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經曆,要從十年前開始講起了。

  十年前,也就是2003年,我的舅舅因爲一次車禍而不幸發生意外,死前
他在醫院整整硬抗了五天,能用的藥物和療法都使了,花錢如流水,最終還是沒
挺過來。

  舅舅死後,不僅留下了舅媽和表弟這對孤兒寡母,還留下了一筆近百萬的欠
賬。這筆欠款就是當時舅舅住院時所花銷的大部分醫療費,家裏的積蓄全都花光
後,舅媽隻好想盡辦法,到處求人,最後是向舅舅的一些朋友們借的錢。

  說到這,我必須得先介紹下舅舅他們家的大緻情況:我舅舅離世前,是當地
一家房地産公司的中層,職位和收入都還算不錯,屬于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那種;
而我舅媽,則是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在我們縣最好的一所高中裏教英語;對了,
他們還有一個兒子,也就是我表弟,當時7歲,剛剛上一年級。

  如果舅舅沒發生意外,他們這一家三口會是多麼的幸福、美滿。

  而相比之下,我家的情況就有點糟糕了……

  我的父親曾在大山裏當過兵,退伍後被分配到當地一個廠子做工人,和我母
親一個車間。後來兩人經車間主任的撮合,從相識,到戀愛,再到結婚、最後生
下了我這個獨子,取名爲「張明」,意思是希望我這一輩子活的明明白白,不吃
什麼大虧。

  我的母親是南方人,南昌那一帶的,不過結婚生子後她也沒怎麼回去過,隻
是偶爾姥姥、姥爺會北上來看看我們。

  記憶中,小時候家裏條件原本還不錯,雖然談不上什麼富貴,但和一般的普
通家庭相比,還是一點都不落後的。直到後來,我爸在一幫狐朋狗友的帶壞下,
沾染上了賭博和酗酒。

  父親原本就是個脾氣暴躁、性格自私,還很不講理的男人。迷戀上賭錢後,
他不僅輸光了家裏所有的存款,丟掉了廠子裏的工作,還開始動不動就對我媽又
打又罵,罵她笨,沒本事,不能出去給他「掙大錢」。

  父親口中所謂的「掙大錢」,就是要我媽出去賣,做妓女。

  面對父親這樣的人渣敗類,我媽竟然也默默地忍了,爲了能讓我有個完整的
家庭,母親一直忍氣吞聲,含羞忍辱,沒有向我爸提出離婚。

  後來,大約是2001年九月下旬,某一天晚上,我爸突然早早的回到家中。

  當父親推開大門走進來時,我和我媽都嚇了一跳:隻見父親捂著腦袋,眯著
眼睛,滿臉都是鮮血,走路還一瘸一拐的。一看就知道是剛被人痛打了一頓!

  我媽走上前去,剛想扶我爸一把,突然門外又沖進來了一幫人。這幫人個個
身強體壯,剃個光頭,有的胳膊上還紋著刺青。

  「這個女的就是你老婆?」

  其中一個皮膚黑黑的,一副老大模樣的男人說道。

  「是是,劉哥,就……就是她……」

  我爸說話都已經開始有氣無力了。

  「嗯……長得是挺水靈的……就不知道這身材怎麼樣。」

  「上!把這娘們兒的衣服給扒了!」

  劉哥大手一揮,隨後,他旁邊的三個青年人便朝我媽撲了過去……

  接著,我又被爸爸拉到了旁邊的廚房裏,不過隔著透明的玻璃闆,我還是能
夠清楚地看見外面:三個青年人不費什麼勁,就成功地把我媽按在了客廳裏的沙
發上。母親是過來人,當然明白他們這是要什麼,于是就不斷地掙紮著、擺脫著,
並高聲尖叫起來。爲了不讓我媽繼續亂動下去,他們便一個抓住她的手腕,一個
按住她的腳踝,另一個則開始粗暴地撕扯起母親身上的衣物來。

  不到半分鍾的功夫,我媽便已經被那三人扒了個精光,全身上下一絲不掛,
赤條條得像一隻待宰的羔羊。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瞧見母親的裸體:一對肥碩而挺拔的大乳房,毫無一絲
下垂,且足足有34D的尺寸,兩粒絳紅色的大奶頭又圓又長,形狀甚是可愛;
再往下看,母親雪白漂亮的雙腿之間,隆起著一個形狀完美、豐滿無比的小肉丘,
小腹下部,還有一團茂密的黑漆漆的恥毛,身後兩瓣肉感十足的大屁股,更是又
白又嫩,見不到一點妊辰紋。

  接著,由于我媽一直在大喊大叫,他們便拿起剛從我媽腿上扯下來的那條肉
色連褲襪,卷成團,塞進了母親的小嘴裏。

  我媽的衣服被剝光後,四個男人包括劉哥在內,也開始陸續的脫起了褲子。

  不一會兒,就看見四個陽具翹得一個比一個高的男人把我媽團團包圍了起來。
與此同時,我還看見母親水汪汪的大眼睛裏已經變得濕潤,晶瑩的淚珠從眼角開
始慢慢滑落。

  母親胸前那兩隻肥碩的大乳房,因爲失去乳罩的支撐,而松松垮垮的垂在胸
前,好似一對肉感十足的巨乳吊鍾。劉哥先伸手摸了一把後,其他三個青年人也
忍不住一齊上了。

  頓時,就看見我媽的雙乳以及小腹上布滿了八隻肆意遊移著的大手,或是你
一口我一口地一邊揉撚著乳房,一邊啜奶頭。

  漸漸地,他們在摸弄我媽乳房的時候,明顯覺得她那兩粒大奶頭開始變硬變
挺了。與此同時,母親整個人呼吸的氣聲也與平常不同了起來,變得急促而尖細。

  劉哥畢竟是玩女人的老手了,見我媽這副浪騷模樣,明白時機已經成熟,便
示意其他人把我媽的上半身擡起,然後分開她下半身的兩條美腿。

  幾個青年人不顧我媽的尖叫和掙紮,從後面把手伸到她的腋下,胳膊卡好,
再往上一擡,我媽竟然不自覺地就張開了雙腿。待她反應過來,正想合攏時,卻
被男人們有力的大手向兩側牢牢按去,死活不能動彈。

  早已全身一絲不掛的母親,現在又被人鎖住了上半身,分開雙腿,打開了嬌
嫩並已經濕漉漉的屄洞,好似一隻剝了皮的熟香蕉一樣,無助的躺在沙發上等待
著被四人輪奸的悲慘命運。

  三個青年人分別用手握著自己的陽具,一邊輕輕套弄著,一邊等待劉哥的分
配,按照規矩,我媽的初次交媾權肯定是得給劉哥。

  隨後,隻見劉哥蹲下來把頭埋進了我媽的雙腿中間,窸窸窣窣的舔了好一會
兒,又見他用手指V字形扒開我媽兩片肥厚的陰唇,露出了上下兩個粉紅色的肉
洞,遠遠瞧去,甚至還能看見下面那個肉洞正一點點的向外滲著粘液。

  劉哥接著又先後把自己右手的食指、中指、無名指分別插入我媽的陰道內,
三根有力的手指在母親的肉穴裏一陣摳挖、翻攪,弄得我媽一邊翻白眼,一邊
「哼哼啊啊」得叫喚個不停。

  指奸了足足有五、六分鍾,劉哥才意猶未盡地從我媽陰道裏抽出自己的手指。
然後他又用大拇指撥弄了下母親的陰蒂,就見我媽大腿肚子一抽,並十分敏感地
哼了一聲,肉洞似乎蠕動了起來,透明的陰液從屄口處源源不斷地滲著。

  劉哥指著我媽早已濕的一塌糊塗的私處,吐了口唾沫,說道,看這娘們的騷
浪樣,平常一定沒少偷漢子。

  事實上,據我所知,自那天之前我媽從來都是個本本分分的普通家庭婦女,
除了我爸,她連身子都沒給其他男人看過。

  隨後,就見劉哥熟練地把我媽雙腿拉開,接著對準母親濕漉漉的屄口,把陽
具慢慢插進我媽的陰道裏,待雞巴整支沒入後,龜頭再用力朝母親的花心一頂,
一深一淺的抽弄著。

  我媽閉著雙眼,緊緊抿著嘴唇,表情看起來十分痛苦,但又不自主地胳膊摟
著劉哥的頭,雙腿夾著劉哥的腰部,叫聲有點淫蕩地呻吟起來。

  劉哥有節奏地挺動下身,陽具在母親的肉洞裏抽插了好一陣,又把我媽拉起
來,雙手撐在沙發上,肥白的大屁股高高朝著天,並命令母親張開雙腿,用手握
住他的陽具,引導他從後面插入,玩起了經典的老漢推車式。

  後入式果然讓男人很享受。隻見劉哥一邊「噗嗤噗嗤」的用力肏著母親的嫩
穴,一邊還可以抓住我媽前後甩動著的大乳房,變態的揪奶子玩,或是把她的屁
股打得「啪啪」直響。

  遠遠躲在一旁的我爸,見到此情此景也不得不搖了搖頭,而我則看得目瞪口
呆,驚訝的一直哈著個嘴。

  劉哥似乎有段時間沒有玩女人了,每一次抽插他都使盡全力,並深深地一捅
到頂,直抵我媽嬌嫩的子宮頸。男人力道十足的狠命撞擊,使我媽滿頭大汗,漸
漸不能自持,連呻吟到最後都變得快沒聲了。此時此刻,我媽就像一個單純隻用
來洩欲的肉便器,讓男人肆意蹂躪,充分獲得性快感,是她唯一的作用與用途。

  就這樣毫無拘束地抽插了約十幾分鍾,男人終于達到了頂峰,在最後幾下頻
率超快的猛烈沖刺之後,劉哥射精了,但他沒有選擇內射,而是把陰莖拔了出來,
天女散花般的,把精液射在了我媽光潔的白屁股上。

  得到充分滿足後的劉哥,提起褲子,坐在一旁抽起了事後煙。而他那兩個手
下,則立刻迫不及待地撲向我媽,準備開啓新一輪的三人肉搏大戰。

  後來我媽被他們從沙發上拉了起來,站在客廳中央,不過卻是半彎著腰,吃
力地站著,因爲一個混混把肉棒從後面狠操著我媽的小穴,另一個則站在母親面
前,讓母親幫他用嘴吹喇叭,或是用手打飛機。兩人配合很是默契,每每幹不到
多長時間,他們就交換位置,這樣不僅能多次享受我媽的口舌服務與緊窄的陰道,
還能大大延長性交時間。因爲母親的小穴實在是不可多見的名器,緊嫩和肉感不
說,陰道裏的括約肌還很發達,會像嬰兒小手似的時不時夾住陰莖。一般男人插
不了幾下便乖乖地繳械投降了……

  那天,姓劉的他們三個在客廳裏足足蹂躪了我媽四個多小時,才意猶未盡地
穿起衣服,扔下了一張欠條,揚長而去。

  待這幫流氓徹底離開後,我爸才畏畏縮縮的從廚房裏把我拉出來。我永遠忘
不了那個場景:我媽渾身一絲不掛的躺在沙發上,微弱的喘著氣,嘴角,胸部,
大腿,發絲上,布滿了男人們留下的粘稠的白色精液,小穴更是被肏的爛糊一片,
兩片肥厚的大小陰唇紅腫不堪,令人不忍卒視。

  而最大的悲劇則是,打那以後,母親竟成爲了劉哥的性奴與洩欲工具,隔三
差五的就會被那些流氓帶出去「活動活動」,徹夜不歸,甚至是幾天都見不到人
影。

  不過,有時候我媽跟劉哥他們出去,再回到家後,身上會多出好幾百,甚至
上千塊錢。在那個年代的中國北方,對于我們這樣的普通家庭來說,這些錢已經
不算小數字了。

  好在這一切一直以來還算隱蔽,除了父親和我,家裏的其他親戚、朋友一概
不知,連附近的鄰居都沒幾個懷疑過。他們看我媽幾乎每個月都會買些新衣服、
新鞋子(其實都是那些流氓給她配的),便都以爲母親是和社會上的一些人做點
「小生意」,因此才常常跟人出去,跑跑活掙點外快。

  有時候,我也會在家中看見劉哥他們,這些人玩弄母親時從不避諱我。好幾
次放學回家,剛一打開門,就瞧見我媽赤裸著身子,一絲不掛的坐在某個陌生男
人的大腿上,一邊媚人地低聲呻吟,一邊上上下下不斷跳動,光潔的玉背上布滿
了汗珠,兩顆大奶子更是在空氣中甩來甩去,看得我面紅耳赤,不知所措。

  回到本文的開頭處,也就是03年那會兒,遭遇巨大家庭變故的舅媽與表弟
母子倆,搬到了我家,與我們一家三口同住。

  我們家住房面積本來就不大,舅媽他們搬進來後,便顯得更加擁擠了。但說
來可笑的是,由于十分懼怕劉哥等人,父親竟然主動出來睡客廳,讓我和母親睡
他們倆的主臥,而舅媽和表弟則住我的屋子。

  剛開始那段時間,一切都還算相安無事,我和表弟照常上課,舅媽去學校教
書,母親也在工廠裏繼續做女工。直到有一天,是個周日,劉哥帶了個姓金的小
老闆來到家中。

  那天舅媽出去給學生做家教去了,父親則照舊在外面跟人鬼混,不知所蹤。
家裏隻剩下我、表弟和母親三人。

  劉哥他們進了家門後,我便自覺地關掉電視,帶表弟回屋裏寫作業去了,把
客廳讓給他們做「戰場」。此時,我媽正在廚房裏淘米、洗菜,準備做午飯。

  母親見到是劉哥來了,還帶了人,便急忙從廚房裏跑出來,然後一臉順從地
站在客廳中央,面帶紅暈的低著頭,微微彎著腰,等待劉哥對她發號施令。

  劉哥翹起二郎腿坐在沙發上,一邊向金老闆遞著香煙,一邊指著我媽說道,
「這就是我說的那個『良家』,歲數不小了,但長得很年輕,屄緊水多,技術又
好,已經跟了我快兩年,什麼架勢都見過,等下您就盡管放開的耍吧!」

  金老闆聽了劉哥的介紹,淫褻的笑了笑,然後向我媽招招手,示意她坐到自
己的大腿上來。

  母親不敢不從,隨即就低著頭走了過去。待我媽的大屁股坐上去後,金老闆
便一手摟著她的小蠻腰,一手搭在她雪白的大腿上,輕佻地四處撫摸了起來。

  「老劉啊,外面那些爛雞臭婊我玩過不少,像這樣一位規規矩矩的良家少婦,
這還是頭一回!」

  說完,金老闆就開始用手撩我媽的裙擺,母親也很配合,高高的舉起雙手,
讓他把整條連衣裙從頭上脫了下來,露出裏面大紅色的針織胸罩與黑色內褲。

  隔著奶罩摸了幾把我媽的大乳房後,金老闆不禁嘖嘖稱歎,誇獎我媽身材保
養的非常好,奶子既堅挺又圓潤,絲毫不像一個年近四十的家庭主婦。

  接著,在他的指揮下,我媽又自己動手脫去了那套性感的內衣內褲,但金老
闆還有個癖好,就是喜歡讓女人穿著絲襪給他操逼。于是劉哥立馬使眼色,示意
我媽務必照他的意思來。

  我媽沒辦法,隻好就這樣光著身子,去屋裏拿了條肉色的連褲襪出來,然後
當著男人們的面穿戴好。全身上下早脫了個精光光,卻還再穿條肉色連褲襪,豐
滿的臀部和嬌小的美腳若隱若現的包裹在絲襪裏面,我媽的樣子真是騷透了!

  見母親已經打扮好了,金老闆便拉開褲鏈,掏出一根又粗又黑的大陽具,我
媽羞澀的瞥了一眼,不禁倒吸一口冷氣,如此強壯與長度的男性陰莖,她還是頭
一次見到。

  「還愣著幹什麼?!」

  劉哥發話了。我媽趕緊跪到地上,爬到金老闆的兩腿之間,開始埋頭爲他口
交。

  我媽小嘴剛一張開,金老闆就手握陽具直接捅了大半根進去。接著就見他一
邊用手揪著母親的頭發,一邊使勁地挺動下身,讓陽具在我媽小嘴裏快速地插進
抽出。由于他的陰莖實在太大了,我看見母親直翻白眼,表情十分的難受。

  不過我媽的口活著實很棒,被劉哥他們訓練的……隻見母親一陣賣力的吮吸、
深喉,口水都被帶著從嘴角流了出來,接著又吐出金老闆的陽具,開始用舌尖在
他碩大的龜頭上打圈圈,並不斷刺激他的馬眼。不一會兒,金老闆的陰莖就在我
媽嘴裏發脹變硬到了極點。

  「啪啪」兩聲,金老闆在我媽性感肥白的大屁股上留下了兩個手印,被掌摑
後的母親,爲了竭力討好這個老男人,竟然像隻狗似的的主動搖了搖屁股,還
「咿呀」的浪叫了一聲。坐在旁邊的劉哥瞧在眼裏,也點點頭,暗示母親表現的
很好。

  我媽深深的把頭埋在金老闆的胯下,盡心盡力地給他吹著喇叭,又過了約兩
分鍾左右,金老闆實在忍不住了,便站起身來,拽著母親的頭發向前一拉,將她
整個人按倒在沙發上。

  隨後我媽的雙腿就被向兩側最大限度的分開,隔著絲襪,可以清楚地看見她
紅腫潮濕的陰戶,正哈著個小嘴,仿佛在渴求男人陽具的「鞭笞」。接著,金老
闆先是在母親絲襪的襠部撕了個大口子,再將龜頭對準我媽濕潤的小穴口,彎下
腰向前一捅,毫不費力地陽具就進入了我媽的下體。

  我躲在房門後面,看著我媽穿著絲襪的美腿,一隻架在金老闆的肩膀上,一
隻無力的拖在地上,頭和脖子靠著劉哥的膝蓋仰臥,隨著男人一下下賣力的擁拱,
我媽壓低聲音,輕輕的呻吟著,高聳的乳房也隨之蕩漾,好像兩坨在砧闆上打滾
的面團。

  就這樣單調而有力地抽插了近十分鍾,金老闆終于變換姿勢,改爲他躺在沙
發上,讓我媽叉開雙腿用屄口套住紅脹的龜頭慢慢往下坐。

  雖然我媽早已被他幹的七葷八素,淫水直流,陰道裏濕滑滑的,但金老闆粗
壯的巨炮,還是撐得我媽陰道口周圍的皺褶全部展開,龜頭勢如破竹的一柱擎天,
直頂到她的子宮頸。

  待男人的陽具全根沒入後,我媽便用大腿支撐著下體賣力地跳動起來。雖然
母親已是個快四十的中年熟婦,並且久經人事,飽嘗各色男人的雞巴,但嬌嫩的
陰道壁因摩擦産生的刺痛和子宮頂部不斷被龜頭捅到,所産生的那強烈的象觸電
一般的感覺,還是讓她情難自禁,不得不用手捂住嘴巴,防止自己高聲尖叫出來,
以緻讓隔壁的兒子與侄兒聽見。

  隨著母親的上下跳動,兩隻飽滿肥碩的巨奶也跟著甩來甩去,金老闆見了,
自然不會放過,伸手便將這兩隻「大白兔」一把捉住,捏在掌中,肆意的搓揉玩
弄,軟綿綿的揉成各種形狀。

  就這樣女上男下的搞了好一會兒,金老闆和我媽身上都已滲出了豆大的汗珠,
母親腿上的絲襪都被打濕了一大片。但在性快感的強烈驅使下,男人還要不斷加
速,命令母親繼續加大套弄的速率和插入的深度。

  又操了大約數百下後,突然就聽見我媽一聲驚叫,一股透明的液體從她小穴
口噴湧而出,灑在沙發上,緊接著又是一股,噴到金老闆的肥肚皮上……沒想到
這次男人還沒射精,我媽就已經高潮到G點都噴射了起來。

  那時候互聯網並不發達,我還沒接觸過任何AV或色情制品,不知道這就是
女人的潮吹。但悲劇的是,我人生第一次見到此種景象,竟是自己的親生母親被
別人幹到潮吹。

  就在客廳裏的肉戲正進行的如火如荼之時,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屋子裏的我,
都聽見了一陣鑰匙開門的聲音。

  家門被打開後,竟是我那美麗的舅媽回來了!她穿著一條墨綠色的連衣裙,
黑色的吊帶絲襪,腳上是一雙灰色的尖頭細高跟,並且還戴了副黑框眼鏡,精緻
的人妻打扮,盡顯一副性感女教師模樣。

  見到屋子裏這一番淫亂的情景,舅媽驚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地在門口站了
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立刻關上門又下樓去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冷傲的女教師
丈母娘性奴
雪白的屁股
淫魔父子
女教師的細心教育
女教師醉駕後的遭遇
老師,我的情人
女體世界之學院
設計女友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