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總是讓人想要尋求更刺激的事物。

    皎潔的月光,鮮紅欲滴的玫瑰,青草的芳香,大理石所砌成的淺水池,尊貴的女神像,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今晚的游戲的陪襯品。

    小蝶凝視著水池中的女神像,任憑噴水池的水落在她身上,淋濕她單薄的衣裳。

    「真是煽情啊,都變透明了。」爹地意猶未盡地欣賞女孩若隱若現的完美曲線。

    小蝶回過頭,脫下沉重的衣裳,沐浴在噴水池中。

    「真是的,你這是在誘惑我嗎?」爹地撥了頭發,跟著踏進水池里。

    他托起白嫩的雙乳,輕巧地把玩著手中的渾圓,騰出兩只手指壓壓粉紅的蓓蕾,轉手又輕輕地摩擦蓓蕾。

    熱燙的薄唇,已搜尋到寶貝兒軟嫩的唇瓣,恣意的探索入內,糾纏著她嫩嫩的舌。

    「嗯……」她的喉間發出嬌嫩的呻吟,雙手攀緊著她的雙肩,在熱烈的狂吻下,嬌柔的拱身,承受著他的需求。

    即便在水池哩,一股暖燙的溫度仍熨燙她的肌膚,讓她感受到欲火正在爹地的體內蔓延開來。

    爹地的唇舌,順著她的耳、她的頸、她的心口蜿蜒而下。

    他空出雙手,輕輕地托住她的豐盈,揉揉抓抓,手中的柔軟令他有點不想停手,但他仍將圓潤的雙峰托高,唇舌開始貪婪地吸吮著粉紅色蓓蕾。

    一邊輕咬著已經變硬激凸起的紅點,另一手則用兩只手指捏捏泛紅的蓓蕾。

    「啊啊……」雖然只愛撫到那令爹地愛不釋手的雙乳,但腦中的理智卻一一地被化掉。

    爹地的唇舌依舊在豐盈的頂端流連,但大手早已經放肆地在她的肌膚遊走摩擦,就連下半身也都按耐不住地磨蹭起寶貝兒的腿間。當手遊走到她雙腿時,爹地卻一把將她抱出水池,走回大床上。

    「回床上比較舒服。」

    到了床邊,他並沒有將她放置在床上,而是自己的腿間。他的左手揉著一隻軟綿的渾圓,右手扳開寶貝兒的大腿,粗糙靈活的手指慢慢地摩擦著。

    寶貝兒不自禁地顫抖起,只能隨著他手指的挑逗,反覆僵硬與放鬆。

    「怎麼,我都還沒伸進去就已經流出來了嗎?」

    爹地笑了笑,帶著薄繭的指,在她的腿間放肆,撥開已經濕潤的花瓣,用巧妙的力道,一次次的探入,來回地抽插,然後再一隻只的加入更多的指揉擠入她緊窒的花徑。

    「好緊。吶,寶貝兒,放鬆點。」他的手指更加的深入,直直揉撚著敏感的花核。

    「爹地、爹地……」

    他舔了她垂涎的耳垂,手指上的花樣繁復多變,惹得她泌出更多溫暖的甜蜜。

    隨著霸道的手入侵得更深,寶貝兒的輕吟轉為嬌喘,柔軟的身子不斷地貼近背後那熱燙的男人。

    寶貝兒是一個生澀的處子,初嚐雲雨,這些行為不僅疼痛,也帶給她一種陌生的歡愉。

    是因為男人,還是因為爹地?這點她自己也不知道。

    不知道過了多久,深潛的指,緩慢的撤出,拖曳出嬌柔無盡的長吟,以及滿手的溫潤甜蜜。

    然後,爹地溫柔地將寶貝兒的上身平放,讓她的玉腿掛在自己的肩上,這樣不但直接面對一張一合的蜜穴,方便他的貼近,也可以讓他更深入。他的唇舌滑過紅潤的花瓣,靈巧的舌尖更是直直挑撥著她的芳澤花核。

    「啊…不要…….」

    寶貝兒的嬌吟和喘息,反而使爹地更加用力地吸吮。

    好不容易才等到他的唇舌退出密穴,寶貝兒軟軟地勾著妖媚的眼神,她知道他的欲望還沒真正開始,看著他那又大又粗的象徵放肆地高舉在她的私處前,臉上竟拉起享受的笑容。
 
    爹地俯身吻著她身上的香汗,不安分的手用力地握住豐滿的渾圓,綻開的蓓蕾堅挺地往外凸起,他一把含在嘴裡,用力地吸吮。

    他邊咬著變硬的蓓蕾,邊在寶貝兒的耳畔安撫地說:「等一下可能會很痛,忍一下就好。」

    受不了雙峰上的刺激,寶貝兒胡亂點頭後才發現,爹地已經抓著勃發的強硬,揉擦著她腿間最柔嫩的花澤,直到他的欲望都濡沫上她的甜蜜。

    「啊啊……」每當他撫過一次,從蜜穴傳來的快感都讓她顫抖起。

    爹地將她的大腿掛在腰際上,烙鐵般的強硬,揉擠進她緊窒的花徑裡,但即使有了花蜜的滋潤,花徑內的緊窒仍讓他難以前進,彷佛還有著一點意識抗拒他的強硬進入,緊緊的包覆住。

    「寶貝兒,放鬆點…對、對,就是這樣。」

    而後,他深深佔有了她。

    飽滿、火熱,以及被體內的巨大撐擠到極限的奇異感覺,讓她喘息不已,不自禁地挪動身子迎向他,把他裹得更緊。

    一次又一次的沖撞,就連最後的防衛線也在他的狂野前崩解,混著蜜汁一起從兩人的結合處流出鮮紅的血汁。

    「疼,爹地,我好痛、好痛!」她深感下體中的疼痛,眼中盈出一滴滴的淚珠,雙腿也疼得想要夾緊,卻被爹地的大手制止。

    「沒事的,乖,腿兒打開點。疼痛很快就會過去了。」他抹去她的淚水,試著用手和雄性的象徵來減輕她的痛。

    好不容易在寶貝兒的臉上看到正享受歡愉的紅潮,他才重新繼續剛剛打斷的沖刺。

    漸漸地,他不斷地在她的體內更深更深的沖刺,每一次的沖刺都把寶貝兒撞離了床,用力的程度也逐漸增強,強硬也次次盡根沒入,沒有任何的空隙存在。

    當她無法承受更多的歡愉,他一下深深的頂撞,終於她達到醉人的高潮,而按耐不住堅挺的欲望,他也在最後一下沖刺,他的炙熱流淌進她的深處……

    「啊!」

    他大口大口地喘息著,抽出沾滿兩人汁液的堅挺,盛不下過多甜蜜的穴口盈出乳白的濕熱。

    寶貝兒用手撫著發燙的下體,看到沾上手的汁液,不禁愉悅的笑起。

    「過來。」

    強而有力的大手,將她的身軀翻了過去。

    他捧著她的粉臀,然後屬於他的強壯,從後方再次擠入她的花徑,因為有了剛才的滋潤,所以他可以更快更深的來回沖入她敏感的芳澤裡。

    因為看不到,爹地加諸的一切,都帶給她更強烈的刺激。

    「嗚!啊啊!」強忍的另一種疼痛及快感,任憑芳澤花徑流淌出更多更香的溫暖甜蜜。

    腰上的沖刺不間斷,而一手撥弄軟嫩的花瓣,反覆地揉撚她腿間的花核小蒂,另一手則抓住前後晃動彈跳的豐盈渾圓,盡情放肆的蹂躪,享受著她帶給他的每一刻銷魂……

    「你後悔了嗎?」爹地輕柔的撫過她紅潤的臉頰。

    在她身上,沒有一處沒被他侵佔到,看到她雙峰上的手痕咬痕、紅腫的蜜穴,不難看出他當時有多出力。

    那時,他只想趕快吃了她,根本沒想那麼多。

    「沒有… 爹地…….」

    「想睡就去床上睡吧。」他無奈地將寶貝兒抱回床上,一身濕漉漉的擁著她入睡。赤裸的肌膚緊緊相貼,仍讓他心中蕩漾起那股已經難以抹滅的欲火。

    是啊,你沒後悔,是我後悔了。我後悔我要了你,害我已經無法離開你了,寶貝兒,你令我癡迷。

    從那天之後,兩人便夜夜相擁而睡,但也僅只如此。

    寶貝兒受不了第一次激情之後的平淡生活,老是要爹地來點特別服務。

    「爹地,你為什麼不再碰我了?」寶貝兒問著坐在窗臺上的男人。
  
    面對寶貝兒的任性以及哀求,爹地總是氣自己的心太軟。想要讓她忘記自己而對她冷漠,但又心疼她而讓她恣意地索取他的關愛,這種矛盾的心情已經困擾他好幾天了。

    內心掙紮了好久,爹地還是把她抱到窗臺上,緊緊地從背後環抱住她。

    「天氣要轉冷了,你不要再穿這種薄到不像話的絲衣。」爹地拉好她滑下的衣帶,順便打量起只能算匹布的服飾。
   
    他抱著她坐在自己的腿間,飽脹的堅挺直直地進溫潤緊窒的花徑裡,硬是撐開內壁的緊窒。只有一次的沖刺,他可是用了全身的力氣直達最深處,然後一口氣釋放體內的炙熱。

    「啊…!」寶貝兒緊緊地貼著爹地,那一瞬間,她也是一口氣達到高潮。她紅著臉,嬌喘地說:「爹地…你不要再拒絕我了,我是你的女人,我就在你身邊,你不要…離我而去……」

    爹地抿了抿唇,過了一會,在寶貝兒的耳畔柔聲道:「…我的女人,你的身、你的心都是我爹地的……」

    下一刻,他吻住她的唇,開始另一夜的春宵。

    驚醒過來的爹地,抹去額上的汗水,重新躺回床上。

    他摟摟身旁的女人,親吻寶貝兒的額。

    啊啊,果然誰都比不上寶貝兒,戀上她可說是他一生最幸福的事了。

    他吻著寶貝兒,一手將她抱到床上,嘴裡纏綿卻沒停過。

    「啊…爹地….等一下……」好不容易從掙脫出爹地的狂吻,才喘了幾口氣,爹地又與她十指交扣,完全不給她說話的機會。

    「等什麼,我已經不能等了…….」

    爹地粗魯地撕去她身上的所有衣物,讓她潔白的軀體瞬間全袒露在他面前。

    「爹地……」

    「寶貝兒,你真的很美。」爹地低下頭,雙手探上因為她急促的呼吸而起伏的誘人胸脯。

    他抓住豐盈的渾圓,用著巧妙的力道揉撚著,不時用指腹挑逗著看起來可口至極的櫻紅小核。

    「啊……」

    隨著力道的增強,豐盈也承受不住他手中愛撫,而從指縫間擠出了點。按耐不住心中的騷動,爹地終於伸出熱燙的舌尖舔拭著粉紅蓓蕾。

    抓著豐滿的雙峰,他吸吮著尖端逐漸變硬的紅點,指頭也按壓著另一頭的蓓蕾,即使一副高高在上的激凸起,但他的手指可不會那麼簡單就放過。

    「爹地、爹地,不要……」

    「不要?你的身體可不是這麼說的……」他撫著寶貝兒從剛剛就一直緊夾著自己大腿的玉腿,悄悄地往她白皙的臀部抓一把。

    「呀!」

    「放輕松,我就在這裡了…….」爹地在她耳邊低聲地說。

    這不僅為了安撫寶貝兒,同時也是對她的承諾。

    「我會一輩子愛著你、永遠不與你分開,寶貝兒,我的愛。」
  
    「啊……」

    爹地吻著她的白頸,左手揉著柔軟的豐盈,大腿摩擦著她那敏感的穴口。

    順著她的頸子、心口,一路烙下他的痕跡,吻上渾圓的蓓蕾,熱燙的唇舌吸吮著因他而外凸的小紅核。

    「爹地、爹地…….」

    寶貝兒緊緊地抓著爹地的手,讓手貼著發燙的臉頰。

    她拱起身子,自然而然地迎著他的狂野。

    「寶貝兒……」他低吼著,貪婪的唇舌進一步地探入散發著芳香的蜜穴。

    「唔!啊啊…」

    她微微一顫,明顯地感受到他的手指正擠弄著濕潤的花瓣,企圖想要讓花徑更加的開大,一次又一次、一指又一指的,來來回回游走在內壁裡,蛤肉和他的手指糾結著,深深地吞噬著。

    不知道為何,她竟會覺得爹地變得很急躁,看似溫柔的愛撫她,但卻又迫不急待地想讓他的強硬放進自己的體內。

    忍著下體的誘惑,她硬是夾住還在花徑裡玩弄花蒂的大手。

    「怎、怎麼了?」

    即使被她夾緊了手,但他依舊可以從手指感受到,他所碰觸到花徑內的溫暖以及和她的呼吸一起起伏的緊窒。

    寶貝兒挪著身子,看准他那高舉的堅挺,慢慢地由她主動接收,大膽地吞噬掉巨大的堅挺。

    「啊啊…爹地,你……」

    爹地笑了笑,「都是你害我的變得那麼硬。來,你試著上下動動看。」

    聞言,寶貝兒就藉著爹地捧著自己的臀部,上上下下地撞著他男性的象徵。

    「小、寶貝兒,你知道嗎?」他晃動著自己的腰身,完美無缺地配合她的節奏,這樣不僅可以更深入,也可以更快讓她達到高潮,「只有你…能讓我如此的銷魂……」

    寶貝兒笨拙的動作,竟讓他的欲火有增大的跡象。急短的喘息証明瞭他多麼得喜愛與寶貝兒一起的歡愉感。

    他抱住她的身子,用力地撐開她的大腿,這樣的姿勢能讓沖刺更加的猛烈。兩人結合的汁液滿滿地一點一滴地盈出,落在純白的床單上。

    「啊…!」在最後一次的沖刺,兩人到達銷魂的高潮,爹地也在寶貝兒的體內,一口氣釋放他的炙熱。

    在夜夜的歡愉,她的蜜穴花澤終於在這次中,灼熱的令她闔不起,任憑溫暖的花蜜流出,更在爹地面前毫無保留地展露開來。

    「呼,你還好嗎?」他伸出手輕輕地按壓紅透的花瓣,心疼地替她按摩著。

    「我、我沒事……」

    他看見她的堅持,同時也為了還沒發泄完的欲望,決定繼續下去。

    「寶貝兒,在這裡的最後一次,我不會輕易放開你的。」

    他對她的愛將無止境地付出。

    「起床了,我的公主。」

    爹地輕搖著睡在他手臂上的寶貝兒,而她也皺著眉頭呢喃。

    「現在不是才剛天亮嗎?」

    「是啊,但是我們今天就要離開了。你什麼東西都還沒准備不是嗎?」他微笑的說:「而且你也要洗澡,要不然之後奔波起來就沒這麼容易洗到澡了。」
爹地邊說邊從池畔的玉盒中,拿出一瓶花露水倒在手中,「寶貝兒,腿張開一點,我幫你洗一下裡面,昨天我太激動了……」

    寶貝兒紅了臉,當他將沾滿花露水的手指伸入芳澤之地時,她嬌吟地微微顫抖。

    「嗯。」寶貝兒闔上雙眼,幸福地享受爹地為她洗盡全身的愛撫。

Tags: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訕後直接上
超辣的乾姐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強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願望錯誤實現後的生活
我的夢想我的愛
換妻之警花
我和同學媽媽真摯的愛情
金庸群俠之花落長平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