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姨子今年30歲,由于婚後查出她身體的原因不能生孩子,第一次婚姻很快就離了。第二次結婚後沒多久,老公調到外地工作,長期分居兩地,不久就又另有了新歡,沒辦法最後也離了。婚姻的接連受挫,使小姨子受了很大的打擊,有段時間非常憂傷,經常唉聲歎息的。這時我和她姐姐經常開導她,哄她開心。小姨子原本也是性格開朗的人,幾個月以後也就逐漸想開了,開始樂觀的面對生活了。

我老婆比小姨子大兩歲,我們的孩子大多待在他媽媽家裏。老婆看到小姨子一個人,生活起來很不方便,平時就叫她到我家裏吃飯聊天,所以小姨子平時吃住大多在我家裏。

小姨子長得還是很漂亮的,身高接近1。7米,體重50公斤多一點,由于沒生過孩子,身材很勻稱,特別是渾圓的屁股和高挺的胸部,是很讓人想入非非。

我老婆在企業工作,上下班沒個定時,我的工作任務比較繁重,下班都比較晚,倒是小姨子的工作比較輕松,基本每天都能按時上下班,所以我家做飯的事一般都是她承擔,她和我們一起生活倒是讓我們省了不少事。

我們晚飯後也不喜歡到處走動,除了去老人那裏看看孩子,偶爾三人一起去散散步,平時大多都是呆在家裏,老婆和小姨子從小感情就特別好,她倆都喜歡看電視,總是姊妹倆一起歪倒在沙發上,一邊聊天,一邊看那些韓國的、新加坡的電視劇,我不喜歡那些哭哭啼啼的節目,我喜歡上上網,看看新聞。

我們三個人在一起的時候老婆和小姨子總喜歡開我的玩笑,比如說我有時盯住小姨子的乳溝看,我老婆發現了就會大聲叫:看什麼看,天天看我的還沒看夠嗎?我總是說:你有嗎,我怎麼就沒發現!小姨子也不臉紅,反倒說:要不要我把衣服再拉開一點,讓你看個夠!這時倒是我有些臉紅了。不過,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有時看到小姨子彎下身時,胸前兩團白突突的,我就叫:你的兩隻兔子要逃跑了。小姨子就說:你沒看到我用帶子拴的牢牢的嗎,怎麼會跑。

小姨子平時在我家就住在我們臥室的隔壁。晚上我和老婆睡覺時都不會把門關的嚴嚴實實的,老婆說關嚴實了太悶,而我總擔心我們做愛時老婆的叫聲讓小
姨子聽到不好。說實話,我的性欲比較強,差不多每晚都想和老婆要來一次,可老婆的性欲沒我那麼旺盛,一星期至多也就四次。我老婆幹那事的時候總是很大
聲,爲這事,小姨子總是說我:你每晚都打我姐嗎,怎麼老是聽到我姐大聲叫喊!

我就說:是你姐打我呢。"

我們三人就這樣在說說笑笑中度過了近兩年時間。有一次,我發現小姨子和老婆又開我的玩笑耍弄我了,隻不過這次根本就是她們姊妹倆的陰謀,也就是這個陰謀,才有了下面的一些故事。

這天晚上,我在上網,我老婆和小姨子照樣在客廳裏看電視吹牛,不過這次她們唧唧咕咕的成分多了一些,好像在商量些什麼事情。我沒在意。一會,就聽到老婆叫我,我出去客廳裏,就聽我老婆:你小姨子的大腿今天! 總是酸痛,去幫她揉揉吧

我說:你怎麼不幫她揉呢!

老婆說:我上班累了,懶得動!

我正在猶豫:畢竟偷看是偷看,玩笑是玩笑,但說真的,我倒是還從來還沒碰到過小姨子的身體呢。

這時小姨子說:我姐都讓你揉了,你還怕什麼,怕我吃了你不成。

我說:揉就揉,誰怕誰。

那時是夏天,小姨子穿了裙子,她躺在沙發上,把裙子捋起來,露出大腿。

小姨子的大腿很白,和我老婆的一樣,但比我老婆的渾圓豐滿。我過去坐在她腿旁,開始幫她揉右腿,當我的手碰到她的大腿上時,說真的,那時我的心裏咯噔一下,有些說不出的感受,就是有些沖動的感覺。

我幫她揉腿的時候,發現坐在對面的老婆在詭笑,還說:怎麼樣,小姨子的大腿比我的軟嗎!

我說:那自然,又軟又滑呢。

我剛揉了幾把,小姨子的身體扭過去扭過來的,說是怕癢。這時,小姨子突然把左腿蜷縮起來,天哪,我大吃一驚:她竟然沒有穿內褲,她扁平的小腹下,一團凸起的地方,黑亮的陰毛一直圍到會陰的地方,大陰唇和小陰唇清晰可見,陰蒂微微凸起。

我正發呆,這時老婆叫道:發什麼呆,看到什麼了,好看嗎?

我看到她說這話的時候還是在詭笑。再看小姨子,臉有些微紅。

我趕緊站起來,說:肚子痛,上個廁所。說完就進了衛生間,那時我發覺我’的心在咚咚直跳,手都有些顫抖。在衛生間了,我聽到老婆和小姨子在外面嘰嘰咕咕的笑。我在衛生間了假裝解手,呆了好一會才出來。出來時,她們姊妹倆還是沖著我笑。

那天晚上,我和老婆幹了兩次,完了第一次時,我又想到了小姨子那黑黑的一片,馬上就又勃起了。

上面那事過去沒多久,有一天,我上了一會兒班,要拷貝資料時才發現忘帶U盤,就和單位說了聲,返回家裏拿U盤。

進家門後,我發現家了洗澡室裏傳來嘩嘩的水聲,我想,是不是老婆單位沒事提前下班了,我就推門進去,想摸她幾把——我經常在她洗澡的時候去挑逗她。

我進門就叫:娘子,我來也!

就聽道:臭流氓,竟敢來偷看本小姐洗澡。

天哪,我這才發現裏面的竟然是小姨子。我趕緊往一邊後退一邊說:對不起,對不起,我還以爲是你姐姐呢!我可什麼都沒看清。

就聽小姨子說:看你那慫樣,看見了又怎麼樣,重要的地方都早就叫你瞧見了。來,敢跟小姨子洗鴛鴦浴嗎?

聽到這,我心潮一陣湧動,顧不了那麼多了:洗就洗,還怕你麼!我立馬在門口就脫掉了衣服,沖進去。

這時我才真正看到了小姨子的廬山正面目:在霧氣裏,小姨子渾身赤裸,堅挺的乳房隨著手臂的擺動上下直晃,紅潤的乳頭猶如兩顆剛下樹的櫻桃;修長而白嫩的手臂及大腿、扁平的小腹和渾圓的臀部簡直無一點疵瑕,小腹下面,饅頭的凸起部位被黑亮濃密的陰毛覆蓋。我的雞巴不知什麼時候已是硬硬實實的勃起。

我正在忘我地欣賞時,小姨子說:看夠了嗎,看夠了幫我搓搓背。

我拿起毛巾,去幫她搓背。說是搓背,其實我倆早已是面對面的貼到了一起,她富有彈性的乳房頂在我的胸脯上,我一隻手拿著毛巾在她背上輕輕地搓來搓去,另一隻手用力的揉捏著她的臀部。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她本來放在我肩膀上的一隻手,已抓住了我堅挺的雞巴’。就聽她說:乖乖,這麼大呀,我姐說太大了我還不相信呢。我一驚:怎麼?,這事你姐都跟你說?

她說:跟我說這東東怎麼啦,其他更重要的都說呢!

我想:這姐妹倆真是神了。

 我說:真的大嗎,想要嗎?.

她說:大是大,可不知道好不好使。

我說:不相信就去試試!

這回我們真的試了。我想把戰場擺在她的臥室裏,可她不同意,說是要到我們的臥室裏。我們都沒穿衣服,我把她抱起來,走進臥室裏,平放在床上,她的手就是在我抱她時也沒離開過我的雞巴。我非常沖動,就隻想著壓下去,她說:這麼急呀,我還想親親它呢。說完,她要我平躺在床上,她69式反身趴在我的身上,用嘴使勁吮吸我的雞巴。這時我才仔細看清了她的嫩屄,它就清晰地呈現在我的眼前:濃密的陰毛,鼓起的陰阜、肥厚的大陰唇上覆蓋著彎曲的陰毛,由于她是張腿跨在我身上,紅潤的小陰唇張開,微微露出了陰道,陰蒂微微凸起。

我一隻手抱住她的大腿,一隻手抓住她彈性的臀部,揚起頭大口大口的吮舔起了她的嫩屄,一會兒,她的水就多了起來,有些微鹹、微腥。我們親了一會,感覺都耐不住了,大口地喘著粗氣。她回身趴在我身上,抓住我的雞巴對準她的嫩屄一下子套了進去。

我感覺她的陰道很緊,可能是沒有生過孩子,而且性生活很少的緣故。她就這樣使勁地上下擺動著,呻吟著,兩隻白白的乳房在我前面晃來晃去,我忍不住伸手抓住,拼命的搓、捏。她的呻吟和我老婆不同,我老婆在歡快時發出的呻吟聲是「啊、啊」的,而且有時很大聲。小姨子的呻吟聲是「哦、哦」的,聲音不怎麼大。我感覺她的淫水流到我的蛋上,濺濕了我的大腿根。她在上面扭腰,雙乳不停地上下震蕩,不一會,就聽到她大聲「哦、哦」地叫了兩聲,雙手緊緊地抓住了我的肩膀,身體往後挺,我明顯地感覺到她陰道的抽搐,我知道她高潮了。

于是,我雙手由撐著雙峰下移到細腰,一陣猛烈的上挺。她仰閉上眼睛享受。

等她要退潮了,終于我也受不了了,我把她翻倒,擡起她的雙腳跨在我肩上,把整個雞巴全都插進她的蜜屄裏,抓住她的乳房,使勁抽插,開始了最猛烈、最深入的進攻。大概過了兩分鍾,她又高潮了,這時我再也忍受不住了,激射如注,雞巴在她的淫屄裏一陣陣抽搐,精液源源不斷地沖擊著她蠕動的子宮口,射的很多,感覺到部分向外溢出。我就這樣趴在她身上,直到完全退潮疲軟雞巴自動滑出。我起身看到她的騷屄濕漉漉的,屁股下的床單也濕了一大片,陰陰道裏還有白色液體在流出。

平靜下來後,我們又到洗澡間洗了洗,沒想到剛擦幹身子,她又蹲下身,張開嘴,把我已疲軟的雞巴含在嘴裏,連吸帶舔,右手在下面握住兩顆蛋,手嘴並用。她不時伸出舌頭,在我的龜頭上環繞挑逗著,我一陣陣的發酥,雞巴立馬又開始充血,變粗、變大、變得堅挺。我讓她坐在浴缸沿,揉她的乳房、捏她的屁股,用中指輕揉她的陰蒂,前戲完了,我讓她趴在浴缸沿上,從後面插入她的陰道,雙手捧著她雪白彈性的臀部,不停抽插。她還是高潮了兩次,我最後也射了。

下午單位有應酬,我去陪席,沒回家吃飯。我打電話回家,是小姨子接的,她的語氣和平常一樣。我說不回家吃飯了。她逗我說是不是也不回家睡覺啦,剛要掛電話,聽到電話的那邊我老婆回家打招呼的聲音。

晚上我回家時,老婆和小姨子還沒睡,我進門就聽到她倆又在那裏嘰嘰咕咕的,看見我又沖我笑。我說喝了點酒,頭暈,我說:想睡覺了,你倆差不多睡吧。

老婆說:到底是酒醉還是心醉。我聽的有些怪怪的,但看到她倆親密的樣子,也就沒在意,洗臉漱口後就躺在床上看書。

我在臥室裏聽到她們姊妹在聊天,不時發出一陣陣笑聲。大概半小時後,老婆也來睡覺了。

她一進來就掀開被子,說:怎麼精神氣脈都沒有,軟的可憐。

我說:還沒弄呢,怎麼可能就一柱擎天。

老婆又詭秘的笑:假正經,裝什麼裝。

我說:裝什麼啦!不信你弄弄看。

老婆說:今天白天都幹什麼好事啦?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我說:白天除了上班還能幹什麼,整天爲人民服務呢!

老婆說:濫流氓,是爲小姨子服務吧。

我一驚:她怎麼知道的?立馬我就恍然大悟:這叫什麼事,這姊妹倆真有她們的!真是邪了。

我嘴上還是說:別亂說,你老公我正經著呢。

老婆就大聲叫小姨子的名字,說:快進來,這小子不承認呢!

一會就見小姨子進來了:她竟然隻穿了一條三角褲,連胸罩都沒帶,兩隻乳房上下晃動著!她說:怎麼,穿上馬甲就不認賬啦,我下面還流著不停呢,要不要拿去做DNA比對。

我說:怪不得呢,原來是你倆聯合起來鬥地主啦,陰謀、可怕的陰謀、惡毒的陰謀。

老婆說:就你那玩意,一天到晚金剛鑽似的想找洞鑽,受不了你了找個搭檔怎麼啦。

我說:這回你找了她,下回該找誰了?

老婆臉一沉:除了我倆,你敢碰別的女人,我倆殺了你!

我說:乖乖,你倆就可以把我完全摧毀了,我還敢惹其他的女人。

小姨子說:不跟你們倆啰嗦了,我睡覺去了。

我掀開被子說:看看,又硬了,怎麼辦。

小姨子說:我一身都還酸疼呢,叫你老婆看著辦吧。說完就出去了。

那晚我和老婆幹的特別起勁。和小姨子比起來,老婆稍稍廋了點,由于生過孩子,乳房有些小,也不怎麼有彈性,但腰肢纖細,臀部渾圓,也很性感。老婆的陰毛比小姨子少了一些,由于性生活較多,陰部有些黑,大陰唇和小陰唇外露的比小姨子多,但陰道還是比較緊,淫水和小姨子一樣多。做愛的時候,老婆喜歡正常體位,但迎合比較賣力,唯一讓我遺憾的是老婆不喜歡幫我口交。老婆高潮到得比較快,也很頻繁,由于我白天射了兩次,那晚我高潮掀起有些慢,老婆高潮了5次我才射了。

事後,我認真的和老婆說:小姨子現在精神和心情都好了,是不是幫她介紹過對象,讓她有個自己的幸福生活?"

老婆說:你以爲就你會關心人啊,我早和她談過了,她說現在不想了,受不了再一次的折磨。她說就和我們過一輩子了,反正我們對她都很好,她在我們身邊也很快樂,我們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她會和我們一起好好地撫養他長大成人’ 。

我聽到這裏有些心酸:小姨子真是太可憐了!老婆又說:你巴不得她一輩子不嫁呢,就嘴上說的好聽!

我說:這怎麼說呢?我真是爲她好。

老婆說:你要是爲她好,你以後就不要跟她說這事了,這事你說和我說效果不一樣的,是不是。

我說:那我們這樣生活始終不像個話呀!

老婆說:怎麼不像話,我和她從小一起相依爲命,那感情是別人可比的?再說,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有什麼好說的。

我又轉個話題,說:上次揉腿的事你們是誰出的主意?是不是那時就開始引誘我上當了?

老婆說:共同出的怎麼啦,試試你的色膽呢!你不知道你小姨子早就在我面前說你有色心沒有色膽呢。

我說:這也有些太離譜了吧,難道你就心甘情願將自己的男人奉獻出來不成?

心裏就不酸?

老婆回答:你傻啊!她都說要一輩子和我們生活了,你不知道她也有生理需要啊!再說自己的妹妹,有什麼酸的。隻是便宜你這個臭男人了!

我說:真的不酸?就一點兒也沒有。

老婆說:開始有點。那時我也覺得有點離譜呢。她不說,我也看得出來,她也喜歡你呢。就這事,我想了很久才半真半假的跟她說了,當時她還吃驚呢。我妹說了,你真厲害呢!

第二天晚上,我三人又在開玩笑,互相逗樂,最後我老婆說:今晚你想跟誰睡呢?

我說:反正你們倆我誰也得罪不起,幹脆一起睡得了!

在床上,我睡在中間,老婆和小姨子睡在兩邊。始終是姊妹,開始老婆和小姨子都有些不自然,我左邊摸摸,右邊弄弄,她倆始終一個都不先主動,但我說了些笑話,又挑逗了一陣後,老婆先主動起來,壓在我身上吮吸我的乳頭,並對小姨子說:今晚我倆整死他!

老婆說後,小姨子也動了起來,側過身來,一隻手開始搓我的雞巴,我一隻手摸我老婆的肥屄,另一隻手揉小姨子的乳房,一會,小姨子翻身起來,開始吮吸我的雞巴,她的口活很好,一會吸,一會舔,一隻手還不斷地撫摸我的蛋蛋,弄得我渾身酥酥的。我讓老婆騎在我上,把騷屄湊到我嘴邊,也開始給她口交,不一會老婆就開始呻吟了,不斷的喘息,我又用中指伸進去不停地插、挖,沒想到老婆竟然這麼快就高潮了,下來躺在我身邊。

這時,小姨子還在繼續她的口活,因爲是第一次三個人一起做的緣故,我很沖動,感覺一會就要支持不住了,于是就讓她爬上來,一屁股把我的大雞巴坐進騷屄,不停地上下套弄我的雞巴,幅度有些大。這時我老婆也湊過來了,我一隻手抓住小姨子的乳房,一隻手不停地撫摸老婆的肥屄,我們三人一起喘息,一起蠕動,一會小姨子高潮了,我也忍不住一洩如注。

後來我三人起床洗了洗,又戰了一場,這次首先是老婆玩上位,小姨子跨坐在我的臉上讓我舔,她倆先後都到了,我讓她倆並排趴在床沿,輪番從後面發起進攻,她倆不一會就都洩了,我又讓她倆並排躺下,用手滿足小姨子,用雞巴肏著老婆,最後我射在老婆裏面了。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我們三人還是往常一樣,有說有笑,在外人面前,我和老婆關心照顧小姨子,小姨子注重親和我們夫妻倆,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在家裏,我們相敬如賓,她倆都把我當作共同的丈夫,我也盡力的適應著擁有兩個妻子的生活。在夫妻生活上,有時我每三人同睡一張床,有時老婆說累了,我和小姨子就到另一間臥室去睡。有時,我們也在沙發上肏過屄。

但在共同肏屄時,她們姊妹倆從不用手或嘴去接觸對方的淫屄,最多就是在興奮是用手觸摸一下對方的乳房。用我老婆的話說,她們不是同性戀者,更不是道德敗壞者,她們隻是這個充滿親情的家庭相互敬重的一員。這我和理解,我從不要求她們去做她們不願意作的事,畢竟我也不是性變態者,再說這是夫妻間最起碼的尊重。

這些事情的發生,起源于我老婆和小姨子的陰謀,但這個陰謀使我們家庭充滿了溫情和親情,讓我們深感到幸福和性福,但是心裏也暗暗擔憂,面對倆姐妹的「陰謀」,我的身體能堅持多久?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