿雪白露出青筋曝露,是那麼均勻修長,簡直可以用國色天香的字來描寫她的美麗嬌豔,可是她的年齡說出來肯定讓你們嚇一跳,她已經接近八十歲的婦人了。

  而那少年已經是十二歲的少年或是兒童……于奇峰,但是長的英俊巨擘的少年,長得那麼高英挺高大,寬寬的肩膀是那麼雄偉,胸部是那麼雄壯,怎麼看也不可能會是只有十二歲的孩童。

  于奇峰自懂事就從未見過自己的父親,雖然他母親于念慈曾告訴他,他的父親是個好人,可于念慈在說那話的時候神情並不堅決,似乎有點隱瞞成分。但于奇峰卻不以為忤,更在心中把父親的光輝形象塑造了一番,然後,他就認定自己的父親是一個大英雄、大豪傑。

  于奇峰自小被于念慈拉扯長大,但生活上只是依靠于念慈刺繡和織布得來的銀錢,為數甚少,雖然餓不死,但也極為艱難困苦。

  于奇峰自小就心性高傲,小小年齡就覺得老是這般依靠母親可不行。於是,他便與村中幾個獵戶為伴,一邊在獵戶們的手下充當下手角色,一邊努力學習打獵的技巧。

  開始的時候學得很艱難,但他十分努力,獵戶們看他家只有母子二人,對他也十分照顧,打到的獵物也會分他一份。但于奇峰不甘心收受人家的好處,反而更加用功學習,未幾,他就能自己打野味了,有時候運氣好還能打到一些稍大的獵物。

  十歲那年,于奇峰第一次打到野豬,山中的野豬很兇悍,年紀大的獵人都不敢輕易接觸,但于奇峰初生之犢不怕虎,在失敗過多次後,終於奏功。

  見兒子將七十多公斤重的野豬拖了回來,于念慈很是欣慰,證明她的兒子也能獨當一面了。

  那以後,于念慈就把自己以前學到的幾手粗淺的手腳功夫傳給了他,于奇峰也認真學習,身體漸漸強壯。

  看著兒子展現出來的略微粗壯的手腳,于念慈心中也是感慨萬千。

  每當于奇峰打獵歸來,于念慈就會用事先準備好的河水幫他洗滌身上的污垢,布巾滑過于奇峰那健壯的手臂,于念慈心中總會內心一顫,但還是隱忍著內心中一種野性的情感,幫他擦洗乾淨……于奇峰也總是默默享受著母親為她洗去身上的污漬之物。

  于奇峰十七歲那年的一天,他與村中一名叫阿猛的青年獵人一起出外打獵,倆人裝了一些獵捕大型獵物的陷阱之後,便在林中搜索驅趕獵物們到陷阱地帶去。

  在經過一處密林時,兩人忽然聽到一陣咿哦的異聲,兩人登時驚異相覷,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發出來的怪聲。

  當倆人懷著戒心循著聲源慢慢靠近的時候,這才發現原來發出聲音的居然是一男一女赤裸的交疊躺在一處草叢中,兩人都很年輕,卻不是于奇峰所認識的任何人。此刻,男子用力地衝撞著女子的下身,伴隨著一陣陣撲吱聲響,那女子好似十分享受這種野蠻的對待,不停的從口中發出咿唔之聲。

  于奇峰與阿猛長這麼大從未見過這樣的情景,只看得目驚口呆,說不出話來。

  但是女子身上那成熟的胴體給兩個偷窺者的震撼是強烈的,影響也大。

  那之後,于奇峰一直忘不掉女子那成熟動人的軀體,對異性的渴望之感也漸漸滋生,興趣漸漸盎然。

  在與母親于念慈獨處時,于奇峰總會不經意地瞟向母親身體的高聳處,于念慈卻並沒注意到兒子的這些行為。

  這一天,于奇峰在經過自己家的澡房時,聽到裡邊傳來的水落地的劈啪

  聲響,他知道是母親在裡面沐浴,不又憶起那日在林中看到的那幕。因此,出於對女性肉體的野性渴望,他漸漸忍不住自己想要看母親淋浴的衝動……隨著眼睛越來越接近那個透空的小孔,他終於看見于念慈那成熟曼妙的軀體,于奇峰身體裡的血液似乎也被慢慢蒸熟了似的熾熱起來……明亮的黑眸,挺直的鼻子和那豐潤的嘴唇,雪白晶瑩的肌膚,水順著她雪白的頸項流過她那高聳豐滿的乳房,梳洗時不經意的抖動讓它們顯得顫巍巍的,峰頂上那朵粉紅的蓓蕾迎風招展著,多麼甜美誘人。尤其是身下那茂密的叢林處,于念慈在清洗身體時不時會伸手撥開那些茂盛的林子,露出裡面那腥紅的肉菱……于奇峰再也壓抑不住自己胯下的勃大,右手不自覺地套動起它,隨著一上一下不經意的律動,于奇峰全身異感不斷,銷魂得讓他想要呻吟出來……隨著手上力度的漸漸加強,一股想要發射的欲望火速傳來,就在他母親偶然岔開雙腿的時候,于奇峰發射了。

  那火熱的欲望穿過那破損的茅草,淋到了于念慈的身上,于念慈卻渾然未覺……欲望過後,于奇峰忽然想到母親含辛茹苦的將他撫養成人,這期間要忍受多少艱難困苦,他現在這個行為是嚴重的褻瀆了母親……想到這裡,于奇峰冷汗直冒,飛快地逃離了那裡。他本來也不是什麼惡壞心性,只是成長中驟然遇到這種生理問題不知應該如何妥善處理,就順從依照了內心中那朦朧的欲望,於是,就會對性產生不可抵禦的依賴,但這本就是人性,孔子不是說過食色性也嗎?

  又一日。

  于奇峰在樹林中幸運地獵捕到一頭母獐子,就將之扛在肩上返回家去,心想這下可以和母親美餐一頓了。

  可當他回到家門前的時候,卻意外地聽到屋中傳來一陣渾厚的男生,其間也夾雜著母親那嬌柔的聲音。

  家中什麼時候來了男子?這在以前是從未有過的,如果說是商人來買母親織的布,那也是不太可能的,因為這裡離市集很遠,一般商人不會為了收購一點東西大老遠的跑來這裡。于奇峰懷著重重的疑團靠到門前想聽一下裡面的人說些什麼。郭大哥,你這些年都沒有來看我們母子倆了……言語中竟然有些撒嬌的味道,楊心中訝然,在他心中,母親向來不怎麼苟於言笑,像現在這般小鳥依人的柔順模樣也是從未見過的。

  想到這裡,于奇峰心中竟然有些隱隱的痛楚。

  是呀,所以我今天特地過來好好看看你們啊。男子說話的時候夾雜著于念慈的嬌聲吟喘。

  于奇峰心中痛極,忙找個孔洞往屋內瞧去,果然見到一長得濃眉大眼的男子正抱著母親親熱,雙手不挺的在于念慈美好的身體上撫搓著,她頸子上的衣服已經有些淩亂,于念慈雙眼目光迷離,似乎很享受男子的愛撫。

  這人是誰?于奇峰心中轉過無數念頭,卻怎麼也想不到此人會是誰。男人一把抓住于念慈胸前的一座乳峰,雪白堅挺的乳房被他這般揉弄顯得有些發紅,原本渾圓的形狀在他的大手中時刻變換著……于念慈半靠在他的懷中,慢慢抬起一隻勻稱美腿,掛在男子的腰上。

  男子將它摟住,手順著大腿根部往下遊動。

  郭哥哥……奴家好難受……于念慈浪吟著,身體不安的蠕動著,當男子的大手插入她腿根深處的時候,她更是浪蕩地喊了一聲。慢慢的,于念慈身上的衣物被男人一一褪去,露出裡面的美好景色。

  念慈妹妹,我想你想得好苦啊……男人一邊說著,手腳也不呆閑,一直到將她撥了個精光。

  郭大哥……奴家也十分想你……于念慈回應道,口中喘息不定,春心蕩漾至極,不發洩是不行的了。那種騷媚的模樣,當真讓人想一口吞下肚去……看到這裡,于奇峰也是雙眼發紅,真想立時沖進去把那男的撂倒,把母親摟在懷中狠狠地幹一番。

  男人也被這般的于念慈弄得欲火縱橫,一把拉開了下身的衣物,一隻勃大的肉棒彈了出來,將于念慈攔腰抱起的時候,他的肉棒一舉捅入了于念慈的嫩穴,在插入之時,于奇峰看到母親下面芳草從中有水光閃動,那濕淋的情景讓于奇峰胯下漲得發痛,再也隱忍不住,從褲襠中拉出自己的分身,看著母親被男人插的現場春宮劇套動他的分身……用力啊……郭哥哥……使勁點……快要來了……于奇峰聽著裡面的淫聲浪語,看著那淫靡的場景,內心雖然痛苦,但下身卻是十分舒暢的……而他對他母親的印象也隨著他的套動漸漸離遠,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嫺靜聖然的母親形象,而他對性的認識也是越發狂野,感覺不管是誰,只要是女的,就都可以插她……裡面的情形于奇峰漸漸看不到了,因為他們已經移到了裡屋的床上去幹,但是那陣陣淫蕩的聲音,卻給于奇峰更多想像的空間。當火熱之物因為套動的快感噴射出去的時候,于奇峰悲傷地逃離了那個地方,茫然無措的到村口呆坐許久,一直看到那個男子走出村子,他才緩緩回家。

  到家時,看到母親于念慈精神奕奕的正在打水做飯,于奇峰將自己捕到的那頭獐子丟到地上,于念慈欣喜得沖上來抱住了他,感受著母親那豐滿柔軟的身體,于奇峰內心那股野蠻的情感再次席捲了他……如果時間能在這一刻永遠停留,那該多好,于奇峰只想就這麼陪母親度過以後的日子,別再分開了。

  (2)偷窺親娘自慰。

    夜深了,于奇峰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夜不能寐。腦中不停閃現的是日間發生過的那一幕,母親那成熟動人的軀體在男人撫弄下的媚搔模樣……于奇峰身體隨著溫度的升高,燥熱感越深,胯下也按捺不住亢奮得勃大起來。

  漸漸的,于奇峰抵抗不住欲望的侵襲,開始喃喃地呼喚著母親的名字,手不由自主地伸到勃大處套弄起來。

  朦朧間,于奇峰似乎聽到母親的房間也有異聲傳來,開始他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但馬上他就知道那是真的,雖然聲音很輕,但是他還是能辨認得出那是于念慈的呻吟聲,實在是因為日間給他留下太深的印象。

  他以為是日間那男子又來了,心下憤然,一躍而起,衝至母親房間門前,一幕驚豔動人的春宮場面卻讓他全身血液沸騰,愣在當場……此刻雖然已經是半夜,但還是能隱隱看見于念慈躺在床上,衣裳半敞,美豔的身材在強烈的刺激著于奇峰全身的器官,心跳加速,一股腥味沖上頭頂,駭得于奇峰連忙捂住自己的鼻子,一手按住胯下。

  于念慈的雙手不安地揉搓著自己的身體,高挺的乳峰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袒露出來,她的手在那白皙的乳房上狠狠的揉動著,兩腿緊緊夾住蠕動著,像一條赤裸的毛毛蟲,下體的掩蓋物已經被她揉得皺極,空氣中彌漫著一股酸酸的味道。

  郭大哥……人家還要……用點力……于念慈就算在夢中還在思念著那個姓郭的男人,于奇峰在傷心之餘,也加深了對那人的怨恨,但那是以後的事,于奇峰現在無暇去理會除了母親之外的一切事物。

  天啊,于奇峰走到母親的床前,呆呆看著床上于念慈的表演,雪白豐滿的乳房顫巍巍地抖動著,峰頂那朵櫻紅的蓓蕾散發著誘人光澤,緊緊吸引著于奇峰的眼球,她的唇豐潤桃紅,那輕盈的瑤舌不時伸出逗舔著它,尤其是她那迷人的小嘴,一張一闔間都有一股蕩人魂魄的異香傳出,實在是動人以極。于奇峰此刻根本就忘記了她是自己的母親,他的手一邊捂住自己的鼻嘴,一邊套弄著自己的陰莖,全神貫注地盯著正在床上發騷的母親,呼吸也越來越急促,套動得更疾。

  郭哥哥……舔我……用點力啊……人家快死了……這些發自于念慈口中的魔音強烈地攪亂著于奇峰的心神,如果不是最後的神智在告誡他那是他的母親,相信他早就撲了上去……他現在多麼想爬到她的身體上,用他那火熱的陰莖抽插在她嬌嫩的、濕淋淋的騷穴,于奇峰熱切地渴望用他這條由她體內滋生的巨物慰籍他嬌豔的母親,讓她知道,她可以不必借助外人。到現在他都還固執地相信,他的母親是因為寂寞找了那個男人。

  她的手不停地揉搓著她身下那芳草縱橫的幽深,纖細的玉手遮蓋不住那狹長的深邃,陰騷的淫液在她那修長手指的揉動下吱吱作響。

  隨著于念慈不停地呻吟和囈語,于奇峰內心強烈的欲望不能經由異體發洩,一股腥熱之物從鼻子裡沖出,于奇峰用手一沾,才發現那竟然是他的血液……但是他現在不能停下,用他那沾滿血的手繼續套動著他的陰莖,忽然,快感出現,一股火熱之物從他的分身中激射而出,噴灑在母親那成熟動人的胸膛上。

  于奇峰也才癱了似的坐在了地上,他那用皮織成的短褲仍褪在膝蓋處……這也是于奇峰所過的第一個難以忍受的夜晚,以後的時光會更加難熬。

  接下來的日子于奇峰只能用水深火熱來形容。白天于念慈就道貌岸然,神聖的模樣讓人不敢侵犯。但是一到了夜晚,用最淫蕩的女人來稱呼她也並不為過,她根本就像一個發春的娼婦,毫無節制,雖然她都是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做出這種事,但于奇峰卻因為她漸漸走火入魔,越來越沉湎在欣賞母親美體的樂趣裡,也更加躍躍欲試……這樣的日子維持了好多天,終於……這晚,于奇峰躺在床上,好不容易挨到夜色深沉。

  他一直盼望的事情也開始發生,隔壁又傳來了于念慈的呻吟聲,于奇峰幾乎是用衝的動作來到她的床前。

  于念慈在朦朧的光亮下撕扯著自己的衣服,那些美好動人的香豔部位也漸漸暴露出來,于奇峰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三兩下脫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這個動作他已經做得很熟練,因為他只有脫光才能稍稍減輕自己身上的苦痛……當于念慈又在揉弄著自己的嫩穴,于奇峰再也忍不住了,吞了一口唾液,他緩緩移到母親的身邊,她身上散發的麝香味道也在他的鼻間漸漸清晰。

  他的手慢慢撫上她雪白的胸膛,心跳的頻率是驚人的,當他的手輕輕攀上她那傲人的豐挺,一股異樣的快感開始散遍全身的每個角落,說不出來的舒服,但是他現在還是很緊張,他害怕他的母親現在會醒過來,那時候他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繼續下去,但是,他現在不能緊張,他要記住此刻做的每一個動作,以後的每一天裡,他都要重複這些動作……他撫著她胸前的乳峰,開始的時候很輕,但漸漸的,他的力度漸漸粗狠,大到幾乎能揉進她的身體……但是,于念慈卻是很享受著,本來這些都是她自己在做,現在忽然有外力來幫她,她剩下來的就只有好好享受,仿佛她的郭哥哥又來到了她的身邊……他揉弄著她的柔軟,她峰頂的蓓蕾在他的撫搓下開始發硬,這是動情的徵兆也是滿足的前戲,他的唇慢慢吻上它,吸吮著,雖然那裡已經沒有奶液,但他卻吸得很香,他的手撥開她撫弄自己深邃的手,撫在她凹凸不平的幽深處,手指頭在找到那個滲水的嫩穴時慢慢擠了進去,穿過皺層的阻撓,一直捅到底下最深的地方,然後再度抽出,這個動作他開始的時候很生澀,但漸漸就熟練了。

  于念慈咿唔著,想要更多,她的欲望因為兒子的這些動作更被引誘出來了,她全身不耐的開始抖動,高聳的乳房顫動著,不挺地搖晃著……他的唇漸漸移到母親的嘴上,在那正一開一闔的檀口上落下了他的吻,隨即吸吮著,她的津液好香甜,好迷人。

  她的舌頭好盈潤,好輕巧,他的舌頭與之交纏,睡夢中的于念慈不知道是兒子的戲弄,居然伸出香舌任之嘬吮。

  于奇峰雙眼通紅,他的身體已經整個覆到她的胴體上,火熱的陰莖在她幽深的洞口尋找著水源,莽撞的失敗幾次之後,他焦急的用力一挺,碩大便順著幽深插入到了穴中,油滑的甬道便如同有了吸力似的,將于奇峰的火熱吸了進去。然後,他就笨拙的律動起來,開始的時候還因為抽得太用力炮口脫離了軌道,但慢慢的他就有了經驗,律動得愈加沉穩,也更加沉猛。

  郭哥哥……用力啊……啊……啊……于念慈在兒子的抽插中舒服地呻吟著,她還以為自己又在她那郭哥哥的懷裡,插在她體內的那根兇狠的傢伙是他的寶貝……于奇峰騎在母親的身體上,陰莖粗狠地衝撞在她的嫩穴中,隨著她那騷媚的喊叫而加重力度,喘息之聲漸急……現在,他的母親是完全屬於他的了,他內心的興奮感是不能言表的,唯一可以做的只是狠狠地插,用他的快感滿足母親的需要,成全彼此……至於這樣的關係是不是不倫的,他就不管了。

  于念慈身體已經濕淋起來,于奇峰身上的汗水又些也澆灑在了她的身上,肉體的滿足間接喚醒了她的神志,她依稀可以看到一個男人騎在她的身上,看不清臉孔,可是,他那強壯的陰莖給她的快感是強烈的,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扶在他的腰上,支撐著他抽插的動作,在愉悅自己的同時也幫助了他。

  啊……就在她的高潮來臨的時候,她忽然清楚地看到了他的臉孔,天啊,他居然是她撫養了多年的兒子,他居然在兒子的棒下來了高潮,而且她還很不知羞恥的享受著它。

  一時間她面紅耳赤,雖然有絕大多數都是因為她的性欲得到了滿足,可是,她現在還能面對她的孩子嗎?她現在該阻止他嗎?

  老天,于念慈身體開始麻痹,她害怕讓他知道她已經蘇醒了,可是,兒子那強壯的陰莖插進她的身體時那種飄飄然的快感卻帶給她更多的愉悅,這在那男人那裡是得不到,于念慈選擇了默許,眼淚和著汗水涔涔落下。

  嗯……不可否認,兒子真的好強,插得她好爽,她痛苦中迷離著雙眼,但她卻不敢睜得太大,內疚中享受著無邊的快感……當于奇峰終於滿足地在母親身上得到了高潮,他這才重重呼了一口氣,臥倒在母親嬌好的胴體上……于念慈也滿足了,多年來的乾涸感和那難以忍受的欲望這些天來似乎也得到了滿足,可是,這些滿足的感覺卻是不倫的,她不敢面對他,在這方面,她知道是她的錯,是她害了自己的孩子,現在,她所要做的就只有補償。

  于奇峰的陰莖還停留在母親的身體裡,那裡一直才往外吐著精子,那種射出的快感是如此美妙,讓于奇峰徹底沉迷其中……滿足過後,于奇峰這才從母親身上爬起,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間。當于奇峰離去後,于念慈雙眼這才睜開,口中喃喃語道:難道這是上天給我的懲罰嗎?淚水涔涔而下,誘人的身體卻仍然給予人很深的震撼!

  (3)

      此刻于念慈雖然有些傷心,但是被自己兒子插入的感覺十分奇特,屬於那種既刺激又新鮮的類型。滋味雖然很好,但只要一想到那人竟是自己的孩子,她的心裡又會很難過……人真的是矛盾的!

  這一夜,于念慈竟然失眠了,她不知道明天醒來的時候怎麼面對兒子,她還能裝成以前那種慈祥母親樣子來嗎?她這種被兒子放在床上恣意插的女人……所以,于念慈在享受過一番雨露滋潤之後居然還是失眠了,雖然她以前也曾經有過失眠的經歷,但那都是因為寂寞難耐,獨守空閨的滋味並不好受。但是眼下,情形雖然是相反的。但是,如果可以選擇,于念慈還是寧願過回以前那種生活,起碼她還能在兒子面前保持一個母親應有的形象。

  第二天一早,于念慈早早就起了床,雖然她以前也很早起,但這一天卻特別不一般。

  起床煮好了粥水,順便把昨日吃剩下的肉放在鍋裡燜熟,便一個人坐在廚房裡發呆。

  于奇峰走進廚房的時候剛好看到母親發呆的樣子,愁眉緊鎖,惹人憐愛。

  娘,您怎麼了?于奇峰關心地問著,邊走上前來伸手在她雪白的額頭上摸了摸。

  這個動作如果換成以前于念慈還不太在意,但在現在,她感覺有些不自在。

  娘沒有什麼的。于念慈喉嚨略微發啞地應著他。

  您昨夜一定是沒有睡好,今天才會不舒服。于奇峰以為可能是因為自己昨日太過放縱造成了母親今日的不適。想到這裡,他心中有些愧疚,便道:娘,您要是不舒服就先回房去休息好了,這些事我一個人也可以做。

  于念慈卻道:不用了,娘身體無恙,可能是因為昨天沒有睡好……直到說完她才發覺自己說漏了嘴,登時俏臉微赧,心中慌道:完了,這孩子要是知道我昨天是醒著的,那我該怎麼辦?于奇峰大駭,原來母親什麼都知道了!他還以為自己昨天的事做得天衣無縫!

  娘……您……于奇峰支吾著,說不出話來,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于念慈柔媚地瞥了他一眼,心中一軟,本來還想譴責他一番,讓他不得再對自己無禮。可是看到孩子這憂慮的模樣,她才發現,她這個母親從小就沒有為他的孩子做過什麼,雖然能將他養大,但畢竟也讓孩子受了不少苦,實在有愧於人母之名。

  想到這裡,她便對於奇峰語道:娘昨日睡到後半夜受涼驚醒,也沒什麼。心中卻哀苦地忖道:只怪我命苦罷了,這件事就到此算了吧。于奇峰這才松了一口,道:那娘以後要小心身體,睡著後千萬要記得蓋被子啊!因為懸緊的心事放了下來,此刻于奇峰很是暢快,忖道:以後做那事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了。娘記得了。于念慈朝他柔婉一笑,心道:這孩子對我其實也挺不錯的。當下,倆人各懷心事的做到桌前吃著早餐,于奇峰雖然總是低著頭,但不時會故意轉轉瞳孔什麼的頭瞥于念慈一眼,于念慈也是渾身不自在,明知道兒子對自己心存不軌之念,但卻不敢道破,只是偶爾會被兒子那灼熱的目光瞧得身子直發顫。

  吃過早餐,于奇峰便在母親的指點下練了一套拳法,于念慈以前也教過他一些簡單的內功修煉方法,所以于奇峰較于常人還是有些不同。

  練完功,于奇峰便取了打獵的用具上山打獵去。

  打獵時,于奇峰腦中不時會浮現母親那完美胴體被自己隨意撫弄的情景,登時便欲望大作,雖然想回家看看母親的念頭很強烈,但他還是支持到捕獲了一隻小白兔,看到今天打的東西也差不多了,這才收拾東西返家,回家途中于奇峰還是很興奮的。

  于奇峰去打獵的時候于念慈一個人在家裡發呆,針線活什麼的也都放下了,腦中想的也是兒子那勃大的肉棒,雖然說于奇峰現在還處在發育的階段,但是他的陰莖跟成人比起來還是很強壯的,尤其是郭大哥,但于念慈隨即便覺得好笑,她竟然拿自己的兒子和別的男人相比較,實在荒唐。

  實在無聊,她便想找些事情做做,剛好想起兒子昨日穿的那件衣裳她還沒有幫他洗滌,便去他房中找他的臭衣服,順便也幫他整理房間中淩亂的東西。忽然間,她看到他的床單下有一件藍色的女人褻褲,仔細一看,居然是上次郭大哥來時她穿的那件,起初她還以為丟了,但沒有想到居然在兒子這裡,難道?

  于念慈內心忽然升起一陣不好的念頭來,她隱約似乎看到兒子躲在屋外觀看郭大哥插她的情形,一時間她又是羞愧又是興奮……怪不得兒子忽然對性這麼衝動起來。

  于念慈將她的那件褻褲放到手掌中翻看時,看到上面好象染了一些濁白之物,聞著好象有點蛋黃味道,很像是男人陰莖裡射出來的那些精液。

  原來他的兒子曾用她的這條褻褲進行過手淫,而且還在上面射了精液。一想到這裡,于念慈本來燥熱的身體越發灼熱起來。

  她躺到床上,一隻手握著那條褻褲,一隻手開始慢慢揉搓著胯下的陰熱,一邊想像著兒子再次插到她淫穴中時的那種快感,漸漸的,她的呻吟聲大作……峰兒……操娘吧……插插娘這裡吧……好難受……她身上的衣服也隨著她動作的漸漸粗快淩亂甚至春光大泄起來,她上衣左肩那邊衣服已經被她褪到胸前,豐挺的乳房緊緊貼在她胸前的肚兜上,肚兜一邊的吊帶慢慢的也被她搓得掉落下來,那座雪白的渾圓便擠了出來,隨著她搓揉自己私處時引起的抖動而輕快地彈跳著……沒過多久,她下身的裙子之類的衣物也被她嫌累贅似地脫丟到一旁,她的玉手在自己的陰穴上大力地揉著,很快的,她又用衣服折成的棒子模樣的東西插自己的嫩穴,但那東西卻乏軟無力,就仿佛男人的萎謝,實在不堪重用,她只能繼續用她那修長的手指插在自己的陰戶裡,淫水順著手指的抽動汩汩滲出……一股酸酸的味道頓時彌漫在室中。

  于奇峰手中提著三隻兔子的耳朵走進房內,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淫靡的情景,她的母親下身赤裸,上身半袒,躺在他的床上,用她那美麗潔白的手揉弄著她的美麗陰穴,淫蕩地浪叫著……于奇峰頓時全身僵硬,血往上湧,陰莖挺起,此刻他眼中就只有母親這個美好的尤物,就連他手中抓著的三隻小白兔都被他無意識的丟到了地上……正在瘋狂自慰的于念慈這時也看到了兒子,乍一看到他的時候她很是驚訝,手腳慌亂的想找東西遮掩身體的不堪部位,但情急之下卻是忙中出錯,抓到手中的竟然是她原本穿在下體的褻褲,那上面剛剛才沾染上她那淫穢的粘液,她心中絕望地喊道:完了,我還像個母親嗎?或者是因為太受刺激,而身體又欲火焚身,她竟然拋卻了道德的束縛,無恥地招呼兒子道:峰兒……來幫幫娘啊……于奇峰根本不用她叫,他隨後便飛快地脫扯著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把沖上去抱住了她。

  母子倆熱情地擁吻著,于念慈的丁香瑤舌被于奇峰勾到嘴中狠狠吸吮著,她胸前的豪乳也被他緊緊抓在了手中狠狠揉搓。

  峰兒……快點……下體強烈的空虛感和瘙癢感讓于念慈迫切地渴望兒子的雞巴能說明她填滿。于奇峰粗長的陰莖這時也時燥大得難受,在她的穴口磨挲了一陣,便狠狠地捅了進去。

  被填滿的滿足感頓時席捲全身,但于念慈還是很不滿足,她渾圓的豐臀在兒子插進來的時候熱情地拱起回應著,曲線的玲瓏被于奇峰肆無忌憚地撫玩,劇烈地抽插聲也響徹室內……啊……啊……用力啊……兒子……我的大雞巴兒子……她淫蕩的浪叫聲讓于奇峰也是很受刺激,沒有什麼能比母親的淫叫聲更能讓人發狂的了,所以他瘋狂的聳動著,把自己身上的所有力氣都用上了,只求能征服這個發情的尤物——他的母親。隨著激烈的抽插,于念慈的淫水淋漓地溢出,幾乎把于奇峰的床單都染濕了。

  為了能夠更加深入地插進去,于奇峰抬起于念慈的美腿掛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的火熱再次狠狠地插進她狹長的深邃。

  于念慈雙眼迷離地望著他,雙手張開撐著自己的身體,雪白豐挺的乳房劇烈地跳動著……被兒子狠狠插著的感覺確實不錯,于念慈隨著這番強烈的交歡,對亂倫的顧忌也漸漸消散,反正兒子也是男人,而且便宜自己的孩子總比便宜別人好啊!

  當于念慈因高潮到來而歇斯底里的浪叫時,于奇峰也來了高潮,他卻飛快地抽離了于念慈的身體,將濁白之物盡數噴射到于念慈雪白的胸膛和嬌俏的臉上。

  于念慈喘著粗氣伸出舌頭將自己嘴旁的兒子的精液舔到嘴裡,隨後她竟伏到兒子的胯下,檀口含住于奇峰的陰莖津津有味地吸吮起來。

  于奇峰舒服得呻吟著,一邊用手輕輕撫摸著母親的嫩臉,她現在雙頰紅潤,樣子十分迷人。

  于念慈卻像是舔上了癮,不單肉棒舔得起勁,陰囊和屁股旁邊的肉都細細地吮了遍……舔得于奇峰欲火再起,加上被她那張淫蕩俏臉的蠱惑,于奇峰再次將母親按到自己身下,憤怒的陰莖又一次狠狠地插入她那淫液淋漓地騷穴……啊……啊……咿……唔……如果這時候有人走近他們屋子附近,一定能聽得到這種蕩人魂魄的火辣辣的呻吟聲……于念慈與于奇峰只是不停地做愛。

  從那以後,于奇峰與于念慈倆人簡直就像真正的夫妻一般,白天丈夫出門打獵,妻子在家織布煮飯做家務,到了晚上就欲生欲死的歡愛。

  這樣的不倫愛情一直持續著,同時為于奇峰生下兩女。

  人有旦夕禍福,從古至今都如是,萬物都擺脫不了。

  第三年的三月第十五天,村裡忽然流行一種瘟疫,很多人都受了感染,于念慈跟于奇峰兩人由於深居山區,多多少少對藥理深入瞭解,利用藥材日與繼夜的作成藥丸,讓于奇峰拿到城市賣,不到兩個月城市附近連鄉村,都買過他們的藥丸吃,讓他們賺取很多銀兩。

  于奇峰由於是在城市裡開了幾十家藥房,想方設法給村裡的人治病,為此于奇峰不惜賤價出售生意特別紅火,于奇峰馬上成了這方圓五百里的巨富,本來就只有他們母子的家,現在就糾集數十位的女傭,變成一座藥廠似的。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絲襪媽媽
我的母親他的媽
在學校倉庫裡 硬是上了導護媽媽的肉穴
姐~再讓我多幹妳幾次
爸爸和哥哥一起幹了我
變態少年
我的小表姊
阿姨與外甥
母親的褲襪
補習補上三母女

熱門小說:
相差17歲的姐弟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