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可以再幫我倒杯果汁嗎?」拿著手中空杯,我朝著媽媽的方向說著。

  「當然可以啊,我的小主人。」媽媽將吃到一半的三明治放在桌上,拿了杯
子後往冰箱的方向走去。明明才剛發射了一次,但看著媽媽一絲不掛的背影,還
有那隨著步伐扭動、彈性極佳的兩片臀肉,我雙腿間的肉棒又開始蠢蠢慾動地抬
起了頭來……

  「啊啊…好想跟女人做愛喔。」明明是令人愉快的周末,但我卻怎麼也開心
不起來,一邊踢著路邊的石頭,我雙手枕在後腦勺上有氣無力的走著。

  「幹嘛啊,又不是沒看過A片,反應有必要那麼誇張嗎?」同學阿易說著,
嗤之以鼻的苦笑了一下。

  「呿,妳這個千人斬哪能理解我們這種小處男的心聲啊?而且,為什麼妳也
會在阿儒家啊?A片這種東西對妳來說應該沒感覺了吧?」我朝阿易肩膀推了下,
跟著苦笑道。

  「拜託,就是因為沒感覺了所以我才都送給阿儒啊,妳又沒說妳要,不然的
話全送妳也沒關係啊。」

  「哇哩勒……啊妳是不會早點問喔……死黨都當假的就對啦?」我嘟起嘴抗
議著,一邊像要詛咒阿易般含恨地瞪著他瞧,抱怨他一點也不照顧我這從幼稚園
開始就一直同班的同學。

  「行了行了,妳的臉已經夠衰了,別在用那種眼神死盯我看,好啦好啦~別
說我不照顧妳,妳喜歡年紀大一點的女生對吧?我家還有一些姐係的,要不要?」

  阿易一邊姦笑一邊用手肘推著我的手臂說著。嗚,真不愧是我的好麻吉!

  從阿易家離開之後,讓我不禁懷疑起他是不是有在夜市賣A片啊?光碟的數
量也未免太多了點,明明說是「一些」,但拿出來的A片幾乎都快把我的包包給
擠爆了。媽的,這個阿易一定是個大盤商沒錯!

  之後,好不容易等到媽媽睡著,我才放膽地捻手捻腳來到客廳,拿了幾片阿
易特別推薦的片子準備好好觀賞。

  「啊……嗯……唔嗯……」

  活見鬼了!片子也才剛放進光碟機裏而已,怎麼就有女人的呻吟聲跑出來了?
嚇得我趕緊拿了遙控器將電視切為靜音。

  『啊勒?是靜音沒錯啊,怎麼會……』在關掉電視還是可以聽到呻吟聲後,
我先是鬆了口氣的慶幸自己不是見鬼了,跟著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跟隨著聲音
的來源一路來到了媽媽的房間……

  「WTF……!」在悄悄的打開了媽媽的房門後,門縫中飄散出的不衹是媽
媽房間內的玫瑰香味,還有媽媽的淫聲浪語,我摀著嘴不敢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
媽媽此時正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自慰!

  看著媽媽雙腳大開不斷地拿著電動按摩棒狠狠抽插著自己的下體,另一衹手
則粗魯的一會捏一會揉的玩弄著自己的乳房及奶頭。想不到平常一臉正經的媽媽
也有這麼淫蕩的一面,突然間讓我覺得一陣燥熱,褲子裏的肉棒也在瞬間勃起,
像在宣示自己的存在般努力想擠出褲頭透氣。

  「啊啊……要到了……要到了……要……唔嗯嗯嗯嗯嗯!」在電動按摩棒不
斷的抽插下,媽媽很快地到達了高潮,而且大概是怕被我聽見,看到媽媽緊咬著
枕頭的一角,拼命地盡量讓自己不叫出聲來,跟著像A片中的女優們一樣,高潮
後的媽媽像被電流電到一般,整個人抽搐個不停,久久不能自己。

  在高潮過後,也許是疲累了的關係,媽媽竟然沒有收拾的就這麼直接睡著了,
在聽到媽媽發出輕微的鼾聲後,我大膽的來到了媽媽的身邊。

  因為有著1/4的外國血統,媽媽在我小時候就一直是心目中的漂亮女神,
不僅五官深邃漂亮外,就連身材也像模特兒一樣高挑修長。背對著我側躺的媽媽,
在小夜燈昏黃的燈光下,腰間的性感曲線、豐滿的軟嫩臀肉及修長的白晰雙腿形
成了一幅無法言語的美麗畫面。

  小心翼翼的將媽媽翻過身後,我看到了自上小學後就再也沒見過的媽媽的乳
房,外表渾圓飽滿不說,棗紅色的奶頭及乳暈更不像有一個孩子的媽該擁有的,
看得我是直吞口水、忍不住地想將她們一起放進口中吸吮。

  再將眼神向下游移,我的雙眼來到了媽媽的股間,想一睹將自己誕生於這世
上的神秘……咦!

  『媽媽……沒有陰毛……!』不知道是剃光還是天生的,媽媽的鼠蹊部到
陰戶一帶就像個小女孩似的連根毛都沒有。哇嗚~今天還真是開眼界了!

  「唔……」正當我還想更進一步時,媽媽突然發出了聲音,嚇得我趕緊就地
蹲下躲進了床底。

  「糟糕……我怎麼就這樣睡著了,幸好沒被阿均看到,嘿嘿。」聽到媽媽起
床的聲音,還有其他稀稀疏疏的聲音,看來應該是媽媽在穿衣服了。

  「咖洽」

  穿好衣服的媽媽關了夜燈後又躺回了床上繼續睡覺,而我也趁著這個機會溜
回了房間,並足足打了三槍之後才滿意的入睡……

  自此之後,讓我最期待的事就是媽媽的自慰時間了。但讓我驚訝的是,原先
我還以為媽媽了不起三四天自慰一次就算多了,在這幾天守夜的結果後發現,媽
媽根本是個跟外表不相符的十足大騷貨!

  天天要也就算了,連使用的情趣道具還多到超乎我的想像,各型各色的跳蛋
種類已經多到讓我眼花撩亂不說,沒想到各種尺寸的按摩棒媽媽也是一應俱全,
難不成媽媽跟阿易一樣,也是大盤商嗎……

  不過想想,畢竟媽媽都已經守寡好幾年了,這對步入狼虎之年卻又一直沒有
伴侶的她來說,對性的需求似乎也衹能寄託在這些成人玩具上頭了。也因為這樣,
不知怎的突然讓我有了使命感-我想讓媽媽性福!

  在打算行動後,我準備好所有一切派得上用場的東西,半夜埋伏在媽媽的房
間門口,等著時機的到來。

  一如往常的,今晚的媽媽依舊沉溺於自慰的愉悅漩渦之中,貪婪忘我地用著
粗大的按摩棒姦來回淫著自己的下體,在一次高潮的結束後,氣喘噓噓的仰躺在
床鋪上享受著愉韻。

  我按照計劃的在這個時候衝進了房間之中,趁著媽媽還沒有回過神,輕而易
舉的就將她壓制在床上。

  「HELLOOO…美女…」怕被媽媽認出,我戴著土匪帽壓低了音量說著,
媽媽似乎也在這個時候驚覺大事不妙,放聲尖叫了出來。

  「妳!妳是誰?呀啊啊啊啊!」

  「噓、噓、噓…我可不想惹來麻煩,我想……妳應該也是吧?」拿出了預藏
的刀子,我一邊摀著媽媽的嘴一邊用著刀尖在她面前晃著。感覺到自己生命會有
危險的媽媽緊張地馬上收口,跟著乖巧的點了點頭。

  「很好,乖孩子。」見媽媽肯配合,我慢慢的鬆開了她的嘴巴。

  「妳……妳想做什麼……」媽媽用著顫抖的聲音問著。

  「本來嘛……我衹想是想拿點值錢的東西就閃人的,可是~想不到我竟會遇
上這麼好的事呢,妳懂我在說什麼吧?哼哼…」壓坐在媽媽的腹部,我一邊冷笑
一邊用著刀尖輕輕地在她的乳頭上來回游走。

  「……」知道我在打她身體的主意,媽媽不敢看我的將臉轉向另一邊,一付
叫我趕緊了事的表情。

  「呦…這麼認命啊,很好很好。」

  見媽媽完全沒有想反抗的意思,我暗爽地心想這可比計劃中的輕鬆多了。但,
一方面我還是會怕媽媽可能突然拿個什麼東西砸過來,我還是用了從網路買來的
情趣手銬將媽媽的雙手反銬在背後以防萬一。

  「我不會反抗的……但……求求妳……最起碼請戴個套子……」肉在砧上衹
能任由我宰割的媽媽冷冷的說著。看到媽媽這樣,突然間讓我覺得有些心疼。

  「放心~我也是有分寸的……」但做戲也得做全套,總不可能到了這個地步
才拿下面罩跟媽媽說我是開玩笑的吧?不被她殺了熬湯才有鬼哩!

  戴上準備好的套子,我興奮地在脫去了全身的衣物後趴到了媽媽的身上,狼
吻著她每一吋的肌膚、粗魯地搓揉著她的巨大卻又軟嫩的乳房,一想到即將要與
自己的親生母親發生性關係,我的肉棒就失控的在媽媽的腹部及恥丘上不斷地胡
亂的敲打著。

  相對於我的猴急,媽媽倒是顯得冷靜許多。完全不見自慰時的熱情與激動外,
皺著眉、咬著下嘴唇的她似乎衹想趕緊結束這一切。

  「太太,有哪裏是希望我幫妳舔的嗎?」因為是要讓媽媽覺得性福,總不能
衹有我單方面玩弄而已,就算這整個過程都是錯的。

  「沒有……請妳發泄完就趕緊離開吧……」媽媽依舊別過頭的冷靜處理著這
一切,在昏黃的燈光下,無可奈何的表情是多麼的惹人憐愛。

  「呵呵呵……雖然嘴巴上這麼說,但看起來似乎不是這樣呢……妳看,妳的
小穴穴還比妳誠實呢……」每天看媽媽自慰,我當然知道媽媽的敏感帶,一邊搓
揉著她的奶頭,我一邊指姦著媽媽多汁的淫穴,跟著將沾滿了蜜液的手指拿到她
的眼前讓她看著。

  「我……我才沒有妳說的那樣!」媽媽嬌嗔的反駁著,隨著我的手指不斷地
在她的小穴中抽插、進出,媽媽的表情也從一開始的無可奈何慢慢地轉變為對性
愛渴望的慾女。

  「想要這個了嗎?開口來求我吧。」媽媽的下體被我玩弄到已經不能用洪水
氾濫來形容,我握著肉棒在她的肉縫上頭來回地不停磨蹭著。

  「我……」媽媽瞪大了雙眼直盯著股間的肉棒瞧,似乎是想要回應我,但卻
又開不了口,大概是理智告訴她不能那麼做吧?

  不過,最後還是我先投降,沒等到媽媽開口要求,我就將忍耐到極限的肉棒
給整根插進了媽媽的小穴之中。雖然做過好幾次的模擬,但畢竟真實的肉穴還是
跟想像中的有差別,陰道中濕暖、軟嫩的感覺即使是在戴上套子也一樣強烈,不
禁讓我暗自慶幸著還好有事先打過一槍,要不然這一下可能就讓我這個小處男爽
得直接射精了。

  慢慢習慣之後,我一邊緊抓著媽媽的乳房,一邊本能的擺動起自己的腰部,
對著自己的母親做著男女交媾的動作。雖然不知道媽媽自己有沒有發現,但她的
聲音也在我的肉棒插入之後有了明顯的變化……

  「唔嗯……啊啊……嗯唔……啊嗯……」

  「舒服嗎?太太?」我問著媽媽,一邊不忘加大抽插時的力道。

  「我不知道……我……我的腦袋好混亂……」媽媽嬌羞的搖著頭,看得出她
想維持住自己是受害者的立場,一邊卻矛盾地不斷著擺動著自己的腰部好迎合著
我每一次的抽插。

  「那這樣呢?這樣爽不爽啊?」拿了放在一旁的跳蛋,我打開了開關後直接
壓在媽媽的陰核上頭。

  「呀啊啊啊!不行……不行……我……我……不行了……」被我突然的攻擊
著最敏感的部位,媽媽一下就到達了高潮,下體像是要夾斷我的肉棒般的緊巴著
不放外,人也像被電流電到般翻著白眼不停的抽搐著。而被媽媽這麼突然地夾緊,
我的肉棒前端也產生了前所未有強烈酥麻感,胡亂地插弄最後幾下後,再也把持
不住半秒的跟著射了精……

  「呼……呼……爽嗎?太太……」回過神後,我慢慢地起了身,喘著氣的將
射了精的肉棒拔出了媽媽的體內。

  「那個……可以解開我的手銬了嗎……放心……我不會亂來的……」媽媽跟
著從床上起了身,背對著我希望我能幫她解開手銬。

  從媽媽剛剛的表現看來,我想媽媽應該不會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才是,沒有
多想的就拿了鑰匙後幫她解開手銬。但怎知雙手獲得自由後的媽媽第一個動作就
是拉下我的帽子,速度快得令我無法防備,輕而易舉的就在她面前暴露了自己的
身份。

  「齁!我就知道是妳!」正當我覺得自己死定了的同時,媽媽的態度卻好像
沒有在生氣的樣子,反倒像鬆了口氣般的用著平時的口吻說著。

  「咦?誒?怎麼會?」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一步算一步的繼續裝傻吧。

  「媽媽沒有笨到認不出自己兒子的聲音好嗎?倒是妳,好大的膽子蛤~敢用
這種方式來強暴自己的母親啊?」

  「那……媽媽……生氣了……嗎?」既然都曝光了,要殺要剮也衹能認由媽
媽了。

  「生氣?我當然氣!妳怎麼可以拿刀來威脅自己的媽媽!?萬一真的受傷了
怎麼辦?妳說啊?」奇怪?是衹有我覺得媽媽在意的點很不正常嗎?通常應該不
是這樣才對吧?

  「那衹是我在網路買的道具刀,不是真刀啦……喂!不是吧,我是說……我
都做了……那樣的事……媽媽不覺得怎麼樣嗎……」

  「不然怎樣?難不成妳是要問我爽不爽嗎?是還挺不錯的啦,但妳的持久度
還要再多練習練習才行。」我的天啊,我怎麼覺得好像今天才認識媽媽的感覺,
雖然知道媽媽平常就對性的觀唸很開放沒錯,但是我們剛剛亂倫了耶!怎麼媽媽
好像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

  「所以妳要我怎樣?做都已經做了,現在才想後悔嗎?」媽媽還是一樣一付
無所謂的樣子,離開了床鋪拿了些衛生紙擦拭著自己的下體。

  「咦……那……媽媽的意思是……同意我這麼做囉?」跟著來到了媽媽的身
後,我伸了雙手的直接抓住她的乳房一邊搓揉一邊問著。

  「我也沒那個意思好嗎?我知道妳衹是一時衝動,既然都已經發泄完了,那
妳是不是也應該忘記剛剛發生的事了?」推開我的手,媽媽繼續收拾著還散落在
床上的道具。

  「不……我還沒發泄完呢,看,他又翹起來了喔……」抓著再度勃起的肉棒,
我朝著媽媽的屁股頂了頂,跟著繼續說著:「媽媽其實很喜歡做愛對吧……不然
也不會每天自慰了……對,我全都看到了……而且我也知道衹有一次是滿足不了
媽媽的……既然我們倆都有需求……讓我來幫助媽媽好不好……」

  話才說完,媽媽就突然轉過了身,臉上既是羞愧又是嬌澀的表情,一下盯著
我的肉棒,一下又看著別處,遲遲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可是……對妳來說……媽媽……這樣的老太婆也可以嗎……」良久,媽媽
才終於開了口,羞紅著臉的像個小女孩般說著。

  「別鬧了~媽媽哪裏像老太婆啊?光外表就打死一堆女星了好嗎?而且我們
班上的同學們都很羨慕我有個年輕、身材又正點的媽媽哩!」

  「噗!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媽媽嬌嗔的笑了笑,主動的伸出了手在我的
肉棒上套弄,然後又接著說:「我們阿均真的長大了呢……雞雞都已經變的又粗
又長了……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喔……」隨後媽媽便蹲了下去,小口一張的就直
接將上頭還有些殘餘精液的肉棒給全部含入口中,熟練地擺動著頭部開始做著口
交動作。

  跟小穴比起來,媽媽的嘴巴還更加的厲害,雖然裏頭一樣軟嫩舒適,但媽媽
的舌尖靈活地像衹小蛇般用著詭異的角度不停刺激著我的馬眼以及龜頭與包皮間
的位置,一邊還不忘用手溫柔地搓揉著我的子孫袋,讓初嚐口交滋味的我幾度差
點失控的直接在媽媽的嘴裏射精。

  不過,說好要讓媽媽性福的,我總不能自己一個人爽,讓媽媽躺在床上後,
我將臉埋在了媽媽的雙腿之間,換我幫她口交。但因為是第一次幫女人口交的關
係,技術欠佳的我也不知道該舔什麼地方才會讓媽媽舒服,笨拙的用著舌頭不斷
地在陰戶上頭來回地胡亂舔舐一通,強烈的搔癢感反而弄得媽媽是哈哈大笑個不
停。

  等到媽媽的陰戶夠濕潤了後,我再度提槍上陣,因為最近是媽媽的危險期,
插入前媽媽不忘提醒我要戴上套子。這麼說,衹要危險期一過就能直接中出內射
嗎?嘿嘿。

  「媽媽真的很色呢……連我的大腿都是妳的淫水呢……」我開玩笑的說著,
一邊不忘用著媽媽最喜歡的跳蛋幫她按摩著陰核。

  「唉呦……人家好久沒做愛了嘛……現在身體很敏感啊……啊啊嗯……」媽
媽嬌羞地說著,一邊拉了我的手要我搓揉她的胸部。

  「騙人,爸爸都死好幾年了耶,媽媽真的都沒有做愛的對象嗎?」我有點不
可思議的問著。

  「齁,幹嘛在這個時候問這個啦……有啦……之前是有過幾個啦……但最後
都不了了之了……」

  「是喔……我竟然都沒發現……」有那麼一瞬間,我因為媽媽有著自己不知
道的過去而感到有些失落,但一想到媽媽服侍著其他男人、被人用著肉棒來回幹
著下體的畫面,我的肉棒也跟著又變硬了些,像要搗爛媽媽的淫穴般用力的不停
抽插著。

  「呵呵呵……妳吃醋了嗎……放心……以後媽媽就專心服侍妳一個人……好
不好?」媽媽疼惜般撫摸著我的臉說著,跟著在我的唇上輕柔的吻了一下。

  「不會啦……我怎麼會吃媽媽的醋呢……我就是喜歡這麼好色的媽媽,嘻嘻」

  我一邊說將跳蛋的震動力道加大,並試著是否能在已經插入肉棒的陰道中塞
進跳蛋。

  「呀啊啊……這樣會……壞掉啦……臭阿均……」突然被我這麼一弄,媽媽
的表情似乎有些痛苦,皺起了眉頭呻吟哀叫了起來。雖然不時輕輕地扭動著腰部
抗拒著我的動作,但感覺上卻又不希望我真的停手,在這麼一來一往之下,跳蛋
最後還是被我給塞了進去。

  「哇……靠,這東西比我想像中的還刺激啊……」馬力全開的跳蛋同樣也停
在我的肉棒上,劇烈震動所帶來的酥麻感一下就讓我產生了想要射精的感覺。

  「不行……太刺激了……唔嗯啊啊……好漲……小穴穴裏好漲啊……」媽媽
似乎也將抵達高潮,雙手緊抓著兩旁的床單,痛苦地緊閉著雙眼放聲淫叫著。

  「媽媽……我……我要射了……唔啊啊啊!」隨著陰道裏頭的空間越來越小,
我的忍耐度也跟著到達了極限,緊抓著媽媽的奶子做了幾下最的衝刺後便放開了
精關、噴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破處了的我在這之後就像某個開關被打開一樣,隨時隨地的都想要跟媽媽發
生關係,也許是在媽媽做菜時、也許是在媽媽洗澡時,一想到就拉著媽媽到房間
裏開戰,不過媽媽有時也會主動襲擊我,可能睡到一半就脫了我的褲子幫我吹喇
叭,也可能電視看到一半就突然脫了褲子就要我幫她舔陰戶。總之,家裏就像我
們倆的炮房一樣,衹要想要隨時都可以開戰,所以最後我跟媽媽索性連衣服也不
穿了,反而省去不少麻煩呢,哈哈。

  但是漸漸地,在家裏做已經滿足不了我們了,為了追求刺激,我跟媽媽開始
往戶外去。一開始還怕被人撞見,衹敢到深山野嶺、人煙稀少的地方去做,但在
膽量越來越大了之後,圖書館或百貨公司的廁所也常常是我們做愛的場所。

  而有時,我也會跟媽媽玩些色色的游戲。在我的慫恿下,我拍了不少媽媽半
裸、全裸的照片,送到相館沖洗好後再叫媽媽自己去拿。最初媽媽還會有些不好
意思,總要戴口罩墨鏡的才敢去拿,不過習慣了之後,媽媽似乎也很喜歡這樣玩,
除了不再遮遮掩掩外,有時看到店裏是男生站櫃臺時,媽媽索性連胸罩都不穿、
激凸著上身去拿照片,還會開玩笑的問對方要不要拿一張留唸,常搞得人家看也
不是、不看也不是的衹好尷尬傻笑。

  「誒媽,妳有沒有想過找人來跟我們一起玩啊?」一天,在做完了之後我這
麼問著媽媽。

  「一起玩?什麼意思啊?」媽媽有些不解的歪著頭問我。

  「就多P啊,像A片演的那樣,現在網路上有不少情侶或夫妻都會跟同好交
換伴侶一起玩呢,怎麼樣?我們要不要也來試試?」

  「蛤~不要吧,感覺好奇怪喔……」媽媽皺了皺眉頭苦笑地說著。

  「不會啦~好嘛~我們也來找一對試試看?」

  「真的要喔……唔……可以是……可以啦……不過,會不會有問題啊……」
見我絲毫沒有要退讓的意思,知道我的個性很拗,媽媽最後也衹好答應。

  「安啦安啦,不會有問題的,那我這就上網來找對象,謝謝媽媽!」在媽媽
的唇上吻了一下,我開心的跳到了電腦桌前開始找著相關的資訊。

  兩天後,我就在網路上找到了一對25歲的年輕夫妻,在交換過照片及聊過
幾次後我們很快地就敲定了見面的時間。而原本還相當緊張的媽媽,在看過對方
的照片後不知怎的也漸漸地興奮的了起來。

  到了約定的那天,相對於衹是隨便穿了T恤及牛仔褲就出門的我,媽媽似乎
相當有幹勁的慎重打扮了一番;上半身的白色無袖小可愛除了奶子外能露的地方
都露了出來,而下半身的極短極合身牛仔熱褲也把媽媽的臀部曲線及雪白美腿給
襯托到一個無懈可擊,不僅讓一旁的路人不時的對著媽媽投以注目禮外,就連我
自己也快受不了的想當場跟媽媽做愛。

  「對不起、對不起,讓妳們久等了。」過了十分鐘後,我們約定的對象出現
了。可是怎麼……衹有丈夫來?

  「不好意思,因為我太太她今天人不太舒服,所以就不過來了……」這個叫
阿燁的男人說著,一邊不斷跟我們抱歉一邊不忘稱讚著媽媽的長相與身材都是他
見過最漂亮的女人。

  「那……現在呢?」知道今天的計劃是無望了,媽媽似乎有些沮喪的問著。

  「妳們吃過飯了嗎?要不我請妳們吃個飯,當做是賠罪如何?」阿燁說著,
似是想展現出自己的誠意。

  「那怎麼好意思啊……」媽媽說著,一邊看著我,想問我的意思如何。

  「別這麼說,是我不好意思才對,既然都出來了就是要開心嘛,走吧走吧,
前面有家餐廳還不錯吃喔~」阿燁不停地積極邀約,我跟媽媽也不好意思潑他冷
水,最後還是跟他一起到餐廳吃飯了,這也才讓我發現阿燁比我想像中得還要健
談。

  除了一般生活瑣事的話題外,阿燁也聊到了自己過去交換伴侶的經驗。當然,
他也沒有忘記的不停地讚美著媽媽,還一直不斷說著:「今天真是太可惜了!」、
「要是她(指他老婆)也一起來的話就好了!」之類的話。

  「誒阿均~怎麼辦?媽媽有點想跟他做了耶……」趁著阿燁去廁所的時候,
媽媽偷偷的跟我說著。

  「哼~早就知道啦,一看到帥哥妳就受不了了齁?」我挖苦的說著。畢竟阿
燁長得又高又帥,談吐風趣又有內容,弄得媽媽是心花怒放,連看他的眼神都變
得像衹發情的母獸,恨不得馬上將他生吞活剝一樣。

  「唉呦~幹嘛這樣~吃醋了喔?一開始也是妳自己說要交換的啊,怎麼?現
在反悔了喔?」媽媽搔著我的胳肢窩,抿嘴笑著。

  「妳如果OK的話我就OK啊,像阿燁說的,出來玩就是要開心嘛,對不對?」
  看媽媽已經色心大起,我也衹好無奈的笑著。

  「真的?那妳事後不可以生氣喔?」像個小女孩一樣,在我點頭了之後,媽
媽興奮的要我跟她打勾勾約定。

  於是等到阿燁回來了之後,我開口問他願不願意跟我們一起到賓館玩3P。

  「不好吧?這樣妳們不是很吃虧……嗎?」阿燁有些不敢相信的說著。

  「沒關係的,我媽……咳,我馬子她說想跟妳做,要嗎?不勉強的。」我邊
說邊朝媽媽看了一眼。呿,明明就是個大色女現在還給我裝什麼嬌羞啊。

  「不不不,怎麼會勉強呢,如果我有這個榮幸的話。」阿燁興奮的站了起來
跟我握手,在買了單之後,搭著我們的車一起到了汽車旅館。

  在各自簡單的沖過了澡後,因為我跟媽媽還是頭一次跟陌生人一起進行3P
性愛,有些緊張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不過幸好阿燁在這方面已經是老經驗了,
先是讓媽媽躺在床上,跟著拿了些精油在她的肩上塗抹按摩著。

  跟著在很有技巧地將媽媽的背臀也按摩過了一遍後,阿燁輕拍媽媽的肩膀示
意要她轉身。不過,即使是自己開口想跟對方做愛,但即將在陌生人面前暴露自
己身體的一切還是讓媽媽有些緊張,雙手遮著重點部位後轉過身仰躺著。

  「沒事的,妳的身材很好,可以更有自信點的。來,放輕鬆~」輕輕地拉開
了媽媽的雙手,阿燁溫柔的搓揉起媽媽的乳房,跟著說:「好美的胸部啊,乳頭
的顏色也相當漂亮呢~我看看,是……D罩杯嗎?」媽媽害羞的點了點頭,眼神
飄移著不知道看我還是看阿燁好。

  在阿燁手指的挑逗下,媽媽的奶頭很快地就勃起並昂首立於乳房之上,當然
阿燁也注意到了,要我跟他一人一邊的幫媽媽舔舐。而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慢慢習
慣了,在敏感帶被我們倆不停進攻的同時,媽媽也開始呻吟了起來,並像在獎勵
我們一樣,來回撫摸著我跟阿燁的腦袋瓜。

  之後阿燁離開了媽媽的乳房,伏在媽媽的下體開始幫她口交,就像個專業的
AV男優一樣,阿燁仔細地不停舔舐著媽媽下體的每一吋,並特別針對著陰核及
肉穴口做出重點攻擊,一下就把媽媽弄得是淫水大做,使得幫媽媽口交的阿燁不
時的會發出猶如小狗喝水的聲音。

  跟著阿燁將手指插進了媽媽的小穴之中,用著中指及無名指來回快速地指姦
著媽媽,一邊也同時用另一手技巧性的不斷刺激著媽媽的陰核。在阿燁如此熟練
老道的攻擊之下,媽媽很快的就開始忍受不住而放聲浪叫著:「不行!會尿出來
……會尿出來啦……」

  沒兩三下的功夫,媽媽就被阿燁給搞得潮吹了。原本緊繃著的身體像是斷了
線的人偶般瞬間癱軟了下來,下體更是噴出的大量透明液體,不僅是床單被弄濕
了一大片,就連閃避不及的阿燁也給媽媽噴了一身都是。

  「舒服嗎?」撫摸著媽媽的頭發,我笑著她。仍舊上氣不接下氣的媽媽微笑
著點了點頭,似乎相當滿意阿燁的功夫,而阿燁也趁著媽媽喘息的時候拿掉了自
己下體的浴巾。

  雖然我對自己的棒子也有一定的自信,但在看到阿燁的傢伙後,我自嘆不如
的跟著媽媽一起發出了驚呼聲。天啊!連接在他下體的那根棒狀物體真的是他的
陰莖嗎?不論是長度或粗細都是衹能在歐美的A片中才能看到的驚人尺寸,就算
跟我說能拿來當球棒我也不會懷疑。

  「不好意思……讓妳們看笑話了……嘿嘿……」發現我跟媽媽一直盯著他的
下體瞧,阿燁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在戴上套子後尷尬的苦笑著。

  「待會妳自己多多保重吧……噗。」我悄悄的在媽媽耳邊說著,一邊慶幸著
阿燁的那根「凶器」的目標不是自己。

  「那……我進來囉~」在啐了口口水在肉棒上後,阿燁大大的掰開了媽媽的
雙腿,跟著將自己的巨大男根一點一滴地慢慢插入了媽媽的肉穴之中。但由于那
尺寸實在是過於粗大驚人,在阿燁插入的同時媽媽也跟著發出了悽慘的哀嚎聲。

  「慢點……慢點……會……會裂開的……小穴穴會裂開啊啊啊啊……」媽媽
一邊緊抓著我的手,一邊痛苦的皺著眉頭大喊著。

  「好好好,我慢點……妳放輕鬆喔,不然會受傷的……」阿燁溫柔地說著,
並要媽媽做幾次深呼吸放鬆肌肉,跟著抽出了肉棒到一定長度後又慢慢地將他塞
了進去,如此不知重複了幾回,好不容易才讓媽媽適應了阿燁的巨根。

  「怎麼樣?現在是不是舒服多了呢?」見媽媽已經從一開始的淒厲哀號轉變
為騷勁十足的呻吟聲,阿燁笑著問媽媽。

  「嗯……好像沒一開始那麼痛了……」媽媽嬌羞地回應著阿燁,將雙手環在
他的肩上享受著性愛的愉悅。

  「喂喂~怎麼把我給忘了呢~」坐在媽媽的一側,我要她張開嘴幫我口交,
並拿著相機記錄下一張又一張媽媽被陌生男子姦淫時既騷且蕩的淫穢畫面。

  「唔……啊啊……好爽……好爽啊……」

  「這個騷女人……幹死妳……幹死妳……」

  「幹啊……幹死我……我就是欠幹的女人……」

  在過去的一個小時之中,房間裏除了充斥著我們三人的呻吟及咒罵聲外,空
氣中更是瀰漫著性交時的獨特腥騷味。媽媽全身香汗淋灕的晃著美乳、擺著騷臀
一次又一次的迎合著我與阿燁兩人的肉棒,在我們兩個男人不停的輪流姦淫之下,
媽媽高潮的次數已經多到數不清了,全身軟如爛泥般的癱在床上動彈不得、大口
大口的喘著氣息。

  「不行喔…我還沒射精呢…」不打算讓媽媽休息,阿燁再度的將肉棒插進她
那被我們折騰到有些紅腫的小穴之中,絲毫不留情面地繼續狠肏著媽媽的肉穴外,
雙手更是粗暴地柔捏著媽媽的乳房。

  「啊啊……不行……又要來了……啊啊……啊啊……」連續的高潮讓媽媽失
去了不少體力,全身上下大概也衹剩嘴巴還能呻吟了,整個人宛如一尊會發出聲
音的充氣娃娃般任意讓阿燁擺佈著自己的身體。

  如此激烈的性愛在之後又持續了半個小時之久,相對於早已射精的我,沒想
到阿燁就連體力也是驚人的好,媽媽被他用著各種不同的姿勢不停地姦淫著外,
就連戰場也是一路的變換,從原本的床鋪上、沙發、浴室還有用餐大桌,最後甚
至是連停車棚也跑去了,看得我也衹能說真是嘆為觀止了。

  「準備囉…我要射了!」

  終於!阿燁在做完最後幾下的衝刺後,將肉棒拔出了媽媽的身體,跟著用著
最快的速度解下了套子,將大量且濁白的精液一股腦地全射在媽媽的臉上,並順
勢將龜頭的部分塞進了媽媽的口中,要她幫忙吸出肉棒裏的殘餘精液。

  「如何?今天玩得開心嗎?」在體貼的幫媽媽洗過澡後,阿燁一邊穿著衣服
一邊問著我跟媽媽。不過,主要還是媽媽的感想吧,畢竟被幹的人又不是我。

  「嗯……雖然……一開始有點緊張,但是,習慣了之後真的會上癮呢……能
一次被兩根棒子服侍……真是太爽快了…」媽媽害羞地邊說邊遮著自己的臉,似
乎又回想起剛剛被我們倆個輪姦時的畫面。

  「哈哈哈,的確是會讓人上癮沒錯。對了,抱歉耶阿均,下次再叫我老婆好
好地補償妳吧,今天就先這樣了,有需要的話可以再Call我喔~」在平攤房
錢後,阿燁就跟我們告別離開了。

  因為對阿燁的性愛技巧相當的滿意,在這之後原本媽媽還想再找他跟太太一
起出來游玩,不過奇怪的是,在那之後,阿燁卻像人間蒸發一樣,怎樣也聯絡不
到人,讓媽媽失落了好一陣子。

  在後來幾次的夫妻聯誼中,我們才從其他同好口中得知,原來阿燁是個相當
有名的騙子,其實根本就沒有結婚討老婆,常用著俊俏的外表及花言巧語來搏得
其他夫妻的青睞,進而得逞地白幹其他人的老婆。雖然女方這邊多數都很滿意他
的性技巧與持久度,但男生這邊可都是恨他恨得牙癢癢的。

  也因為這樣,在之後帶媽媽出門跟其他夫妻聯誼時,我都會確定對方一定也
是兩人才會答應進行交換伴侶。畢竟,要是媽媽想與其他男人上床,那我也會想
跟其他女人做愛啊,這樣才能叫公平嘛。」

  「來,您的果汁。」搖晃著雪白雙峰,媽媽將倒好的果汁放在了我的面前,
又繼續說著:「好了啦,別再看電視了,妳不是已經跟人家約好了嗎?我們也該
準備出門囉。」

  「喔喔,對齁!我差點忘了!」趕緊將剩下的三明治塞進口中,我一邊關上
電視一邊說著。

  「對了,妳昨天跟我說的那個網友……他媽媽並不知道今天要做的事對吧?
這樣會不會有問題啊?」

  「天曉得…他衹跟我說他媽衹要一昏倒就什麼都不記得了,我怎麼知道會不
會有問題?」我雙手一攤的做了個無奈的表情,又接著說:「算啦,反正到時看
看狀況再說吧,真的出事了的話就全推到他頭上吧,哈哈。」

  看著我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媽媽也衹能無奈地苦笑著。在穿好了衣服之後,
便由媽媽開著車出發前往目的地、準備今天的換母計劃……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