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旁總會有幾個朋友在做直銷,如果是太急躁的直銷人,見了面就推銷,那麼友誼關系應該就完蛋了,做得好的直銷人,總能在關鍵時刻讓你出手,阿弟就碰到了這樣的直銷人,,不過阿弟從她身上,學到了更多。

  今年升大二的同學中,宿舍沒抽到的只好搬出去住,北部的房價其實不便宜,阿弟輾轉找了幾間,總是不中意,一個沒什麼課的下午,阿弟和死黨阿明、阿榮,一夥三人找到了一間位於市場,不太起眼的四樓平房,阿弟一看有些失望,但網路上說房東小姐很美,,,”叮噹”,幾個大男生按起門鈴。

  「租房子嗎?」沒想到一開門看見的臉孔有點熟悉,阿弟還在回想間,對方已經先說「你不是安娜的弟弟嗎?我上毎月才去找過安娜和伯母耶,好巧哦」接著拉起阿弟的手就往屋子裡面走,阿明和阿榮在後面傻傻跟著,只差口水沒滴下來。

  當初阿弟小學六年級,常跑到附近堂姐家玩,堂姐安娜總是跟安妮形影不離,她們總是有聊不完的天,說不完的笑話;而對阿弟來說,兩個姐姐都很漂亮,而且胸部很大,那一次阿弟在姐姐房門口好奇她們在聊什麼。

  「隔壁班的xx,好亂哦,在宿舍房門外都會聽到她在’那個’的聲音耶」「什麼聲音啊?」,安娜好奇的問。「哦,哦,哦哦哦!」安妮突然大聲起來,阿弟被嚇了一跳,碰的一聲房門推開。

  「嚇我一跳,哈哈哈!」,姐姐們反而笑成一團。「來,好可愛哦,姐姐抱抱~」

  安妮的胸部貼在他臉上,好香啊,這對剛學會打手槍的阿弟來說,是個很好的題材。

  女大十八變啊,現在安妮更漂亮了,也更會打扮自己,不變的是阿弟曾’間接’一親芳澤的巨乳,晃啊晃的,,當天下午,三個男孩子的房事就順利成交,阿明和阿榮住大間的雙人房,阿弟住他們對面,因為前面的同學剛搬走,所以房間還干淨,不過大家都驚艷阿弟怎麼和美女房東這麼熟,阿弟一下子變成班上人人稱羨的’男人’。

  更幸運的是,阿弟他們發現安妮姐姐住在同一層,就在後面的房間,門口堆滿了Nu牌的產品盒和幾雙鞋子,這讓他們有無限的暇想。

  「哦,我剛看到安妮姐了耶,今天第二次,讚」,阿榮興奮的說。「人家只不過去廁所而已,大驚小怪耶」,阿弟一定要潑點冷水讓這只猴子冷靜一下。「廁所耶,哦,好棒哦」。「是啊,阿弟,你不是和安妮姐很熟,靠你啦」,連阿明都在附和。「好啦,等一下我去打聲招呼,大家認識一下,好吧」,阿弟一說完,阿榮投以’皇上英明’的眼神。

  阿弟心裡也是緊張的,他和安妮姐根本不熟,租房子的那天算是說最多話的一次,但既然放話,就要做到,這就是阿弟的本事,他一聽安妮出了門口,他也開門來個不期而遇,這是個大膽的時間點,阿弟一看見安妮臉盆裡露出的內衣帶子,一下子耳根都紅了,擠出了幾句:「安,安妮姐,我的同學也想認識你」

  阿弟話一出口又覺得不對,「放,放心,姐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會好好保護你的,你先放心去洗澡」

  在房裡的阿明和阿榮整個笑翻了,連安妮都感到不好意思,回說:「我知道,你們都是xx大學的大學生耶,都是懂事的孩子」這時阿弟只是傻笑,放空了,,說實話阿弟也不知道要保護些什麼,或許是保護安妮的這一份美麗吧。

  看著只穿一件小T裇准備洗澡的安妮姐,好身材藏都藏不住,阿弟下面有些難受,安妮也趕緊進了浴室。

  當天晚上輪阿弟最後洗澡時,阿弟一進浴室,就忍不住衝回阿明阿榮房間罵:「靠,你們在浴室打手槍很臭耶,干」

  後來安妮也真的到房裡和大家再介紹了一下自己,她有一下子就和別人熱絡的本事,,那個晚上大家也對安妮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例如沒化妝的安妮姐姐也很漂亮!還有安妮根本不是房東,而是剛畢業不久工作不好找,男朋友又在當兵,所以干脆繼續住下來,也兼差幫房東租房子,當然她也有提到自己在做Nu牌直銷,但她不喜歡跟剛認識的人就推銷產品,要讓人真的了解產品的好,要從周邊朋友的改變開始,像阿弟的堂姐和伯母就是愛用者,這時阿弟對安妮的舉例連忙點頭稱是,「真的很漂亮」,他還想對安妮說些讚美的話,卻吞了下去。

  阿弟對安妮是一種純純的喜歡,甚至有些尊敬她,,這天阿弟晚上打工回來,星期三學校的課排得很滿,晚上餐廳也很忙,回到家看見安妮,即使疲累,阿弟心裡:「就像有漂亮的老婆在家裡等我一樣耶」

  身體的辛苦馬上被心裡的滿足撫慰「阿弟今天又去打工啰,真的好辛苦哦」「還好啦,缺錢嘛」「進來姐姐房間,我給你介紹個東西好嗎」

  盡管阿弟已經很累了,但下面卻不聽話,阿弟非得把包包蓋在老二上才能不那麼尷尬,第一次進去女人的香閏,撲鼻的清香迎來。「這是上次給你姐送去的spa機」

  安妮坐在床邊,黑絲襪,翹著小腿比劃著,阿弟只知道,蓋在老二上的包包有點擋不住了。「阿弟你現在打工多少錢」阿弟嘴巴回答著,心裡竟想著阿榮說的,出去玩3000元一次哦。

  「阿弟你知道奧運選手用什麼牌子的產品嗎,這邊有一些健身搭配的高蛋白, 使用起來很,,,」阿弟心想精子就是由蛋白質和微量元素所組成。

  在這’禮貌’的對談間,阿弟只記得散發著光芒的安妮姐,嘴唇頻頻張啊張的不知道在說什麼,身體散發著香氣,手指翻弄著目錄,還有一些不經意的接觸,指頭、肩膀、充滿空氣感的頭發,,以及後來阿弟房間裡陳列的一堆Nu牌產品。

  阿弟無法抽身,不是因為參加他們高昂的大會,或什麼狗屁的成功案例,他自己不清楚原因,只知道從安妮那拿的產品愈來愈多,只好帶一些像基因agelack產品回家孝親,大部份還是成堆的疊起來。

  但是關於安妮的流言也愈來愈多,大家都說安妮同時跟很多男人在一起,阿弟只是聽聽;直到一天晚上,樓梯間傳來碰隆碰隆的聲音,阿弟開門,看見他的安妮姐和一個中年男子,就在安妮門口,他們交纏在一起,扭動著,中年男子的手就在安妮的裙間翻弄,她瞄見阿弟,今天的安妮妝化得很濃。

  「嗯,不要」「就讓他看吧」

  那個犯賤的男人根本不在乎,,他們進門了,對阿弟來說他們就像進了另一個世界,他默默回房裡,什麼也沒做,只聽見大約一個小時後,他們沖完澡,離開了租屋處。

  那個禮拜五的晚上,大雨,崩壞了的世界,整夜沒睡的阿弟,砸碎了那些貴得要命的產品,卻感受不到一絲的舒暢。隔天,天晴,敲門聲,阿弟好不容易去開了門,安妮姐出現在門口。

  「我可以進去嗎?」,她拎著一袋早餐。「你昨天都看到了吧?」,安妮問,阿弟徑自吃著早餐。「報紙說八點適合做愛,我想試試」,安妮打破沉默,阿弟望向安妮,漢堡掉在地上,兩個人都沒有要收拾的打算,微笑,他們兩個人抱在一起,然後阿弟只是哭,一直哭著。

  安妮推開阿弟,幫他脫下上衣,阿弟對身材沒自信,但靠著高蛋白飲食還是練出了胸肌,安妮用擦著透明指甲油的手撫摸。「脫下吧」阿弟自己脫下褲子,笨拙的親了安妮的嘴巴。「我要跟你說對不起」

  安妮頭低下,不只是道歉,她含著了阿弟早已硬幫幫的老二。「身體倒是挺誠實的」

  安妮抬頭跟阿弟說了這一句,兩個人都開心的笑了,在安妮的嘴裡,阿弟很快的射出第一發,極短的時間內,人生的第一發,阿弟才想到論壇上教的那些要持久的問題,看著安妮嘟著嘴,吐出他的精液,好可愛,阿弟真的愛上了安妮。

  安妮讓阿弟躺在床上,她跨坐在阿弟的大腿上,脫下衣服,阿弟再度被眼前的景像震憾,白晃晃的一對巨乳,阿弟才想著’此景只應天上有’,安妮彿彷知道阿弟接下來要的,兩只手撐在阿弟身旁,阿弟顫抖的手握住,讓乳頭從指縫中露出。

  「嗯,用力點」

  木瓜一樣的乳房被阿弟捏得變型,安妮開始呻吟起來,她往前一口親住了阿弟,一只手抓住阿弟又硬起來的老二,阿弟的世界再度被安妮姐覆蓋,他伸出舌頭的樣子就像在掙扎著,但大人的世界不只是深吻,安妮用迷離的眼神,近視的阿弟都能清楚看見’她的欲火燃燒’,安妮說了一句開戰的最後通牒「我要」

  她直起身子,再度是迷離的腰身,抬起,她握住,一下子就沒入花心。「嗯,好硬,嗯~哦~」安妮忘情的再度呻吟,阿弟不再是處男,他下體的刺激感讓他觸電一樣,挺起上半身,「哦,安妮姐,我」「還不可以」

  安妮只是用胸部輕觸著,安慰著阿弟,阿弟下半身感受到溫暖的包圍,一鼓熱流從安妮花心流出。「我還要,哦~」

  安妮情不自禁的扭起臀部,她前後扭動,擺蕩著,白裡透紅的巨乳,安妮找到了最舒服的點,開始從喉嚨深處嘶吼。「哦~阿弟,哦,插我,用力插我,用力,哦~嗯哦~啊~」

  阿弟的感覺也愈來愈強烈,因為安妮姐的嫩穴,他夢眛以求的小穴,正在收縮著,因為他而興奮著,他正在和安妮交合著,安妮一陣強烈的收縮,她高潮了,渾身汗香的安妮再度趴在阿弟身上。

  「阿弟你好強,年輕真好」阿弟突然憤怒:「比中年人的老二好是嗎」抓起安妮的臀部,把她壓在床下,又是一陣抽插。「哦~比他,哦~好太多了~哦,插我,插死我~快~」「我肏~安妮姐」

  阿弟每一下就深深的撞入花心,啪嗞啪嗞,震聲作響,安妮忘我喊著。「啊~啊~我快死啦,哦~我要~哦~」

  阿弟毫不保留的釋放,他停住,老二卻不住的抖動,射精,安妮繼續緩緩的在床上,仍在嬌喘著,扭動著…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