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雪婷生於1994年二月六日,長於小康之家,台北市人,本身為獨生女故自幼備受寵愛,個性略帶一點傲氣,且愛撒嬌。身高一百五十三公分,体重四十五到五十公斤。

三圍:胸圍三十六吋D罩杯,腰圍二十三到二十四吋,臀圍三十六吋。瓜子臉,勾魂眼,挺鼻,小嘴。家中只有媽媽與爸爸,文化大學夜間部國貿系畢業,現年二十二歲。於國小時,父親甚是寵愛她,畢竟她是家中的獨生女,而且獨生女自己一個人總是比較無聊,所以父親常常帶她出去玩。雪婷也喜歡與爸爸在一起,國小五、六年級時,胡雪婷的胸部發育到三十六吋D罩杯,渾圓豐挺,皮白乳紅。胡爸爸看了有些動情,但有胡媽媽在家,讓胡爸爸暫忘了雪婷。

可是「蒼天無善,地魔助惡。」果真教:「生父硬破處女膜,雄鷹傲霸雪婷穴。水缸掙起逃不得,一身苦陷亂倫窪。」四月一日,正是中國人的慎終追遠的清明節,今天一家三口,雪婷與父母應一起去掃墓,正待出門,胡媽媽接到一通的電話。胡媽媽只說必須趕回娘家,處理一些瑣事,說完提著一袋行李便出門了。

母親出門後,雪婷和爸爸便一起去門掃墓,一路無話,由於山路崎嶇難走,雪婷掃墓回來時,跌傷屁股,胡爸爸就帶雪婷去看醫生。兩人回到家已累了,各自倒頭就睡。四月二日早上,雪婷接到媽媽的電話,只到聽說:「有事要在娘家待上十天,要到四月十二日才會回來。要找媽媽就打大哥大。」

直到四月六日,恰逢星期日早上,胡爸爸正在洗澡,但忘了鍞門,胡雪婷不知道,撞門進來,一頭撞到爸爸的胸,跌倒在地。胡雪婷跌傷屁股,而且身体又溼了,正要起身,想不到又一頭撞到爸爸的垂在腿間的老二上。父親也痛得跌坐在地,隨便往女儿身上用力一拉,卻將短褲連內褲,一起都拉到小腿。

小雪婷一時站不住腳,腦袋跟著朝下往浴缸跌裡一撞。胡爸爸嚇了一跳,趕忙兩手揪住小女孩往上一拉,T恤帶胸罩都給拉掉了。雪婷也慌了,錯亂中往爸爸的手指一扯,兩人一起跌落浴缸,把爸爸壓在底下。雪婷正要站起來,卻因屁股痛往下一跌,正巧陰蒂貼著爸爸的老二,轉眼間胡爸爸的大屌澎脹。當雪婷正要再起身,胡爸爸自己也不知怎麼著,瞧著女儿稚嫩的小屁股,雙手抓住女儿的腰往下一壓,大屌穿過陰蒂,直接刺破了自己掌上明珠的處女膜。胡雪婷痛得哭了,拚命掙扎,但卻動彈不得。聽見小女孩的痛哭,胡爸爸本來想收手,但卻在雪婷的掙扎中愈來愈興奮而不能自我控制,一翻身,把雪婷壓在身下,雙手揉起女儿尚未發育的湯包小奶,興奮得不得了。

雪婷在浴缸裡哭著,爸爸粗燙的大錫,卻在水底一下一下,大幹起雪婷的處女小嫩穴。

「哇!爸爸!不可以……」胡雪婷叫著。胡爸爸慢慢地插著雪婷,並用舌頭封著雪婷的嘴。在水裡,胡爸爸的老二,混著浴池裡越益混濁的灰白水,在胡雪婷軟嫩的陰道內衝擊。「喔!爸爸!」女孩梨花帶雨地哭叫。大幹了十分鍾,胡爸爸射在雪婷的陰道裡。當天事後,胡爸爸好言安撫雪婷。

雪婷以為就此結束,全然不知「禍從天降,絕不單行。

心苦皮肉酥,夜半戰不斷」。四月七日,星期一,胡雪婷去上課,胡爸爸請假在家,正回想為何會犯此滔天的大錯,懺悔自己怎麼會奪走女儿寶貴的第一次,卻忽然又想到,女儿的小肉穴是如何的溫暖,胯間巨屌立即朝天矗立,而且想起自己還未嚐到那花朵般的陰唇,和吸吮女儿細緻的乳頭。

一整天在學校悶悶不樂,腦裡不住回想起被親生父親玷污的一切,在懺悔和淫邪的交戰中,雪婷放學逕自回房間了。直到晚上六點,雪婷去了廚房找吃的,卻不料爸爸已經精蟲灌腦,偷偷閃入她的閨房,並脫光衣服躲在門後。

甫一回房,雪婷就被爸爸往床上一推,大力撕了內衣,她雖然極力掙脫,但年小力弱,才到書桌前,就被爸爸揪住。爸爸用身体壓著雪婷,一手揉著小奶子,一手伸進百摺裙內的三角褲,扣弄著女儿肉穴,嘴裡吸著雪白小嫩奶。

爸爸不管女儿叫鬧,逕自亂吻、亂吸著她的身体及嘴唇。雪婷被變得像禽獸一樣的爸爸,粗魯地渾身捏按,痛得大哭大叫。爸爸見機不可失,把雪婷面著桌子壓下去,雙乳貼著書桌,掀起純潔的百摺棉裙,拉下有凱蒂貓圖案的淡綠三角褲,用老二抵住小女儿陰唇。爸爸一察覺雪婷的幼屄和老二相浸在一起,提起老二往肉穴裡就是猛插,且雙手握著奶子就是猛揉,一張嘴就是猛親,威猛到了極點。

「爸爸!」哭累的雪婷,再發不出半點聲音了,任由爸爸的大錫就在她好痛好痛的穴中進出。「太美了,我愛死妳了,我的好女儿。」爸爸叫著。十五分鍾後,爸爸高潮泄精。雪婷雖然哭了一回,但仍無法抵抗成年男人的蠻力,掉著眼淚又再給幹上一次,直抖著嬌嫩小雪臀嚷痛。事後,胡爸爸又好言相勸。

四月八日星期二,雪婷依舊去上課,當天下午胡爸爸下先回家,在開水裡加了春藥。五點半,雪婷回家後,胡爸爸求歡被拒絕,這次他也不强迫女儿。雪婷喝了口水,心裡正喘息道:「爸爸終於正常些了。」一會儿,小女孩在客廳內,覺得全身發熱,慾火難當,自己脫光了衣服,終於忍不住坐在沙發自慰起來了。

胡爸爸見機會到了,便過去用牙齒咬小女孩的幼女奶頭,揉著雪婷的細腰。「喔!」小女孩自己用手指在肉穴中摳了起來。爸爸的大錫往女儿陰道中刺入,抓著雪婷的腰,做成狗爬式,在沙發上幹了起來。爸爸施展床上工夫,老二是九淺一深地抽插,雙手是捏揉帶搓,舌頭是吸舔帶咬,操得天真的小女孩高聲浪叫,高潮數次。幹了兩個小時後,兩人累得睡了。

從四月九日到十一日,每晚胡爸爸都强姦胡雪婷,因為女儿一直不肯乖乖張開兩腿,與爸爸做愛。但胡爸爸不斷得用各種技巧幹雪婷,卻也讓小女孩高潮不斷,讓一名原本天真無邪的小女娃,被調教成一頭在强姦猛幹中享受快感的小母狗。

眼看媽媽要回家了,胡爸爸想了一計。有分教:「小雪婷惶惶如驚弓之鳥,天南地北只往一網裡撞。」直教胡爸爸「馴馬綁馬頭,服人收人心四月十二日星期六早上五點半,媽媽終於回來了,矛盾的雪婷,以為暫時可以脫離爸爸的魔掌,但卻不敢告訴媽媽。

爸爸背後告訴媽媽:「雪婷要我今天下班後,一定要帶她去台中去走走。我也拿她沒辨法,可能要到明天晚上才會回來。」媽媽說:「唉!女儿這麼任性,好吧!」當天放學,胡爸爸在校門外就强拉胡雪婷上車,一路開往杳無人煙的北投山區。開到晚上,沿途胡爸爸不發一句,雪婷猜想爸爸要與她談一談,沒想到才一停車,胡爸爸用手往雪婷的雙乳就是猛揉。當下胡雪婷拚命掙扎,奪車門而出,可惜沒跑兩步就被抓了回去,胡爸爸索性扯碎女儿內褲,把她按趴在引擎蓋上,挺起老二就往肉穴插。「哇!」雪婷痛叫出來,胡爸爸就在草叢裡站著幹起來了,並命令女儿自己揉胸部。連挨了几個耳光,雪婷自己哭著摸起胸部來了。胡爸爸施展性愛技巧對女儿調情,雪婷酥胸微震,在草原上趴了下去,爸爸見狀,從女儿後面對準小穴用力插下去。

「呀!爸爸,我好舒服,用力呀!」連番摧殘後,放棄一切的雪婷,終於浪叫了起來,只顧雙手撐著地,前後搖著小纖腰,雪臀像波浪似地搖擺。胡爸爸這時知道,女儿已經成為自己的性伴侶,乖乖的小屄儿了。兩人弄了一個晚上,最後,雪婷抱著爸爸說:「我愛你,爸爸。」

隔天,父女兩人在車上幹了一天後回家,以後的日子,自然是魚水交歡的時光。轉眼,雪婷已經從小學畢業,胡爸爸安排女儿上一所國中女校,在國中三年裡,兩人有空便去外頭做愛。但好景不常,因為胡爸爸在公司的拈花惹草,搞大了女秘書的肚子,公司為了形象,派他出國三年公幹。有分教:「女高中生出異類,大蟲臨門咬母親。雪婷獻師保名節,三年裡學生姦雨心。」自從胡爸爸對家中謊稱,因公務須出國三年,媽媽同意了,胡雪婷也決定要認真地讀三年書,並好好地在女高中生活,胡爸爸也沒有選擇,只能上飛機飛去美國。高中生活使雪婷燃起青春快樂的氣息,在一年級的班上,雪婷結識籃球隊隊長,一百八十五公分的張蕙琳。由於張蕙琳打中鋒,所以大家叫她做「威虎女將」。同時,她也是一個獨生女,爸爸常年在外,母親早死,自己常常一個人在家中。

兩人投緣,蕙琳便搬到雪婷家住。一天下午,雪婷外出跟同學王莘茹一起去買書,但蕙琳卻穿著裙子,來到胡媽媽的房間,哭說:「早年沒了母親,沒喝過奶。」胡媽媽拗她不過,只得脫了上衣讓蕙琳喝奶。沒料到,蕙琳不但對胡媽媽的奶又吸又咬,而且壓住她,更兼上下齊手,搓著酥胸,手指伸到底褲內,對著小穴死命地撥弄。胡媽媽想反抗,但那裡抵得過張蕙琳那牛大的力氣,再說,她久未被人插,心裡實在悶得慌,一下子就被蕙琳把衣服剝光,騷穴被搞得淫水直流。突然,蕙琳撩起裙子,露出一條烏黑雪亮的假陽具,俏麗的眼眸直盯著胡媽媽成熟的胴体。胡媽媽驚恐大叫道:「妳敢!等雪婷回來,看妳怎麼辦??」蕙琳笑著說:「那有何難?甭說是妳,我就連她也給幹了。」

話才說完,胡媽媽呆住了。蕙琳用假陽具在胡媽媽的小穴前磨來磨去,說:「放心,我還沒有碰過你女儿。但我知道我們班上有人想碰你女儿。」胡媽媽說:「誰??」蕙琳說:「跟雪婷出去的王莘茹,她是我們籃球隊的控球後衛。大家都叫飛賊豹。」

胡媽媽哀求說:「求求妳,千万別對雪婷這樣。」蕙琳說:「可以,但妳要認真得跟我做愛。以後聽我的話。不然雪婷就……」胡媽媽只能說好。蕙琳起身打個電話,回頭就把假陽具插入胡媽媽的肉穴中。「呀,好痛。妳放了我吧。」胡媽媽哭鬧著說。「一會儿就不痛了!」張蕙琳哄著說:「妳再不乖乖做愛,我只好去找雪婷了,然後幹得妳女儿死去活來!」

胡媽媽只好挺起腰迎著假陽具。話說蕙琳雖然是載著假陽具,但卻熟門熟路地插了胡媽媽的肉穴一百下。久旱逢甘霖的胡媽媽,陰道內滿滿的都是淫水。蕙琳知道胡媽媽已經開始要進入高潮,就用力插著胡媽媽的陰道,又一百多下,被壓在蕙琳身下的胡媽媽射出陰精。雖然沒有叫床,但蕙琳感到胡媽媽小腹抽動,知道她已經泄了。蕙琳假意不知情,叫她做狗趴式,往胡媽媽背後騎了,再插了一百下,她感到這女人又泄了。這次又讓胡媽媽面著牆站,逕往她背後猛幹起來,沒多久她又射了,腿軟站不住。胡媽媽跪地求饒,蕙琳哪裡聽得進去,前後四十分鍾,便幹得胡媽媽昏死了過去。

有分教:「老虎才咬媽媽,豹子又要吞女儿。雪婷身陷險境,一腳踢出替死鬼。」當天雪婷安然回到家,但心中卻罵王莘茹:「大變態,竟然摸我的陰部。」隨後看見媽媽和蕙琳睡在一起,但並不覺得奇怪,便自己去睡了。隔天早上,蕙琳搖醒胡媽媽說:「爽嗎??我最喜歡妳這種成熟的婦人,雙D的大奶子,搞起來真夠勁!記住,要雪婷沒事應該怎樣??」胡媽媽一語不發去煮飯,早飯時,蕙琳當著胡媽媽的面對雪婷說:「胡媽媽說我的房間小,只能做我的書房。我以後跟胡媽媽一起睡。」

說罷,兩人就去上課,途中嘻笑談天;胡媽媽一人卻在家哭泣。當天籃球隊練習中場休息時,王莘茹小聲向張蕙琳抱怨說:「就妳一個人快活了一天,不管姊妹死了沒!!胡媽媽是妳的。胡雪婷妳不要,卻也不讓我吃。妳這是做什麼道理??」

張蕙琳說:「嘿!為了我的女人,也只能犧牲妳了。」王莘茹只有一百七十公分,那裡敢頂撞張蕙琳,只得負氣離開。午休,王莘茹對胡雪婷說:「我看見林郁美老師藏了一包東西在貯藏室。」將胡雪婷騙到地下貯藏室後,胡雪婷看見王莘茹盯著自己的胸部看,心裡已有五分底。於是不等王莘茹發作,便說:「前些日子,我看到穆雨心老師只給妳英文期中考成績三十分,這種成績不但得退出籃球隊,還要留級。」胡雪婷一話打中王莘茹的心坎,又接著激了王莘茹几句。正當王莘茹被激得出去找穆雨心,雪婷見機溜去向張蕙琳細說一切。

王莘茹發覺胡雪婷不見了,才知中計了,氣急敗壞地奔回貯藏室時,撞上了穆雨心。穆雨心才一百五十五公分,四十公斤重,那裡擋得住王莘茹,便跌撞在地上昏了,而且被王莘茹搬到貯藏室。王莘茹關門後,把老師的衣服脫個精光,載上假陽具,往穆雨心的陰道刺,打算强姦穆雨心出口悶氣。沒想到假陽具受了一點阻礙,原來老師還是處女;這時穆雨心因小穴痛而醒來,但在掙扎不了之下,也只能看著王莘茹强姦自己。話說王莘茹發覺穆雨心是處女,便小心翼翼愛撫,細細的吻,輕輕地抽送。「喔!」老師叫著。「老師,妳這叫聲是要我繼續插妳,還是要我用力點。」莘茹笑著說。「求求妳饒了我吧。」

老師無力著說。

「哈!以後妳會求我好好地對妳的。」莘茹笑著說,然後繼續插老師,精熟的做愛技巧讓穆雨心三次高潮。事後,王莘茹假稱自己暗戀穆雨心,並好言相勸;穆雨心被花言巧語灌得昏了頭,於是王莘茹成功地騙到穆雨心的初開情竇;第一年當老師,二十二歲的穆雨心就這麼愛上十六劌的王莘茹。穆雨心身材普通又嚴肅,但長相可愛,而且變態的王莘茹,很喜歡看到穆雨心被她强姦時害羞的表情。有分教:「師者不知人事几何,竟被小徙儿拐。雪婷見虎咬媽媽,心驚被虎捉。」三天後,胡雪婷回到家中,無意間聽到媽媽房間有聲音,於是往門縫內看。「停下來,我求求妳,放了我吧!」胡媽媽說。張蕙琳不予理會,仍繼續吸吮胡媽媽的陰唇,雙手在雙D的美乳上遊走。「嗚!」胡媽媽哭了。「住手!」雪婷叫道。雪婷衝進門後,立刻跟張蕙琳打了起來,胡媽媽見狀立刻幫忙雪婷,但蕙琳畢竟是籃球隊長,一下子把這對母女打得叫不敢。「哇!別打了。」雪婷和媽媽說著。「哼!」蕙琳便把雪婷脫光而且綁了起來,假裝要强暴雪婷。「住手,妳說不會動我的女儿的。

妳說話不算話!」胡媽媽叫著拉住蕙琳。「我也說過,妳必須好好做我的情人,而且乖乖得和我做愛,然後妳的女儿才會沒事。可是妳沒有照我的話做,那我又何必守信呢?」蕙琳笑著說。這話讓胡媽媽有了覺悟。「只要妳不要動我的女儿,我一定好好做妳的女人。」胡媽媽說著,便抱著蕙琳吻了起來,雪婷看了也只能叫苦。「喔,舔得好。」胡媽媽故意叫著想轉移蕙琳的注意。雪婷看著蕙琳的頭,鑽到媽媽雙腿間時,已經不忍再看下去了。蕙琳看到胡媽媽沒有專心做愛,心中惱火,便把假陽具硬生生地插入媽媽的子宮中。「鳴!」媽媽哭著。蕙琳將假陽具停留在媽媽的子宮中,然後大肆得撫摸媽媽的雙乳,理所當然的,在蕙琳這種熟手的愛撫下,她很快地流出了淫水,蕙琳見狀,又開始抽插這女人的小肉穴。

「呀喔!」胡媽媽因為在女儿面前,反而興奮了起來,放浪地大聲叫。蕙琳摸著胡媽媽的雙乳,而且更用力的抽插了起來。就這樣,蕙琳在房裡瘋狂地用各種姿式和技巧玩弄胡媽媽。一天下來,胡媽媽終於被蕙琳征服了心靈和肉体。有分教:「母為子女不惜代價,虎為美肉不擇手段。雪婷巧設離間計,猛虎火拚水中蛟。」這几天,胡雪婷看著媽媽被張蕙琳强暴,卻沒辦法救媽媽,雖然張蕙琳沒有傷害自己,但心中仍然感傷媽媽的不幸。一星期後,雪婷上体育課偶然從學校的游泳池經過,看到了校隊「水中蛟」陳萍,無意中看到陳萍熱心助人的舉動,而且頗有正義感,心中便生起一計。放學後,雪婷逕自起向陳萍,兩人寒暄了一陣;往後几天裡,雪婷藉機會與陳萍談天。時過半月,雪婷見時機成熟,便在十分鍾的下課中將全盤的慘事告訴陳萍,當下陳萍義憤埴膺。

放學後,雪婷將張蕙琳騙到陳萍跟前,但眼尖的王莘茹卻跟在雪婷的後頭。有分叫:螳螂捕蟬,黃鵲在後。陳萍與雪婷對上張蕙琳,雙方人馬一言不和,陳萍就與張蕙琳狠狠地打了起來,雪婷就只在一旁看呆了。王莘茹不愧為「飛賊豹」,一眼看穿了雪婷的打算,而飛快得將此事告訴訓導處。這叫陳萍和張蕙琳雙雙被迫轉學,也叫王莘茹報了雪婷上次在張蕙琳前擺的道,因為這也讓雪婷被記上了一個大過。話說雪婷雖被記了一支大過,但卻和媽媽從此脫離了張蕙琳,過了愜意的高一。看官且想想,為何王莘茹沒向雪婷這塊她之前所想的肥肉下手?原來王莘茹看雪婷心中城府如此深沉,便對雪婷失去了愛意。有道是「惡人沒膽,猶恐遭人陷害」。經過了這一次的教訓,文瑛母女覺得家中若有個長輩對於安全會有保障。

於是爺爺搬進了雪婷家中,但爺爺在十五年前就失去了奶奶,有分教:太陽底下沒新鮮事,世間慘事卻是一般。直叫:「六旬老人霸雙美,有朝一日閻王見,黃泉路上獨自行。」自雪婷上高二,每天爺爺和媽媽在家,色眼看媚眼,這樣一個月下來,爺爺哪裡忍得心中火熱的情慾。在雪婷上課中,看胡媽媽成天在家和玲瓏的身材,爺爺再也忍不下慾火,趁著胡媽媽在房間整理衣物時,衝進門將胡媽媽壓在床上。爺爺是個慣戰情場的老手,一下子就脫去了媳婦的衣物。「爸爸,不可以這樣子,我是你的媳婦。」

胡媽媽哭著說。「那妳就聽話,不要亂動。」爺爺一面笑著一手揉著胡媽媽的雙乳,一手用指插法挑逗陰蒂,這几番愛撫下來,任妳是三貞九烈也要淫水四溢。「爸!」胡媽媽再也無力反抗了。爺爺看時候到了,用牙輕輕咬著胡媽媽的乳頭,讓她癱在床上,這時才從背後挺進他的雞巴。「喔!」胡媽媽叫著。「想叫就叫吧,我可愛的儿媳婦!」

爺爺笑著說。爺爺一面慢慢的抽插,一手輕輕的擰著胡媽媽的乳頭,一手在背上來回地撫摸,舌頭也在她頸上來回地舔。胡媽媽嘴上不說,卻也有了一次高潮,而且淫邪與倫理交戰,與女儿同源的淫蕩血緣,將她的肉体帶到忘我的境界。六旬的老人還是年紀大了,幹上十分鍾就射了,胡媽媽哭了一陣子,但想到雪婷就快回來了,便假裝沒事,試圖騙過雪婷。

但雪婷是個精細的人,早察覺媽媽不對勁,一再追問之下,媽媽都不肯說。雪婷只好去問爺爺,但卻想不到,這只會擴大慘劇的發生。「爺爺。媽媽不曉得怎麼回事,神色怪怪的。」雪婷問。「這是因為……」爺爺說話時,已把雪婷帶到房間內。「因為妳媽媽被我强暴了。」爺爺話一說完,便像當年自己儿子强姦親生女儿一樣,大力撕去孫女的校服。

「幹什麼呀!!爺爺。媽媽!」雪婷大叫著。媽媽被擋在門外無計可施,爺爺對稚嫩的雪婷性慾更是高張,孫女衣服才一離身,雞巴就插入她子宮內。「嗚!好痛!爺爺停下來。」雪婷哭著。「哦!妳的身体真得太美了。」爺爺說著,就這樣大力地强姦孫女陰道。「妳不是處女!!!是誰上了妳,說出來。爺爺就放了妳。」爺爺說。「是……是爸爸!」

雪婷哀求著說。「哦!!太好了。肥水不落外人田。」爺爺說完又更用力地抽插,吻著雪婷的全身,雙手逗著雙乳。終於雙人高潮泄精了,緊接著爺爺把雪婷關在廁所,一開門把胡媽媽抓入房間,大力强姦她。這一天下來,爺爺輪翻幹著兩個女人。爺爺終於以雪婷與爸爸的不倫關係征服了這對母女。

雪婷的高二生活裡,有爺爺照顧著母女兩人的性愛。但好景不常,六旬老人這樣操勞身体,終究被閻王爺召見。雪婷的高三生活是單純的,和媽媽兩人過了一年平靜的日子,爸爸在雪婷考上大學的那一年回來,一家子當面攤牌,當天晚上三人睡同一張床,玩起三P的遊戲。兩個月後,雪婷與媽媽雙雙成孕,一起懷了同一個男人的種,半年之內,不約而同地挺著大肚子,當母女倆並肩躺在床上,相互注視著彼此圓滾滾的小腹,和鼓漲漲的豐滿乳房,不由得滿足地微笑,任由她們兩母女共同的丈夫,從後頭交相抽插兩個騷浪淫肉穴。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